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荣耀2剧情介绍

1-6集

大唐荣耀2第1集剧情介绍

  

  建宁王李倓被诬陷致死后,李俶便沉溺杯中物,整整五日颗米未进,无法保护弟弟的自责让他意志消沉,借酒浇愁愁更愁,脑海中浮现的都是昔日兄弟嬉笑打骂的快乐时光,可往日过眼云烟,如今天人永隔,李俶心中哀愁无以慰藉,只好化作杯中酒,将恨与怨都囫囵下肚。

  独孤靖瑶虽已官至将军,仍止不住内心对广平王的眷恋,每天都会去药店为李俶选药滋补身体。可大家都明白,心病只有心药医,无论独孤靖瑶如何劝说,广平王的内心都如一潭死水,丧弟之痛让这个曾经叱咤战场的元帅一蹶不振,带着对李俶的爱意,也为了让他振奋起来为李倓复仇,独孤靖瑶请愿成为广平王的妾室,希望心爱之人脆弱之时能相伴左右。可李俶向来看重感情,自己和沈珍珠情比金坚,不可能容得下其他人,更何况现在正满心哀痛,于情于理都不是讨论感情的恰当时候,便婉拒了独孤将军的好意,醉熏熏的撇下她一人离去。

  广平王心中烦郁无处消解,只好借酒作诗,扔的满地都是。沈珍珠理解李俶的痛苦,只在屋外紧张地观察着李俶,怕他醉酒伤着自己。直到觉得李俶的悲痛之情挥散的差不多了,才冷静地向夫君分析这场悲剧。随着沈珍珠的分析,李俶才发现,之前种种事件的幕后黑手逐渐浮出水面,沈氏一族惨遭灭门加上此次李倓枉死,都是皇后在幕后操纵,这个女人很有可能觊觎朝野,所以才一直对麒麟令虎视眈眈。局势逐渐明晰,沈珍珠的一番言语也燃起了李俶的斗志,考虑到张皇后杀子自保,亦需要时日养伤,留给自己的准备时间并不多,一定要尽快振奋起来。看着位聪慧美丽的贤内助,李俶感到心头有说不出的温暖和庆幸。

  肃宗在政治的斗争中沉浸多年,尽管一日痛失两名皇子,可无奈身居高位,他必须保持心智不受太多干扰。第二天早朝,他便降下浩荡皇恩,赐李倓厚葬,同时也警醒诸位皇子,要求他们安分守己。一招大棒一招蜜糖,双管齐下,恩威并施。帝王权术使得得心应手。

  正待退朝,下官来报,说史思明已按照约定归顺大唐,好像阴霾的天空被阳光撕开了条口子,肃宗感觉心情也好点了,打算吩咐下面下诏封赏史思明。李俶深知史思明阴险狡猾,担心其中有诈,急忙站出来请求撤诏。他毕竟还是年轻,一国之君的父皇怎么会不知道这种事情,再说已经下了封赏,这时候就算有意见也应该私下说,当面反驳难免有僭越之嫌,更何况是现在这个动乱初定的时候,自己还背着一身战功,在别人看来,这分明是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果然,肃宗的脸再次多云转阴,强硬地呵斥了李俶一顿,闷闷不乐地退了朝。

  张皇后也痛失爱子,但她可不是李俶那样任意放纵感情的年轻人,多年的后宫生涯让她明白,想要成功就得克制感情。现在正是关键时刻,已经在权力的路上走了这么远,不能留下任何软肋阻碍自己前行,于是狠下心,咬着牙让宫女处理掉了佋儿所有的物品,开始冷静地分析局势,盘算着今后的计划。

  后宫是自己独大,但是想要把控朝政,还是需要有力的队友,虽然和史思明的佋儿没有了,但还可以使用自己皇后的身份配合着肃宗对他加以钳制。想到这里,她便跑来肃宗身边替吹耳旁风,言及史思明的不二忠心和李俶的种种不是,肃宗本来觉得皇后丧子后心里难过,让她说两句痛快心情,所以什么都没有回应。张皇后以为肃宗听信了自己的进言,便更加卖力地挑拨着肃宗和广平王的关系,随着张皇后挑拨得越来越离谱,肃宗终于按耐不住心中怒火,挑明了皇后内心的小算盘,警告她后宫不得干政。原来他心里什么都清楚,吓得张皇后赶紧含泪请罪。

