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妖倾城剧情介绍

1-6集

半妖倾城第1集剧情介绍

人类都认为妖精存在于传说中,实际上妖精的确存在。平时他们与常人无异,只是有副金光闪闪的指甲。变身时会长出一对翅膀,耳朵和指甲变长,瞳孔显现出不一样的颜色,眼泪是金色的,血是粉红色。妖精会飞、速度快、攻击力强。除此之外,他们一样会生老病死,一样需要吃穿用度。冬天,他们需要冬眠,否则会死去。当妖精死后,他们会溶化成一汪清水。经太阳照射就会慢慢凝聚成一个小孩。没有前世的记忆,继续活着。

公元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在京城内烧杀抢掠。大批难民顾不上家财,带着家小纷纷逃出城,聂如风一家也在其中。妻子应蝶见后面洋鬼子追兵越来越近,将两个女儿聂倾城聂倾心交给已跑出城门的丈夫。在女儿的呼喊声中,她双手一挥,城门应声关闭。应蝶怒视着追到近前的洋鬼子,肋生双翅,腾空而起。呼啸而下,一双金色利爪顷刻间将洋鬼子打得七零八落。但终因寡不敌众,死于乱枪之下。

站在城门外的聂如风不知道爱妻是死是活,他宁愿相信妻子只是走散了。他和女儿辗转来到上海,以教书为生。几年后民国成立,女儿也慢慢长大。在父亲的培养下,倾城倾心两人能歌善舞。倾心继续上学。倾城为补贴家用,瞒着父亲在仙乐思歌舞厅当台柱。聂如风只当大女儿是在公司上班。倾城偶尔会有种奇怪的感觉,手臂上会出现金色闪光,背后生出一对若隐若现的翅膀。这种感觉稍纵即逝,连她自己以为是幻觉。

这天,正在台上表演的倾城被人强行拉下舞台。原来是搞走私的地头蛇五爷要将她送给上海富家公子、巡捕房总长明夏。明夏有身份有地位,对强抢民女的龌龊事不感兴趣。五爷落了个没趣,下不来台,就迁怒到倾城身上。如不是明夏及时出手,只怕倾城就命丧当场。明夏作为富家公子却要做巡捕这样的苦差事,就是因为他嫉恶如仇的性格。他早已买通五爷的手下,让五爷措手不及,不敢造次。摆平五爷后,明夏拉着倾城的手出了仙乐思。这倒不是有意轻薄,这么做是为了让五爷投鼠忌器,不敢再招惹倾城。临别前明夏把自己的西装披在倾城身上,这个悉心的举动,让倾城对他的印象大为好转。

回到家天色已晚,偷偷进门的倾城正被父亲看到。聂家家境虽大不如前,但在聂如风心里以前大户人家的规矩还是要有的。女儿穿得花枝招展,又披着男人的衣服回来,总免不了要啰嗦几句。幸好有妹妹打掩护,才没让父亲疑心。回到房间里,倾心听出姐姐似乎有了心上人。正在打闹间,倾城手臂又出现闪光,装满水的浴缸也随之出现裂缝。倾心没有察觉,可倾城看着前臂那个清晰的淡红色十字型印迹,心中的疑问更大了。之后的几天里,倾城都在等着那个给她西装的人,明夏却迟迟没来拿回西装。日有所思,夜有所想,倾城在梦中见到了明夏,还没温存多久就被睡在旁边的妹妹吵醒,打断了一场美妙的春梦。

一天,倾城发现妹妹在为不能参加派对而伤心。出席派对的都是社会名流,聂家此时没钱没权,自然不会收到邀请。当晚倾城借了歌舞厅的礼服,带着妹妹混入派对。她亲眼看到倾心的同学对倾心冷嘲热讽,决定为妹妹出头。最好的反击方法就是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倾城倾心两人在舞场中央翩翩起舞,博得一片喝彩之声。倾心马上成为派对的中心,让另几个人哑口无言。

帮妹妹完成心愿后,倾城只身离开了派对,在外面竟然见到了被女孩苦苦纠缠的明夏。这次轮到倾城出手救明夏于水火之中,冒充女朋友解了明夏之围。这一次的偶遇让两人的心碰到了一起,不善跳舞的明夏遇到舞中皇后倾城,也创造了更多的接触机会。几个月里,两人几乎天天见面,感情也日渐升温。

