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继父是偶像剧情介绍

7-12集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7集剧情介绍

  

  康妮顾着与韩冬冬在网吧玩游戏,忘记回学校接弟弟康凯。一个女老师打电话通知罗大佐来学校接康凯,罗大佐匆匆忙忙赶到学校,向女老师透露自己是康凯的继父。

  女老师提醒罗大佐不管是不是康凯的生父,也应该照顾好处于未成年监护期的康凯。

  康妮在玩游戏的过程中记起接弟弟康凯回家,当她赶回学校的时候,罗大佐正带着康凯从学校里面走出来。学校老师已把康妮旷课的事情告诉给了罗大佐,康妮说谎欺骗罗大佐被拆穿,索性提醒罗大佐本来就不愿意照顾她姐弟俩,因此没有必要干涉她的自由。

  任晓曼约谈康成,开门见山要求康成远离亲生儿女,康成拒绝了任晓曼的无礼要求,任晓曼看出康成绝非善类,并非只是单纯想抚养亲生女儿。

  正如任晓曼料想的一样,康成正在着手运营一笔投资巨大的项目,他必须在两个星期内找到资金,唯一的办法就是夺到抚养儿女的监视权,就能顺利得到前妻遗留的千万财产。时间不等人,两个星期很快就会到来,康成驾车来到儿女居住的别墅门口,目光深沉望着紧闭的铁门,在心中提醒自己必须解决任晓曼这个麻烦人物设置的困难,在两个星期内夺到儿女的抚养权。

  韩冬冬沉迷网游,游说康妮继续旷课去网吧玩网游戏。康妮不忍心拒绝韩冬冬,在其陪同下前往网吧上网。

  韩玉平跟踪儿子韩冬冬,误以为是康妮勾引了她的儿子韩冬冬旷课,赶到网吧带走儿子韩冬冬和康妮,前往学校向老师举报康妮的不良品行。

  康妮受到不白之冤,忽然歇斯底里痛苦万分捧着脑袋,疑似突发抑郁症。罗大佐赶到学校,为了维护康妮硬起头皮与韩玉平吵了一架。

  韩玉平带着一肚子火气返回公司工作,裴剑锋趁机向韩玉平表达爱意,但却吃了闭门羹。他没有因此气馁,而是继续无视喜欢他的女同事赵冰冰,只想追到韩玉平。

  康妮晚上带着弟弟康凯出门,故意不接罗大佐打来的电话,罗大佐情急之下打电话给韩玉平,盘问其子韩冬冬是否在家,他怀疑康妮与韩冬冬在一起。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8集剧情介绍

  

  康妮晚上带着弟弟康凯出门,康凯趁着姐姐康妮买水,通过手机联系到了韩冬冬。

  韩玉平曾经误会康妮是坏学生,韩冬冬为了洗清康妮的冤屈,特意跟买了水回来的康妮提起代写作业的事情,暗中使用手机录了音。回到家里播放给母亲韩玉平听,韩玉平听完录音才知道儿子韩冬冬是问题学生,曾找康妮帮写作业。

  韩冬冬性格叛逆不听话,韩玉平一时火起煽了儿子韩冬冬一耳光,随即恢复冷静拥抱儿子韩冬冬,决定以后满足儿子韩冬冬的愿望,在生活上多关心儿子。

  康妮带着弟弟康凯回到家里,等待多时的罗大佐忍无可忍训斥了康妮一顿,竟然康妮不听话不把他当成家长,那他就搬出别墅回家算了,况且两个孩子的生父康成也回来了,他继续住在别墅显然不合适。

  当天晚上,罗大佐收拾行李搬出别墅,回到家外还未进门便看到了母亲坐在关着灯的客厅里面,形影单只对着一桌丰盛的好菜自言自语,庆祝自己过生日。

  罗大佐忙得团团转,完全忘记当天是母亲的生日,他心如刀割注视母亲落寞的背影,没有脸面踏入家中,悄悄关上房门,靠在门外煽自己的耳光,暗骂自己是不孝子,竟然连母亲的生日也记不清。

