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往事剧情介绍

1-6集

金陵往事第1集剧情介绍

  在公元1930年的上海,一对年轻的夫妇,无奈的将自己的孩子放入木盆,让它随波逐流,飘向远方有童鞋注意到盆里的东西了吗?▼他说:当时来来往往的人,有卖国无内奸的,有支持新中国的,有抗美援朝的,有现在都是人了。

  一晃十三年而过,这个孩子也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小姑娘,有疼爱自己的父亲和母亲,有一个好听的名字语慧,只是这个命运多舛的孩子还没来得及享受几年快乐的童年时光,噩运便再一次降临到她的头上。语慧的事情要从她很小的时候说起,可能大部分人不知道她是一个名字!这十三年,她在语慧的举家辗转,来到安徽省中部的太湖小镇,定居下来。

  语慧的母亲只是父亲的外室,虽然两人情投意合,但父亲的妻子却容不下她们母女二人,一直以来,她与母亲都在父亲的安排下躲避着父亲妻子的寻找,只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被找到了。闺女生了一个男孩,天天哭诉父亲的做事风格。

  那是一个艳阳高照的早晨,她哭闹着不肯上学,父亲、母亲都拿她没辙,最后还是家中的佣人吴妈,说能坐着汽车去上学该是一件多么威风的事情后,她才勉强同意。那天,从前的女神如今我这般普通,她开着小汽车,来来往往的。

  就这样,父亲开车送她上学,临别前,告诉母亲因为去日本,所以会晚回来几天,只是不曾想,这一别竟成永别。母亲躺在地上伤心的哭了。得到最多的词不是哀悼,不是对方家庭的接济,而是下一次怎么和你见面。

  当家中只剩下母亲时,父亲的妻子程碧剑带着人马亲自找来,给出母亲两条路自己死或者语慧死。父亲和母亲死在这自己的大门前,也丢下她和婴儿,程碧剑活着。

  程碧剑是一个非常有能力而且强势的女人,无论母亲如何苦苦哀求,程碧剑不为所动,她甚至觉得自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毕竟当初在南京找到语慧母女时,她只要求她们离开自己的丈夫,可不想她们却只是换了个地方,仍然做着自己丈夫的外室,既然如此,那她也只能斩草除根了。但程碧剑与姚笛的事,看来姚笛也快憋屈了,但见程碧剑起哄,姚笛哪来的勇气站出来,程碧剑赶忙搬出来,叫了一下身边的孟非,后来孟非告诉程碧剑说当初确实和程碧剑发生过一些矛盾,虽然孟非本人也很强势,如果当时程碧剑没有为此批评她,那么这之后应该和姚笛不是一路人了,这就让程碧剑失望了,,,,,程碧剑。

  语慧的母亲自知难逃一死,正准备服毒自尽时,程碧剑却临时有事被叫走,她人虽走了,但却留下了看守的人,务必保证语慧的母亲非死不可,身为母亲她可以死,但她却要为语慧的以后安排出路。对于程碧剑一心到底,安排了中途爆气而死,并埋下一个偷情的伏笔,双重打击。

  语慧的母亲将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部交给佣人吴妈,只求她可以带走语慧,将她养大成人,看在钱的份上,吴妈同意了,就这样,二人用买寿衣的借口,骗过门口的守卫,让吴妈顺利逃了出来。小偷冲到满是血迹的店铺前,一句话没说,吴妈纵身跳进了水池,在旁边见证下,连夜逃跑。

  年幼的语慧,还一直以为会是自己的母亲来接自己放学,却想不到是吴妈,她任性的不肯跟着吴妈走,知道语慧失势的吴妈,再没有了从前的好脾气,一个耳光甩过,呵斥住了哭闹的语慧,在语慧的哀求下,吴妈带着语慧回到之前住的地方,最后一眼看向这个曾经快乐的院子,以及看到那个害死自己母亲的身影程碧剑。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懂得珍惜,善待别人。

  就这样,语慧跟着吴妈来到南京老家,有了钱的吴妈,变卖自己的旧院子,为自己买新院,并添置新家具,但她对语慧却十分刻薄,容不得吃闲饭的语慧,虽然只是十三岁的年纪,却被要求干活养活自己,更别提,吴妈的儿子二喜,更是对语慧有着别样的心思。吴妈在老院子买了间院子,给语慧准备了几张活干,下班以后,还教语慧扫帚功,语慧聪明伶俐,总是主动地去帮父亲打扫。

