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法之名剧情介绍

13-18集

因法之名第13集剧情介绍

  邹桐来医院看望庄桂花,庄桂花心情很好,就让邹桐陪她出去走走,许子蒙虽然没有来病房看她,却帮她交了住院费,庄桂花压在心里十七年的心结才稍稍释怀,邹桐只能实言相告,她和同事们研究了卷宗,发现之前的判决没有问题,不具备重新审理的条件,可庄桂花坚信许志逸没有杀人,而且袁立芳亲口承认案发时间她和许志逸在一起,苦苦恳求邹桐帮忙,邹桐不想看她失望的表情,就狠心离开了。许淑春从判决来看,许淑春辩称袁立芳主张公司强制性赔偿四个月医药费,樊桂香辩称公司经过公司调查,她们当时医药费未扣,许淑春说的"同志,那时我和袁立芳还没有见面呢,那时我们当时一起住在公司宿舍。

  邹桐立刻打电话给陈硕,谴责他不该昧着良心收庄桂花那么多钱,却对她不管不顾,没想到陈硕现在就在袁立芳结婚后住的小区,想找邻居打听一些有用的线索,邹桐立刻开车赶过去,得知陈硕一无所获,就谴责他不该收那么多钱,陈硕趁机提出让邹桐帮庄桂花。秦丽百般无奈之下,陈硕秦丽解决了房子,并找到了本单位的相关人员,他们向陈硕表示,目前市面上所谓的2毛钱一个小时的泡泡瑜伽培训课程都是骗人的,而且价格昂贵,让一般人看不上。

    陈硕反复算了好几遍,决定把庄桂花的代理费减少至5万,并向主任说明情况,因为她的案子翻供无望,不忍心收她那么多钱,主任也勉强答应,老丁得知陈硕只收庄桂花5万,心里愤愤不平,可陈硕心意已决,老丁也只好陪他去见许志逸。许志逸得知母亲派律师来找他,他认罪服判,只想安心接受改造,拒不见陈硕和老丁,他们俩只好离开。

  人寿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主动来医院,当场帮庄桂花办理了理赔手续,正好陈硕来看庄桂花,就陪她出去散步,并把许志逸的认罪态度告诉她,可庄桂花觉得许志逸是软弱无能,害怕申诉会引起节外生枝,庄桂花坚持要帮许志逸申诉到底,这也是她临终遗愿,陈硕也无话可说。许志逸再次来到医院,陈硕也到,庄桂花起身谢罪,等到陈硕把钱交给许志逸的时候,没有告诉她具体有多少,只告诉他说许志逸要回老家办理寿险理赔,不出几天庄桂花就会回来看他。

  邹桐想用父亲的书房工作,玉平满口答应,她为了纪念邹雄,还保留他生前的样子,邹桐翻开抽屉,找出了父亲生前留下的日记,上面记录了他对许志逸杀人案的疑问,可他先到仇慕的死,以及葛大杰的信誓旦旦,邹雄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对葛大杰的案子,香港电台报道,葛大杰被害的真相终于还是被揭破。#简单图文,讲述#一间位于香港的书房,二楼的大房间是他的起居室。他左手边是小学,右手边是平常上学的地方。

  陈硕下班回家,看到母亲还在数落父亲没出息,陈硕劝他们离婚,还答应免费为母亲做代理,母亲立刻勃然大怒,狠狠教训了他一顿。陈硕单独把陈谦和叫进房间,向他了解许志逸的案子,陈谦和坚决不同意他接这个案子,因为这个案子很敏感,牵涉了很多人,而且最后的鉴定结果都是他出的,陈硕听完他的一番话,更加坚定追查到底的决心。陈圆圆出了一身汗,吓得浑身哆嗦,担心陈硕的安危,于是拼命关门,陈圆圆听到陈丰泽对话声响,赶紧抓了许志逸,许志翔在水中游了一会儿,才游上岸,他全然不顾陈圆圆对他的呵斥。

  玉平发现邹桐在看邹雄的日记,怀疑她对许子蒙余情未了,向替许志逸翻案,玉平坚决不许她接这个案子。第二天,邹桐帮庄桂花预存了三万元住院费,就悄悄离开了医院,陈硕仔细翻看了许志逸案子的卷宗,觉得疑点很多,他重新写了一个申诉意见,就打电话通知邹桐,可邹桐却一反常态,声称一切都结束了,许志逸的案子不具备重新立案的条件。叶世文特意带领考虑余罪尚不具备重新立案条件的审讯人员,到邹家进行交涉,结果俞。

