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继父是偶像剧情介绍

19-24集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19集剧情介绍

  

  苗欣主动向康成赔礼道歉,自责做事太急躁,以致于跟康成产生了不悦快。康成对苗欣若即若离,苗欣苦恼不已向任晓曼取经。任晓曼顾着忙事业早已封闭了心中那颗求爱的心,她无法给苗欣正确的爱情指导。联想到自己被罗母'逼婚',她不由长吁短叹。

  苗欣察觉到独立性很强的女强人任晓曼竟然开始变得多愁善感了,直觉告她,任晓曼在恋爱了。但任晓曼矢口否认,她只是因为被罗母纠缠,才在苗欣面前有感而发。

  康成晚上驾车出门,意外看到女儿康妮与韩冬冬在路边谈天说地,韩冬冬给康成似曾相识的感觉,康成次日找了一个机会故意驾车撞到韩冬冬,记下了韩冬冬的手机号码,送上一张名片。

  韩冬冬被高大英俊的康成吸引了,母亲韩玉平一直想找个伴侣,韩冬冬觉得康成适合做他的后爸。

  陈冰冰买了两张电影票,邀请裴剑锋看电影。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裴剑锋拒绝了陈冰冰的好意,邀请韩玉平出门散心,开导事业成功感情失意的韩玉平。

  陈冰冰知道裴剑锋喜欢韩玉平,罗大佐晚上下班见陈冰冰还在加班,心里产生了好奇跟陈冰冰闲聊,陈冰冰有苦无处倾诉,索性向罗大佐倒苦水,为无法获得裴剑锋喜爱而苦恼。

  罗母一门心思想为儿子罗大佐物色一个妻子,罗大佐再三表示,自己心里只装得下亡妻谭丽茗,此生再无娶妻之意。

  罗母不甘心,婉转地试探康凯的心思,盘问康凯是否愿意接纳住进家里的新成员。罗母口中的新成员自然是未来的媳妇,她心知这个未来的媳妇必须获得康妮姐弟接纳,否则罗大佐娶了妻子还得搬出别墅。

  康凯人小心思单纯,没有听出罗母的话中之意,不过,他对罗母口中的新成员还是带着抵触的心理。康妮见弟弟康凯闷闷不乐,一番追问问清原因,心里来了火气找罗大佐,求证罗大佐有无娶妻之意。

  罗大佐向康妮保证,他此生只爱其母。一提到康妮的母亲谭丽茗,他的话就多了,涛涛不绝向康妮提起与其母相识相爱的经历,整个过程眉飞色舞一脸自豪,直到提到谭丽茗遇车祸逝世,罗大佐陷入到了悲痛中,一度哽咽落泪。康妮被爽直的罗大佐感动了,眼含泪水向罗大佐表达谢意,感谢罗大佐无微不至照顾她姐弟俩。

  罗母借口生病,通知任晓曼上门一趟,任晓曼驾车离开律师事务所,途中遭遇车祸碰伤了额头,但还是坚持带伤上门看望罗母。其实罗母没有生病,她只是想做任晓曼的思想工作,劝说任晓曼与她的儿子罗大佐恋爱。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20集剧情介绍

  

  罗母谎称患病把任晓曼骗上门,再次劝说任晓曼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罗母对任晓曼喜欢得不得了,希望任晓曼做罗家的媳妇,但任晓曼又一次婉转的拒绝了罗母。

  罗大佐打电话给任晓曼,了解母亲患病情况。任晓曼在电话中如实相告,罗母根本没有生病,而是想抱孙子当奶奶。

  罗大佐拿固执的母亲没有办法,只好去律师事务所向任晓曼表达歉意。

  康成与韩玉平是商业竞争对手,多年以前韩玉平打败了康成,害得康成一蹶不振,康成晚上跟韩冬冬见面,在韩冬冬的追问下坦言自己离过婚,韩冬冬不介意康成离异,他希望康成跟他的母亲韩玉平交往。

  苗欣成为康成名下公司的法人代表,始终处于待业状态,苗欣产生了不安,向懂法律的任晓曼求助,眼看她就要说出合伙人是康成,一阵来电铃声响起,出现在不远处的康成及时打电话给苗欣,在电话中谎称自己出了交通事故,前些日子不方便联系苗欣。

