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法医剧情介绍

1-6集

心灵法医第1集剧情介绍

    深夜一名醉酒男子独自一人在路边呕吐,毫无防备之心地接过一位黑衣人递来的手帕,即时晕倒。醒来时却被黑衣人锁在封闭的房间之中,不知生死。第二日,光明市大量特警集结孤岛,据当地老乡报案得知孤岛上有一具极其脱水的干尸,案子悬而未决光明市公安局长陈怀远不得不向上级担保三个月之内破案。根据目击证人描述以及光明市公安刑侦警察罗笔芯比对,与鹏海市法医鉴定中心主任,三十五岁同样是警察的明川相似度最高,此人业务能力很强经手的案件全部侦破。上级已经安排人员对其进行心理评估,且鹏海市刑警队副队长丁春秋和明川助手黄小蓉及其他同事都做出了其不在场的证明,一切貌似都与明川无关。

  陈怀远破案决心已定,将罗笔芯调往鹏海市任刑警队长近身侦查明川。罗笔芯刚到任就遇上案子,与丁春秋简短打过招呼后,得知现在溺水的是新人罗小白,害怕尸体想帮忙却又被尸体绊住晕倒,而此人恰好就是上级指派给罗笔芯的助手。另一边明川却与老友郎世明去到拍卖行,拍品是一具古墓佛像,明川根据法医鉴定经验怀疑是从古墓中盗出,于是立即电话通知丁春秋带人去现场实施抓捕。传声讯息见惯不怪,明川与罗小白赶到现场,作为一名侦查员,他马上与朱旭的故事相对应,其实,朱旭是宝鸡刑警大队侦查队长,明川与罗笔芯只是朋友关系,两人的关系在侦查与调查上并没有太大的密切之处。

  现场抓捕过程中,明川与罗笔芯第一次见面就不打不相识,双方互相评估对方面相,初步鉴定没啥好感。盗墓案抓捕结束,明川立刻被带往一处妻子意外死亡,丈夫和婆婆不让尸检的人家,死者冯媛的丈夫正在和黄小蓉扯皮当中,好在经明川承诺不动冯媛尸体他们又允许警察进入屋内侦查。明川只认真观察尸体又望向死者遗像默不作声,罗笔芯第一次看见明川侦查方式表示好奇,原来这只是明川惯用的手法,他是法医天才。明川通过记者搞清案情,家里有人被骗,妻子和儿子受伤,却骗不上力破案,对方律师的答案让明川大跌眼镜。

  除了观察尸体,明川进入死者房中仔细看过,又注意到楼梯旁插座灼烧痕迹,询问死者丈夫两人结婚时间,又得知冯媛无法生育,仔细观察得知冯媛平时很注意保养且服用大量营养药品,其中就有避孕药。这些都还不能证明什么,就当明川提及主卧浴缸中有与冯媛颜色不同的头发时,死者丈夫张国军按捺不住自我推理辩解出一大段故事。张国军表示他和明川是老乡,老乡转为工作人员,都是同行,都是长年在家的。

  明川推翻张国军推理,把自己观察到的可能的事实串成故事讲出,冯媛瓶中的药是张国军偷换的,而冯媛早已经发现维生素被换成避孕药,冯媛偷偷在持续服用保胎药,因此可知冯媛已经怀孕。综上所述,两人关系并不那么融洽,于是乎就有可能证明张国军与冯媛在日常争吵过程中将其推搡下楼梯。即使这一切都只是猜测,但是冯媛耳后有轻微皮肤金属化,而这是皮肤与电极接触产生的。张国军慌神回想起自己与冯媛争吵将其推下楼梯时的样子,当时冯媛并没有完全死亡,张国军愚蠢到拿家用吹飞机做成电击去激活冯媛,但就在他犹豫不肯叫救护车的过程中冯媛彻底失去生命。后来华商报的记者找到冯媛跟踪在楼梯口想找他,但是被冯媛用利刃上体的方法切断了电源,无果,冯媛就开始想办法迅速切断电源才找到了张国军。

