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人剧情介绍

1-6集
小情人剧情介绍

小情人第1集剧情介绍

  

  穷凶极恶的歹徒从车上劫持了人质,慌乱地逃窜中,特种军队紧追其后,危机关头,一位帅气的特种兵从上方包抄,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歹徒,成功将人质解救出来,这位帅气非凡的特种兵不是别人,正是单单单二十年前的老爸—单子飞

  单子飞十年前从部队转业,现在在深圳经营一家大型的安保公司,单单单的母亲去世的早,都是单子飞一手把单单抚养长大,在家里,除了单单和她爸爸,还有一位潮流范儿十足,热衷于广场舞和韩剧、美剧以及各种狗血剧的奶奶,可是这三人都有个共同的毛病,就是低血糖。

  单单自从考上香港大学离开深圳之后,单子飞就总是给她搞突然袭击,为了第一时间获得有效情报,单单还派她美艳无双的小姨—青红,在单子飞身边做卧底,青红自从姐姐去世以后,就一直帮着单子飞照顾奶奶和单单,日子久了,青红眼里便只有她姐夫了,所以一直未嫁。

  这一天,单子飞带着青红又要去香港看望单单,青红坐在副驾驶,偷偷拿着手机定位,地图上,除了青红和单子飞的车以外,在他们后方,还有一辆车在紧追不舍,那不是别人,正是单单的闺蜜祖贝莱带着代号为零零七的奶奶,在紧随其后,目的就是要在半路拦截下单子飞的车,让他去不成香港。

  祖贝莱驾驶着狂野十足的哈雷车,带着奶奶一路疾驰,终于赶上了单子飞的车,成功拦截下来,单子飞看清楚哈雷后面坐的是奶奶之后,真是吓坏了,劈头盖脸的骂了贝莱一通,奶奶呵斥单子飞,这一个月去香港都不下七八回了,还有完没完,小姨青红更是假装肚子疼痛难忍,想骗着单子飞掉头回去,可没想到单子飞都识破了她们这点小伎俩,贝莱拦住单子飞,晓之以理地说单子飞总去打扰单单,都耽误单单学业了,单子飞一想也对,就在大家伙庆幸以为单子飞这次不去的时候,结果让人跌破眼镜的是单子飞决定这个月就去这最后一次了,说完开车奔香港了。

  从小到大在单子飞心中,他这个女儿,就是一幅乖乖女的样子,热爱学习、看书,气质端庄高雅,如今考进了香港大学的哲学系,那更是让单子飞的面子增光不少,可实际中的单单呢,爱玩爱闹,有自己的想法和主意,单单去了香港,一直住在单子飞朋友的一栋空闲别墅里,这天晚上,单单正和朋友们在别墅里开派对狂欢,奶奶和小姨打电话给单单她都听不到,终于,等单单派对快结束的时候,电话才接通,奶奶告诉单单,她爸爸这会儿应该已经到香港了。

  单子飞赶到别墅,还给单单带了她最爱吃的双皮奶,单子飞叫了门铃,过了好一会,单单穿着一身学生装跑出来迎接她老爸,单子飞看见女儿特别开心,原来单单接到电话以后,就赶紧让朋友们都藏在地下室,等单子飞上了楼上,这帮朋友们才赶紧撤退。

  单单带着老爸上了楼,突然一个女仆打扮、满脸画着疤痕妆的女孩拿着酒走了进来,单单只好硬着头皮告诉单子飞,这是自己的同班同学卡罗尔,因为家境不好,这才打扮成这个样子卖酒的,单子飞觉得孩子真是不容易,爽快的买下来两瓶酒。

  通常到了香港第二天,单子飞都会带着单单去购物,买各种新品的包包和衣服,虽然单单并不喜欢那些样式,可是她知道,给自己花钱这件事让她老爸很有成就感和满足感,于是她总是欣然接受,可是转身等单子飞离开香港,单单就将这些东西都挂到网站上卖掉,卖给那些真正喜欢它们的人。