  康成花言巧语再次骗过了苗欣,任晓曼追问苗欣的合作伙伴姓名,苗欣被问得急了,搬出庄严当挡箭牌。任晓曼半信半疑,返回公司吩咐下属亮亮调查庄严的底细。

  赵冰冰对裴剑锋一往情深,但裴剑锋就是看不上赵冰冰。感情的事情虽然不能勉强,但赵冰冰就是想强行勉强裴剑锋,又是请裴剑锋看电影,又是请裴剑锋吃饭。裴剑锋无奈之下向赵冰冰摊牌了,坦言自己只把赵冰冰当成同事,赵冰冰承受不了打击,一怒之下撕碎了一份公司跟客户准备签的重要合同。

  罗大佐拿着撕碎的合同去律师事务所找任晓曼求助,任晓曼对各种合约内容非常熟悉,很快重新为罗大佐打印出了一份一模一样的合同。罗大佐向任晓曼道了谢,提出改日请任晓曼吃饭,拿着合同返回公司交给韩玉平,顺带为闯了祸的赵冰冰求情,韩玉平大人不计小人过,同意不辞退赵冰冰。

  任晓曼怀疑苗欣被康成利用了,向苗欣提起康成曾经利用罗大佐向银行贷款一千万,苗欣找康成对质,康成花言巧语称自己当年跟亡妻谭丽茗打拼赚了一笔钱,一千万本来就属于他的财产。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21集剧情介绍

  

  庄严帮助康成注册了一家公司,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苗欣。康成将从罗大佐手上骗来的一千万注入到苗欣名下的公司,把苗欣当成挡箭牌。

  罗大佐从任晓曼嘴里得知苗欣是公司的法人代表,于是去找苗欣讨要一千万。苗欣已经深深爱上了康成,不肯归还一千万给罗大佐。

  康成料定自己会再次遭来苗欣的质疑,抢先一步布置了浪漫的求婚场所,请来一个乐手演奏美妙动听的乐曲。苗欣怒气冲冲来找康成,她本来陷入到不安中,为帮助康成欺骗罗大佐产生了愧疚,当康成拿出钻戒向她求婚,她抛开了所有的疑虑,眼含泪水接受了康成求婚。

  罗大佐未能成功向苗欣追回一千万,他对此不再抱希望了,任晓曼找到苗欣,指责苗欣上了康成的当还浑然不知,苗欣被康成伪装的外表蒙骗了,理直气壮指责任晓曼对康成有偏见,为了证明自己获得了康成的真爱,她向任晓曼展示戴在手指上的钻戒。

  银行向罗大佐追讨第二期债款,裴剑锋代表罗大佐向韩玉平借三百万,韩玉平愿意借钱给罗大佐,前提是罗大佐主动来求她。

  裴剑锋知道罗大佐不可能向韩玉平借钱,思前想后在赵冰冰的陪同下向同事们募捐,尽最大的力量帮罗大佐筹一笔钱。

  庄严曾经担心苗欣背叛康成,但康成始终胸有成竹,他向庄严透露自己向苗欣求了婚,庄严佩服康成哄骗女人的能力,笑称康成使出了美男计。

  罗大佐被银行追债,已经走投无路了。纵然没有出路,他依然坚守自己对谭丽茗的爱,始终不肯挪用谭丽茗的遗产。

  任晓曼也在为罗大佐想办法应付银行追债,她在亮亮的提醒下记起谭丽茗生前有个愿望:开一家绿色无公害的食品公司。

  任晓曼头脑灵活想到了为罗大佐还债的办法,只要罗大佐启动谭丽茗的遗产开食品公司,就能一边挣钱一边还债。

  康妮也知道母亲谭丽茗生前想开一家食品公司,她不赞成任晓曼做公司法人代表,而是给罗大佐做法人代表。罗大佐深受感动,意识到自己已经获得了康妮接纳,成了康妮心中真正的父亲。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22集剧情介绍

  

  罗大佐准备替亡妻谭丽茗完成开食品公司的遗愿,以后他将没有时间在打拼多年的快递公司工作了。裴剑锋和同事们依依不舍送别罗大佐,曾经获得罗大佐多次关照的赵冰冰控制不了悲痛的情绪,眼泪横流目送罗大佐离开快递公司。

