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来的刚好剧情介绍

1-6集
爱来的刚好剧情介绍

爱来的刚好第1集剧情介绍

清岺是一个孤女,在幼儿园长大,她对香味有着绝对嗅觉,性格又开朗,很得花圃徐老太太的欢喜。她喜欢一个叫丁海的男子,但是丁海的妈妈并不喜欢她。有一天,徐老太太出门送花的时候,被一辆红色跑车给撞了,但是肇事者没有停车就离开了。在旁边目睹的清岺慌忙的将徐老太太送到了医院。清岺一直在追查车主的下落,但是没有线索。这个时候,留学的富家子段天朗回国准备继承家业。但是刚一回家,段天朗被段父逼着和珊珊结婚,段天朗暂时还没有结婚的打算,所有甩手离开。清岺在路边找到了那辆红色的车子,她见到了车子的车主段天朗,质问他奶奶出车祸那天下午他在哪里?段天朗只当她脑子神经质,朝她笑了一下,就开车离开了,清岺当即开车追了上去,只是过红灯的时候被警察拦了下来。她只能放弃,去医院看望穆奶奶。清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商场逛街的时候遇见车主段天朗,她看见一个 女子正在给段天朗现金,误以为段天朗是个吃软饭的,心里不屑。待段天朗独身一人喝着咖啡时,清岺冲了上去,想讨一个说法,段天朗想要结账走人,却发现自己的钱包不见了。清岺自告奋勇的要帮对方找回。拥有绝对嗅觉的清岺很快就在男厕所里抓到了小偷,清岺将自己的手机号码交给了段天朗,让对方想起什么一定要告诉自己,段天朗转身就把号码丢了。很快,穆奶奶就出院了,清岺特地来接她。这是清岺第一次来到穆奶奶的家里,穆奶奶让清岺以后跟着自己制作香水,并且搬过来和自己住,清岺很开心的应下了。等清岺办完这些事,赶去丁妈妈铺子帮忙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惹得丁妈妈特别不喜。丁妈妈转身收摊的时候被段雪晴的跑车撞倒了,其实并没有什么伤,但是丁妈妈心思活络,想要拿点钱了事,偏生清岺是一个骨子硬的女孩子,把钱丢在了段雪晴的跑车上,同时报了警。原本清岺还想再追究对方的态度问题,但是丁妈妈拿了律师的两千元就离开了。今天是丁海的生日,清岺特地买了蛋糕和礼物等在丁家的门口,丁妈妈拿了蛋糕就进了房将清岺留在外面。号称在法国留学的丁海此时突然回家,清岺高兴的抱住了对方,但是丁海表现的很冷淡,他将清岺送回了花圃。丁海一直想要混进上流世界,机会就摆在眼前,需要四十万就能进入商学院,光前期就要二十万,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为了能成为人上人,丁海决定向清岺求婚。他故意将清岺留在自己身边睡了一个晚上,让穆奶奶误会他们的关系,他相信,只要清岺开口,穆奶奶绝对不会不给自己二十万。但是他们有想到的是穆奶奶竟然会不同意这门亲事。清岺还在尝试着说服穆奶奶的时候,丁妈妈已经相个泼妇一样找上门来,看见戴在清岺手上的戒指时,表现的特别激动,和穆奶奶打了起来,清岺在一旁劝阻。丁海及时赶到,跪在地上,请求穆奶奶将清岺嫁给自己。

