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桃花开剧情介绍

1-6集
一树桃花开剧情介绍

一树桃花开第1集剧情介绍

火车站人来人往,每个人为了不同目的不同终点没有停歇,四处奔波着。

盛开与朋友一起坐在休息厅等待着开往陕西的火车,闲暇之时,盛开悄悄拿出一块鸡血石给朋友看,这是一块价值高昂的玉石,父母各有一块连在一起,各自珍藏。上车检票,盛开将鸡血石与钱包行李中,正要向检票处走,周逸伦,盛开的前男友正护送着一个年轻的怀孕女人走进火车,盛开愣住了,连连后退,飞快地跑了出去。而父亲盛茂林正与之擦肩而过。

罗母走到床边,大声叫醒正沉浸在睡梦中的罗耀辉。罗耀辉突然惊醒,看着表上的指针。慌忙收拾好行装出门,踏上了迎面而来的公交车,与盛开一同挤在狭小的空间内,只有几人之隔。车上,耀辉与一个女人起了争执,为了避嫌,耀辉只好躲开,来到盛开的附近站定。

一个小偷,盯上了正站在旁边昏昏欲睡的盛开,用小刀划开了盛开的背包,将包中的钱和鸡血石顺到了自己的口袋中。

回到家,盛开无力地趴在沙发上愣神,盛母看到盛开脸上不悦,关切的问盛开发生了什么事,盛开见瞒不住,只好带着哭腔说道,自己的钱包被偷走了。说完,再也压抑不住大声哭了出来。看着女儿伤心欲绝的神情,似乎另有隐情。看着妈妈怀疑的眼神,盛开只好说出实情。

盛母怒火中烧,责怪女儿有眼无珠,哭着离开了家中。此时耀辉站在马路旁,想要录下身边美好的景色。不一会,盛开突然出现在镜头中。还没等耀辉反应过来,盛开就将耀辉扭送进警局。走出警局,盛开失神地在街边游荡,耀辉陪在身后,原来,耀辉一早发现盛开时高中时的隔壁班同学。

二人在这样的情境下相见,尴尬的笑了笑。耀辉请盛开到家中吃饭,随着耀辉走进了耀辉家的大门,罗母正在院中晾着衣服。罗母上下打量了一下,将盛开请进屋中,看着二人进去之后,盛母不满地努努嘴,随着走进屋内,异常热情地接待者盛开。请求盛开为自己儿子介绍一个对象。

饭后,耀辉送盛开到门口,两个人就此建立了联系,回到家中,罗母提醒儿子,少把莫名其妙的女人带回家。

自从耀辉长成之后,罗母便紧锣密鼓地安排耀辉相亲,定下了许多的条件,一系列苛刻的要求逼走了一个又一个相亲的女孩子。可罗母还是坚持不懈地为儿子安排自认最完美的女孩,盼着早日抱上孙子。

看着儿子对自己诸多不满,罗母对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耀辉责怪起来,正说得起劲,一不留神,被门槛绊倒,向后一仰摔倒地上,手中盆里的水洒落一地。

盛茂林来到一处新建的小区,扑面而来的陌生感,物是人非。四处打听,一路找到了老邻居黄大妈,已经如今已经垂垂老矣。盛茂林询问盛母的近况,然而他们早已搬走。

哥哥盛誉在家中收拾东西,给盛母打去了电话问候。盛母嘱咐盛誉:最近多关心妹妹。盛誉约来盛开来到自己家中喝酒,盛开醉到浓时,盛开不再压抑心中的不快,趴在哥哥膝头失声大哭。

耀辉赶着上班,可行动不便的妈妈无法照顾自己,情急之下,耀辉想到了盛开。醉意中深睡的盛开,被耀辉的电话惊醒。

盛母买完菜,来到朋友的摊前聊起了家常。盛母早年与丈夫分离,儿女长大四处奔波,原本精神奕奕的她如今已是孤家寡人。朋友感叹着命运,羡慕男人无论多大年纪都可以找到合适的伴,却被盛母嗤之以鼻。自己宁愿孤身一人,也不愿让男人低看一眼。这倔强的脾气,也不知因何而生。

