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剧情介绍

7-12集

楚乔传第7集剧情介绍

  

  宇文玥射出的最后一箭是冰箭,向天而发,穿靶心而过,冰碎而不留痕迹。楚乔想起人猎场那天救了自己的关键一箭,她忍不住走出来询问宇文玥那天有没有去过人猎场。宇文玥闭口不答,转身离开。

  咚咚咚,楚乔发现小七竟然敢在宇文玥眼皮子底下,在墙角凿洞。宇文玥有寒疾,每年惊蛰闭关之事有不少人知道,小七不知从哪里听来的传言,竟想着凿个洞冻冻他也好。宇文玥观察力惊人,不是等闲之辈,楚乔警告小七不要再搞小动作。

  惊蛰到来,宇文怀成功找到往生营的杀手,同时让锦烛献上至寒之物雪玉狗,而楚乔多疑,必会亲自接手雪玉狗,到时正好借刀杀人。

  月上西天,看似万籁俱寂,实则暗流涌动。往生营的杀手利用谍者的求救信号成功的骗出了宇文玥的得力助手月七。众多杀手无声无息地潜入青山院,一场杀戮就此展开。祸不单行,夜色下,油绿的草地上爬满了蜿蜒前进的毒蛇。

  楚乔端着雪玉狗静站在院中,等待着闭关调养的宇文玥出来,雪玉狗乃至寒之物,没有内功之人,不肖片刻便会寒气入体。果然楚乔的身体越来越冷,唇色惨白,站立不稳间忽然听到公子的爱宠小鹦鹉急切的呼唤。楚乔飞快跑进屋,满室毒蛇,触目惊心,而宇文玥已被咬伤。雪玉狗应声落地,楚乔眼睛发直,奋力拿过宇文玥的剑,高抬起挥下。宇文玥虚弱的靠在柱子旁,瞳孔不由的放大。霎时间,离他最近的毒蛇被楚乔一剑斩断。

  月七察觉中计后,急忙返回,幸而他回来的及时,解了这危局。宇文玥虽然中毒,但他内功深厚,只要配合治疗,不会有什么大碍。倒是楚乔,被寒气伤及五脏六腑,需要极寒的内力压制。与此同时,大夫发现楚乔体内藏有惊人的内力,只是不知为何被束缚住,发挥不出来。

  宇文玥看着昏迷不醒的楚乔,吩咐月七将她带进密室。宇文玥想要救她一命,但以他现在的情况,必须借助雪玉狗的寒气。豆大的汗珠从楚乔源源不断的流下来,她昏迷中想起小时候,有一个自称自己母亲的女人,教她寒冰诀,只是这门功夫需要深厚的内力支撑,以楚乔现在的情况无法发出威力。

  宇文玥手持雪玉狗,内力源源不断地输送给楚乔。救治完成,宇文玥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两眼失去了光彩,虽然失明只是暂时的,但为了一个婢女,显然付出太多了。楚乔天赋过人,身上有太多秘密。这次的袭击事件她和锦烛嫌疑一样大。

  这个混乱的夜晚,注定不平静,小七一直为了哥哥临惜的死记恨宇文玥,那些让人看之心寒的毒蛇就是她放进来的,宇文玥被咬,月七控制了所有嫌疑人。小七一人做事一人当,小八却提议让她把事情都推给楚乔,因为她并不是她们的亲姐姐。

  天亮后,宇文玥让楚乔和锦烛当庭对峙。毒蛇一事,小七承认是自己放的。楚乔深深的看着小七的眼睛,让她不要承认没做过的事。近日锦烛在宇文玥房里放了有特殊香味,会吸引虫蚁的火烧藤角,联想到毒蛇一事,其险恶用心显而易见,同时,楚乔挑出锦烛私下收受贿赂一事,让她辩无可辩。而对于雪玉狗来历,锦烛坚持是楚乔为了加害公子特地放的,她才说了自己不认识什么是雪玉狗,后又说出这东西会害了公子,前后矛盾,在楚乔的步步紧逼下,锦烛不得不供出朱顺,也就相当于间接承认了宇文怀是幕后主使。

