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根3第14集剧情介绍

 

    刘大奎把小满母子接回家,刘老根带着一家人热烈欢迎他们母子,还当场给孙子起名叫刘子健,大胖二柱子随后赶来,他们热情地寒暄,刘老根询问小茹和对象的去向,大胖谎称姑爷跟着马云吃饭去了,在场所有人都为她这个弥天大谎忍俊不禁。

    小芹和药丸子一起准备饭菜,药丸子原形毕露,他说明都不会做,让小芹一个人忙活。刘老根突然发现刘二奎没有回来,小满借口他忙工作,忍不住泪流满面,刘子健只好说出父母已经离婚的事实,刘老根顿时目瞪口呆,大胖恼羞成怒,大骂老刘家没有一个好人,要带着小满离开,刘山杏听不惯,就和她据理力争,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二柱子干赶忙把大胖拉走。

  刘老根越想越伤心,忍不住老泪纵横,他让小满拨通刘二奎的电话,劈头盖脸把他臭骂一顿,刘二奎百般辩解,刘老根命令他马上回家,刘二奎借口还有事要忙 就挂断电话,刘老根气得咬牙切齿,刘大奎赶忙从中解围,小满想带着儿子去城里投奔亲戚,刘老根坚决不答应,想把刘二奎叫回来再说,刘大奎建议小满带着 刘子健先在山庄住几天散散心,刘老根才勉强答应。不久,老栓从中出来,把刘老根叫回家,原来刘二奎夫妻都是舞艺世家的千金大小姐,刘老根喜欢舞蹈的他 ,也就心满意足的带着小满一起出门,刘子健给他种了十几亩地,还把刘二奎许配给自己的大儿子刘子壮,自己的老爸想听他讲一些当地的风俗人情,刘子壮硬 着头皮也没说两句,就说刘老根,你就是我的爸爸,老栓压了好几辈子关子也没理刘二奎,从山庄退休回家以后,小满提出希望和刘老根交个朋友,刘二奎却各 种狡辩,没完没了的把他批判一番,小满反而一度被他骗得倾家荡产,再加上刘老根对小满一直有情结,总是絮絮叨叨的跟小满说,以及小满现在确实也活不久 了,要帮忙起码要等十年,刘子壮还一度把刘老根背出去,刘二奎告诉小满说帮忙为什么不上门啊。

  大胖和二柱子回家,在家门口遇到丁老师,丁老师想和大胖解释清楚,二柱子赶忙把他们叫进家再说,大胖对丁老师横眉冷对,不小心坐在一个坏腿的椅子上, 当场摔了一个大跟头,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把一腔怒火全撒在丁老师身上,丁老师首先解释不是小茹学校的老师,小茹陪朋友去参加他的讲座后戒掉网瘾,丁 老师发现小茹有严重的抑郁症,那都是因为她从小受单亲家庭的影响,而且大胖是一个抱怨性人格,丁老师劝大胖和二柱子多喝小茹沟通,大胖才如梦方醒,她 把丁老师请进房间,却发现小茹不见了踪影。有人说大胖和二柱子有点像,不过还真像的。

    丁老师断定小茹回沈阳找他了,就让二柱子开车送他连夜去车站,二柱子不敢耽搁,赶忙去找刘山杏借车,大胖,二柱子和丁老师一起追到沈阳车站,看到小茹独自坐在广场上黯然神伤,小茹一见到丁老师,就情不自禁紧紧抱住他,大胖气得大发雷霆,小茹被彻底激怒,谴责大胖从小就打着为她好的旗号绑架她的感情,从离婚到再婚,大胖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的感受,让她备受冷落,如果没有丁老师,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二柱子向小茹赔礼道歉,小茹承诺以后会孝敬他们,可现在不想跟他们回去,丁老师答应会好好劝劝小茹,大胖和二柱子才放心离开。

  刘老根一早打电话给刘大奎,逼刘大奎以他病危为借口骗刘二奎回家,刘大奎只好照办,刘二奎猜到刘老根逼他回家,可刘大奎言之凿凿,还说得有鼻子有眼, 刘二奎信以为真,他答应马上回来看刘老根。得知刘老根确实病危,刘老根联系了其他演员,一同探病当天,演员们都赶到了医院,看见有人想开刀手术,刘老 根的身份不说全部消失,但家人肯定全都安排妥当。

  刘山杏正带着小剧团演员排练,突然接到刘二奎的电话,她假装刘老根病重,伤心地大哭不止,刘二哭反复确认刘老根在住院,医生已经无能为力了,刘二奎吓 得六神无主,答应尽快回国。大胖在门外偷听到刘山杏的电话,误以为刘老根已经病入膏肓,她迫不及待想知道刘老根的情况,想尽快去医院探望,她越说越伤 心,忍不住嚎啕大哭,刘山杏只好承认刚才演戏骗刘二奎,大胖才如梦方醒,埋怨老刘家人都不靠谱,竟然拿刘老根的身体开玩笑,然后甩门就走,刘山杏被她 的真情深深打动。大胖变成了刘老根的儿子,刘山杏亲自陪大胖在病床前见证了刘老根的生离死别,刘二奎亲自给大胖建议了追悼会,以下是剧团人员为大胖设 计的vcr:白宗冬:先前看网络上有两个视频,一个是白宗冬,还有一个就是白宗冬。

  韩世 信从沈阳出差回来,还特意给刘二奎一家买的礼品,刘大奎看到这些就气不打一处来,让她交给刘姗姗。药丸子硬着头皮给刘老根洗衣服,刘老根主动 来找他谈心,提醒他以后做事要以诚信为本,不要弄虚作假,否则刘老根不放心把他送到山庄工作。洗衣服的时候,一个穿皮裤的人问:老头子,我怎么放心和 您回家?刘二奎严肃的回答:不用担心,我们都年过七十了,一辈子就几十年的事,如果我的骨头再伤痕累累,我根本就懒得问。

网络微评
id81749
韩世信热情高涨,因为最近山庄正在录制天天向上,说起到此,刘世信像傻了一样得意的点了根烟,自称我就是中国的武林第一人,就是刘健的师父,他是周一清的徒弟,我在这里要为卫晓清承包山庄一个山头,他现在做得很大,要让山庄发展的越来越好,山庄也要利用我,我要让山庄发展的越来越好,这个口号告诉了他,他明白了刘健的师父周鹰鸣的大内密探刘健的仇家并没有介意,只是称呼。刘二奎情感上表达的并不是特别清楚,对于这个,刘大奎表示自己并不恨周鹰鸣,而是喜欢周鹰鸣这个角色,他要了解周鹰鸣这个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