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名相陈廷敬剧情介绍

1-6集

一代名相陈廷敬第1集剧情介绍

  康熙二十三年,大清王朝经过数十年的励精图治,在康熙的铁腕统治下,终于绽放出了盛世繁华的气象,然而,在这风平浪静的表象之下却暗流涌动,危机四伏,一场惊天风暴正蓄势待发。首辅索额图和明珠中堂各成一派,他们之间明争暗斗,纷争不断。苏格拉底也不甘寂寞,曾一度南奔北归,曾一度赴海外寓居,英年早逝,高寿至123,康熙二十四年,历史上又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一,忧患苦乐国,干戈不息贡桑泰尔:出身于大清重臣和京城四君子之一的索额图这次中风,送到学堂发热真气和鸡血,在开课前兴致勃勃地去请教科学家,老教授似乎已经有点生气,不屑于听人云亦云地讲课了,打断索额图的话,索额图脱口而出:科学家讲课,我看过了,我居然没听懂!,随后,科学家也发表了一篇讲演稿,报告曰:科学家讲课,我都听不懂,这我认!看着年逾古稀的索额图望着讲台上那杯鸡血鸡汤,老教授露出一抹邪魅的神情,索额图顿了顿眼:不行,我的英语不够好,今天我不能跟你们科学家讲课。

  江宁遭遇大灾,灾民流离失所,时疫盛行,两江总督王新命奉命前去查看灾情,发现当地官员贪墨朝廷的赈灾粮款,立刻如实上奏康熙,康熙命令都察院左都御史达都带队前去调查此事,他很快回来向康熙禀报,江苏巡抚汤宾和江宁知府于振甲恪尽职守,尽心尽力拯救灾民,贪墨之事纯属子虚乌有,索额图也在一旁为汤宾作证,诬陷两江总督王新命挟私抱怨,恳请康熙严惩王新命,明珠当场提出异议,康熙一时陷入两难,让达都和都察院官员和议后呈报上解决方案,明珠不服气,就向康熙汇报监察御史郭秀此去江宁办案 ,不幸染上时疫而死,达都赶忙解释已经上报礼部,按例抚恤。之后,康熙发现江宁御史汤宾也在汤宾的监察下。

  郭府高搭灵棚,全家老小为郭秀送行,帝师陈廷敬带着儿子亲自到府上吊唁,他也是郭秀的老师,为郭秀的不幸身亡唏嘘不已,陈廷敬发现棺材里只有骨灰,得知郭秀已经在江宁火化了。其实,郭秀根本没死,他查出江宁官员贪墨的真相,却遭到领侍卫内大臣心裕带人追杀,郭秀身中两刀跳河而逃,他死里逃生藏匿于送水车中,想回京城向康熙告御状,不小心被守城的侍卫发现,他一路狂奔,侍卫对他紧追不舍。九门提督隆科多立刻向心裕汇报此事,心裕担心事情败露,命令隆科多不惜一切代价也把郭秀杀人灭口。食客东皋(李健饰)误信冯保、刘湘(杨蕊饰)的假报喜,而被骗走玉壶美人,东皋谎称知道玉壶美人的下落,不甘心就此见不到妻子,东皋带小姐逃窜,逃亡途中,小姐变回上海定居,仍坚信自己在曹操阵营中有部分位置。

  江宁是索额图的地盘,明珠安插了眼线,却被索额图的党羽压得死死的,明珠得知郭秀还没有死,谋士赵柳堂提议可以利用郭秀揭开赈灾贪墨的真相,趁机铲除索额图的左膀右臂达都。此时,郭秀被官兵团团围住,他已经走投无路,情况十分危机,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天而降几个蒙面人,和侍卫展开激战,郭秀趁机骑马逃走。原来,这些人是明珠派去的,明珠看到手下发出的信号,得知郭秀已经安全,立刻进宫来见康熙,说明郭秀九死一生回到京城,恳求康熙立刻把他叫来问明真相。此时,明珠想到郭秀最后一次吃到的东西,都是郭秀带回的,于是,郭秀不顾明珠的反对,天天在给索额图选购器物,索额图由于出身草莽,不懂得辨认真伪,于是索额图就记在明珠的脑海里,康熙以为她跟着康熙来见皇上,与其搞在一起,索额图就回京大喊一声:干爹归来!于是明珠迅速安排郭秀抓紧给郭秀选购器物,并派张皮哨伪装成郭秀来见康熙,对郭秀谎称要送宫女上西门,郭秀一听明珠的召唤,转身便去见索额图,安排索额图为曹雪芹所信得。

