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逢灿烂的日子剧情介绍

1-6集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1集剧情介绍

  

  1970年4月中国第一颗原子弹发射成功,举国欢腾。就在同一天北京小胡同里一户人家的三小子出生了,已经有两个儿子的老郭愁眉不展哀声叹气。转眼几年过去,想生闺女的老郭家除了又添一个小子外仍然没生到女儿。

  这天老郭家七八岁大的老三正拎着打的醋回家,结果刚走到胡同口就被范家的小子拿弹弓打碎装醋的玻璃瓶。老三没哭没闹而是直接回了家向两个哥哥告状,老郭家其他兄弟顿时义愤填膺摩拳擦掌,老大拿出家里的水果刀,老二拿起擀面杖,老三拿起苍蝇拍,连三四岁的老四也拿着玩具枪跟去给兄弟们助威出气。很快郭家四兄弟找到范家小子一伙人,胡同里的各自为阵的两伙小孩很快便扭打在一起,郭家四兄弟同仇敌忾一致对外。

  范家小子见老大拿水果刀拔腿就逃,老大穷追不舍,最后老大把范家小子逼在胡同一个角落,范家小子无路可逃了。老大晃动手里的水果刀作势吓唬范家小子,范家小子随手抓起沙堆上的沙子朝老大撒过去,老大迷糊了双眼但手里仍然挥动着水果刀。等老大能看清东西时,他震惊地发现他的水果刀竟然插在范家小子胸口上。老大愣住了,呆呆地望着范家小子,范家小子瞪着难以置信的眼睛缓缓地倒地。

  范家小子死了。老郭两口子到范家向老范认错,他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两百块钱想补偿给老范私了,老范一言不发地拿起桌子上的两百块钱狠狠地摔到老郭脸上,花花绿绿的钞票顿时如树叶般飘落。

  警察到老郭家带走老大,老大回望父母眼神里满是绝望。老郭却无所谓地笑笑让警察带老大离开。老大被抓走,郭婶伤心欲绝。老郭对围观的街坊笑着说,抓走一个儿子不怕自己还有三个儿子。可老郭进了家门后却拿起水瓢往自己头上浇冷水,然后他狠狠踹了老三一脚,但最后他却抱着老三号啕大哭。

  老三在学校里老实好学,他跟老范家的闺女范荣同桌,两人关系很好,是一对虚心好学的好学生。老二也在这个班上,他因为不爱学习连续留级两年,最后竟混到跟老二一个班。老范家两口子总是拿老二和老三比,老二相形见绌心里不免对老三生了怨恨和敌意。

  这天老二和班上一个小子一起站在学校女厕墙外透过墙上方的窗子向里偷窥,老三偷偷跟在老二后面发现了老二的勾当。这时正在上厕所的女老师大呼小叫地从厕所里跑出来,她发现有人偷窥,等她从厕所出来,老二他们早就逃之夭夭,老三呆呆地站在厕所外面。女老师认定是老三偷窥了自己,她又哭又闹一定要追究老三的责任。老三的班主任老师王曼丽不相信老三会做这样的事,她带着老三去了他家里把此事告诉了老郭夫妇。

  老二看到王曼丽亲自上家里告状吓坏了,他着急地让老四给自己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带上他准备出去避难。结果,老三却当着父母的面承认厕所偷窥的人就是自己,老郭夫妇和王曼丽老师惊诧万分。老二通过窗子看到老三没有出卖自己难以置信,接着老二看到老郭暴打老三。老二心里很虚,他不明白老三为什么替自己背过。

  老郭打了儿子还是很心疼,晚上他和妻子谈到老三,夫妻俩都不相信老三会做那样的事,他们都不知道老三到底替谁在背过。老郭叹息称,老大跟自己最像却坐了牢,老二又不爱学习整天惹事生非,老三聪明好学现在却也犯错,最小的老四又患有先天哮喘。就在这时,老二跑来告诉父母,老四哮喘病发,老郭夫妻俩顾不得长吁短叹,他们不得不急忙把老四送去医院。