盛开被请来照顾耀辉的母亲,盛开在耀辉家中陪着罗母聊天。罗母有意无意谈起了盛开的家庭背景,听说盛开父母分离,罗母对这个还未曾见过的盛母感到诧异,女人,不就应该依靠着男人,就算有矛盾,也应该忍气吞声。和罗母争执起来。明白了盛开的心气之后,罗母冷笑一声,难怪你找不到对象,就是你的妈妈,不知道怎么管住你的性子。盛开面对突如其来的指责感到莫名其妙,一把抓起包离开。

一树桃花开第2集剧情介绍

罗耀辉正赶回家中,碰到正要离开的盛开,盛开怒视了耀辉一眼,气冲冲的走出了家门。

盛茂林在超市挑选东西,偶遇旧时的同事,遥感队的孟敬尧。二人多年未见,邀请盛茂林到家中做客,二人小聚一番。知道盛茂林打算先在北京安顿下来后,孟敬尧把房子租给了盛茂林居住。

罗耀辉见盛开不愿再帮忙,只好找姐姐求救,联系到一个远房亲戚的朋友狄英,照顾腿脚不便的罗母。

晚上,狄英姐一赶到家中,便紧锣密鼓地收拾起来。罗母却一脸不信任地看着她。狄英姐十分热情,亲切地为罗母清洁打扮,罗母却一脸不信任地死盯着对方,耀辉本想着安排狄英在客厅休息,罗母却一口否决,把狄英姐安排在自己的床边睡觉。担心狄英会做偷盗之事。狄英被激怒,气冲冲走出家门,耀辉好言相求才肯回来。

网吧中,一个小孩离开网吧,罗耀辉的办公室正对着一处楼道口,耀辉打开电脑,发现自己的手机中有着记录小偷偷盗的全过程,耀辉告诉了盛开此事,便拿着U盘准备出门。小孩碰巧路过,看到了正在拷贝视频的耀辉。

小孩回到家中,将耀辉的名片与电脑中备份的录像拿给小偷,小偷心生一计,照着名片上的号码,拨打了耀辉的电话,谎称是来洽谈业务的客户,想和耀辉找个地方商谈一下,耀辉不知是计,欣然答应了要求。然而在约好的地点等待了半晌,却迟迟不见'客户'的到来,不一会,小偷正拿着刚刚从耀辉口袋中偷到的U盘炫耀着。耀辉自知中计追上前厮打到一起。远处一辆卡车驶来,二人躲开时不小心碰到了上方已经脱落的高压电线,电线向着耀辉的方向,直直地打了过去。

盛开在家中焦急地等待着电话,终于,电话响起,而另一头,却是急救中心打来的。盛开一路搀扶着耀辉到车站,坐在站牌处等着公车。

满脸疲惫地回到公司,警察和同事围着自己的办公室水泄不通。耀辉走上前,发现自己的硬盘也被人盗走,连同偷拍小偷的视频备份也一并消失。

盛开和朋友翘班来到商场买衣服,却被朋友拉到了母婴店。周逸伦正在那里,和未婚妻一起在店里挑选婴儿用品,两个人再次相遇。未婚妻覃媛见状伸出手,高傲地抬起头,等待着这个昔日情敌的回应。

盛开狼狈地跑走,朋友在后面使劲追赶,直到在上升电梯中找到了正要跑下去的盛开。突然,盛开又再一次跑了回去。来到周逸伦二人跟前。直截了当的询问周逸伦,现在是否还爱着自己。被逼到墙角的周逸伦点点头,然而,就算爱着,一切也晚了。

