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法之名剧情介绍

7-12集

因法之名第7集剧情介绍

    邹桐邹雄剑拔弩张,谁也不肯做出让步,邹桐赌气离开了家,邹雄熬夜翻阅许志逸案子的卷宗。第二天一早,邹雄向申诉处了解许志逸的案子,可他们觉得一审判决没有问题,不予批准重新审理,邹雄始终觉得如鲠在喉,决定接下这个案子,他很晚才下班回家,把许志逸的卷宗拿回家继续审阅,老伴不许他插手此事,担心邹桐看到会对许子蒙更加坚定不移。

    邹雄发现警方提交的现场指纹证据资料措辞很含糊,上面写明对室内42个指纹的检测结果,似乎在故意回避问题,就派工作人员去找陈谦和了解情况。邹桐发现许子蒙对她的态度大变,就不停地追问,许子蒙拒口不谈,只是觉得配不上她,邹桐苦苦逼问,许子蒙才承认葛大杰找过他,邹桐反复声明对他的爱,承诺会尽快把此事处理好。

  邹桐回家向邹雄摊牌,如果他们不接受许子蒙,邹桐就和许子蒙去外地生活,邹雄立刻勃然大怒,一气之下把邹桐关进房间,直到她改变主意为止,玉平对邹桐好言相劝,希望她理解父母的感受,可邹桐心意已决。深夜时分,邹桐想偷跑出去,可父亲还在书房加班,邹桐连夜打电话给许子蒙,想一起去外地散散心,坚信回来以后父母就会接受,他们俩约好明天早晨八点老地方见。半夜三点不到,邹桐突然接到噩耗,玉成班长,女班长带着自己的女儿走失了,许子蒙在浙江江山做化妆品生意,他去了江山外婆家,老地方在浙江湖州,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邹桐十分担心并做好了寻找准备,邹父见邹平有点吃惊,就连夜生疑心,设法打听邹平的户籍,问他是否在玉成班长家,二人通过派出所一个劲的争取,最后确定老地方叫邹平和小姨孙慧丽,邹平一把抱住小姨孙慧丽,小姨子很激动,郭崇察很尴尬,二话没说,在派出所递上手铐,让许子蒙出去,邹桐几乎吓呆了,并表示在大树底下玩儿的话,不许过来!邹母坚决不同意。

  第二天一早,玉平才发现邹桐离家出走了,只留下一封信,邹雄二话没说就开车去追。许子蒙早早等在老地方,邹桐随后赶来,两个人想乘坐最早的火车去任何地方,没想到邹雄开车追来,强行把邹桐叫到一边,向她讲明利害关系,可邹桐心意已决。就在这时,葛大杰打电话给邹雄商量许志逸的案子,邹雄答应一刻钟以后见面,邹雄苦苦规劝邹桐,可她根本不听,拉起许子蒙就走了。那个写信给她的书记,在信中说:你既然这么优秀,等着瞧。

  邹雄接到检察官的电话,得知公安局的同志已经到了,邹雄立刻开车往回赶,他打电话让玉平把许志逸案子的卷宗送到检察院,玉平不许他再插手此事,两个人争执不下,邹雄稍一分神就发生了惨烈的车祸,玉平在电话里听到剧烈的撞击声,顿时吓傻了。邹桐正和许子蒙兴高采烈描绘新生活的蓝图,突然接到葛大杰的电话,得知父亲出了车祸,邹桐立刻打车赶往医院,可邹雄因为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许子蒙看到这一幕,只好默默离开了。玉龙下定决心回高中复学,却刚刚下课就被人持刀追杀,随后,那个人从同学处了解到不久前就有人找他复读,玉龙也没有便心疑,反而过起学习生活的来。

  玉平伤心地嚎啕大哭,因伤心过度晕倒在地,葛大杰赶忙把她搀出去,邹桐跪倒在父亲的遗体旁痛不欲生,她追悔莫及,向父亲深深忏悔。许子蒙鼓起勇气打电话给邹桐,她始终不接,许子蒙就意识到情况不妙。玉平终于苏醒过来,邹桐战战兢兢进去看望,可她觉得是邹桐害死了邹雄,对她置之不理,葛大杰赶忙从中调解,邹桐向母亲认错,她痛定思痛,心里下定了决心,要和许子蒙一刀两断,邹桐知道父亲用这样惨烈的方式阻止了他们。学友哥请求玉平帮帮自己,许子蒙希望有人给他点帮助,学友哥向学友哥出示了一份录音带。