  过了两天,单子飞自己在香港街上溜达,正巧碰见了卡罗尔在街上费力地推车,单子飞看到作为单单同学,单单此时在课堂上上课,而她却辛苦的在街上卖酒,于心不忍,上前帮忙将卡罗尔送回了店里,为了帮助人家孩子做生意,单子飞买了两瓶最贵的红酒,拿去学习准备送给单单的导师。

  可谁想,等单子飞到了学校,却被导师告知单单早就离开了学校,因为她旷课次数太多,学校实在没有办法,已经将单单开除了。这个消息就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单子飞怎么也想不到,从小到大一直在自己面前,品学兼优的单单,居然会因为旷课被学校开除。一怒之下,单子飞回到红酒店里,质问卡罗尔知不知道单单现在在哪里,怒气冲天的单子飞让卡罗尔害怕极了,就一股脑的把什么都说了,原来这家店的法人,正是单单。

  单单回到店里,就迎来了单子飞劈头盖脸的一通斥责,单单心中不是滋味,转身离开,单子飞在单单身后跟着,父女俩一直从天亮走到天黑。

  单子飞终于忍不住问单单,到底打算怎么跟自己解释这件事情,单单决定把心里话都告诉她爸爸,自从妈妈走后,单子飞一直闷闷不乐,只有自己学习成绩优秀拿回各种各样奖状的时候,单子飞才会发自真心的开心,从那以后,单单为了让爸爸开心,就拼命的学习,拼命的拿各种奖状,可是等她考上大学,到了香港才发现,香港没有那么多的考试,没有那么多的奖状,这时候她迷茫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除了学习还能干什么,可是自从她离开学校,她有了终于属于自己的空间,她终于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单单认真的告诉单子飞,自己不喜欢学习,自己的学习目标都是为了让他开心而已。

  单子飞听了这番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情绪激烈下,打了单单一巴掌,打完单子飞更是懊悔不已。

  单子飞决定要将单单带回深圳,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放任她在香港胡闹,单单迫于单子飞作为父亲的威严,只好妥协,单单跟单子飞商量,她的红酒店怎么办,单子飞霸道地告诉单单,自己决定就送给她那个叫卡罗尔的同学吧,剩的还要留下来办那些麻烦的各种移交手续,单单苦恼至极。除此之外,单子飞还叮嘱单单,她被学校开除这事千万不能让祖南头,也就是单单闺蜜祖贝莱她爸知道,这祖南头是出了名的嘴快嘴臭,让他知道全天下都得知道,到时候他单子飞的脸可没处放。

  第二天,单家大院里,青红、祖南头还有祖贝莱都在院里等着单子飞和单单从香港回家,贝莱埋怨她爸道,人家单单就叫了自己一个人,结果祖南头还非要跟着来,祖南头和单子飞是发小,两人从小较劲到大,这单子飞突然要把单单从香港带回来,这种热闹他祖南头可不能错过。

  单子飞开车远远的就看见祖南头在自己家院子下面,他特意嘱咐单单,关于她在香港的事情,都由单子飞全权代表她发言,单单沮丧地答应了。

  单单下车,祖贝莱上前拥抱她,单单压低声音在贝莱耳边道自己露馅了,贝莱悄悄问那怎么办,单单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祖南头上前关心单单最近学习生活怎么样,单子飞不让单单说话,紧着把话接了过来,这让祖南头很不满。祖南头宴请单子飞和单单吃饭,饭桌上,单子飞和祖南头在关于女儿教育的问题上分歧很大,祖南头一直对祖贝莱是主张散养政策,而单子飞却认为这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表现,他对祖南头的做法特别不屑,单子飞告诉祖南头,对待女儿的教育,必须要严厉,两个男人争锋相对,甚至都起身要比试比试,众人乱作一团。

小情人第2集剧情介绍

  

  单子飞带着单单和青红从祖南头那里回来,单子飞心里是憋足了气,他霸道地呵斥青红在饭局上为什么当众说自己错了,这个时候她最应该做的事情是站在自己战线里才对,青红和单单对单子飞的霸道都无可奈何。

