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奶爸剧情介绍

1-6集

三个奶爸1集剧情介绍

  

  余峥想在老板那儿争取更多的利益,老婆陶语桐帮他想办法,两人一唱一和设想怎样和老板对话。余峥表现的太懦弱不符合老婆的意思,余峥表现的太强势也不太符合他的做事风格,余峥对此很纠结。陶语桐称两人已经分居许久,如果再这样下去就会选择离婚。陶语桐在电梯里遇见了余峥的老板高健,气急败坏的她险些与高健动手。

  陶语桐在各种压力下选择了离婚,余峥对此很无奈却也无力挽回。陶语桐看着余峥离去的背影心里十分难过,她回忆起两人从相识到相恋的过程,但倔强的陶语桐并没有改变主意。离开陶语桐后余峥心里很难过,回到房间的他仍然强迫自己开心的跳闹,他不相信自己一个人会过不好。满屋子都是回忆的味道,到处都有陶语桐在时的痕迹,发誓会照顾好自己的余峥精神很恍惚。

  余峥在网上发布了租房的信息,夏峰看到消息前来看房,余峥突然取消了租房消息这让夏峰很不满,一心租房的夏峰试图说服余峥。余峥在夏峰的软磨硬泡下决定让其看房,夏峰看到余峥的房子时惊呆了,两人达成协议决定签合同。

  夏峰签了合同后四处借钱,他在酒吧遇到了花花公子张一男,夏峰看到张一男大手笔的花钱心生羡慕,夏峰决定主动接近张一男。机灵的夏峰决定先将张一男带回家,余峥看到夏峰带人回家十分气愤,夏峰希望余峥能给自己一次机会,余峥心软同意。醉酒的张一男与夏峰聊起了自己的母亲,他不解母亲为什么要不断的换男朋友,夏峰借着张一男与家里人的矛盾伺机劝其租房子住,谁料张一男竟痛快的答应。张一男无意间曝出自己租下了余峥的房子,余峥得知夏峰将房间转租给了张一男很生气,他再一次强调这是陶语桐的房子,房子的主人并不希望房子被租出去,余峥欲将张一男与夏峰赶走。夏峰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了余峥,夏峰称只要余峥让张一男租房陶语桐就不会知道房子被租的事情,并且余峥会多一份收入,余峥最终决定把房租给张一男与余峥。

  张一男是个富二代,他不习惯睡觉的时候旁边有人,夏峰只好厚着脸皮跟余峥挤在一起,余峥无奈只好被迫接受。

三个奶爸2集剧情介绍

  

  陶语桐发现自己的案子被抢,她主动找主任理论,谁知主任竟一副优待新人的样子。陶语桐的同事对主任的做法也不满,但他仍忍着脾气逗陶语桐开心。郁闷的陶语桐决定来找余峥,余峥接到电话立即让张一男与夏峰起床。张一男起床后潇洒的离开了余峥家,张一男给母亲打电话要钱,母亲二话不说就满足了张一男的要求,张一男也知道得罪了母亲就会被断粮。

  一名陌生的女子自称是张一男的老婆,她塞给余峥与夏峰一个孩子后便走了,余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陶语桐,讲哥们义气的夏峰决定先抱着孩子光速离开。夏峰趁机钻进了一楼的邻居唐爽家,唐爽愤怒的敲门声引起了陶语桐的注意,但陶语桐并没有在意。

  陶语桐想心平气和的与余峥聊天,她将高健与其妻子闹离婚的事告诉了余峥,原来当年高健为了离婚转了一笔钱给余峥,陶语桐为了能在律师行业东山再起决定找余峥当证人。当年高健转钱给余峥时让其保密,余峥不能违背自己的原则出卖高健,陶语桐看到余峥不帮自己有点生气。陶语桐称当年为了给余峥生孩子而放弃了事业,与社会脱离多年的陶语桐只能在意这些小案子。

  夏峰很喜欢邹男,他不想看到邹男受任何委屈。邹男是一个很有冲劲的女孩,从本科读到研究生她只是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律师。邹男不明白为什么别人什么都没付出就有香车名牌,而她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仍没有成就,夏峰从旁安慰邹男,他觉得邹男是最优秀的律师。夏峰无意间看到了张一男,张一男与一美女正打的火热,夏峰出言气走了美女。

  张一男回家后发现家里有一孩子十分惊讶,余峥称这是张一男的孩子,但张一男并不承认。张一男坦言自己一直是单身,他追问孩子母亲的下落,余峥回答不上来,张一男称余峥在诬陷自己。

  陶语桐因为没有证据而输了官司,陶父打电话安稳语桐,语桐强忍着眼泪故作坚强。他心里很痛苦的同时也将这笔账算在了余峥头上。

三个奶爸3集剧情介绍

  