纸包不住火,聂如风还是知道了女儿在歌舞厅上班的事。他一气之下将倾城锁在楼上房间里,和明夏有约的倾城心急如焚。等倾城好不容易用床单从窗户逃出家来到约定地点时,已经晚了五个小时。明夏仍坚定的等在那里,让倾城心动不已。明夏同样爱上了这个聪明、善良的女孩。两人在晚霞中大声喊出自己的愿望,明夏决定帮她实现心中的愿望,让倾城的父亲理解女儿的艰辛。

半妖倾城第2集剧情介绍

明夏派人将倾城的父亲聂如风强行带到了仙乐思。开始时,聂如风对眼前这个自称女儿好友的男人很愤怒。但明夏让他认识到没有倾城在这里的工作,他也独力难支家庭的重担。此时倾城在台上唱起儿时父亲所教的歌曲,让聂如风回想起女儿小时的乖巧模样。有了明夏的承诺,聂如风终于释开心怀,不再干涉女儿的生活。经过这件事,明夏向倾城求爱,成为她的正式男朋友。

当明夏回到家时,母亲方雅晴却他准备了另一次相亲。明夏父亲早逝,家族业务一直由母亲打理。母子俩感情笃深,明夏时常会戏称母亲为公主,以示亲近。方雅睛有意撮合儿子与孟家千金,表面上让明夏陪着游玩,实际是想增进两人关系。明夏当然知道母亲的意思,他从皮夹里拿出与倾城的合影。女方见此情景也只能识相的告辞离开。方雅晴倒也没多责怪儿子,但她仍不放心,让张管家私下调查倾城的底细。

调查很快就有了结果。明家是上海数一数二的豪门贵族,方雅晴怎么可能让一个在外抛头露面的歌舞女进家门。她坚信倾城是贪图明家财产,为此她和儿子明夏打赌,只要能证明她的想法正确,明夏就必须与倾城分手。当明夏应下这个赌约时,却不知道他将倾城推向了火坑边缘。倾城当天就失去了仙乐思的工作,而聂如风也被学校辞退,聂家一下子就没了所有收入来源。不幸的事接二连三,倾城又接到电话,倾心在学校闯了祸。

当倾城赶到学校时才知道,倾心撕坏了同学的高档衣服。要赔偿上百大洋,这对聂家就是个天文数字。虽然倾心不承认,但很多同学都异口同声的指证是她所为。倾心百口莫辩,情急之下去了学校天台,打算以死证明清白。倾城的出现也没让倾心冷静下来,她在这所贵族学校里,多年来受到同学的排挤、嘲笑。如今她带着屈辱和愤怒拉着另两名诬陷她的同学,翻过天台护栏,坠向坚硬的地面。倾城纵身一跃,背后生出无形的翅膀,将正在下坠的三人硬生生的拉回天台。那两名学生早已吓傻了,哪还顾得上细想,匆忙逃离天台。倾心的情绪也稳定了下来,不敢再起轻生的念头。

月圆之夜,上海驻淞沪总指挥官郭祥的副将沈天阳在红灯区被从天而降的怪鸟所杀。杀人者正是妖精幽瞳,他生性冷漠,以惩恶扬善为己任,平日仗势欺人、滥杀无辜的沈天阳自然就成了他的目标。幽瞳的仆人阿翔多年来忠心护主,他担心主人如此热心除恶,会耽误冬眠之期。

巡捕房接到报警,明夏和好兄弟徐少白正在讨论案情。这个案子最奇特的就是死者的伤口,办案多年的徐少白也没见过这种五个小伤口同时插入死者喉咙的情况,他想不出是什么样的凶器才能造成这样的伤口。对于这种奇怪案件,徐少白想起就读医学院时结识的江伯年教授。此人医术高超,却专注于非自然现象,或许可以从他那得到些提示。明夏决定亲自拜访江教授,因原本与倾城约好吃饭,他就留了张字条,让徐少白转交给倾城。