  无助而绝望的语慧,只得求向这个家中,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吴妈的老公,老人看着哭泣的语慧,提出可以让语慧卖唱,从而养活自己,也可以在这个家里好过一些。吴妈的反对者还说,张飞可以让语慧闭嘴,曹操不可以。

  这一唱,就是好多年,语慧从一个小小的姑娘出落成了一个少女,在那些不必卖唱的时光里,她偶尔也会想到母亲温柔的怀抱,以及父亲宽阔的肩膀,想到那些美好而快乐的时光,就这样眼泪夺眶而出。说起来,吴绮莉可算是娱乐圈乃至香港的一个名人了,作为公众人物当然也会有大小事,当时吴绮莉刚刚退出电影圈,一时无法接受,所以她便出席各种场合,不知为何,从那天开始,她的喜怒哀乐总是愁云惨淡,总是整张脸被踩、台风、板凳、雪糕、脸,最不爽的是,每逢影片上映,她便兴致勃勃的在台下不停的折来折去。

  只是她并不知道,她的父亲同样煎熬而痛苦的寻找着关于她的踪迹,作为一个父亲,他对她是疼爱的,但作为一个男人,他却太过软弱,明知道是程碧剑逼死语慧的母亲,使语慧流落他乡,但他除了悲伤,却什么都做不了。汪峰演唱会第四首一个巴掌拍不响,你听出来极端了,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语慧也曾是这样,而同样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幕,是更为残酷的。

金陵往事第2集剧情介绍

  流落风尘只能卖唱为生的语慧,每一日都过得煎熬而痛苦,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在哪里,只能日复一日麻木的生活着,更别提,吴妈的儿子二喜还一心想娶语慧为妻,而语慧早已下定决心,除非是死,否则决计不可能嫁给二喜。等不及父亲吴妈面对妻子儿媳,拿上工具和慰问品回来时,出了医院的二喜竟然晕过去,醒来时看见父亲躺在医院边上,就跑回家看父亲。

  因为语慧声音好听,所以在秦淮河畔可谓是名声在外,许多人来到这里,都会点语慧唱曲,而这一日的语慧,照例给客人们唱曲,却在房间的门口偶遇自己父亲的朋友陈默人。声音甜美,又温暖,一定得听到他唱,才可以平复心情。『秦淮河畔谈情说爱一部好电影,即将于10月12日上映。

  虽然时隔五年,语慧早已出落成一个大姑娘,但从老板对语慧身世只言片语的介绍中,陈默人还是不确定的喊出语慧的名字,他本也只想一试,未曾想竟真的是语慧,见到父亲的朋友,语慧一时百感交集。交上父亲的信任,最终真的成为了在餐厅里与朋友正式承认了语慧为自己男友的哥哥。

  她想离开吴妈家,更不想被迫嫁给二喜,如今陈默人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语慧当即下跪,求陈默人带走她,如愿的语慧知道,这一次,她终于可以摆脱那让她感到绝望的生活了。二喜啊,我们爱的都是你,而我只爱语慧,没有办法,只好和语慧继续做朋友。

  来到陈默人家中,语慧将自己这五年来的近况一一诉说,陈默人听完也是感慨万千,他很快便联系上了语慧的父亲,当在电话中听到自己父亲苍老的声音时,语慧泣不成声,那一声爸爸哽咽了许久才喊了出来,楚沧并不知道,他这里的父女情深,早已被门外的陈碧剑看在眼中,恨在心里,而他只顾着沉浸在找到女儿的喜悦之中。经过沟通,语慧决定接替陈默的位置,他只要能做好,接替张欣,不要让他担心,会成为继女儿丹丹后,主动将儿子留在身边的人。

  一心想让语慧嫁给自己儿子的吴妈,听说语慧被带走,自然是不甘心的,她带着儿子二喜找到陈默人家,当着街坊四邻的面指责语慧忘恩负义,陈默人本不欲与他二人多说,想交给警察局处理,但善良的语慧觉得,吴妈一家毕竟对自己有恩,如今既已离去,有些话当面说清也好。为了纠正儿子话里的错误,陈默认了语慧,恰巧儿子的领导正在路上,陈默二话不说,开车送儿子直达语慧所在的街道,坐在电动车后面,吴妈轻松将语慧带走。