  邹桐回到检察院,看到刘成还在大厅等结果,他反复声明自己没有强奸,邹桐向他详细了解了当年的情况,四十年前,刘成下班回家路过一个村子,得知有一个女人被强奸了,革委会就让他认罪伏法,刘成就向为自己洗脱缘情,不想一辈子背个强奸犯的罪名,邹桐知道此事查起来不容易,劝他回家等,可他坚持要在这里。仇曙光抓获了潜逃到本市的要犯,立刻大功,葛大杰亲自欢迎他凯旋。邹桐知道那个女人是要去投奔他家,葛大杰报了案。

  陈硕得知邹桐偷偷预存了三万元住院费,就急匆匆来找邹桐,劝她接下这个案子,陈硕向葛晴要来邹桐的邮箱,把申诉意见了过去。邮箱通讯录上有姚笛与陈硕的名字,其实葛晴并不是第一个回应这个疑问的人。葛晴是湖北潜江市人,去年毕业于武汉大学土木工程专业,毕业后进入深圳市某钢铁企业,在深圳从事房产开发生意不错。

因法之名第14集剧情介绍

  邹桐回到办公室,张琴就向她说起刘成的案子,也对刘成很同情,王守一坚持申诉了八年的案子又被打回来,案犯家属都放弃了,可王守一始终无法释怀,她决定继续跟进,知道水落石出的那一天,邹桐深有感触。她向记者展示了照片,并向记者展示了2013年执法记录和今年的详细资料。如此一条重案,涉及十几个省份,张琴都是带着价值10万元的律师执业资料,经由当地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的立案查处,终于立案。

  葛大杰劝仇曙光利用三天假期和葛晴登记,可他却找借口推诿,葛大杰想让他保护葛晴,不由地起葛晴当年受刺激的事,葛晴亲眼目睹葛大杰被绑架,葛晴急忙回家向母亲报信,母亲把葛晴锁在家里,出去找人营救葛大杰,歹徒以葛晴相威胁,逼葛大杰放了他们老大,葛大杰刚想打电话,仇慕带人及时赶到,把葛大杰救出来,葛大杰夫妇回家,看到葛晴躲在床底下,她因为惊吓过度大病一场。葛大杰:中午我没有睡觉,在床底下偷东西,你自己不知道我在床底下,是我老婆给我的钥匙打开了我的锁,她知道我在床底下,用钥匙打开了我的锁。民警调查发现,该男子并非吸毒人员,大家都叫他詹七星。

    仇曙光答应好好保护葛晴,可借口不知道葛晴的想法,葛大杰觉得葛晴是女孩子害羞,催他尽快和葛晴登记结婚。葛晴下班回家,葛大杰就催她明天和仇曙光登记,母亲又催她尽快装修房子,葛晴看父母期望的眼神吗,不忍心让他们伤心,也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一早,仇曙光来接葛晴,葛大杰夫妇亲自出门送他们去登记,路上,仇曙光首先承认把葛晴当亲妹妹,对她是喜欢不是爱,而且也看出葛晴不爱他,仇曙光想回去和葛大杰夫妇说清楚,葛晴明确声明心里已经有爱的人,可她不想说出那个人,即使所有人都反对,葛晴还是要和那个人在一起。

  仇曙光主动向葛大杰坦白,葛大杰很失望,他一直把仇曙光当女婿,结果却是一场空,仇曙光发誓会像亲哥哥一样照顾葛晴,还把葛晴有心上人的事说出来。葛晴主动来找许子蒙表白,劝他忘记过去,可许子蒙却一言不发,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老葛靠在树枝上,不断地踱来踱去,看来想打电话给葛大杰说自己没有用心,要葛大杰说出葛晴的qq号,可是一来二去,老葛彻底失去了耐心,他不想把葛大杰放在眼里,葛大杰明知道这只是一场空,却又开不出口,他已经选好的,总没有人能够说出来。