明夏离开没多久,方雅晴就到了巡捕房。徐少白见到伯母,立刻起身迎接。听到儿子给倾城留了字条,她心生一计,讨去了字条。方雅晴将倾城约到饭店,开门见山的取出张大额支票,要求倾城离开明夏。自觉受辱的倾城赶到巡捕房,但被门卫拦在了门外。她大声的呼喊明夏,却始终没看到人影。这时她相信了明母所言,觉得明夏已经另有新欢。

倾城迷茫的回到家时,看见父亲和妹妹收拾行李出了门。房东突然急用房,就将聂家父女赶了出去。此时倾城已经知道是明母在背后捣鬼,乐天的性格让她重新振作起来,准备迎接将来未知的生活。

餐厅里,四名家世优异,平日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在苦等他们心中的女神江雪舞。可在江雪舞眼里,他们一个是没有涵养的暴发户,一个是盲从父母毫无主见的公子哥,一个是假戏真作的同性恋,剩下的一个医学同行也只是个没有医德,不敢承担责任的伪君子。一番伶牙俐齿把几人骂得面面相觑,纷纷离席,只有王少棠默默坐在桌边。少棠自幼酷爱绘画,但迫于家族安排做了律师,也怪不得雪舞说他毫无主见。他呆呆的看着雪舞离去的身影,欲言又止。

江教授在明夏的陪同下来到停尸房,尸体喉咙上的伤口马上引起了他的注意。当年八国联军进城时,趴在地上装死的江伯年就在城门口看到有翅膀的红眼女子杀死洋鬼子,金色利爪在敌人喉咙上留下了一模一样的伤痕。

半妖倾城第3集剧情介绍

江教授仔细端详着伤口,确认是他研究寻找多年的生物造成的。他召来豢养的隼,月儿,摄取尸体上留下的气味。尔后江教授没有提供任何线索就匆匆离开,让徐少白失望不已。

江教授的女儿江雪舞是名医术精湛的医生,面容姣好,有众多追求者。她到达医院时,发现父亲没有出诊,医院已经排满了前来就诊的病人。没想到素来爱财的老爸,今天从巡捕房回来都不愿意看病,一头扎进了自己的房间。雪舞没办法,只好替父亲出诊。

江伯年回房间,是为了找本旧年的笔记。当年他亲眼看到应蝶奇怪的模样和凶悍的攻击力,再近前观察应蝶尸身时发现其化成清水无影无踪。这些都被他详细记录下来。从那以后,江伯年就潜心研究妖精的所有事情,只盼证明其存在,就能获得无数的荣誉和金钱。现在这种生物再次出现,他哪能不激动。月儿在教授指挥下飞出房间,循着气味出发寻找幽瞳。

从江教授那没得到线索,明夏和徐少白只能来到案发现场继续调查。突然一只斑斓大虎从转角一跃而出,扑向明夏。明夏眼疾手快将老虎击毙。经调查老虎是从马戏团逃出来,口中的牙齿正好与沈天阳喉咙上的伤口一致。明夏总觉得另有蹊跷,可又找不出更合理的解释。这其实是阿翔所为,目的就是掩盖主人的行迹,以免妨碍主人冬眠。

沈天阳的案子也算是结案,几天没见倾城的明夏带着玫瑰花来找倾城时,才发现房子已经换了房客。新房客也是方雅晴安排的,他们告诉明夏,倾城已嫁人离开。明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去仙乐思,看到歌舞厅门前也撤掉了倾城的海报。他一时无法接受,在曾经与倾城相约的地方,借酒浇愁。

倾城此时也是一筹莫展,工作难找,父亲为了生计只能下矿挖煤。倾心从报纸上看到有场花国皇后选举大赛,就鼓励姐姐参加。倾城刚打定主意参加大赛,就听到屋外有人叫喊。原来是煤矿发生塌方,聂如风被砸受伤,工头却不愿出医药费。工友无奈只能把聂如风送回家。倾城气愤之余要去矿上找工头理论。