  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打乱了余峥的生活,他的生活从此离不开这可爱的小东西。

  陶语桐回家看望父母,陶父本来就对余峥不满意,得知余峥没有给语桐作证陶父的火便更大了。陶父觉得语桐的不幸都是余峥造成的,他希望女儿能尽快和余峥离婚。陶语桐告诉父亲自己已经和余峥签了离婚协议,陶父希望女儿能尽快结束不幸的婚姻。语桐反问父亲成功的含义,陶父觉得女儿一直很优秀就应该取得事业上的成功。

  陶母回家做饭给女儿吃,丈母娘爱女婿的心情一直都未变过,张母希望语桐能叫余峥来家里吃饭。语桐打电话时隐约听见不对劲,但她还是邀请余峥来家里吃饭,余峥很想去丈母娘家,但他却不知该把孩子交给谁。语桐打电话催余峥,无奈之下余峥只好向语桐撒谎。陶父看到余峥不拿长辈当回事很生气,陶母从旁帮余峥说话遭到了陶父的指责。

  语桐一边想责备余峥一边想原谅他,内心挣扎的语桐决定上门找余峥。余峥得知语桐要来手忙脚乱,他打电话给夏峰竟没有人接。余峥听到门外有动静以为是夏峰回来了,谁料是唐爽,情急之下余峥只好将孩子塞给了唐爽。语桐感觉不对劲便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余峥,余峥称与唐爽是第一次见面。语桐在家里发现了孩子的尿不湿,余峥称是唐爽来过家里。语桐与余峥之间越来越不信任,余峥不知道原本相爱的两人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余峥与语桐之间的问题已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余峥不想放弃语桐却也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张一男与夏峰都不想管孩子,夏峰称孩子是交到余峥手里的,所以余峥得负责养孩子。夏峰与余峥的租赁合同已经生效,夏峰因自己交的钱多而占领了主卧。夜晚余峥、张一男、夏峰都听见了孩子的哭声,余峥心软起床照顾小孩,不知道孩子为什么哭的他只好换各种方法斗孩子开心。第二天,忍无可忍的余峥终于发飙,他希望能和众人将此事说清楚。

  众人将孩子送到了警察局,夏峰看到女民警于丽长的可爱便斗其开心,但于丽并没有给众人解决问题。张一男在网上找孩子的母亲,夏峰惊讶的发现张一男勾搭了很多漂亮的女孩,夏峰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很惨淡。夏峰无法解决孩子的问题便找来邹男,邹男称没有孩子的监护权众人可能要承担法律责任。邹男难以说清楚问题便提议找陶语桐,余峥坚决反对此建议。

三个奶爸4集剧情介绍

  

  邹男听闻语桐在律师事务所工作便试图接近,但语桐的公司并不招助理,邹男暗暗发誓她一定会进天秤律师事务所。邹男的老板不停的找邹男的麻烦,邹男为了将来只好忍气吞声。

  余峥报不上孩子的年龄遭到了出租车司机的怀疑,出租车司机将余峥送到了派出所。民警怀疑余峥是人贩子,于丽看到此景便上前说清了事情的原委,于丽的同事惊讶的发现余峥是陶语桐的老公。

  张一男在酒吧花天酒地,余峥与夏峰将孩子交给了张一男,与张一男黏糊的美女们发现他有孩子便纷纷离开。张一男气急败坏的与孩子碰杯喝酒。余峥回到家后以为自己可以摆脱孩子,谁料张一男竟将孩子送了回来,夏峰与余峥整夜未睡都在照顾孩子。夏峰假装女网友约张一男见面,张一男很快就上钩了。

  高健来余峥家做客发现了孩子的存在,他怀疑孩子是余峥的私生子,余峥不管怎么解释高健都不相信。老板给余峥布置了新的任务,余峥只希望干完活后能拿到应有的薪酬,高健便爽快的答应。余峥开心的打电话给语桐,他希望自己拿到钱后能争取回语桐。

  陶父前来找余峥,他对余峥很不客气,陶父觉得女儿跟着余峥一直在受苦。当年语桐不顾家里的反对要和余峥在一起,当语桐事业发展到高峰时竟选择了回家生孩子,陶父因语桐流产的事对余峥耿耿于怀。余峥的事业一直没有起色,家里一直是语桐在支撑,陶父觉得余峥一直在拖语桐的后腿,他发现家里有孩子后愤怒的离开。

  张母与儿子一起聊自己的新男友,张一男觉得菲利普很不靠谱。夏峰与余峥找到了张一男的家里,当他们发现张一男家里有个中年女子时表示很震惊,张一男称那是自己母亲。得知张一男母亲在夏峰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张一男觉得情况不妙便向夏峰妥协。

  民警无意间遇到了语桐,他告诉语桐余峥带了一个孩子,语桐立即回家探寻究竟。语桐追问余峥是否将房子租出去了,余峥立即找夏峰救场,夏峰自称是余峥的同事。夏峰称自己与老婆离婚后便被赶了出来,老婆也将孩子赶了出来,夏峰的谎言越编越大。