  原本的计划失手。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张皇后一回蓬莱殿,便传召内务府总管李辅国,一边恭贺他高升为元帅府行军司马,一边埋怨自己殿内冷清不如从前,言语之间尽是讥讽。李辅国小心地陪着说笑,谨慎地接着话,惊得一身冷汗,不知道这皇后心里又在盘算着什么。

大唐荣耀2第2集剧情介绍

  

  张皇后屏退了众人,也开始对着李总管软中带硬地使用起了权术,李辅国在后宫混迹多年,自然是知道张皇后的为人手段。一身冷汗地急忙表示衷心。原来,肃宗年事已高,早已雄风不再,张皇后担心自己膝下无皇子,以后恐遭冷落。李辅国在后宫混迹多年,深知自己一句话接不好就有可能小命不保,危机时刻脑子转的比谁都快。想起来自己曾偷听过皇后的谈话,皇后认为皇子李係好大喜功,早有争储之心,而且李係生母早亡,宫内无人照应,刚好可以和皇后结成联盟,现在只差一个人提出建议,便顺水推舟地推荐张皇后对之加以笼络。

  史思明归降朝廷的的基础就是佋儿可以成为皇太子,可这次兴奋地返回长安才发现一切都已大变样,不仅和皇后的孩子没有了,这个女人还收了李係当继子,史思明这才知道自己被玩弄了。为了继续互相利用,二人重新交换了政治目标,虽然不能重温鱼水之欢,但张皇后允诺史思明继续做大将军和未来的摄政王,之后江山易帜也不过是手到擒来,二人再次达成同盟,商定先扳倒广平王李俶。

  庆功宴上,肃宗封史思明为归义王,对他的投诚行为赞不绝口。借着宴会兴致,史思明对李俶展开攻击,故意对其大加夸赞,假称民意认为李俶战功非凡,被百姓尊为真龙天子。肃宗本来疑心就重,没听出这一番绵里藏针,反而对李俶产生了顾虑。同席的沈珍珠听出史思明的言外之意,大胆进言,将李俶的功劳归于皇上恩泽,化解了一场危机。军人出身的史思明不会善罢甘休,便随口挑出沈珍珠和安庆绪夫人长得一模一样,意图挑明隐情,除掉这个绊脚石。虽说旁人再次化解,史思明的这番话已成为众人心中肉刺,尤其是历经艰难险阻才身居高位的肃宗。

  下了酒席,肃宗对史思明的话耿耿于怀,他认为沈珍珠的流言蜚语太多,有损皇家清誉,加上朝中许多人上奏,称广平王在军中结党营私,意图不轨。于是肃宗深夜召传李俶,准备为他再选一门婚姻,重感情的广平王不忍抛弃结发妻子,跪地请求父皇成全夫妻之情。向来对李俶疼爱有加,可看到广平王胆敢违抗自己的意志,本来就承受极大政治压力的肃宗大发雷霆,气得将奏书摔在广平王面前,他希望看到李俶的顺从,好证明这个皇子仍然忠心耿耿。可这样违抗自己的意志,不仅看不到忠诚,还让他看到了李俶的软弱,在政治面前,重视感情是多么可怕的缺点!