又是月圆之夜,幽瞳盯上了下一个目标。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他得手之际,江伯年也出现了。江伯年射出麻醉针。幽瞳只觉得身体渐渐麻木,无法变身。他强驱睡意逃进城镇,江伯年在月儿的帮助下紧追不舍。幽瞳儿狼狈不堪的躲藏在垃圾堆掩盖了气味,才躲过月儿追踪。为了摆脱这空中的鹰眼,幽瞳只好换上从垃圾堆里找来的衣服。刚换好,正看到在询问矿场方向的倾城。幽瞳主动上前愿带她前去,江伯年怎么也不会想到从身边走过的一对男女中,会有他想找的人。

麻药逐渐起效,幽瞳熬不过袭来的困意,与倾城在饭馆吃饭时趴在桌上沉沉睡去。倾城只以为是路遇穷困人家,在他手里放了一块大洋后就独自前往矿场。矿场的工头本就视钱如命,哪肯轻意给钱。听到倾城煽动矿工造反,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他假意同意取钱,将倾城带到无人地方,打晕扔进废弃矿井。矿井垂直上下,深达上百米。晕迷的倾城快跌落井底时,手臂再次闪现金光,整个人平稳的落了下来,未伤分毫。

幽瞳醒了过来,发现手心里的大洋,感觉到从未有过的温暖。他猛然听到旁边桌上两名矿工在谈论一个女孩讨要医药费的事情,知道倾城凶多吉少,立刻赶到矿场。工头哪是幽瞳的对手,被一顿痛打后老实交待了出来。但幽瞳不及工头奸诈,被设计坠入矿井。所幸倾城并无大碍,幽瞳抱着倾城,动用内丹之力冲破山石而出。待倾城醒来时,幽瞳已为她拿回了医药费。幽瞳没有说的是,他还杀了工头,放火烧了矿场。此外因动用内丹,幽瞳大伤元气。

自打遇见倾城后,幽瞳被她的善良、活泼所打动,一扫曾经冷漠的性格。当看到报纸上花国皇后大赛的名单里有倾城时,他马上赶了过去。此时倾城受其他选手刁难,不仅喝了辣椒水损了嗓子,还被人浇了一头的墨汁坏了妆容。

半妖倾城第4集剧情介绍

倾城正打算放弃,在幽瞳的鼓励下,她鼓起勇气走上了舞台。台下评委观众见她这副模样议论纷纷,但倾城仍以她由内而外的华贵气质征服了在场的所有人,夺得花国皇后冠军。而那几个刁难倾城的选手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幽瞳把她们吓得着实不轻。

倾城获得冠军,按礼节必须拜会大赛的赞助商南霸天。主办方代表陪着倾城来到南霸天的豪宅。这场比赛根本就是南霸天选姨太太的选美大赛,倾城不知有诈,在席间喝了掺有迷药的红酒。见倾城晕倒,坐陪的主办方代表和众位姨太太都知趣的离开。南霸天命人将失去知觉的倾城扶进了卧房之内。

巡捕房里,明夏因为找不到倾城有些魂不守舍。徐少白送来南霸天的资料,他对南霸天利用赛事强占美女的事情早有耳闻,却一直找不到证据。这一次花国皇后大赛后,他特意派人盯住南霸天的公馆,发现本届花国皇后进去后,再没有出来。明夏听到有如此恶徒,连忙带人赶去解救。却不想,救到的正是心上人倾城。当发现倾城时,她躺在卧室床上一动不动,而南霸天则晕倒在卧室的墙角。原来南霸天正想轻薄倾城,只见金光一闪,一股巨大的力量将他推了出去,撞在墙上人事不省。幸亏没做出任何事,否则只怕会被明夏挫骨扬灰。

幽瞳此时正忙着沿街铺洒白玫瑰,庆祝倾城夺冠。可他听其他选手说起倾城去了南霸天府,而南霸天又专好逼良为娼,稍有不从就杀人灭口。幽瞳听罢怒火中烧,握紧双拳来到南府。南霸天因未得到倾城,欲火难消,找了个小丫头泄火。不想因反抗激烈,失手将人掐死,正在后院焚尸灭迹。幽瞳误以为倾城被害,一怒之下现出真身,将南府上下杀得鸡犬不留。