不知为何,明明听到了心里想要的答案,却感到更加绝望。盛开再一次落荒而逃。

回到家中,盛开无精打采地瘫软在沙发上,门铃响了,匆匆跑去开门,原本以为是半夜过来收费的人,门一开,是周逸伦。盛开靠在周逸伦的怀中放声大哭。

两人坐在客厅。结婚已成定局,周逸伦却始终欠盛开一个解释,周逸伦宽慰盛开,既然真心相爱,又何必在乎形式。这种所谓的安慰更加刺激了盛开敏感的心脏,和周逸伦大声争执起来。盛开仅存的一点留恋,彻底飞回湮灭。

孩子来看望小偷,再看到了被小偷扔在一边的鸡血石,告诉小偷它价值连城,拿出去卖能赚不少钱。

盛开来到古玩店,向店主打听自己这块桃花冻鸡血石的下落,店主看了看照片上的鸡血石,不禁感叹这块鸡血石不禁原料珍贵,还是少有的两块合并,十分难得,市面上很少出现过。盛开没有办法,只好嘱咐店主帮忙留意另一半鸡血石的买家,及时联系她。

盛誉坐在桌前,打开了电脑上的视频邀请,盛誉的儿子盛尊,正在电脑上兴奋地和爸爸打招呼。盛誉与妻子几年前便分居,孩子跟着妈妈过,盛誉每每见到儿子都只能在电脑中。盛尊十分想念爸爸,可还没聊几句,便被妈妈打断了谈话。  兄妹俩一起来到盛母家中,盛母准备了为儿女准备了一大桌菜。吃饭时,盛誉和母亲聊得十分欢畅,却注意到自己妹妹,一个人扒着碗筷,沉默不语。

一树桃花开第3集剧情介绍

盛母告诉兄妹俩,妹妹盛放过段时间要回来结婚,盛开一听十分开心,终于把男朋友给说服了实属不易。趁着这个话题,盛母突然说起了邻居阿姨的儿子铁军,盛开一听,脸色立刻阴沉下来,她知道母亲用意何在,自己刚刚经历伤痛,并不想立刻接受相亲。

耀辉反复点着手机上盛开的电话,却迟迟不敢打过去告诉自己硬盘被偷的消息。犹豫再三,还是打通了盛开的手机。盛开此时正在工作,耀辉吞吞吐吐地说出实情,想约好时间见盛开一面说清楚,盛开偷偷翘班跑了出去。二人来到一家小饭店吃饭直到深夜。

盛开与耀辉二人酒过三巡,都产生了醉意,盛开向耀辉抱怨起周逸伦的事情,耀辉听后破口大骂,直骂周逸伦是个渣男,盛开一边哭一边撒酒疯,盛开是个要强的女人,向来命运前途都是自己决定的,从来不依靠别人,而自己的爱情,却白白托付给了他六年。

盛开二人从酒馆出来之后一路撒着酒疯唱着歌,尽情释放自己的不快,肆无忌惮的笑着,耀辉跟着盛开回到了家中,两个人在家里也放声大笑。

罗母坐在家中等着耀辉回来,在一旁陪同的狄英实在难熬困意,打算自己去睡觉,却被罗母阻止了,认为作为家中的保姆,就要一切听从自己的安排,不能白吃白住。狄英感到不可理喻,当初是被求着请来的,如今倒成了自己占便宜。二人再一次争吵起来。

耀辉与盛开躺在沙发上,盛开问起了耀辉和女朋友相处的程度,见耀辉吞吞吐吐不说话,便知道了答案,盛开无情地嘲笑着还是处男之身的耀辉,耀辉突然收起了刚才陪笑的神情,严肃地望着盛开,突然,耀辉翻身压了过来,两人双双滚到沙发下,就这样过了一夜。 

盛茂林来到一家超市买水,付账时,店老板一眼认出了盛茂林。原来,两人曾经做过邻居,盛誉和超市老板的儿子是小学同学,盛茂林连忙向求助老板,通过老板家儿子打听到自己家儿子的电话。

小偷和小孩穿得西装革履,来到古玩店,拿出自己偷来的鸡血石,找到老板估价,老板一看,这个正是之前与盛开凑成对的鸡血石,然而分开单买价钱难以预测,小偷听说有人打听另半块鸡血石的下落,心虚离开了古玩店。

