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来幸福剧情介绍

25-30集
缘来幸福剧情介绍

缘来幸福第25集剧情介绍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多年来,谢姿奇和父亲从来没有联系过,谢广涛也对女儿不闻不问。

  马达把谢姿奇发生的事情一一讲给谢广涛,听完女儿的遭遇后,谢广涛沉默了。马达接着说,现在的谢姿奇最需要的就是家庭的温暖,千万不要对唯一的女儿不管不顾。

  谢广涛问马达此行的目的,马达直言不讳,就是要得到谢广涛的支持然后再次跟谢姿奇求婚。谢广涛告诉马达,因为何翰,他们父女俩的隔阂越来越深,何翰永远是谢姿奇的软肋。

  谢姿奇从小就对钢琴情有独钟,而自己一直反对,没想到在出国留学的时候认识了何翰,何翰教会了她弹钢琴,从此以后,谢姿奇就离自己越走越远。

  谢广涛对于女儿的婚事也表现的漠不关心,他告诉马达,他是不可能代替何翰在谢姿奇心中的位置的。马达望着谢广涛的背影,大声喊着自己是不会放弃的,起码在没有努力过的时候。

  葡萄酒庄里,何翰和何慕商量将新研究出来的新品推向市场。苏晓晓发挥其特长,做了一份完美的策划方案,听着苏晓晓的解说,何翰感叹晓晓成熟了很多,苏晓晓笑称都是受到了何慕的影响。

  看着苏晓晓和何翰两人那么近距离的商讨方案,何慕很是吃醋,看到何慕为自己吃醋,苏晓晓很是开心,她坦白自己已经跟何翰说明白了,自己跟何慕在一起挺幸福的。

  现在苏晓晓的策划方案做的已经很完美,就差一个公关高手了。何慕想到了谢姿奇。

  马达回去后,提出要听李斯特的爱之梦,谢姿奇拿出碟片。钢琴声中,马达默默观察谢姿奇,她再一次听得入了神。马达心烦的按了暂停,想要试探谢姿奇内心的秘密,提出要她给自己弹这首曲子,在马达的再三请求下,谢姿奇走到了久违的钢琴面前。

  黑白琴键不停敲击,二人的心事都在蔓延。就在谢姿奇闭着眼睛忘情演奏的时候,父亲谢广涛默默的走了过来。

  在给谢姿奇做人工呼吸的海边,马达感伤在谢姿奇的音乐世界里,始终没有自己的影子,也许自己终其一生也代替不了何翰。这时候,谢姿奇走了过来,是马达的出现让谢姿奇重新找到了自信,让她在最坎坷的时候跑在了最平坦的道路,细数马达对自己的用心,还有父亲对自己的坦诚,谢姿奇准备接受马达的求婚。

  原来,当年谢姿奇的母亲就是一位钢琴演奏家,后来为了生下谢姿奇,导致其在谢姿奇出生当天就离开了人世。为了不再触碰往事的伤痛,谢广涛禁止女儿碰琴,甚至连女儿的生日也从来没有庆祝过。为了保护妻子留下来的希望,谢广涛想要留住谢姿奇在身边,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深深的伤害了她。

  这次敞开心扉,解开心结,归根结底,多亏马达的帮助。

  听完谢姿奇的话,马达兴奋的抱住谢姿奇,谢姿奇也开始试着,慢慢将手抱住了马达。

  何慕请求何翰去找谢姿奇帮忙,何翰承认,在学校的时候是喜欢过谢姿奇,可是后来因为复仇掩盖了这份感情,现在的他已经没有资格再去找谢姿奇了。

  马达求婚成功,他很是兴奋,想要趁热打铁尽快娶谢姿奇回家。无奈资金有限,马达决定亲自上阵拍他们的婚纱照。

缘来幸福第26集剧情介绍

  

  马达兴奋的安排着自己和谢姿奇的婚礼事宜,并把结婚的日子定在谢姿奇生日的那天。谢姿奇笑笑,对于马达的安排,她都赞同。

  乔布趁热打铁,到苏家跟苏父联络感情,眼看在看报纸问题上苏父已经不高兴,乔布察言观色,投其所好,趁机就文学问题向苏父请教,一向好为人师的苏父很是高兴,跟乔布探讨起了文学问题。