  这件事真相大白,宇文玥命令楚乔代为惩罚锦烛,楚乔站在原地不动,表明要惩罚也不该她来动手。宇文玥对锦烛略施惩戒,这次的事就算过去了。月七不明白为何不趁此机会除掉锦烛。锦烛不足为患,宇文玥留着她,也只是想看看楚乔会怎么对付她。

  宇文怀心思歹毒,加害堂弟宇文玥,行为恶劣,皇帝下旨令他闭门思过。而宇文玥身体抱恙,正好借此推掉了禁军兵权的事。

  锦烛一直对楚乔怀恨在心,经过这次的事,虽然朱顺嘱咐她暂时消停些,但锦烛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她抓了一些毒蛇虫蚁,暗自放进女奴房中,并且告诉她们这是荆家三姐妹做的,空口无凭,锦烛挑唆她们去楚乔房里找证据。

楚乔传第8集剧情介绍

  

  一群女奴浩浩荡荡地闯进楚乔房中,借口来送除虫药,把楚乔的房间翻了个遍。小八搬出楚乔压人,锦烛盛气凌人,抬手就给了小八一巴掌。楚乔及时出现在门外,一盆水把锦烛淋成了落汤鸡。轮耍嘴皮子,十个锦烛也不是一个楚乔的对手,这次交锋,锦烛完败。

  锦烛疑惑昨晚明明放在楚乔床底下的蛇虫坛子怎么不见了,不过也不打紧,只要这些东西还在楚乔手里,她就一定会找机会处理掉。

  此刻,楚乔房里,荆家三姐妹看着这一坛毒蛇虫蚁,深思如何处理这东西。楚乔知道这坛东西就是烫手山芋,幸好昨晚她及时发现锦烛暗自往自己房里放东西,否则今天就遭殃了,这坛子,她得想个万全之策。

  宇文玥思维缜密,洞察力惊人,毒蛇之事他一清二楚,关于毒蛇坛子的事,他隐晦提醒楚乔,谨慎处理。

  锦烛一直密切关注荆家三姐妹的一举一动,今日总算给她等到了。她看到小七拿着一个坛子慌慌张张的出门,立刻派人通知朱顺和月七,让他们一起见证人赃俱获的场面,到时候看楚乔如何解释。

  小七拿的坛子只是障眼法,真正的坛子被楚乔拿走,锦烛发现上当后,不经思考就追着楚乔而去,终于在楚乔将要把坛子扔下山崖的前一刻拦下她,身后朱顺带人赶来的身影隐约可见,锦烛仿佛看到胜利在向她招手。

  栽赃陷害谁不会,楚乔眼疾手快地将坛子塞进锦烛手中,飞身跳下悬崖。朱顺和月七两拨人赶到之时,正好看到锦烛手拿坛子,慌张无措的样子。锦烛颠三倒四地解释,是楚乔陷害她,并且已经跳下悬崖。这种说辞,显然没什么可信度。月七在此,朱顺不得不处理锦烛,将她关到罪奴营。

  楚乔早就准备好绳索,她挂在峭壁上旁听了全程。环视四周,发现藤叶掩映的山壁上竟有一个山洞,楚乔动作伶俐地跳了进去,没想到此处别有洞天,那坐在里面悠然看书的英俊青年可不就是燕洵世子嘛。刚才的事燕洵听个正着,劝楚乔不想暴露就安分点。楚乔白眼一翻,懒得搭理他。他们走后不久,宇文玥派人封了山洞。

  锦烛成不了事,宇文怀早就看透了。楚乔这个贱奴如此厉害,让他不由地想亲自会会。宇文怀抓了小八,逼楚乔独自来见他。

  与此同时,宇文家大房老太爷,外界传闻已死的宇文灼醒了过来。原来中毒当日他只是命悬一线,宇文玥及时给他付下还魂丹得以保命。宇文灼已死的假象不过是宇文玥诱敌的将计就计之策。如今祖父醒来,宇文玥万年冰山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急忙去密室见他。提起楚乔,宇文玥在她身上花的心思过多,虽然他极力辩解是为了培养优秀的谍者,但老太爷还是觉察到孙子对楚乔的不一般。复兴谍纸天眼责任重大,感情之事只会成为宇文玥的绊脚石。这次楚乔被宇文怀困住,宇文玥本想派人去救,老太爷坚决不让,但也不想就此失去一名优秀的谍者,同时伤了孙儿的心,最后只好把这件事当做是对楚乔的考验。

