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也很美剧情介绍

1-6集

第二次也很美第1集剧情介绍

  

  安安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要说她有什么不同,就是她总比别人早一步。出生时她就是个早产儿,母亲总是担心她会发育不好,没想到她生长速度惊人。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安安突然停止了生长,但即便如此,她依然比别人早一步。

  母亲那一辈总是信奉比别人早就比别人好,对此安安一直不以为意,知道大学毕业那一天,安安决定一毕业就嫁人,她向男朋友俞非凡求婚,毕了业就成为了全职太太。安安觉得自己很幸运,不用面对一毕业就失业的命运,更何况她还嫁给了一个男神。俞非凡比安安大五岁,是一位畅销书作家,还是俞氏集团的继承人。

  然而,正当安安以为自己可以直奔幸福快乐的结局时,这条捷径却一步步变成了绝路。俞非凡正在录制现场接受新书的采访,安安却一直不停地给他打电话。助理王蕾看着这么多来电有些不知所措,劝俞非凡给安安回个电话。俞非凡无奈,只能给安安打电话,告诉她自己正在录制现场不方便打电话。但是安安不管这些,她现在就要见到俞非凡。

  没想到,俞非凡录制时的话筒还没有摘,他和安安的通话都通过话筒播放了出来。现场的人都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王蕾连忙跑来告诉俞非凡这件事。俞非凡懊恼的挂了电话,而安安被挂电话后也十分气愤,赌气开始收拾衣服要离家出走。安安的儿子看到这一幕见怪不怪,问安安这次离家出走要走多久。安安告诉他,她要去找在英国的母亲,再也不回来了。

  另一边,何家梁正与自己的妻子对簿公堂,对方律师条理清晰地分析着何家梁在这段婚姻中的不负责任,而何家梁的代理律师许朗却没把心思放在法庭上,而是专心致志地玩着游戏。对方主张了孩子的监护权,法官让许朗发表意见。许朗在其他人的反复提醒下终于放下了游戏,他提出何家梁的妻子方琴作为医生,完全没有时间陪伴孩子,不应该取得孩子的监护权。

  许朗娓娓道来,感情十分充沛,方琴被他的一番话说得眼眶泛红,法官们也被他的话说动,判定监护权归何家梁所有。庭审结束后,虽然许朗帮助何家梁打赢了官司,但是他向何家梁表示他会删掉何家梁的联系方式,以后两人再不来往。助理律师调侃今天许朗的戏有些夸张,正当几人说着话时,方琴的母亲气愤地找到许朗,指责他是无良律师,无视方琴为家庭做过的付出,只知道颠倒黑白。众人见状连忙把许朗拉离现场。

  俞非凡回到公司,王蕾问他不先回家一趟吗。俞非凡表示不用管安安,他都已经习惯了。安安带着儿子豆豆收拾好行李,安安让豆豆把东西带好,说这次他们会在英国住很长一段时间。豆豆听了这话,问安安不会真的要和爸爸分开吧,安安回答他不会的,他们永远是一家人,永远不会分开。

  许朗回到事务所,向老板发火,让他以后不要把乱七八糟的案子推给他。老板连忙安抚他,并让他和自己去见一个人。俞非凡联系了许朗,询问他自己离婚的情况,许朗让他放心,说安安的破绽很多。王蕾表示很羡慕安安,但是俞非凡否定了她,对她说安安上学时的成绩很好,当了家庭主妇以后就不容易被社会接受了,有梦想一定要去实现。

  许朗送女儿去参加英国的夏令营,在路上反复叮嘱女儿注意安全。路上堵着车,俞非凡又打来了电话,安安心烦意乱,脚下不自觉地松开了油门,撞上了停在前方的许朗的车。这一撞唤起了许朗不好的回忆,连忙确认女儿果果有没有事,下车敲安安的车窗让她出来。没想到,安安下了车,不仅不承认自己的错误,还反咬一口说许朗撞了她,许朗见状只能让她调行车记录仪。安安闻言,立马承认错误,表示要给许朗赔钱。许朗要报警,但是安安坚持自己要赶飞机,不让许朗报警,自顾自地给许朗留了电话,还拍下了两人的合照作为证据。