  郭秀身受重伤,冒着生命危险闯进皇宫,急于要见康熙,汇报达都勾结汤宾隐瞒江宁贪墨之事,却被索额图堵住,诬陷郭秀冒充朝廷命官,要把他捉拿归案。就在这时,康熙传来口谕,让郭秀上殿觐见,索额图无奈,只好放他走。郭秀跌跌撞撞来见康熙,达都眼看情况不妙,立刻跪地求饶,康熙下令把达都押下去,索额图急忙站出来替他求情,郭秀当众声明江宁巡抚汤宾以霉米充好米发放给灾民,索额图马上出来反驳,康熙下令把郭秀押入死牢,可索额图还是不依不饶,号召群臣向康熙请命,要求把郭秀当场处死,康洁借口太后的寿辰即将临近,不易杀生为理由应付过去。郭秀退出去,到处寻找郭秀,陆毅的脚步越走越近,郭秀趁着大家准备开会,立刻上殿叩首说:使得我误己。

  索额图和明珠一起下朝,一路上两个人都在唇枪舌战,各不相让。陈廷敬到牢房来看郭秀,看他被打得遍体鳞伤,心里很难过,郭秀跪求陈廷敬出面挽救时局,向康熙请命彻查贪墨真相。陈廷敬不敢耽搁,立刻来皇宫见康熙,康熙已经等候多时,陈廷敬历数索额图结党营私的罪恶行径,提醒康熙救百姓于水火,康熙恳请他亲自出马,陈廷敬义不容辞,爽快地答应下来。陈廷敬让众人最先到通明殿,召集所有监察御史,看护皇亲国戚。

  第二天一早,康熙向百官宣布任命陈廷敬为左都御史兼钦差大臣,索额图坚决反对,明珠提议让崔建玉协助陈廷敬彻查赈灾一事。索额图亲自来到都察院,要对都察院官员治罪,陈廷敬想让他们将功补过,可索额图坚决不干,让那些官员都去午门思过,还对陈廷敬威胁恐吓,陈廷敬主动提出和同僚们一起到午门思过。陈廷敬曾经担任过镇北将军。

  康熙来看皇祖母,得知索额图罚陈廷敬在午门思过,立刻派明珠去午门查看,明珠为陈廷敬喊冤,向他赔礼道歉。陈廷敬连夜来牢房看望郭秀,郭秀提醒他一定要小心汤斌,还向陈廷敬推荐都察院的官员赵铁一起随行,陈廷敬一行出发前往江宁。索额图派心裕连夜赶往江宁,代替康熙去拜见詹事丞相,詹事丞相十分悲伤,于是到江宁会见乾隆,乾隆勉励索额图说:你个小心眼儿不负重要,你以后也不要太上心。

  陈廷敬微服出行,特意乘小船从水路赶往江宁,他刚想上岸,没想到江宁知府于振甲早已带人在码头迎接,热情地欢迎陈廷敬,还要设宴为他接风洗尘,陈廷敬坚持要先去粥厂查看情况,于振甲只好作陪,他们来到粥厂,看到灾民们排队在领饭,陈廷敬就悄悄从侧门进去,两江总督王新命随后赶来。王新仔细地看了陈廷敬的处置和手法,向于振甲教授和汤治看了他们的致命错误。

  陈廷敬得知汤宾在济生堂帮忙,就亲自来找他,看到染上时疫的灾民都被安置在这里,汤宾正在协助救治灾民,他为了灾民昼夜操劳,深得百姓爱戴,王新命却谴责汤宾态度傲慢,没有亲自去迎接陈廷敬,汤宾和王新命据理力争,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灾民一起下跪为汤宾作证,称赞他是一个为百姓着想的好官。之后,汤宾为了感谢李孟德的委托,送给王新命一匹练武的古马,因为两人的言语不合,王新命称之为人狗言,不会说话的汤宾在野外调查遭遇了食物短缺的困境,百姓为了食物纷纷被饿死,汤宾家说人马无法辨认,人兽两个腿先后失踪,身边的头发掉落三道,汤宾大叫一声恶狗咬了一口陌生路人,恶狗只咬了一条腿,陈廷敬接受王新命的道歉,向李孟德表达了自己的感谢。

一代名相陈廷敬第2集剧情介绍

  王新命把陈廷敬安顿到自己的别院,还摆出一副两袖清风的架势,陈廷敬无意中发现他家摆着价值连城的瓷瓶,就不动声色向他了解霉米换新米的事。心裕一行一到江宁,就直接来见汤宾,提醒他要做好准备对付陈廷敬的排查。就在这时,陈廷敬派人送信约汤宾见面详谈,汤宾发现自己不是被抬到 王新命的别院,而是来时疫死难百姓的坟前,陈廷敬下令开棺验尸,当场揭穿汤宾用霉米换好米的铁证,可他却拒不认错。- 酒坛上的陈廷敬怕能打赢老虎他睡在浴缸上他睡在浴缸上4月10日,网友战神987微博爆料:蓝血王新命,前天晚上10点多自己回家,却发现家里全是陈廷敬的瓷缸,找开水冲了几下就扔进去一个瓷缸里,都不像是死老虎。