倾城醒来时见到满脸关切的明夏,两下一说,才弄明白一切都是明母的阴谋。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心,明夏带着倾城回到家里,当着母亲的面发誓要与倾城终生相守,不离不弃。方雅晴见儿子如此坚定,再坚持分开二人只怕会逼得儿子离家出走。她马上口风一转,以之前的赌约为借口,只称此前是为了试探倾城。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方雅晴要求倾城必须学些大户人家的规矩,由她亲自教导。明夏倾城不知是缓兵之计,以为明母回心转意,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

第二天早晨,倾城开始接受明母专门为她订制的魔鬼式训练,穿着高跟鞋转花园一百圈练仪态,走完后再喝滚烫的汤汁学礼仪,更可怕的是背诵十几本厚厚的英文书籍搞得倾城苦不堪言。方雅晴就是想逼她知难而退。

南府发生的惨案惊动了整个上海滩。明夏和徐少白察看尸体,发现伤口和沈天阳的一般无二,说明那只老虎只是障眼法。明夏立刻召集所有人手开会,务必要破案捉拿真凶。

而心碎的幽瞳正在请大神通灵,想超度倾城早渡苦海。阿翔见痴情的主人被神棍所骗,畋施小计就揭穿了神棍的骗局。幽瞳这才醒悟,知道了这个大神根本不能和倾城对话,所谓的通灵只是顺着主人家的意思胡编而已。赶走神棍后,幽瞳怒气冲冲的在大街上横冲直撞,无意中看到远处倾城正跟在一名贵妇的后面。

半妖倾城第5集剧情介绍

倾城拎着大包小包跟在方雅晴的身后,两臂发酸也没敢喊累。方雅晴没想到小丫头这么顽固,就继续刁难。倾城辛苦的模样被幽瞳看得清清楚楚,他一拉抓过倾城的手腕,拉着她跑到没人的小巷。

幽瞳为能再次见到倾城欣喜若狂,不想再与她分开。可倾城心里已经有了明夏,拒绝了幽瞳的追求。幽瞳虽有家财万贯,却不知情为何物。从小到大,凡是他想要的东西都会得到。可不论是金钱,还是恐吓,倾城都不为所动。幽瞳显出原形以为倾城会为之屈服,哪知倾城把他当作生死之交,不相信他会伤害自己。而且倾城对明夏的爱让她坚强,不畏惧任何威胁。幽瞳心中产生了对爱情的思索,他想知道爱情到底是什么。

方雅晴见倾城被人莫名拉走,就循着痕迹跟到小巷。她对倾城无端的训斥惹恼了幽瞳,为了给她一个教训,幽瞳再次展开双翅。方雅晴猛然看到一个目露红光,指生金爪,背后一对黑色翅膀的妖怪站在面前,吓得晕死过去。

倾城马上找人帮忙。等安顿好准婆婆,倾城回想幽瞳伸展的翅膀,心里不禁怀疑自己是否与幽瞳一样。这时方雅晴惊醒,对刚才的情形还心有余悸。倾城连忙安慰她,称只是场梦境,世上不会有妖怪。方雅晴这会也犯了嘀咕,决定去看看医生。

当方雅晴来到济仁医院时,江雪舞正埋怨院长老爸呢。江伯年不顾医院的财务状况,借了大笔资金购入一台稀奇古怪的逮捕器。江雪舞真担心万一还不出钱,医院就不得不破产。父女俩从实验室出来,正好碰到因被要求排队而大发脾气的方雅晴。江伯年与方雅晴是老同学,免不了客气几句,说些富人圈里的套话。江教授亲自为方夫人诊治。他一听方雅晴的描述就知道那个妖怪就是当天从他手里逃走的妖精,更让他兴奋的是,倾城居然认识那个妖精,还帮忙掩饰妖精的踪迹。这让他有了新的捉妖计划。

倾城被评为花国皇后得到了很多广告商的垂青,广告合约应接不暇。拍摄时,现场围了很多观众,对她羡慕不已。江伯年也混在其中,偷偷将特殊的药粉洒在倾城身上。明夏正准备接倾城吃饭,可看到倾城突然晕倒就慌了神。躲在一旁的江伯年马上现身,以医生的身份将倾城送到济仁医院。江伯年煞有其事的诊断一番后,说出倾城中了毒粉,唯有长于黄浦江深处的水草紫绒金方能解毒。黄浦江底暗流湍急,不是普通人能下得去的。聂如风、倾心和明夏只好听从江教授的建议在街头散发传单,盼有能人异士出手相助。