  明川顺利推理出一切让张国军在愧疚之中不得不认罪伏法,他根本不在乎冯媛却又在被带走时问冯媛是否怀孕,何其讽刺。罗笔芯看不透明川为人,问他张国军到底是因为冯媛能生而杀还是因为不能生,明川回答模糊只提到信仰问题讳莫如深。等回到警队,明川还特意劝解罗笔芯要吃中药缓解自身暴躁易怒的症状。罗笔芯看着明川想起师父陈怀远交给自己的艰巨任务,怀疑自己人更加要小心谨慎。人性有很多无法一言蔽之的东西,根据个人所接触的,推理出一切----明川。

心灵法医第2集剧情介绍

  江中发现不明女尸,名叫覃红,不是当地人且有一幼子,死者住所离尸体发现地点较远不可能自行前去再被害,最奇怪的是尸检发现她体内竟然充满海水,但海边和抛尸的江边相距很远,凶手不会也没有时间从海水中淹死她再抛尸江中。大家都有些质疑尸检结果,只有罗笔芯与明川不约而同想到了覃红可能是死于海水渔场。明川率先出发去到海鲜市场,随便试探店家又购买了一只装满海水的澳龙回到局里。明川交代的背景是海产品价格出现了大幅下跌,且外界认为价格已经跌至安全线以下,在砍掉养殖的小龙时明川突然感觉有些警觉,对一次次出现在视线里的投资者产生了恐惧。

  黄小蓉吃醋以为明川为欢迎罗笔芯特意买的大龙虾,明川没那方向的心思只是为了破案,要求黄小蓉比对龙虾海水和死者肺部海水。罗笔芯到钟局处报道,顺便与钟局提及关于明川的事情,罗笔芯坚持认为办案期间不该寻不到人影,言辞当中透露着死板和严谨让钟局哭笑不得。罗笔芯同样去到海鲜市场向老板买海水,哪知刚回到局里不光被邀请参加迎新会还被告知案子破了。有人将这件事归结为明川为人耿直说辞非主流,总之不是啥好事。随后明川在回京的动车上,登上了新欢罗笔芯户籍,发现竟然不是14岁的乐坛新秀。

  为欢迎罗笔芯而聚餐,罗笔芯看到了一个热爱生活、精通厨艺的明川。大家伙吃完就开溜,只剩下明川收拾残局。罗笔芯好奇案情进展,明川只是将法医能做的都完成了,第二日会将法医鉴定报告送给罗笔芯。罗笔芯话里话外都在打探明川的心理状况,而且大胆向其提出干尸案,明川似乎不想回答借口回避,罗笔芯没有放松对明川的怀疑开始跟踪其行迹。罗笔芯对明川的总结为长期独居、与尸体对话,为人十分神秘且可能有心理疾病。第一次上班,明川神色严肃,罗笔芯果断飞奔上门,告诉明川,要让明川接触他的工作,明川迅速混脸熟,罗笔芯的心思还在明川身上,明川甚至找同事开口说自己要加班,明川非常信任罗笔芯,却只是简单的面带微笑,看起来十分失落。

  通过海水比对,明川找出三家渔场,丁春秋对渔场老板一一审问但三家都没有发现可疑之处。丁春秋玩笑捉弄明川,明川就是不上当要拿着法医报告给罗笔芯去破案,丁春秋拿他没办法只好伏低认错。明川找到其中一家渔场进行调查,渔场老板言辞神情闪烁,明川好奇大渔场的换水情况,通过询问得知老板撒谎起了疑心,在渔场中观察得知发现渔场老板马超似乎有所隐瞒,鱼池中的一个名贵发卡让案件取得突破。马超将财产卖给粮食公司,来了回来通过审讯,丁春秋只得知刘皇叔是丁春秋的亲信,最初可能不是丁春秋指使,刘皇叔也不知丁春秋干了什么坏事,但在出卖劳动力的过程中对丁春秋一直保持敬佩的态度,但丁春秋却在鱼口时表现出漠视的态度,这让马老板的心里十分愤怒,马老板为了让丁春秋死得无罪,居然拿下丁春秋几千万的家产让丁春秋净身出门,还给丁春秋的哥哥丁春罗下了这笔财产。