  暗室牢房中,昏暗潮湿,墙上隐有水影晃动。楚乔跪在地上,宇文怀高高坐于高台之上,趾高气昂。楚乔不卑不亢,宇文怀邪魅一笑,让朱顺等人去好好招待她。楚乔身手凌厉,这些人根本近不了她的身。楚乔成功挟制朱顺,双方暂时停手,宇文怀拿出宇文玥将楚乔逐出青山院的手令,还好心告诉她,小八已经将她的所作所为悉数招供,这种被亲人背叛的滋味不好受吧。

  楚乔自然认得出手令上是宇文玥的私章,但她脑中瞬时闪过宇文玥的话:有时候你看到的,只是别人想让你看到的,眼见不一定为实。转而一想,楚乔提出要单独见锦烛。楚乔知道宇文怀在偷听,她虚虚实实,真假掺半说了一些事。她在她口中,锦烛早就对宇文玥暗生情愫,做的一系列针对她的事,也只是因为嫉妒。她称自己曾无意中在密室听到过锦烛与宇文玥的对话,锦烛亲口告诉宇文玥自己是宇文怀派来的加害他的,只是自己芳心暗许,不忍动手。锦烛极力争辩,楚乔步步紧逼,如果不是因为锦烛,宇文玥怎么可能把自己精心培养的人赶出青山院。锦烛急着撇清自己,手令是伪造的话不经思索就脱口而出。真是个蠢货,宇文怀气极,命人将锦烛卖去妓院。楚乔的离间计成功了,不仅得知了宇文玥并没有将自己赶出青山院的事实,还成功的除去了锦烛这个祸害。事后,楚乔又真真假假的为宇文怀提供了一些宇文玥的信息。

楚乔传第9集剧情介绍

  

  宇文怀一脸讥讽的看着楚乔,楚乔的头脑身手他都看在眼里,留着必有后患。楚乔隐晦的提出合作的事,但宇文怀脸露狠意,拿剑向着楚乔劈过去。千钧一发之际,燕洵及时赶到,挡下这杀招。燕洵身份尊贵,他开口要人,宇文怀不得不妥协。

  楚乔和小八有惊无险的出来,楚乔对燕洵爱答不理。但燕洵临走前还是拿出了一瓶上好的伤药赠给她。朱顺随后从暗处走出来,提醒楚乔不要忘了对怀公子的承诺。楚乔面露讥诮,她可从来没有对宇文怀承诺过什么。楚乔回到青山院后,月七即刻向宇文玥禀告,燕洵世子已经按照他的拜托将星儿救出来了。

  夜色浓郁,万籁俱寂。一个黑衣人悄无声息地进了关押锦烛的地方。看到一身黑衣打扮的楚乔,锦烛憎恨有之,同时又燃起一丝求生的希望,她苦苦哀求楚乔相救。楚乔提起临惜哥哥的惨死,锦烛告诉她即使自己不出手,临惜被宇文怀惦记上也活不了多久。楚乔给了锦烛一个包裹,是些衣服和碎银,希望她好自为之。

  锦烛与楚分开后,查看了包裹里的东西,嗤之以鼻。她偷偷去找宇文怀,将楚乔私自放她之事说出,希望宇文怀能网开一面。宇文怀脸色阴沉,从锦烛带的包裹里搜出一个通关文牒,这东西恐怕也只有宇文玥可以弄到。宇文怀毫不犹豫的杀了锦烛,扔下一纸赦奴文书,想将此事嫁祸给楚乔。

  楚乔从暗处走出来,她给过锦烛机会,现在的结果不过是锦烛咎由自取。楚乔拿起地上的文书,若有所思。

  宇文怀派人通知宇文玥楚乔杀害锦烛一事。夜色已深,宇文玥亲自去楚乔房间查证。他打开房门,楚乔睡眼惺忪的醒来,将自己裹得很严实。宇文玥暗暗生疑,让她即刻前来伺候。楚乔有些扭捏推辞,宇文玥见状扯下她的被子。被子下的少女只着简单的寝衣,臂膀光洁如玉。宇文玥立刻转过身去,让她收拾妥当再去伺候。