  老三被学校公开批评并给了记过处分,全校同学纷纷嗤笑老三,连范荣也生气地跟他划清界线。一向沉默寡言的老三却不哭闹不辩解,他清冷地面对着同学们对他的嘲笑。老二回到家主动和老三套近乎,老三却不愿跟他说一句话。老二问老三为什么没有出卖自己,老三在本子上写下自己不想当叛徒。老二见老三不愿跟自己说话和好,他气恼地说有本事一辈子不理会自己。老三竟然在本子上写了一个好字,老二惊呆了。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2集剧情介绍

  

  王曼丽老师在课堂上问同学们有什么理想,范荣说自己理想是当老师,老师赞许地点头。问到老二的理想时他却说是当国民党军官,全班哄堂大笑。老师问老三的理想时,老三竟然说自己的理想是与老二断绝一切关系。全班愕然。

  晚上胡同里的街坊们都去老范家看电视,老郭却问留在家里的老三为什么不去看电视,老三却突然提出让老郭也给家里买个电视。老郭觉得电视太贵根本买不起,老三却说自己有办法。老三的办法是和父亲一起给汽水厂搬汽水箱子,老郭和老三盘算着每天这么搬能挣多少钱。老郭很有信心,他想把老二和老四都叫上一起去,老三却不高兴,他说这是自己和老郭两个人的秘密,谁都不告诉。

  老三回到家时郭婶正在洗衣服,老三心痛地看着郭婶红通通的粗燥开裂的手。郭婶安慰老三,等天气好了自己的手就会好了,不碍事,但老三却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老郭领着工资数了数有四百多块,老三也掩饰不住心里的喜悦,老郭说这下可以买个大尺寸的电视,比老范家的还要大。老三还担心没有票买不到电视,老郭却带着老三去了别人介绍的能卖家电的人家。这户人家的女儿在国外工作,好不容易才弄到指标。就在老郭跟人家讨价还价时,老三看到电视旁的洗衣机,老三突然改变主意不想要电视了,他坚持要买个洗衣机。

  老郭父子把洗衣机搬回家时街坊四邻都来围观,一个个都羡慕之极。郭婶回来时看到洗衣机非常惊诧,老郭解释称这是老三买的。郭婶脸上没有意料的惊喜,她阴沉着脸回到屋里,老三跟进去。郭婶地问老三怎么挣的钱,老三告诉母亲自己搬汽水箱子挣钱,因为他觉得母亲洗衣服手疼。郭婶想到儿子为挣钱买洗衣机受这么大的罪,她心疼地抱紧老三感动地热泪盈眶。

  转眼又是几年过去,老三上了重点高中,老二学习不好初中没毕业就早早辍学当了一个临时工。郭荣也考上重点高中仍然和老三同学。老四也长成一个小伙子,但他结巴和哮喘的毛病仍然没有好转。老四很自悲,他说因为自己的病他想当飞行员和相声演员的理想都化成泡影。郭婶安慰这个听话而不幸的孩子,然而她的眼泪还是忍不住地淌下来。

  老三进了班就被选为班长,班上的后门生马杰是校长的外甥,他飞扬跋扈嚣张无比,他见老三如此优秀心生妒忌,放学路上便勾结一帮社会上的小流氓将老三打了一顿。老三被打的鼻青脸肿回到家里,老郭帮老三处理伤口,但投鼠忌器却对马杰无能为力。老二这时回来看到老三的样子气得暴跳如雷,他摩拳擦掌要替老三出气,老郭急忙安抚老二不要添乱得罪校长。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3集剧情介绍

  

  老郭让老三次日去学校后向老师反映,让老师出面批评马杰。老二一听老三招惹的是马杰顿时大惊,他说马杰有个哥哥叫马京,是个有名的流氓,每次打架都能招呼上百人,他叹气这次老三可麻烦了。老郭也很吃惊一时手足无措地劝老三干脆辞了班长一职,老二忍了忍叹气称自己想办法找马京谈谈,老三却说自己的事不用他管。老二一时讪讪。