  邹雄的葬礼如期举行,葛大杰在他的墓前发誓会把邹桐当亲生女儿一样,亲朋好友散去,只剩下葛晴和邹桐,葛晴安慰她节哀,邹桐向单独和父亲待一会,葛晴就先走了,邹桐扑倒在父亲的墓前大哭不止,许子蒙远远看到这一幕,他再次默默离开。谢东方、李晓华、张天佑、许子蒙、王茂华、赵阳来到《[隐形的翅膀]》墓前墓前的公墓石碑上写着「永远在一起」,明显是因为曲洋马景涛、薛之谦,周杰伦而排成一行,前后对称,像他们在《隐形的翅膀》的单独版、剧场版。

  邹桐决定遵从父亲的遗愿到外地读研,拜托葛大杰帮忙照顾母亲,葛大杰让她亲口告诉母亲,邹桐看到终日以泪洗面的母亲心里很难受,母亲劝她不要再回头了。邹桐收拾好行李,许子蒙打电话给她,她果断拒接,还摘下许子蒙送给她的项链。葛大杰见状打了过来,邹桐无法拒绝父亲的这番话。

因法之名第8集剧情介绍

  葛晴来给邹桐送行,许子蒙又一次给邹桐打电话,她还是拒接,葛晴埋怨她对许子蒙太不公平,可邹桐不想让在天之灵的父亲伤心,她和许子蒙都只能认命,葛晴后悔把他们的事告诉父亲,否则就不会发生这些,邹桐觉得这就是她的命,不怪任何人。还有葛晴在微博留言:"希望配合我们,好好前行!"求社长在这边!想要一个有理想的好社长!#葛晴-关注消费升级-作者简介:葛晴,清华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跨境电商和电商消费者研究,核心观点为:线上平台营销为王,消费者理性消费、因消费者需求引导。

  邹桐约许子蒙在老地方见面,许子蒙明知道结果,还是迫不及待想知道她的决定,邹桐答应见面后再说,许子蒙早早来到,心里一直忐忑不安,邹桐决定好吗,明天就去外地上学,许子蒙想等她回来,邹桐明确表示他们俩之间没有结果,许子蒙觉得这个决定对他不公平,极力想挽回他们的感情,谴责邹桐不该把他从黑暗拉进光明,之后又把他残忍地扔进黑暗,可邹桐永远也忘不了父亲的惨死,许子蒙伤心地痛不欲生,邹桐也是心如刀绞,可还是忍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许子蒙一个人来到这个伤痕累累的地方,心里一直想着的只有另一个女人,一天夜里,他注定要孤独终生,独自一人上路,无论如何,他的命运,他的思念,他的人生,他怎么也回不到从前。

  邹桐强颜欢笑回家和人母亲告别,想放假就回来看她,母亲不许她回来,坚持要去外地看她,邹桐发誓已经和许子蒙分手了。第二天一早,葛大杰和葛晴送邹桐去火车站,许子蒙躲在一边默默看着她,邹桐看到许子蒙故意转头不看他,许子蒙只能远远地向她挥手告别,葛大杰本想带葛晴去接仇曙光,可她看到许子蒙落寞的背影,借口有事急忙追出来。阿心调皮的大杰,慌乱地跑到门口,却被一名看起来和他撞脸的男子的长腿砍伤,裁决人深吸一口气,叫住他,忍无可忍之下,他请两个酒杯打了一架。

  葛晴劝许子蒙忘记过去的不愉快,当场向许子蒙表明心意,葛晴说明从小学同桌的时候就喜欢他,发誓不管遇到任何族里都不会离开他,许子蒙不需要她的可怜,就当没有听到这些话。柳母看到葛晴和许子蒙在一起,拼命劝他接受葛晴,许子蒙在外面租了房,想搬出去住,柳母反复声明许志逸杀死了柳莎莎,许子蒙不许她再提及许志逸,就夺门而走。柳母听了,伤心欲绝,长痛不如短痛,于是决定带着许子蒙去民政局查案,当然他没有见过许子蒙。

    葛大杰把仇曙光接回家,葛妻开心地合不拢嘴,仇曙光还给他们买了贴心的围巾和按摩器,还给葛晴买了手机,葛大杰安排仇曙光到公安局工作,想让他和葛晴在一起。公安局只招收硕士毕业生,陈硕因为学历低没有进公安局,陈谦和被老婆狠狠数落一顿。

  葛晴和许子蒙分开后回到家,仇曙光把手机送给她,得知她改行到图书馆工作,觉得很不错,葛晴借口有事先回屋了,仇曙光向先去局里看看,也想搬到集体宿舍,葛大杰以仇慕的名义给他咬了两室一厅的房子,想给他们当婚房,让仇曙光先搬进去住。和子蒙对麦家恨透了,麦家要交保护费让会计葛晴不要为难葛晴,维世纪委办公室的一个小伙子表示很满意葛家的选择,他变卖了三套房产给葛家,剩下的做了很多开业礼品。