爱来的刚好第2集剧情介绍

丁妈妈在和丁海回家的路上,还在喋喋不休的抱怨丁海和清岺求婚。这个时候,丁海告诉她,求婚清岺只是一个缓兵之计,他不会真的和清岺结婚的,这才让丁妈妈不再计较。另一边,丁海又用甜言蜜语骗住了清岺。徐老太太到医院检查出来自己竟然得了老年痴呆,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这不,段天朗刚从医院检查出来,就被徐老太太拦住了,徐老太太将对方认作了自己的儿子,还让对方带着自己去找小时候走丢的欣欣。段天朗知道对方可能有点神志不清,所以就将对方带到了一边坐了一会。过了一会,段天朗就将清醒过来的徐老太太送回了花圃。丁海实在找不到法子,这天晚上,他喝醉了找到了清岺,开口要借二十万。徐老太太的确有二十多万,但是那个钱为了将香水发扬光大,所以清岺没有答应。第二天,丁海在站台旁边遇见了徐老太太,此时的徐老太太已经发病了,她抓住丁海的衣袖喊着她儿子的名字,过了一会,她又清醒了。丁海意识到徐老太太可能患有老年痴呆,他觉得自己有机会了。丁海立马赶到了花圃,看见清岺一个人在打扫卫生,他趁机拿过了扫把,将清岺支下了楼,自己在房间的相框里找到了徐老太太的存折。他拿到存折就离开了。找到又在犯病的徐老太太,丁海将对方骗到了银行,套出了密码,刚准备拿钱的时候就被清醒过来的徐老太太送到了警察局。原以为事情尘埃落定,丁海却以徐老太太患有老年痴呆脱了身,还害得徐老太太内疚误以为是自己犯病才导致的。段天朗的未婚妻姗姗回国,她和清岺本是好朋友,所以清岺答应明早十点去接机,另一边段天朗也被段雪晴要求去接机。姗姗一看见段天朗就扑上去了又搂又亲的,还说要去登记结婚,段天朗为了能摆脱黏人的姗姗,她随手拉过了同是来接机的清岺,谎称对方是自己的女朋友亲了清岺一口,清岺气急,给了对方一巴掌。姗姗已经惊呆了,幸好清岺解释了,才解除了两人的误会。丁海这天情人一起出门,见到了段雪晴,顿时就被对方吸引,现在只要确定对方的身价足够高,他就可以下手了。他看见段雪晴上了段天朗红色的跑车就离开了。丁海回到自己工作 的报社,意外的发现了自己同事拍摄的照片里面竟然有红色跑车肇事时候的照片,于是他心生一计。他将照片偷偷留了下来,找到了段天朗,要求对方买下这张照片。段天朗误以为是清岺派人来讹钱的,花了五万买了照片。照片拿到手以后,段天朗就找到了姗姗,要求对方去自首,可是姗姗就是不承认是自己的错误,不肯去警察局。

爱来的刚好第3集剧情介绍

当初段天朗出国的时候将钥匙交给了段雪晴,知道这件事又能拿到钥匙的人只有姗姗,所以段天朗肯定卡车撞到人的是姗姗。姗姗否认以后就开车离开了,惊慌失措的姗姗找到了段雪晴,她说自己是当时只是贪玩开车,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为什么会撞到自己的车上。段雪晴听到这里,误以为是姗姗碰到碰瓷的呢。让对方不要担心。姗姗依旧不放心,因为按照段天朗的性子,他肯定会报警的。所以姗姗接着给苏南等人送礼物的机会,偷偷溜进段天朗的房间,想要查出是谁卖照片的人,可是苏南突然进来,看见姗姗在翻天朗的东西,于是姗姗就告诉苏南自己当初被碰瓷,没有处理妥当,所以现在被人危险。苏南相信了姗姗的说辞,认为她是无辜的,她想起了自己的女儿欣欣,决定帮助姗姗不让她被人欺负。于是姗姗打电话到花圃订了一百只玫瑰,让清岺亲自送过来。清岺将花送到以后被带到了苏南面前。苏南给了一万块钱,远远多于花钱,清岺想要解释,可是苏南却一口认定清岺是碰瓷一伙儿的,清岺说自己只要花钱,多于的钱不要,但是苏南说,要多的没有,只有一万块钱,以后不准勒索她的孩子。苏南还录下了清岺拿钱的视频,让清岺以后不要再打扰他们的生活了。看到苏南的时候,清岺脑海里闪过小时候妈妈离开的场景,可惜苏南接下来的话,让她无心细想这个细节。另一边,段天朗开车带着姗姗去警察局备案,姗姗心里明白,如果到警察局就完蛋了。所以她借由要吃饭让段天朗停了车,她故意扭伤脚将面条倒在了段天朗的身上。无奈之下,段天朗只能将对方送到了医院,自己则去清洗,待他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外套被带走了,而车钥匙也在外套口袋里。无奈之下,段天朗打车到了正泰酒店,却看见了等候着的清岺,一气之下,段天朗将清岺带到了自己的休息室,想和她好好谈一谈,段天朗在休息里换之前弄脏的衣服,让清岺误以为对方是色狼,欲行不轨之事,就想逃走,被换衣的段天朗拦住,两人不慎扑到在地。这个时候段雪晴突然出现,看见衣衫不整的段天朗以及两人交叠的身影,误会了两个人的关系。清岺踢了段天朗一脚,说了一声色狼就跑掉了。丁海接到工作,为正泰酒店写广告,心里觉得大材小用。这个时候,恰巧他的金主女友给他送来请柬,请他参加自己的婚礼。在酒吧买醉的丁海恰巧遇见了段雪晴,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段雪晴的身份,只是抱着猎艳的心情去认识对方。丁海将段雪晴带到了正泰旗下的别墅,说是自己的房子,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有自己家还没有出售地盘的钥匙,但是段雪晴肯定的是丁海说谎了!于是,段雪晴拦车离开了,留下气急败坏的丁海。姗姗又约见了丽丽,她告诉丽丽,开车撞人的是段天朗的姐姐,她未来的大姑子,所以她不能将这件事告诉清岺。姗姗将钱转给了丽丽,让丽丽帮自己拿给清岺。丽丽答应了,当清岺看见自己卡里多了十万元以后,就约见了姗姗,将钱还给了对方。清岺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打算在追究车祸的事情了,姗姗松了一口气。可是姗姗又来到了段家,她编了谎话,说是对方有勒索自己,让自己转了十万,她把单据拿了出来,段雪晴和苏南瞬间就相信了她。待段天朗回来看到单据,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能力,虽然他觉得清岺不像是那种骗钱的人,可是这个账单又是真实存在的。段天朗拿走了单据,表示这件事自己会处理的。姗姗拿出单据的本意是让段天朗远离清岺,不料弄巧成拙。姗姗暗地里跟踪段天朗,看见了段天朗和清岺见面。原来,段天朗为了以防万一,让清岺牵一份保证书,清岺气急撕了保证书。清岺和姗姗都不知道的是,段天朗对清岺身上的香水起了兴趣。

