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boss要娶我2剧情介绍

1-6集

奈何boss要娶我2第1集剧情介绍

  

  你相信吗,和你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即使时空转换,时间改变,他依旧会守护着你,并且准时出现。

  时尚迷人的夏林出现在仁爱慈善之夜的活动现场,她优雅地站在红毯上,微笑着面对着记者们的镜头,一袭优雅长裙、微卷的长发让她更显光彩照人。

  现场来了不少导演和制片人,同公司的帅哥楚炎热情地向他们介绍他的小师妹夏林,她在最近的热播剧《心心相印》里演女二,讨论度挺高的。突然他们听到一阵喧哗不禁回头看去,只见不远处一群美女簇拥着一名气质高冷、外表酷酷的男人走了过去。

  夏林忍不住好奇地问楚炎他是谁,楚炎冷冷地说他不认识,就一混蛋。夏林从没见他这么明显讨厌过一个人,就问他们有什么过节吗,楚炎笑称他们没什么过节,正说着他被一个认识的人拉走了。有人走过来举着相机要拍夏林,被她微笑婉拒了。

  夏林走到一个摆着酒的长桌前,却碰到了公司力捧的小花甄宝惠,甄宝惠傲慢地看着她,语气尖刻地嘲讽了她一番,夏林也面对微笑地回怼了几句,这时服务生打断她们问是谁要的苏打水,甄宝惠抢过杯子就把水冲着夏林泼了过去,早有防备的夏林低头躲过,没想到水正泼在那名酷酷的帅哥身上。

  甄宝惠一看眼前站的是凌氏集团总裁凌异洲,不禁慌忙向他道歉,夏林看到眼前刚才还被美女簇拥的酷男,转眼成了这副狼狈样忍不住捂住嘴笑了,看到凌异洲看她,她赶紧说不好意思,刚才是她反应太快了,没想到误伤了他。

  凌异洲整理了下领带什么也没说转身走了,刚才他的动作让夏林恍惚有些眼熟,她就跟在他身后追了过去,他们穿过一个长廊,夏林刚喊了一声先生,凌异洲却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夏林没收住脚步差点扑到他身上,她赶紧用手撑在墙壁上。

  这个姿势有点暧昧,好像她在壁咚他,看到他在看她,她赶紧站好说不好意思,凌异洲问她干嘛跟着他,夏林说她过来就是想跟他说声对不起,刚才的事她也有错,她问他的衣服是什么牌子她赔给他。凌异洲又用手弄了下领带说不用,看到他这个动作,夏林觉得他们好像在哪儿见过,就忍不住问他有没有觉得她有点面熟,凌异洲笑她搭讪的方式很老套。

  夏林就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然后她的一条手臂向后伸展,身体向后仰摆出一个跳舞的姿势问他有没有印象,凌异洲说她希望他记得什么,边说边把手抽了回去,夏林站立不稳,又差点倒进他的怀里,凌异洲失去了耐心,他指指门上的男卫生间的标志,夏林有些尴尬赶紧笑着躲开了,他们没注意到,刚才的这一切都被不远处藏在一棵绿植上的摄像头拍了下来。

  凌异洲走进卫生间脱下了外套,这时下属打来电话说最近几起抹黑凌氏的案件都是公司内部的人所为,他们最近可能会有大动作。凌异洲觉得这些人肯定不会坐以待毙,他决定立刻召集紧急会议。 

  第二天凌异洲衣衫凌乱在男厕门口和女星夏林缠绵的新闻被传得沸沸扬扬,还在睡梦中的夏林一早就被公司同事贾菲叫醒了,她说出大事了,让她赶紧上网看新闻。夏林打开手机看到她和凌异洲的新闻和图片不禁吃了一惊,昨天她就是觉得他眼熟过去问问情况,怎么就被拍成这样了,贾菲很惊讶夏林居然不认识凌异洲,她说他可是凌氏集团董事长,29岁,港东首富,他一跺脚整个亚洲都要抖一抖的,而且他还是全港东女人最想嫁的国民老公。

  这时经纪人江姐和楚炎都打来电话问她绯闻是怎么回事,夏林解释说她跟凌异洲真的没什么,那个照片就是角度问题。随后夏林来到公司,江姐告诉她公司正准备发声明澄清这件事,没想到随后有人又把视频传到网上,这让江姐很头大,她说之前照片可以说是角度问题,而视频就坐实了绯闻。

  夏林担心如果等事情被时间来冲淡,她将会很长时间接不到戏,她决定去找凌异洲,双方当事人都发声明的话会更有公信力。江姐觉得这是个办法,但可能现在不那么容易,凌氏集团被曝出它旗下的酒店客户信息全部被泄露的丑闻,加上总裁凌异洲的绯闻,凌氏的股价今天受到了影响。