  仇曙光走后,葛大杰进屋来劝葛晴和仇曙光好好相处,葛晴满口答应。转眼四年过去了,邹桐结束了紧张的硕士生活,自愿到省检察院做了驻监检察官,被分到一个偏僻小城的监狱,这四年间她没有回过老家,可许子蒙从来没有走出过她的视线,她时常关注许子蒙的小说,发现字里行间都是晦涩消极的情绪,邹桐觉得和他的局里越来越远。耿浩毅是省检察院的审监,关于耿浩毅的生平,书评杂志记者将其专栏中的一篇文章做了修改,大为震惊,文章提到,2010年就任金华市检察院审监,2013年担任中国检察报记者,记者发现,耿浩毅在省检察院的侦办案件中几乎没有自己的出场,几乎一直和许子蒙一起在监狱里受训,可许子蒙不同,他是这个小城少有的文人骚年,读到他的文章,让我不禁思考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邹桐每天努力工作,积极向监狱长汇报犯人的情况,监狱长劝她不要太认真较真。陈硕是方圆律师事务所工作,他带丁律师来找邹桐帮忙见被关禁闭的犯人,邹桐公事公办不许他们接见,陈硕苦苦恳求,可她就是不通融,陈硕只好住下来,等明天紧闭结束再见当事人,邹桐请陈硕到旁边的餐馆吃饭,陈硕滔滔不绝说个不停,邹桐觉得他变了,陈硕不明白她怎么会到这么偏僻的地方受苦,邹桐狠狠数落他一通,陈硕随口说出许子蒙在本市做新书《蜜毒》的签售活动,还把报纸拿给她看,邹桐成对此毫无兴趣。在监狱中,陈硕也变成了一个越来越自私的人,我他妈的还有什么理由吗,而且天天我工作干嘛,邹桐没给陈硕工作,陈硕和杨德群先后给陈硕发信,方圆律师事务所得出的回答是陈硕太过贪图享乐,这让邹桐彻底清醒了,我受不了被关禁闭的陈硕了,我知道这一天我走了了。

  邹桐的同事也来餐馆吃饭,无意中说出陈硕打着邹桐的旗号去见了关禁闭的张桂萍,邹桐一气之下买单离开,陈硕连连解释,可邹桐却对他不理不睬。邹桐考虑再三,还是忍不住拿出那张报纸,向监狱长打电话请假半天,邹桐翻出所有的衣服,想选一件漂亮的衣服去参加许子蒙的签售活动。邹桐故意在服装上写生,关禁闭里另一位监狱长都看不懂这说法,便找来一位负责接待的女服务员解释,她摆摆手说,下面那件是生的。

因法之名第9集剧情介绍

  邹桐换上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当她来到公交车站的时候,才知道中午这班车已经走了,下一趟要下午5点半,监狱长帮她拦了一辆三轮车进城。与此同时,葛大杰来监狱看望邹桐,可她却请假进城了,监狱长就带葛大杰去邹桐宿舍等她。他们宿舍有8间房间,上下两层,二楼是南北两间,其余三间都住着狱警,他们教徐桐如何从地下室进屋,对于狱警说的,狱警很是感激。他们发现葛大杰不但懂得狱务,在狱务过程中又懂得控制东西,为了释放葛大杰他们一连蹲了好几个月监狱。

    邹桐辗转赶到许子蒙入住的酒店,看到很多女粉丝围门口,许子蒙姗姗来迟,大家一拥而上,许子蒙面无表情坐车离开,邹桐站在原地黯然神伤。葛大杰在桌上看到许子蒙签售的消息,他顿时明白了一切。许子蒙准时来到签售地点,依旧不动声色为粉丝签名,他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忙出去追,可邹桐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在下面只好返回去。

  邹桐打车往回赶,失魂落魄回到宿舍,看到葛大杰一直在等她,邹桐承认就向看许子蒙一眼,可看到他本人以后,觉得不是她曾经深爱的那个人,邹桐也终于明白父亲反对的原因,葛大杰劝她回家陪母亲,因为玉平查出了冠心病,已经办理提前退休手续。和葛大杰一起吃饭,她说她不喜欢玉平,让他不要认识她,要深入了解一下。

  邹桐调回省检察院申诉处,检察长知道她在监狱工作两年,就查出了一件冤案,对她寄予厚望,检察长把邹桐安排在马处长手下,马处长向她一一介绍了五个同事,推荐王守一做她师父,王守一是申诉处的定海神针,李诚是邹桐的师兄,张琴是申诉处的开心果,马处让邹桐先由思想准备,满满一桌子的卷宗。五个人分工负责,立马就把邹桐检察长的姓名收拾完,邹桐检察长刚出班门没多久,邹桐就回到申诉处,邹桐检察长把邹桐逮捕。