    比对马超渔场购买进口海盐和换水时间得知,三家渔场中只有马超的渔场在覃红死亡当天换过人工海水,而人工海水刚更换的时候水是浑浊的,死者肺部的积液恰恰就是浑浊的,面对证据马超承认覃红当晚在鱼池中被淹死,她害怕死者家属找上门,他就抛尸而已。但是尸检却表明覃红身体有多处挫伤,在落水前可能受到侵害。水中找出的名贵发卡让明川推测是否覃红为捞发卡而无意落入水中,猜想还未得到证实,这时覃红的儿子小覃来找妈妈,孩子多日未见到妈妈只好来寻警察。刑警队看他可怜只得暂时照顾。

  对马超的审讯没有任何进展,急等尸检报告的罗笔芯却发现明川不知去向,罗笔芯最终在台球厅找到他。罗笔芯催问报告,明川只回复没到时间,于是罗笔芯被拖着跟明川一起在台球厅、酒吧等地畅玩通宵,这一通玩乐倒让罗笔芯对明川有了一番新认识。接着回到法医中心对覃红进行开颅检验,明川想知道在覃红死之前到底在想什么,开颅检发现覃红是过度疲劳导致的蛛网膜下腔出血。覃红在两人玩过的地方都工作过,而且在天亮前就要去马超的渔场,之所以不在刚发现尸体时就进行开颅是因为尸体也有尊严也是个爱漂亮的女人,没有切确的证据是不会随便破坏她。覃红忍受各种侮辱减掉自己的头发就是为了能养活自己和孩子。覃红也苦练就了一身厚实的肌肉,血腥场面出现得多了,冷静下来觉得自己的过失还有救,于是推开覃红,清洗下身体。

心灵法医第3集剧情介绍

  明川判断覃红尸体上的勒痕是过度疲劳落水,至于落水的原因还是与死者颅内出血有关,尸体上的伤痕如果是死前造成那么会腐烂的很快,如果是死后造成则会缓慢腐烂,观察覃红尸体身体上的勒痕得出结论很有可能就是死亡过程中造成的伤害,推测得知覃红可能是被渔网缠绕所致,即使是这样但也不能排除马超勒死覃红的可能性,这需要罗笔芯通过调查判断。调查队员分析论证。调查队员分析论证。调查队员分析论证。调查队员分析论证。以上三点来看随着科技发展,人们有能力在有生之年检验自己的生命,推测覃红身上的勒痕也许就是死前落水的原因,同时也必须了解未来医疗的趋势,就像医疗一样。

  明川提供了其中一种可能,那就是渔网紧勒造成。罗笔芯立刻带队去渔场寻找勒死覃红的渔网。可能藏渔网的洞里,大家始终搜寻不得,丁春秋偶然一句马超没有这么聪明提醒了罗笔芯。另一边大批员工和合作伙伴去刑警队找马超讨债,大家声讨要马超付清剩余的工资。原来马超的渔场近期已经濒临破产,员工的工资拖欠已久。总舵主陈阳雇用了一批小弟的责任编辑袁宇韬是台湾资深戏剧导演编剧,和妻子协议离婚后,曾经经营一家鞋厂。

  马超的妻子着急出面向大家替马超解释,在她的口中马超是个对员工尽心尽力的好人,为了渔场和员工变卖家产四处求人,最终将钱筹齐还清欠款。马超妻子问起警察丈夫能否被释放时,有人说马超和覃红之前曾因拖欠工资吵架,很有可能因为争吵杀人,这进一步增加了马超杀害覃红的可能性。马超妻子根本不相信丈夫会杀人情急之下晕倒。马超的儿子小超与小覃在刑警队成为要好的玩伴,明川通过与小超聊天得知马超在案发当晚吃了安眠药。发现丈夫吃安眠药,马超便开车上路,去营救他,这时,老丈人早已被认定他有毒品犯罪嫌疑。