  韩冬冬早上去学校上课,向康妮转达喜讯,他已经在母亲面前为康妮洗清了冤屈,至始至终都是他带康妮旷课,而不是康妮带坏他。

  罗大佐前往律师事务所向任晓曼打招呼,坦言自己已经搬出别墅了,他希望任晓曼抽出时间照顾康妮姐弟。

  康成跟商业伙伴见面,保证会尽快夺到前妻谭丽茗的遗产,他在六年前被竞争对手算计,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急需获得一笔资金东山再起。唯一的机会就是抚养两个儿女,顺带得到前妻的遗产。

  任晓曼约谈康成,再次要求康成远离两个亲生儿女,康成又一次拒绝了任晓曼提出的要求。

  任晓曼开车送康凯回家,康凯在车上提起罗大佐的为人,他喜欢吃罗大佐做的菜,如今罗大佐搬走了,他有些挂念罗大佐了。

  韩玉平决定少花时间挣钱,多花时间陪儿子,钱挣得再多,也无法买到血浓于水的亲情。裴剑锋消息灵通得知韩玉平即将提拔一个下属,他自以为是认为自己就是获提拔的下属。不料韩玉平公布了罗大佐担任副总职位,裴剑锋空欢喜了一场,打消了送花给韩玉平的念头。

  罗大佐升了职,意气风发为母亲补办了一个生日。韩冬冬坚持了几天认真上课,本想再次逃课,在康妮的监督下写作业,回到家里向母亲韩玉平诉苦,对布置了大量作业的康妮抱怨连天。韩玉平弄清儿子韩冬冬在康妮的监督下学习,反而有些惊喜。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9集剧情介绍

  

  罗大佐决定不再照顾康妮姐弟俩,一心一意在家侍奉母亲。出乎他的意料,母亲竟然耐心的指导他如何照顾孩子。

  任晓曼傍晚开车来接康凯回家,苗欣从任晓曼嘴里得知罗大佐搬出别墅了,灵机一动借机约谈康成,名为与康成讨论康妮姐弟的情况,实是进一步拉近与康成的距离。

  康成在苗欣的帮助下跟儿子康凯见面,康凯每次见到生父康成总是紧张万分,他活了六年,从来没有见过生父,如今生父忽然现身,他一时之间不太适应。

  康成从儿子康凯嘴里打探到女儿康妮喜欢画画,决定买画画用品送给女儿康妮。

  韩冬冬在康妮的监督下每天放学补习功课,康妮因为罗大佐搬出了别墅,家里少了一个会做菜的大人,心情烦躁闷闷不乐。韩冬冬一直觉得罗大佐为人不错,他赞成康妮想办法逼罗大佐搬回别墅。

  康妮在韩冬冬的鼓励下硬起头皮去快递公司找罗大佐,一见到罗大佐之后就一顿责骂,指责罗大佐无情无义忘记对她母亲的承诺,抛下了她姐弟俩人不问不管。

  康妮好面子不肯主动请求罗大佐搬回别墅,故意使出了激将法痛骂了罗大佐一顿。罗大佐被康妮骂得无地自容,返回家里向母亲打招呼,坦言自己想搬回别墅照顾两个孩子。

  罗母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对儿子罗大佐严厉,其实也有一颗柔软的心,她不忍心看到两个孩子无人照顾,批准儿子罗大佐搬回别墅。

  康成买了画画用品,驾车来到别墅外面,康妮见来访者是生父康成,拒绝开门放行,父女俩人隔着铁栏发生激烈争吵,康妮清楚的记得六年前父亲抛弃了母亲和她,绝情离去,如今母亲逝世了,父亲忽然回来,她怀疑父亲想夺到母亲的财产。任晓曼打电话到别墅,从康凯嘴里得知康成来访,赶紧驾车赶到别墅,再次要求康成远离亲生儿女。康成反咬任晓曼一口,认定任晓曼与罗大佐意图夺取谭丽茗的遗产。如果任晓曼执意阻挠,他将与任晓曼和罗大佐对簿公堂。

  罗大佐一回到别墅就做了一桌香喷喷的好菜,康凯嗅闻菜香气谗得直流口水,康妮虽然心里非常高兴,但表面上扮出冷漠的模样入座吃饭。

  康成约谈罗大佐,开门见山希望罗大佐让出康妮姐弟的抚养权,为了让罗大佐识趣地知难而退,康成提起自己曾在多年以前与前妻谭丽茗共同投了几十万创业,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10集剧情介绍

  