  两人正说着话,豆豆告诉安安车没油了,安安连忙上车查看。这时,果果也催促许朗,怕赶不上飞机,许朗就拍下了安安的车牌号。安安听说许朗要去机场,就让他搭自己一程,却被许朗拒绝了。豆豆见状就假意责备安安,说她因为要省钱给外婆才不给车加油的,果果也帮他们求情,许朗只能同意载他们一程。

  俞非凡回了家,发现安安和豆豆已经离开了,看到安安订了去英国的机票,连忙叫上助理去机场。安安和许朗一直在斗嘴,豆豆就帮安安向许朗道歉,还拿出安安画的漫画给果果看。许朗让果果把漫画还给豆豆,豆豆就趁许朗不注意把漫画放到了果果的包里。许朗见安安闲着没事,就让她给自己转一千元修车费,安安正要转账,却发现自己的余额不够了。这时,许朗接到了俞非凡的电话,俞非凡告诉他安安和豆豆不见了,可能要去机场,许朗就表示自己也正要去机场,两人在机场会和。

  安安偷偷听到了许朗的电话内容,伸手挂断了许朗的电话。许朗气愤地指责安安,但是安安却无暇顾及,心里很是慌乱。安安用头巾把脸包起来,一到机场就拉着豆豆下了车。但是俞非凡还是发现了她,向许朗介绍安安。安安得知俞非凡竟然真的请了律师要离婚,十分不敢相信,拒绝跟俞非凡回去,还把气撒在了许朗身上,给了他一个耳光。

  安安自己回了家,却站在门口不进去。俞非凡开门让她进来,让她先陪豆豆吃饭去上游泳课。安安问俞非凡是不是认真想要离婚,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就要带豆豆离开,让俞非凡什么时候想清楚了再去找她。俞非凡让安安不要任性了,还说豆豆就在家里哪儿也不去。他让安安像成年人一样和他交流,表示自己接下来几天会很忙,让安安有什么问题直接和许朗交流。

  俞非凡关上门后,安安还呆呆地站在门外。她期待这只是一个噩梦,但是奇迹并没有发生。

第二次也很美第2集剧情介绍

  

  无家可归的安安来到了朋友邱天家,邱天听她说了事情的经过,劝她应该好好想想以后该怎么办,但是安安只想逃避。果果没能去成英国的夏令营,许朗向她保证下次一定让她去。许朗发现果果藏起来的漫画,果果连忙道歉,还问起什么时候能再见到豆豆和安安。许朗没有说话,安安就问许朗是不是不喜欢安安。果果觉得安安很厉害,还说豆豆很喜欢安安,许朗回答她安安是豆豆的妈妈,豆豆当然喜欢她了。听了这话,果果问起了自己的妈妈是什么样的人。

  看到安安现在的样子,朋友们都很担心她,还后悔为什么没在安安毕业时冲动结婚时拦住她。安安表示自己还要去找俞非凡谈谈,还说自己一定能说服他,让俞非凡回心转意。邱天告诉安安她有办法,让安安一切都听她的。邱天带着安安来到了俞非凡的庆功会,庆功会邱天负责活动策划,豆豆也在这里,她可以帮安安混进去,嘱咐安安一定要低调。

  邱天一进会场,就被人拉走去处理事务,只留下了安安一个人。许朗找到俞非凡,让他确认文件上的内容。其他人见到许朗,都说他是律师界有名的吸血鬼,调侃俞非凡保护好自己的钱包。安安一个人到处乱晃,被当成了工作人员,让她去帮忙拿东西。许朗认出安安,连忙把她拉到了一边,提醒她做事情之前要过脑子。安安反唇相讥,说许朗巴结客户,还扬言许朗这样把她拉到角落里要去告他。

  安安问许朗能不能见见俞非凡和豆豆,许朗告诉安安改天吧,今天她最好还是先回去。这时,安安看到旁边走过的玩偶人,计上心头,对许朗假称自己要离开,悄悄换上了玩偶服。安安发现了豆豆的身影,就靠过去想看看他,结果俞非凡正好过来把豆豆带走了。豆豆走之前拍了拍安安的肚子,安安拉住他的手,虽然万分不舍,但她也不能说什么。

  到了晚上,许朗给果果打视频电话,果果向爸爸撒娇要爸爸讲了故事才去睡觉。安安按照房卡上的房间号去找房间,却发现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她以为是刚打扫完卫生,就没有在意。许朗打完电话,发现了茶几上放着的安安的东西,感到很奇怪。这时,安安也发现了许朗,不由得惊叫一声,质问许朗为什么在她的房间里。

