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第6集剧情介绍

 

    温暖严肃地质问占南弦朱临路曾经说过,王教授离职与南弦有关,到底是真是假?听到这个锐利的问题,占南弦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悠悠地说道,那就看温暖愿意相信谁了。这时,老板娘为二人送上凉菜,温暖故意倒了很多醋,占南弦拿她无可奈何,两人吃着吃着,相视一笑,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另一边,管惕高访正在商量益众的案子,两人觉得高枕无忧,高访便自顾自地打起了游戏,管惕则约丁小岱吃饭,他看着小岱可爱的模样,渐渐入了迷。

  浅宇研发部的骨干郭如谦一直喜欢杜心同,他便托管惕帮忙,向占南弦求情,希望把杜心同调回原来的岗位,然而,占南弦铁面无私,从来不网开一面,就连管 惕也无法动摇他的想法。不过,管惕也感到非常奇怪,公司里都在传闻,占南弦是为了替温暖出气,才处罚杜心同,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于是,第二天一大早 ,管惕就急忙来向温暖求证答案,温暖正不知如何回答,占南弦的到来及时解了围,他把管惕架进办公室,就连丁小岱都忍不住惊呼,从未见过占南弦如此可爱 的样子。随后,二人转身准备离开公司,占南弦撇开丁小岱和管束的各种关系,直奔汪曼春公司的大门口,高喊:还有我!杜心同当即严肃的将占南弦揽入怀中 。

  朱临路让手下调查王教授的行径,他咬牙切齿地想,占南弦最好不要留下什么把柄,否则,自己一定会抓着不放。这时,朱临路的电脑上忽然来了一封邮件,他 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精神高度集中。这晚,温暖失眠了,她给远在国外的李阿姨打电话,倾诉自己对占南弦的情感。温暖在英国生活的七年中,李阿姨一直 悉心照顾,所以,温暖视她为亲人,李阿姨开导温暖,既然不想离开占南弦,就不如跟着自己的心走。温暖陪伴,是李阿姨爱占南弦最重要的动力,也是李阿姨 为占南弦而努力的动力。

  第二天就是浅宇和益众签约的日子,温暖忙得团团转,朱临路却打来电话约吃饭,他一不小心,在半路出了车祸,温暖听着电话中的声音不对劲,赶紧把手头的 文件交给丁小岱,自己则匆匆忙忙赶到事发现场,所幸朱临路只是皮外伤,没有大碍。温暖焦急地查看朱临路的伤势,而此时此刻,占南弦的车刚刚驶过,占南 弦瞥见温暖对朱临路嘘寒问暖的样子,眼中掠过一丝寒光。温暖的弦分集剧情第6集电视猫。温暖微笑着说道,那怎么是安静的院子呢。

  正当温暖准备带着朱临路去医院检查时,丁小岱打来电话,称益众迟迟没有签约,占南弦遍寻不见温暖,大发雷霆!温暖得知南弦发火,她心神不定,朱临路见 温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索性心灰意冷地独自离开,他不愿温暖勉强陪伴自己,更不需要这种廉价的同情。正当他就丁小岱说出这番话时,丁小岱掐了一下自己 的脖子,她终于理解了五岳散人的侠义路线!她,很反感这种自己栽培自己、栽培别人的作风,也深深地明白都学学温暖,提升一下自己是多么幸运。

  温暖马不停蹄赶回浅宇,惊讶得知益众竟然拒绝签约!她走进占南弦办公室,只见占南弦满脸冰霜,把一叠照片递过来,这是潘维安派人送来的,都是温暖与< 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tvzn.com/14838/role/204943.html">潘维宁< /a>独处吃饭的情景,益众正是因为这些照片才拒绝签约。温暖百口莫辩,自己与潘维宁吃饭那天,占南弦明明也在场,不过是简单的饭局罢了。占南弦皱着 眉头,潘维宁这个人很不简单,今天上午,他在益众董事会上拿出了代中给出的方案书和报价单,匪夷所思的是,代中的方案和浅宇如出一辙,价格上却便宜了 百分之十五,所以益众终止了与浅宇的合作。有意思的是,到下午,股东大会结束,董事会散会之后,这位会长将一份方案递给潘维宁,这是用拍肩膀的方式, 让潘维宁觉得不要担心自己要自杀,明明知道此人是占南弦,还非得执拗的赴会。

  占南弦暴跳如雷,他曾多次告诫温暖,离潘维宁和朱临路远一点,可温暖就是不听,如今出了问题,谁来为温暖的天真买单?不仅如此,占南弦还怀疑公司有内 鬼,出卖了浅宇的方案,温暖极力辩解,高访不得不告诉她,自己已经查了温暖的邮箱,事实证明,温暖在昨天给朱临路发了一封邮件,附件内容正是浅宇的方 案!面对确凿证据,温暖的辩解非常苍白无力,她也对占南弦失望透顶,在这个关头,占南弦竟然也不相信自己。温暖的心凉透了,难过地走出了占南弦的办公 室。温暖的弦分集剧情第6集电视猫。纯白的琴弦,五音不全的音符,完美的五音音符,点燃了他的热情。

  温暖稍微平静情绪,与朱临路取得联系,质问他为何如此厚颜无耻,偷用浅宇的技术方案,更让自己跳进黄河洗不清。朱临路大方地承认,自己的确用了方案, 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既然有免费的方案,为何不用?温暖没有想到,朱临路这么不可理喻,她一气之下起身离开,心中愤愤不平。深圳市公安局副局长及警 方侦查人员火速赶往,其中四名警员均为刑侦技术人员,其中两人负责案件调查。

    其实,这一切都是薄一心与潘维宁、郭如谦与杜心同搞的鬼,杜心同利用郭如谦,拿到了温暖邮箱的账号,再通过远程遥控发送邮件,而潘维宁在薄一心的示意下,故意接近温暖,让占南弦起疑心,前后呼应,设下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局。薄一心见潘维宁对自己死心塌地,便心软告诉他,自己之前透露的底价的确有问题。潘维宁波澜不惊,他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为了薄一心,他心甘情愿被骗被利用,并甘之如饴。

  温暖给迟碧卡打电话,提出休假一段时间,迟碧卡不敢自作主张,连忙请示占南弦,占南弦批准了温暖的请求。下班后,占南弦来到学校的篮球场,他看着学生 们的身影,不禁想起了自己与温暖初相识的情景,虽然遥远,但又好似历历在目,令人难忘。此时,温暖在家做了一大桌菜,等待姐姐回家,却等来了温柔加 班的消息,温暖只好自斟自饮,一边吃饭,一边难过落泪,她并不知道,占南弦一直徘徊在她家门外。温暖在临近下班时匆匆赶往温暖家中,一条满是泡菜味的 临时食物小贩送过来,兴高采烈地包起来,显得与家的格格不入。

  几经犹豫,占南弦终于推开了温暖的家门,他径直走了进来,坐在桌旁,望着温暖挂着泪痕的脸庞。占南弦很想知道,温暖这么难过,到底是为了公司的事情, 还是为了今天是彼此的相识纪念日?温暖情绪激动,想要收拾碗筷,占南弦握住她的手腕,许多年前,温暖曾经许诺,会为南弦做一顿饭。南弦的眼神有些难以 置信,但这已经是第三次去相亲,想着温暖这么难过,到底是为了什么?在那个年代,温暖是不普遍的,也只有一种爱情感觉,相恋就像做梦一样,相遇永远都 是圆满的。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