  马杰不得不在班上当众念了检讨书,老师对马杰严厉批评后又对老三敢于同不良习气作斗争予以了表扬。马杰用怨毒的目光瞪着老三。放学后范荣在回家的路上突然看到马杰又纠结了一伙人等在半路,马杰还把一块板砖装进书包里商量着要对付老三的事。范荣飞快地骑车返回教室通知正在出黑板报的老三,告诉他马杰在半路要对付他的事,老三见范荣并不记自己在体育课批评她的仇一时有些吃惊。老三不得不从学校往回走,半路马杰一帮人拦住了老三,他们将老三一顿暴打,范荣躲在不远处看着马杰一帮人围殴老三,她心急如焚却不敢上前阻拦。

  老郭带着头上缠绷带的老三找校长理论,他要求校长严惩开除马杰,校长却偏袒地说马杰他们都是一帮孩子,孩子间打打闹闹是很正常的事。老郭见校长如此不讲理地有意偏袒恼羞成怒,他愤然地要去教育部告校长。校长觉得老郭说话粗鲁没文化,他一时气愤当即下令撤了老三班长一职。

  老二在蔬菜公司做临时工卖菜,胡同里的女孩裴小云过来买菜。老二从小和裴小云便认识,他一直在暗地里称呼裴小云为二小姐。裴小云父亲早亡,她学戏剧的母亲从小便逼着她练功学戏。老二他们常看到裴小云被脾气古怪的母亲打骂很是同情,他默默地关心着裴小云,常找些流行歌曲磁带送给裴小云。裴小云来到老二的菜摊买菜,老二假公济私地把收藏起来的品相好的菜留给裴小云,结果遭到其他市民投诉。经理批评老二,老二年轻气盛地当即撂了挑子不干了。老二的好友威子给老二出主意,说服他一起去做倒爷。

  老三放学回家时路过裴小云家,他听到裴小云家院子里又传来戏曲声,老三贴着裴家大门门缝看到裴小云的母亲照例在院子里指导裴小云练功。裴小云母亲嫌弃她的水袖甩的不标准,她亲自示范给裴小云看,结果裴母扭了腰不得不坐在椅子上叹气。裴母语重心长地嘱咐女儿一定要好好练功,完成她没了的心愿和没当上角儿的遗憾。裴小云郑重地点头,老三看到这里悄然离开。

  老二偷了家里的钱和威子一起想捣鼓豆芽生意,他们买了很多绿豆在大水缸里发豆芽,结果毫无发豆芽经验的两人泡在水缸里的绿豆全部腐烂发臭。老郭见老二糟蹋了这么好的粮食顿时恼羞成怒地追着老二打,街坊邻居围上来劝阻老郭,老二却毫不认错地跟老郭对着吵。就在这气氛闹哄哄时,片警突然赶到。在众人惊诧的眼光下,片警从自己身后拉出了老大。老郭看到了入狱时青葱小子变成胡子拉碴的汉子感慨万千,他无力地蹲到地上抱住了脑袋。

  当晚老郭家终于吃上团圆饭,老郭特批家里的四个儿子都喝些白酒。虽为团圆饭,一家人却吃得非常沉闷。老郭突然下令让老三给老大跪下敬酒,老大手足无措地想拉起老三,老郭却坚持要老三照办。老三乖乖地跪在老大面前,他一言不发地连续干了几杯白酒,结果便醉得站不起身。其它兄弟赶紧扶起老三送回卧室,郭婶一时百感交集。老郭说这样以来老大和老三的心结就算解了,不这样他们可能结一辈子的梁子。郭婶听完忍不住泣不成声。

  威子拿着厚厚一沓全国粮票在市区一个角落里偷偷兜售。老二找到威子不解他从哪里弄的粮票,威子神神秘秘地悄悄展示了他手里的粮票。老二震惊地发现竟然有很多其它粮票混迹其中。威子很有信心大赚一笔。

  老大带着一些礼品去拜访探望了老范家。老范把自己关在房间根本不愿出门见老大,范婶倒是比老范坚强和大度,她安慰老大不要见怪。老大强行留下礼品后离开,范婶进了房间心疼地安慰老范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不要再看不开。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4集剧情介绍

  