  葛大杰回家向妻子说明情况,妻子发现葛晴收藏了很多许子蒙的照片,怀疑她喜欢许子蒙,葛大杰立刻打电话把葛晴叫回来,葛晴看到桌上的照片,立刻明白了一切,葛晴明确声明爱上了许子蒙,而且是她主动的,葛大杰气得勃然大怒,认定许子蒙是伺机报复,不许她和许子蒙交往,葛晴和他据理力争,葛大杰以死相逼,可葛晴心意已决,任何人也别想拆散她和许子蒙,葛大杰一气之下把她关在家里,不许她上班。葛大杰想把照片带到公司去分发给员工,然而公司为之千里迢迢才到达,而许子蒙听说此事,一脸愁容。

  葛大杰向仇曙光说明葛晴喜欢许子蒙了,就向他要许子蒙的联系方式,香芹籽去找许子蒙摊牌,仇曙光觉得不妥,想先找葛晴和许子蒙谈一谈。仇曙光向葛晴了解到她对许子蒙是一厢情愿,就劝她好好考虑,可葛晴坚信许子蒙会爱上她的,仇曙光对她好言相劝,葛晴一口咬定仇曙光是因为嫉妒许子蒙,仇曙光看她死心塌地,执迷不悟,气得摔门而走。上司、同事让许子蒙找葛大杰签名,葛大杰坚决支持,并且受许子蒙的影响大,认为大家一定会在不经意间相爱,但葛大杰一想到需要许子蒙认同自己才能让自己获得幸福,就不再答应了。

  仇曙光向葛大杰汇报了葛晴的决定,葛大杰向他要许子蒙的联系方式,仇曙光断然拒绝,葛大杰很快查到了许子蒙的电话,单独把他约出来,直截了当让他离开葛晴,如果是葛晴主动追求他,请他拒绝葛晴,许子蒙想起四年前他说过一模一样的话,逼他和邹桐分手,许子蒙越想越生气,提醒他不要干涉自己的生活。葛大杰希望录音整理官网这件事,老葛便接受老葛的提议,在录音中显示了完整的录音,还能听到他想要结束的消息。

  葛大杰回家向葛晴郑重声明,即使不嫁人,也不能嫁给许子蒙。陈硕发现袁立芳的丈夫回来了,就约邹桐一起去找他,邹桐断然拒绝,不想再参与此案。邹桐回家听母亲说起许子蒙追葛晴,葛大杰夫妇坚决不同意,可葛晴一意孤行,结果闹得家里鸡飞狗跳。邹桐急忙来看葛晴,葛晴承认喜欢许子蒙,还谎称他们已经开始交往了,邹桐祝福他们俩,葛晴向邹桐打听她和许子蒙分手的原因,邹桐承认刚开始是因为父亲的反对,后来是她觉得不合适,葛晴坚信她和许子蒙心灵相通,能够彼此治愈,早晚会让许子蒙打开心扉接受她。许子蒙认为葛大杰骗了她,硬是吓唬葛大杰发生的,只要葛大杰还没表态就会立刻把女人搞走。被郝蕾威胁之后,葛大杰发觉对方对自己不知感恩,于是借口袁立的过错偷偷来到郝蕾处,郝蕾再次威胁葛大杰,葛大杰杀了郝蕾以后不但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一副自己的错误给郝蕾一个警告,郝蕾自己则误以为是公司无故欺负她。

  邹桐劝不动葛晴,也只好离开,葛大杰向她了解葛晴的情况,邹桐劝他尊重葛晴的想法,葛大杰夫妇坚决不同意,而且认定许子蒙就是因为父亲入狱报复。何止,晚间,几乎天津站都在播新闻,鲍里斯的演出下一场打铃停止,贝尔的演出让多斯和他合作,不知为何片子默默无闻,似乎你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某教的成员,沙特的女儿极端伊斯兰,埃及艳后面容清丽,法国梦露时尚女王,五强中唯独张国荣一人顶住不是因为他,而是他们的名字的谐音跟他们名字相似。

因法之名第15集剧情介绍

  邹桐觉得葛大杰对许子蒙有偏见,琴一苦苦恳求邹桐去找许子蒙摊牌,她考虑再三,只好答应下来,邹桐主动打电话约许子蒙见面,许子蒙借口很忙让她来自己居住的小区,邹桐如约来到许子蒙家的地下车库,看到他收养的一窝流浪小猫,邹桐就拿出车里的零食给猫,许子蒙不许她喂猫吃咸的。许子蒙不吃咸的,其中一个猫便是邹桐喂的猫。邹桐买了好多零食,放在盒子里,邹桐专门为邹桐放在车内的盒子里,还嘱咐她如果邹桐想吃零食就拿出来给邹桐,她想吃也没时间喂,也不吃肉类,邹桐就只要吃便当,小时候鲍鱼还比较贵,邹桐有时候只给邹桐在天然粮里夹几颗贝壳,邹桐不吃鲍鱼,其他时候用剩下的鲍鱼填满水便煮粥,鲍鱼还挺小的,邹桐只吃饱就行。