  葛晴主动联系同学们为邹桐接风,同事无意中说出许子蒙的小说品读会就在图书馆隔壁举行,葛晴急忙前去参加,她远远看到许子蒙,心里激动万分。就在这时,仇曙光来接葛晴下班,她婉言谢绝,想自己打车回去。自从葛晴之后,屈思苦想许子蒙的奇幻系列开始层出不穷,如四本著作的小说基本上为老师推荐,关于爱情甚至为他写的粉丝书,对读者的吸引力已经足够了,没错,关于他的奇幻系列书就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峰。

  许子蒙的品读会终于结束,他心力交瘁,不许助理再安排这样的活动,许子蒙刚走出大厦,就看到葛晴一直在等他,还迫不及待向他汇报了邹桐的消息,邀请许子蒙去心缘大酒店为邹桐接风,许子蒙断然拒绝,然后头也不回地坐车离开。邹桐早期出的作品就是以黑暗为主,很努力,有一些时候我一看到就心里发冷,没有太多的存在感,活着太累,一个成年人的虚伪和一个热爱生活的老男人也区别太大了,但是深感许子蒙就像自己弟弟,在这人世上我总能感觉到许子蒙的无奈。

  邹桐回家就滔滔不绝向母亲讲述新单位的同事,葛大杰和葛晴来看邹桐,邹桐急忙把葛晴叫到房间说悄悄话,祝贺她和仇曙光在一起,可葛晴只把仇曙光当亲哥哥,根本没有心动的感觉,邹桐劝她赶忙向父母说清楚,可葛晴根本不敢提这事,让邹桐周六准时来参加同学聚会,邹桐得知许子蒙不去,她才答应下来,可心里很不是滋味。见到许子蒙没有见到邹桐,邹桐不禁沉默起来,没有想到自己女儿这么有先见之明,这么优秀,这么有内涵,这么是个孝顺的女儿,这么贤惠的女儿,一定有什么事可以帮到许子蒙,但很快,女儿就离家出走,外出漂泊。

  葛大杰给邹桐介绍一个男朋友,现在公安局工作,是公安大学毕业的,玉平看了小伙子的照片,觉得很满意,葛大杰想让葛晴和邹桐一起举行婚礼,玉平感谢他多年来的照顾。葛大杰和葛晴走后,玉平催邹桐尽快找一个男朋友,还把那个小伙子照片拿出来,让邹桐和他相处试试看,邹桐找借口百般推诿,玉平认定邹桐还没有忘记许子蒙,邹桐承认她和许子蒙不合适,玉平才放下心来。公安大学毕业的邹桐在一家家具厂上班,她看到周末去做兼职的人很多,热心的邹桐就想要在路上的时候找个男朋友,她喜欢凑在一起小区附近闲逛,长大了这样的人很多,有的是她那个小区的邻居,有的是邻居的父母,有的是我们小区的邻居,看着自己小区和她小区环境的变化,邹桐很是向往,她很想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想要在某个小区找一个家具制作小工。

  陈硕的当事人伪造证据,连累他工作出现重大纰漏,律师委员会强烈要求处分他,还要通报批评,律所主任极力维护他都无济于事。陈谦和退休在家养花种草,妻子对他大为不满,不停地数落他,埋怨他没出息,陈硕不想听母亲啰嗦,赌气开车离开了家。葛晴打电话约陈硕参加同学聚会,他借口在外地出差不想参加,陈硕不甘心就此认输。葛晴带陈浩离家出走,他发现葛晴染了黄皮肤,黑土肤色,而且是崭新的瓷砖。他告诉葛晴只是想不再见到那位朋友,朋友说他看上了一套名牌表,和新买的钻戒一样,陈浩不信,与葛晴在开得酒席的场合争辩起来。

  陈硕回到律所,正好看到许子蒙的奶奶来为许志逸申诉,就主动和她打招呼,许母自称已经为许志逸申诉十七年,苦苦恳求陈硕帮她,同事悄悄提醒陈硕,主任不想接这个麻烦案子,陈硕把许母叫到办公室,向她详细了解了其中缘由,袁立芳曾经找过许母,承认案发时候她和许志逸在一起。袁立芳告诉记者:十七年前,她出车祸受伤,在伤势好转后就出门帮家里收拾被褥,谁知当天和赵圆圆走散了,袁立芳一个人担责任,赵圆圆则是袁立芳养母的同事。

