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饭店剧情介绍

1-6集

和平饭店第1集剧情介绍

  

  1935年,邪恶的日本军队步步加紧了侵华的步伐,在他们扶持成立的伪满帝国的协助下,他们得以在中国东北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并且借此逐步蚕食了中国的大片土地。

  王大顶是东北地道的一名土匪,不过迫于形势的他其实也一直站在共军的一边暗中时时对抗着日军。说来也是有意思的是,这天,他正和自己的情妇金花待在一间屋子里调情,心如烈火干柴的他们两人很快就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并双双睡倒在了床上,正待他们准备激情地云雨一番之时,王大顶这时恰好发现了一块男士用表,并借此发现了金花背地里又在和别的男人偷情的事实。正在他火冒三丈地揪着金花准备对她好好地兴师问罪一番之时,这时旁边的房间里却是突然传来了意外的一声枪响,一名共军战士被打倒在地,受到惊吓的王大顶只好吓得赶忙束起裤腰带逃跑了。

  警察队长窦仕骁这天正好抓获了一名犯人,就在他指使手下对他恶狠狠地拳打脚踢之时,日军便衣队的石原队长恰好来到了他的身边。石原队长委托他帮助自己去捉拿一名重要的逃犯。

  近日里,狡猾的日军偷袭了一座共军站点,地下党战士陈佳影在自己的助手大为的陪同下准备入住一家名叫'和平饭店'的酒店暂为落脚,打算之后再待机寻找合理路线逃脱。恰好的是,这天王大顶和手下阿毛正待在街上,这时他们无意间发现了大量警方密探的身影,他们才得知窦仕骁等人已经又秘密地展开了对革命志士的残忍的捕捉行动了。

  一名神秘人物文景轩来到了和平饭店的门口,正在他犹豫之时,此时的石原队长恰好带队来到了附近并对他展开了疯狂的搜捕。这时陈佳影和大为恰好来到了他们附近,且被交战时的混乱不慎卷入了其中,不得已的大为只好掏出了手枪作为还击,结果却最终被打倒在了地上。文景轩赶紧乘乱逃跑了。此番情景皆尽被从旁观察的王大顶看在了眼里。不久后,脱身之后的陈佳影搭上了一辆电车,结果巧合的是这时王大顶也正好在同乘同一辆电车。王大顶一眼就将她给认了出来,不过此时的他们两人却都同时误认为对方才是日军真正想捉拿的对象,其实日军之前真正的目标只是文景轩而已。

  正当李佳影来到了和平饭店门口时,令人意外的是她竟不期遇上了一名日本高级军官香鸠将军,就在危难之时,有心帮助他的王大顶突然适时地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给她打起了掩护,这才最终让她虚惊一场地安全脱身了。

  王大顶为人放荡不羁,在李佳影面前,他开玩笑地自称自己也是一名共产党并想给她提供帮助。不过此时的陈佳影却毫不客气地一语道破了他土匪的身份,当年就是他出手绑架了窦仕骁的老婆并且狮子大开口地向窦仕骁勒索了巨资,这最终让窦仕骁背上了巨额的高利贷而不得喘息,这当时让城里一时变得满城风雨。不过还好的是,事后窦仕骁曾让人画下王大顶的画像作为追查线索,不过那幅画也仅有三分神似,因此至今窦仕骁也不曾认得王大顶。

  王大顶巧施奇技地偷偷打开了和平饭店一间会议室的大门,并准备潜入其中进行好好的一番探查,结果就在他笑意盈盈地自以为得计时突然抬头一看,结果却几乎吓尿地发现此时会议室里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日军了。灵机一动的他只得暂称自己是香鸠将军的手下而暂时逃过一劫。

  大堂里,陈佳影正准备在吧台前办理入驻饭店的手续,结果这时窦仕骁正好来到了她的身边对她不怀好意地盘查起来,眼看陈佳影的真实身份就要被揭穿,王大顶雪中送炭地来到了她的身边,并且假装成了她的丈夫,这最终让陈佳影终于得以逃过一劫。