盛誉正坐在桌前办公,盛母打来电话,催促着盛誉到商场买东西送来,盛誉禁不住唠叨,放下手中的活,离开了办公室。  小偷和小孩了解到鸡血石的价值之后,决定把另半块鸡血石偷来,决定盯紧罗耀辉见机行事。说曹操曹操到,罗耀辉正在两人眼前的商场门口,小偷放下午饭,紧紧跟了过去。

耀辉跑出来,发现自己的车子被偷,不远处,又是那个小偷,拿着钥匙示威,耀辉气得跺脚,二人再一次展开了追逐,追到一辆车旁,盛誉正在后备箱收拾着买到的东西,小偷经过盛誉,将盛誉的购物车推向从后追赶的耀辉,连人带车掀翻在地,盛誉见状,飞快跑向小偷,不等小偷还击,盛誉三下两下便将他掀翻在地。耀辉看到小偷摔倒,冲上前又是一番厮打,可惜没有打过,最终还是让小偷跑掉了。耀辉正要追赶,被盛誉拦住,抓回来清理购物车。

耀辉只好走到一处水果店清理身上的污渍。不经意一瞥,那个小孩正骑着自己的车子悠闲地经过。耀辉看到,偷偷跟在后面,一把抓起小孩的脖颈,要将小孩送进警察局。小孩拼命挣扎,还是逃不出耀辉的手掌,小孩见耀辉软硬不吃,只好约定把给王奶奶买好的东西送去,再去警察局。耀辉心一软,决定带着小孩一起去奶奶家。跟着小孩一路上楼,走进一处幽暗的小屋中,突然一声闷棍,耀辉晕倒在地。

盛茂林来到一家皮具店,看到满桌的皮革,十分专业地询问皮革的质地。店家说完,盛茂林一眼看出了店家的谎言,给店家讲起了专业知识,店家见隐瞒无望,只好拿出压箱底的皮具,展示给盛茂林。

盛开与朋友离开设计所正准备下班,看见周逸伦正站在雨中等候多时。盛开装作没有看见冷冷地路过,被周逸伦拦住去路。

一树桃花开第4集剧情介绍

耀辉醒来,已经被五花大绑,嘴里塞上了毛巾。小偷拿出手机,猜到了盛开的电话,给盛开打了过去。

周逸伦带着盛开来到一家咖啡厅,两人针锋相对。正当周逸伦想要对盛开示好时,耀辉的电话打来.小偷威胁盛开带着鸡血石赎回耀辉,盛开以为是恶作剧,便挂断电话不再理睬.

小偷把罗耀辉绑在椅子上便出了门,水管中的水不断露出,渐渐渗透到楼下的地板中,楼下的邻居发现后,叫上几人找来钥匙开门,赶忙给耀辉松绑

这时盛开闻讯急忙赶来接走耀辉,耀辉不断哀求盛开送自己回去。盛开禁不住耀辉的死缠烂打,只好一起坐车送回家中。

罗母在家中苦苦等待儿子归来,而等来的,却是盛开和耀辉,牵着手双双走了进来。罗母见到此情此景,立刻明白了儿子的意思。脸一瞬间拉黑了下来。盛开的手被耀辉紧紧攥着,看到眼前尴尬的情况,只想赶紧溜走,耀辉拦住她,冲着母亲只说了一句:

妈,我要跟她结婚。

罗母愣住了,丝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被狄英搀扶着走进了屋子,绝望地躺在床上默默流泪。盛开正想趁乱逃走,被耀辉挡在屋内。盛开无奈了,自己并无结婚的意愿,可就是那一晚的激情,彻底撼动了耀辉的心,耀辉决定对盛开负责到底。正当两人纠结感情时,狄英示意二人进屋。

罗母再三强调,耀辉是个难得的处男,祸害耀辉简直丧尽天良。罗母的腐朽三观再一次激怒了盛开,盛开挽起袖子想要与罗母讲个明白。自己和耀辉上床不是为了爱,而是为了教耀辉彻底的认识女人。说完便走出了家门。