  罗大佐辞职其实是情非得已,他虽然离开了快递公司,但不会忘记与同事们一起拼博的日子。

  任晓曼把谭丽茗保存的木盒交给罗大佐,这个木盒里面放着谭丽茗开公司的资料,以及私人物品。罗大佐对开公司一无所知,有些担心自己胜任不了。任晓曼精通法律,她提醒罗大佐不用操心法律相关的问题,凡是法律问题全部由她摆平。

  罗大佐拿着木盒回到家里,打开盒子找到了谭丽茗生前写的一封遗信,原来谭丽茗在跟罗大佐恋爱之前患上了癌症,只有半年活命时间了,就算当初不出车祸,她也活不了多久。考虑到自己逝世后两个孩子无人照顾,她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选择嫁给罗大佐,她相信罗大佐的人品,相信罗大佐会好好照顾她的儿女。

  骗人感情始终是不对的,谭丽茗把自己的财产全部送给了罗大佐,弥补罗大佐付出的感情。罗大佐看完谭丽茗写的遗信,如遭雷击,他暗恋了谭丽茗多年,以为自己终于熬出头俘获了谭丽茗的芳心,不料谭丽茗根本对他没有爱意,只是在为自己铺后路。真相过于残酷,罗大佐的心情久久无法平静,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悲愤感。

  苗欣等不及想跟康成结婚,带康成去婚纱店选婚纱,康成接到韩冬冬打来的电话,同意帮韩冬冬开导感情不如意的母亲。

  韩玉平在韩冬冬的欺骗下驾车前往康成落脚的地点,眼看她就要下车见到康成了,裴剑锋崴了脚打来电话请假,她打消了下车的念头,驾车去看望裴剑锋。

  任晓曼与亮亮在工商局门口,等待罗大佐来办理公司营业执照,罗大佐迟迟没有出现,任晓曼情急之下去快递公司找罗大佐,但罗大佐不在公司里面。

  罗大佐去了墓园找长眠地底的谭丽茗算账,他觉得自己被谭丽茗欺骗了感情,谭丽茗根本不爱他,只是把他当成照顾后代的最佳人选。

  任晓曼驾车赶到墓园,不明就里劝说罗大佐完成谭丽茗开公司的遗愿。

  罗大佐活了这么多年,为人随和与世无争,平时遇到大大小小的事情,能妥协尽量妥协,但谭丽茗欺骗他的感情这件事情,他坚决不妥协。骂完了谭丽茗之后,他返回别墅决定带母亲搬走,然后尽快找个对象成家立业,让母亲抱上孙子。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23集剧情介绍

  

  罗大佐决定搬出别墅,不再抚养康妮姐弟。罗母莫名其妙一头雾水,搞不懂儿子罗大佐为何忽然性格大变。

  康妮察觉到了罗大佐最近几天情绪低落,她不知道罗大佐遇到了什么困难,由于帮不上忙,她只能向韩冬冬倒苦水。

  罗大佐忽然想搬出别墅,任晓曼只觉有些不可思议,她不知道罗大佐搬出别墅的原因,再三苦劝无果,只得打电话通知康妮。

  罗大佐收拾了行李准备搬走,康妮赶回家对罗大佐一顿劈头盖脸责骂,罗大佐隐忍了几天了,忍无可忍说出自己搬出别墅的真相。谭丽茗是因为患了癌症时日不多才跟他结婚,根本不是因为爱他才嫁给他。他觉得自己做人太失败了,宁可睡大街也不要谭丽茗为了表达愧疚施舍的巨额遗产。

  罗大佐越说越激动,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康妮弄清了罗大佐搬家原因,纵然心里万般不舍,但也只能眼泪横流任由罗大佐和母亲搬走。

  康成曾经来别墅找过罗大佐,让他意料不到的是,罗大佐竟然主动提出放弃谭丽茗的财产,并且也愿意放弃抚养谭丽茗的子女。

  罗大佐收拾行李带着母亲离开别墅,母亲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看着站在门口的康妮姐弟。