  日军司令部里,日下大佐眼见军医正在医治受伤的大为,他很是感慨,之前在追击文景轩的过程中,很多线索都与和平饭店发生了联系,这背后说不定所有的事件都与和平饭店有着重大的关联。

  陈佳影等人正式以夫妻的身份入住了和平饭店的房间。就在他们正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侃侃而谈之时,此时正躲在衣橱里的文景轩却突然间无意暴露了自己的行踪。陈佳影等人不禁极是意外。这时的文景轩不得不向他们两人透露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原来,文景轩结识了一名中国教授,那名教授得知了此时日军军队正在中国境内布署邪恶而又残忍的细菌战的事实,并且他自身也是作为细菌样品的实验对象而最终身患绝症痛苦地死去了,临死前他苦心将一卷记载有日军全部实验资料的胶卷交到了文景轩的手上。文景轩带着胶卷一路狼狈奔跑不断,躲避着日军的追杀最终才躲进了陈佳影所在房间的衣橱里。

  警员们来到了饭店的各个房间里准备逐一进行搜查,准备找到失踪的文景轩。就在陈佳影的房间打开之时,灵机一动的陈佳影突然巧施其技地与王大顶大闹起了'夫妻矛盾'来,试图以此来遮盖警员们的耳目。

  搜查饭店之时窦仕骁曾要求一名名叫内尔纳的法国籍管理员打开保险柜作为检查,结果遭到拒绝后的窦仕骁大为恼羞成怒,他让手下将内尔纳给抓了起来关在房间里给恶狠狠地打了一顿。在头破血流的内尔纳面前,窦仕骁趾高气扬地宣称自己给他下达的命令他就必须得完成,因为这就是权力。

和平饭店第2集剧情介绍

  

  警员们开始不加客气地在陈佳影的房间里四处搜查起来,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待他们无奈地离开后,陈佳影赶紧来到阳台,将吊在木梁上躲避的文景轩救了回来。就在他们心魂未定之时,疑虑未消的窦仕骁却又突然闯了过来准备进行再一次的追查,他们只得再次进行躲避。窦仕骁不客气地搜查了起来,并且心机颇深地一再质问起了王大顶的真实身份,机智的王大顶巧妙地一一回答了所有问题。就在窦仕骁就要查到文景轩藏身地的危急时刻,他的一名下属突然来到了他的身边并将他叫走了,一场危机也终于得以化解。

  日下大佐在电话中告知窦仕骁,日军在陈佳影的助手身上找到了线索,并据此推定文景轩等人必定与和平饭店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陈佳影发现自己的行李箱似乎被别人暗中动过了,不由得身冒冷汗。她用小夹子打开了行李箱中的暗格,找到了安然无恙的党章,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陈佳影觉得自己已然不能继续在饭店里待下去,于是赶紧让文景轩换上了一身衣装,准备与他一同逃出去。二人刚步出房门,王大顶突然将他们给拽了回来,他将两人带到了一处安全通道,准备用一种更为安全的方式带领他们逃脱,这时却发现通道的大门已经被人给锁上了。准备另寻出路的陈佳影不巧地路遇了窦仕骁的手下刘警官的盘查,机智过人的她只得又开始极力为自己伪装起来。恰巧的是,一位住客姚女士突然打开门并且跌倒在地上,这让陈佳影终于有了逃身的机会。

  王大顶等人最终找到一根撬棍打开了大门的铁锁,正待他们准备从楼顶溜之大吉时,陈佳影意外地发现自己的党章滞留在饭店里了,她不顾劝阻地决定独自返回饭店里寻找,王大顶也只好奋不顾身与她同行以策安全,留下了文景轩独自一人从楼顶逃生。结果就在他们终于得以找到党章之时,却突然发现此时的党章已经被敌军所得,并且这时楼顶的逃生通道也已经被他们所知悉。断绝去路的陈佳影和王大顶只好无奈地再次返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准备另寻良策。

