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剧情介绍

13-18集

楚乔传第13集剧情介绍

  

  燕洵一早就知道宇文玥不会放楚乔走,所以他早就串通了元嵩,由他拖着宇文玥,而元嵩想办法带楚乔离开。

  青山绿树环绕中,一片粉色的桃林包裹其中,每到黄昏时刻就会下起花瓣雨,漫天花瓣潇潇落下,美极了。元嵩带着楚乔一路疾驰,正好赶上花瓣雨。楚乔沉浸在美景中,一旁的元嵩有些羞涩的表达自己的喜爱之情。突然,楚乔往一片绿树掩映之处瞥了一眼,朱顺就藏在树后。随后,楚乔借口想喝水撇开元嵩,好让朱顺有抓她的机会。

  楚乔故意被抓,就是想当面和宇文怀聊聊,省的他一直在暗处使坏。宇文怀抓楚乔无非是为了探听宇文玥的秘密,而楚乔现在深得宇文玥喜爱,这是她在宇文怀那里的价值,也是她保命的筹码。

  宇文玥得知楚乔被抓的事后,气恼不已,命令手下人谁都不能去救她。他沉得住气,燕洵可坐不住,直接冲到罪奴所去救人。那时,楚乔正在以拿到谍纸天眼的秘密为筹码和宇文怀谈合作,燕洵冲进来时,楚乔示意宇文怀挟持她,给燕洵演一场戏。

  楚乔被救走后,宇文怀大怒,随手杀了身边的一位下人泄愤,楚乔刚才一直在给她演戏,真当他看不出来。

  与此同时,燕洵得意洋洋地等着听楚乔道谢,没想到她还是一副清清冷冷的样子,闭口不提谢字,燕洵开口讨谢,楚乔冷脸问他:要跪吗。这一句话身份地位的差距尽显,燕洵脸色尴尬,干笑着缓解气氛。元嵩过来时,楚乔刚好要走。看着她毫不犹豫地离开的背影,元嵩忍不住感叹:楚乔什么都好,就是没良心。

  黑夜笼罩着大地,月光黯淡。楚乔走在回去的路上,突然出现数个黑衣蒙面人挡路,楚乔一猜就知道是宇文怀的人。她功夫不弱,招式也足够狠辣,宇文玥送的戒指用的很顺手,霎时间就能割破敌人的喉咙,但毕竟双拳难敌四手,敌人的铁链缠上了她的四肢,楚乔瞬时被凌空拽起,动弹不得。就在此时,一支冰箭破空而来,不过刹那间就解决了所有黑衣人。楚乔看到留在黑衣人身上的银针,顺着箭来的方向望过去。

  宇文玥高高的站在屋顶之上,一身黑衣,俊美无双,手里还拿着一支弓弩。他终究还是放心不下,找过来了。

  两人回去后,宇文玥问起她被抓的原因,楚乔将实情说出,并无隐瞒。宇文玥刚才目睹了楚乔被困住的全过程,此刻,手把手地教她破解之法。传授完毕,宇文玥突然拿出药水滴在楚乔眼中。楚乔瞬间感到双眼一阵刺痛,就看不见了。

  另一边,宇文怀喝的酩酊大醉,听到暗杀失败的消息时,竟然狂笑不已,感叹这欲擒故纵,将计就计的手段使得真好。

  三房老太爷宇文席荒淫无度,无数干干净净的小姑娘被他糟蹋。宇文席的极乐阁今晚来了一位不速之客--隐心。隐心拿着南朝谍者特有的令牌来见宇文席或者说是南梁国公。原来宇文席竟是南朝谍者,只不过这位谍者身份尊贵,位至国公。但宇文怀在大魏多年,早已乐不思蜀,隐心想要宇文玥谍纸楼的地形图,宇文席多加推辞,不愿帮忙。但人只要有弱点就很容易妥协。隐心拿宇文玥母亲之死来威胁宇文席,使他不得不服从。