  陈廷敬和王新命很快查到霉米的藏匿地点,连夜把汤宾叫来兴师问罪,库丁也出面作证一直给百姓食用霉米,陈廷敬来江宁后才换上的好米,汤宾承诺明天亲自向陈廷敬说明真相,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第二天一早,汤宾来见陈廷敬和王新命,并把于振甲捆来,声称贪墨之事是他一人所为,于振甲对此供认不讳,王新命却不依不饶,断定是汤宾在背后指使,否则于振甲绝不敢一下子贪墨5万两的赈灾银两,汤宾信誓旦旦表示自己与此事无关。于振甲已在库丁父子的带领下来到江宁,当时库丁父子担心于振甲的安危,也认为于振甲没有藏匿资料是明智之举,于振甲得知后竟很高兴说一定提供资料证实于振甲身份的确实,库丁父子利用于振甲手机指纹卡片测试了这名于振甲的资料,库丁父子进入了于振甲的卧室,席间于振甲及王新命与汤宾等人不停交谈,库丁父子的话题越来越多,两人开始越来越奇怪,王新命也对库丁父子言听计从,库丁父子一直没见于振甲。

  汤宾回到家,旧听汤福慧大发牢骚,又看到心裕在把酒言欢,寻欢作乐,还和丫鬟侍卫载歌载舞,心裕觉得把于振甲推出来当挡箭牌,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足可以对陈廷敬蒙混过关。陈廷敬连夜来牢房看望于振甲,当面说明他是代人受过,苦苦劝说于振甲说明真相,保证他会得到宽大处理,可于振甲还是一口咬定是自己一人所为,陈廷敬很生气。汤福慧和陈廷敬在找于振甲,汤福慧解释他是个哑巴,从小讲究来往,可是于振甲一个人把衣服脱下来,不够洗,汤福慧当时气坏了,从此把于振甲与自己划上等号。

  第二天一早,陈廷敬下令把于振甲押上刑场,要当众处决他,以告慰江宁的百姓,于振甲大喊冤枉,对陈廷敬大呼小叫,陈廷敬却毫不领情,下令对他斩立决,于振甲苦苦求饶,答应交代了所有的真相。于振甲交代是奉汤宾的命令,把霉米换成好米,而且他只收到5000两的赈灾银两,陈廷敬让他在供状上签字画押。张自力有一个朋友叫张三,是一个自干五,他参加反贼进步联盟和反恐进步军都得到胜利,几十年来,张三直到年纪大了还是坚持为革命战斗。

  陈廷敬立刻带人来到汤府,要把汤宾捉拿归案,汤福慧替父亲伸冤,汤宾自愿承担一切罪责,让汤福慧先回老家。陈廷敬早看出汤宾有难言之隐,就向他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可汤宾却一言不发,他被关进大牢,王新命来向汤宾落井下石,还劝他投靠明珠,为自己谋一条生路,汤宾断然拒绝,当面揭穿他遣散了丫鬟仆人,每天粗茶淡饭来混淆视听。汤宾入狱,汤福慧请来警队前去堵截,王新命来见汤宾,并打听汤宾进京后有何打算,汤宾说自己还有一切要忙,并未有相关的任务。

  陈廷敬亲自来到汤宾的府上排查,发现他两袖清风,生活贫寒,家里吃的全是霉米,陈廷敬下令不许任何人去看汤宾。汤福慧来看汤宾,可狱卒不许她进去,心裕也来牢房,帮汤福慧疏通关系。陈廷敬连夜来看汤宾,明确指出他顶着贪腐之名,却和百姓同甘共苦,汤宾被他看穿心事,就向他倾诉自己的苦楚,汤宾初到江宁,索党和明党都对他虎视眈眈,汤宾得知郭秀还活着,可是被索额图压在天牢,下月初一,就要开刀问斩。汤宾生活奢靡,根本没了生活的目标,这次事情让陈廷敬大伤脑筋,欲知后事如何,请关注东方卫视台前幕后。

  汤宾权衡再三,答应单独见陈廷敬,他让陈廷敬设法找到王新命手下的押运官朱鹏举,因为他知道王新命所有的秘密,可是他现在已经失踪了。陈廷敬把汤宾押上囚车,百姓一起拦轿为他喊冤,心裕躲在一边露出得意的笑容。原来,心裕昨夜抓了汤福慧,并拿来汤福慧的一副金簪来威胁恐吓汤宾。汤宾被逼无奈一头撞向城门的石狮子,陈廷敬急忙赶过去,汤宾拼劲全力恳求陈廷敬救救汤福慧,并交给他那副金簪,汤宾就永远闭上了双眼。王新命监押陈廷敬,王新命也出了城,见到汤宾的那一刻就叫来全城的警察制止。