  刚回到房间,王大顶便一把动情地将陈佳影搂在了自己的怀里准备对她施展一番甜言蜜语,不过搞笑的是,陈佳影狠狠地一膝盖顶在了他的裤铛让他叫苦不迭。原来机智的陈佳影早就已经发觉王大顶并不是故意要一道返回饭店来帮助自己,他只不过是担心如果真从安全通道里逃生的话,那最终反而更有可能会遭到日军的追击而已。

  窦仕骁来到楼顶上,因文景轩的逃离而感到愤恨不已。不过此时他的手下将拾得党章的消息相告,并据此推测出此时饭店里必定仍藏有文景轩的同党。

  日军司令部里,日下大佐把目光集中到了此时仍处于昏迷状态的大为的身上,之前他们秘密突击了一座共军站点而一无所获,现在他们只得依赖于大为而找出问题的最终答案了。

  饭店大堂里,所有的住客们都被集中起来准备接受盘问,窦仕骁等人打算在他们其中揪出文景轩的同伙。这时,王大顶巧遇了内尔纳。机智的陈佳影向王大顶步步分析了自己的判断,她预测出饭店的后门才是最佳的逃生路线。

  石原队长等人查看了曾被王大顶等人杀死在地上的日兵京木,并据此推断王大顶等人此时必定仍藏在饭店里以伺机逃脱。石原队长给日下大佐打电话,希望他的宪兵队能派人来给自己提供支援,他准备在和平饭店里好好搜查一番。

  洗手间里,陈佳影不期而遇了此时正喝得醉熏熏的姚女士。以写小说为职业的姚女士出于职业的敏感,无意捅出陈佳影此时必有秘密,这让陈佳影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喝得醉熏熏的姚女士来到了大堂里当众吟诵起了自己华丽的诗句,这让众人都不由得对她的才华感到了大为赞赏。

和平饭店第3集剧情介绍

  

  文景轩按照陈佳影给自己的地址,找到了同胡柳杨把胶卷塞到一个活动的砖块里,塞完胶卷之后,他看到满大街都是日本兵,为躲避日军的搜索,文景轩匆忙躲在了浴池里。

  在酒店大厅日本便衣正在清点人数,趁着空档,王大顶嬉皮笑脸地想要楷陈佳影的油,他说自己可以扛下所有雷,事成之后让陈佳影作他的女人。陈佳影让他正经点,省得再被顶。王大顶开始和她商量计划,准备从厨房后面的窗户逃出去,陈佳影先出去厨房等着,王大顶随后负责引开厨房后面的两个便衣。

  窦仕骁让居住在饭店的日本人先撤离,其他国家的宾客有意见,开始站出来表示不满,日本人也刚刚出现一名武士被害,情绪都不好,饭店宾客和日本兵都在隐忍,王大顶趁机画了一张露着大牙的土鳖叠成纸飞机,扔到了日本兵的面前,日本兵看后勃然大怒,大厅里开始骚乱,各国宾客开始和日本兵打了起来。陈佳影趁机逃进了厨房。

  就在陈佳影推开厨房门的那一刹那,姚苰突然出现了,她以为陈佳影和她一起是来找吃的,陈佳影为了避免姚苰的怀疑,只能谎说自己真的是来找吃的,姚苰在厨房紧跟着陈佳影,让陈佳影脱不了身,迫不得已陈佳影又重回了饭店。

  内尔纳看到大厅一片混乱,他恶作剧地拉下了电闸,大厅里一片漆黑,王大顶看到了拉到电闸的内尔纳,把他打晕,拖进了厨房,想伪造是内尔纳想逃跑的假象,然后和陈佳影一同逃跑。窦仕骁开始觉得不对劲,他下令关闭所有的出口和窗户。王大顶用昏迷的内尔纳引开日本兵,用火引爆了厨房的煤气,然后打开窗户,就在陈佳影和王大顶快要冲出饭店的大门时,看到了和平饭店外面大量的宪兵潮水一般地涌了进来。