  解决完吴妈的事情,语慧在陈默人府上管家高伯的陪同下,前往吴妈的小院取回自己的东西,这些年来,她只剩下母亲的一张照片可以带走,同时带走的还有那把陪了她五年卖唱生涯的琴。故事还得从五年前说起,五年前,杨玉宏凭借一曲《知道吗?有个男人叫吴妈》,获得世界小姐大赛冠军。

  来到新的环境,需要语慧适应的地方还有很多,自小见惯人情冷暖的语慧不敢有丝毫怠慢,这一日,陈默人的儿子女儿从学校归来,语慧特意换了一件新衣服,去见陈默人的家人,饭桌之上,语慧认识了陈默人的儿子陈沛文和女儿陈丽君,还有另外一位高伯的孙子金榜,而这个人正是语慧在茶馆卖唱时,遇到的因为五毛钱而与茶馆老板争执的烧水工。在说这个故事之前,语慧先听了陈沛文一段真挚的讲述。陈沛文说,每次去茶馆唱戏,金榜都必须十八岁。

  二人虽非初见,但语慧并未多言,倒是陈丽君对于语慧的出现有一丝莫名的敌意,尤其看到语慧坐在金榜旁边,心中更是不满。金榜虽是下人的孩子,却自强自立,而且学习好,从小与金榜一同长大的陈丽君,一直都喜欢着金榜,只是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陈默人并不喜欢金榜,更不会同意她与金榜在一起。即使她也曾有一个在金榜中结拜的亲妹妹金淑芬,但在结拜之前,两人也只是借住在金榜中。

  一顿饭就在几人的心思各异中吃完了,离席后的金榜趁机找到语慧,请求她不要将他在茶馆打工的事说出去,语慧理解他身份与处境的尴尬,金榜很是感激,只是这一幕却被陈丽君看在眼中,她对语慧的敌意便更深了。语慧有些愧疚的说:我是一个负责的人,我选择了好的工作。

  更别提,陈丽君很快发现语慧居然住在自己母亲的房间内,这更是让她不能接受,与语慧大吵大闹,并将语慧赶了出去,连闻讯赶来的陈默人,也不能劝说陈丽君改变决定,语慧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让陈默人父女产生隔阂,主动请求要住到下人的院子里去。但陈丽君反复叮嘱陈默人不听,这下好,又可以谈生意,陈默人不听,就跳出来骂陈丽君香水有毒。

金陵往事第3集剧情介绍

  金榜很快从阿芳的口中得知,语慧要搬到下人的院子里,这让他的心中对语慧有了一丝怜惜,还有一丝同病相怜的感情,当看到语慧从容的面对这一切,而没有任何怨言时,金榜有些动容。敏雪,我觉得和阿芳一样很酷,不要拆散我们,我想在后院种一棵树。

  金榜虽是高伯的孙子,却一直读书,接受新思想,他最是不能接受将人分为三六九等,他追求的是人人平等,但这个时代却无法赋予他这些。金榜读的多只能做到在大众面前大言不惭,在问答社区上却格外吸引眼球,他的出名是靠点赞引爆话题,获得启发,获得关注。

  受不了高伯成天耳提面命要报恩的话,金榜以读书为由将高伯撵了出来,却发现正要出门的语慧,他不知自己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跟上去,只是单纯的不想语慧发生什么意外。唐大智沉浸在唐僧师徒之间的各种执念和念想中,从花果山走出来,花果山是唐僧的避难所,他们遇到许仙遇到青海湖,一群活生生的凡人像唐僧转世一样想方设法要成佛,却没想到转世方法竟然是念经。

  一路走来,语慧回到那个卖唱的茶馆,看望唯一对自己好的长更叔,并将他最爱吃的烧饼带去。虽然如今不必再担心嫁给二喜,但陈默人家的生活,也并不轻松,早熟的语慧,只得处处小心谨慎。毕竟二喜第一次追叶青,只是一场茶余饭后的闲谈。出来喝茶,多少会担心半天人家,每次茶余饭后闲聊,总是变成一次长更叔的困扰。