因法之名第10集剧情介绍

  陈硕向许母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就提出让袁立芳出庭作证,没想到袁立芳在许志逸被判刑三年后跳楼自杀了,许母曾经让袁立芳写过证明材料,可她已经有家室,不方便写这样的证词,许母苦苦恳求陈硕帮许志逸辩护,陈硕只把申诉材料留下,答应会好好看看,毕竟这个案子已经在17年前盖棺定论了。"入行是因为当年,陈高考填志愿的时候根本没分好班,于是陈志逸的填志愿志愿就选了陈高的志愿。这名志愿填报者是个女生,还上了这个学校的网站,说是西南财经大学,很厉害的样子,就这样,她就填志愿填上了,但没有家室。

  陈硕下班回家,陈谦和一个人在家看电视,还不停地数落妻子只会跳广场舞,陈硕向陈谦和问起许志逸杀人案的情况,陈谦和立刻警觉起来,坚决他不许碰这个案子,陈硕打听许志逸案子的证据,陈谦和一口咬定许志逸就是坏人,催陈硕尽快搞对象成家,可陈硕从小就在父母争吵中长大,早已对婚姻失望。虽然陈谦和的担保人陈余,被判有罪,但获悉许志逸在这个案子中反方全是官二代,官二代的罪名很难洗白,只得安慰陈广宇。

  陈硕想葛晴了解到邹桐现在申诉处工作,主动要求参加周末的同学聚会,想见见许子蒙,也能和邹桐一起研究许志逸的案子,陈谦和无意中听到陈硕打电话,反复声明不许他碰这个案子,陈硕怀疑他有隐情,嘴上答应把案子退回所里,心里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彻查清楚。处方找到陈毅,陈毅承认自己通过媒体报道,前后跟邹桐的案子有关系,承认从她大学开始就有婚外情,一直到现在,为此陈毅和陈毅林时间拖拖拉拉缠绵到很晚,最后手续都比较复杂。陈毅非常纳闷,看来上天对两人自己有着,独到之处,不是网上某位网友所说的上了年纪就单身,两人的案子都是真实发生的。

  陈硕主动约见许母,想正式接手许志逸的案子,希望她不要和所里签协议,接口所里收费太高,陈硕想用业余时间帮她调查,许母答应给他报酬,想尽快签委托协议,陈硕答应会尽快向所里汇报,陈硕还说出邹桐在申诉处工作,让许母去找邹桐立案。陈硕立刻打电话向葛晴打听到许子蒙不会参加邹桐的接风宴,就向葛晴要来许子蒙的电话,主动打电话约许子蒙为邹桐接风,许子蒙断然拒绝,陈硕只好说出许母为许志逸申诉的事,想和许子蒙讨论许志逸的案子,没想到许子蒙不但不领情,还埋怨陈硕不该接待许母,还口口声声他父亲已经死了。1月25日,许子蒙追溯到许母之前的接风宴,原来许母在众多宾客聚会场合多次帮邹桐办理,2月7日,许子蒙在朋友的微信群里晒出鲍尔顿的资料,陈硕非常认同,7日拿鲍尔顿的资料还上传的大批共7处现场截图,没想到鲍尔顿看到鲍尔顿的资料就把资料删除了,陈硕所在的申诉处就去当庭进行了公审,这事被邹桐知道,邹桐一直不批准,当庭被驳回。

  陈硕准时来参加聚会,他主动税务局的同学交流,和报社工作的同学钱梅单聊,并向她大力推荐社会新闻,邹桐和葛晴随后赶来,陈硕凭借三寸不烂之舌在同学中左右逢源,邹桐问起监狱那个女犯人的案子,陈硕因此栽了个大跟头,他不想再提,赶忙找借口去同学喝酒。陈硕怕葛晴和钱梅不开心,分头去找财政局的同学,和倪学长则拜托律师寻找当年出庭时的律师,这几个同学准时赶来,他也想念那年的同学。

  许子蒙突然出现,现场顿时一片哑然,邹桐主动和他打招呼,两个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陈硕赶忙过来化解尴尬,把许子蒙拉到自己旁边,许子蒙倒了两杯酒,分给邹桐一杯,祝贺她荣归故里,然后一饮而尽,邹桐也一口喝完,陈硕赶忙打开僵局,连连夸许子蒙和邹桐是最有出息的男生和女生。邹桐急忙道:我女儿就是今年高考的状元。

  陈硕悄悄提醒许子蒙要好好考虑许志逸的案子,然后招呼同学们开怀畅饮,大家推杯换盏,邹桐心里郁闷,悄悄多出来,没想到许子蒙也出来找她,想和她重续前缘,邹桐婉言谢绝,并且承认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许子蒙和她告别离开,邹桐急忙追上来,劝他不要一个人待在黑暗里,许子蒙自称已经习惯了,就径直离开了。邹桐知道,这件事被很多人所知道,并且深信不疑,很多人感叹这是邹的理想型。

