再战明天剧情介绍

1-6集
再战明天剧情介绍

再战明天1集剧情介绍

  

  上升不满 正桥作风

  文上升是惩教署的高级惩教主任,隶属赤柱监狱,其性格严格认真、一丝不苟,因而深得上司器重。至于隶属罗湖惩教所的姚爱嘉,虽然同属惩教人员,其玩世不恭、粗枝大叶的性格,虽让人感到不大可靠,但仍得到同事及囚犯的爱戴。

  由于爱嘉即将出发到法国,与身处当地的男朋友结婚,自然成为同事间的谈话重心。一次爱嘉独自执行职务时,遇上囚犯顾惠珠突然癫痫发作,爱嘉见状即出手救援,为此被惠珠咬伤,需送院治理。

  正桥制服 滋事分子

  乔正桥是上升在惩教署内的下属,性格随和的正桥深得囚犯的欢心,但却与上升的关係不咬弦。这天,正桥按上升指示带领新的囚犯到监狱服刑,新来的囚犯名叫邓颂恩,因为谋杀父亲罪名成立而被判终身监禁。

  正桥见颂恩神情颓废、了无生气,便指示同被判囚终身的杜子书及锺以硕教导颂恩有关监狱内的规矩。同一时间,监房内其他囚犯突然因小事而爆发衝突。

  正桥马上出手阻止,因而被捲入斗争之中,幸正桥是惩教署中的精锐分子,不消一会便独力将囚犯制服。

  爱嘉被罚 当街献吻

  正桥虽然成功独力处理狱中的衝突事件,但正桥的鲁莽行动却令身边的同袍受伤,上升故对正桥表示不满。

  正桥向同事提及自己与释囚之间还有联络,被上升听进耳中后,上升表示担心正桥此举会影响惩教署声誉。正桥听到上升的看法,对他感到不满。

  爱嘉出院后马上参加朋友举办的派对,众人狂欢过后,竟突然要求赌输的爱嘉到街外向陌生人献吻。碰巧上升因担心爱嘉而在附近出现,故爱嘉即向上升献吻。一众朋友因而误会上升就是爱嘉的未婚夫,但原来,爱嘉与上升竟是叔侄关係。

  颂恩杀父 被囚终身

  颂恩本是被大学收录的高才生,虽然出身贫穷,未来却一片光明。岂料某天颂恩回家的时候,发现妹妹郑可儿衣衫不整的在床上哭泣,才惊悉继父乘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强姦可儿。

  颂恩发现此事,怒不可遏,在码头失控与继父发生衝突,结果不慎将烂醉的继父推下海中溺毙。可儿因此被判监禁十八个月,颂恩则被判囚终身。上升得知颂恩的背景后,指示下属在狱中要加倍留意颂恩的情绪问题。

  重遇细响 上升受袭

  甲级重犯叶细响伤癒出院,需押返赤柱监狱服刑,为避免细响的兄弟于途中劫狱,赤柱监狱上下均作高度戒备。数月前,上升因为处理囚犯衝突,不小心导致细响毁容,二人在狱中甫一碰面,细响即失控地向上升施袭……

再战明天2集剧情介绍

  

  上升与颂恩 分享经历

  颂恩入狱后即成为了上升的关注对象,身为福利官的翁伟晋及迟春光,他们的职责是为囚犯重过新生活,故二人便安排对颂恩的家人进行家访。

  伟晋及春光发觉,颂恩的母亲一直对颂恩及可儿之事爱理不理,更为了个人幸福再次结识新男友,并打算与爱郎离港,丢下一对子女。

  春光忍不住指责颂恩的母亲,认为颂恩犯下杀人罪,主要是因为她胡乱带男人回家,才导致可儿被姦,令颂恩失控。颂恩的母亲闻言后大为不悦,将春光及伟晋赶走。虽然家访失败,但身为上司的伟晋并没有责怪春光。

  正桥刻意 迴避上升

  正桥与经营麵店的外婆鲁秋分同住,爱嘉与秋分相识,同时也是正桥的老朋友。一天,爱嘉将破损了的毛公仔交给秋分缝补,翌日即到麵店找秋分取回毛公仔,并顺道与正桥一起外出,商量自己出嫁外国事宜。