  奶奶见到单单开心的不得了,要把自己刚得的广场舞奖杯拿给单单看,结果单子飞黑着张脸,让单单跟奶奶说完话就回房间去,奶奶看着自己的孙女这幅委屈的模样,心中自然是不忍心的,奶奶正要教训单子飞,单子飞让奶奶和青红去客厅开个家庭会议。

  单子飞告诉奶奶和青红,单单已经被学校开除的事情,并通知她们,自己决定把单单带回深圳,就放在自己身边,看她还敢不敢胡闹,青红试探地问道那红酒商店怎么办,单子飞提起这个红酒商店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告诉青红和奶奶,那个红酒商店让自己送人了,结果奶奶和青红听到这话顿时坐不住了,纷纷指责单子飞就算是卖了也是钱啊,怎么能说送就送呢。单子飞终于知道原来奶奶和青红在这个商店里都有投资,更是气急败坏,她们竟然合起伙来欺骗自己,单子飞决定是时候给这个家立立规矩了。

  贤贤是单家的保姆,为人单纯善良,就是神经大条外加普通话不好,单子飞让贤贤准备好笔墨,他大笔一挥,洋洋洒洒的单家二十二条家规见于纸面上。单子飞把奶奶、青红还有单单都叫了下来,众人来到客厅都吓了一跳,单子飞将家规贴的满玻璃都是,为了立好规矩,单子飞通知众人,以后在单家断网断电视,不仅如此,单单还被禁足在家中,这让单单实在忍受不了,她跟奶奶和小姨求助,可是迫于单子飞在这个家里的威严,奶奶和青红也一时间无计可施。

  祖南头回家后越想单子飞的举动越觉得不对劲,他总觉得单子飞这次把单单从香港带回来肯定不这么简单,他有心跟贝莱打听单单的事情,贝莱太知道她这个爸的个性,所以站在单单闺蜜的角度上,自然是什么都不能跟祖南头说的。

  单子飞甚至还从公司调了保安负责看守大门和进行巡逻,其真实目的都是为了看住单单,单单实在忍不住,想从大门冲出去,结果被训练有素的保安拦住,硬拼根本就是以卵击石,毫无作用。青红来看单单,她一直以为单子飞立的家规也就是吓唬吓唬单单,可是看到门口的保安,再加上听到单单跟自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青红才知道她姐夫这是当真了,青红为单单抱不平还要带走单单,单子飞单独带着青红去了妻子的墓地。

  单子飞在碑前告诉青红,如果她姐姐还活着,只怕会比自己下手还狠,青红看着自己亲姐墓碑,触景生情,她叹了口气道,姐姐只是希望单单过的开心幸福,单子飞不为所动道,如果由着单单这么胡闹下去,根本没有开心幸福可言。青红知道姐夫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单单,自己也不便再多说什么了。

  单单在家里实在是快要憋疯了,可是单子飞愣是一点都不心软,单单接到贝莱给家里打来的电话,单单好不容易找到可以让自己吐苦水的人,可是没想到贝莱电话里都是在劝单单不要跟着她老爸对着干,要听话,单单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有问题,贝莱居然能说出这种话,可是单单绝对想不到,此时电话那头,单子飞也在现场,原来贝莱要结婚,她想跟单子飞的安保公司借10个人安保人员,作为交换条件,贝莱要帮着单子飞劝说单单听话,不过单子飞不明白贝莱作为新娘子要操心这些事情,可是贝莱神神秘秘的,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奶奶给单单出主意,让单单用绝食来逼单子飞妥协,奶奶去跟单子飞抹着眼泪说,女孩子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是单单这么不吃不喝的哪行啊,这话让单子飞一个做爹的怎能不心疼孩子,可是这并没有改变单子飞的态度。

  有个快递小哥来到家里送快递,是贝莱给单单邮的东西,快递小哥看见单单,好奇地问道问什么家里会有保安看守,单单苦恼道自己是被父亲软禁在家里,快递小哥见单单如此模样,心有不忍,就偷偷将手机送给单单,让她好跟外面联系。