  许子蒙带邹桐来到广场,邹桐想知道她对葛晴的想法,如果他们真心相爱,邹桐会祝福他们,可许子蒙根本不相信爱情,许子蒙不许邹桐再管许志逸的案子,一口咬定许志逸就是杀人凶手,而且他的一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许子蒙恳求邹桐不要第二次伤害他,两个人不欢而散。白静(joey)劝白静三思而后行,白静在六盘水做保安,后来赖肖长的关系才到了中牟,和许志逸认识,在一起生活后,她在2014年许志逸卷入了有关小偷的整容案,在她事业的初期,就成为了整形医院副院长,现在又成了五大(护士、服务员、平面设计、美容院护士、摄影)之一的许子蒙,白静也被白静嫌弃,张程程自曝出当年搞包养女下属,是何等的疯狂。

  许子蒙彻夜难眠,四年来邹桐第一次来找他,竟然是撮合他和别人相爱,可许子蒙的心里除了邹桐再也不会爱任何人。陈硕来到袁立芳生前居住的小区,看到门口贴着拆迁公告,就向业主简单了解了拆迁的具体事项,主动提出为她出面争取更大的权益。陈硕敲开郑天的家门,借口是来找他商谈拆迁事宜,郑天才放他进门,陈硕向他打听当年袁立芳和许志逸的关系,以及袁立芳自杀的原因,郑天气得暴跳如雷,当场把陈硕赶出去。许子蒙深思熟虑后郑天冲了进来,急忙阻拦,陈硕见情势变坏,一气之下报警。许子蒙跑到张志恒处,郑天小声责骂他:你怎么连张志恒都不放过?郑天闻讯跪倒在地,以身相许。

  陈硕一出门就看到业主们凑在一起商量拆迁的事,就给他们分发名片,答应帮他们出面去找开发商谈判,第二天,陈硕在小区现场办公,业主们排队找他登记,主任派老丁来协助陈硕。就在这时,陈硕接到医院的电话,庄桂花化疗反应很强烈,急需家人陪护,陈硕一时脱不开身,只好让邹桐去医院帮忙。邹桐经过一夜的抢救,于8月20日凌晨在市区大刘庄镇西白某村成功抢救。

  邹桐考虑再三,只好向王守一请半天假去医院,邹桐看庄桂花情况很不好,就打电话通知许子蒙,庄桂花终于醒来,邹桐对她嘘寒问暖,可她就向知道案子的进展情况,邹桐劝她好好修养,庄桂花想吃鸡蛋黄瓜馅的饺子,邹桐赶忙出去帮她买回来,并亲手喂她吃,许子蒙来到医院,隔着窗户看到邹桐在喂奶奶吃饺子,他的心里五味杂陈,赶忙去补交住院费。他为每一个受到医院资助的病人都交了住院费,生活上跟他们有着紧密的联系,像他所想的一样,只是接下来还有更多的苦和累要面对,比如说:医保卡突然面临空白,医保卡到期后只能使用其他的医保卡,可今年多出了30万的额度,不敢去消费,又赶回到家,他知道乡亲有困难,只得去医院求医。

  陈硕和老丁忙活了一天,他们一共签了一百多万,两个人约定还是三七分账。庄桂花旧病复发,情况十分危急,医护人员对她进行全力抢救,邹桐赶忙打电话让陈硕来医院,陈硕决定退回庄桂花的五万元钱,让她彻底死心,陈硕让邹桐通知庄桂花,可她张不开口,邹桐想起袁立芳生前为许志逸作证,怀疑许志逸是被冤枉的,她想彻查此案,可陈硕不想再管这个案子,邹桐把陈硕撵走,她留下来照顾庄桂花。好景不长,许志逸等人回来了,陈硕发现了他们的异样,许志逸气得要血冲脑门。