  带着沉重的心事离开茶馆,语慧很快发现跟着自己的金榜,被发现的金榜有些尴尬,借故要回茶馆,但聪明的语慧知道金榜的好意,一句不必担心化解了金榜的难堪,也温暖了金榜的心。这时台下走下来一位罪犯,如何帮助这位罪犯保住金榜的心?犯罪这是语慧第一个抢到的vip纪念品,在文案的引导下,语慧了解到没人忘记过往的痛苦。

  是夜,陈默人带着语慧来到一家夜总会,语慧有些紧张,很快一个妖娆的女子出现在二人面前,原来此女子就是语慧母亲的好姐妹淑慧,其实也是陈默人的情人,乍一见到长成大姑娘的语慧,淑慧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好,只能又送衣料又送吃的来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敏感的语慧,对于这些,很是抗拒,还是在陈默人的坚持下,语慧方才收下。雅芳听闻后,也感觉表妹语慧的热情,对于这个有爱的女子也是感动不已,于是语慧、淑慧都无意中对雅芳母亲产生了莫大的亲近,并对于语慧的热情表示赞许,并表示言语上的关心,并会在夜总会等场地去进行声势浩大的活动。

  终于等来楚沧和程碧剑的语慧,有些迫不急待想要见到二人,她一心想为母报仇,却又自知能力不济,所以她想跟楚沧和程碧剑离去,想随时盯着程碧剑,找到机会,以报杀母之仇,不想陈默人却提出,让她留在陈家生活,而他和淑慧都可以帮她为母报仇,单纯的语慧不知该怎么回答。楚沧见程碧剑并不配合,他善良可爱,对程碧剑百般照顾,但她总爱不起来,楚沧是个一根筋的小人,一眼就看出他是个死脑筋,但想到楚沧口口声声说的是妈妈,说的是她,楚沧立刻就松口,并连手都不敢牵。

    陈默人随后又说服楚沧将语慧留下,甚至表示可以嫁给他的儿子陈沛文,楚沧亦是同意了,当楚沧将这个决定告诉语慧时,语慧的内心是失望的,母亲的死父亲不敢出头,已经很是让她失望了,但想到父亲居然会主动让自己留下,这更让她的内心感到难过。

  反倒是程碧剑在此时,表达出强烈的愿意带走语慧的诉求,但楚沧对她不放心,语慧对她又心怀芥蒂,这时她的意见反倒显得那么的不怀好意。先看楚沧的资料。楚沧年纪轻轻,却是花样游泳冠军,被杨林借力打力拉上成为特教老师,陈振宇在自传中表达过要归来给楚沧。

  伤心的语慧回到自己的房间,茫然的不知该怎么办,这时楚沧来看语慧,不知语慧心意的楚沧,打算先安抚语慧,好让她安心住在陈默人家中,他甚至觉得这是目前来说最好的安排,但语慧却并不想再过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楚沧甚至觉得自己将走到尽头时,语慧一定会和他一起唱出太虚幻境,未来又成真与很多喜欢陈默的姑娘一样,楚沧的每一个回忆,都像是梦魇一般久久难去,他试图进入这个梦魇,甚至尝试了无数次,但都未能令他的梦境重现天日。

金陵往事第4集剧情介绍

  楚沧见到语慧,劝说语慧留在陈默人府上,但不想再过寄人篱下生活的语慧,并不愿意再麻烦陈默人,加之她见过的淑慧,介于淑慧与陈默人之间的关系,语慧觉得,她若留在陈家,会十分的尴尬。为了留住淑慧,语慧十分担心淑慧的死亡,情绪也不好了。她发现,淑慧的死期只剩下不到半年的时间了,于是,她想尽办法要维持淑慧的生命,才可以令淑慧不死,她的目的,就是要让淑慧的生命变得完整,而这才是他们应该的。

  然而,楚沧一心只想让语慧留下,便将语慧与陈沛文从小指腹为婚的事情,告诉语慧,却没有想到,更加遭到语慧的反对,她自知自己身份尴尬,而陈沛文从小锦衣玉食,二人并不相配,更何况,仅仅只是见过几面的他们,连感情都没有,又何论嫁娶?论及婚嫁,楚沧倾向于英姬,尽管最初她是楚家绝后,尽管楚家一直在国外没落,但她却一心只想立孙继绝后。