盛开大步在街边走着,耀辉再一次打来电话。盛开对耀辉的单方面决定感到十分生气,然而耀辉并非一时冲动,而是真的想要与盛开结婚,听到这番话,盛开突然感动异常。

晚上。盛开被耀辉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心烦意乱,半夜叫上朋友出来喝酒。正喝得尽兴。耀辉在家中翻来覆去地睡不着,再一次鼓起勇气,给盛开发了一篇长短信。盛开在酒吧看到,感到荒唐又好笑,朋友看到盛开看手机时微妙的表情,一把夺过手机,看到耀辉热烈的话语,朋友不禁笑出声来,问起盛开的态度,盛开嗤之以鼻。可不知怎的,盛开的心中,竟有些小小的期待。

晚上盛开来到盛母家睡觉,母女俩躺在一起,盛开趴在盛母膝头,盛母轻柔地顺着女儿的碎发,谈起了心。谈起周逸伦,盛母知道女儿不可能这么快就忘记伤痛,忘记一个人,不等于忘了一场梦。但女大当嫁,盛开的婚事始终是盛母心中的一块心病。盛母没有其他期盼,只希望三个儿女都能有好的结局,盛母这些年的苦就没有白受。

另一边,盛茂林拿着买来的皮革料,戴上老花镜,用剪刀一点一点悉心裁剪着。有点累了,就走到床边,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

第二天一大早,狄英走出房间,发现耀辉早早地在客厅梳洗打扮,和以往的邋遢全然不同,十分精神。来到民政局门口,眼巴巴的望着马路那头有盛开的出现。盛开也并不是不抱希望。一早穿衣打扮好,想要打的跑到民政局看一眼,耀辉是否真像短信里说的那样,一心要和自己结婚。盛开打车按时赴约,路过民政局,耀辉正在门口苦苦等待着。盛开惊呆了,耀辉并没有开玩笑。

看到盛开的身影,耀辉尽力忍住内心的激动。直到走进跟前,掏出户口本,盛开彻底明白了耀辉的心意。

盛开马上回家翻找起户口本,然而得知女儿将要结婚的盛母却坚决反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婚姻,将女儿挡在家中,盛开趁盛母不注意,悄悄跑了出去。

一树桃花开第5集剧情介绍

来到民政局,两人正式领证,成为合法夫妻。

两人走到街边,路边有一处卖碟的摊位,正在播放张信哲的《信仰》,盛开经过,听到音乐,立刻被这首歌深深吸引,走到摊位前,找到张信哲的专辑,想要买下来,一问价钱,着实把耀辉吓了一跳。四十五元。耀辉极不情愿,但还是买了下来。

电话响起,罗母要求盛开带着耀辉回家吃饭自己要亲自会会这个从未见过面的未来女婿。

盛开十分奇怪,妈妈的态度与自己预想的大相径庭,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耀辉听到自己要去面见丈母娘,莫名紧张起来。

盛母正在厨房忙活着招待的饭菜,耀辉和盛开蹑手蹑脚地走进家门,等待耀辉努力平复了情绪。盛开才轻轻叫母亲出来。母亲将耀辉上下打量了一番,并没有太多说辞,微笑着招呼耀辉到客厅休息。安顿好之后,盛开来到给盛母打下手,问起对耀辉的印象,盛母嘟哝着,白白净净,长相还说得过去第一关已过,盛开稍稍放下了心。

盛母与盛开二人坐在餐桌旁。耀辉十分拘谨地坐在一旁,盛母悉心地询问耀辉的工作,家庭,婚史,盛开担心耀辉失言,一次次故意岔开话题。盛母见问不出什么,但事态已无可挽回,只好再三叮嘱耀辉,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女儿,不能让她受一丁点委屈,包括耀辉的妈妈。