  楚乔告诉两位妹妹锦烛已死的消息。人无伤虎心,虎有害人意,锦烛的下场是她罪有应得。那宇文玥呢?听到小八的问话,楚乔一时无言。小八聪明的转了话题,她被宇文怀抓走的时候,听到他想用宋大娘的死来对付她们。楚乔深思片刻,有了主意,让妹妹放心。

  宇文玥决定将楚乔训练成优秀的谍者,但对她来历有所怀疑,大夫曾说过楚乔体内有深厚的内力,他嘱咐月七仔细查证所有武林门派中,十岁以前练成霸道内功的少女。月七早已查过,但一无所获。不过还有两个密档他无权查证,即宫中十二人杰密档和往生营密档。

  按照宇文灼与宇文玥的约定,楚乔平安的回来,就算是通过了考验。宇文灼答应让宇文玥训练楚乔,让她成为他最锋利的贴身之人。宇文玥走后,老太爷和心腹战哞说起自己中毒的事,这毒很特殊,和多年前毒害大梁密府的事如出一辙,这背后下毒之人,就是宇文家三房,三房私通大梁,虽未暴露,但却让皇帝对宇文家生疑,弃用谍纸天眼。宇文灼想要秘密处决三房,但又不想动用自家月卫,这也是他同意宇文玥继续训练楚乔的原因。事关重大,要瞒着宇文玥。

  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精致的小亭里,楚乔端坐在桌案之前,聚精会神的练着字,她练的时间够长了,宇文玥大发慈悲让她休息一会儿,楚乔不为所动,坚持要写够三百字才休息。她不听话,宇文玥出手夺笔,楚乔灵巧躲过,一来一往,互不相让。楚乔突然神来一笔,在宇文玥额头上点下一个墨点,向来洁癖的公子冷脸呵斥她越来越放肆了,声音虽冷,但却无一丝惩罚之意。

  随后,楚乔眼蒙白带,有些迟疑地猜测着眼前香气所属何物,宇文玥坐在一旁稍加指点。等楚乔领悟到关键,就放她一人多加练习。

  花园里,繁花似锦。一个身着华服的小公子突然从一株白花后站起身来,笑问楚乔是不是在蒙眼算命,楚乔不欲理他,小公子却不想就这么放过她,提出让楚乔蒙着眼睛看能不能找到他。楚乔闻出他身上的熏香味,想着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训练成果。这个调皮的小公子就是大魏十三皇子元嵩,他今天是来参加宇文怀举办的聚会的,没想到能在花园遇到一个这么有趣的小丫头。楚乔循着香味,不管元嵩怎么躲都能找到他。元嵩好奇想知道她名字。楚乔眼神狡黠一转,来了兴致,告诉他自己名叫子虚,住在乌有院,是窦大娘手下捏泥人的丫鬟。元嵩听得认真,仔细记住了好来找她。

  元嵩走后,楚乔静站在湖边。不远处的松树上,燕洵锦衣华服,斜靠在高高的枝丫上,潇洒惬意。想着楚乔刚才自报身份时的胡说八道,不由得笑起来,随手摘下一颗松子向她掷去。楚乔只觉得额头一痛,抬头望去,燕洵在树上得意的笑着。

  随后,元嵩去青山院要人。宇文玥一身白衫,剑眉星目,他眼疾已经痊愈,但为了和皇帝演戏,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元嵩要找人,宇文玥还未开口,燕洵大笑不已,笑着解释子虚乌有其事,元嵩知道被骗后,气恼不已。

  燕洵一直对楚乔的事情过于上心,宇文玥提醒他看清形势。燕洵父亲定北侯重兵在握,威望渐高,早已是皇帝忌惮的对象。宇文玥劝燕洵早日寻个机会回燕北。淳儿公主一直对燕洵芳心暗许,若是伤了她的心,皇上和魏贵妃那里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燕洵听懂了宇文玥的暗示,回家后立刻休书一封,嘱咐书童风眠务必尽快把信送到父亲手中,不容有失。

楚乔传第10集剧情介绍

  