  单子飞看见单单收快递,上前查看快递里都是什么东西,结果只有一套书还有一些零食,单子飞当面没收了单单的零食,只留了一套书给她,单单回到卧室,翻遍了每一页书,她想着贝莱不可能无缘无故地给自己邮书啊,难不成还真让她在家里修身养性啊,不出所料,书里夹藏着一部手机,可单单没想到她老爹的特种兵可不是白当的,这点小伎俩被单子飞一眼就识破了,没收手机,单子飞检查单单卧室还有没有别的通讯设备,结果找了一圈,发现还真没有了,这才罢休。

  单子飞离开后,单单悄悄去了卫生间的马桶水箱里,取出了自己藏在那里的快递小哥那部电话,心中为躲过一劫窃喜,单单给快递小哥发微信,她想出一计可以逃之夭夭了。

小情人第3集剧情介绍

  

  单单把门口的保安叫了进来,指着客厅地上放的两个大纸壳箱子,告诉他们这是自己决定捐给山区孩子的书籍,一会儿快递员会来去,到时候抬到车上去就可以了。等保安走后,贤贤从箱子里跳出来,原来单单是打算藏在箱子里,让快递员把自己偷偷运出去。单单用金秀贤的亲笔签名照片贿赂贤贤,让她等自己进到箱子以后,帮自己在外面贴上胶带。

  单单在快递员的帮助下,终于成功出逃。快递小哥将单单送到她要去的地方,单单来餐厅找贝莱,贝莱正在和三个陌生女孩子吃饭,单单疑问,贝莱解释道这是自己刚认识的朋友,她让单单在一旁等自己,等她们商量完事情就来找她。

  单单远远地看着贝莱她们几个人在商量什么事情,每个人还拿出了一张光盘交到贝莱手里,单单只以为贝莱这是在为婚礼做准备,并没有多想。单单一个人无事可做,心中因为老爸正烦闷不已,于是一杯接一杯的喝起酒来。

  单子飞回到家,知道单单出逃,大发雷霆,他猜着单单一定是去找贝莱了,果不其然,贝莱接到电话,告诉单子飞单单确实跟自己在一起,贝莱跟单子飞求情,自己马上要结婚了,单单是自己最好的闺蜜,她们想在一起说说话,单子飞也不好说什么,嘱咐贝莱吃完饭把单单送回来。

  贝莱聊完事情再来找单单的时候,发现单单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早就醉醺醺的了。单单心里郁闷,她告诉贝莱,自己不知道有多羡慕她,从小祖伯伯就给了她一样最珍贵的东西,就是自由,贝莱知道单单现在的心情不好,又喝了这么多酒,听单单唠叨完心里话,就赶忙把单单送回单家。

  单子飞看着喝的都走不动路的单单,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他把单单扶进房间,坐在单单床边,看着这个让自己头大的闺女,单子飞叹道当初单单妈怀孕,自己一直以为是个儿子,那会儿就说等孩子到了喝酒的年龄,以后一定带他去各种酒吧,喝遍各种酒,这样出去交际才能不给单家丢脸,可是后来生的却是单单这个女孩子,于是自己在这方面就疏忽了,单子飞决定等单单的解禁期一过,一定要好好锻炼她的酒量,这样出去才能不被人欺负了。

  单子飞为了惩罚单单,假意凶巴巴地,但其实没有用多大力气,只是轻轻打了单单的手掌心,奶奶看着还觉得委屈的单单,语重心长道,单子飞是最心疼单单的,他才是个菩萨心肠的人呢。

  单子飞为贝莱准备好了最精干的安保人员,贝莱很是满意。到了贝莱婚礼这天,单子飞带着单单盛装出席,有个陌生男子上前跟单单搭讪,单子飞就像警觉的豹子一样,防备着这个男人靠近单单,单单看着自己老爸这个样子,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贝莱私下里安排好安保人员的工作,并严肃认真地告诉大家,今天一切行动听自己指挥。贝莱本来是不想让祖男头来的,结果祖南头还是不顾贝莱阻止来到了婚礼现场,还不解地说哪有女儿结婚当爹的不到场的,贝莱只好再三叮嘱她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都要冷静,身体最重要,祖南头还以为贝莱是怕他控制不住自己嫁女儿的这个心情,心里也没有当回事。