  一个男青年盯上了放学回家的康妮,掏出手机查看康妮的相片,确认了自己跟踪的确实是康妮,男青年抢走了落单的康妮手里的书包。

  包里有谭丽茗生前送给女儿康妮的生日礼物,这份生日礼物弥足珍贵。康妮不顾一切追赶男青年,父亲康成及时出现,毫无惧色打跑了男青年,夺回了书包。

  一切显得太巧合了,男青年似乎受到康成指使。康成勇斗歹徒在女儿康妮面前树立了威严的父亲形象,趁机花言巧语给女儿康妮洗脑,认定任晓曼与罗大佐图谋康家的财产。

  康妮被父亲康成说得心烦意乱,她已经分不清到底哪一方说的才是真话,几天功夫下来,她心神不宁封闭自我,对罗大佐和任晓曼产生了抵触。

  罗大佐浑然不知按部就班做好一个继父应该做的事情,他察觉到康妮有些反常,还以为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引来康妮反感,他想跟康妮好好沟通,但康妮总是回避他。

  抢夺康妮书包的男青年果然受到康成指使,康成事后给了一笔钱给男青年,经过抢包这件事情,女儿康妮虽然还是不肯接纳他这个父亲,但他至少开始破坏了女儿和罗大佐的关系,为夺取前妻谭丽茗遗产制造了一个突破口。

  康妮向韩冬冬诉苦,不知如何面对身边的三个长辈,韩冬冬把康妮的情况告诉给了母亲韩玉平。罗大佐连日以来为忽然变得沉默寡言的康妮忧心,韩玉平打了一个电话给罗大佐,转述儿子韩冬冬提供的康妮心烦原因。

  罗大佐与韩玉平通完电话陷入到纳闷中,康妮无原无故对身边的长辈产生警惕,不知该信任谁,罗大佐决定跟康妮好好谈谈。康妮见罗大佐知道了她烦恼的原因,误以为罗大佐在调查她,火冒三丈不肯跟罗大佐进一步交谈。

  罗大佐无奈之下向任晓曼求助,由任晓曼与康妮沟通,康妮如实向任晓曼转述父亲康成对她说过的话,她怀疑任晓曼与罗大佐图谋她母亲的遗产。

  真相大白,原来是康成在背后挑拔离间,罗大佐怒气冲天出门找到康成,痛骂康成是人渣,竟然花言巧语哄骗单纯无知的女儿。康成见自己的可耻行为败露了,索性带罗大佐回临时住所。自从几年前经商失败,康成过得非常狼狈,住在一间杂乱的厂房里面,如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专车司机,为了充门面四处驾车想方设法拉投资,意图东山再起。为了夺到前妻的遗产,康成向罗大佐说了半真半假虚实相掩的话,罗大佐虽然不完全相信康成,但他看着康成居住的简陋环境,心里不由产生了同情。

  康妮忽然失踪,罗大佐与康成分头寻找康妮,韩冬冬出门找到了康妮,带康妮回家暂住。韩玉平热情好客,做了一桌好菜招待康妮。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11集剧情介绍

  

  康妮在韩冬冬家里作客,韩玉平以长辈的身份开导关怀康妮,化解了康妮对罗大佐的抵触。

  康成意识到自己不能与罗大佐硬碰硬,他改变了策略,把自己伪装成因为各种原因才被迫抛妻弃子的失败丈夫。罗大佐头脑简单被精于算计的康成蒙骗了,感概万分向康成说心事,坦言终于体验到了做一个父亲是多么的坚难,自从照顾康妮姐弟俩人,他才意识到了做父亲需要承担很多责任。

  罗大佐回到家里,有感而发向母亲了解在他出生时就逝世的父亲。罗父多年以前月工资只有三十元,为了与罗母有一个幸福的家,罗父积攒了一笔血汗钱背负巨债买了一套房子,由于长期透支体力工作,罗父扔下了罗母离开了人世。罗母每次在儿子罗大佐面前提起罗父,总是心酸流泪。

  康成为了在罗大佐面前树立一个良好父亲的形象,向商业伙伴借了十万元。罗大佐带康成给谭丽茗上坟,康成向长眠地底的谭丽茗说了一些虚情假意的话,随后拿出一张银行卡送给罗大佐,他料到罗大佐不会收下他送的十万元。因此才信心满满向商业伙伴借十万元。果不其然,罗大佐不肯收下银行卡,康成又把十万元归还给了商业伙伴。