  宇文玥拜托魏贵妃查身怀高深内功的女子,贵妃不负所望,翻遍皇家密使,还真给她找到了一人--洛河之女,风云令的新主,但在一年之前早已沉落黄河。

  室内熏香袅袅升起,寂静不已。小八跪在地上惶恐不安。宇文玥找她了解楚乔的身世。小八毫无隐瞒,将楚乔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知。楚乔并不是她们一母同胞的亲姐妹,她是父亲外室所出,被接回家后,少言寡语,性格孤僻。父亲曾为她算卦,她是天煞孤星,会给周围人带来灾难。她在家里待了一年多就不辞而别,没过多久村子就被屠城了。后来荆家姐妹被贩卖到宇文家,楚乔来后,姐妹们又都不幸死亡,这就更让小八坚信了楚乔是天煞孤星的命数。而这一点,在宇文玥看来,正好是天生的战士所具备的。

  竹林幽静,草地翠绿。宇文玥静站于此,宇文怀提起宋大娘的事,意有所指。宇文玥面色沉静,走近宇文怀,告诉他自己最讨厌别人动他的东西。宇文怀笑意不达眼底,提议办一次茶会,更像是一场鸿门宴。

  茶会当天。元淳公主的马车缓缓而来,她一身粉色衣衫,灵气十足。走下车来,一个女奴不小心撞了她,元淳不欲深究,只是这一撞之下,女奴手中的盒子掉落打开,元淳看着好奇,不由得伸手去碰。就在她要碰到之时,突然出现一只白皙的手将盒子拿走,楚乔迅速用手绢遮住盒子,告诉公主这是毒鼠的药,剧毒无比,切不可碰。

  元淳想着自己刚才的举动,心有余悸。元嵩看到楚乔,充满惊喜,大喊着她星儿的名字迎了过来。元淳听到星儿二字,惊讶的瞪大眼睛,上下打量楚乔,原来她就是燕洵哥哥时常挂在嘴边的小野猫,本来还想要细细询问一番。元嵩看出她的意图,笑哈哈地强行扯着她进去。元淳进去前,让楚乔也跟进去。

  红柱灰瓦,园中花团锦簇,格外艳丽。元淳看到燕洵,笑意满满,但燕洵的视线却一直聚焦在楚乔身上。元淳气恼,故意使唤楚乔,吩咐她为大家烹茶助兴。宇文怀一直对楚乔记恨在心,此刻,他别有用意的提起附近有个禁湖尸体之事。

  随后,宇文怀拿出一盒熏香,是他祖父的处子之血混有西域的药材研制而成,至今,老太爷的极乐阁还焚着汁湘的血香。汁湘是楚乔的姐姐,燕洵劝宇文怀不要太过分。宇文怀不但不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让楚乔闻闻,这血香里有没有姐姐的气味。楚乔当真闻了闻,她面无表情地说道自己没有怀公子那样的独特的品味。随后退至宇文玥身边,脸色极为难看,声称自己身体不适离去。

  淳儿心情郁闷,独自出来发呆,忽然一件衣服披在了肩头,她脸上顿时有了笑容,兴奋地叫着燕洵哥哥转过身来。看到来人是宇文怀的时候,笑容一时间僵在脸上。宇文怀对淳儿公主呵护有加,淳儿不喜欢楚乔,他就要楚乔好看,三日后寒食节,就是好机会。淳儿心善,叮嘱宇文怀不太要过分。

  三日后,小八在厨房干活,听到其她婢女在八卦宇文怀即将掏湖底的事,心里慌乱不已,跑回去找楚乔商量对策。楚乔早已收拾好包袱,将娘亲送她的木珠收好。小八过来时,楚乔让她和小七今晚就出府,在城门处的茶馆等她。若如过了子时她不到,她们就先行离开。

  楚乔在宇文玥房里急急地抄着什么,末了盖上了宇文玥的章。忽而听到月七的声音,宇文玥和月七随即走进来,楚乔这时已经拿着鸡毛掸子在打扫了,月七端着一身新衣服,这是宇文玥专门为楚乔准备的。楚乔换过衣服,一身白衣飘飘的走出来,气质清冷。