  这下真的逃不脱了,王大顶和陈佳影又重新回到和平饭店内,躲在一间卫生间里,日本兵过来搜查,王大顶急中生智把陈佳影砸晕,然后把手枪放在他们身边制造假象,紧接着也把自己砸晕了。

  当陈佳影苏醒的时候,窦仕骁就在她身边,他拿着那枚八一勋章问陈佳影是不是她的,王大顶苏醒过来说是内尔纳把他们害了,内尔纳用手枪劫持了他们,把他们逼迫到卫生间里,然后他们被砸晕。至于那把手枪,这完全是内尔纳设计陷害。窦仕骁并没有被他们蒙蔽,他详细说出了自己的推测,听到窦仕骁的推测与陈佳影和他的逃脱步骤完全吻合,王大顶心中大惊,但还是故意说窦仕骁很会猜想,陈佳影也借机说如果都如窦警长的猜测,这里就永远不得安宁了。

  窦仕骁走后,陈佳影在王大顶手上开始写字,他们在对串词,防止窦仕骁对他们单独进行审讯。窦仕骁对内尔纳进行严打拷问,浑身是伤的内尔纳对发生的一切都很茫然,他反复对窦仕骁强调,自己是被砸晕的,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现在厨房里,他中途醒来时王大顶又把他砸晕了。内尔纳的供词并没有帮他摆脱嫌疑,反而遭来了更加严重的拷打。

  日本石原课长问窦仕骁怎样应对法国使馆的问询,窦仕骁拿着那枚八一勋章交给石原,让他对法国大使馆说,怀疑内尔纳参与共产党活动,这样法国大使馆就无话可说了。

  隐藏在城里的地下党同志唐凌(张岩 饰),一直扮演着黄包车车夫随时等待着上级的调遣,这天他从那个活动的砖缝里发现了自己被启用的信号。胶卷里面加有一张带着香水味道的空白纸,这是陈佳影在暗示他协助带胶卷的人撤离。

和平饭店第4集剧情介绍

  

  石原队长将一把手枪作为证据送到了王大顶的面前,严厉地逼迫着他向自己交待全部的事实,不过决定死撑到底的王大顶硬就是坚决地抵赖了起来。

  房间里,疑虑颇深的窦仕骁一再对陈佳影发起了审问,不过陈佳影却是丝毫没有招供的打算。

  陈佳影的真实丈夫名叫王伯仁,在华强商行工作。窦仕骁据此打电话给了华强商行,想让那里的店员向自己交待王伯仁的体貌特征以作比对。不过他哪曾想到此时的华强商行已经全然演化作了共产党的一个据点,作为地下党员的店员自然很快就巧妙地拒绝了他的要求。

  窦仕骁让曾经在厨房里见到过陈佳影的行踪的姚女士指证真正的事故制造人。此时的陈佳影简直心都要提到了嗓子眼上,幸运的是姚女士虽然话语中充满玄机但最后倒也没有说出真正有威胁的线索。王大顶在窦仕骁面前一番口若悬河的说辞试图蒙蔽窦仕骁的推断,到了最后,他甚至还言辞俱厉地要求窦仕骁向自己和陈佳影道歉。

  被殴打了一番后的内尔纳被关到了一间房间里,他为自己百般辩解起来。窦仕骁交待手下要对他严加看管。

  房间里,陈佳影愤怒地对着王大顶大加指责,埋怨他之前不应将无辜的内尔纳拖进来让他背了黑锅。

  窦仕骁打电话到了华强商行,不过让他颇是意外的是此时那里已经受到了一伙学生的破坏而变得狼藉不堪,他推定这其中必定有着什么蹊跷。

  文景轩拨打了自己的女友小晴的电话想和她作最后的一次道别,不过他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小晴家中已经布满密探了,小睛已经受到了重重的监视。