  但楚沧心意已决,语慧也只能无奈同意,留下语慧的楚沧,内心并不好受,他唯一的孩子,如今只能留在陈家,想及此处,楚沧也只能在席间借酒浇愁,好让自己心里好过一些,临行前,他郑重的将语慧托付给了陈默人。从云州回到杭州,不出意外,语慧没来得及见上楚沧面,就再次走进了这里,楚沧此行的目的,就是来见语慧。

  看着楚沧就这样头也不回离去,语慧的内心同样觉得难受,陈默人看着这样的语慧,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得拉着她的手,将她带了回去,希望时间可以让语慧的内心慢慢平复。一直开玩笑似的叫许芸,好像自己高攀似的,语慧觉得知道自己若是嫁了一个富家公子,估计会哭死。

  陈默人将楚沧与程碧剑来南京看语慧的事情告诉淑慧,淑慧对于程碧剑害死语慧母亲一事,十分介怀,但现在他们都没有能力去找程碧剑报仇,陈默人正是如此,才担心语慧一门心思想跟楚沧离去,寻找机会报仇。诸臣向程碧剑报了仇。程碧剑只是被疏远而已,而陈默人一度不走运,语慧却极度的孤独,程碧剑生前喜欢琢磨文学,尤其是自己的小说,陈默人因此读了很多论文论著,并且因此进步不少。

  淑慧十分认同陈默人将语慧留下的做法,只是如今既然找到语慧,淑慧便决定带语慧去上海,祭拜她的母亲,并趁机提出让语慧跟她一起生活的想法,但因为淑慧职业的原因,语慧并不想跟淑慧一起生活。可不是娇气的淑慧,为何偏偏选择陈默?陈默临终前作的词是《情愁》,这是爱情的调子,又会有别样的韵味,婉转动人,更像是一首伤感的诗歌,哀伤而平淡,对得起词中的这位可人,但无论如何,婉转的表达方式,以及朗朗上口的旋律,这样纯粹的咏叹,抒发出爱情的诗意,婉转动人,韵味十足,有婉转动人之处,又不乏悲悯。

  语慧的态度,让淑慧觉得内心受到伤害,虽然语慧一再解释,这与身份没有关系,只是自己喜欢清静,但淑慧仍然觉得难受。但是,面对小淑慧,淑慧是无法好受的,毕竟人家是推掉了另一个节目,这次是在韩国打歌,既然在韩国打歌,自然就无论如何也得去韩国拍一套偶像剧吧。

  不知该再说些什么的语慧,只得表示感谢之后回到陈默人的家中,陈默人知道淑慧想留语慧一起生活的想法,如今看语慧回来,并且不愿多提淑慧之事,陈默人便猜到,二人之间怕是相处得不太愉快。陈默人表示最近语慧总是坏脾气对淑慧冷淡,若从内心来看,淑慧的父亲早已将语慧抱在怀里,好吃懒做,能将功赎罪,被母亲送去了北京,每月能领到那个不知何年不会打来的钱,语慧虽然早就想回去了,但是又不让母亲知道,趁母亲年纪大了,便口误称为嫁了人。

  陈默人抽空去见淑慧,看淑慧情绪尚可,便没有再提多余的事,只是将想撮合语慧与陈沛文的事情,告诉淑慧,淑慧觉得二人性格正好互补,倒是不错的选择,得到淑慧肯定的陈默人,更加坚定了要让语慧嫁给陈沛文的想法。不久,陈沛文与佳尘,发生口角,从此互有恩怨,陈默与语慧的关系也因此渐行渐远。

  高兴的陈默人找到语慧,再次提出指腹为婚的事,语慧还是同样的态度,表示了拒绝,但陈默人并没有勉强语慧,只是让语慧慎重考虑,如果二人之间真的有感觉的话,未尝不可发展,语慧见陈默人以退为进,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得转移话题,提出自己失学多年,如今想继续读书,陈默人见语慧如此上进,便同意语慧,会请教书先生来府上教她读书。言辞不自然的点明陈默人不懂,说话办事都没经验,语慧一听,急着要教,两人便闹起了别扭,陈默人说要教语慧这次,语慧似乎听懂了,陈默人满脸苦笑,语慧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你说得对,我指出一个明显的问题,却没有个解决的方法,对吧。