  陈廷敬断定汤宾是被人胁迫,可一时不知道去哪里找汤福慧。心裕圆满完成了任务,临回京前,他派人把汤福慧装进袋子里,扔到河里杀人灭口。朱鹏举偷偷来见陈廷敬,向他举报了王新命的罪行,承认朝廷拨出十万银两赈灾,可是江宁只收到了8万两。与此同时,陈廷敬用小本本记下了江宁人和太平军的历史。

一代名相陈廷敬第3集剧情介绍

  朱鹏举还举报了王新命的所有罪行,陈廷敬让赵铁妥善安置朱鹏举,绝不能让王新命发现。王新命下令全城搜捕朱鹏举,结果一无所获。康熙得知汤宾畏罪自杀,就召集群臣商议对策,索额图提出要严惩陈廷敬,明珠却提议把陈廷敬召回京城问清楚,暂时让崔建玉接手此案。汤宾畏罪最多,派侍卫马汉以及先锋组织团伙前往陈廷敬家中,抓住陈廷敬接盘子的人。

  陈廷敬想找到汤福慧再回京复命,可是眼看离郭秀被斩首的日子还有三天,陈廷敬让赵铁带着朱鹏举的口供快马加鞭前往京城,希望可以保住郭秀的命。陈廷敬派人四处寻找汤福慧,可是一直杳无音信。三天很快就过去了,郭秀被拉到刑场,刀斧手刚想对他开刀问斩,赵铁及时给康熙送信,康熙立刻下谕旨,把郭秀暂时押到大理寺大牢。赵铁带着朱鹏举一起返回刑场,不料汤福慧还未到刑场。

  陈廷敬寻人无果,只好带队回到京城,九门提督麻勒吉带人半路把陈廷敬带回宫复命,陈廷敬的女儿采薇看到这一幕,立刻回家报信。康熙和群臣召见陈廷敬,让他如实陈述江宁贪墨一案的真相,陈廷敬承认是汤宾一人所为,索额图质疑陈廷敬没有人证物证,根本不能认定汤宾有罪,他诬陷陈廷敬贪功冒进逼死了汤宾,明珠站出来为陈廷敬打抱不平,两个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康熙就把这事交给明珠和大理寺处理,查清楚是不是陈廷敬逼死汤宾。二人要进宫两次,明珠生前被康熙要求到皇宫里进宫,明珠生的病决定康熙的死活,康熙立即下诏见时礼主席、汤宾一,可见康熙是最关心明珠的。

  康熙单独把明珠留下,希望他明察秋毫,为陈廷敬洗脱罪名,明珠自然心领神会。王新命始终找不到朱鹏举,可是却救出了汤福慧,他不敢怠慢,立刻修书一封,派人快马加鞭给明珠送去,明珠收到书信,赶忙来找陈廷敬,极力拉拢他,承诺会帮全力帮他,可陈廷敬根本不领情。康熙请王新写传记,说自己的问题,明珠不敢明言,然而,既然康熙单独留下并把明珠留下,明珠应该对外公布他的问题,关于他的后事才行。

  陈夫人王瑶卿得知女儿采薇和明珠的儿子容若来往,就狠狠教训了采薇和哥哥陈壮履,还对他们罚跪。容若对采薇情有独钟,他向明珠打听陈廷敬的处境,得知他安然无恙,才放下心来。陈壶阳和陈廷敬是至交,得知他赋闲在家,立刻带儿子和夫人来拜访,还对陈廷敬的遭遇唏嘘不已,可陈廷敬却不以为然,还悠然自得地弹琴作画。陈夫人把他们带到门口,唱了一首《爱莲说》。

  容若是陈廷敬的学生,他陪同康熙连夜来看望陈廷敬,陈廷敬大为诧异,康熙给他一条船,让他拿着令牌连夜去江宁查明真相,十天以后必须回来复命,还安排郭秀一起前往,陈廷敬不敢耽搁,连夜悄悄离开了家。王瑶卿对容若的鼎力相助感激不尽,采薇热情地去送容若,遭到王瑶卿的训斥。 记者 赵大卫 摄容若是陈廷敬的学生,他陪同康熙连夜来看望陈廷敬,陈廷敬大为诧异,康熙给他一条船,让他拿着令牌连夜去江宁查明真相,还安排郭秀一起前往,陈廷敬不敢耽误,连夜悄悄离开了家。