  刚发完火,总管李辅国来报,说史思明也深夜求见,看着广平王跪地的落魄相,对此事来龙去脉了然于心的李辅国不免心中一声篾笑。

  叛军初定,正是政治动荡之时,唐肃宗不得不先稳定皇位。此时任何不顺从的人都会被他视做胸怀异心。史思明是政治老手,深深理解肃宗现在的担忧,谙熟兵法的他借着酒席上的攻势乘胜追击,此次平定叛乱之时,回纥王子叶护率领的援军大肆掠夺洛阳,致民不聊生,史思明称这一切皆是因为叶护曾与广平王曾定下协议,有了李俶的保护,他才敢如此大胆,更谎称民间流传的歌谣也在指责二人狼狈为奸。一番巧舌如簧,点中了肃宗心里最忌惮的地方,本就对李俶的违逆心存不满的李亨终于打算放下亲子之情。

  第二天上朝,肃宗怒叱叶护荼毒洛阳百姓,打算接机处理广平王,叶护虽是回纥军统帅,却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眼里哪揉得下沙子,朝堂之上直接指责肃宗不履行当时请兵时的协定,回纥援军帮他平了江山,却连个军饷都没收到。肃宗没想到酒桌之上的缓兵之计成了别人口中的把柄,顿觉颜面扫地,将怒火勉强迁到广平王身上。仗已经打完了,给不给军饷现在是大唐说了算,眼看着摊子无法收拾,再闹下去恐怕还会得罪唐国,不得已之下,葛勒克汗默延啜上殿示弱,把错误归在儿子叶护治军不严,致使洛阳居民受损,看着年轻气盛的儿子愣头青一般不识大局,气得可汗当殿责打愚子。看到默延啜给了个台阶,肃宗也不客气,借着这一场混乱,固权心切的李亨不费一金一银请便退了回纥援军,还顺手免了李俶的天下兵马大元帅一职,将勤王军纳入麾下亲自统领。毕竟现在的他看来,稳固住皇权才是要务,不然哪来的资本恩泽天下。

  忠心耿耿却被削了兵权,李俶就算再不开心也没法违抗圣旨。郁郁寡欢之时,司马李泌出现,点醒他皇上目前因为安禄山反乱之事正对皇位心存担心,目前应顺从皇意,做好乖皇子,等皇上放下疑虑后才有机会再为大唐江山施展拳脚。成大事者,需能屈能伸。

大唐荣耀2第3集剧情介绍

  

  李泌得到消息,太后已与二皇子李係结成联盟,而长子广平王刚在朝上被收掉兵权,意味着后宫目前又得到了优势。作为李俶的辅臣,他立即在下朝的路上截住闷闷不乐的广平王,认真的分析了目前形势,认为肃宗为了皇位安稳,目前正忌惮广平王功高震主,加上李俶多次忤逆圣意,自然会被收掉兵权,目前最好多加忍让,当好自己的乖皇子,不要让满朝文武都看得出那一脸不爽的表情,背后有小人借机再参上一本就危险了。李俶这才如醍醐灌顶,一再拜谢李泌提点。

  大殿外,默延啜怒对叶护殿上的言行极为愤怒,现在回纥腹背受敌,已经和唐朝形成唇亡齿寒之势,肃宗正是因为看清楚了这种事情才敢肆意压榨回纥,目前只能隐忍退让,闷声求得发展,但叶护不仅不识大体,差点破坏了联盟,还在朝堂之上口出狂言,置结拜兄弟广平王与水火之中。游牧民族的男人都是重义气的汉子,怎么可以这样贪利轻义!便拉着倔驴一样的叶护要去给李俶赔不是。

  到了广平王府,默延啜连连向结拜兄弟道歉,但叶护满肚子委屈,坚持认为自己率兵浴血奋战,出来给人帮忙没捞着点好居然捞个骂名,还好青春男儿爱脸面,不然早就抹眼泪了。李俶倒是没跟他计较,年轻人嘛,谁没个愣头青的时候,宽慰了他两句便和默延啜去庭院喝茶了。留下沈珍珠劝说这位脾气倔强的义子。沈珍珠不厌其烦地向叶护阐明大义,但年轻人的世界里黑白分明,游牧民族的掠夺思想已经根深蒂固,看着叶护眼中那已经化成仇恨的怒火,沈珍珠只得利用自己的义母身份,要叶护承诺绝不侵犯唐朝。听着广平王妃的要求,想着自己拜她为义母时的温暖场景,叶护只觉得自己的一腔热情都被伤了个透心凉,这个女人居然利用起了自己的感情,你们唐朝的百姓是人,我们回纥的百姓就不用生活了吗?但义母的命令不得不从,身为回纥王子的叶护咬着牙做出了承诺,也把这份情谊一并咬断,含泪愤愤离去,留下沈珍珠一人怔怔地坐着。