  康成驾车赶来,阻拦儿子康凯追赶罗大佐母子,他现在是别墅的主人了,不允许儿女再跟罗大佐母子接触。

  苗欣等不及想跟康成结婚,康成因为住进了别墅,即将夺到前妻的财产,借口想好好照顾儿女,取消与苗欣结婚。苗欣意识到被康成欺骗了感情,悲痛欲绝去律师事务所向任晓曼哭诉,任晓曼得知罗大佐搬走了,大吃一惊驾车赶到别墅。康成已经住进了别墅里面,不把任晓曼放在眼里,任晓曼无奈之下打电话给罗母,再次问起罗大佐搬家原因。罗母已经跟随儿子罗大佐住进了宾馆里面,她理解儿子罗大佐的苦处,不愿意向任晓曼说出实情。

  康妮不接纳住进家里的父亲,在她心里父亲在多年以前早就死了,眼前的父亲只是一个陌生人。康成试图拉近与儿女的距离,早上想送儿女上学,但遭儿女冷落。但他并未产生过多的沮丧,而是一心想夺到抚养儿女的权利,渐而得到前妻的遗产。

我的继父是偶像第24集剧情介绍

  

  罗大佐放弃实现亡妻谭丽茗的遗愿开公司,他如果不开公司,只能继续打工,由于在快递公司做了许多年,罗大佐不适应其它行业的工作,几天功夫下来,他去几家公司面试皆以失败收场。

  罗母不知道罗大佐找工作四处碰壁,罗大佐人生失意情不自禁来到工作多年的快递公司外面,他意识到自己还是适合做快递,但又不便返回快递公司工作。

  韩玉平看到了罗大佐离去的背影,她对罗大佐忽然回公司感到奇怪。罗大佐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宾馆,欺骗母亲,谎称已经面试了几家公司,成功机会很大。

  康妮姐弟不接纳康成这个亲父亲,康成百般讨好姐弟俩人,却始终无法取得突破。康凯吃惯了罗大佐做的菜,不愿意在父亲康成的带领下去餐厅吃饭。

  自从罗大佐搬出别墅,康妮闷闷不乐,任晓曼向康妮了解罗大佐搬走的原因,康妮如实相告。任晓曼找到罗大佐,一番劝说,她曾被付出真心照顾康妮姐弟俩的罗大佐打动,就算谭丽茗确实不爱罗大佐,但罗大佐与康妮姐弟结下了深厚的亲情,他就这样无情的扔下康妮姐弟,未免过于冷血。

  任晓曼的话让罗大佐陷入到了深思中,他确实已经把康妮姐弟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但他难以接受被谭丽茗欺骗感情的事实。罗母也把康妮姐弟当成了亲孙儿,她担心康妮姐弟吃不香睡不好,但罗大佐态度坚决,不肯再搬回别墅。

  韩玉平重新录用了罗大佐,康成打电话给罗大佐,催促罗大佐办理转让抚养权的手续,只要罗大佐把康妮姐弟的抚养权转给康成,就能得到康成偿还的一千万。

  韩玉平自作主张为罗大佐偿还了第二期三百万债务,而且还录用了罗大佐。裴剑锋对罗大佐的归来喜忧渗半,喜的是,工作多年的好兄弟又回来了。忧的是,罗大佐这次回来,自然官复原职又是做副总,裴剑锋一直觉得自己也是领导的料子,一心想当上副总。韩玉平却认为裴剑锋还年轻,工作经验不如罗大佐丰富,副总的职位由罗大佐胜任更加靠谱。

  康妮姐弟对生父康成没有依赖只有厌恶,姐弟俩人一番商议离家出走在任晓曼家暂住。苗欣失了业想重返学校,但原来的岗位已被其他老师替代了,雷老师提醒她如果还想回学校工作,来年再参加教师应聘。

  任晓曼好心的招苗欣为助理,苗欣对法律一窍不通,跟在任晓曼身边打拼多年的亮亮对苗欣没有好感,反对任晓曼聘用胸大无脑的苗欣。

  裴剑锋离开快递公司送一箱顾客从海外订购的婚纱,这个顾客不是别人,正是被康成欺骗了感情的苗欣。裴剑锋按照箱子上提供的地址,来到了苗欣家门口。苗欣打开房门见是快递员送婚纱来了,联想到自己被康成欺骗了感情,不由悲从中起失声痛哭。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