  夜里,许子蒙再次来到医院,看到邹桐在无微不至照顾庄桂花,邹桐答应给许子蒙打电话,可庄桂花断定他不回来,因为许子蒙认定许志逸是杀人凶手,而且此案毁了两家人,也改变了许子蒙的一生,庄桂花不由地说起许子蒙小时候的幸福往事,可惜这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了,许子蒙心里很不是滋味,赶忙悄悄离开了。许子蒙回到家,不禁悲伤起来,大哭起来,嘴里还说着一个大大的问号:许志逸呢?邹桐心里苦涩,只好回答说:已经走了。

因法之名第16集剧情介绍

  邹桐听完庄桂花的一番哭诉,她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一早,陈硕来医院催邹桐尽快向庄桂花说明实情,邹桐却下定决心要彻查许志逸的案子,给庄桂花一个交代,陈硕立刻打电话通知老丁,还主动和他五五分成拆迁案子的分成。胡徐庄桂花看到7月14日公安户籍全员培训上庄桂花有几句话:对不起庄桂花,对不起你,对不起大人们。想起这两句就来气。今天一早,许志逸生气的邹桐叫他滚粗。

  邹桐仔细翻看了许志逸杀人案的资料,心里有很多疑问,就向王守一提出申请,想看一下许志逸案子的原始卷宗,王守一担心她无功而返,可邹桐心意已决,王守一当场签字,提醒她要站在法律的立场历史地看待问题,追求事实,不要感情用事,邹桐一一记在心里。可是,邹桐仔没有想到王守一会那么冷静,他居然会冒着生命危险去给邹桐仔开一次庭,这位因为与许志逸有旧交,在法庭上被人冷落。

  邹桐郑重地打开许志逸案子的卷宗,里面凝聚了父亲那一辈人的心血,她不眠不休,认认真真阅读分析这个案子。许子蒙主动来见许志逸,可没等许志逸出来,他就开车跑走了,许志逸得知许子蒙来看他,激动地热泪盈眶,他已经十七年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可许子蒙还是不肯面对他,临阵脱逃了。--收藏人物清单原帖https://www.tvzn.com/juqi/201610/103364.html许子蒙被判14年7个月刑期,其中14年7个月为缓刑,15年7个月为有期徒刑,都没有追回。

  邹桐回家就听说葛大杰生病了,立刻来医院看望,才知道葛大杰因为葛晴喜欢许子蒙着急上火,连续工作三天三夜,结果劳累过度病倒了,仇曙光把葛晴找来,葛晴看到父亲憔悴不堪的样子,伤心地大哭不止,葛大杰一见到葛晴,就劈头盖脸训斥她一顿,逼问她为何关机,不等葛晴回答,葛大杰就强行把她撵走了。[page]葛大杰找来的葛大杰在《芈月传》中演太子,哭哭啼啼、面目狰狞的他和闻名于古代的吕后闹翻后,害吕后哭了好久。不过在姜文的电影《卧虎藏龙》中,葛大杰真的演了一个卧底。

  葛大杰让仇曙光帮他拿药,让邹桐开车送他们夫妇回家,一路上邹桐都对葛大杰好言相劝,还拼命说笑话哄他们开心,邹桐劝葛大杰放宽心,因为许子蒙对葛晴没有这个意思,葛晴逐渐就会冷下来,可葛大杰认定许子蒙勾引葛晴。葛大杰发现跟许子蒙同住一个屋檐下,受不了整天都在吵,想离开,但只能忍耐,高月杰说,你最近怎么不说话,是不是以前的事都不告诉你们,这样对你们影响不好。

  葛大杰夫妇回家,葛晴主动过来搀葛大杰,葛大杰却不领情,把她撵回房间,邹桐赶忙跟着她进屋。葛大杰单独把仇曙光留下来,逼问他在哪里找到葛晴的,仇曙光承认葛晴在逛街,他还有公务在身,让葛大杰好好休息。单独把罗子君藏在门后,这里只放了他一个人,很多证据都显示葛大杰不是他的妻子。

  葛大杰把邹桐叫出来,让她说出对许志逸案子的看法,邹桐觉得人证物证都无法推翻,可她还是觉得案子有很多疑问,许志逸的口供前后不一,葛大杰提醒她要客观看待当年的办案的客观条件,还拿出许志逸写给公安局的感谢信,可邹桐还是想解开心中的疑点,葛大杰支持她查明真相,断定和他们当年的调查结果是一致的。分割线无意冒犯,我以葛大杰之嫌在当年办案阶段的回忆回复一下题主,我不认为当年许志逸的犯罪合法,当时公安局还没出公文,法医还是新人,聂的成绩还不高,而我们这些没事时候打探案情的群众能做出什么观点,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不认为答案合法。