  淳儿公主再过几日就要行笈礼了,她特意以哥哥元嵩的名义请燕洵进宫,也只这样才能请的动他。只是看到燕洵坐在眼前,淳儿就兴奋不已,像个刚出笼的小鸟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她的笈礼需要做很多事情,一人忙不过来,想请燕洵帮忙。这样的请求本不该拒绝,但燕洵马上就要离开长安,恐怕赶不上她的笈礼。淳儿闻言,眼泪忍不住流下来,一想到以后就见不到心心念念的燕洵哥哥了,她难过极了。

  燕北与朝廷表面上平安无事,私下却暗流涌动不断。这种时候,燕洵显然不适合再留在长安。燕洵母亲白笙亲自来到长安,希望能平安地将儿子接回去。

  魏贵妃在宫里招待定北侯夫人白笙,皇帝突然出现,面色不愉,指出白笙执意带走燕洵就是在给他出难题。白笙知道这件事不易办成,她想了个折中的办法,用自己换儿子,她留下来,让燕洵回燕北。皇帝还未表态,淳儿拉着燕洵急急忙忙跑过来,请求父皇让燕洵在长安多留一个月。这正好顺了皇帝的心意,白笙本打算推辞,但燕洵对着母亲暗暗摇头。最后皇上下令命燕洵再留一个月。

  知子莫若母,白笙知道燕洵留下必定有他的原因,她试探着问儿子是不是有心上人了。燕洵的笑容里略带一丝羞涩,问母亲倘若真有那么一人,可会介意他们的身份之差。白笙自然不会介意。燕洵告诉母亲,他要等着带心爱的人一起走。他们的对话被恰巧经过的淳儿听得一清二楚。她喜极而泣,以为燕洵口中的心爱之人是自己。

  燕洵为楚乔一个婢女而留在这虎狼之地,在宇文灼看来愚不可及。对此,宇文玥认为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他告诉爷爷,大梁已经派了最高级别的女谍者来大魏,企图挑起朝廷与燕北的内讧。宇文玥打算派楚乔前去试探。

  月上西天之时,极乐阁中,宇文席大骂宇文怀是废物,令他举办一场宴会,邀请氏族子弟来参加,尤其是宇文玥一定要请来。

  今天天色不错,楚乔蒙着摆布继续嗅香气的训练,已经小有所长。月七走过来泼她冷水,看不见就是看不见,一个没有用的棋子在青山院就是废人。

楚乔传第14集剧情介绍

  

  对于月七的嘲讽,楚乔凌厉还击,待她眼睛好了,废人就是他了。这时,宇文玥走过来,问她怨不怨自己弄伤她的眼睛,楚乔微笑着回答不怨,相信公子不会害她。宇文玥亲自为她摘下蒙在眼睛上的白布,楚乔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视力有了惊人的变化,就连小鸟嘴中的一粒珍珠都可以看的一清二楚。原来宇文玥当日给她滴下的药水是华佗秋水,可以让她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黑夜于她仿若白日。宇文玥给她用此神奇药水就是想让她在明日宴会上派上用场,记住所有的人事物。

  宇文怀精心准备的宴会之日终于到了。淳儿姗姗来迟,却发现燕洵还没有到,她心中不快。宇文怀献上特地为她准备的礼物,淳儿拿起一支簪子,啧啧称奇,宇文怀嘴角的微笑扬起,但随即就听到她说就连宫里的婢女用的都比这个好。赵西风闻言大笑,淳儿嘲讽完宇文怀又将矛头指向他,说他对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魏舒烨好言劝她,淳儿又直言不讳地指出他的错处。元嵩实在看不下去了,让她适可而止。

  楚乔跟着宇文玥前来参加宴会,燕洵趁机告诉她自己要回燕北了,路途遥远,理所当然的问她路上想吃什么,自己好提前准备,说的好像楚乔一定会跟他走一样。宇文玥还在一旁,楚乔反应冷淡,只说让他一路顺风。