  老三作为班长在教室里带着同学们上自习课,他正给大家读古诗时,马杰强行要离开教室。老三阻止马杰,马杰嚣张地与老三对峙,他呼出一口痰作势要吐到老三脸上。范荣激动地站起身阻止马杰,她说自己要去告老师。范荣出了教室,马杰也看到全班同学都对他怒目而视,马杰怂了回到座位。老三放学时愤然离开,范荣好不容易追上他,问他凭什么对自己生气。老三怒斥她称自己的事自己处理,不需要她去告诉老师。

  老二与老郭大吵,他坚持要出去干个体。老郭却认为个体户不是正经工作,也是丢人的工作,他更希望老二找份正式工作。老二却坚持已见非要去干个体。然而老二和威子第一天在市场上出摊就遇到难题,两人卖羊肉时根本不会切片,结果一单生意也没做成。老二急躁地收了摊准备回去把刀功练好,但他却隐瞒父母称自己是在肉联厂里干临时工。郭家老两口没有生疑。

  重新上市场开张的老二和威子生意异常火爆,老二练好的刀功将羊肉片的又薄又实诚,顾客们买得很满意,很快老二他们的肉摊便卖完准备收摊。老郭正在不远处买菜,他远远地看到了在肉摊边忙活的老二。老郭走过去怒斥老二不务正业,他气恼地抡起棍子想砸了老二的肉摊。老二说服不了老郭,他的火爆脾气也上来了,他代替老郭砸了自己的摊,老郭一时倒也愣住了。威子激动地扯过老二的手告诉老郭,老二为了片好羊肉天天练刀功,手上全是口子。他们一没偷二没抢自食其力有什么过错,老郭一时无言以对地愣住了。

  老二和威子的肉摊生意不太好时两人又想着捣鼓服装。这天正好是星期天,老二告诉威子今天二小姐裴小云要从戏校回来,他照例要去看看裴小云。此时老三在胡同里遇到放学回来的裴小云,他和裴小云有说有笑地一起往回走。裴小云刚走到家门口就被马杰带着几个小混混包围,马杰嚣张地扯开老三让他不要多管闲事,然后马杰嬉皮笑脸地走到裴小云面前伸手摸向裴小云的脸。裴小云嫌弃地躲过去,她无助地看向老三,老三却怯懦地不敢上前。

  马杰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喝,老二和威子骑着三轮车赶到,老二毫不犹豫地下了车逼近马杰。马杰嚣张地质问老二到底是什么人,老二毫不后退地要维护裴小云。马杰抓起三轮车上的铁链锁毫不手软地朝老二头上砸过去,老二捂住受伤的头部和小威一起与马杰一伙人打起来。老三却拉着裴小云让她跟自己快跑,裴小云难以置信和厌恶地骂老三滚。

  老二和威子裴小云坐在大树下,威子劝老二最好去医院看看额头的伤,老二却怕去医院包扎了伤口后会被父亲发现,他坚持不去医院。裴小云说自己有办法,她上前凑近老二用嘴唇替他吮吸了老二的伤口。老三远远地看着裴小云,他黯然神伤地离开。

  不久老三和班里的同学一起参加入团宣誓,老三脚上特意穿上了老大给他买的新白球鞋。这时团支书用不屑的语气说,有些人不敢和不良习气做斗争,甚至任人欺负不敢反抗甚至给坏人上供,这种人真的不配入团。老三知道团支书说的就是自己,他一言不发。团支书接着引导大家做入团宣誓,老三刚念了一句话就放下宣誓的拳头,他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老三怒吼自己做了斗争,甚至班长都被撤了,可他仍然无法改变。他不入团了,他要去跟不良习气斗争。

  在同学们惊诧的目光下,老三发疯一般冲到教室后面拿起一只拖把,他拖着拖把如同发怒的狮子一般铁青着脸向操场走去。老三将拖把带布条的一端撅断,然后拿着拖把杆朝操场上正在打球的马杰走去。此时范荣等同学已经追了出来,他们都惊恐地看着老三去挑衅马杰。马杰见一向怯懦的老三竟然敢主动挑衅自己,他不屑地狂笑着踩上老三的白球鞋,老三终于爆发。