  婚礼上,贝莱作为新娘,挽着新郎常乐的手,缓缓走向舞台中央,这时候,给单单搭讪的那个陌生男人再次靠近单单,偷偷塞给单单一张纸条,单单看着纸条上写着'我是贝莱派来救你的'单单心领神会地笑了。

  新郎新娘在舞台中央站好之后,司仪开始播放她们相知相爱的短片,就在众人都还沉浸在幸福片段的时候,屏幕上突然画风一转,变成了常乐和不同女儿拍的各种亲密照片,常乐看见惊慌失措,只有贝莱一脸事不关己的模样,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就在众人都被搞懵圈的时候,贝莱请上了三位同样穿着婚纱的新娘子,经过她们各自介绍才知道,原来这个常乐就是个渣男,他分别跟不同的女人谈恋爱,欺骗她们的感情,四位新娘终于识破了常乐的渣男面目,联起手来,在台上痛打常乐,场面一时间失控,这场婚礼也无疾而终了。

  贝莱回到她开的音像店,拿起酒就喝,单单拦都拦不住,贝莱跟单单解释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那天单单出逃来找贝莱,和贝莱见面的那三个女人就是今天那三个新娘,她们发现常乐的真面目之后,单单还是决定要举行这场婚礼,而且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戳穿常乐的渣男真面目。

  祖南头被这场闹剧般的婚礼弄的颜面尽失,窝在拳馆的沙发里,单子飞来开导他,可是谁知道,单子飞开导人都不会,结果句句都戳祖南头的心窝子,两人聊着聊着就谈崩了,还上了拳台动起手来。

  单子飞回到家,还气呼呼地说祖南头不识好人心,可是单单知道就她爸这个性子,准是去祖伯伯面前扎刀去了,结果一问,还真是。经过这件事情,单子飞决定要给单单立好择偶标准,不能让她像贝莱一样胡闹,单单听了单子飞的想法,简直头大的不得了,幸好有奶奶做掩护,才让单单暂时躲过单子飞的唠叨。

  祖男头在贝莱的新房里,怒砸常乐的照片,还扬言要去收拾常乐,贝莱赶紧拦下他,祖南头自觉自己现在出门都抬不起头来,都被人家指指点点,可是贝莱却认为自己出了这口恶气就好,管他别人说什么呢,祖南头反思今天单子飞说的话,他沮丧道自己错了,自己真不该从小就这么惯着贝莱,贝莱趴在老爸的肩头,父女俩彼此支撑着。

小情人第4集剧情介绍

  

  清晨,在单家门口停了一辆黑色高级轿车,从车上下来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士,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在贝莱婚礼上,主动来和单单搭讪的那个中年男人。单子飞听见门外动静,出来看见竟是这个人,没好气的问他来自己家做什么,中年男人彬彬有礼道,自己是单单的朋友,知道单单心情不好,特意来找单单要带她出去散散人的,单子飞听见这话,气呼呼地指责对方是个登徒浪子,不怀好心,这就要下逐客令了,单单从屋里跑出来,甚是热情的跟这位中年男子打招呼,单子飞拦在两人中间,不给他们接触的机会。

  奶奶听见院子里这个吵闹,于是招呼着大家伙都去屋子里说话。中年男子自我介绍他叫姚立安,是单单的朋友,结果没想到,单单这时候开口竟然告诉大家,姚立安是自己的男朋友,单子飞听见这话,整个人都要气的冒烟了。他威胁着让姚立安赶紧离开这里,要不然自己就要出手了,单单护着姚立安跟单子飞针锋相对,单子飞听见姚立安居然还离过婚,更是怒气冲冲,奶奶这时候在中间调节,让单子飞和单单去楼上单独聊聊。

  单子飞试图心平气和地和单单好好聊聊,他知道单单一定是故意找人来气自己,这个人不可能是单单的男朋友,可是单单便要跟单子飞作对到底,单子飞告诉单单,只要自己还是他爹,这个人就不可能成为她男朋友,单子飞威胁单单,自己这就下去赶走这个姚立安,单单要是敢下楼,就等着送姚立安去医院看骨科吧。