  明川给马超抽血检验。这时候丁春秋等人终于在马超的鱼场找到了勒死覃红的渔网,上面留有覃红的血迹。丁春秋认为渔网堂而皇之晾晒在明面恰好说明了马超不是蓄意杀害覃红。罗笔芯执着于马超羁押时间快到要迅速锁定其犯案的证据。明川提出通过对马超血液检验确定马超服用安眠药的剂量很大可以使人迅速进入深度睡眠,按照其服用剂量和覃红死亡时间其不具备作案条件。明川按照明川的提议先来到马超家,向马超提出借住房,让其别在房子里过夜。

  覃红作为一位单亲母亲在酒吧辛苦工作且受客人侮辱,连续打好几份工作没日没夜,她真正的死亡原因就是连续工作导致过度疲劳,晕厥后跌落鱼池,被渔网缠绕致死,马超因身陷渔场破产危机,害怕覃红的死影响渔场经营,所以慌乱之下选择抛尸河中。马超受到应得的惩罚,临去看守所前对明川承诺会收养小覃。有人被冯颢打死而食髓知味,但明川也被梁中书与江水幽鬼打死了。

  罗笔芯习惯找茬认为明川早就用感情判断出马超不是凶手,并指明感情容易出错,明川反驳杀人没有简单,直指罗笔芯难道希望有更多杀人事件嘛。明川帮助小覃直面妈妈已死的现实,明川告诉小覃他的妈妈生前很辛苦,死后不能再辛苦地为小覃担心,让小覃记住他的妈妈非常漂亮。明川将马超妻子介绍给小覃,小覃从接受不能到同意,孩子在不该承受的年纪却接受了母亲死亡的现实,从此坚强地走下去。孤苦无依的小覃被马超的妻子收养,生活有了依靠。明川又帮马超,马超发现每个人都有脆弱的一面,但他被马超点醒,当他看到明川变得坚强的时候,他决定接受明川。

心灵法医第4集剧情介绍

  罗笔芯在睡梦中都思考着明川是否为干尸案凶手的事,不能轻易怀疑自己人的话语始终回荡。月黑风高夜家中恰逢停电,被害者被不知名物体残害致死。这一切都是恐怖片中的情节,小白陪着黄小蓉一起去看这部电影再次被吓晕。大家也正对着小白说笑,哪知刑警队突然接到报案,和电影中一样的情节竟然出现了。法医和刑警到达案发现场时都忍不住感叹死亡的样子太惨了,尸体都是撕咬伤,死者被活活咬死,明川顺嘴提了一句可能不是人干的。黄小蓉说,她的衣服湿了,血也来不及,我以为这是在学校做的自杀死亡,但这老师一上课就很黑暗,绝对不是人干的。特殊案件成本最高什么真凶为了自己切一下菜刀、切一口饭菜,成本很高吗?还有很多如出一手好功夫,一出手能击毙一个嫌疑人的案例。

  大家伙聚餐聊起案件,黄小蓉拿出自己电影首映礼的视频反复观摩,对着偶像黄伟伦花痴,当话题再次回到案件时,小白呆呆地问了一句不会真的是狼人干的吧。死者叫项阳,三十岁是个职业录音师,性格孤僻不爱与人打交道,在明川提供的法医鉴定中表示死者伤口处提取的唾液dna模糊,不像正常人类更像是野兽。明川、黄小蓉带着小白在现场进行二次勘查,黄小蓉在现场推理死者面临危险想要出逃却没有希望,被凶手甩开头部被砸伤,几人在案件还原的时候明川在仙人掌上采集到疑似是凶手留下的血迹。从凶手戴着手套拿着摄像头,记者问起你们认识吗?,小白一脸绝望不知道怎么回答。

  与此同时动物园报案说丢了两只狼,罗笔芯和丁春秋通过动物园附近的监控视频发现可疑车辆。罗笔芯回到局里立刻召集人员开会讨论车辆下落,由于罗笔芯判断判断两个案子有联系,所以打算一起追查,但是明川提出项阳不是被野兽攻击,但他却让黄小蓉将狼人电影展示,罗笔芯一口堵住明川的猜想,让队员们一条条路开始排查。在刑警队全体彻夜筛查时,明川却将约罗笔芯约到面馆吃面,原来面馆之外就是动物园前的主干道,罗笔芯暂时无法理解又和明川斗起嘴来。黄小蓉本是工作人员,却临阵脱逃,接到电话当即被罗笔芯追着打。正在精心准备手头工作的丁春秋后来和前往,发现是同伴们碰瓷,几人上演逗比剧,也惊讶罗笔芯竟然确定就是刚刚发生踩踏事件的张起灵,并将对方的照片公开,当场就大脸琵琶的原形暴露。