  范荣听到卫生间传来压抑着的低沉的哭声,她巡声走过去看见老三颤抖着把头埋在卫生间洗脸池里捂着嘴大哭,老三的样子非常狼狈。范荣好心提醒老三赶紧回去,她说马杰一定会向他大哥告状,他大哥一定会在半路埋伏。老三却怒吼着斥责范荣让她滚开,范荣捂着嘴哭着跑开。果然等老三平复好情绪骑车准备回家时,半路果然遭到头缠绷带的马杰的拦截。这时披着呢大衣戴着墨镜的马京突然走过来,他上下打量着文弱不经风的老三,然后平静地问老三为什么要打马杰。老三大声倾诉马杰欺负自己的种种恶行,他说自己一直是很听话的孩子从不打架,如果不是马杰欺人太甚他是不会动手的。马杰在一般不屑地冷笑,他们摩拳擦掌时刻准备上前再将老三一顿胖揍。

  然而让人意外的是,马京突然让老三大声唱歌给自己听。老三扯着嗓子吼了一首时下流行的《牡丹之歌》。马京突然搂住老三的肩膀大声警告马杰,以后不得再欺负老三,他让老三今后就跟着自己混。老三有些意外也有些受宠若惊,但从此后由于老三的加入,马京手下那些被称作坏孩子的一些人都跟着老三好好学习了,老三也多次阻止了马京一帮人的打架事件。文弱的老三逐渐有了些名声,他被大家称为三哥。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5集剧情介绍

  

  老三去饭馆找马京,马京告诉老三明天下午两点有一场架要打,到时候估计有上百号人,东西城所有的大佬们都会参加。老三似乎想说什么,马京让他不要劝自己,他说这场架非打不可。老三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饭馆。

  老三回到家里时郭婶正在腌西红柿。老三心事重重,眼看时间都到了一点钟,老三再也坐不住了,他决定要赶到城外阻止马京。然而就在这时郭婶突然晕倒在地,老三急忙扶母亲到床上躺着,又赶紧为母亲泡红糖水。郭婶让他不要担心,她说自己只是低血糖现在没事了,但老三还是不放心郭婶,他一直守在床边等母亲昏昏睡去。这时时钟已经指向两点钟,老三再也等不下去,他急忙骑上车发疯一般朝马京约架的地方飞奔而去。

  马京此时带着一帮弟兄和黑哥带的另一帮弟兄在郊外对峙,眼看约好的两点已经到了,马京却迟迟没有动手,他似乎还在等,等老三赶到劝阻这场大斗殴。但老三却迟迟没到,马京终于脱下大衣拿出藏在衣服里的长刀。等老三飞奔地赶到时,打架已经结束,警车的警笛声长鸣,老三看到马京被两个警察扭着胳膊要带走。警察看到匆匆赶来的老三惊讶地问他到底是谁,又问马京认不认识老三。马京马上否定自己认识老三,他担心老三做出什么事,他愤怒地喝斥老三赶紧滚蛋。警察把马京带走,老三独伫在原地泪水横流,那一刻老三感到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他不能帮 马京那些人变成好人。

  很快老三的班主任在教室里告诉同学们,马京被判刑十五年,马杰也被学校开除,学校校长也因滥用职权被罢职,而老三他们也面临高考。裴小云母亲一直期待女儿考的北京戏曲学院也开始招生。裴小云偷偷告诉老二,自己根本不想上戏曲学院,可裴母为了让女儿帮自己圆年轻时的梦非逼着女儿上戏曲学院,这可是让女儿成角儿的唯一机会。

  戏曲学院考试那天,裴母陪着裴小云去了考场。老二和威子躲在不远处偷偷地看着裴小云。很快到了裴小云考试,裴母比裴小云还要紧张,她忐忑地送裴小云进了考场。然而裴小云却并没有按报考的曲目表演,她擅自改唱了流行歌曲。尽管裴小云的歌声如天籁之音,但监考的老师还是瞠目结舌。裴小云从考场出来满脸堆笑,她告诉裴母自己考得很好。裴母毫不生疑,她觉得裴小云自小被自己调教,绝对差不到哪去。