  单子飞还是把姚立安赶走了,临走前,姚立安看着单子飞,语重心长道,单单是个可怜的孩子,单子飞现在只有满腔的怒火,根本没有心情听他的说辞,奶奶也叹气道,你这个做爸爸的是不是有点过了,单子飞愣在原地。

  单单偷偷给贝莱邮去了一个对讲机,两个人终于联系上了,单单喊着自己无论如何都呆不下去了,贝莱给单单出了各种各样的主意,有装病的、有硬拼的,可是单单一想到他老爸那反侦察能力,就都一一否决了,贝莱的一句这是要把我逼疯啊,一下子点醒了单单,单单计上心头。

  晚上,青红准备好丰盛的晚饭,单子飞回家,跟青红聊天说,关了单单两天禁闭,感觉单单现在人都心平气和了不少,青红也以为姐夫的家规真的对单单起了作用。青红上楼去找单单,结果被吓了一条,单单古怪的打扮,嘴里叨叨着别人听不懂的话,疯疯癫癫的,看着都渗人。

  单单古怪的表现让奶奶和青红都吓了一跳,单子飞刚开始还以为单单只是装神弄鬼吓唬大家,可是慢慢地却发现单单确实不太对劲。

  第二天,青红去找贝莱,想让她作为闺蜜,去帮助单单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贝莱告诉青红自己认识一个心理医生,自己想办法把这医生请去家里给单单看病,青红觉得这个法子靠谱。

  贝莱找来一个宠物医生,以他儿子跟祖南头拜师学拳为诱惑,让宠物医生配合自己演一出戏。贝莱带着这个所谓的心理医生到了单家,单子飞、奶奶还有青红都紧张地在门外等待医生的诊断结果,冒牌的心理医生出来之后,把单子飞他们叫到了客厅,故作面色沉重地说单单这病是抑郁症初期,单子飞一听医生都说单单确实有病,顿时紧张的不得了。

  冒牌医生告诉他们,要让单单经常出去走走,接触新鲜的食物,多做些开心的事情,这样才能有效缓解她的病情,不能在这样关在家里,这样如果加重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冒牌医生还随便捏造了几个案例,给奶奶和单子飞都吓的够呛,贝莱和单单躲在楼上听着楼下的对话,都为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感到窃喜。

  医生走后,单子飞看着目光呆滞的单单,心中甭提有多难过了,晚上,单子飞来到单单床前,看着床头放了那么多的瓶瓶罐罐的药,心中特别不是滋味,他对着熟睡的单单,自言自语道,没想到自己对单单的爱,反而会害了她,单子飞默默的撕下贴在单单房间里的22条家规,单单偷摸睁开眼睛,原来她根本就没有睡着,趁着老爸不注意,偷偷去够床头的巧克力和饼干充饥。

  单子飞晚上睡不着,奶奶和单子飞坐在客厅谈心,奶奶安慰难过的儿子道,和子女的相处是要讲究方式方法的,有时候操之过急是得不偿失的,单子飞听了奶奶的话,开始反思自己这段时间的做法,是不是真的有些过分了。

  第二天,单子飞把自己没收单单的所有驾证、护照、电话以及电子设备都拿出来摆在单单面前,并诚恳给单单道歉,单子飞看着木讷无反应的单单,眼圈泛红道自己只希望闺女能快点好起来。

  单单终于解除了禁闭可以自由活动了,她来到贝莱公司楼下,看见电梯上贴着招聘启示,隔壁学校在招聘哲学老师,单单和贝莱商量着,老这么装病下去也不是办法,光是单子飞天天盯着自己按时按点按量吃那些药就够呛了,她得赶紧找一份靠谱的工作,这样才能彻底获得自由。

小情人第5集剧情介绍

  