  此刻,长安城外来了,一个白纱蒙面女子,看着繁华的长安城,女子心道:月兄,我终于来到长安,却不是为了与你相遇,只是为了杀戮而来。相遇,不如思慕。她就是南梁长公主萧玉,虽是一介女流,却拥有一颗七窍玲珑心。随她而来的是一直追随她的侍从隐心,他武功高强,是个合格的杀手。

  小七、小八等在城门处,焦急等待,提起楚乔身世。楚乔不是她们的亲生姐妹,木珠是她真实身份的关键,小八担心楚乔知道真相后,不再保护她们。本来木珠在姐姐汁湘手里,她们不知道的是,楚乔早已拿到木珠。

  寒食节日,白虹贯日,这大概就是上天给凡人的征兆吧。长安民众们议论纷纷。同一时间,皇帝感到北风乍起,喃喃自语一句:莫非是来自燕北。

  与此同时,燕洵收到父亲来信,说明燕北一切都要好,让他不要多想,安心留在长安即可。

  天色渐渐暗下来,宇文玥和楚乔一人骑一头骏马慢行在热闹的街市之上。路过一个花灯小摊,宇文玥竟然下马,为楚乔买了一只可爱的兔子形状的花灯。明明是好心,却还不好意思承认,说是看着花灯和楚乔相像才买的。随后,理所应当地伸出自己的衣袖让她牵着,一本正经地说是怕她走丢了。

  夜色渐深,楚乔一直伺机逃走,之前跟宇文玥要了一匹马也是为了逃走做准备。她暗暗观察周围形势,猜灯谜的地方聚了很多人,楚乔拉住宇文玥,说自己想猜灯谜。两人皆是一身白衣,纤尘不染,站在人群中格外耀眼。一旁的小哥用糖葫芦搭讪楚乔,宇文玥傲娇地一把将糖葫芦拍掉。

  随后,两人进入正题,开始猜灯谜。谜面是:晚说不如早说。宇文玥看着谜面,意有所指的说道,有些事,晚说不如早说,晚说就失去了先机。楚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报出谜底,是一个许字。

  楚乔赢了有彩头,本想趁着拿彩头的机会一去不回。但没想到宇文玥会亲自为她去拿。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走远,楚乔转身牵着马离去。快步行走间,遇到一男一女,正是今日初进城的萧玉与隐心。隐心见兔子灯可爱,便问何处可以买到,楚乔打量二人一番,报了地址,随即将自己的花灯赠与萧玉。

楚乔传第11集剧情介绍

  

  宇文玥拿了彩头,小心翼翼地从拥挤的人群中穿过,却发现楚乔已经不在了,她的马也牵走了。

  另一边,隐心在与楚乔错身而过瞬间,觉察到楚乔的眼睛像极了一年前的风云令主。那时,他追赶风云令主,重伤了护送她的蛇女,并且成功划破她的衣服,发现她背上刺着火红的彼岸花图样,但当时令主的寒冰诀已经练到极致,隐心不是对手,但对她的眼睛却是印象很深。

  此时,楚乔已经走得不见踪影,萧玉让隐心追过去印证她的身份。楚乔只觉得背后一凉,隐心的剑已经划破她的后背。但楚乔的后背白白净净,除了被剑伤了的血迹,别无他物。再加上燕洵突然的出现,隐心迅速撤离。

  萧玉此次为掀起腥风血雨而来,早已在城外埋伏了大量杀手刺杀燕洵,而不久后,大魏皇宫也会传出燕北布防图遗失的消息。

  楚乔和燕洵一路快马疾驰,很快就到了郊外无人之地。在此恭候多时的杀手们倾巢而出,招招狠辣。楚乔和燕洵一边躲避杀手,一边快马向前。夜色浓重,薄雾弥漫。两人不慎掉入猎人布放的陷阱,陷阱墙壁光滑,无法攀登。燕洵毫不犹豫地蹲下身来,让楚乔踩着自己的肩膀爬上去,然后再来救自己。

  楚乔上去后,快步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又突然停下脚步。两位妹妹还在等她,但是燕洵对她信任有加,此处偏僻,夜晚寒冷不已,如果她不救,燕洵必死无疑。看天色离和妹妹们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时辰,楚乔决定回去救燕洵。