耀辉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盛誉走进家门,来见未来的妹夫,两人一起喝酒。盛母捧着菜来到餐桌,没等动筷子,盛母开始问起耀辉的住处,耀辉不敢怠慢,告诉盛母自己和母亲一起住在还未改建的四合院中,盛母皱皱眉,不改建的四合院连个厕所也没有,多不方便。盛母又询问起婚礼和婚房的操办。这让没有掌握经济实权的耀辉犯了难。盛开直到耀辉的难处,和哥哥一起劝母亲不用太铺张,一切从简,盛母极力反对。 

盛誉看着两人为难的神情,将自己朋友正要出售的四合院介绍给耀辉,并自掏腰包买下来。盛开二人高兴地连连道谢,可盛母却没有露出喜色,两方结婚,罗家总要有所付出,必须把装修的钱出了。耀辉没有退路,暂时答应了下来。

轮到盛开去面见罗母。将结婚证拿了出来。

罗母看到眼前刺眼的红色,一掌将结婚证拍到地上。发了疯的大喊大叫,辛辛苦苦养育儿子三十年,如今结婚却没有征得自己同意就擅自做决定。

盛开不满地翻翻白眼,想要和这个未来婆婆讲道理,却被耀辉拦了下来,好言相劝,心情才渐渐平复。

盛开依偎着耀辉,一路走到车站,耀辉按照盛开教给自己的礼仪,挥着手微笑着向盛开送别,待盛开走远,自己回到家里,对着怒气已消大半的母亲,商量起装修的事。

盛母听到装修的事情,第一反应便是反对,狄英在旁悄悄劝告罗母,不如借坡下驴,到时候房产是自己名字,自己只需花费装修,论费用,还是自己占便宜,如果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不如远走青岛,眼不见心不烦,盛母终于被说服。

送走同事,盛茂林将家中里里外外清扫干净,自己也算是有了一个正式的新家。收拾完毕,盛茂林连夜赶工,终于将自己亲手赶制的背包做好。

耀辉将罗母和狄英姐火车上,千叮咛万嘱咐万事小心,恋恋不舍地与母亲告别。

回到家中,装修队已经赶到家中开始着手工作,看着如此敷衍的赶工,越来越后悔自己家出钱太少。

盛茂林顺着地图来到以前的宾馆,看到早已物是人非的景象,询问附近的摊贩。原来,这里早就已经改建成小区。盛茂林恍然大悟,只好重新寻找线索。背后,盛母就在不远擦肩而过。

盛母来到菜市场,走到熟肉区,盛母精心挑选起好几样肉食,原来小女儿盛放将要回家结婚,盛母嘴上嫌弃,心里乐开了花。满心想着应该如何为女儿和未来女婿准备饭菜。

火车站,盛放正和男朋友杨秉超在入口处安检,盛放一脸兴奋,而杨秉超却并没有十分开心,盛放看出端倪,询问杨秉超有什么事,杨秉超感到十分不耐烦,和盛放在机场吵了起来。

一树桃花开第6集剧情介绍

盛茂林在公园闲逛,不远处有一队老人正在扭着秧歌,盛茂林穿过嘈杂的人群,一眼看到了正在忘我地扭着舞步的盛母,盛茂林的妻子——郑婉怡。

停下争吵,盛放心平气和的交谈,杨秉超的脸上依旧是眉头紧锁。盛放询问上海的房子有没有退掉,杨秉超摇摇头盛放急了,责怪杨秉超浪费钱,这一怪,却激怒了他的脾气。

盛放见杨秉超如此你我分明,以为在和自己故意开着玩笑,并没有在意。

等到机票买下来后,杨秉超将自己的钱包一并塞入行李中,正准备过安检,却发现自己的身份证放在钱包一并托运。盛放着急地责怪着他,嘱咐他马上回去取,自己过安检等待着。然而过了许久,杨秉超却没了消息。盛放心急如焚,不断地拨打着杨秉超的电话,杨秉超此时,却在回上海的出租车上,说出了自己并不想结婚的真相。