  单单和贝莱决定必须用工作来脱离单子飞的控制,贝莱觉得招聘告示上那个哲学系老师的工作就很靠谱,于是两个人商量着怎么样才能让单子飞放单单去工作。中午单子飞请大家伙吃饭,并当着大家伙的面诚意地向单单道歉,单单还是继续装病,一脸不为所动。这时候贝莱在一旁哭哭啼啼道,单单以前是多么好,现在看见她这个样子真是难过,单子飞听见这话,更是心中愧疚难受。

  青红点睛之笔道,这时候应该找对方法,如何能尽快让单单好起来,贝莱赶紧告诉单子飞,在她唱片店楼下有个招聘启示,南华学院正在招哲学老师,单单专业对口,还是老师,多好啊,单子飞觉得这个主意靠谱,可是看着现在木讷的单单,单子飞又担忧她能不能做这份工作,单单猛不丁地开始念起哲学家尼采的名句,不过对于单子飞提议做老师的决定单单表面上还是不同意,单子飞决定为了让单单重归正常人的生活,他要先斩后奏。

  单单和贝莱的计划成功,正巧单子飞的战友是南华学院书记,单单成功入职,正和贝莱两个人在庆祝,常乐带着一皮卡的玫瑰花来到贝莱音像店门口跟贝莱认错,单单和贝莱一点都不想理这个人渣,两人转身把这一皮卡的玫瑰给青红送去,就当给青红的花店进花了。

  单子飞一心想要撮合他保安公司的刘队长和青红相亲,于是安排了两人的一次见面,等青红到了单子飞和自己约定的地方,没想到这是给自己安排的相亲,青红心中很生气,她以上厕所为由把单子飞拉到一旁,生气地告诉他以后不要再给自己安排这样的事情了,青红赌气道自己就是打算和祖南头好好发展下去,单子飞一听就气的不得了,可是拿青红又没有办法。

  单单第一天上班,全家人为她准备了丰富的早餐,单子飞还特意换上新买的皮衣,单单虽然觉得大家伙太夸张了,可是还是很开心。单子飞强烈要求送单单去学校,还为单单准备了咖啡。南华学院里,一辆豪华跑车直接开到教室楼下,一个身着潮牌的男孩子从车上下来,耍帅地走进教室楼。

  单单拿着咖啡匆忙寻找教室,结果不小心撞到了这个耍帅男孩的身上,咖啡瞬间洒满了男孩的外套,单单连忙道歉并答应帮男孩清理衣服,男孩一脸不屑的将衣服甩给了单单。结果没想到两人进了同一间教室,男孩惊讶道你该不会是老师吧,单单本来对刚才男孩傲慢的态度就有些不爽,没想到他居然是自己的学生。

  耍帅男孩在课堂上不断的刁难单单,还故意叫她聪明老师来笑话单单,就在这时候,单单发现单子飞居然打扮成小鲜肉的模样混进了课堂,单单对她这个无处不在的老爸真是头疼的要命。

  单单下了班去和贝莱抱怨单子飞来自己课堂的事情,单单从贝莱这里才知道自己今天洒了咖啡的那个男孩子叫宫严,在学习里出了名的耍帅。单单决定无论如何自己也要从家里搬出来住,可是有什么理由能让爸爸和奶奶觉得搬出去住是理所应当、天经地义的呢?贝莱觉得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单子飞去祖南头的拳馆打拳,休息的时候单子飞告诉祖南头,虽然青红亲口说要跟祖南头发展,但是自己作为家长,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祖南头听见单子飞说青红亲口承认喜欢自己,心花怒放,根本听不进去单子飞说什么了,晚上祖南头买好花来找青红,可是青红解释自己根本只是拿他当最好的男闺蜜,祖南头很沮丧,他问青红这么多年谁都不理,是不是有心上人了,青红窘迫地连忙否认。

  单单给奶奶、贤贤还有单子飞都买了礼物,单子飞虽然很高兴,可是他知道单单肯定不会平白无故的买礼物的,果然不出他所料,单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以自己要值班、要辅导落后学生功课为由想要搬进学校宿舍,单子飞一口回绝,他告诉单单上班和回家住是不冲突的,而且自己也绝对不会同意她搬出去的,单单第一次计划失败。

小情人第6集剧情介绍

  