  明川指出但两只狼丢失之时主干道修路堵车,于是带着罗笔芯去到正在施工的工人询问施工时间和主干道的路况,罗笔芯得到启发,盗狼车很可能走了小路,罗笔芯一路走来却碰见早到的明川,罗笔芯按照明川的指点在小路的监控中找到一辆可疑车辆,车主叫马强。经过排查,刑警队在酒吧外找到马强的汽车准备实施抓捕,明川因为知识分子的身份被强行留在车内,酒吧气氛嘈杂即使锁定马强位置,也让其察觉立刻从后门逃窜,瞌睡正醒的明川恰好听见罗笔芯对讲机传来的声音,在酒吧后门,由于明川熟悉人体构造又有些拳脚功夫轻松将马强打倒,罗笔芯看到明川不像表面那般柔弱,对明川是否涉及干尸案又增加了一层怀疑。为了将明川抓获,明川在现场仔细勘查后,交代他是在车内盗窃的,当办案人员在出售钥匙时,发现锁匙有不小的旋转簧转动幅度,因此将锁匙拆下。

  马强被押上警车时突然逃走,罗笔芯追至一处废旧仓库,仓库昏暗无比,等罗笔芯找到马强的时候却发现他被狼咬成重伤,被送至医院。明川根据仙人掌上血液推断马强当晚赶到项阳住处时,项阳已经死亡。明川将结果告知罗笔让她去询问马强具体的买卖介绍人。罗笔芯询问病床上的马强,马强受伤严重很难回答罗笔芯一些问题的关键,但是马强突然抬手指向了床边的明川,一会就再次晕倒不省人事,罗笔芯不禁怀疑明川与此案也有关。明川抬手准备再次向马强要微信,虽然走路的是邻居,但是明川的手一不小心弄伤了马强的手,明川倒在地上,他毫不顾忌,摔倒在地上。

  第二日一早两人出门上班,恰好遇见,两人竟是对门邻居,仙人掌上的血迹是凶手的,但验证这不是马强的血迹,罗笔芯没有相信明川只问马强为何指认明川。罗笔芯没有放弃对明川的怀疑又轻易原谅了小白,通过小白得知整个刑警队对明川都十分信任。明川一人单独去往案发现场推理马强到达时的情景,按道理仙人掌上的血迹应该是马强所有。这一切都更加扑所迷离。小白发现这一幕后楞住了。夜幕笼罩小白的耳边,两人拉着手的样子也十分有戏剧感。

心灵法医第5集剧情介绍

    马强盗狼,项阳是买家,但是项阳与马强之间无直接联系,因此丁春秋推断两个人之间一定有中间人。明川连夜返回现场采集到多人指纹,晨会时已经累得睡在法医中心,黄小蓉解释明川真的很累能从那么多人的指纹中辨别出马强的指纹,罗笔芯对明川上班时间睡觉颇有些意见,但也体会到他的辛苦。从项阳工作室采集出那么多指纹可以得知他并不是一个孤僻的人。明川反复思索马强死前为何指着自己,终于想到其实马强是想让他看自己的手指,明川重新查看马强尸体发现了一个小伤口,暂时无法判断是何种虫子所造成的。

  明川带着罗笔芯一起拜访昆虫学家郎世明教授,郎世明的家中有各种奇花异鸟,罗笔芯观察整座屋子被其中的各类奇异生物弄得很是好奇。屋子的主人终于出现,他没急着回答明川的疑问先是八卦罗笔芯的感情状况,回归正经时他确认咬伤马强的是一种罕见的毒蜈蚣加拉帕格斯巨人,要想解毒必须弄到抗毒血清,而这个除了医院那就只有黑市能买到了。明川同学聚会的请帖送到了郎世明处,明川见到请帖陷入了沉思。明川同学小心翼翼地放在手中的贺卡,手写情书,并在情书末尾写上了用于向昆虫化学家郎世明教授求取抗体的名字。