  燕洵此时已经在洞中冻了一段时间,上来后却还能笑着开玩笑。楚乔不小心崴了脚,他很自然的就背上她一起走。楚乔趴在燕洵背上,问他如果自己不来,燕洵会不会恨自己。燕洵摇头表示不会,他告诉楚乔燕北草原上很快会开满野花,漫山遍野,分外美丽,邀请楚乔一起去看。

  远处马蹄声隐隐响起,楚乔伏地仔细一听,发现马匹众多。两人藏在暗处,发现大批的流民衣衫褴褛的走过这里,口中还说着要去燕北讨生活。几乎是片刻后,魏阀的少爷魏舒游将这些人团团围住,不管老弱病孺,统统残忍杀害,一时间,惨叫声连连不绝,魏舒游却狂笑不止,说他们是罪有应得。

  楚乔想要出手救人,被燕洵一把拉住,以他们二人的身份,此刻强出头只会引祸上身。楚乔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此时,她想起两位妹妹,急急赶去与她们汇合。等楚乔赶到约定的地点,那里已经没人了,店小二告诉她,她们被几位贵族子弟带去了偏僻的城墙边。

  与此同时,小七、小八被那几个纨绔子弟团团围住,小八被划伤了脸。楚乔过来时,小八正捂着脸绝望地哭泣,等楚乔赶走了那些人,小八提出要回宇文府,宇文玥手里有上好的伤药,可以治她的脸,否则她这辈子就毁了。楚乔想到今晚魏阀大抓逃奴,她们的赦奴文书又是伪造的,保险起见,还是回宇文府比较好。

  三人回到府中,发现下人们已经开始连夜挖湖找尸体了。偷偷回到青山院,婢女告诉楚乔,门未锁是一直在等她回来,宇文玥也一直没睡。月上中天,楚乔心情复杂,她站在楼阁间的高桥边上望着夜色深思,宇文玥此时也来到院子里。楚乔本就站在边沿上,一不小心直直的摔了下来,宇文玥迅速跑过去将她接住。

  楚乔默默地跟着宇文玥进屋,宇文玥进屋后就拿起一卷书认真地看起来,楚乔站在一旁时不时的看一眼沙漏。少顷,宇文玥突然开口问她有没有想好骗他的借口。楚乔表示不敢撒谎,但说出话却真假参半。宇文玥注意到她一直在看沙漏,嘱咐她把熏香点上。楚乔照做,宇文玥声音清冷地问她为何不加毒鼠膏了。楚乔从容不迫地应答。宇文玥一步步将她毒害宇文怀的计划说出,毒鼠膏加上热酒,若楚乔以为这样就可以杀了宇文怀,那她就太天真了,宇文家是谍者的始祖,识毒辨毒是他们的基本功。

  宇文玥洞察力惊人,仅从零碎之事就能推测全局。楚乔聪明地对他承认了整个计划。她知道杀害临惜的真正凶手是宇文怀,而毒害灼老太爷的凶手也是宇文怀,从这一点来看,他们的仇人是一致。她跪在宇文玥面前,真诚地感激他训练自己、教导自己,宇文玥提起宋大娘的死,楚乔知道瞒不过,哭着求宇文玥帮忙。看到她红了眼眶,泪流满面的样子,宇文玥拿起一旁的素色手帕为她擦泪,并未多说,只是让她回去休息。

  楚乔出来后,脸上已经没了刚才的委屈可怜,只剩下一脸冷漠。回到婢女所住的院子,她告诉两位妹妹安全了。三人还未说完话,朱顺手下的人就将她们团团围住。

楚乔传第12集剧情介绍

  

  一夜未睡,宇文玥看来还是那样光风霁月。月七前来禀报朱顺指控楚乔杀害宋大娘的事,宇文玥头也不抬,直接让他处理一下。顺手将手旁的丝帕丢给月七让他扔了,月七临出门前,宇文玥又改了主意,让他洗干净送回来。