盛放愣住了,不断地否定事实,突然发了疯一般跑了出去。

被冷酷的言辞无情地撕碎了幻想,盛放再也压抑不住,蹲在电梯口,一边呼喊着杨秉超的名字,一边大声哭了起来。

一个神色匆匆的男人背着大包行李经过盛放,一不小心拽掉了盛放手中的机票,他赶忙回身捡起,确认好名字之后,向盛放道歉,见盛放毫无回应,只是对着电话大声的哭喊,边一口气跑向了登记处。突然,自己回想起刚才盛放登记的航班和自己是同一架,又急忙折了回来,找到坐在地上悲痛欲绝的盛放。他狠了狠心,抱起盛放就向机场跑去。

盛誉在机场等待着妹妹的归来,看见妹妹走下飞机,盛誉高兴地连连招手,而盛放却红着双眼,委屈地掉泪,听到这一消息的盛誉气急了,拿起电话就要质问杨秉超,盛放拦了下来,抱住盛誉伤心地大哭,盛誉安慰着盛放,充满了心疼。

盛誉带着盛放回到家中,盛母兴奋地跑来迎接,却不见杨秉超的身影,只看到满脸憔悴不堪的盛放。

盛放一下子扑到盛母怀中,没有解释原因,只是不停地哭,盛开听到哭声也赶了过来,看到妹妹抱着母亲,急切地询问原因盛母急了,将盛放挣开,质问女儿发生了什么事。盛放无奈之下,只好将发生的经过讲了出来。

盛母听后大发雷霆,不停地责怪着盛放有眼无珠,跑到上海和人家不清不楚地同居多年,到头来丝毫没有结果,年纪轻轻作践自己。

发现郑婉怡的动向,盛茂林在家中得意的走来走去,终究功夫不负有心人,还是让我找到你了。

饭桌上,盛母给儿女们不断夹着菜,看到三个孩子都坐在自己面前,盛母不禁感慨,自己要将心分成三瓣,殚精竭虑为他们着想,如今却个个不让自己省心。

盛放却听得一头雾水,反驳起自己盛母前后矛盾。盛母嗔怪盛放,三个孩子里就属自己最不省心,要不是因为自己,盛茂林也不会离婚。盛母叹了口气,今天我看见他了。孩子们愣住了,始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看着母亲恨恨的样子,孩子们陷入了沉默。盛母警告三人,不许和他见面,更不能认他做爸爸。

晚上,盛放偷偷坐在客厅,再一次联系杨秉超。一接电话,盛放不禁破口大骂,而杨秉超却异常冷静,也异常坚定,绝不回北京结婚。大吵一架之后,杨秉超愤怒地挂了电话。

盛誉坐在孤身一人的客厅,望着水族箱中的鱼儿发呆。脑海里,渐渐回想起当年和一个女孩初次相遇时的场景。

一个身穿军装,清爽的女孩,合影时朝着自己欢快地跑来,俏皮的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那种距离,至今可以深深感受到。 

第二天,盛茂林再一次来到郑婉怡跳舞的广场上,却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盛母并没有出来晨练,而是在家中,和盛放一起吃着早饭。

盛茂林失望而归,路过一家修车摊,想要配一把钥匙,师傅正在唯一个着急上班的青年修轮胎。盛茂林不慌不忙地等待着,不一会,一个神色匆匆的的年轻女孩赶过来,想让师傅把鞋跟修好,自己也要赶着上班。师傅露出为难之色,自己腾不出手处理鞋跟。

正当女孩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盛茂林缓缓开口,或许,我可以帮这个忙。

网络微评
刘海洋pp
前几天去郊区探了个班,电视剧,剧情不知道,这名听着就温暖而妩媚。导演是电影学院的王瑞老师,我们已经是认识有近20年的老朋友了。有两三年没见了,一见面我说的话是:“你好像胖了。”他回答说:“你也是。”

王志文 徐帆  

导演:王瑞

编剧:陈枰

出品公司:观焱影视、影球影视、PPTV、银巴克、曲江影视、奇寓映画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