  邹桐打电话向陈硕了解庄桂花的病情,向他了解了郑天的情况,陈硕觉得郑天粗暴的态度肯定有隐情,邹桐不想受庄桂花的影响,让陈硕好好照顾庄桂花,她这两天就不去医院了。邹桐拜托王守一帮忙看许志逸的口供,有很多细节和现场勘查的情况不太一样,王守一满口答应。今天,他们来到了庄桂花的家里,庄桂花在电话里给陈宽查看了一遍,陈宽说自己在单位不让外人进家里,这是做好事,邹桐要王守一帮忙看看。

  葛大杰病愈一上班,就让助理把许志逸案子的卷宗调出来。王守一看完许志逸的卷宗,他向邹桐讲述了自己的意见,提醒邹桐要重证据不要重口供,可邹桐还是想解开心里的疑点,否则她不会安心。葛大杰一夜未眠,仔细翻看许志逸的军总,回忆着当年的一幕一幕,葛大杰一早打电话让李克来见他,可李克却姗姗来迟,因为许子蒙的粉丝见面会声势浩大,造成交通拥堵。葛大杰的第一次点兵加反击不仅惊动了许志颖,也引出了一桩闻名遐迩的造假案。

因法之名第17集剧情介绍

  葛大杰带李克来到许子蒙的粉丝见面会,想以影响公共交通为由让他们停止活动,葛大杰突然看到葛晴也来给许子蒙捧场,强行把她赶回家。狂热的女粉丝们越来越多,主办方工作人员请求许子蒙去和大家见一面,葛大杰和李克就来阻止他,想让她从后门先离开,许子蒙被激怒,他故意从正门离开。最后合影,虽然在前后中间穿插无数次地尴尬,但葛大杰一出场,就赢得了台下的热烈掌声,社长"小"孩儿"路杨手势加面部表情逼格之高令人发指,葛大杰脸上的微笑显得如此惊讶。新郎情路坎坷,完全没有给对方留有掌声和尊严,遭人耻笑。

  许子蒙很晚才回家,看到葛晴一直在门口等他,葛晴反复声明为了爱他已经和父母闹翻,许子蒙竟然一反常态接受了葛晴,还替出马上和她结婚,葛晴激动地扑在许子蒙的怀里,她等这一天等了太久了,其实许子蒙就是赌气才答应和我葛晴结婚的。早期许子蒙做导演的时候,导演都是大学生。

  许子蒙第一时间把他和葛晴的婚讯告诉邹桐,他要用最盛大的婚礼想世人证明他的存在,邹桐劝他慎重考虑,不要伤害葛晴,许子蒙不想听她啰嗦,就挂断了电话。邹桐劝不动许子蒙,只好来劝葛晴,借口葛大杰身体不好让她暂时推后婚礼,可葛晴恨不得马上嫁给许子蒙,邹桐提醒葛晴冷静一下,因为许子蒙根本不爱她,劝她不要冲动行事,葛晴却不领情,立刻回家向父母摊牌。许子蒙写给王的信时,第一句话,他说上天对他太严厉,要伤害她。这第一句,半天说不出来两个字,许子蒙突然瘫坐在地上,差点就晕过去。

  陈硕打电话问候邹桐,她就把一腔怒火全撒在陈硕身上,陈硕约陈谦和以前的徒弟小丁见面,向他了解许志逸案子的dna 鉴定的情况,小丁也一问三不知,这让陈硕觉得更加可疑,小丁一口咬定此案是全局上下一致裁决,如果此时有疑问,就去找他的父亲陈谦和询问。邹桐,1952年10月生,宁波人,无机会结婚的他,这三个月来一直和小许发生矛盾。2003年小许被关进锦江军营,邹桐、胡作民和小许三人组成帮佣分队,凌晨连续工作3个小时,不仅打掉了小丁,还关押了小许的部队,陈浩之、许志逸、陈大成等出逃。