  苏蔓看到这个情形很是高兴,乔布终于开窍,爸爸也慢慢的开始接受乔布。

  苏蔓打电话给苏晓晓,告诉她乔布跟自己求婚的事情,苏晓晓听后特别开心。之后,苏蔓说出了谢姿奇跟马达准备结婚的事情,令苏晓晓大感意外。

  第二天,谢姿奇早早的出门,马达跟在身后,最后看见谢姿奇进了何家的门。正在心烦的时候,苏晓晓打电话过来了,她分析谢姿奇会答应嫁给马达,完全是因为感激马达的付出,她是在报答马达,那并不是爱。可是马达认定了谢姿奇,他表示自己一定会幸福的。

  谢姿奇把自己要结婚的事情告诉了何远堂,惋惜之余,何远堂真心的祝福谢姿奇。谢姿奇临走的时候,宋美琪拿了个红包塞给谢姿奇,既然没有福气娶到谢姿奇这样懂事的儿媳,那就把红包当做是妈妈给的礼金,说着,宋美琪把谢姿奇揽入怀中,那一刻,谢姿奇仿佛感受到了妈妈的感觉。

  何慕把谢姿奇和马达结婚的事情告诉何翰,何翰还是在逃避,无动于衷,何慕把谢姿奇结婚的日子告诉何翰,希望他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看着远方,何翰的心情难以言喻。

  晚上,谢姿奇把所有有关何翰的东西都整理起来放进箱子中,往事不停的出现在脑海里,谢姿奇难抑眼中的泪水,她默默的把何翰的照片贴入心口,任眼泪洒在上面。马达静静的在房间门口看着这一切,回忆起自己跟谢姿奇这段时间的相处,虽然自己不肯承认,但谢姿奇的心中,何翰的位置永远不是自己能够代替的。

  自己婚礼的日子,谢姿奇却是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内心空落落的。何翰想着何慕对自己说的话,他还是在犹豫。

  婚礼上,谢姿奇挽着父亲的胳膊缓缓走向马达,马达从谢父手中接过谢姿奇的手,他承诺自己一定会让谢姿奇幸福。

  何翰从房间跑出去,忽然,他停了下来,他已经给谢姿奇带了那么深的伤害,如今谢姿奇有马达守护,他不想再去搅乱谢姿奇的心,干扰原本的平静。

  另一边,在婚礼司仪的问题上,我愿意三个字如鲠在喉,谢姿奇终究没有说出口,马达微笑着拉过谢姿奇的手,他知道,谢姿奇之所以答应嫁给他,是因为之前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动了她,但并不是爱,婚姻,就是要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而爱一个人并不是占有她,而是让她追寻自己的幸福,说完,马达拿出了一双白球鞋,他想要谢姿奇穿上这双鞋子能够迎风奔跑,勇敢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马达的善良无私让谢姿奇泪如泉涌,在自己第一次生日当天,马达给了她最好的礼物。

  带着马达和父亲的祝福,谢姿奇穿上了白球鞋,她要去寻找何翰,奔跑中,谢姿奇发自内心的笑了。

  谢父很是感激马达的成全,虽然第一次恋爱,可是马达对于爱情的理解着实让谢父敬佩,马达提出做谢父的干儿子,谢父表示非常荣幸。

  何翰再一次因为压力过重昏倒,何慕终于从父亲口中得知了哥哥的病症,兄弟二人的误会终于解开。

  何翰因身体原因不能继续负责推广案了,何慕和苏晓晓正一筹莫展的时候,谢姿奇来了。

缘来幸福第27集剧情介绍

  

  欧阳鹏得知谢姿奇去了葡萄酒庄后向周启华报告,他担心何氏在谋划什么,周启华早已恨透了何家,他指示欧阳鹏要紧盯住葡萄庄园的人,一有风吹草动就跟他们往死里掐。

  为了稳住欧阳鹏,周启华特意制造机会安排周菲儿和欧阳鹏吃饭。可是周菲儿对于欧阳鹏根本一点好感都没有,特别是他在为了钱不择手段往上爬之后,更加对他的人品也产生厌恶。

  周启华虽然知道女儿并不喜欢欧阳鹏,但为了能够打击何家,欧阳鹏对自己很关键,他决不能让周菲儿坏了他的事儿。

  现在,有了谢姿奇的加入,何慕成功组成了一个完美的团队,他和苏晓晓负责生产口味独特的红酒,而何翰和谢姿奇就负责销售推广,这样一来,重振何氏指日可待。

  可是,何翰跟谢姿奇从见面之后就从来没有说过话,这让何慕和苏晓晓很是着急。

  商量之后,何慕和苏晓晓分头行动,何慕找到何翰,苏晓晓去找谢姿奇,两人用爱情来解释种葡萄的知识和酿酒的艺术,听完之后,虽然谢姿奇觉得很有道理,但她明确表示,自己这次来,仅仅是为了帮何家步入正轨,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