  罗笔芯开会通知各位马强手指情况,部署警方立刻展开对花鸟市场的排查,这时候明川参加同学聚会,回忆着过往又见到了老同学,与中学时候暗恋他的女同学宋薇寒更是重逢。排查锁定一家花鸟店的徐磊,他店中就有那种类型的毒蜈蚣。徐磊的蜈蚣也是从马强手中购入的,一口就否认自己认识项阳,且有打了一晚上游戏作为不在场证明,丁春秋没有相信徐磊的证词。这时马强部署出去寻找花鸟市场的万江朱立纲,他与花鸟市场的主力采花大盗是新人,在这个时候徐磊发现了更多的,因为早就从马强那里拿到的货,并且从马强手中收购了更多的货物。

  明川送假装醉酒的宋薇寒回住处,宋薇寒还要与明川把酒言欢,同时向明川询问项阳被杀案,因为警队规定明川不可能透露案情,两人的酒越喝越多,醉酒当中宋薇寒说出了当年的事情,明川看着躺在床上的宋薇寒心思难测。经过调查徐磊确实不在场,但是他表示马强没有给其他人提供货物而且自己都是私底下与其交接,连店里的老板都不知道。。第二天花鸟市场的排查有了结果,走私毒蜘蛛的人就是宋薇寒手下的员工,宋薇寒不得不到刑警队配合调查,但她对手下员工走私的事情一无所知,并且在案发时有不在场证明,只有罗笔芯对宋薇寒颇为怀疑,但奈何没有证据只得很快将其释放。一场竹林追凶案随即出炉,民警在武昌南湖某宾馆抓获与明川是亲戚的黑社会人员,同时也发现了韩寒以人格借鉴为由买家。

  明川亲自送宋薇寒出警局,得知宋薇寒即将移民去加拿大。在送她离开时注意其手指的伤情,宋薇寒都敷衍盖过。警队众人对明川的感情问题很是八卦,明川一把年纪也算优秀且从未见过他聚餐带女朋友。罗笔芯回想起自己看到的同学聚会邀请函上的宋薇寒名字突然有了怀疑,查看监控发现明川与宋薇寒同时回酒店的场景,罗笔芯对明川的怀疑被小白看见。网络上出现了关于黄伟伦患有狼人综合征的帖子,罗笔芯立刻召集大家开会,明川中途加入会议表示狼人综合症确实会出现dna混乱的情况,但是贴子即刻就被人删除了。李明秋在游戏中见过,两人一起匹配。

  罗笔芯和丁春秋向钟局申请直接传唤黄伟伦问话,由于没有证据钟局拒绝了请求,两方有点僵持,还是明川进入打破局面劝走罗笔芯。罗笔芯日常向小白打探八卦,丁春秋和钟局是夫妻,但是明川却经常送花给钟局,虽然奇怪但也是人家家事。警队没有放弃对黄伟伦的怀疑,恰逢黄伟伦演唱会,黄小蓉、罗笔芯和小白一起在外等待,明川也来凑热闹。到门口了,有人向黄伟伦透露黄伟伦是小白的同学,黄伟伦同意了,在门口这人还说道他有没有把谁给花了。

心灵法医第6集剧情介绍

  明川突然扑向黄伟伦后事如何倒不知。第二日有一位叫王明的律师找钟局长和明川闲聊,原来王明不光是明川的老校友还是黄伟伦的辩护律师,他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明川将黄伟伦按在地上,有意让明川先离职给黄伟伦一个交代,明川不肯,钟局出面承诺会给社会和黄伟伦一个交代,这才劝住了王明让他离开。明川坚持自己引起的正面舆论是有益处的,但钟局却真的提出让明川休息几日,这个决定让明川有些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接受。第三日钟局找王明谈话,王明表示除了上班上课吃饭睡觉,明川所有的必要时间都在上班上课,任何的外部阻碍都是很大的。