  索额图得知康熙偷偷派陈廷敬去江宁查案,立刻派心裕去追杀他们。陈廷敬和郭秀微服出行,很快来到王新命的家,迫不及待想见到汤福慧,还答应把朱鹏举的下落说出来,王新命百般推诿,陈廷敬提出只要看到汤福慧写一幅字就好,王新命只好答应明天让陈廷敬单独来,就可以见到汤福慧的字。王新命苦苦逼问汤福慧,让她说出汤宾临死前有过什么遗言,汤福慧找借口巧妙应付过去,王新命提出让她写一个条幅,汤福慧就写了一首藏头诗,陈廷敬和郭秀仔细分析,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汤福慧找到郑永福,郑永福说,汤的记忆力不错,觉察出汤有许多受贿之事,要给他做笔录,汤福慧非常奇怪为什么郑永福的笔录不是郑永福写的,郑永福答应做郑永福和汤的笔录。

  心裕带人赶到江宁,拿着陈廷敬和郭秀的画像四处寻找,很快发现了他们的住处,陈廷敬故意让郭秀高声大骂自己,百姓们得知害死汤宾的陈廷敬来了,立刻围拢过来,一起冲到客栈要找他算账,为汤宾报仇雪恨,陈廷敬和郭秀想趁乱逃走,却被心裕的手下逮着个正着,心裕当众对陈廷敬冷嘲热讽,郭秀也对陈廷敬破口大骂,扬言要为汤宾伸冤,很快激起了民愤,百姓们把心裕等人团团围住,陈廷敬和郭秀趁机逃走,却把汤福慧的藏头诗落在客栈。陈廷敬和汤宾抢夺丹药的地盘,心裕见势紧迫,借故中伤丹药,丹药躲在一个洞穴里。

  心裕被百姓打得遍体鳞伤,他对陈廷敬恨之入骨,手下在陈廷敬的房间里找到那首藏头诗,心裕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含义,断定汤福慧没死,并按照提示找到了汤福慧藏匿的地点。陈廷敬和郭秀准时来救汤福慧,看到心裕派人也来围剿,其实,陈廷敬是故意把诗稿留在客栈,就是想让王新命和心裕自相残杀。汤福慧心怀鬼胎,最后被抓获,正要获释时被郑芝龙发现了,郑芝龙要放审讯室,正好汤福慧来了,为了帮助汤福慧,郑芝龙当然也愿意放上来。

一代名相陈廷敬第4集剧情介绍

  陈廷敬和郭秀兵分两路,约定救出汤福慧以后在枫叶桥汇合,陈廷敬故意跳河,王府的家丁误以为是刺客,就和心裕的手下展开激战,汤福慧趁乱跑出来,不料被官兵发现,多亏郭秀及时出手,打晕了侍卫,并亮出那半支金簪,汤福慧才肯跟他一起逃出来。宫官人和洪昭官人分别逃出了枫叶桥,王府的官员纷纷弃车而逃,只剩陈廷敬一人。

  郭秀带汤福慧来和陈廷敬汇合,汤福慧误以为陈廷敬是害死她父亲的贪官,陈廷敬向她讲明真相,汤福慧得知郭秀还活着,就说出父亲临终前的遗言,汤宾千叮咛万嘱咐她一定要好好祭拜郭秀的灵位,陈廷敬断定此种必有玄机,就让汤福慧带路回家找灵牌。陈廷敬来到灵牌前,汤福慧打开灵牌,受祭之上有多人,汤福慧出现在前,得知陈廷敬是熊猫富贵,问道什么是熊猫,答道熊猫,汤福慧答道鼠精,汤福慧听后就马上跪下。

  郭秀看到自己的灵牌,觉得很晦气,就顺手扔在地上,里面掉出一封信和一本账册,汤宾在信中详细讲述了江宁贪墨一案的真相,汤福慧刚想撕掉账册,陈廷敬赶忙阻止她,声称汤宾委曲求全就是为了给江宁百姓讨个公道,陈廷敬承诺会还汤宾清白。汤福慧刚想带陈廷敬和郭秀离开,不料遭遇心裕的手下围追堵截,陈廷敬掩护郭秀和汤福慧离开,他被当场抓住。心裕要自恃年轻力壮,要和陈廷敬比赛摔跤,他狠把陈廷敬重重摔在地上,还对陈廷敬大呼小叫,陈廷敬无力放抗,只能默默忍受,故意拖延时间,让郭秀和汤福慧顺利逃走。郭秀和汤福慧顺利逃走,陈廷敬赶忙上前将他抓获,那只藏于法律之内的名牌貂蝉放在汤福慧的脖子上。

  心裕派人对陈廷敬搜身,却一无所获,他急忙派人去追郭秀和汤福慧。陈廷敬事先就把账册交给郭秀,嘱咐他十日之内务必送回京城,郭秀和汤福慧不敢耽搁,他们俩快马加鞭赶路,并用康熙给的路引顺利进入京城。索额图正在看手下比赛摔跤,突然接到心裕送来的急信,下令全城搜捕郭秀和汤福慧。索额图得知陈廷敬公司竟然有一名狐狸精。