  这边宴会正式开始了,金碧辉煌的大厅之中,歌舞升平。淳儿和元嵩坐在主位,元嵩看得津津有味,淳儿却百无聊赖,她只关心燕洵什么时候来。乍一看到燕洵和宇文玥从外面走进来,淳儿的脸上立刻有了笑容,宇文玥突然在门前停步驻足,燕洵趁此转过头和楚乔说话。淳儿看到这一幕,非常生气,直接叫停了舞蹈。

  宇文玥和燕洵进入宴会大厅,特意将楚乔留在外面。楚乔聚精会神地注意着大厅里的每一个细节,一个蒙面舞姬访琴引起了她的注意,访琴退场之时,衣带飘飘地从楚乔跟前经过,楚乔敏锐地觉察到她身上的香味跟自己寒食节在大街上遇到的蒙面女子的一模一样。得到宇文玥眼神示意,楚乔默默地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

  访琴换了一身黑衣,依旧蒙面。楚乔一路跟着她,竟然回到了青山院。访琴手拿地图,一路走进密室畅通无阻,如入无人之地。楚乔跟进密室,访琴突然消失了,楚乔跑上前来寻找,密室通道众多,四周寂静非常。突然,访琴一身黑衣仿佛从天而降,悄无声息地落到楚乔头顶。楚乔觉察到危险,及时躲开,两人正面交锋,打了起来,一路到了谍纸天眼的核心之地。访琴武艺高强,楚乔眼看就要败下阵来,关键时刻,宇文玥突然出现,救下了楚乔,却给了访琴逃跑的机会。

  这里就是谍纸天眼最机密、最重要的地方谍纸楼,楚乔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就只有两个选择,成为青山院谍者或者死。楚乔当然选前者,宇文玥赠她残虹剑,希望她能不辱没残虹的威名。

  宇文灼知道这次的事和宇文席脱不了干系。但更令他担忧的是宇文玥本来有机会抓到女谍者,却为了楚乔放弃了。宇文灼眼睛微眯望着虚空,眼神狠辣而坚定,为了让孙儿不再走上他的老路,宇文灼下令立刻杀了楚乔。

  访琴逃走后又回到青山院,她的真实身份是大梁长公主萧玉。就在萧玉换下黑衣的同时,宇文怀来到她暂住的房间。如说果宇文怀之前不知道办宴会的目的,那现在他敢肯定和萧玉有关。萧玉很擅长察言观色,她先是拿宇文怀最介意的庶子身份刺激他,紧接着抛出橄榄枝,许诺他有个扬眉吐气的机会,但抓不抓得住就看他自己的表现了。

楚乔传第15集剧情介绍

  

  淳儿噘着嘴,默默地站在河边生气。燕洵和元嵩站在不远处看着,都有些头疼,元嵩拿骄纵的妹妹没有办法,让燕洵负责哄好,谁让他是罪魁祸首呢。燕洵无奈,让他别乱点鸳鸯谱。

  他深吸一口气来到淳儿旁边,拿起她身前的石子扔进河中,淳儿一脸的不高兴,燕洵轻笑,让她别那么小气,不就是没给她准备礼物嘛,至于生这么大的气?淳儿转头看他,她知道燕洵什么都明白,只是在装傻而已。

  燕洵不挑明是不忍伤她的心。河边灯笼高挂,将无边的夜色照亮。燕洵给她讲笑话作乐,淳儿虽然嚷着说不听,但还是被笑话吸引,哈哈大笑起来。

  谍纸天眼被大梁女谍者挑衅,宇文玥精心搜集大梁安插在长安的谍者信息,联合江湖门派一起设下天罗地网要将他们一网打尽。大梁女谍者既然敢来,宇文玥就让她有来无回。

  面对宇文玥的反扑,萧玉甚为头疼,看来这次是她太过轻敌了,但也不是没有反击的机会。萧玉想起跟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楚乔,她敏锐地觉察到宇文玥对楚乔的不一般,这正好可以为她所用,宇文家惯出情种,宇文灼当年就是为了一个婢女自断双腿,毁了大好前程,看来宇文玥要走上他祖父的老路了。