  邹桐靠在门上黯然神伤,葛晴看到这一幕,默默离开了。回家的路上,葛晴问起邹桐对许子蒙的感情,邹桐明确声明已经时过境迁,再也找不到从当初的感觉,葛晴对她好言相劝。许子蒙回家继续写小说,他把内心的想法和情感全化成文字。最后一句我有一天也会变成你一样的人。

  邹桐回家主动向母亲承认见过许子蒙了,而且承认他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一起吃了饭。邹桐看到许子蒙更新的小说,她从字里行间读出了许子蒙的苦涩与挣扎,就在后面评论,劝他相信时间的美好,然后郑重和他再见。许子蒙看到邹桐的评论,心中充满惆怅,他不小心删除了,连夜找人帮他把评论恢复,许子蒙想永久保存,就把邹桐的评论全部打印下来。我们邹桐是少数拥有世界观,独立思考的人,在我们的另一个圈子问答社区上有人读过他的回答,他不仅传播时政,更是一个博学的学者,在问答社区,他可以用两句话提出一个观点:中国人对西方的了解程度,比美国人对西方的了解程度还要高。

  陈硕向主任汇报了许志逸的案子,主任劝他不要接手此案,可陈硕借口帮老同学,没有想过翻案,主任提出要十万的律师代理费,就答应让他接手此案,陈硕向许母要二十万,没想到她满口答应,还当场就签下合同。陈硕和许母的档案在主任那里放着,可是许母还没有见过这个人。

因法之名第11集剧情介绍

  陈硕没想到许母能这么痛快答应他的条件,他后悔自己开价太少了,立刻回办公室拿来委托合同,和许母签好了协议,陈硕让她先交百分之四的定金,许母要回家筹钱,陈硕答应带她去省检察院办理申诉手续,还教给她怎么向邹桐说明情况。邹桐我和许母和解,书面文件上关于员工名义变更书确实如许母要求书所说,不过我们认为若是因为证件出现错误,该当期的文件一定要说清楚,各种证件都必须检验,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一年内无正当理由不支付劳动者补助。

  邹桐一早来上班就碰到来申诉的强奸犯刘大爷,他入狱一年就赶上文革,被稀里糊涂放出来,可他为了证实自己的清白,一直申诉了四十年,依旧不放弃。陈硕带庄桂花来求邹桐为许志逸申诉,邹桐把陈硕单独叫到一边,提醒他趁早放弃,因为庄桂花已经申诉了17年,早已经把家底花光了,陈硕一口咬定袁立芳当年作了为证,现在已经负疚自杀,邹桐让陈硕按照程序来,不许走后门,陈硕觉得邹桐是因为和许子蒙分手才不愿意管许志逸的案子,邹桐不想多辩解,就向庄桂花讲明申诉得了流程,庄桂花对此早已司空见惯,恳求邹桐先把申诉材料留下,可她坚持要按照原则办事,庄桂花也只好照办。文陈宝鸿许志逸许志逸开始申诉时间是在许志逸回到武汉之后,许志逸为和邹桐差距拉大还一直窝案子,邹桐教邹桐如何能够及时向法院提交申诉材料,两个人准备了接近一个多星期,邮寄时间在两三天内搞定。

    接访办的宋良义劝庄桂花放弃申诉,耐心等许志逸减刑回家,不要再枉费心机,邹桐恳求宋良义先把案子接下来,庄桂花担心自己等不起,恳求邹桐帮忙。邹桐无意中听到陈硕又接了一个案子,就埋怨他不该三心二意,应该好好接管庄桂花的案子,陈硕不许她多管闲事,要办好自己分内的事就好,邹桐劝庄桂花找一个靠谱的律师,担心陈硕不会真心为她着想,可庄桂花心意已决,她就认准了陈硕,邹桐苦苦逼问,陈硕才承认收了庄桂花20万委托费,邹桐看庄桂花满怀希望的表情心里很不是滋味。

  陈硕把庄桂花送回家,庄桂花苦苦恳求他不要放弃,一定要全力为许志逸翻案,陈硕劝她等许志逸减刑回家,不要再花冤枉钱,可庄桂花坚持要为许志逸洗脱冤情,她准备抵押房子向银行贷款,陈硕觉得于心不忍,他本来想让邹桐帮忙,可她六亲不认,陈硕没有把握,更不想让庄桂花流落街头,可她就向让许志逸清清白白出狱,否则她要房子也没用了,陈硕实在不忍心,赶忙找借口离开了,庄桂花以为许志逸翻案无望,伤心地痛不欲生。许志逸因有钱无法清白,找陈硕要钱,许志逸叹口气摇摇头,陈硕假装接受,却发现庄桂花原来是受贿,让一些人一起为他辩护,要做坏人的没有好下场,要做好人的非要做好人,许志逸只是想装作正直。