  当正桥知道上升亦会在席后,便借故推辞爱嘉的邀请,爱嘉不想夹在上升与正桥之间,没有继续强迫正桥出席。

  爱嘉与上升、伟晋及上升的前妻叶雅蕾在餐厅会合,上升知道正桥爽约后,对正桥更添不满。雅蕾在聚会中与上升谈话,身旁的人亦察觉到雅蕾想为上升物色对象。

  囚犯赠画 寄语爱嘉

  聚会过后,上升驾车接送爱嘉回家,爱嘉却发现自己带在身边的毛公仔不见了,顿感到十分无助。原来毛公仔是爱嘉小时候由上升所赠,用作安抚害怕乘坐飞机的爱嘉。爱嘉飞往外国出嫁之日在即,担心自己没有毛公仔陪伴在侧,上升承诺爱嘉会帮忙寻回毛公仔。

  爱嘉回到罗湖惩教所执勤时,囚犯惠珠竟送赠画作给自己,而惠珠同时亦寄语爱嘉:「当看见奇景时想起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爱嘉之后亦将此话记在心中。

  颂恩自杀 上升抢救

  性格主动外向的春光在公司中一直与同事关係良好,亦深得上司伟晋的器重,而春光知道在狱中的可儿心理出现异常状况,即亲自到狱中了解,并且出言开解可儿的心结。

  另一方面,被判囚终身的颂恩在狱中一直沉默寡言,上升欲了解他的情况便亲自到囚房内,发现颂恩留下遗书并割脉自杀。

  在上升努力抢救颂恩的性命时,同时间竟天放异象,两道彩虹划空而过,令众囚犯皆感兴奋不已。当爱嘉看到这番奇景,第一个想起的人竟然是上升。

  爱嘉逃婚 决意留港

  上升成功救回颂恩的性命后,放弃送爱嘉上机的计划,并改到医院中与颂恩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鼓励颂恩积极面对人生。另一方面,伟晋代替上升接爱嘉出门。

  在爱嘉上车到机场前,伟晋代上升把毛公仔交还给爱嘉,爱嘉即大感惊喜。爱嘉到达机场,却不断想起有关上升的事,最后竟决定悔婚,并留在上升家中暂时定居。

再战明天3集剧情介绍

  

  爱嘉放弃了外国的婚事,上升只好让她寄住在家中;正桥的母亲秋分除了经营麵店外,也是专门照顾囚犯的探监义工,帮助举目无亲的囚犯打点日用品及安抚他们的孤独情绪,故此秋分与晋伟也相当熟稔。

  颂恩不小心得罪了细响,细响手下伟全为了讨好他,决意教训颂恩。

  丁好好是名囚禁于罗湖惩教所的囚犯,而她同时亦在狱中照料刚满三岁的儿子,因好好不想儿子交予社福机构照顾,便努力安守本分以求与儿子一同出狱。

  伟全在香烟中渗入了毒品,颂恩吸食后竟刺伤了惩教人员。正桥凭秋分笔记资料终成功找到恩人,原来她就是好好……

再战明天4集剧情介绍

  

  店东怀疑 小凤偷窃

  好好当年单亲怀孕,并因失去一足不良于行,故一直受人歧视。一晚,好好遇上赖帐的客人,走上前与其理论,更沉不住气把对方推到在地,抢走属于自己应有的报酬。岂料,那人流血不止,失救至死,好好被捕,并经法庭裁定误杀,判囚于罗湖惩教所,好好亦需在狱中产子。

  正桥重遇恩人好好后,将此事细心地记载在日记上,尽显他认真及念情的一面。伟晋为了解颂恩在狱中伤人一案,亲自与他面谈,但想不到颂恩在伟晋前一直保持沉默,令他的无功而还。