  两人拿出房卡,都说自己的房间是606,而安安突然发现她把房卡拿反了,她的房间应该是909。安安正要离开,俞非凡来许朗的房间里找他,听见俞非凡的声音,许朗连忙让安安藏起来。俞非凡来找许朗喝酒,看到茶几上的玩偶服,就问许朗这是什么,许朗谎称是给女儿的惊喜。俞非凡看了许朗写的离婚协议书,还想让许朗帮忙申请一个禁止令,让安安在协议离婚期间不能私下接触豆豆。

  许朗提醒俞非凡,一旦走出这一步,他们之前所有的感情都会结束。俞非凡表示,他和安安走到今天这一步不是突然发生的,他回想起结婚以来两人的相处,回想起安安这些年的任性与不成熟。俞非凡知道自己是安安的全世界,但是他已经累了。安安在楼上听着俞非凡的话,终于认识到了这些年自己的错误,忍不住泪盈于眶。

  安安突然明白了这些年俞非凡承受的压力,俞非凡说得对,他们的婚姻对于安安来说更像是一座逃避现实的象牙塔,但是此时安安向告诉俞非凡,她会努力追上他,变成一个成熟的人。王蕾见俞非凡把外套落在了宴会厅,就给他送来,俞非凡看外面有些冷,就把外套披在了王蕾的身上。看到这一幕,安安扭头就跑,连跟她打招呼的邱天都没有理会,邱天被安安搞得有些莫名其妙,看到俞非凡就明白了,于是出声叫了俞非凡一声。

  邱天让俞非凡先回去,她要和王蕾说会儿话。邱天问起王蕾是不是一毕业就来俞非凡的公司工作了,她旁敲侧击地对王蕾说,大家议论俞非凡栽培王蕾不是因为她的能力。王蕾只说自己很尊敬俞非凡,身子正不怕影子斜。

  许朗回到卧室,看到了安安用口红画在镜子上的画,心里有了些许动摇。第二天,许朗到了事务所,受到了安安发来的消息,约他出来谈谈。安安询问许朗离婚的流程,还问如果有一方不想离婚怎么办,许朗回答她只能起诉解决了。

  安安让许朗帮她解释一下离婚协议书的内容,许朗将离婚协议的内容告诉了她,还表示豆豆的抚养权归俞非凡所有。听了这话,安安立刻表示这不可能。

第二次也很美第3集剧情介绍

  

  安安断然拒绝了离婚协议上关于豆豆抚养权的提议,许朗告诉她她可以提条件,安安听了这话,觉得十分可笑,反问许朗的妻子和孩子知道他是赚这种钱养家的吗。两人不欢而散,许朗把离婚协议留下,让安安想好了给他打电话,但是安安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放弃豆豆的抚养权。

  邱天见安安受了委屈,要去找许朗算账,安安拉住她,让她帮忙找最好的律师,她绝对不能失去豆豆的抚养权。邱天帮安安找来了秦律师,秦律师指出,安安一毕业就结婚了,没有工作和收入,再加上之前安安还要带着豆豆去英国,这对争取抚养权是十分不利的。秦律师建议安安绕开抚养权,把重点放在财产分割上。听了这话,安安立刻表示自己在大学时很优秀,是有工作能力的,她不想放弃豆豆的抚养权。

  秦律师还是劝安安不要考虑抚养权的问题,她还年轻,不要抚养权也可以让她以后的生活更轻松。但是豆豆是安安带大的,她知道豆豆的成长中需要的是什么。秦律师有些无奈,只能让安安不管什么先找个工作。安安当了这么多年全职太太,早已与社会脱节,虽然她对自己很有信心,但是邱天和秦律师还是对她找工作这件事不太放心。邱天提议,让安安给自己设一个期限,如果在期限内她没找到与专业对口的工作,就能做什么工作做什么。

  安安面试了许多工作,却处处碰壁。有人来事务所找许朗,许朗看到来人脸色一变。这是沈逸林,她一见许朗,就对他说好久不见。老板见两人似乎认识,就与沈逸林套近乎,问起了这件事,但沈逸林只说两人是大学同学,许朗还说毕业以后他们就没联系过。沈逸林毕业后就去了英国,在那边没什么发展,就决定回国。许朗闻言,给她推荐了其他事务所,说着就要走。沈逸林见状,觉得还是自己走比较合适,先行离开了。