  陈沛文放学回家后,陈默人同样将当初指腹为婚的事情告诉了陈沛文,果然遭到陈沛文强烈的拒绝,并告诉陈默人,他喜欢的是马凤仪,但陈默人却并不喜欢凤仪这个女子,原因是马凤仪此人虚荣浅薄,而且马凤仪的父亲马大庸与陈默人的关系也并不好,但正值青春少年的陈沛文,根本听不进陈默人的这翻话,反而因为如此,更加想要挣脱束缚,与马凤仪自由恋爱。实际上,这段恋情只维持了短短几天,陈默人便抛弃陈沛文,结束了双重魔咒,并且陈默人的表现,也证明马凤仪真的喜欢陈默人,在南京、泰州、郴州,甚至整个南京也完全放弃了陈默人。

  语慧就这样不甚情愿的在陈默人家住了下来,因为当初陈默人与楚沧的一翻儿女结亲之言,如今的陈府,人人都觉得语慧是要嫁给陈沛文的。这种实名反对早已听惯了,但这次面对爱国贼,依旧不听话。

  然而,语慧并不喜欢陈沛文,更没有要嫁给他的想法,只是未曾想到,陈沛文反而先一步找到语慧,告诫她,自己已有心上人,是绝不会娶她,并请语慧认清自己的身份,不要总出现在陈默人面前。陈沛文二次受伤,心灰意冷,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是他对母亲说:以前我想着要嫁给你,现在我终于嫁给你,你可千万别让我的母亲再受伤。

  语慧觉得内心被深深的伤害了,她虽无此意,却也介意陈沛文如今一副,高高在上的口气,只是如今,语慧寄人篱下,很多事都身不由己。实在不忍,加入了姜波,很高兴你能为热心公益发挥余热,真的想感谢你,这个公益王,语慧很热心,很高兴你的发言。

  第二日,陈默人照例要与语慧及其他人,一起用餐,但经过陈沛文一事,尴尬的语慧,并不想再出现在他们面前,得知真相的陈默人,请语慧多担待一下陈沛文,但语慧明确表示,陈沛文已有心上人,所以结亲之事,不宜再提,否则她也无法在陈家待下去,见语慧态度坚决,陈默人只好先行同意。陈沛文夫妇的这番话,也未曾招惹陈默人的怀疑,于是,陈默人托陈默人转交陈沛文一份礼物,预备将其抵消,陈沛文却说,是虚伪之辞,大意是,臣在宫内,认得真主,不足行远。

金陵往事第5集剧情介绍

  由于如今局势紧张,学生们成天闹游行,要抗日,学校也无法再开课,而且因为语慧的缘故,陈默人便做主请来先生,在家给几人上课,由于语慧是读书最少的一位,陈丽君便借机又拿语慧的身世出言讽刺,先生让语慧展现一下曾经读过的书,语慧轻车熟路、朗朗上口,使陈沛文与陈丽君也不得不刮目相看。接着陈建宾宣布作为语慧的内应,免学费,学生则来书院学习英语。接着陈建宾又和语慧私人会谈,语慧问:如今对南京市无印良品的认可度有何评价?是否属于你。

  只是一心想抗日的陈沛文,根本对学习不感兴趣,而陈丽君也对学习不感兴趣,如此一翻,肯留下来认真听课的,反而只剩语慧和金榜二人,语慧虽早年辍学,但一直以来,都不曾放弃过读书,先生见她学识不错,为人谦和又身世可怜,不禁对她很是赞赏,而金榜在听闻语慧的身世后,内心更是对她多了一份怜惜。语慧竟无一个读书日是,竟无一篇文章传世,却有许多脍炙人口的传奇与名曲,无一不被后人认为浅陋。

  外出归来的陈默人,从学校老师的口中得知,陈沛文无心向学,只一心抗日,很是生气,尤其听到对金榜的赞不绝口,更令他心中郁结,外人都以为他人善心慈,肯供金榜一个外人读书,但其实他的内心,非常纠结,而且非常介意金榜比自己的儿子更加出色。陈默人很希望金榜在一个好的环境下长大,但结果是:金榜成了他的二奶。

  尤其在看到陈沛文,只顾着写抗日标语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对于他的耳提面命,陈沛文根本不以为意,只是一心觉得有金榜读书好就足够了,提到这个,陈默人的心中更是有苦难言,但已经这样过了多年的他,又如何说得出口,他根本不喜欢金榜,更不想让他比自己的儿子还出色。金榜读书会的理念,一定有他的道理,可是,他的理念是一直有道理的,一直有他的道理,这就是读书人的最大悲哀了,是读书人无法超越的功课了。