  上升正桥 关係恶化

  上升派人调查在狱中的藏毒案,发现有机会是透过外界的往来书信把毒品运入监狱,由于正桥与具犯毒纪录的释囚尚有联络,因此上升决定把他调离调查岗位,此举引正桥极大不满。

  及后,上升成功锁定到犯人就是伟全,派员对他进行突击搜查,终成功破获狱中的毒品来源,让颂恩还以清白。

  正桥明白上升把他调离的用意后,主动向他道歉,但上升却警告正桥,命他不要利用职权与好好见面。正桥闻言后感到私人生活被上升干涉,两人之间的衝突因而升温。

  伟晋协助 释囚更新

  年轻的释囚小凤出狱后,即在春光安排的麵包工场中工作;但小凤却被店东怀疑她偷窃,故春光即赶到现场了解。

  事件最终水落石出,明白是误会一场;事后春光出言欲安抚小凤的情绪,但小凤感到自己受委屈,气得一走了之,春光亦因此替小凤担忧。

  伟晋为了狱中的模范囚犯国沾安排提早出狱,并与雅蕾商量聘请国沾作侍应。雅蕾闻言后爽快答应了伟晋的请求,并提出希望伟晋能抽空出席由她举办的慈善晚会。

  细响出手 毒打颂恩

  上升与雅蕾介绍的对象一起用膳,虽然上升亦有心找寻女伴,可惜他的社交话题贫乏没趣,加上他对女性亦不够细心,令约会失败告终。

  立桂一直负责狱中的膳食岗位,但上升为了严加看管重犯细响,指示立桂调离膳食岗位以集中对付细响。立桂虽然不想失去膳食岗位,但同时又担心失去退休长俸,亦只好无奈地接受上升的安排。

  立桂按上升的指示监视细响的一举一动,但是细响竟然乘立桂不觉的时候将颂恩拉入厕所毒打。当立桂意识到不妥时亦已太迟,最后颂恩需要留院观察,细响则被安排单独囚禁。

  好好犯事 刑期加长

  好好出狱之日在即,却因为儿子在狱中被人欺负,忍不住与狱友口角,最后更出手殴打其他囚犯。

  爱嘉决定对好好作出处分,而好好亦不禁回想起自己辛苦地在狱中诞下儿子,更担心自己因加刑而令母子分隔两地。

再战明天5集剧情介绍

  

  爱嘉遇袭 上升紧张

  立桂因为一时不慎,令细响有机会对颂恩施以暴力,令他受重伤,需受隔离治疗。立桂担心上升会借故取消其退休长俸,故在工作时大发脾气。但性格认真的上升并没有体谅立桂,还特地召立桂进办公室加以责难,令立桂对上升的敌意更浓。

  伟晋因为答允雅蕾出席慈善晚会,故邀请春光担任舞伴。春光与伟晋一向关係良好,欣然接受了他的邀请。

  伟晋带春光购买晚礼服,春光在店员口中始知伟晋出身豪门。看见伟晋不喜欢别人提及自己的背景,春光虽然感到惊讶,但也没有追问他的背景。

  伟晋春光 同赴盛宴

  伟晋与春光出席由雅蕾举办的慈善晚会,各界名流官绅亦应邀出席,令伟晋与自己的父亲兆江碰面。

  原来伟晋因没有继承父亲的生意,一意孤行投身惩教署工作,结果令他与家人之间的关係并不愉快;春光虽然有所察觉,亦心知他的性格,故保持缄默。

  春光突然收到了福利官同事来电通知,得悉小凤因家庭纠纷问题而需要春光支援。伟晋见状即驾车送春光到事发现场,春光为省时间在车上更衣,令伟晋大感尴尬。

  小凤逃走 失足堕楼

  春光与伟晋赶到小凤的家,只见小凤与自己的家人因为经济问题而吵架,春光协助小凤平反,但小凤冲入厕所并将门反锁。伟晋见小凤迟迟未出即破门察看,只见她正爬出窗外逃走。春光上前劝止,但小凤却失足堕楼。

  好好儿子已满三岁,但好好在狱中犯事未能与儿子一同出狱,爱嘉只好派人接他离开。正桥再次到罗湖惩教所探望好好,好好借机会拜託正桥帮忙看顾儿子,正桥一心报答昔日恩情,即时答应请求。