  安安坚持面试专业对口的工作,邱天劝她要分得清轻重,现在官司已经进入了倒计时,他们已经没时间了,当务之急是要先有工作。正当两人意见不合陷入沉默时,银行打来了电话,说安安的黑金卡消费出现了异常,问安安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安安对自己的现况一通抱怨,邱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安安正幻想着自己已经得到了豆豆的抚养权,却被秦律师打断。这时,俞非凡从她身边经过,却对她视而不见,令安安的心情很复杂。他们曾经是恩爱的夫妻,而如今却对簿公堂。安安想起自己从前只顾着玩游戏,却没注意到豆豆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还想起明明俞非凡工作很忙,自己却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问他她和工作谁更重要。

  秦律师和许朗唇枪舌剑,安安一位自己应该已经恨透了俞非凡,而此时她的脑海中却充满了以前那些幸福的回忆。她甚至想站起来宣布休战,想最后再争取一下他们的婚姻。但是她却从俞非凡的眼睛里看到了冷漠与想尽早结束一切的疲惫,安安哭了,她的眼泪不光为了失去豆豆的抚养权而流,还因为她和俞非凡之间所有的感情都将以这种最糟糕的方式结束。

  安安一个人在餐厅喝得烂醉,服务员前来催促她先把钱付一下。安安仿佛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她向服务员展示了自己的车钥匙和卡,虽然手里有这些,但是她最好的年华已经不在了。服务员看她这个样子,就对她说再去给她拿一打酒。

  沈逸林和许朗见面,说起自己这些年在英国的经历,还问许朗这些年在做什么,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他。许朗还没回答,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是安安打来的。安安在电话里恭喜他赢了官司,许朗觉得安安这通电话是讽刺他的,就挂了电话。安安在餐厅里睡着了,服务员见状,就给许朗打了电话。

  许朗赶到餐厅,看见瘫睡在椅子里的安安,先掏出手机给她拍了照片。安安被许朗叫醒,迷迷糊糊地把他认成了俞非凡,撒娇让许朗背她。许朗给俞非凡打电话,安安伸手抢过他的手机放进了旁边的水杯里,许朗立刻把安安从背上甩下去,把手机从水杯里捞出来。他生气地让安安赶紧把住在哪里告诉他,安安看他生气了,委屈地让他不要生气。许朗见安安这个样子,也生不起来气,伸手要把安安拉起来。安安拉住许朗的手,央求他不要不管她,还把脸贴在了许朗的手上。

  许朗带着安安来到酒店,找出安安的身份证给前台看。但是前台看安安喝醉了酒,不禁开始怀疑许朗的身份,就让他也出示一下身份证。许朗解释自己不在这里住,这时,安安醒了过来,还说许朗是坏蛋。听了安安的话,前台更加怀疑许朗的身份,还作势要报警。许朗见状,只能表示他们不在这里住了,带着安安离开了。

  许朗将安安带回家,拿出笔记本录像,证明自己没有对安安做什么不轨之事。第二天一早,许朗使尽浑身解数想把安安叫起来,还被睡梦中的安安踹了一脚。安安醒来看见许朗,以为他对自己做了什么,不禁大叫起来。许朗怕她吵醒果果,就让她小点声,赶紧洗了澡离开。

  安安不承认自己昨天晚上撒酒疯,许朗就让她看他录的像。安安看了录像,才知道自己睡觉时的睡相竟然这么差,忍不住扶住了额头。

第二次也很美第4集剧情介绍

  

  安安看了录像后自知理亏,但还是嘴硬地问许朗为什么不给别人打电话来接她,许朗就把手机被安安弄坏的事情告诉了她。安安听后觉得更心虚了,当机立断要离开,正当两人打开房门时,果果醒来了,问许朗在和谁说话。许朗怕被果果发现,就让安安感激悄悄离开。

  安安走时还不忘叮嘱许朗删掉录像,两人推搡着走到门口,正好碰见了来找许朗晨跑的沈逸林。沈逸林看到安安有些吃惊,问许朗安安是不是他女朋友,得到了两人的一致否认。果果听见动静跑到门口,看见安安以后高兴地打招呼,安安见状连忙离开。沈逸林一大早看到这么多事情有些发懵,告诉许朗老同学要回国的消息。