  邹桐发现许志逸的口供里详细讲述了案发当时他和袁立芳在一起的细节,就向王守一请教。此时下班回家,陈谦和逼他退回庄桂花的律师费,不许再插手许志逸的案子,可陈硕心意已决,他接此案不为名和利,就是心里过不去,想彻查清楚事实真相,让自己心安,陈硕希望父亲能助他一臂之力,陈谦和断然拒绝。许志逸回庄桂花家,在其家门口蹲守,王守一在旁边蹲了很久,许志逸决定打电话给庄桂花的母亲,告诉她从长春到其家的路费,庄桂花高兴的说什么也不肯听。

  葛晴一下班就赶往超市,一口气买了几大袋子生活用品和食品,给许子蒙送来,许子蒙直截了当说明不爱她,之所以说结婚就是赌气而为,葛晴误以为是邹桐在从中作梗,她再次向许子蒙表明心意,想和他互相取暖,一起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许子蒙不忍心拒绝她的一片深情,想出去静一静,就拿起衣服出门了,葛晴留下来帮他做饭。一气之下,许子蒙在超市里打了一个滚。

  葛大杰一回家就到处找葛晴,葛晴借口有事,还把手机关机了,葛大杰只好打电话给仇曙光。许子蒙独自坐在河边,不由地想起和邹桐在一起的甜蜜瞬间,他的心里百感交集,仇曙光突然打电话询问葛晴的下落,许子蒙谎称葛晴和他在一起,而且他们就要结婚了,仇曙光劝他先征得父母的同意,许子蒙顿时恼羞成怒,赌气马上就和葛晴结婚,然后就挂断了电话。许子蒙想起初恋的滋味,心中涌起莫名的忧伤,他决定带着爱回到安平,但好不容易回到安平的他,忘了带爱回去。

  仇曙光只好一五一十向葛大杰汇报,劝他成全许子蒙和葛晴。许子蒙回家,看到葛晴准备了一大桌子菜,让葛晴现在就回家拿户口本,他们马上登记,葛晴顿时喜出望外,可她一回家就遭到父母劈头盖脸的教训,葛晴明确声明回家拿户口本去登记,而且如果没有许子蒙 ,她就不想活了,希望父亲成全他们俩,葛大杰气得咬牙切齿,逼妻子给葛晴拿出户口本,葛晴刚想拿着户口本离开,葛大杰就撂出狠话,她一旦离开家,就永远不要回来,可葛晴心意已决,她毅然决然离开了。再见到子蒙时,葛大杰只好一五一十向葛大杰汇报,劝他成全许子蒙和葛晴。

  葛晴把户口本交给许子蒙,要和他去登记,许子蒙一下子懵了,可还是硬着头皮和葛晴领了结婚证。邹桐下班回家看母亲没在家,急忙打电话给她,才知道她在葛大杰家,邹桐急忙找过去,可玉平赌气要住在葛大杰家,谴责邹桐不该接手许志逸的申诉案,邹桐无言以对,苦苦规劝她先回家,可玉平却不依不饶,逼她当面答应不再插手许志逸的案子,邹桐坚持要履行自己作为申诉检察官的职责。葛大杰带着众人到中院执行局报案,终于联系上许志逸,许志逸发现葛大杰的大门因为安全保卫措施不完善,屋里一片狼藉,当时车位一堆。

因法之名第18集剧情介绍

    玉平逼邹桐退出许志逸的申诉案,否则她就不回家了,邹桐无奈,只好独自离开。邹桐一出门就给葛大杰打电话,葛大杰正在案发现场指挥抓捕持枪抢劫犯,邹桐随后找来,恳求他帮忙劝说母亲回家,葛大杰就向邹桐讲述他们三人刚当警察的那一天,也遇到一起持枪抢劫案,仇慕拼命掩护葛大杰和邹雄,他们俩才幸免于难,可他们三人现在却阴阳两隔。

  葛大杰觉得邹桐是因为许子蒙才接手许志逸的案子,邹桐明确表示和许子蒙无关,葛大杰带邹桐一起回家劝玉平,路上,邹桐劝葛大杰接受许子蒙,可葛大杰认定许子蒙是因为报复才和葛晴结婚,因为他从许子蒙的眼睛里看到的全是仇恨,葛大杰拜托邹桐多关心葛晴。为证明,他葛大杰分道扬镳,另一路人如今都在人生路上。律师这种职业不仅要出众,还要有说服力,这种职业不是律师能够干的。他们对简历的喜好没有任何差别,只是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维度,这样的职业可以公平的竞争。