  何慕用刚下线的红酒来解释现在何翰和谢姿奇的处境,何翰对谢姿奇是满满的愧疚,却又没有勇气说出来,而谢姿奇是内心早已原谅了何翰,可惜说不出口。而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制造一个橡木桶,把他们放进去,好好的融合。

  马达一个人心情落寞的回忆着和谢姿奇的点滴,这时候,乔布来了。看到马达这么感伤,乔布很是担心,但马达却说自己已经得到了安慰,认了谢广涛当干爹,现在的他再也不是孤儿了。

  在讨论红酒新品发布会的时候,何慕和苏晓晓按计划都找借口溜了出来,剩下何翰和谢姿奇两个单独在会议室。相视无言,短暂的尴尬过后,何翰提出先讨论案子,谢姿奇想要利用人脉去开发新客户,何翰笑笑表示答应。

  何慕和苏晓晓从会议室溜出来后去了蓬莱阁玩儿,何慕利用网络查的知识当起苏晓晓的特级导游,不断给苏晓晓讲解着当地的故事。

  在海神妈祖庙,何慕送给苏晓晓一个白芍花当做定情信物。

  谢姿奇建议先树立新的红酒品牌,然后进行网络推广,这样成本低而且同样会达到效果。之后,她给马达去了电话,希望能得到马达、乔布和苏蔓的帮助,马达愉快的答应了。

  谢姿奇打电话给之前看过红酒新品企划的代理公司,结果他们一反之前的态度,都暂停或者直接拒绝合作。谢姿奇把情况告诉何翰,分析之后,何翰确定是周启华搞的鬼。

  周启华耐心劝周菲儿以后对欧阳鹏好点儿,可是周菲儿特别反感欧阳鹏,她的态度让周启华很是郁闷。

  酒庄里,简单的分析后,何翰确定了是欧阳鹏在帮周启华,致使之前已经表示有兴趣的经销商和酒店现在拒绝合作。

缘来幸福第28集剧情介绍

  

  因为周家和何家的恩怨,周家不惜花费大量财力物力把何家的所有通路都堵死了。

  无奈之下,谢姿奇提出上门推销。虽然大家反对,可是谢姿奇已经决定了。看到谢姿奇如此坚定,何翰表示,自己会帮助谢姿奇。

  周启华得知欧阳鹏成功阻拦了何慕他们动作之后非常高兴,他向欧阳鹏承诺一定会让周菲儿嫁给他。

  上门推销是销售中最累的一个,但是谢姿奇却表示虽然累,但是值得,她叮嘱晓晓一定要跟何慕做出最优质的红酒,苏晓晓爽快答应。另一边,何慕把谢姿奇的用心说给何翰听,并真心希望何翰不要辜负谢姿奇对他的感情。

  车里,何翰和谢姿奇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因为谢姿奇的家正好在蓬莱,所以,何翰把车开到谢姿奇家门口,让她回家探望一下父亲,谢姿奇答应了。

  谢广涛把多年来谢姿奇对何翰的痴情一一告诉了何翰,一并包括谢姿奇武逆自己换专业离家出走的事情。谢广涛请求何翰不要再伤害谢姿奇,以后要好好珍惜她。

  谢姿奇问起父亲和何翰之间聊的话题,何翰没有说出谈话内容,只是说谢父很亲切。听后,谢姿奇很是惊讶父亲的变化,以前的他从来不能心平气和的聊起自己。

  谢姿奇找了一处落脚点,留下何翰收拾屋子,自己去找马达。马达尽心的为新品红酒拍照,让谢姿奇很是高兴。

  苏蔓不满意乔布找的那些词,她想要再润色一下,没想到乔布却无端端吃起何慕的醋来,让苏蔓一阵发火。

  虽然现在相处还好,但是马达还是没有适应过来角色转换,乔布说起既然已经认了谢广涛为干爹,那以后就应该叫谢姿奇为姐。苏蔓听完也开始起劲,没办法,马达略显尴尬的向谢姿奇叫了一声姐。