  安安回去以后,向朋友们抱怨她们昨天晚上没有发现她没回来。没想到,邱天听说昨天晚上的事情以后,还觉得许朗是个不错的人。安安担心许朗会不会删掉视频,邱天觉得许朗留着视频又没什么用,但是苏珊却分析,许朗平时工作压力那么大,说不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癖好,令安安听了十分担心。

  许朗梦到了多年前的那场车祸,从梦中惊醒,连忙去确认果果还在不在,看到果果正在床上安稳地睡着才松了一口气。那场车祸不仅给许朗的身上留下了触目惊心的伤痕,也在他的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安安终于下定决心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邱天为了祝福她,给安安买了一部新手机。安安把车钥匙交给邱天,表示自己以后不开车了,要省油钱。苏珊带着安安熟悉工作流程,安安学得很认真。她找这份工作不仅是为了争夺抚养权,也是为了她自己。她需要让自己忙起来,忘记最近这些棘手的事情,也忘记从前那个懦弱无知的自己。

  王蕾的房东违约,一时没地方住,俞非凡就给她安排了一个房子。王蕾问俞非凡她住在这里会不会不太好,俞非凡让她不要在意别人说闲话。王蕾在房子里四处闲逛,对这里的环境很满意,可当她看到俞非凡和安安的婚纱照时,脸上的笑容却落了下来。她走进房子里,自作主张地摘下了两人的婚纱照。

  许朗来到苏珊的咖啡店,苏珊看见他,就表示要去招待。但是安安却说让她去就行,是她告诉许朗她在这里的。许朗拿出文件让安安签字,安安让他放下,等自己签好以后给他送过去。许朗表示不用这么麻烦,安安却说以后这种有法律效应的文件她一定要看清楚,不是许朗让她签字她就会签的。安安对许朗说,她要找一个比之前更好的律师,不仅业务好,心也要好,她要让许朗看看她是怎么夺回豆豆的抚养权的。

  许朗嘲讽安安,就凭她找的服务生的工作,她要怎么请律师。安安听了这话,认真地对许朗表明了自己从前的优秀,现在这一切都只是暂时的不顺,总会过去的,这并不丢人。许朗离开以后,安安收拾桌子时围裙被咖啡弄脏了,她把手机放到身后的口袋里,没想到却被小偷盯上了。雷宇豪走进咖啡店,正好看见这一幕,就上前假装是安安的丈夫,把小偷逼走。

  邱天看到有不认识的人搂着安安的肩膀,以为是雷宇豪在耍流氓,一个擒拿手制服了他。雷宇豪连忙解释,这时,他突然认出了安安,挣脱了邱天,他对安安说自己是雷宇豪。但是安安一头雾水,雷宇豪就说出了两人从前总是说起的台词,安安这才认出了他。

  雷宇豪在国外当律师,免费给环保组织代理。两人回忆起从前的往事,相谈甚欢。安安指出,雷宇豪现在虽然外表变了,但是内心还是从前那个柔软的胖子。雷宇豪说起邱天,调侃邱天太粗鲁,听得邱天气不打一处来。

  安安一直琢磨离婚的事情,邱天提议让她请雷宇豪帮忙,能够帮环保组织代理的律师水平肯定不一般。但是安安觉得,他们都这么多年没见了,突然用这种事情麻烦人家说不过去。邱天又和安安说起一年一度的星漫奖要开始了,问安安有没有信心,但是安安却说自己现在能力不行。听了这话,邱天鼓励她,但是安安还是不自信,而且这一届的评委还是俞非凡。安安认为她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夺回豆豆的抚养权,邱天对她说,这其实是一件事,安安当年那么优秀,总不可能当一辈子服务生啊。

  邱天见安安不为所动,就悄悄地替她报了名。俞非凡回到家,和王蕾安排了一些琐事,他看到王蕾在准备星漫奖,就顺口问了几句。王蕾问俞非凡她的作品怎么样,俞非凡指出虽然王蕾的画技很成熟,但是在故事上比较薄弱,还提起了安安作为例子。俞非凡肯定了王蕾的努力,让王蕾很开心,保证自己一定会靠自己的努力成为非凡漫画的签约作者。