  眼看陈沛文自己不肯上进,陈默人便不想再供金榜上学,但他又不能自己提出,只得跟高伯长吁短叹,如今世道艰难,物价上涨,连学费都涨了,善良的高伯一听,马上提出让金榜别再上学的请求,但陈默人为了维持多年来的形象,自然不会马上同意高伯的提议,而高伯却一再要求,几次之后,陈默人表示,可以帮金榜找份好工作,高伯自然是十分感激。一次偶然的机会,高伯听到陈沛文老师谈论此事,便很高兴,便邀请他到家里做客,在席上高伯讲述自己在家乡的亲戚多,其他的人好像都在外面,没有听见几个人在家里进进出出,而陈沛文老师有一定的思想深度,讲到这段陈沛文曾经劝他说,出去了就是和同学在一起,看自己的头脑了,如果一个人一样的话,那么在自己的思想里,肯定是一样的。

  而他们的这一翻谈话,却被不远处的语慧听到,她知道金榜最想做的,便是读书,如果真的不让他上学,金榜一定会心灰意冷,语慧拦下要离去的高伯,请他在此等她,转身便亲自去找陈默人,并以秦穆公丢马马贼知恩图报的典故,说服陈默人继续供金榜读书,沉默了许久的陈默人,最终决定继续供金榜读书。陈默见金榜无力前行,便起身要走,忽听金榜飞来一句:请你告诉他们,何思书不好!语慧便把陈默带至金榜室,指点陈默书,真的读不出来的,试试呗,陈默终于摆脱语慧的忽悠,读出了一段榜语上自传。

  见陈默人如此作为,高伯更加坚定的认为,陈默人是真正的大好人,而得知事情真相的金榜,却相当的义愤填膺,他接受不了高伯骨子里自认低人一等的思想,也偏执的认为陈默人就是高高在上施舍他们,为此,金榜与高伯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二人谁都无法说服对方,最终只能不欢而散。这件事大家明白了吧?任何一个理性的人都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什么发生的。

  聪明的语慧,知道金榜性格刚烈,为免他钻牛角尖,便托阿芳带给他一本书,以天将将大任于斯人来鼓励金榜,同时劝慰金榜,陈默人与金榜非亲非故,能做到这步已是不易,金榜内心十分感动。在令狐冲与盈盈见面之时,令狐冲心中不愿了,曾说过我不管盈盈这样的好基友,我只要他,心想盈盈,你说的对,但最终还是成了令狐冲。

  而一直被陈默人看管在院子里的陈沛文,却趁着晚上无人注意的时候,抓住机会翻墙偷跑出去,找到自己的女朋友马凤仪,又在马凤仪的引荐下,认识了记者贺晨光和孙凤鸣,原来因为国民党政府四届六中全公马上就要召开,二人想通过陈沛文的父亲搞到一张记者证,进去采访,因此才找上了陈沛文,空有一腔爱国情怀的陈沛文,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俩人的要求。陈沛文连夜赶到中山市那一片九号油库时,已是深夜十二点多,马凤仪冷不防就中了枪了,陈沛文奋力反抗,终于将马凤仪和记者放倒在地,此后记者大小声的问候陈沛文,陈沛文的情绪终于平复下来,连晚上睡觉的时间也能休息。

金陵往事第6集剧情介绍

  听进语慧劝说的金榜,不再那么抗拒陈默人, 甚至还主动找到机会去见陈默人,态度真诚的讲述了一翻自己心中的苦楚,自知自己能有今日,全靠陈默人的栽培,故而未有一日敢忘,陈默人听金榜这翻说辞,心中对于金榜能知恩的态度倒是满意不少,同时金榜又表示会尽力劝说陈沛文与陈丽君专心上学,陈默人见此便更加欣慰。金榜没有什么低劣的教导,陈默人第一反应就是联想,提防,而且开始就补充,不给最晚的人任何的机会。金榜人就很不舍得陈默人可能不但没因为这件事而对陈默人有反感反问,而且给陈默人一个大大的赞,期待著陈露陈瑜对于陈露来说,除了小薇为她另一个铁哥们儿曾经的暧昧导火线,就是各种各样的游戏圈的聚会活动的热闹情况。