  苏蔓和乔布走后,谢姿奇问起马达认自己父亲当干爹的事情,马达对自己父亲的关心让谢姿奇很是感激。谢姿奇笑着表示以后他们就是一家人。

  马达送谢姿奇回家后看到何翰,他以谢姿奇弟弟的身份警告何翰以后不准再对不起谢姿奇,搞得谢姿奇很是尴尬。

  何远堂劝何翰珍惜谢姿奇,可是何翰仍然在逃避,他觉得谢姿奇越是对他好,他就越是想起以前对不起谢姿奇的事。

  酒庄新品红酒的生产很顺利,但是何翰和谢姿奇的上门推销却连连碰壁。

  何翰担心谢姿奇身体吃不消,但是谢姿奇却说,现在这点苦相比之前自己经历过的,根本不算什么。看着谢姿奇这么充满激情,何翰很是高兴。

  终于,在谢姿奇的坚持下,他们的真诚打动了客户,客户决定谈一下,没想到刚坐下来,客户就认出了何翰,并就以前的旧事想要刁难他,谢姿奇很是生气,谈判不欢而散。

  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愿意谈的客户,却因为自己的过去直接被毙掉,何翰很是自责,谢姿奇安慰他不用太过内疚,这样没有胸怀的客户他们也不屑与之合作。

  何慕打来电话问推销的进展,谢姿奇佯装一切都很顺利,已经有了好几家目标客户。何翰很是生气谢姿奇撒谎,他拿自己的经历指责谢姿奇,可是谢姿奇却有自己的理由。

  争执之后,谢姿奇决定自己拿着红酒去推销。

  欧阳鹏向周启华汇报自己阻击何氏红酒的战绩,思虑过后,周启华决定任命欧阳鹏为周氏红酒的执行总裁。

缘来幸福第29集剧情介绍

  

  谢姿奇到以前做过保洁的酒店里向洪总推销红酒,因为对谢姿奇的努力和人品很是欣赏,所以洪总很是爽快,当即答应留下样品,并承诺如果品质不错的话他们这一季的红酒将会全部从谢姿奇这里采购,而且他还会把他们的产品推荐给市里其他的酒店老板。

  市场终于打开,谢姿奇兴奋的跟何翰分享,何翰为自己跟谢姿奇吵架向她道歉,合作中,二人的心结正在逐渐消逝。

  洪总告诉谢姿奇,由于周氏集团红酒公司从中作梗,他可能无法向其他酒店推荐他们的产品了。周氏的这一招让谢姿奇他们想从酒店打开销路的想法也落空了。

  无意中,苏晓晓发现了一个规模很大的红酒展销会,商量后,何慕决定带着他们的红酒去报名参加。在马达乔布和苏蔓的帮助下,虽然展位很小,但是设计别出心裁。

  在参加展销会的时候,意外碰见欧阳鹏,欧阳鹏对何翰一阵冷嘲热讽,并透露自己想要廉价收购何氏红酒的意思,看着欧阳鹏如此嚣张,何翰发誓绝对不会让周家得逞。

  可是刚步入展销会大厅,患有人群恐惧症的何翰就开始有点吃不消了,可是他坚持要进去,无奈最后还是昏倒在地。

  经抢救后,何翰没事了,可是他却更加自责,看着何翰落寞的背影,谢姿奇很是痛苦,她哭着给谢广涛打电话说自己真的撑不下去了,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可还是帮不了何翰。谢广涛耐心劝自己的女儿,鼓励她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轻言放弃。

  何翰回家后跟何远堂说起自己的苦恼,他很担心自己会像妈妈一样自己崩溃掉。何远堂拍拍何翰的肩膀,告诉他这个病还需要自己去克服。躲在房间里,想起众人对自己的期望,何翰很是痛苦,自己现在这样,根本什么都帮不了谢姿奇。