一心想弄明白情为何物的幽瞳来到青楼,他以为只要是女人就能懂得爱情。可这些庸脂俗粉除了搔首弄姿,哪懂得什么感情。失望之际,他正要离开,忽听楼梯口传来声音。原来是一个叫海棠的妓女用辛苦赚来的卖身钱贴补爱人,却又被爱人抛弃,老鸨数落她几句,哪知海棠并不在乎,她认为爱就是无条件的付出。一句话震动了幽瞳的心灵,明白了爱的真谛。

幽瞳兴冲冲的从青楼出来,正要去寻找倾城,却被掉在脚边的传单吸引了注意。传单的内容正是寻求紫绒金拯救聂倾城,幽瞳这才知道倾城中毒晕迷不醒。当晚四下无人之时,幽瞳从桥上跃入冰冷刺骨的黄浦江,拼尽全力才在江底寻到一株紫绒金。他刚把紫绒金放入贴身口袋,穿着潜水服躲在旁边江伯年就发射了逮捕器。此物是由美国人用异域金钢所制,形如伞状,套在头上后,释放出的电流能抑制大脑神经,让目标无法动弹。

江伯年将幽瞳关进实验室里特制的囚笼,心中喜不自禁,仿佛已经看到大片的钞票飞了过来。他迫不急待,连夜通知各大报社,明天来医院见证重大发现。可人算不如天算,就在他通知媒体时,来给父亲送饭的江雪舞发现了囚笼里的幽瞳。她以为幽瞳是被父亲抓到的小偷,见幽瞳嘴角流血一动不动,就打开囚笼查看,被幽瞳一掌打晕。

幽瞳不理会身上的伤势,进入倾城的病房。从口袋中取出紫绒草嚼碎,轻轻喂到倾城嘴里。看到倾城醒来,幽瞳松了一口气。倾城关切的眼神是对他最好的回报,幽瞳体会到了付出的快乐。他将一个铜制口哨放在倾城手里,以后需要他的时候吹响口哨,他就会立刻赶到倾城身边。在被其他人发现之前,幽瞳从窗户一跃而出,消失在夜色之中。

第二天一大早,众多记者蜂拥而至,都想抢到发现妖精的头条。江伯年得意洋洋的掀开罩在囚笼上的黑布,在记者的嘘声中,他才发现囚笼空空如也。江雪舞进到实验室,以为父亲在找昨晚的小偷。记者们听到父女的对话,以为江教授把小偷当成了妖怪,再加上江伯年曾有妄想症的传言,更让记者确信江教授精神失常。这下得了妄想症的江伯年成了今天的头条新闻。

半妖倾城第6集剧情介绍

有关江教授得妄想症的报道在坊间传得沸沸扬扬,所有人对江伯年都避而远之,平时门庭若市的济仁医院也变得冷冷清清。当雪舞找到父亲时,他喝得醉醺醺的在大街上四处对人说自己没有妄想症。江伯年想告诉所有人世间确实有妖,但没人愿意相信他。哀莫大于心死,江伯年在路边烧开水的老虎灶旁,拎起一桶火油尽数淋在自己身上。雪舞眼睁睁看着父亲在烈火中挣扎,撕心裂肺的大喊着'世上有妖'。江伯年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只剩下一副焦枯的尸骨。

江伯年想用死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可连他女儿也无法接受。雪舞并非不相信父亲,但她身不由己。银行催款,客户流失,她必须向世俗低头,才能挽救父亲一生心血换来的济仁医院。葬礼刚结束,雪舞就在医院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她公开承认父亲患有妄想症,并为以前父亲治疗过的病人提供优惠。为了证明自己的医术,她愿为无钱看病的人义诊。第一位患者手背上长有脓疮,雪舞当着记者的面,手法娴熟的切割烂肉,患者丝毫不觉得疼痛。有如此高明医术,再加上媒体报道,到济仁医院看病的人络绎不绝,又恢复了往日的辉煌。