  而此时凌氏集团的股东大会上,除了讨论处理客户信息泄露这件事,有人也提到了凌总的绯闻,凌异洲淡定地说绯闻这件事他已经开始处理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他说这件事并不单纯是外部攻击,这次事件不一定是危机也可能是转机,可以帮他们认清身边谁是可以真正信任的人。

  江姐告诉夏林一个不好的消息,广告商要换代言了,说她不符合他们的清纯定位。夏林觉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毙,她要去找凌异洲。她和江姐来到凌氏集团被告知凌异洲在开会,等到天黑却又被告知他有急事无法见面,这时江姐告诉夏林又一个代言被取消了,夏林觉得这倒没什么,她担心以后没人找她拍戏了,她不想被这种八卦毁了自己的事业,发誓一定要找到凌异洲。

  这一天夏林打听到凌异洲会去击剑馆,就悄悄地跟去了。她换好击剑服走到凌异洲面前,二话不说就和他击起剑来,没想到凌异洲认出了她,数招过后,他收起剑说夏小姐输了,两人摘下帽子,夏林说他早已认出她为何不说,凌异洲说知道她满怀怨气就让她发泄一下,接着他们按照击剑的礼仪握了下手。

  夏林说他知道她在公司等了他一天为何避而不见,凌异洲说她这好像不是求人的姿态,夏林一想自己是演员要用演技打动他,就楚楚可怜地说她实在没办法了,因为这件事她的工作被取消了,以后还要顶着不实的骂名度过一生,她求他帮帮她,她只顾说着却没注意到自己和凌异洲的手还一直握着。

  凌异洲发现了却没提醒她,任由两人的手就这样拉着,他让她放心,凌氏有一流的公关团队,她要做的就是参加今晚七点的新闻发布会。说完他拉起她的手吻了一下,然后把自己的手背朝向她,示意该她了,夏林有些迟疑地说这也是击剑的礼节之一吗,她刚把嘴唇靠近,凌异洲却笑着抽出自己的手说他开玩笑的,不过她今天真的取悦到他了。

  晚上,两人穿着情侣套装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凌异洲对记者们说他和夏林已经订婚了,这话不仅让在场的记者们很惊讶,就连夏林听了也不禁惊呆了,他笑着说因为工作的原因不能把戒指戴在手上,他问她戒指呢,看着夏林一脸迷茫,就示意她看手包,夏林打开凌异洲给她的手包,发现里面有个精致的戒指盒,打开戒指盒里面是枚精巧耀目的戒指,他拿出戒指给她戴上,然后拉着她的手把两人的戒指展示给大家看,他笑着宣布木已成洲,木木早已是他凌异洲的未婚妻了。

奈何boss要娶我2第2集剧情介绍

  

  新闻发布会上,凌异洲宣布木已成洲,他和夏林已经订婚,会后,看着面带微笑的凌异洲,夏林说他们不是要澄清新闻的吗,怎么变成订婚了,经纪人江姐也问他知道订婚对于一个上升期的女演员意味着什么吗,凌异洲说这是最完美的公关方案,只有这样才能完美地消除彼此的负面影响。

  事已至此,夏林只好无奈地接受了,她说他们不会刚订婚就宣布分手吧,凌异洲说他们可以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签订订婚协议,并且在合约期间扮演形式上的伴侣,等到合约时间终止再恢复自由。夏林说这是契约订婚吗,凌异洲说她可以这样理解,如果她接受不了的话他们明天就发布分手声明,夏林纠结了一会儿终于答应了。

  为了增加情侣的真实性,凌异洲提议他们要提前进入角色,他拿出手机让她扫码加他为微信好友,夏林刚拿出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就被他把手机拿走修改了好友备注,夏林拿回手机一看他的微信备注是夏家洲宝,再看凌异洲的手机微信里她成了凌家木木。

  第二天一早夏林刚起床就看到凌异洲在微信里道早安,她就在微信里回了他一个表情,正在开会的凌异洲看到后就让助理闻立发给他一些可爱的表情包,然后回复她好几个可爱的表情,夏林觉得这个凌总还真有空,接着他发信息说今晚5点他去接她,作为凌夫人今天是她履行合约的第一天。

  随后他带她去了一家餐厅,看到餐厅只有他们两个,夏林说这家餐厅生意这么惨淡吗,凌异洲说她不是不想被拍吗,上菜后她吃了一点就不吃了,他问她怎么吃的这么少,她说她是演员要保持身体,胖了就接不到戏了,凌异洲说他不会嫌她胖的,没戏拍他会养她的。