  由于外敌形成联盟,默延啜决定早点赶回去保护领地,由于担心李俶的境地,默延啜留下了三千铁骑辅助唐朝,还神秘地表示要送李俶个礼物,当作叶护胡来的歉意。李俶看着这个故作神秘的大哥,也对这礼物充满了期待。

  肃宗和皇后去寺庙为佋儿念经超度,皇后借机装可怜,引得肃宗怜悯不已,心疼地要张皇后与自己一同乘龙辇回去,这下随行的裴贵妃不干了,本来可是自己和皇上一起乘龙辇来的,现在老狐狸精装装样子就把自己甩一边去了,自己要是忍气吞声,以后还怎么在宫里混,便拉着肃宗撒娇不松手,肃宗被吵的没办法,只好让裴贵妃乘坐皇后的凤辇,这才换回一丝安宁,一路上对皇后百般呵护。仪仗行至山路,车外呼声四起,肃宗只听见几声护驾,随后下属来报,凤辇中的裴贵妃遇袭身亡。

  李俶很快得到来裴贵妃身亡的消息,既然是在凤辇中遇刺,那凶手的目的就应该是皇后。这应该就是默延啜临行之前说的神秘礼物了,想到这里,李俶不由得一阵苦笑,中原局势复杂多变,哪有大哥想的那么简单,这一闹,还不知道会生出多少事端来。果然,史思明听闻行刺消息后立即密会张皇后,二人大呼惊险的同时,打算借此事大做文章。

  由于护驾不利,护卫将军薛嵩被投入大理寺审讯,皇后插手审讯的事情很快便传到独孤靖瑶处,想到皇后出手多半是要不利广平王,便急匆匆深夜赶至广平王府,一番商讨后,二人决定将计就计,借机剪除皇后党羽,只是这计策必须要瞒着王妃才有效。

  刚送走独孤将军,内飞龙使便兵围广平王府,原来是肃宗传旨召唤,看着这阵势,李俶知道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已经吹响了号角,交代了府里的安排后,便沉着地跟着内飞龙使前往紫宸殿。

  大殿之上,肃宗把薛嵩的供词狠狠地摔在李俶面前,指责广平王意图谋反,这场景如同当年玄宗指责肃宗时一模一样,只是形势不同,此时广平王可不能一味退让,便要求同薛嵩当面对质以证清白。若非李泌为其求情,盛怒的肃宗早就一刀砍到了广平王的身上。经过众人一番努力,肃宗这才允许薛嵩和广平王对质。正宣带薛嵩上殿,总管李辅国匆忙来报,说薛嵩已被人劫走。前面派刺客行刺自己的仪仗,后面又叫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劫人,这摆明了是不把自己这个皇上放在眼里,这回的肃宗哪里还有理智可言,恼羞成怒之下就要拔刀砍向广平王。

  幸得沈珍珠挺身而出,加上李泌在旁竭力进谏,肃宗这才慢慢平复心情,先将广平王投入地牢,并给沈珍珠三日时间追查薛嵩下落。

  一回到家,沈珍珠便立即安排众人四处查探薛嵩行踪,同时让建宁郡主关注后宫动向,不放过任何一丝可能。想到目前愿意对广平王府出手相救的人只有独孤将军府,沈珍珠便心急如焚地赶去找靖瑶帮忙。

大唐荣耀2第4集剧情介绍

  

  独孤靖瑶虽是女儿身,但剑艺精湛,加上自小在军营长大,让她行事风格充满了军人的果敢干脆。未等广平王妃开口,靖瑶便直言自己目前没有薛嵩下落,不过独孤府正在全力追查。其实,由于多次在广平王妃面前袒露自己对广平王的感情,靖瑶自己也觉得直面沈珍珠有点难堪,所以才跳过寒暄直奔主题,身为主人却不顾待客之道,让沈珍珠也不知如何应对,走也不是,又无话可讲,只好杵在原地不言一语。