  同一时间,宇文怀跑去极乐阁询问举办宴会的真正目的。宇文席面露嘲讽,在他心里一直看不上宇文怀的出身,认为他卑贱低下。他大骂宇文怀低贱,是个废物。宇文怀笔挺地站着,握紧了双拳,咬紧了牙关,这样的屈辱,他不想再受。

  次日一早,楚乔正在练剑,燕洵过来找她,让她跟自己一起回燕北,到了那里,楚乔将不再是奴婢,可以过上自由的生活。楚乔闭口不答,燕洵看出她的犹豫,只当她是放心不下两位妹妹,反正他也不是即可就要回去,可以给她时间考虑。

  楚乔看着燕洵离去,转而去给宇文玥送药。黑黑的药汁盛在淡绿色的瓷碗中,冒着热气,宇文玥小喝一口,眉头微蹙,想不到平时光风霁月的玥公子也怕药苦。楚乔告退被宇文玥叫住,他就那么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发一言,楚乔猜他是想吃蜜饯,或是想出行,还是眼睛不舒服,想让她去找大夫?宇文玥终于开了尊口,冷冰冰地吐出逃奴二字。楚乔知道他是听到自己和燕洵对话,当即表明衷心,她虽是奴婢,但也不是谁随便抛出橄榄枝她都会接的,况且自己在青山院锦衣玉食,公子待她也不错根本没有必要逃走。宇文玥闻言,嘴角弯起几不可见的笑意。

  燕洵提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兔子要送到太后宫里去,先是被元嵩截胡,随即被淳儿看到,爱不释手,理直气壮地宣布这兔子以后就归她了。淳儿心满意足地走了,留下燕洵和元嵩委屈又不敢直说。

  月七暗中查到萧玉带来的谍者的藏身之处,宇文玥进宫面圣,他带人先行赶去客栈。大梁谍者自从来到长安,就一直闭门不出,连饭菜都是放在门外,屋顶上布置了密密麻麻地铃铛,防守如此严密,让人无从下手。

  桃叶是萧玉安插在就安插在长安的谍者,她一直以舞姬的身份示人,赵氏门阀公子赵西风很喜欢桃叶,当日在宇文怀的宴会上,萧玉就注意他们二人之间的眉目传情。萧玉问她是不是对赵西风动了真情,桃叶否认,她对赵西风暧昧只是为了任务,看到萧玉似乎信了,桃叶暗暗送了一口气。

  楚乔如今已经成为谍纸天眼的谍者,宇文玥带她进入谍者楼,并给了她出府令牌。当今天下的谍者势力,除了谍者天眼还有密府和江湖谍者,后者是谍纸天眼真正的对手,实力不容小觑,他们以风云令为主,令主洛河更是深不可测,但他在一年前的一次意外中被杀,而洛河之女,风云令的少主,也在一年前失踪。宇文玥暗自观察楚乔表情,并未发现不妥。

  谍者之道,包括情报收集,窃听监视,潜入暗杀,保护防卫。情报收集,在于心思缜密;窃听监视,在于耳聪目明,而后两点则需要武功高强。而这也是宇文玥最担心的地方,楚乔的武功对于高手来说,还是太弱了。

  皇帝本打算就此留下定北侯夫人和燕洵,但魏贵妃说这样反而会引起定北侯的戒心,打草惊蛇。此话在理,皇帝下旨派人送白笙回燕北。魏贵妃看出皇帝对付燕北的决心,心想着能走一个是一个,她只能量力而为。