三个奶爸5集剧情介绍

  

  陶语桐追问余峥,夏峰所说之事是否属实,余峥称夏峰说的八九不离十。语桐相信了余峥的话,她让余峥离孩子远一点不要惹上官司。夏峰看到语桐在家里便立即找来了邹男,邹男对语桐无比崇拜,语桐了解邹男的情况得知两人是师出同门。

  张一男回家发现唐爽家的门开着,透过滚滚的浓烟张一男看到了躺在沙发上的唐爽。张一男看了唐爽的手机发现她为情所困,他劝唐爽动什么别动感情。张一男对唐爽的印象特别好,他希望余峥能多让自己去唐爽家。

  张一男发现福利院新建了一个弃婴安全岛,他建议众人将孩子送去那里。余峥等人武装的特别严实准备行动,小区保安误以为有坏人闯入,看到三个大男人抱着孩子保安竟怀疑余峥是同性恋。余峥等人来到了弃婴安全岛,张一男看到墙上的字有点于心不忍,余峥与孩子道别时忍不住泪奔,在张一男的建议下余峥给孩子取名为丢丢。夏峰突然发现众人忘记按铃叫护士,众人立即狂奔回去找寻孩子,看到孩子哭泣余峥心软决定留下孩子。

  张一男觉得余峥与夏峰的发型很丑,他假借孩子的名义让两人改变发型。张一男、夏峰、余峥三人争当好爸爸,余峥给孩子唱歌遭到了夏峰的嘲笑。夏峰觉得丢丢这个名字不太好,他随即给孩子改名为丁丁。余峥给孩子讲故事,从国内童话穿越到国外童话,孩子与众人在余峥的童话故事中睡着。

  语桐回家找余峥,她坦言想接夏峰的离婚案,余峥不希望语桐参合夏峰的事情。余峥有急事要出门,他将孩子交给语桐带,语桐突然想起了当年自己怀孕的事。同事打电话让语桐上班,语桐称自己有要事在身。

三个奶爸6集剧情介绍

  

  高健曾经答应过余峥,如果余峥完成了工作就给他五万块钱,谁料高健竟假借公司有困难将余峥的钱降到了五千。余峥听说公司发了奖金,高健称余峥的钱放在公司就可以变成股东,余峥无奈的离去。

  余峥回家发现语桐在带孩子,他看着语桐母爱大发的样子心里美滋滋的。余峥称五万元的工资只给了五千,语桐建议余峥赶紧去找律师,她不想让余峥在受窝囊气。语桐的案子又一次被新人抢走,语桐找上级理论,在她的据理力争之下上级将案子还给了语桐。

  邹男前来找语桐,她打电话找周教授帮忙说清,周教授将邹男推荐给了语桐。邹男想和语桐一起代理夏峰的案子,语桐觉得邹男经验不足直接拒绝了她,邹男追问语桐她应该做什么,语桐给了邹男很好的建议。

  陶母前来女婿家做客,她发现家里发生了变化便连忙夸女婿。陶母追问余峥与语桐最近关系怎样,余峥称两人工作太忙碌没时间在一起。谈话间陶母听到了孩子哭泣声,她怀疑这是余峥的私生子。余峥给陶母解释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陶母突然感叹语桐的孩子,她希望余峥能尽快与语桐再要一个孩子。余峥称语桐也很喜欢丁丁,陶母欲帮女婿做女儿的工作。

  丁丁拉肚子了余峥十分着急,他打电话叫回了夏峰。医生建议余峥给丁丁吃母乳,余峥看到医院有妇女给孩子喂奶便上前搭讪,女子竟骂余峥是流氓。余峥给语桐打电话咨询法律常识,语桐的客户对语桐办案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女子的老公以为余峥是流氓狂凑了他,张一男等人立即赶到稳定住了场面。余峥向这女子与其老公说清了孩子的身世,她答应帮忙喂孩子。

  语桐接到余峥的电话后有点激动,她迅速离开了谈判桌。语桐立即回家看望余峥,她不希望余峥再接近孩子从而引发事端。其实语桐很担心余峥,碍于面子语桐不好直接表达,原本语桐已经原谅了余峥,但听到余峥提起户口本的事情语桐生气的离开。

  邹男打电话找夏峰出去,夏峰一时难以摆脱孩子,于是他决定找邻居唐爽帮忙。邹男的老板又怒骂邹男,夏峰听到后立即帮邹男打抱不平,夏峰希望老板能给邹男道歉。夏峰不喜欢邹男再过这样的日子,邹男知道夏峰为自己好。邹男觉得这个世界很不公平,自己一直努力却什么都没有,陶语桐就因家世好而获得了很多的机会,夏峰想假借离婚案让邹男接近陶语桐。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