  康妮在老师苗欣的劝说下同意跟父亲康成见面,康成见到康妮之后,惺惺作态在康妮面前认错,自责误会了罗大佐和任晓曼,经过一段接触,他发现罗大佐确实真心实意照顾他的儿女。

  康妮以为父亲康成确实改观了对罗大佐的不良看法,她回到家里主动向罗大佐赔礼道歉,罗大佐反而有些无所适从了,傻笑站在当场,不计较自己被康妮误会。康妮为了表达对罗大佐的感恩心理,主动搂抱了罗大佐,这让罗大佐受宠若惊。

  康成跟任晓曼见面,故意叫来了罗大佐,他在罗大佐的帮助下气走了任晓曼,罗大佐已被康成完全蒙骗了,以为康成真心想抚养儿女。任晓曼被罗大佐气得七窍生烟,返回律师事务所,叮嘱手下人调查康成的底细。

  韩玉平对罗大佐一往情深,工作时间也不管不顾地夸赞罗大佐。这让暗恋韩玉平的裴剑锋产生了不满,裴剑锋将罗大佐叫到公司外面,指责罗大佐表里不一跟他争夺韩玉平。

  康妮放学回家,在路上意外发现晕倒在地上的罗母。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12集剧情介绍

  

  罗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以为自己被康妮撞倒了,康妮好心没好报,认定罗母想讹钱。罗母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并未认定康妮撞倒了她。一老一少闹了个不悦快,康妮扔下罗母扬长离去,懒得再照顾罗母。

  罗大佐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匆匆忙忙出门,在家门口遇到了放学回来的康妮。罗大佐察觉到康妮的脸色有些阴沉,康妮满腹委屈向罗大佐讲述在回家路上遇到讹人的老人经过。罗大佐不知道讹康妮的是他的母亲,安慰了康妮几句,来到江边找到了母亲,送母亲回家。

  裴剑锋工作失误发错了货,罗大佐公私分明训了裴剑锋一顿。裴剑锋不肯认错,理直气壮与罗大佐吵了起来,罗大佐如实向韩玉平反映裴剑锋的工作情况,韩玉平不讲情面辞退了裴剑锋。

  罗大佐本意只是希望韩玉平批评裴剑锋,他没有料到韩玉平竟然辞退裴剑锋。其实韩玉平老早就想打发走裴剑锋了,她一厢情愿认为罗大佐不接受他,主要原因是担心伤了裴剑锋的心。

  罗大佐下班找到在江边喝酒闷闷不乐的裴剑锋,数落裴剑锋满脑子想着写小说当作家赚大钱,却无视艺术来源生活的真理,抛弃当快递员的工作经历,构思一些不切实际远离生活的故事情节,脱离了现实生活感,缺少优秀故事该有的底蕴。

  裴剑锋在罗大佐的责骂声中幡然醒悟,主动提出返回公司工作。罗大佐求之不得回公司请求韩玉平继续录用裴剑锋,韩玉平趁机与罗大佐谈条件,如果罗大佐接受她,她就召回裴剑锋。罗大佐情急之下搬出母亲当挡箭牌,提醒韩玉平先过他母亲这一关。

  韩玉平迫不及待携带礼品上门看望罗母,罗大佐悄悄打了一个电话给母亲,在电话中叮嘱母亲千万不能同意韩玉平嫁入罗家。韩玉平拜访罗母碰了一鼻子灰,猜到罗大佐事先打电话跟母亲窜通一气,一怒之下辞退了罗大佐。在儿子韩冬冬的劝说下,韩玉平又恢复了罗大佐的职务。

  任律经过调查,查到康成正与商业伙伴庄严合作投资一个千万级别的项目。任晓曼听完任律偷录康成跟客户谈话的录音,立即约谈冯总。打探到冯总正跟庄严投资项目,由于庄严还欠了一千万,项目暂时搁置。庄严曾向冯总表示,他有一个朋友会尽快凑到一千万。任晓曼猜到庄严的朋友是康成,她决定寻找证据拆穿康成的底细。

  康成加快了投资脚步,厚起脸皮希望罗大佐做项目投资的担保人,罗大佐坐拥价值千万的别墅,完全有能力担保康成创业,他心地善良答应帮助康成。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