  千里相送,终须一别。燕洵站在母亲的马车前,不忍与母亲分离,他早就知道皇帝忌惮燕北,对他表忠心没用,只有牢牢抓住兵权才能有保身的筹码。白笙看着儿子对时局分析透彻,感叹他真的长大了,希望儿子能早日带着心爱的女孩儿回到燕北,一家团聚。

  当晚,宇文玥收到密信,细细读过,回信讨论乱世之中的生存之道。

楚乔传第16集剧情介绍

  

  大梁谍者此次前来,显然不只是为了谍者天眼,恐怕搅乱大魏时局,挑起内讧才是他们的最终目的。宇文玥训练楚乔多时,宇文灼要派她对付大梁谍者。宇文玥以楚乔尚未成熟为由推辞,但宇文灼坚持己见,他只好答应。

  宇文玥很清楚,以楚乔现在的能力,执行这样的任务,危险很大。他和月七从宇文灼那里出来,看到楚乔就等在密道入口处,见到他出来,楚乔笑着问何时开始训练,宇文玥告诉她要想成为真正的谍者就要经历实战训练,故而派她去跟踪萧玉,窃听情报。月七将窃听神器-闻金和跟踪神器-竹蜻蜓交给楚乔。看着宇文玥如此郑重其事的交代任务和准备武器,楚乔意识到这次任务的危险性。

  定北侯派了得力助手仲羽来到长安,必要时帮助燕洵逃离,而宇文玥则是燕洵逃走的又一大助力,萧玉得到消息,加紧了对付宇文玥的脚步。

  楚乔在萧玉居住的客栈对面悄悄放出竹蜻蜓,而萧玉等的就是这个时候,她和隐心、桃叶在屋里一唱一和的演戏将楚乔引向左宝仓的神兵铺。左宝仓是个奇人,奇门遁甲、豪门地图、神兵利器无一不精,楚乔想要顺利进去红山院,找他正合适。

  一位橘衣姑娘,墨发高束,精致的鹅蛋脸上带有女子少有的英气。她走进位于偏僻之地的神兵铺,只见铺子里东西繁多,但大多散落各处,凌乱不堪。一位老者躺在躺椅上,脸上盖着一顶斗笠。仲羽走进来,暗暗观察,左宝仓深藏不露,风趣幽默。她要买兵器,左宝仓起初不愿,直到她亮明身份,他才正经起来谈生意。

  一阵冷风吹来,神兵铺里风铃摇晃,发出叮铃的响声。左宝仓从墙上的铜镜中看到几位蒙面的女子气势汹汹地走来。桃叶一进来就和仲羽动起手来,楚乔进去正好对上萧玉,四人在狭小的店铺里打了起来,砸坏东西无数。这让躲在柜台之处偷看的左宝仓心疼不已。

  月七本来就在暗中跟着楚乔,但此时他被隐心挡在外面,自顾不暇。萧玉派人引宇文玥前来,他赶到之时,正好救下受伤的月七。

  同一时间,左宝仓看着她们打得不可开交,为免受到牵连,他转身逃进密室。楚乔身法凌厉地追了进去。瞬时间,战场从店铺转移到密室,楚乔不是萧玉的对手,能坚持这么久,只是因为萧玉在等宇文玥来。宇文玥一到,萧玉看好时机将楚乔打至内室,桃叶趁机放下断龙石,宇文玥想也不想就飞身过去,抱起楚乔向前移动数米,被困在里面。

  萧玉的计划成功了,本来她只有五成的把握,毕竟宇文玥身份尊贵,又是谍者天眼的继承人,萧玉没想到他能为了楚乔毫不犹豫地牺牲。临走前放火烧了神兵铺,等谍纸天眼的人得到消息赶来时,恐怕宇文玥已经不在了。