可雪舞并不开心,那名患者其实只是个演员。要靠弄虚作假挽回名誉,让自恃清高的雪舞都无法原谅自己,唯有借酒浇愁。一直喝到了半夜,雪舞才踉跄的从酒店出来。几个在大街上闲逛的地痞混混见雪舞单身一人,又走路不稳,以为能趁机占些便宜。恰巧明夏路过,打抱不平。这几个混混有眼无珠,不认识身着便装的明总长。明夏手不留情,三拳两脚将几人打倒在地。雪舞也不示弱,她自小练习跆拳道,打两个小混混不在话下。

收拾完几个流氓,两人相互介绍后才知道原来是世交。明夏的母亲和雪舞的父亲是老同学,二人也就不再见外。雪舞心中太苦,正想找人倾诉。将心中所有的屈辱痛苦说出来以后,雪舞感觉轻松了不少。明夏在旁边的温柔安慰,让她的信心更加坚定。为了支持雪舞,明夏特地带来巡捕房的兄弟到医院检查。巡捕平日不免磕碰受伤,有了这个大客户,对医院来说是雪中送炭。一向孤傲的雪舞,将一缕情丝粘在了明夏身上。

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明夏感觉不到雪舞的爱意,心中只有倾城。倾城仍在继续着她的魔鬼训练,天天跟在方雅晴身后做跟班。这天,方雅晴又在经常光顾的商场里买了好几件衣服。结账时,她看中柜台边的新款帽饰,想让店家免费赠送。不想营业员死活不肯,引来周围顾客驻足围观。方雅晴怕惹人非议就坚称店家曾说买衣服送帽子,还让一旁的倾城作证。倾城拎不清,根本没领会准婆婆的意思。就在方雅晴下不来台时,雪舞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暗中将钱递给营业员。其他顾客见营业员没收钱就一声不吭的离开,以为是营业员搞错了,就各自散开继续购物。有了这事,方雅晴对倾城更加看不顺眼,对雪舞则是另眼相看。

方雅晴这两天也是不顺,在商场差点丢面子,回家打麻将还把把放炮。她听到儿子弹些慢吞吞的钢琴曲,都觉得心烦。雪舞来看望她时,就不一样了。雪舞乖巧,懂人心思,就和明夏合弹了一首节奏明快的欢乐颂。方雅晴心情大好,思量着要让儿子娶雪舞为妻。

幽瞳在深山密室中准备冬眠,从他十岁觉醒开始年年如此从未中断,可这次却遇到了阻碍。当幽瞳收功内敛时,脸上的红润渐渐褪去,雪白的冰晶慢慢形成。但他的脑海并不平静,想着倾城的点点滴滴。内息一乱,幽瞳的脸上开始泛红,无法进入冬眠。他控制不住自己思念倾城,可又不愿打扰倾城和明夏。两难之间幽瞳不知该如何是好,他跑到江边呐喊,想让天地给他一个答案。岸边老船工的一番话点醒了他。老船工在江上轮渡工作几十载,离开时也是依依不舍。他天天来江边看着轮渡,只要看到轮渡平平安安,他就心满意足。

幽瞳再次领悟到了爱的另一种方式。他就默默的守护在倾城的周围,每当倾城需要帮助时,他就出手相助,然后默默的离开。他不求得到倾城的感谢,只要能远远看到倾城开心快乐,他就满足了。

方雅晴一直在找机会阴损倾城,今天终于找到了机会。明夏为了整理南霸天的无头血案,在书房忙了通宵,天亮才回房休息。方雅晴知道儿子的规矩,不会碰书房里的东西,可倾城不知道。方雅晴故意安排倾城打扫房间,先从书房开始。倾城卖力的整理好书籍资料,桌上一堆看似随手书写涂鸦的纸张,也被她当成废纸烧了。等明夏回到书房大发脾气时,倾城才知上了当。方雅晴有意当着儿子的面大声训斥,倾城也不敢顶嘴,只能忍受。明夏忙为倾城开脱,毕竟不知者不怪。

可整理了一夜的资料被付之一炬,明夏只能重新再做一份。这时雪舞赶了过来,她学识丰富,又有医学知识,可以帮助明夏一臂之力。看着儿子和雪舞在书房里忙碌,方雅晴心中得意。她要让倾城自惭形秽,主动离开明夏。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