  靖瑶并没有逐客的意思,在她看来,眼前局势危急,沈珍珠一介女流之辈根本帮不上什么忙,正好借此机会让她主动远离广平王,给自己腾出地方,于是请茶落座,将李俶杀身之祸的原因归于沈珍珠,只是这次再没提起自己才是适合陪在广平王身边的女人,这一手虽然不干净,但爱情使人疯狂,自古兵法无道德可言,更何况是如战场般的情场。看着沈珍珠的眼神游离后重回坚定,靖瑶知道,自己的话已经深深刺入了广平王妃的心中。送走沈珍珠后,她便自信满满地转身来到了密室,许诺事成之后让薛嵩担任东宫统帅,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薛嵩焦虑的神色。

  张皇后想来想去,只能是广平王府派人劫走了薛嵩,于是知会灵儿去给素瓷安排任务,让她多加留意沈珍珠的动向,一旦找到薛嵩便将其灭口。灵儿也是个不拖泥带水的狠手,懒得跟一个下人浪费口舌,便利用襁褓中孩子的性命逼素瓷就范,爱子心切的素瓷只好收下毒药,只是一想到孩子的性命只能用薛嵩和广平王的性命来交换,她便内心痛苦不已。

  风生衣,严明传来消息,打听到薛嵩曾打算购置私宅,只是不知道具体地点。这可是一条好线索,剩下的时间并不多,沈珍珠立刻安排二人兵分两路,一路去摸清长安城内所有待售私宅情况,另一路排查城内棉庄布庄,看看是否有人正在大批量购入丝绸棉布。

  几日不眠不休地追查薛嵩,让沈珍珠心力交瘁,可她又放不下地牢内的夫君,牢内阴冷潮湿,不知道李俶情况如何,于是带了一些被褥去狱内探望。二人隔栏相握,在阴冷的地牢里感受着彼此内心的温暖。看着仍然蒙在鼓里的爱妻劳累憔悴,李俶为了大局又不得不继续隐瞒实情,只好看着珍珠离去的背影心如刀绞。

  风生衣两手空空地回府禀报,听闻他也没有查到薛嵩下落,看着王妃憔悴不已,他差点吐露实情,又怕被机敏过人的沈珍珠看出自己有所隐瞒,心虚之下慌忙告退。可刚走到院子就看见独孤靖瑶风风火火地骑马赶来,原来独孤府的下人疏忽大意,导致薛嵩深夜潜逃,靖瑶安排人追踪后飞奔来找风生衣,两人分析了目前的情形,正在商量对策,却被夜不能寐的沈珍珠看见,看着两人焦躁不安的背影,沈珍珠知道应该是出了什么差错,不然独孤将军也不会深夜急访,还不见自己只找风生衣,两人一定在隐瞒着什么,便屏退了旁人,将二人引入书房准备问讯。风生衣见无法继续隐瞒,只好将事情全盘托出,原来李俶得知皇后要利用薛嵩陷害自己,决定将计就计,安排独孤靖瑶将薛嵩劫走后重对口供,洗白自己之时同时打击张皇后。薛嵩被劫后,后宫肯定会怀疑广平王府而密切关注上下行踪,尤其是广平王妃的举动,为了保证不漏出破绽,才决定瞒着沈珍珠,骗过张皇后。

  几日殚精竭虑下来,沈珍珠已身心俱疲,想着自己一片苦心居然也只是为爱人所用,心中难免掠起一丝自怜,联想起之前独孤靖瑶的劝告,一瞬间,她甚至都怀疑起了李俶对自己的感情。可眼下最重要的并不是感情,而是薛嵩确实逃脱了己方控制,万一落入张皇后圈套,不仅之前的计谋功亏一篑,身陷囹圄的广平王也再无平反之日,于是定下心神,再次寻找薛嵩的线索。