  与此同时,密室里,楚乔、宇文玥和左宝仓三人大眼瞪小眼,左宝仓不知何时进了内室,现在他们三人一同被困在这里。这是左宝仓藏金银珠宝的地方,断龙石一旦放下,就不可能再开,左宝仓之前沉迷在桃叶的美色里,将这密室的机关告诉了她,如今自己被困在了里面,可真是货真价实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左宝仓一贯不正经,他非说楚乔和宇文玥是一对情侣,看他们手拿的剑就知道了,残虹、破月本就是情侣剑。这事楚乔不知道,但宇文玥肯定是知道的,心思被左宝仓点破,他有些不自然的转头看向墙壁。好在左宝仓转移了注意力,分析起今天来店里的几方人的身份。仲羽拿的是赤羽剑,由此可见她是定北侯手下的女将仲羽无疑,而后来进来的白衣蒙面女子用的是天影水袖,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是大梁谍者中的高手。不得不说,左宝仓并不是徒有虚名之辈。

  三人继续往里面走,楚乔不下心滑了一下,宇文玥眼疾手快的将她拦腰抱起,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宇文玥提醒她小心一点。

  左宝仓带楚乔和宇文玥走进一间石室,他在这里储藏了足够三人吃半年的食物。破月剑是宇文家谍纸天眼继承人的佩剑,左宝仓相信宇文家一定会派人来救,所以他毫不担心地呼呼大睡了,睡前还不忘感叹谍纸天眼继承人一代不如一代,竟然为了个婢女落到如此地步。

  既然出不去,宇文玥也不再费心,靠在一旁的墙壁上闭目养神去了。楚乔放松下来,一不留神也睡了过去,等她醒来,左宝仓早已不见踪影,而宇文玥双眼紧闭,怎么都叫不醒。

  另一边,宇文席一直对宇文玥母亲的死耿耿于怀,多年下来,已经成了心魔。萧玉拿此事威胁他,宇文席不得不听话地让出红山院的掌权之位。他狼狈不堪的瘫倒在地,宇文怀就在此时进来,看到宇文席的狼狈样子,又到了晃动的珠帘,若有所思。

  随即,宇文怀找到萧玉居住的庭院,院中熏香袅袅,安静至极。他突然发觉身后有人,手上的银针即刻飞了出去。

楚乔传第17集剧情介绍

  

  宇文怀的攻击已至眼前,萧玉岿然不动,她有信心宇文怀不会真的下手。果然于文怀在看清来人后及时收手。萧玉告诉他宇文席这些年一直为大梁所用,只可惜英雄迟暮,不足为用。听到这话,宇文怀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当萧玉接着说让他接替宇文席,执掌红山院的时候,宇文怀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就答应了。

  桃叶姬神色有些慌张的过来,据她禀报,此刻已经有大批月卫朝着红山院过来了。萧玉根本没把月卫放在眼里,没有宇文玥,他们都是一群小喽啰,她正打算带人冲出去,宇文怀投桃报李告诉了她红山院的密道。

  走着走着,萧玉突然发现自己有东西不见了,这东西对她很重要不能丢,萧玉让桃叶先走,自己返回去找。

  燕洵去宫里给太后请安,淳儿看到他就不放他走,硬要燕洵陪着喝酒。燕洵无奈,只好陪她在花园小亭里喝酒玩乐,打闹逗趣。魏贵妃看到这幅情景,喝止住他们,孤男寡女在宫里打闹成何体统。燕洵认错告退后,魏贵妃提醒淳儿注重礼仪。淳儿敷衍地听着,遇到燕洵,她哪里还顾得上礼仪。

  与此同时,左宝仓的密室里,宇文玥寒疾发作,昏迷不醒。楚乔的脑海里的杀念一闪而过,随后又消失而去。她在一旁生了火,供宇文玥取暖。此时,消失不见的左宝仓抱着一坛酒和一些干粮突然从远处跑过来,非常慷慨大方地请楚乔喝酒吃东西。楚乔想知道宇文玥患寒疾的原因,这左宝仓还真不知道,不过看宇文玥的症状,极有可能是娘胎里带的,寒疾极难治愈,宇文玥内力深厚,至少可以再活二三十年。楚乔闻言,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担心,可能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对宇文玥更多的是关心。