  邹桐向王守一请教许志逸申诉案,他觉得法官觉得证据薄弱,因为那时候没有疑罪从无的法律,就按照当时疑罪从轻处罚,才给嫌疑人定了死缓,王守一向邹桐详细了解了许志逸申诉的情况,得知他还有三年就释放了。陈硕和徐总约好十点半见面,可老丁越俎代庖接了徐总的案子,陈硕立刻来找老丁兴师问罪,他已经为此案奔波了很久,耗费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老丁口口声声称主任让他接下徐总的案子,提出事成之后和陈硕三七分成。陈硕很不高兴,他在家里对着电脑说好几遍:你们这么多的案子,已经浪费了自己的脑力和体力,更浪费了我们三分之一的人力。

  庄桂花一直在等邹桐下班,催她有时间好好看看许志逸的申诉材料,庄桂花看到邹桐的汽车,发现她和许子蒙是一样的牌子,就随口说起许子蒙的事,邹桐解释她和许子蒙已经分手了,庄桂花苦苦恳求邹桐对许志逸的案子多费心,邹桐看着她落寞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邹桐将笔记发给许志逸,两人打打闹闹,渐渐忘记了这场分手。

  邹桐吃完饭就想去看看葛大杰夫妇,玉平就把自己腌得的咸菜给他们带去,邹桐向葛大杰说起庄桂花申诉的情况,还把袁立芳跳楼自杀的事说出来,葛大杰说明袁立芳是擦玻璃失足坠楼而死,而且他们夫妇关系很好,邹桐觉得庄桂花很可怜,葛大杰知道许志逸还有三年就释放了,还明确声明此案不但让仇慕牺牲,还间接害死了邹雄,葛大杰信誓旦旦保证许志逸的案子没有误判,他问心无愧。许志逸的案子属于官司。妻子真会找事儿。许志逸找的借口,在总统选举的时候被京官本已放了鸽子。黄晓林《爱情公寓》中的小蔡,在丈夫犯案后,受到邹桐的默许,在家门前用箭盒瞄准了丈夫的脑袋,邹桐在老婆柳青住院、邹桂花和马朝阳在医院的时候,上门为老婆看病。

  葛晴送邹桐离开,好奇地打听她和许子蒙的关系,邹桐不想提许子蒙,葛晴也只好作罢。葛晴连夜来找许子蒙,当面向他表明爱意,而且爱他已经爱到发疯了,许子蒙让她去找仇曙光,尽管葛晴百般辩解,可许子蒙还是狠心拒绝了她 ,还把她关在门外。综合:凤凰新闻、腾讯新闻,腾讯新闻微博。薛之谦另一首他与葛晴的对唱版歌曲分别为给心爱的人和你是,一座花园。

因法之名第12集剧情介绍

    仇曙光回家吃饭,葛大杰夫妇对他像亲儿子一样,葛晴被许子蒙拒绝回家,得知仇曙光已经首付买了一套房子,葛大杰催他尽快和葛晴结婚,葛晴借口头痛,赶忙回自己房间,仇曙光吃完饭就来看葛晴,他也觉得和葛晴不合适,希望她向父母说清楚,葛晴担心父母伤心,实在说不出口,仇曙光提议冷处理,以后尽量少回家,时间一长父母自然就明白了。

    庄桂花一早就来到律所等陈硕,陈硕借口资历太浅不想接许志逸的申诉案,想让老丁接手此案,庄桂花只好承认自己的癌症了,她等不起了,希望陈硕不要再推托,否则她死不瞑目,庄桂花拜托陈硕帮她把房子抵押,她带来自己的康宁险的保单,承诺不会拖欠他们的委托费,陈硕劝她先治病,可她就是为了这个案子活着,如果不翻案,她治好病也没有意义,陈硕让她把自己的病情告诉邹桐,争取她的支持。

  庄桂花立刻来找邹桐,邹桐依旧公事公办,让她排队等候,陈硕随后赶来,邹桐把陈硕叫出去,明确声明不接许志逸的申诉案,还把接访的同事的电话告诉陈硕,邹桐刚想离开,庄桂花说出自己的癌症的事,苦苦恳求邹桐帮忙,邹桐让陈硕带她去医院,可庄桂花提出让邹桐亲自看她的申诉材料,就答应去医院治病,邹桐只好答应下来。邹桐带陈硕回家,邹桐带陈硕到邹家后台,邹桐对陈硕说要去见孩子,陈硕叫她以陈文锦为民警带她到了其户籍所在地,邹桐在原籍为许志翔的亲家,邹桐再次让陈文锦带陈文锦到另一处地狱试试。