  天已经大亮,湖边聚集了不少家丁婢女。湖中共捞出三具尸体,全身腐烂不已,发出一股恶臭。其中有一具男尸,随身戴着绣有谢字的钱袋,这是宇文玥中毒当日为他诊治过的谢大夫。剩下两具虽是女尸,但都是铁铃铛的婢女,显然不是宋大娘。门阀之家,死了婢女不打紧,但谢大夫是士族,楚乔提出是不是应该请仵作验尸。宇文怀盯着楚乔冷声说道:宇文玥调教出来的婢女,脖子还挺硬。朱顺立刻狗腿地上去要砍楚乔脖子。月七上前一步挡住他,要动青山院的人,怎么也要有证据吧。

  朱顺早就买通厨娘,此时将那厨娘召来,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楚乔。厨娘的话破绽太多,月七懒得理会,直接将楚乔带回青山院。

  宇文怀忙了这么久,除了让大家看了笑话,一无所获。三房老太爷对他失望至极,大肆嘲讽,说是三房这一代就要毁在宇文怀这个婢女生的庶子身上了。宇文怀闻言,眼神狠厉,暗暗下定决心,迟早有一日会让老头子好看。

  小八看着镜子里脸上的疤痕,暗暗着急。宇文玥对楚乔很上心,小八想着如果楚乔能飞上枝头,她们也能跟着沾光。她显然已经被容貌被毁冲毁了头脑,忘了姐妹们到底是怎么死的了。她的话受到 小七反对,小八急着辩解,一不小心将楚乔的身世说了出来。楚乔对她们很好,小七不忍再骗她,便告诉楚乔木珠是证明她身份的关键。楚乔闻言解开木珠,拿出里面的字条,但上面空无一字。

  楚乔拿着字条反复研究,小婢女拿了一个盒子过来给她,说是公子给的。楚乔打开红木盒子,惊讶的发现里面是一只上好的玉镯。她随即过去为宇文玥奉茶,但放好茶要走,毫无表示。这让一直等着听感谢话宇文玥忍不住提醒她要知恩图报。楚乔故意曲解他的意思,说是要去感谢月七。宇文玥气恼,将本要给她的礼物让她转交给月七。

  楚乔出去后,宇文玥站起身时不时往门外瞧去,看到楚乔回来,他立马转过身去,装作不在意的样子。楚乔指着手上的戒指,巧笑倩兮地谢谢公子,这是她的尺寸,月七可戴不了,给他就浪费了。宇文玥闻言,嘴角微翘。

  大魏与燕北交界的布防图被盗,皇帝令宇文怀彻查此事,燕洵作为燕北世子,被列为首要怀疑对象。随后,皇帝召来宇文玥,给他讲了历史上忠臣谋逆的典故,意有所指。宇文玥作为这一代谍纸天眼的继承人,他相信证据,并不愿做无谓的猜测。皇帝对此很不满。

  皇帝对谍纸天眼不信任,若如不能尽快肃清大梁安插在大魏的奸细,复兴谍纸天眼之事很难实现,宇文灼想动用楚乔。宇文玥认为万万不可,楚乔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以胜任。但宇文灼用他最想知道的事情作为交换条件,只要楚乔能杀了那个人,就告诉宇文玥他母亲发疯的原因。

  遍布机关的石室里,楚乔被两条粗重的铁链绑住双手,困在石室中间。她身后有一个沙漏,沙漏完,就会触动这里所有的机关。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楚乔丝毫没有挣脱的痕迹。沙子漏完,瞬时数箭齐发,眼看着利箭向自己射过来,楚乔身体里的能量瞬间被激发,铮的一声响,铁链断裂。但机关已经触发,楚乔奋力躲闪,还是不免受伤。宇文玥忍不住出手将她救下。

  宇文玥回到书房,燕洵过来扔给他一袋钱,说是要买下楚乔,宇文玥当然不卖。燕洵敏锐的觉察到宇文玥训练楚乔的动机,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楚乔和他秉性相仿,并不适合这里。宇文玥反问他,燕北现在情势紧张,楚乔跟着他,难道不会受牵连。

  此刻,楚乔正在院中一刻不停地练着箭,忽然看到一匹通体油亮的骏马慢步而来,正是燕洵的爱驹疾风。元嵩随后而来,他向燕洵借了疾风,但无奈疾风性情高傲,根本不放他骑。看到疾风安静地吃着草,任楚乔摸着它的脖子顺毛的温顺样子,元嵩极为羡慕,极力邀请楚乔骑马带他去兜风。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