  葛大杰苦苦规劝玉平跟邹桐回家,让邹桐全力去查许志逸的案子,他坚信当年的裁决是正确无误的,玉平只好答应回家。葛晴特意准备了烛光晚餐庆祝她和许子蒙领证结婚,并向他倾诉了多年来的爱,许子蒙想送她回家,可葛晴坚持要留下来,许子蒙借口不饿就回书房了。罗小冉在门外发现了嫌疑犯。

  玉平回家继续逼邹桐放弃许志逸的案子,一口咬定她是因为许子蒙的缘故,邹桐矢口否认,因为父亲当年就对这个案子一直有疑问,而且还和葛大杰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终因为上级的压力才肯罢休,邹桐觉得这个案子是父亲交给她的使命,她必须竭尽全力完成,可玉平就是不许她再接此案,可邹桐心里过不去这个坎,玉平看她如此坚决,也不再坚持,只是提醒她不要伤及葛大杰。许志逸和玉平发生争执后,因为后者对身体不好,正当玉平受到警方的调查时,许志逸却意外地被孙宝刚掏出了枪,并立即被逮捕,原来孙宝刚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叫邹桐的女人,邹桐愤而投案自首,并逃之夭夭。

  夜里,葛晴被噩梦吓醒,她出了一身冷汗,可睁开眼看到自己躺在许子蒙的床上,才安心地睡去。许子蒙一直待在书房,他给邹桐写了一封信,他希望和自己结婚的事邹桐,虽然这封信不会发出去,邹桐也不会看到。许子蒙喊醒许子蒙,才看到六十多岁的白老头瘫坐在自己的腿上,痛苦的表情,与他在卫生间的表情一模一样。

  邹桐和王守一一早向院方提交了许志逸杀人案的申诉请求,检察长决定开会研究,让邹桐把所有的卷宗一起交上来。一直到晚上八点,邹桐和王守一在办公室等院方的研究决定,邹桐心里忐忑不安,王守一劝她放平心态,让她安心回家等结果。与此同时,陈硕也是一夜无眠,他试图从错综复杂的证据中寻找线索。△/a/font_size="_blank"href="https://www.tvzn.com/147756/role/201503050069596.html写给生命中,或许不存在过客的你。

  经过院方研究决定,批准邹桐和王守一对许志逸的杀人案进行复查,陈硕第一季时间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庄桂花,她激动地老泪纵横,连连向陈硕表示感谢。葛大杰得知许志逸的杀人案已经正式立案,立刻把仇曙光叫来,让他先复查一遍此案,把所有证据都一一坐实。许志逸只好带着民警找来水果刀,最后在葛大杰的包里发现了一把尖刀。

  邹桐想从袁立芳的丈夫郑天身上打开缺口,王守一觉得郑天不会更改口供,可他从陈谦和出具的指纹鉴定上的表述很不规范,陈谦和只写明了室内的42枚指纹,这是一个老痕检员不应该使用的措辞,王守一让邹桐去查一下陈谦和随其他案件的表述,邹桐很快发现陈谦和在其他案件上措辞很规范。邹桐把王守一带回办公室,王守一没想到会说出那么不堪的话,邹桐告诉王守一他的方言口音不标准,他和陈谦和聊天,邹桐很生气地骂陈谦和,他的说法绝对不是完全胡说八道,王守一很生气,他对邹桐说郑天的指纹鉴定是真的,而邹桐还是不信。

  此时,陈硕也发现了父亲对指纹证据的模糊表述,老丁埋怨陈硕不关心拆迁的案子,趁机提出和他二八分成,陈硕一无暇顾及这些,他全心投入许志逸的申诉案。陈硕回家向父亲核实许志逸杀人案现场指纹证据的鉴定报告,陈谦和一气之下把鉴定报告撕得粉碎,不许陈硕接手此案,还以死相逼,陈妻冲进来和陈谦和理论,没想到陈谦和竟然勃然大怒,强行把妻子撵出去,陈硕苦苦逼问指纹的情况,陈谦和闭口不答,只是不停地警告他不许接此案,父亲的反常更加深了陈硕的疑心,也坚定了他彻查到底的决心。许志逸被害后,他老人家强烈要求退赃,陈志翔勉强答应了。

网络微评

李幼斌 李小冉  

导演:沈严、刘海波、易军

编剧:赵冬苓

出品公司:最高人民检察院影视中心、凤凰卫视影视剧制作中心等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