  通过薛嵩好友赵勇的描述,沈珍珠断定薛嵩虽然贪慕名利,却是一名孝子,这次深夜潜逃应该是给老母送终,眼看肃宗定下的时限界至,众人不敢怠慢,火速按照收获的线索追查下去。

大唐荣耀2第5集剧情介绍

  

  薛嵩孝顺,一直打算给母亲购一处私宅颐养天年,不成想叛乱中母亲被安庆绪扣下,虽然历尽艰难险阻得以团聚,但回到长安后老母便身患重病卧床不起。严明探访棉布庄时,曾发现薛嵩订过一套寿衣,沈珍珠这才知道,薛嵩要买的应该是阴宅。紧急时刻,沈珍珠的头脑却异常冷静,她立即差严明火速查找预订寿衣的下落,并布人探访城内棺材铺内,查询棺材流向,只希望赶在后宫之前找到薛嵩。

  众人驱车赶往郊外墓地,果然见薛嵩披麻戴孝,满脸灰土,在母亲墓前痛哭流涕。薛嵩拜过了沈珍珠,道出逃脱实情,他知道此次对质生死难料,担心自己无法给母亲送终,于是深夜潜逃,打算料理完母亲后事再返回独孤将军府。看着这位有情有义又贪慕名利的将军,沈珍珠也无言安慰,一行人离开墓地,护着薛嵩直奔皇宫。

  风生衣见诸事办妥,便去将军府向靖瑶通报,靖瑶一颗悬着的心刚放下来,却得皇后召见。另一边,素瓷伤心地扔掉了毒药,虽然在墓地她有机会下手,可毒杀薛嵩后死无对峙,广平王必定冤死狱中,这个柔弱的婢女并没有什么文化,但多年侍奉,让她相信广平王是个可以保护百姓的好皇子,深明大义下,素瓷只能做出那个最痛苦但最正确的决定,现在大家都去了皇宫,府内只剩下自己,她终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让内心的痛苦随着眼泪一起化入那盏清池中。

  皇后对独孤将军又是夸赞,又是同情,一边暗示她与广平王保持距离,一边又要给她做媒许配皇子,虚虚实实一套手段下来,被靖瑶得体地悉数推却。独孤府手握三万精兵,几代以来兵强马壮不问世事,现在不得已暴露于世,虽然会为各势力竞相拉拢,但不至于让皇后费心至此,靖瑶对张皇后的算盘略知一二,不动声色地保持着距离,惹得皇后只得冷冷地送客。看着靖瑶离去的背影,张皇后恨的牙根痒痒,又无可奈何。此时李总管来报,薛嵩已经被押至大殿。

  大殿之上,沈珍珠替薛嵩求了免死金牌,薛嵩这才斗着胆子按照与独孤靖瑶串好的口供,称自己屈打成招被迫咬了广平王一口,婢女灵儿眼看薛嵩要供出皇后,飞针将其刺死,随后假借土蕃刺客之名挟持皇后,作势欲刺死肃宗,危难之际,二皇子李係挺身而出,为肃宗挡下这一针后昏死过去,灵儿仓皇逃离之际被侍卫乱箭射死,双方人证俱陨,李係护驾有功必定受肃宗重视,看着亲自导演的这一手急策成功,张皇后终于长舒一气,广平王亦心知肚明,但经过李泌教导的他,已经学会了按下怒气不动声色。

  边疆军报,趁唐国内乱,黠戛斯与土蕃结盟南下,金城郡已失守。众人皆感大事不妙,金城郡内有一密矿,是广平王重要的经济来源,其守军又是李俶的嫡系兵力,现在忠兵受阻,经济被切断,自己在朝廷上又接连受挫,李俶虽表面不漏声色,内心里已然觉得自己大势已去,满目山穷水尽之势。李泌却不以为然,优势并不代表绝对胜利,虽然二皇子李係吸引了众人目光,但广平王正好可借此机会重整旗鼓,一番分析精妙绝伦,让郁郁寡欢的广平王又看到柳暗花明之景。