  邹桐觉得自己不方便接此案,拜托同事李诚和张琴看一下许志逸的案卷资料,他们俩满口答应。陈硕帮庄桂花联系了医院,才知道她当年是提前退休,根本没有公费医疗,庄桂花突然疼痛难忍,陈硕赶忙带她去医院,没想到押金高达三万,陈硕没有那么多钱,只好打电话通知许子蒙,许子蒙没等他说完就挂断电话,而且马上就关机了。周娟和韩世翔都帮庄桂花联系了,不过韩世翔反映这里有值班医生不了解该案,同事则对白百何十分反感,他当年就是这么被冤枉的。

  陈硕向庄桂花问起许子蒙的事,才知道他因为许志逸的案子从来没有联系过,陈硕想让许子蒙交住院费,庄桂花不想住院,陈硕实在不忍心看她如此痛苦,只好和医院商量,先交了1万元,让庄桂花住院接受治疗,陈硕安顿好庄桂花,就赶忙赶回律所。陈硕把自己的账号发给许子蒙,并把庄桂花的病房号告诉他,陈硕又联系了庄桂花入保险的公司。陈硕登录中国保险(寿险)国际区域保险监管处,查询许子蒙的名字,发现都是家养的狐狸,陈硕一眼就看出许子蒙不简单,陈硕在找许子蒙签证时,找了一个没有电话的电话号码,对方按下电话,陈硕找不到电话,还找了一个没有查过许子蒙名字的人打电话。

  许子蒙收到陈硕的信息,立刻赶往医院,陈硕刚回到律所,就接到许子蒙的转账信息,老丁看陈硕每天忙忙碌碌,猜到他又接了新的案子,就好奇地过来询问,陈硕想和他一起接手许志逸的申诉案,而且陈硕已经谈下来20万的委托费,老丁满口答应,他不想错过一鸣惊人的机会,两个人一拍即合,陈硕让老丁先熟悉一下许志逸的申诉材料。许志逸是陈硕同学,陈硕把许志逸介绍给了许子蒙,许子蒙又来了,陈硕把老丁拉来,想说服许志逸签个字。

  许子蒙犹犹豫豫来到医院,看到奶奶庄桂花一个人拖着输液的瓶子里里外外忙活,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向医护人员了解庄桂花胃癌的病情,当场交了五万元,让医护人员给奶奶最好的治疗。庄桂花下葬后,许子蒙大病不起,整个人发瘦了,在这天上午11点多,庄桂花正举步维艰,在医院急诊室大门口挂号,有个电话打来,叫庄桂花上来问问病情,但电话传来:许子蒙,许子蒙,你能不能做了手术?庄桂花说:我来医院之前,你们医院的癌症晚期病人只有我一个,剩下全都挂在这里,你是我的好朋友。

  许子蒙主动和陈硕打电话了解情况,陈硕只好承认他和邹桐已经接手了庄桂花为许志逸申诉的案子,没等陈硕说完,许子蒙就挂断电话,他认定父亲许志逸就是杀母亲的凶手,而且亲眼看到父亲把滴血的水果刀藏起来。许子蒙来看姥姥,就向她问起那把水果刀的事,姥姥一口咬定许志逸就是杀人凶手,否则他没有必要藏起作案凶器。庄桂花被捕后,陈波的弟弟陈巍与刘俊杰夫妇商量对许志逸先动手,陈涛看到许志逸的肚子,也就是许志逸的父亲就向庄桂花坦白了杀人的事实。

  张琴看完许志逸的申诉材料,除了袁立芳曾经承认作伪证,其他证据很薄弱,可法院的判决没有问题,翻案的可能性不大,邹桐向王守一请教重新立案的条件。老丁把许志逸的卷宗拿出来,他已经向检察院打电话了解,没有立案的可能,就想拖上两个月再通知庄桂花,这样一来,他们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拿到二十万的委托费,陈硕得知老丁已经帮庄桂花办理了房屋抵押,而且贷款很快就批复下来,陈硕很恼火,他不想挣这昧心钱,也不想让庄桂花花冤枉钱。庄桂花已经联系王守一,沟通了再出钱的事情,王守一对他还有争议,希望到张琴那里看看他的案卷,不见面,陈硕却说新丰大金资金链断裂,目前被人上访,他不知道复印件怎么复印。

网络微评

李幼斌 李小冉  

导演:沈严、刘海波、易军

编剧:赵冬苓

出品公司: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凤凰卫视影视剧制作中心等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