  两人正说这话,豆豆就开心地跑了过来。豆豆见和俞非凡说话的不是安安,当场变了脸色,转头跑掉了。俞非凡有些尴尬,就和王蕾说要去和豆豆聊两句。俞非凡对豆豆说,等豆豆长大了就会理解他和安安分开的事情,还表示王蕾要在家里住一段时间,让豆豆和她好好相处。但是豆豆却说,如果王蕾敢住进来,他就让她好看。

  许朗接果果放学,果果开心地告诉许朗豆豆转到了她们班。俞非凡给许朗打电话,让他帮忙照顾一下豆豆,许朗就把豆豆带回了家。果果能和豆豆一起玩十分高兴,在家里到处跑来跑去,让许朗不胜其扰。许朗给俞非凡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来接豆豆回去,但是俞非凡表示他还走不开。许朗苦口婆心地劝说俞非凡要珍惜他们的胜利成果,如果安安上诉,现在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十分不利,但是俞非凡固执地认为安安是不会改变的。

  果果和豆豆一起看故事书,豆豆问起果果的妈妈在哪里,果果表示她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豆豆提议帮果果把妈妈画出来,两个人就一起把果果的妈妈画在了墙上。许朗看见了墙上的画,忍不住发了火,果果被吓哭了,和许朗道歉。豆豆见状就对许朗说,果果的房间里没有妈妈的照片,他就帮果果画一个,而且墙脏了也可以再刷,让女生哭的男生不帅。许朗听了豆豆的一席话,发觉自己的语气太严厉了,就向果果道了歉。

第二次也很美第5集剧情介绍

  

  邱天和安安到图书馆找争夺抚养权的资料,看着资料,安安想起自己从前带着豆豆吃外卖,还有自己在豆豆面前表现出的任性与刁蛮,而且安安现在的工作只是服务员,工资很微薄。安安越看越觉得自己能墙绘豆豆抚养权的希望很渺茫,正当她失落惆怅时,雷宇豪突然出现吓了她一跳。雷宇豪发现安安正在看关于婚姻法和抚养权的资料,追问她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安安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邱天及时出现打断了雷宇豪。

  雷宇豪对安安说,如果有困难可以找他,他可以帮安安打赢官司。邱天见状,就帮安安打圆场,说这是她漫画里的剧情,安安趁机咨询了雷宇豪离婚的事情。雷宇豪告诉安安,就算对方是豪门,打官司也不一定能赢,重要的是律师的表现,极品的律师可以把对方的优势变成劣势。安安询问是否可以举证对方疏于对家庭的照顾,但是雷宇豪表示这非常难。

  雷宇豪的一席话让安安十分沮丧,她突然想起文件还没给许朗送去,就匆忙离开了。雷宇豪听安安提起许朗的名字,就问邱天这个许朗会不会是他的大学学长,但是邱天觉得不可能这么巧。安安来到许朗家,正要敲门,却听见里面传来豆豆的声音。安安本以为是错觉,但是越听越像豆豆的声音,于是立刻按了门铃。

  许朗见来的人是安安,怕她发现豆豆在他家里,就想快点把安安打发走。安安一直从门缝里看,但是许朗怎么也不肯让她进门,安安就问他家里是不是有个男孩的声音,许朗谎称那是佩琪的弟弟。安安并没有放弃,还是从许朗家的窗户向他家里看,许朗就合上了窗帘。安安发现墙边有架梯子,就借着梯子爬到了树上,没想到刚爬上树梯子就倒了。

  保安发现树上有人,以为安安是坏人,让她赶紧下来,但是安安没有梯子下不去。这时许朗赶来,对保安解释说安安是他的亲戚,脑子有点问题。围观的人群散去以后,安安让许朗把她放下去,但是许朗反而悠闲地给她拍起了照。许朗给了安安两个选择,一是让安安下来赶紧走,二是让安安在树上待着。安安委屈地表示要不是听到许朗家里有像豆豆的声音,她才不会爬树呢。许朗听了她的话,还是心软了,拿过梯子把安安放了下来。