大唐荣耀2第6集剧情介绍

  

  李泌一生志向高远又洁身自好,同样心系百姓的他,认为众皇子中只有广平王可重振大唐雄风。因此处处鼎力相助。经过一番局势分析,李泌建议与独孤家联姻,这样朝野必会忌惮广平王府的实力。李泌知道广平王重感情,一心只爱沈珍珠一人,便苦口婆心地劝解,认为生于帝王将相之家,毫无利益纠葛的感情实在是太过奢侈。沈珍珠本来打算给二人送茶,听到这些话,知道自己不便出现,若有所思地转身离去。

  刺客风波已平,众人渐渐回到正常生活轨迹,可有一人却再也无法安心度日,由于没有听从后宫安排,素瓷知道自己害了孩子,每日以泪洗面,噩梦连连。

  同样伤心不已的还有建宁郡主,每每想起含冤离世的三皇兄,婼儿就不禁泪水连连,以后再也没有如此疼爱自己的皇兄,让这个受惯了宠溺的小可爱难过不已,于是晚上拉着婢女出去唤魂,期望着兄妹能梦里相见,可朦胧间看见一个人影在黑夜中掠过,急匆匆地飞去蓬莱殿,建宁郡主深觉其中有异,也悄悄尾随。

  原来那个人影居然是被侍卫射杀的灵儿,灵儿既已诈死,就不能继续留在皇后身边听候差遣。李係由于护驾有功,被敕封为赵王,已先于李俶成为亲王,接下来只要稳扎稳打,太子之位便指日可待,只是李係好大喜功,欠缺谋略,为防变数,张皇后安排灵儿去辅佐李係,准备一起将独孤靖瑶纳入麾下。原来独孤靖瑶不仅手握三万精兵,跟独孤家有关的麒麟令中还有更深的秘密,所以下一步的重心就是让李係先于广平王得到独孤靖瑶,由于白天拉拢不成功,张皇后决定设计强夺靖瑶。二人正在谋篇画局,忽闻窗外侍卫一声怒喝,急忙追出,却未见人际踪影。

  独孤祖上曾凭借金矿够迅速成为云南王,而麒麟令正是金库的钥匙,当年祖先为报恩情,将麒麟令赠与沈家,几经辗转又落回独孤靖瑶手中,自从上次张皇后拉拢自己,独孤靖瑶便知道,祖上也是云南人的张皇后一定洞悉了麒麟令中的秘密。现在刺客风波已平,后宫一定会对继续对麒麟令虎视眈眈,如何安排好自己的归宿,成为了一切矛盾的关键点。广平王李俶是她倾心的男人,也是大唐宗室中唯一能振兴社稷造福苍生的人选,于是靖瑶再次拜见广平王,吐露了麒麟令的实情,重申为了当前局势,同时也为了自己一片真心,希望两家能够联姻,不然宁可孤独终老。可广平王也不断表示自己与沈珍珠和如琴瑟,决不会为了权势抛弃爱妻,同时希望靖瑶能得到自己的幸福,而不是被联姻耽误,便又一次拒绝了她的一片心意。

  于公于私,李俶都不肯接受自己,独孤靖瑶只好悻悻而回,刚到家便接到了史思明宴请的帖子,想起家父正因为史思明的出卖而命丧黄泉,而如今虽同朝共事,狗贼居然还有脸请自己吃饭,靖瑶现在对帖子上的人充满了鄙夷之情,便想着看看他怎么样来圆谎,于是欣然赴约。

  建宁郡主偷听到了张皇后诡计,知道她要借史思明之手迷晕独孤靖瑶,随后会让李係与之行夫妻之实,天一亮就急忙跑出宫来通报,可四处寻独孤靖瑶不见,害怕事情耽搁无法挽回,只好又急匆匆地去找大皇兄帮忙。李俶刚回府便与她撞个正着,听罢婼儿的通报,广平王都来不及咒骂后宫奸诈,带人出门而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