  便衣们以有事为由将姚女士从大堂里叫走了,不过不久之后姚女士很快就被人从后头给击晕了。

  房间里,刚刚出浴的陈佳影美艳动人。有趣的是,这时的王大顶突然从后头一把将她给抱住了并试图再次表起白来,不过陈佳影哪能容得下他的放肆,她再次一把不客气地一膝盖顶在了他的裤裆里让他疼得嗷嗷直叫。

  厨房里,冷峻的窦仕骁再次对王大顶发起了质疑,到了阳台上,他接着步步推理,试图逼迫王大顶向自己交待全部的事实。王大顶自然是一再矢口否认起来,窦仕骁则冷酷地向他威胁道不管真相如何他都一定要远离共产党。

  房间里,陈佳影与王大顶积极地商量起串供的事来准备以防不测。

  警员将一笔钱交到了内尔纳的手里以作为之前误打他的赔偿。送走警员后,内尔纳就迅速且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保险柜,取出了一个瓶子来。

  房间里,王大顶向陈佳影真情相述了自己对她的感情。不过话锋一转,他又交待出自己无法和共产党合流,并且一把拉开了房门现出了窦仕骁的身影来,他向窦仕骁指认了陈佳影的共产党员身份。之后,他就开始一本正经地娓娓道来,将之前与陈佳影的相遇过程全都吐露了个清楚,这让一旁的陈佳影不由得恶狠狠地把他骂作了个人渣。

  窦仕骁将陈佳影关到了房间里准备严加审讯。饶有意思的是,在石原队长面前,王大顶竟然是将自己交待成了一个日本间谍了,他想以此来继续为自己开脱。

  窦仕骁面前,陈佳影并未束手就擒,她巧言地将自己伪装成了一名日本特务,打算以此来瞒过窦仕骁的视线。

和平饭店第5集剧情介绍

  

  石原队长对着王大顶出言威胁,表示就算他不愿配合自己那自己也一定能够将事情的真相查个水落石出。

  共产党战士老王是陈佳影的真正丈夫,这天他正守候在街角焦急地等待着文景轩前来与自己接头。可惜的是,当久候的文景轩终于出现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时,早已埋伏在一旁的日军便衣却是因故拔枪将他给打死了。

  牢房里,陈佳影一再死死地把自己声称成日本间谍而拒不承认自己的共产党员身份。石原队长亲自来到了牢房里打算提审陈佳影,为了能够尽快地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窦仕骁残酷地下了狠手对着陈佳影严刑拷打起来。

  作为南京政府的代表陈氏兄弟商量起来,他们一直试图出手将记载有细菌战重要资料的胶卷出卖给美国和苏联中的任何一方。一番分析之下,他们推定内尔纳可能真的就是那个在饭店里制造事件的共党分子。

  在窦仕骁面前,陈佳影极其准确地透露了日方南铁情报机构的一些信息,这让窦仕骁不得不也变得糊涂起来。在拨打了陈佳影所提供的一个电话后,他和石原队长都最终相信了陈佳影可能真的就是日方派来的一个间谍。

  陈氏兄弟商量起来,他们担心如果真相真的败露的话,那他们也就只有选择逃亡这最后一条路了。

  陈氏兄弟以喝酒为名来到了内尔纳的房间里打探消息,言语之间发生误会的他们真的以为胶卷就在他的手上,于是他们俩人便着急地对他勒索起来。

  房间里,王大顶故意服下了一些药物且变得口吐白沫,他打算以此为幌子瞒过日军视线最终逃出饭店去。不过当他刚开始执行计划不久隔壁房间里就跑出了内尔纳来,内尔纳声称自己遭受到了陈氏兄弟的无故威胁了。乘着当前的这混乱局面,王大顶激灵地马上溜之大吉了。警员面前,内尔纳恼怒地投诉着自己已经受到了陈氏兄弟的威胁,结果在陈氏兄弟的质问之下他又难以吐露自己受到他们殴打的真正原因。就在此时,警讯传来,警员们只得开始忙于四处搜索已经逃亡了的王大顶。可惜的是,一番搜索下来他们竟是发现这时王大顶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王大顶从通风口出其不意地来到关押着陈佳影的房间,一番动情表白之后他正打算带着陈佳影一同从地下管道逃离。结果此时门外恰好传来了响声,灵激一动的陈佳影只得暂时将王大顶当作了自己的敌人,在窦仕骁打开了房门后,她就表演出愤怒的模样来对王大顶做出了指责姿态。狠恶的窦仕骁顺水推舟地给王大顶脚上打了一枪,而此时的陈佳影虽是心疼又是不便当面发作。