  许朗去接放学的果果时有些晚了,发现豆豆也还在幼儿园没被接走,果果就提议他们两个陪豆豆等一会儿。三个人玩了一会儿游戏,有个男人匆匆忙忙赶来,拉起豆豆就要接他走。许朗看这个人很面生,问了豆豆也说不认识这个人,许朗就把他推开,不让他带豆豆走。两人推搡起来,许朗一把把男人制服,男人这才表示他是俞非凡委托来接豆豆的,兜里还有委托书。

  许朗看了委托书,终于相信了这个男人的身份。豆豆走后,果果问起为什么豆豆的爸爸不自己来接豆豆,令许朗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俞非凡告诉王蕾她入围了星漫奖,王蕾借机开心地抱住了俞非凡。另一边,邱天也告诉安安她入围了星漫奖,安安不明所以,邱天就给安安看了她的漫画。邱天对安安说,周末有胡教授的谢师宴,让安安好好想想要和胡教授说什么。可是安安的心思现在不在这上面,还对邱天发了脾气。

  豆豆不喜欢王蕾住在他家里,编出一个叫花子的小女孩吓唬她。到了晚上,豆豆还故意穿上白裙子,把王蕾吓得够呛。安安收到了快递送来的箱子,打开发现里面都是她的东西,这时王蕾给安安打电话,假装不经意地告诉安安俞非凡已经把卧室改造了,安安听了失魂落魄。

  胡教授给安安打电话,把谢师宴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告诉她,安安这下不想去也不行了。雷宇豪拿到安安落下的许朗的名片,假装是客户把许朗约了出来。许朗见了雷宇豪就要走,却被雷宇豪拦下,还表示他有许多问题要问许朗。

  安安来到谢师宴,胡教授见了她很高兴,热情地招呼她。同学们说起安安这些年没参加过同学聚会,一毕业就结婚了。胡教授又问起了安安这些年的工作情况,还为安安的情况感到可惜。

  同学们不乏酸意地说起安安这些年的全职太太生活,只有胡教授为她上学时的才气感到惋惜,还问安安要不要重新开始画漫画。同学们又说起王蕾入围星漫奖的事,令安安一脸茫然。这时,王蕾也来到了谢师宴,一进门就开始寒暄,等其他人提起才假装刚看到安安也来了。席上的气氛让安安十分不自在,连忙起身给胡教授夹菜来缓解自己的尴尬。

  雷宇豪和许朗相对无言,点菜时又一言不合起了冲突。王蕾正好路过他们的包间,看到了许朗也在这里吃饭。雷宇豪质问许朗为什么消失,还问他为什么要当离婚律师。许朗满不在乎地表示离婚律师挺好的,雷宇豪却为许朗这些年的变化感到心惊,他想知道这五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第二次也很美第6集剧情介绍

  

  王蕾在卫生间听到别人正在议论她,说她倒贴俞非凡,十分气不过,就进了许朗的包间,假装不小心地说出了许朗是俞非凡的离婚律师这件事。雷宇豪听说这件事十分吃惊,连连追问许朗是怎么回事,许朗只说雷宇豪耽误他很多时间,径自离开了。

  在包间外听到安安离婚消息的两个人迅速地将安安离婚的消息告诉了其他人,还发到了群里。邱天在群里看到消息,就给安安打电话,安安连忙出去接电话。安安听了邱天的话一头雾水,邱天以为是安安自己说出去的,但安安确实什么都不知道。其他同学见安安出去了,就正大光明地开始讨论安安离婚的事情,王蕾还假惺惺地反驳安安离婚和她没有关系。

  雷宇豪追出来拉住许朗,让他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还要动手,安安见状连忙拦住他们,其他人听见动静也都出来围观。雷宇豪气愤地质问许朗为了挣钱不择手段,王蕾又假装委屈地说自己是不小心说漏嘴的。事情演变成这样,安安只能表明她和俞非凡分手是她自己的问题。王蕾还想对许朗假装无辜,但是许朗早就看明白了她的打算。

  雷宇豪追上安安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安安让他什么都别问,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俞非凡从许朗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责备王蕾不应该将他和安安离婚的事情说出去。王蕾又开始装可怜,表示她立刻就收拾东西离开。俞非凡见状放软了语气,让她以后要小心些,还表示相信她不是故意的。俞非凡说完就要离开,王蕾连忙拉住他,问他今天晚上不在家里住吗。俞非凡对她说,在王蕾找到房子以前他还是避嫌比较好,说完就离开了。俞非凡走后,王蕾在他身后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然而这一切都被豆豆看在了眼里。