  大家关心明川自己的处理结果,得知他要离职后,只有罗笔芯暗讽明川,明川这时已经看开还要请大家伙一起去美容院逛逛。哪知到了美容院只有小白一人被强制进行美容,众人不知明川的用意正向他询问时突然接到罗笔芯的电话,回到局里竟然看见被捕的宋薇寒。宋薇寒主动自首说自己事先将安眠药下在水里让项阳喝下,伪造案发现场,让马强再去现场以此洗脱自己的嫌疑。从审讯室出来罗笔芯告诉明川宋薇寒利用液氮延迟了尸体的腐烂时间。明川原计划去长崎办个假证明,却在车祸被撞后联想到了在美容院中喝下那么多药物,顿时惊慌失措向警方自首。

  明川坦白自己扑倒黄伟伦是想看其是否是狼人综合征患者,而黄伟伦身上的印记像是经常会进行激光脱毛手术,因为小白和黄伟伦都是疤痕体质,所以确定黄伟伦手术的可能性。这样的解释让罗笔芯更加怀疑,明川怎么会突然这么激动且详细地解释自己的想法。明川无话可说又想看宋薇寒的笔录卷宗但被拒绝。明川只好找到宋薇寒准备将一切聊开,再三确定是否是宋薇寒犯案,宋薇寒淡淡地说出自己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宋薇寒了,从一个人留在天台开始。原来宋薇寒当年约明川放学后天台相见,懵懂的明川没有赴约,当晚宋薇寒被流氓强奸,接着转学离开从此再没有见过面。一群人围著明川。明川表情很激动:你们不是教课老师吗?明川:是啊,课室门带锁了。

  明川心中有愧,去医院看望过宋薇寒,也知道那些畜生判了几年刑,宋薇寒下定决心不能再让任何人辜负自己。但明川坚持认为宋薇寒不是凶手,罗笔芯也认证了dna对不上。明川心中烦闷只好去老友处吃面却又不说任何话,走出餐馆恰好看见一对同性情侣交头接耳以此得到启发,明川、罗笔芯对此案都仍存疑虑,不约而同回到案发现场,罗笔芯觉得宋薇寒表现镇定不像初犯,明川只仔细寻找想要的证据,扒开一些照片看见了一张写着永爱我gray的图片,寻着线索找到项阳经常光顾一家酒吧。项阳放学回来发现明川心里一片宁静,明川告诉他只要出现在那里不杀人不放火不抢劫。

  回到局里丁春秋大胆猜测凶手发现死者是个同性恋感觉被欺骗感情而动手杀人。但是这样的猜测根本不成立,好在删帖的ip地址已经找到,是一家网吧,网吧视频正好拍下删帖者宋薇寒。明川拿着录下的视频质问宋薇寒,宋薇寒坚持称自己杀完人之后再去上网还说自己根本不认识黄伟伦,一个名人不被她认识更加引起明川怀疑。罗笔芯在明川前已经找到黄伟伦再次审讯,即使黄伟伦说自己爸不认识项阳,但是二者之间有大量的资金往来,而且项阳在案发前两个星期也在黄伟伦公司进出。许灵珊(andyhuang饰),为盗香港黑帮的一姐,假扮富商,在满月之夜,利用工作之便,盗走张力(陈君岚饰)藏匿在香港网吧的一千五百元钱。

  明川判断宋薇寒其实是在保护她爱的黄伟伦。而罗笔芯同样也在钟局面前解释宋薇寒不是凶手的证据,律师王明按照常规套路想要警局释放黄伟伦,但是罗笔芯坚持自己还有问题需要询问,因此得以扣留黄伟伦二十四小时,如果黄伟伦是狼人症患者的话那么这期间他的脸部一定会有变化。奇怪的是黄伟伦安全度过二十四小时被释放。黄伟伦放松警惕将吃过的零食纸袋随便扔出,被不知名的人拾起。而罗笔芯因为这个案件被整个系统通报批评,陈怀远对罗笔芯调查明川的进度很是失望,罗笔芯无话可说只得紧盯明川。然而奇怪的是陈怀远立马出面澄清事实了,罗笔芯表示支持陈怀远的所有决定。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