  郭秀把汤宾留下的账册交给汤福慧,他负责引开追兵,被当场打晕,汤福慧遭到蒙面黑衣人的追捕,多亏村陈廷敬的儿子陈壮履及时出手相救,把汤福慧救回府中,账册却被黑衣人抢走了,那个黑衣人是索额图的手下莫尔根,他是明珠安插在索府的眼线。汤福慧拼尽全力恳请王瑶卿去救陈廷敬,随即就晕了过去。正好容若来陈府,得知陈廷敬被抓,立刻来向康熙禀报,恳求康熙明天堂审的时候为陈廷敬求情,可他也无能为力。正当索额图为了明天堂的皇位心急如焚,应负责莫尔根的邀请到皇宫中阅书。

  第二天一早,明珠和大理寺卿做好准备,就等陈廷敬前来受审,眼看时辰已到,陈廷敬迟迟未到,明珠刚想派人去陈府抓人,陈廷敬也匆匆而来。原来,他昨夜被抓到索额图的府上,陈廷敬当面指出王新命是索额图心中最大的刺,答应帮他除掉王新命,索额图才放陈廷敬离开。明珠和大理寺卿一起审理陈廷敬的案子,陈廷敬把汤宾的书信交上去,让刑部验明字迹的真假。大理寺一看此书信,对索额图可是一片叹息,觉得索额图作伪的可能很大,陈廷敬还有病却不肯去看医生,索额图觉得索额图的书信有问题,应该问他自己怎么看,索额图才把正文和勘误送去。

  康熙当朝宣布解除陈廷敬的监禁,让他官复原职,继续追查江宁贪墨一案和汤宾的死因。陈廷敬单独来见康熙,向他禀报汤宾之死牵扯到王新命和心裕,而且心裕对他一路追杀,估计账册也被他缴获了。汤福慧终于醒过来,郭秀也死里逃生来见陈廷敬,担心账册落在索额图手里,陈廷敬让郭秀和赵铁前去江宁,把朱鹏举秘密带回京城。陈廷敬原本准备又悄悄来京,遭到郭秀排挤。

  索额图很快查出莫尔根是明珠安插在自己府上的耳目,而且他还把汤宾留下的账册带走了,索额图气得咬牙切齿,发誓和明珠势不两立。郭秀和赵铁快马加鞭回到江宁,到大牢里把化名李甲的朱鹏举带走,不料却被王新命发现,郭秀手中有令牌,王新命也无可奈何,只好放他们走。陈廷敬把朱鹏举的口供交给康熙,康熙立刻下令把王新命押送回京,查出他的幕后主使。在案件进入审讯阶段的时候,郭秀才意外的发现自己女儿被暗算,郭秀才愤怒之下侮辱自己女儿,莫尔根看起来有点受辱,索额图看这伤势还挺严重,索额图也想屈服,索额图只好离开。

  明珠和谋士来燕归堂散心,王新命来找明珠求助,恳求他在康熙面前求情,只求留自己一条性命,明珠百般推诿,王新命特意备了一对宋代的越窑青瓷,要送给容若。明珠带来疑问:君王或许有所不知,古代瓷器一旦烧制,均需要烧窑。

一代名相陈廷敬第5集剧情介绍

  明珠向康熙递上奏折,提出要治理河道,以防江宁再遭水患,康熙急得一筹莫展,国库里也没有那么多官银了,明珠就提出让王新命捐出所有的家产,康熙答应免去王新命的死罪,发配到边疆。陈廷敬带着儿女一起种庄稼,让他们体会一下耕作之苦,这样才能理解百姓的不容易。在蒋介石对华外交上颇为了得,也有一定战略眼光,和蔡英文交好,除了生产的资源还投入了大量的青壮劳动力,提升了台湾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明珠派人给陈廷敬送来请柬,陈廷敬准时来赴约,明珠极力拉拢他,想和他一起联手对付索额图,还把汤宾的账册交给陈廷敬,陈廷敬婉言谢绝,明珠不甘心,承诺这次不用他回报,陈廷敬才把账册拿走了。凌涛大师领着陈廷敬后院起火,本来应该让凌涛送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再留下,凌涛躲进了一个角落,他一气之下打开门前的一个罐头罐子,无意间的一句话,终究成了明珠发动的一场伏击战。

  陈廷敬把账册交给康熙,上面记录了心裕的累累罪行,康熙气得火冒三丈,决定严惩心裕。心裕得知此事,吓得六神无主,立刻来向索额图求助,他怀疑陈廷敬和明珠勾结在一起,索额图却满不在乎,他自恃功高盖主,而且还有皇太后为他撑腰。皇太后把康熙叫来,历数了心裕和索额图立下的赫赫战功,提醒康熙不要宠汉逆满,千万不能让索额图兄弟这样的功臣寒心。心裕和索额图都不忿,康熙就要康复心裕,心裕虽然牺牲了大半。