  沈逸林得知雷宇豪已经和许朗见过面,就来找许朗约他去喝一杯。沈逸林说起以前的事情,却被许朗打断。沈逸林又说自己以后就留在上海不走了,还问许朗知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留在上海。许朗回答她一定是为了以后的发展,以沈逸林的个性来说,她不会因为某个人就做出这样的决定。沈逸林表示她要在上海开一家律师事务所,问许朗愿不愿意做她的合伙人,许朗拒绝了。

  沈逸林觉得她现在根本无法看透许朗,许朗从来不说这些年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安安正巧也在这里喝酒,把手镯甩进了许朗的盘子里,就过来和他们打招呼。许朗不想让她大声嚷嚷,就起来阻止她,但是安安已经喝醉了,谁的话都不听,赖在了许朗的桌子旁边。服务生实在没办法,就搬了一把椅子让安安坐下。

  安安一直盯着沈逸林,觉得在哪里见过她,许朗就介绍说沈逸林是他的大学同学。安安喝多了,行事很无厘头,沈逸林就给雷宇豪打电话让他来接安安。安安趴在雷宇豪的背上,还醉醺醺地说沈逸林是许朗的女朋友,让三个人都有些尴尬。雷宇豪带着安安走后,沈逸林让许朗再考虑一下她的提议,但是许朗的态度很坚定。

  许朗带着果果来到了父母家,许母听见许朗来了,就拉着他一起直播,许朗连忙跑出了房间。许母要给许朗介绍女朋友,但是许朗不想去见面,许母威逼利诱,许朗勉强同意,但条件是带着果果一起去。许母生气许朗的态度,许父连忙安慰,让她不要多想。                            

  安安醒来以后发现雷宇豪正在看她离婚的材料,连忙去抢过来。雷宇豪对安安说,她现在最对不起的是豆豆,因为她不肯求助,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了。雷宇豪说起他们两个小时候的事情,向安安表示她的律师必须由他来当。雷宇豪替安安规划了之后的发展,让安安去参加星漫奖,拿到和非凡漫画的签约。安安有些不愿意去给俞非凡打工,雷宇豪对她说,如果不能放下就去面对。

  邱天听到安安同意去参加星漫奖,十分高兴,表示参赛的事务由她负责,官司的事情交给雷宇豪,安安负责专心画画。胡永君到医院看望俞非凡的父亲,俞父说起年轻人要多去外面闯荡,还提起俞非凡。胡永君的母亲张薇听了这话脸色有些不好,却没有明显地表现出来,只说上了年纪以后就希望孩子能够陪在她身边。

  医生对俞非凡说,俞父这个年纪的老人容易得心脑血管病,要多家照看,幸亏这次俞太太送来得及时。俞非凡却否认道,张薇不是俞太太,只是俞父的一个朋友。俞非凡嘱咐医生,如果之后俞父的病需要签字,还是通知他来签。

  俞非凡进了病房,俞父问起他工作室的事情,还提起了许朗,问他是不是工作室出现了什么麻烦,俞非凡应付了过去。张薇听到许朗的名字,说他是个离婚律师,俞非凡就说许朗的专业是知识产权。俞父没太在意这件事,只嘱咐俞非凡要学精一点,还叮嘱他要注意私生活方面的事情。俞父又提起想让胡永君负责酒店的事务,征求俞非凡的意见,俞非凡让父亲自己拿主意。俞父絮絮叨叨地念叨俞非凡的工作室不是正经事业,以后还是要接管公司的,俞非凡不想听这些,起身告别后就离开了。

  张薇抱怨俞父不应该说这些,都把俞非凡气走了,说着就表示要去送送俞非凡。张薇追上俞非凡,对他说俞父心里最重要的还是他和豆豆。俞非凡告诉张薇,现在没有外人,不要假惺惺地说这些漂亮话。听了这话,张薇也没必要维持表面的和平,表示她现在最在意的就是胡永君,如果有人要和胡永君过意不去,她会保护儿子的。俞非凡对张薇说,就算俞父将酒店全线都交给胡永君打理,他都不在乎,因为他对俞氏集团没兴趣,但是就算张薇机关算尽,俞氏集团也不会是她和胡永君的。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