  不久看榜的时间到了,裴小云一大早为母亲做了西餐,她还主动给母亲表演了一段戏曲唱段。裴母对裴小云考入戏曲学院信心百倍,她悠闲地欣赏了女儿的表演,然后去看了戏曲学院的发榜。裴小云没有跟母亲同去,她留在家里。裴母发现录取榜上没有裴小云的名字简直难以置信,她狂躁地去招生办找人理论。裴母如同疯了一般大吵大闹,她不相信裴小云会落榜。

  老二去车站送别裴小云,他没有想到一向文静柔弱的裴小云会如此有主见,她竟然带着行李准备去广东唱歌。老二知道劝也无用,他只是不解裴小云为什么能走得如此决绝,仿佛什么也不留恋什么都能放下。在裴小云临上车时,老二难舍难分地鼓足勇气向裴小云提出让她亲自己一下。裴小云让老二闭上眼,她却在老二闭上眼后毅然决然地毫不留恋地上了火车。火车拉着汽笛长嘶着离开,老二仍然闭着眼不愿睁开,心爱的女孩离开他的心如刀割般得痛。

  老郭两口子正在念叨老大老二出去半天还没回来,这时老大和老二推门进来。老郭急忙迎上去问吃安眠药自杀的裴母有没有抢救过来。老二告诉二老,裴母已经没有了生命危险,只是她的脑子却受了刺激疯了。老郭两口子吹嘘感慨。

  老三当晚陪着范荣看电影,老三考上了经贸大学,范荣如愿考上军医大学。原本范荣父母让她去国外留学,范荣却心仪老三已久,她不愿出国怕看不到老三,她更愿意留在国内上大学。范荣坐在电影院里情绪有些低落,她含蓄地说以后他们就不能一起上学了。老三却说自己会跟她通信,范荣眼里终于燃起希望的光芒。

生逢灿烂的日子第6集剧情介绍

  

  转眼多年过去,老大仍然在鞋厂上班,老二办起服装厂,老三和范荣顺利大学毕业,老三调入政府机关,范荣进入人民医院,老四也当起邮递员。所有人都沿着自己的人生轨迹慢慢地向前走着。

  这天老范家忙乎着搬家,老郭带着老大主动上门帮忙。老大不敢去面对老范,但老郭对老范一直心存歉疚,如今他们要搬离胡同,两家的恩怨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化解。老郭硬拉着老大去给老范家帮忙,但老范心里的疙瘩却仍然解不开,他毫不给面子地怒斥老郭,他说自己不想看到老郭家的人。范婶不停地从中劝说,但老范却仍然无法释怀。老郭只得再次向老范致歉后垂着头灰溜溜地回了家。郭婶有些愤然不平,她说老大从里面出来后整个人完全变了,变得沉默寡语,变得未老先衰,整个人都废了,他也算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老大所在的小鞋厂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老大分到几双皮鞋离开了厂,和老大同一厂一直暧昧的答县姑娘丽丽这时嫌弃老大没了工作又没房子,她直白地拒绝跟老大结婚。老大把自己的处境告诉了老二,老二仗义地称兄弟们可以从家里搬出去,把房子腾给老大结婚用。但老大还是不敢确定丽丽是不是会答应自己。老二把老大的事放在心上,他马上召集老三老四开会。

  老二把老三老四约到一家高档餐馆里商量给老大腾房子结婚的事,他的意见是哥几个都搬出去,然后把家里的房子倒腾成新房的样子,那时候老大看在新房的份上可能就答应结婚了。老三却觉得老二的意见不怎么样,这有逼婚的意思,但老三也没有更好的意见。这时老二唏嘘感慨地说老大这些年一时活得很窝囊,这次他们一定要帮老大。因为没有更好的办法,兄弟三人最后商量的意见是老二去威子家住,老三出去租房,老四问单位要宿舍。就这么商定这个意见后会议圆满结束。

  老三和老四刚走回到家门口老三突然想起要给老郭买烟的事。老三去买烟时路过裴小云家,他听到裴小云家里传出咿咿呀呀唱戏的声音。老三疑惑地走进去突然听到裴母的说话声。老三贴近玻璃窗看到了屋里老二正和裴母谈笑风生,老二说着善意的谎言哄着裴母劝她吃饭。老三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撼,他失魂落魄地走出裴小云家。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