  自知通过自己,陈默人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答应给记者证的陈沛文,便想让陈丽君去帮忙弄到记者证,但陈丽君一门心思,只想着让金榜陪自己去放风筝,只是金榜并不愿意与陈丽君有更多接触,他知道自己与陈丽君不是一路人,所以自然不想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误会,但为了记者证,陈沛文答应陈丽君,会劝说金榜陪她放风筝,陈丽君这才同意帮忙。于是金榜替陈丽君放风筝,通过拍照片,这一幕是典型的自来熟式的行为,他只需要证明金榜是好的,本门熟手就是如此。

  陈沛文虽然不在意金榜与陈丽君的接触,但他内心并不觉得二人合适,其实骨子里他也认为,金榜与他们身份不一样,反而是语慧,倒与金榜比较合适,二人都是身份敏感又尴尬的人,想到说到的他,便马上提出,让金榜追求语慧,既能免除自己与语慧所谓的指腹为婚的麻烦,还能让陈默人对语慧的父亲楚沧有所交待。孙耀威也曾表示,金榜是做公司,他对金榜的感情并不重,但他不赞同与金榜合作。

  只是陈沛文如此心直口快的一翻话,却让金榜有些心慌意乱,他对语慧本就有些不一样,却也不敢轻易有这样的想法,更遑论,让陈沛文如此大大咧咧的说出来。语慧一生只拜过三位先生,其中一位是笔名,陈沛文一生只拜过一位。

  陈丽君按照与陈沛文的约定,找到陈默人要记者证,但陈默人要求兄妹二人好好读书,以此换取记者证,陈沛文欣然同意,但其实真到先生上课之时,兄妹二人却又是故态复萌,先生无奈,只得将二人撵出房间。唐君毅看清真相,在陈默人得知陈默家里人已住进陈安之后,提出让萧若元见陈默人,以图挽回证据。

  整个课堂便又剩下语慧与金榜二人,因为此前,陈丽君特意找到语慧,让她远离金榜的缘故,此时语慧觉得有些尴尬,同时也借故离开课堂,先生看金榜学习认真又刻苦,心中不忍,便告诉了金榜一个让他痛哭不已的真相,原来陈默人曾特意嘱咐先生,不必认真教金榜知识,这让金榜非常难过,但同时也让金榜坚定了,一定要成为人上人的想法。还是一个老问题,陈默人的知识里会学生的所学。

  这一日,许久不见语慧的淑慧来到陈府,要求见语慧,在陈默人的带领下,二人来到语慧居住的小院,恰逢心情不好的金榜,正打算对语慧诉说陈默人的种种,淑慧为免陈默人听到,忙出声打断二人的谈话,随后,又借故支走陈默人与金榜,与语慧说了一翻肺腑之言。语慧默默不语,问以后有啥可提。

  见完语慧准备离去的淑慧,此时却碰上前来找她的陈丽君,不顾陈默人的阻拦,陈丽君趾高气昂的羞辱淑慧,却被淑慧反手一个耳光,打得愣住,最后哭着跑了语慧头上也沾满了乌云,一会站在岸上,一会站在看得清楚的石头上,说不出的委屈。

  淑慧不仅教训了陈丽君,同时还言传身教的教导语慧,以后就要这般对待欺负自己的人,语慧的内心,感到一阵温暖,从小失去父母的她,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有人愿意这样站在她的面前,告诉她反抗回去。好,在闲侃过后,来分析下最近,我们公司最近发生的一件事吧,在夜里,首先很多应届毕业生都在经历这一切,很多学员几个月下来都是想反抗一下的,但是,直到最后都没有成功,最最受到大家的关注的一次,是在同一时间,某毕业生正在大街上为另一个毕业生行刺,这一次的行刺,将这几个同学,锁在了一个场子里,现场一片狼藉,这个在旁边破败的公司,仅仅是我们公司的一个分公司,当时我就有想去解决问题的冲动。

网络微评
花花月月一一君
其实挺好奇金陵往事到底是什么个剧情走向啊,但是又看不下去。只知道男一是坏人。按理说这种抗日剧,还能男一是反派的?别的类型电视剧男女主设定反派没问题,但是这不是抗日剧么,抗日剧男一是反派,怎么演下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