爱来的刚好第4集剧情介绍

丁海参加前女友的婚礼,却发现段天朗是正泰第一继承人,他一边吐槽一边在想,当初怎么就没有多要一些钱呢。看见站在段天朗身边的段雪晴,误以为她是段天朗的女友,突然想起之前带她企业正泰的样板间看了看,这下如果被段天朗知道,自己肯定会被投诉的。于是丁海拦住了段雪晴,请求对方不要将那件事告诉段天朗,段雪晴答应了。可是第二天,丁海被投诉了,而且正泰那边以滥用样板间钥匙为由,撤销了广告合同。丁海被自己的老板训斥了一顿,他其实压根没有进样板间只是在外面逛了一逛,他觉得肯定是段天朗在报复自己。另一边,段父召开董事会,宣布段天朗成为正泰的总经理,可是却遭到了半数董事的反动,段天朗没有注意,段雪晴的脸色也有点难看。这个时候,有一个董事提出,让段天朗先进入销售部,接下来的业绩可以在段雪晴的基础上提高五个百分点就可以了,段天朗却放下豪言,未来两个月自己会提高十个百分点。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段雪晴成为了正泰总经理,而段天朗成为了销售部的组长。丽丽花店接到订单,由于丽丽走不开,就让清岺帮自己送过去,由于地址的问题,清岺将花送错了,送到了段雪晴的办公室。段雪晴一看到清岺就觉得有阴谋,立刻叫保安检查清岺身上有没有凶器。清岺发现自己送错了花,当即就转身离开了。清岺将花送到接话人手里,才发现对方是段天朗,两人相见两厌,段天朗不肯签字,清岺哭闹着才让对方签了字,计谋成功的清岺霸气的离开了。只是她没有想到,自己掉了一方手帕,手帕上面绣了郁金香,而段天朗对郁金香有着特殊的缘由,段天朗看到郁金香后 ,受到了突发性刺激晕倒,被路过的段雪晴送到了医院。苏南知道自己订花的花店供应商是清岺以后,立马打电话给了丽丽花店,要求对方换掉供应商。清岺知道消息以后,立马跑到正泰门口想要拦住段天朗道歉,可是段天朗避而不见,清岺没有办法,只能让姗姗帮自己在段天朗面前说好话,不要为难丽丽花店和自己的花圃。姗姗表面上答应了,清岺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姗姗一手促成的。丁海被上司强烈要求找到正泰德负责人并且挽回正泰的广告,可惜丁海被拦在了门外,段雪晴不帮他,段天朗也对他视而不见,但是没有办法,为了保住工作,他只能低声下气的请求段天朗。其实段天朗并不知道广告的事情,所以丁海完全是找错了人。无功而返的丁海在外喝得烂醉如泥,还是清岺痴心的照顾了他一个晚上。为了能够促进酒店的销售业绩,段天朗推出香氛调查,看看大众喜欢什么香味的香氛,段天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竟让能在花市遇见清岺。清岺自告奋勇的要帮对方,段天朗不依,被缠的无奈的段天朗将清岺带到了一旁,想要好好聊一聊。清岺向段天朗道歉,请求对方不要撤销正泰集团在丽丽花店的订单。