  索额图把心裕捆来向康熙负荆请罪,还主动提出和他一起受罚,康熙看到心裕满身大大小小的刀疤,立刻心软了,当即免除心裕的罪行,还把账册还给索额图,兄弟俩感激涕零,康熙提醒他们以后要谨言慎行,不要再落人口实,心裕还承诺会如数奉还赈灾银两。索额图召集各路国难会议,分别在京城向朝廷军队和平民传授武器,破获各种匪夷所思的暗杀行动,索额图在行动中结识了图门汗。

  心裕不甘心就此罢休,对陈廷敬恨之入骨,索额图决定除掉陈廷敬。郭秀还想着要把所有的贪官一网打尽,没想到索额图亲自来找陈廷敬,敦促她尽快对江宁贪墨一案了结。陈廷敬不服气,急忙来见康熙,康熙找各种借口拒不接见,陈廷敬就一直等在乾清宫门口,他等到天黑,也不见康熙传召,容若劝他早点回家,陈廷敬不甘心,最后康熙赐御撵送他回家。容若批评郭秀,主事的江宁要处理这个案子,可是这个案子还没有彻底结案,令旨陈廷敬和容若就自相矛盾。

  其实,康熙没法面对陈廷敬,所以对他避而不见,希望陈廷敬能明白他的苦心。索额图和心裕举行家宴,同僚们纷纷捐出银子帮心裕筹款。明珠辗转反侧睡不着,他不满意康熙对心裕的宽大处理,可也会智能忍气吞声。王新命奉命去边疆流放,汤福慧拦住他的马车,发誓要让他血债血偿,王新命诬陷陈廷敬害死了汤宾,让汤福慧去找他寻仇。康熙去找汤宾,汤宾说另有其人,康熙才重新审判。

  汤福慧想不辞而别离开陈府,出门正好遇到陈壮履,陈壮履苦苦规劝她留下来,承诺帮她寻找杀父仇人,汤福慧才答应。陈壮履让汤福慧把抢劫犯的模样描述出来,他照着一一画下来。明珠决定成全容若和采薇的婚事,趁机拉拢陈廷敬。容若被抢的那天,汤福慧因为皇后的事好几次与秦钟发生争执,汤福慧对明珠说,皇后一定会原谅你的。

  采薇对容若一往情深,也知道父母不同意,可她不想错过机会让自己后悔,想向容若表明心意。管理户籍的官吏阿尔哈图来见陈廷敬,是因为容若和采薇的婚事,他奉命来调查陈廷敬的家谱,陈廷敬和王瑶卿都很吃惊,猜到是明珠想趁机拉拢他,想先瞒着采薇,还不许采薇出门。明珠最终将王瑶卿接到户籍所在地,与明珠结为夫妻。

  陈廷敬来见明珠,当面回绝了容若和采薇的婚事,也不等明珠回答,就借口家里有事赶忙离开了。采薇精心挑选了衣服和首饰,想趁皇太后生日的时候去见容若,把自己精心绣的荷包送给他。寿宴当天,王瑶卿带采薇去参加,正好碰到明珠的夫人,她当面提出容若和采薇的婚事,王瑶卿闭口不谈,采薇苦苦追问,还埋怨王瑶卿不该把容若家来提亲的事瞒着她,采薇想找容若说清楚,不小心在皇宫迷路了,差点被侍卫抓走,多亏容若及时出现为她解围,采薇明确表示是父母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还把荷包送给他,容若婉言谢绝。第二天,明珠请明珠吃饭,明珠说自己脑子一时糊涂,为了婚事将是花容月貌,今年26岁,现在才23岁,正在自拍一片名叫四个全冠的服装,被监视器拍到,是一件貂皮的外套,还拍到她跑过来拉单肩包,原来是为了应付马三立。

  容若埋怨明珠擅自向陈廷敬提亲,断定他是想利用自己的婚姻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明珠气得大发雷霆,狠狠教训了容若。陈廷敬的身世,是严谨而神秘的。

一代名相陈廷敬第6集剧情介绍

  容若宁愿放弃家里的荣华富贵,也要为自己争取自由,明珠只好答应他的请求,明夫人心急如焚。采薇赌气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她不吃不喝,王瑶卿心急如焚,陈壮履也劝王瑶卿成全采薇和容若,可她坚决不干。陈廷敬带来饭菜,苦苦规劝采薇,采薇伤心地大哭不止。秦伟在校园里遇到明珠,陈廷敬倒尽血心,陈明珠却从来没跟明珠说起过话。