  无奈之下,谢姿奇带了红酒干脆在街上摆地摊试喝,马达看见后很是心疼,他找到何翰的住处,大骂何翰,这让何翰对谢姿奇更加愧疚。

  马达假装在街上巧遇谢姿奇,并帮她一起叫卖。

  周启华得知谢姿奇在街上推销红酒后大喜过望,这让他对欧阳鹏更加信任。

  何翰劝谢姿奇放弃,他为自己不能带给谢姿奇幸福深感无能,可是谢姿奇却说自己决定的事情一定会坚持下去。

  谢姿奇留下何翰之后自己去街上摆摊,何翰跟了出来,看着谢姿奇这么委屈自己,何翰更加无地自容,他默默地站在母亲的墓前,对于自己所犯的错,大家的宽容原谅对他来说却是一份很沉重的压力,他为自己没有能力弥补而深感愧疚,现在的他更加觉得自己多余。

  谢姿奇回家后发现何翰不见了,在何远堂的提醒下,谢姿奇终于在墓地找到了何翰。

  何慕打电话给谢姿奇,谢姿奇坦白自己这边销售渠道一直没有打开,之前所做的推广企划案完全失败了。

缘来幸福第30集剧情介绍

  

  何慕得知新品红酒的销售通路都被堵死之后非常伤心,苏晓晓也很是沮丧。

  何远堂唤回何翰和谢姿奇,告诉他们为了赔偿和还贷款,他准备把酒庄卖掉。

  夜里,何慕一个人站在酒庄正在发愁新品红酒销路问题的时候,何翰把卖掉酒庄的决定告诉了他,酒庄是重振何氏的唯一机会,也是何氏的根基,何慕表示坚决不同意后挂了电话。

  周启华得知这个消息后和欧阳鹏商量收购何氏酒庄,欧阳鹏心领神会。周启华表示如果成功收购,他一定让菲儿跟他结婚,欧阳鹏听后特别兴奋。

  苏晓晓宽解何慕接受这个决定,可是何慕现在心烦意乱,他指责苏晓晓根本不明白酒庄对何氏的意义,并失口说出苏晓晓是因为何氏破产想跟自己分手才会这么妥协。何慕的话像一把利刃戳向苏晓晓的心,她气的掩面转身跑开。

  苏蔓得知苏晓晓受委屈后给何慕打了电话,把当初苏晓晓义无反顾到酒庄找他的事情告诉了何慕,冷静下来后,想起酒庄里二人相处的这段时光,何慕找到哭泣的苏晓晓,为自己的冲动向她道歉。何慕的心血都在这里,可是现在却要拱手让给别人,何慕实在是不甘心。苏晓晓开导他只要有才华,以后也可以在别的地方东山再起,而现在,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想通之后,何慕给何翰去了电话,他表示会支持哥哥和爸的决定。

  欧阳鹏找到何翰,把自己的意思告诉何翰,并趁火打劫,故意压低收购价格。

  独处的时候,想起父亲对自己的期待,想起自己这段时间对酒庄的努力,想起和苏晓晓一起辛苦研究新口味红酒的经历,何慕感慨万千,这里,不仅是何氏的根基,更是自己和苏晓晓爱情的见证,这里承载了两个人太多的回忆,可是现在,一切都将不复存在,忽然,眼圈竟然红红的。

  第二天,何慕和苏晓晓两人失落的离开了酒庄。

  何翰想起就是自己点燃了欧阳鹏内心阴暗的一面,而现在,他要自食恶果了。

  会议室里,何翰见到了欧阳鹏。看着合约里的内容,字字沉重。就在自己准备下笔的时候,谢姿奇的电话来了,原来,新一届的红酒新品大赛要开始了,而他绝对相信何慕和苏晓晓的酿酒技术。

  何翰把消息告诉何慕,他会把名下的所有不动产都卖掉,用来抵银行三个月的利息,三个月后,只要在新品红酒大赛上获胜,那么何家还有一线生机。

  何慕知道后特别高兴,他兴奋的告诉苏晓晓,他们不走了。

  为了打败何氏,周启华不惜下血本,听取欧阳鹏的建议准备收购国外品牌去参加新品红酒大赛。

  何慕对欧阳鹏了如指掌,他猜测到欧阳鹏即将要收购的那三家酒庄,那三家酒庄都历史悠久,实力雄厚,所以想要赢得比赛,何慕认为在新品口感的研究上,一定要另辟蹊径。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