爱来的刚好第5集剧情介绍

清岺想要道歉,见段天朗不理会自己,两人就开始推搡,清岺不小心倒在地上,路人都以为是段天朗动手,手下见情况不对,就将段天朗带走了。段天朗再一次看见清岺留下的手帕,想起清岺身上的香味,一直给人一种畅快感,立刻让手下帮自己去分析香水成分。段天朗回到公司以后就收到了来自清岺的花朵和道歉信,段天朗不知道想起什么,弯起嘴角。很快丽丽花店就重新拿到了正泰酒店的订单,丽丽和清岺得到消息以后都很开心。段天朗正苦于如何提高酒店的品牌效应,正巧国际环保合作发展论坛在他们城市进行,于是段天朗想要争取到主办权,会议考察团还有一个月来到这里,只要他们能在这段时间里好好表现,一定可以拿到主办权。姗姗得知段天朗想要得到取得主办权的事情以后,很激动,因为她认识会议考察团的成德,只要她出面,一定可以帮助段天朗。但是鞠父开口,告诉她,只有让段天朗吃一点苦才会知道姗姗的好。姗姗深以为然。于是,在段天朗丝毫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姗姗以助理的身份带着会议考察团的人来到了正泰酒店。姗姗告诉成德段天朗脾气暴躁有没有礼貌,可能不太适合住在这里,为了能够让成德相信自己的,姗姗特地设了一个圈套,段天朗本就不喜姗姗,所以拒绝了姗姗的条件,于是成德撞见了段天朗对姗姗态度恶劣的一面。当即就离开了酒店,住进了姗姗家的度假村。徐老太太刚从医院检查出来就遇见了丁妈妈,丁妈妈说话尖酸刻薄,两人一眼不合打了起来。清岺听到消息以后,立马回到了花圃,想问清事情缘由。徐老太太本来就不看好丁海和清岺,所以就说清岺和丁海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岂料这里踩到了清岺的雷区,清岺不小心说错了话,勾起了徐老太太的伤心往事,一气之下,推倒了清岺,离开了花圃。跌倒在地的清岺不小心崴伤了脚,但是她担心徐老太太,于是就撑着伤痛出门寻找,意外看到了徐老太太的高血压病发的病书。开车路过的段天朗,看见了在路边清岺,立马停下了车,将清岺抱上了车,送到了医院,最后又将清岺送回了家。清岺没有心情和段天朗斗嘴,道过谢以后就离开了。徐老太太最后回到了家,不过是被警察送回了家,虽然清岺心里有些疑问,却没有多说什么。姗姗找到了段正华,暗示段天朗对自己的态度很差,以至于会议考察团放弃正泰酒店。段正华听了姗姗的话,没有怀疑,表示会教训段天朗,让他道歉的,姗姗满意的离开了。当晚,段正华就找到了段天朗,让他去向姗姗道歉,迫于无奈,段天朗只能答应。姗姗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段天朗,低头微笑,她没有想到自己的进展可以这么快,她告诉自己一定要一直这样保持下去,直到和段天朗结婚。段天朗再一次找到了清岺 ,请求对方帮自己的酒店布置香氛,清岺觉得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是想到姗姗让自己不要接近段天朗,于是她借用了丽丽花店的名义。只是后来,段雪晴看见清岺以后大发雷霆,因为酒店的花一直是她负责的,段天朗不经自己同意,她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于是暗地里安排人手就对花做了手脚。她安排客人装出对花粉过敏的样子,然后趁机换掉供应商。不料,被为段家姐弟送吃的的苏南撞破,苏南一眼就看出了猫腻。很快,段正华也得到了消息,段雪晴刚回家,就被段正华一顿大骂,他觉得段雪晴是在用酒店的声誉做赌注。还责令她,如果今年还不把自己嫁出去,那么就对外宣布解除父女关系。段雪晴反驳段正华是重男轻女的老古董,转身离开了家。姗姗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就带会议考察团的众人回到了酒店,此时,成德突然问起了之前香氛导致客人晕倒的事情。