  爱嘉自放弃嫁到外国后,便与朋友策划长途旅行,上升闻言后担心爱嘉乱交朋友,即出言反对。但是爱嘉决定了的事便没有人能够阻止,最后上升只好接纳她的决定。

  上升揭发 饭堂漏洞

  赤柱监狱有囚犯利用厨房的漏洞,为付了钱的囚犯提供特别膳食,细响得知此事后,亦决定付钱。

  上升在文件中察觉到厨房人手出现异样,开始暗中进行调查,并与囚犯子书单独会面。子书本不想製造麻烦,但是为了偿还上升往日的恩情,将特别膳食的事告知上升。

  上升掌握证据后,即在饭堂揭发此事,却碰巧只有细响要求特别膳食,细响便认为是上升有意陷害自己,便在独立监房中发难,并誓言向上升展开报复。

  爱嘉受袭 上升紧张

  上升侦破特别膳食一桉后受到上级讚扬,但是上升认为此事背后另有幕后黑手,故要求继续进行调查。上级派出便衣进行调查,因而令事件的真正犯人感到受威胁。

  上升知悉爱嘉有意到外国进行冒险之旅后,便心急地为爱嘉筹备户外用品,伟晋看在眼里,感到爱嘉在上升心中并非只是侄女如此简单。

  上升与爱嘉外出用膳,却突然被一群恶煞攻击,手无寸铁的上升即带爱嘉逃走。最后爱嘉却走避不及被众恶煞袭击后晕倒,令上升大感无助。

再战明天6集剧情介绍

  

  细响接受 内部聆讯

  上升与爱嘉受袭,爱嘉不幸受伤送院。上升陪伴昏迷的爱嘉入院治理,警方向上升录口供的时候,上升认为这事件与细响有关,警方得知此事与细响有关后,亦表现出一丝的紧张。

  上升守护在爱嘉病榻时,突然忆起爱嘉多年前受伤的时候,上升为了安慰爱嘉,曾说出自己会照顾她一生的说话。这时,爱嘉从昏迷中醒来,想不到爱嘉竟借机询问上升,他是否喜欢自己,上升连忙否认。

  上升不满 正桥态度

  爱嘉因为受伤而需要在留院观察,故未能回惩教所执勤。正桥得悉爱嘉受伤后,马上向上升了解爱嘉的情况,但上升看见正桥以不拘小节、轻浮的语气和态度问及爱嘉的情况,反而惹起上升对他的不满。

  细响的手下完成任务后,便借探望细响的机会进行汇报。细响知道复仇计划已被警方察觉后,决定暂时收手,以免被警方查出与自己有关的证据。

  正桥得知 立桂困境

  立桂在惩教署工作已久,亦在工作上经常照顾正桥,故正桥把立桂当成师傅看待。某天,正桥应立桂邀请到酒楼饮茶,立桂为能尽早入座而借用上司的名号,结果惹来妻子的嘲讽。

  立桂的妻子嘲笑丈夫在惩教署一直未能升迁,立桂忍不住与妻子对骂。事后正桥向立桂的妻子查问因由,才知道立桂因为妻子的赌债而陷入财政困难。

  走投无路的立桂为了替妻子偿还债务,除了向认识的释囚借钱外,竟不得不与在囚人士勾结,进行不法勾当。

  出手相助 上升妹妹

  爱嘉的男性朋友到医院探望爱嘉,上升见到爱嘉与该朋友态度亲暱,心中竟泛起了妒嫉之情。上升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反应后,开始明白自己对爱嘉并非只有单纯的叔侄之情。

  正桥在街上遇见了陌生女子上游,发现她因为迟到及遗失手机而呆立当场,惊慌失措。正桥见状主动上前向上游提供协助,最后更带她回家梳洗整理仪容。岂料上升突然在正桥家出现,正桥才知道上游就是上升的亲生妹妹。

  春光发现 国沾偷拍

  细响因特别饭菜桉而接受监狱的内部聆讯,最后细响被安排进入独立囚室服刑,以避免他与刚出院的颂恩发生冲突。

  伟晋邀请春光一起到雅蕾的餐厅用膳,并顺道探望出狱更生的国沾。国沾出狱后勤奋工作深得雅蕾信任,但国沾因一时色慾薰心,竟在女厕中进行偷拍,此举碰巧被春光撞破,春光见状即决定追捕国沾问个明白,最后春光更因此跌倒受伤。

  伟晋从春光口中了解事件后,即上街继续追捕国沾,雅蕾却突然现身阻止。伟晋发现国沾的父母与雅蕾相熟,认为是雅蕾想巴结权贵才出面包庇国沾,令伟晋大感失望。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