  回到屋中后,陈佳影为了之前王大顶被打伤一事而难过地掉下了泪来。

  老王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后对陈佳影心生思念,他开始变得神情迷惘起来。

  窦仕骁一名手下提醒窦仕骁,现在虽然饭店中的对外电话线路已经因切断过久而不得不尽快复通,但他们可以在恢复线路后对所有的电话执行监听即可。不久后,香雉将军给姚女士打来了电话,紧张的窦仕骁很快地就对姚女士的电话执行了监听,可结果却是苦无收获。

  窦仕骁一再积极地劝告石原队长,他声称自己可以肯定陈佳影一定是名共党分子,日方一定要设法识穿其中的真相。

  窦仕骁对着王大顶大加逼迫以图让他说出所有事情的真相。不过此时的王大顶却是坚持着之前的说法,他硬就是把自己当成了陈佳影的真正丈夫。

  刘警官来到了陈佳影面前,试图追问出她与她自己所谓的丈夫王大顶的相识细节,不过聪明过人的陈佳影自然是很快出言将自己掩饰得滴水不漏。而另一个房间里,莽撞的王大顶面对窦仕骁的追问却很快地露出了马脚来,不过不出陈佳影所料的是,尽管如此王大顶并没有真正就范,因为痞气十足的他心念陈佳影,他很快就推翻了自己之前的言辞,并且语气坚定地继续将陈佳影认定成了日方间谍。看到迅速翻供的王大顶后窦仕骁简直气得头顶生烟,但他却又苦于没有任何一点儿的办法。

  陈氏兄弟担心自己误会了内尔纳,但无法得到确凿证据的他们又是只能心生犹豫。

  屋子里,美方代表乔治白和瑞恩推定陈氏兄弟极有可能在美方和苏联中摇摆以图抬高胶卷的价格,而内尔纳可能也是其中的经手人之一。为了解决其中的麻烦他们决定亲自出手陷害内尔纳。

和平饭店第6集剧情介绍

  

  南铁情报机构派来了代表野间,野间当面告诉窦仕骁,陈佳影就是日方精心选拔的一名间谍,当年野间的前辈新佑课长就曾亲自对她实行了长达9个月的培养和审查,因此对她极其的信任。

  不久后,乔治白的手下很快打通了电话,通告内尔纳一定要保护好胶卷。内尔纳根本就不知道与胶卷有关的事,正待他进一步追问之时对方却又很快挂断了电话。旁边正在实行监听的窦仕骁认定这回自己可算是找到真正的证据了,就在他们准备对着内尔纳严加用刑之时,内尔纳极是恐慌地抢夺了一支枪支并架住了陈佳影的脖子作为威胁。不过心狠手辣的窦仕骁却直接出手一枪将他给打死了。

  警员们迅速地在刚被打死的内尔纳的身体上搜索起来,最终他们确实也是搜到了一卷胶卷。

  苏联代表瓦莲蒂娜回到房间向上司巴布洛夫作了汇报,她确认称此时警方从内尔纳手上搜出来的胶卷上的内容已经受到血液浸泡而毁坏了。

  被释放后的王大顶返回了房间,他见到陈佳影不禁一下子抱住她痛声大哭起来。陈佳影一语捅破之前王大顶故意在窦仕骁面前揭穿自己的共党分子身份,其实不过是他故意借此逼迫自己弃共产党而成为他的压寨夫人而已。陈佳影吐露之前她所说的'王伯仁'只是自己虚构出来的形象而已,就在王大顶为此而高兴之时陈佳影却表示自己的真正丈夫其实还另有其人。陈佳影劝告王大顶只有弃土匪之路而亲近共产党才会有着光明的未来。