  左宝仓走近宇文玥为他探脉,突然眼尖的看见楚乔带在身上的木珠,他的嬉皮笑脸立刻收住,变得严肃起来。楚乔向他打探消息,不过没钱付账,左宝仓佯装生气,紧接着提出让她用木珠交换的建议。楚乔一看他对木珠这么感兴趣,想要套套他的话。左宝仓提起洛河、十二人杰和风云令,这些楚乔没听过,但她怀疑这和自己的身世有关。

  左宝仓同样想从楚乔那里套话,得到风云令的下落,不过楚乔确实对这些一无所知,但她能确定一点,她肯定和风云令有关,只要左宝仓能帮她,等她恢复记忆以后,一定能记起风云令下落。

  听到她说失忆,左宝仓终于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他专治各种失忆症。

  左宝仓唤起记忆的方法叫祝由术,楚乔喝下祝由汤,陷入昏迷,再由他渐渐引导,恢复记忆。要在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面前失去意识,楚乔有些不放心,她提出要极乐阁的地图才肯喝下祝由汤,左宝仓拿出地图,那上面标有极乐阁所有的机关和密道。楚乔拿到地图想赖账,但又想解开自己的身世之谜,终是喝下了祝由汤。

  她记起了自己的娘亲就是洛河,娘亲从小就传授她武艺,有一天突然告诉她若自己半月之后不回来,就去找一个姓荆的男人,等她寒冰诀大成,就能打开木珠。楚乔就这样到了荆家,长大成人。直到有一天荆伯伯拿着一张告示急匆匆的跑来告诉她,她母亲要被问斩了。楚乔闯过重重关卡,终于到了地牢,却发现这根本就是一个陷阱,地牢里的女人根本不是娘亲。

  等她想再闯出去,千难万难,阻挡重重,有一个黑衣蒙面的男人武功极高,一掌就将楚乔打成重伤。黑衣人告诉她,洛河早就死了,她拥有一方势力,却总想着释奴止戈,天下太平,不能为己所用,当然要杀之而后快。黑衣人想把洛河之死嫁祸给楚乔,千钧一发之际,保护楚乔的蛇女突然出现,救下了她。

  锵的一声响,楚乔从昏迷中醒来,看到宇文玥持剑站在他们面前。楚乔不想让宇文玥觉察到自己恢复记忆的事,偷偷告诉左宝仓自己还会回来的。左宝仓知道继续关着宇文玥和楚乔毫无意义,只好告诉他们密道出口。

  两人出来后,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地面形势,就被隐心带领的一群大梁谍者包围,打斗中楚乔被银针刺中。看到她受伤,宇文玥心里着急,重创隐心逼退他们。他嘴里虽然训斥楚乔没用,但脸上的着急却异常明显。

  此时,一大批月卫赶来,告诉他们月七去了红山院,楚乔正好想趁机去红山院看看,但宇文玥担心她的伤势,让她好好休息。

  随后,宇文玥独自去了大梁谍者居住的客栈,与此同时,萧玉也赶了过来,她回到房间拿起一只色彩斑斓的小鸟,与宇文玥青山院的宠物鸟如出一辙。萧玉打开旁边的书信,对上面写的'如梦幻泡影'细读品味。

楚乔传第18集剧情介绍

  

  宇文玥推开门,偌大的房间空无一人,香炉里的熏香还在冒着袅袅白烟,微风吹动,床上的书页随风轻响。

  宇文玥回到青山院,听说祖父被他涉险去救楚乔的事情气病了,急匆匆地前去看他。看到年事已高,昏迷不醒地祖父嘴里不断地重复着'谍者天眼不能毁在我手里',宇文玥感到深深的自责。