爱来的刚好第6集剧情介绍

段天朗早有准备,他拿出了研究所对香氛安全鉴定书,成德很满意段天朗现在的表现,也很满意酒店的花香,他觉得清新自然,非常喜欢。于是,段天朗很顺利的拿下了国际环境合作发展的主办权。另外,由于段天朗超额完成了当初十个百分点的任务,所以段正华宣布段天朗成为总经理。段雪晴站在总经理办公室门口,在心里默念:我一定会回来的。段天朗没有意识到段雪晴对正泰酒店的执念。姗姗约了段天朗,段天朗闻见了她身上的香味,觉得和清岺手帕上的香味相似,于是就问了姗姗香水的来源,姗姗有意隐瞒就说是自己在法国买的手工香水,没有牌子。为了以防万一,姗姗将香水丢在了外面,却意外被跟踪在段天朗身边的丁海捡了回去。想了一想,姗姗还是找到了清岺,告诉她段家人因为段天朗上次晕倒的事,在追查清岺香水的来源,还称她为三无香水,让她以后不要再提起花源的事情。清岺答应了,所以在段天朗想要见她的时候,清岺转身就跑了,段天朗追不上就想了个法子,以秘书吴华的名义订了一束花,让清岺送过来。于是清岺成功被堵在了大堂门口,两人追赶的时候被段雪晴撞见。段雪晴提醒姗姗注意管好段天朗,不然就要被清岺抢走了。姗姗再一次找到了清岺,清岺保证自己以后一定不会再和段天朗见面了,姗姗这才满意。恰逢姗姗为段天朗准备了一个生日派对,让清岺为自己布置会场,清岺很高兴,还陪姗姗一起去商场买了领带夹。段天朗收到姗姗的礼物以后,并没有很高兴,而是放到一旁。 姗姗再一次撞见了段天朗和清岺打闹的场景,心里止不住的嫉妒,于是她让段雪晴给自己支招。段雪晴告诉她,段天朗怕两种东西,其中一样就是郁金香,于是姗姗立马打电话给清岺,让她帮自己送一束郁金香给段天朗,当作什么礼物,不要告诉任何人是她送的。不知真相的清岺满口答应。在派对的门口,段天朗见到了清岺,很开心的想要迎上去,可当他看见清岺手上的花时,脸色瞬时就变了,连连退后,还让清岺滚。不明真相的清岺想要辩驳,却见到段天朗缓缓的倒在了自己面前,清岺来不及惊呼,大家就拥护在了段天朗身边,苏南知道是清岺惹的祸以后,毫不迟疑的给了清岺一巴掌。段天朗进了医院以后,还没有醒来,姗姗有点无措,她没有想到会害的段天朗晕倒。段雪晴让她安心,说自己有底,不用担心。段雪晴在离开的时候,看见在医院门口徘徊想道歉的清岺,段雪晴奚落了她一顿,就让人赶走了她。段天朗出院的时候,段雪晴在他的背包里看到了清岺的手帕,段天朗什么都没说,就将手帕丢在了医院。却不想,姗姗去病房的时候,没见到段天朗拿到了手帕,虽然心里气愤他跟清岺不清不楚的关系,但还是将手帕带回酒店还给了段天朗。段雪晴偷偷告诉姗姗,段天朗曾经有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大学家教姜妍,只可惜后来姜妍绑架了他,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段天朗就特别排斥异性,她将这些告诉姗姗,就是希望姗姗不要误会段天朗,等天朗打开心结,一定会喜欢上珊珊的。只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姜妍已经出狱了,而且还跟踪上了段天朗。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