  汤福慧苦劝采薇,可她还是不开门,汤福慧就拜托陈壮履去见容若,让他来劝解采薇,容若离家出走,在饭馆借酒浇愁,陈壮履对他好言相劝,可他已经心灰意冷,不想再把采薇拉到他那个牢笼一般的家里受罪,还让陈壮履转告采薇忘了自己。就在这时,明珠派人来催容若回家,他不得不照办。一次,容若和祁政是在一个屋子里,明珠安排佟湘玉去问她,她告诉了他这件事,佟湘玉赌气说了只要容若出门你就走,陈壮履因为她是他师弟而得到了让他刮目相看的机会。

  心裕查到是明珠把账册交给陈廷敬,陈廷敬又交给康熙的,索额图决定除掉陈廷敬。由于京城大部分的店铺和饭馆都只收铜钱,不收银票,可是银票兑换的铜钱越来越少,百姓们担心继续下降,一窝蜂到钱庄兑铜钱,还和钱庄的伙计发生争执。宝泉局有制钱工人夹带铜钱回家,被当场查获,苏裕泰下令狠狠毒打他。钱庄归户部掌管,索额图担心事情闹大不好收拾,让户部尚书尽快把收支账目做好。康熙亲自召见陈廷敬,向他说明自己不能处罚心裕的难处,就在这时,明珠来见康熙,还带来一枚铜钱,并向他汇报了钱庄出现的混乱状况。面对力劝索额图归还帐号,索额图只好溜之大吉。

  康熙向户部尚书询问一两银子能兑换多少铜钱,他答不上来,遭到康熙的严厉训斥,明珠提议彻查户部的宝泉局,还推荐陈廷敬去办理此事,索额图担心事情败露,提出由户部自行处理,康熙当场决定由陈廷敬全权处理。户部侍郎苏裕泰来找户部尚书求助,尚书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让他配合陈廷敬调查此事。满月的时候康熙向户部库房主任施以厚望,施琅绝对承受住压力,毫不动摇的遵从康熙的命令。

  陈廷敬亲自带人来宝泉局调查,苏裕泰向他详细介绍了宝泉局的情况,还带他到制铜钱的作坊视察,郭秀一一排查了宝泉局的货仓和账册文书,没有发现任何异常。随后,苏裕泰派人给陈廷敬送去一箱宝泉局的样钱,他们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郭秀决定调查送市铜的商人孙怀义。陈廷敬借还样钱的机会,再次回到宝泉局,苏裕泰一时措手不及,只好把所有人都叫出来,陈廷敬发誓绝不收他们一枚铜钱,还提醒他们不要私自制铜钱,否则严惩不贷。陈廷敬把孙怀义打晕后,离开宝泉局,孙怀义也自告奋勇去带人,最后陈廷敬带人追回了鬼火。

  郭秀很快 查到孙怀义在京城有很多店铺和饭馆,而且一年前就开始只能铜钱,不收银两,郭秀还查到孙怀义根本没有铜矿,陈廷敬怀疑孙怀义和互补勾结,他不想打草惊蛇,决定先找人试探一下。陈廷敬的四弟陈廷愫去通州贩粮,就顺便来看望陈廷敬,还带来母亲的书信,陈廷敬当即决定让陈廷愫帮忙试探孙怀义。孙怀义到北平后,因为说娘家话和他打交道,父子俩人的关系立马好起来。

  心裕得知陈廷敬的弟弟陈廷愫来探亲,就派人紧盯着他。陈廷愫冒充铜商,自称手里有一大批铜矿,决定低价处理给宝泉局,户部尚书让苏裕泰全部接下来,苏裕泰派孙怀义来见陈廷愫,可他坚持要和宝泉局做生意,孙怀义向他讲明是苏裕泰派他来的,他还故意压价,陈廷愫就假装和他讨价还价。陈廷铎认为陈廷铎做得好,遂收为好友,两人共事,哪知双方的官窑青花浮雕相互冲突,陈廷铎疑心得非常深,在众人面前拿自己的青花玉瓷威胁陈廷铎,陈廷铎却非常幽默的将原来送给别人的玉瓷和官窑器物告诉了孙怀义,自己的玉器两件都被孙怀义抢先送给了孙怀义。

  陈廷敬等孙怀义和陈廷愫签完合作文书以后,就把孙怀义捉拿归案,当面将揭穿他和苏裕泰勾结强买强卖,孙怀义全部招认了他们私自制造铜钱的全部罪行。陈廷敬送陈廷愫出发去通州贩粮,被心裕的手下发现。郭秀和陈廷敬带人查封了孙怀义私制铜钱的作坊,把涉案人员全部抓获。陈廷敬拿着盗窃的三分之一,投案自首。

  户部尚书立刻向索额图汇报,索额图已经找到对付陈廷敬的办法,心裕派人快马加鞭赶往通州。明珠得知心裕要对付陈廷愫,立刻派莫尔根赶往通州。陈廷愫刚收完粮食,就被官兵以天地会叛党的罪名抓起来,陈廷愫派桑怀去京城向陈廷敬求助。京城的众人带着装满粮食的箱子,出了通州。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