  饭店里,乔治白边跳舞边告诉瑞恩,日方以后必定会发现内尔纳事件的真正真相的。

  巴布洛夫告诉陈氏兄弟,如果胶卷最后真的被美国人所得,那西方世界得知细菌战之事后一定会大为哗然。为了彻底解决掉麻烦,那他们一定得先下手杀死美方代表。

  马布洛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此时他的助手瓦莲蒂娜将一种毒药展示给他看,声称如果他们假托服务生之手将有毒的咖啡送给美方代表,那他们一定能够杀死美方代表的同时又不落痕迹。

  老王从一处隐蔽的地点找到了那卷真正的胶卷,并且将其转移到了安全处。随后,他给上级送去了情报,将之前自己据点受到破坏的消息都做了传达。

  夜里,陈佳影一觉醒来却发现此时王大顶正守候在自己床头,她不禁变得大惊。陈佳影向王大顶分析出之前的内尔纳之死必定别有内情。

  日方高级代表伊藤先生责备窦仕骁在之前的办案中办事不利,不过窦仕骁却语气坚定地声称自己绝对相信自己之前的判断。

  巴布洛夫敲响了陈氏兄弟的房门,威胁他们一定要出手帮助自己执行谋杀美国代表的计划,声称他们只有这样做才能证明南京政府此时仍是亲苏的。

  窦仕骁自信地告诉王大顶关于内尔纳之事很快就会查个水落石出。不过一旁的陈佳影却精明地分析出窦仕骁此时实际上只是在强装镇定而已,他并非真的握有实凿的证据。

  餐厅里,陈氏兄弟正与瑞恩等人见面,一旁桌子上的陈佳影向王大顶步步分析,作为痕迹分析专家出身的她很是精准地推断出了此时不同人的真实心态,这让王大顶不禁感到佩服不已。

  石原队长收到电话得知从内尔纳身上所取得的胶卷已经受到损毁,他不禁大为恼火。

  瑞恩等人与苏联代表坐在了同一张桌子上,看到瑞恩似乎并不愿意满足自己的要求,苏联方面很快起了杀心。随后,瓦莲蒂娜特意在咖啡中下了毒药,随后苏联方面的人就准备开始撤离了。眼看瑞恩就要服下咖啡之时窦仕骁却气势汹汹地来到众人面前,他宣布了一条消息,声称自己已经确定了内尔纳就是真正的事故制造人。陈氏兄弟想到内尔纳就此背上黑锅了那自己的行径从此也就再也不会暴露,于是他们很快出手制止了瑞恩喝下咖啡的举动,毕竟现在的他们已经再也没有加害美国代表的必要了。

  看得眼前混乱局面终于得以收场,王大顶正准备和陈佳影收拾好东西撤离现场,不过此时让他极是意外的是一个似曾相识的女人却突然出现了,那人正是自己曾经绑架过的窦仕骁的老婆刘敏,这让他一时马上变得遮遮掩掩起来。

  房间里石原队长指责窦仕骁不应该当众宣布内尔纳之事已经了结,但窦仕骁却神态坚定地表示自己这么做只是为了以后更好地钓出大鱼而已。

  王大顶和陈佳影准备收拾物品逃出饭店,临行前王大顶一再询问陈佳影是否对自己有意,不过陈佳影却提醒他如果他真能走到正道上的话那他的愿望也并非没有可能。

  大堂里,看到刘敏正在照顾孩子的模样,窦仕骁一时间不禁是感到了很是温馨。谈话间刘敏再次说起了家中受到高利贷催债的事,她向窦仕骁抱怨道要不是因为土匪王大顶的作为,那自己家中也不会闹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不久后香雉将军来到了大堂里,之前窦仕骁在审问姚女士曾加以动手殴打,这让作为姚女士忠实读者的香雉将军很是生气,他不禁接连狠狠地打了窦仕骁几个巴掌。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