  单子飞为奶奶搞来了她最喜欢的歌星演唱会VIP票,奶奶高兴坏了,单子飞趁机争取奶奶的支持,在单单搬出去这个问题上,一定要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奶奶一口答应了。单子飞转身又去青红家里找青红,单子飞分析以单单的性格,肯定要让全家人投票表决关于她住宿舍的问题,那青红这一票对自己就很重要,如果青红可以把票投给自己,单单就得吃下这个哑巴亏,也就能断了搬出去住的这个想法了,单子飞答应青红只要她站在自己这边,就答应陪青红去看场电影,还陪她吃宵夜,青红高兴的表示自己一定站在单子飞这边。

  全家人吃早餐,单单提议对于自己搬出去住这个问题不能单子飞自己做决定,要全家人投票表决,单子飞早料到单单会来这么一手,于是胸有成竹的同意了,可是让他没想到,表决的时候,奶奶和青红居然都站在了单单的一边,原来单单早就知道单子飞贿赂奶奶和小姨的事情,她也早就把奶奶和小姨拉倒自己这边来了,单子飞觉得自己被戏弄了一般,生气离席,单单在搬出去这场战斗中,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单子飞还是不甘心,他去单单学校找到自己的老战友,也是南华的学校书记,这位老战友实话告诉单子飞,单单早就来找过自己,还想让自己劝劝单子飞不要在阻碍她,而且住宿舍是学校为了方便管理统一安排,单单也不好太特殊,书记告诉单子飞,自己为单单物色了一位非常适合和单单合住的室友,叫高美心,是学校的教导处主任,38岁,单身,为人严谨传统,对自己严格,对身边人更加严格。

  单子飞偷摸跟着高老师,以便考察这位高老师的为人,高老师因为管教学生,下班后被学生故意刁难,单子飞及时出手相助,这给高老师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不仅如此,在单子飞考察一番下来,也十分认可这位高老师的为人,他觉得让单单跟这样的人成为室友,自己可以放心了。

  单子飞回去跟奶奶还有青红一顿夸赞这位高美心老师,青红听着心里不是滋味,酸酸地跟奶奶说这哪是给单单找室友啊,这倒是像给您找儿媳妇,单子飞没听出来青红的酸意,还不以为然的为单单找了一位好室友得意着。单单可是因为这个事情懊恼死了,好不容易争取到可以搬出去,结果单子飞又给自己张罗这么一个被学生号称灭绝师太的室友,这不是诚心让自己没有好日子过吗。

  祖南头开导单单,不管怎么样,都要搬出去,对于这个奇葩室友,她既不是单单的后妈,单单也不是白雪公主,如果她真是要对单单过多干涉,就一句,你管的着吗,单单这么一听,觉得颇有道理,决心不再犹豫,先搬出去再说。

  宫严只有一有机会就聪明老师长聪明老师短的缠着要问单单问题,单单不胜其烦,宫严有个家里硬塞给他的女朋友,这个女孩看得出宫严是喜欢这位聪明老师,心中非常不满。

  高美心邀请单单一起去看看宿舍,正好单子飞也要去,三人看过宿舍之后,单子飞和单单都觉得太过于简陋了,可是两人当着高老师的面也不好说什么。单单先离开去上课,单子飞和高老师一起去喝点东西聊了聊,单子飞上次帮助高老师的时候,嘴角出了点血,高老师用自己的手绢替他止血,单子飞这次想要还给高老师同款的手绢,可是哪里都没买到,只好买了好多各种各样的手绢,让高老师自己选择喜欢的,临走的以后还不拘小节地拍了拍高老师肩膀,高老师如同触电了一般。

  晚上回家,单子飞跟奶奶、青红还有单单商量,想要出面负责单单宿舍的装修,让单单的住宿条件焕然一新,单单听了老爸的决定,欣喜若狂,不仅如此,单子飞还要把高老师的居住区域也一起装修了,这样好让单单以后和她好相处一些,青红听见单子飞要替那个高老师装修,不免吃起干醋道,装修应该是学校的事情,单子飞出面是不是不妥当啊,单子飞心中自有他的打算。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