  左宝仓从密道里出来,伸了个懒腰。抬眼便发现定北侯手下的能人东方忌向他走来,东方忌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上次他来长安,不久后洛河就死了。虽然两人是多年的朋友,但左宝仓还是对他怨言不少。东方忌之前拖他查杀死洛河的凶手下落,现在过来了解情况。左宝仓告诉东方忌自己在一个小姑娘身上发现了他当年亲手制作的木珠。东方忌怀疑她就是当年刺杀洛河的小杀手,左宝仓也有此怀疑,但他还想进一步证实清楚。如果是,就交把她就给东方忌处理;如果不是,那左宝仓决定以后用命保护她,毕竟她是洛河的女儿。

  燕洵见到仲羽,看了父亲写给他的家书,没想到朝廷和燕北的形势已经非常紧迫,仲羽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护送他早日离开。即使形势如此严峻,燕洵还想再等等,等楚乔同意跟他走,仲羽有些为难,燕洵亲自写信给父亲解释。

  与此同时,多方势力都在盯着燕洵的世子府。宇文玥奉旨监察燕北的一举一动,月卫悄无声息地将燕世城写的家书偷了出来。而桃叶则将燕洵写给燕世城的回信秘密截获,换上了他们伪造的信。东方忌的人姜何也一直暗中在观察,这一切情况都在东方忌的意料之中。

  楚乔进谍者楼偷拿兵器,想要在去红山院的时候,有个趁手的兵器傍身。突然听到说话的声音,她一个闪身藏在架子后面。宇文玥和月卫走进来,宇文玥手拿月卫从燕洵那里偷来的家书,家书的内容若为皇帝看到,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宇文玥换了一封寻常的家书呈给皇帝。楚乔只看到他换了家书,但不懂他的意图。

  东方忌连日赶回燕北,燕世城面色严肃地拿出一封燕洵的回信给他看是否属实。东方忌装模作样的瞧了瞧,告诉他这是大梁谍者伪造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贸然进京,引起大魏内讧。见燕世城没有丝毫怀疑,东方忌趁机拿出自己伪造的信,告诉燕世城这是燕洵在看透大梁谍者诡计的情况下托他转交的信。燕世城打开信件,却发现这是一封告急信,燕世城担心儿子,打算亲自去长安走一趟。东方忌提议此去一定要带齐兵马,以备不测。燕世城写奏折提前将进京之事禀告皇帝,省的引起他的猜忌。燕世城为人刚正不阿,忠心不二,皇帝可以猜忌他,但他绝不会叛国。

  东方忌拿着燕世城呈给皇帝的奏折回到房间,看着这份奏折,眼神微眯。他自诩聪明,有一双巧手,却不满于做一个匠人。他一心想要辅佐一位征战天下的统治者,但燕世城却不是他想要的人,奏折被无情地丢进火中。东方忌让姜何收拾东西,燕北他们不会再回来了。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皇帝梦到燕世城要砍下他的脑袋,他从梦中惊醒,心有余悸,再也容不下燕北,命令宇文玥和宇文怀加紧查找燕世城谋反的证据。

  这些天,宇文玥一直在训练楚乔,将自己的冰雪箭手把手的教给她,冰雪箭一直是宇文玥独有的,此时他肯传授给楚乔,足以说明他对楚乔的信任和栽培。他亲自教授谍者传递消息的技巧给楚乔。谍者的密函通常经过特殊的处理,以免消息泄露,分别用显影粉和无影粉来显示和隐藏密函信息。宇文玥将显影粉和无影粉交给楚乔,日后总有用到的时候。

  楚乔回去后,将显影粉洒在木珠里的字条上,字迹显现出来,娘亲让她有事就到燕北去找乌先生,他会庇护她,还会为她解惑,楚乔喃喃自语一声燕北,若有所思。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