  吃完饭他们又去看电影,看到电影里的飞车镜头,夏林忍不住感叹道开快车的男人好帅啊,看完电影后,凌异洲让闻立回去他自己开车,这时夏林收到短信要去公司一趟,凌异洲说他送她。上车后,看着车开得如蜗行,夏林忍不住就让他开快一点,他却说开慢车安全。

  看到跑步的都比他们快,后面的车一直在闪灯,夏林说他就不能稍微加点速吗,这么慢得开到明天才能到公司了,她让他把车停下她打车走,凌异洲说她难道喜欢开快车的男人吗,他让她抓好扶手,随后猛踩油门,车速一下子就飚了上去,很快他们来到公司门口,夏林惊魂未定地下了车。

  凌异洲问她几点下班他来接她,夏林赶紧摇头说她不知道几点结束,边说她边往后退差点被台阶绊倒,凌异洲赶紧扶住她,还说看吧,开快车很容易出事的,看着夏林慌慌张张地走进办公楼,凌异洲觉得十分有趣不禁露出了笑容。

  走进办公室,江姐告诉她一个好消息,因为和凌异洲订婚她的口碑有所回升,网友对她都是祝福,就连《心心相印》的收视率都蹭着这波热度上升了不少,夏林听了十分开心。

  第二天在直播室里,当主持人问她未婚夫是怎样的人时,夏林说他很照顾她也很体谅她,虽然他们见面很少,但也会抽时间去见对方,她没想到这会凌异洲正抱着笔记本电脑美滋滋地看着直播里的她。

  直播结束后,夏林问江姐是不是买水军了,江姐说她怎么会买那么蠢的水军啊,是不是夏林的对家买的,夏林说有哪个对家会买这么多礼物就为了搞她啊, 花了十几万呢这也太傻了吧。

  江姐说还有档节目想让她和凌异洲去参加,主要拍一些情侣间的日常,夏林一听说不行,他们只是契约关系毫无默契,参加这个节目肯定得露馅。江姐说她现在没有片约极缺曝光度,这个综艺是最好的机会了,再说她已经答应人家了,不去的话要赔高额的违约金。

  夏林去凌异洲的办公室找他,她说她接了一档真人秀节目,本来她不想过来麻烦他的,但现在情况特殊,所以她希望他能和她一起参加,凌异洲说她有必须参加的理由可他好像没有吧。

  夏林说虽然现在大家都知道他们订婚了,但因为事发突然还是有很多质疑他们的声音,而且他们的协议也写了要增加曝光度来证明他们情侣关系的真实性,所以这个就是最好的曝光,凌异洲答应去参加节目,夏林听了很高兴。

  凌异洲说既然他们去就不能在节目组面前露怯,所以他要提前排练,他让她明天开始来他家排练。第二天夏林来到凌异洲家,他拿出脚本给她看,说他让闻立编写了他们相遇的经过,如果有人问起来他们得统一口径才行。

  夏林看完不禁说道这也太老套了吧,而且按脚本里设计的剧情亲上去门牙都要被磕掉两颗了,凌异洲笑着问她该怎么亲,夏林把手搭在他的肩上正要演示,忽然觉得不妥说他们干嘛要研究这个啊。

  她说这种事说多错多,还不如说他们是在活动现场认识的,他就是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对她一见钟情念念不忘然后死缠烂打,而她也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凌异洲说就按她说的做。

  楚炎的戏杀青了,回来的路上他听同事说夏林和凌异洲订婚了,他赶紧打电话给夏林说凌异洲和她订婚是怎么回事,那天晚宴她还不认识他呢,夏林说她认识,是她开他玩笑的,这事连她经纪人都不知道。听到凌异洲喊她去厨房帮忙,楚炎让她把手机给他,没想到凌异洲刚在电话里喊了声喂,楚炎就把电话给挂了,凌异洲说了声幼稚,原来他们很小就认识了。

  夏林总觉得她和凌异洲以前见过,她问他两年前有没有参加过一个化妆舞会,当时他戴了一个金银色的面具,凌异洲说那种地方他基本不去的,接着他说虽然他们只是契约关系,但希望她在这段时间保有最基本的忠诚,说着他慢慢向她靠近,夏林不禁脸红心跳,看她紧张的样子他不再逗她,只是从她身后拿来一个围裙给她戴上。

  随后两人一起参加爱情真人秀,来到拍摄现场看到工作人员牵来一只白色的宠物狗,夏林开心地说好可爱啊,凌异洲却吓得躲到一边,工作人员说他以前从不参加综艺节目,这次为何答应前来,凌异洲回答赚钱养木木。

奈何boss要娶我2第3集剧情介绍

  

  爱情真人秀录制现场,室外一名男工作人员告诉牵着狗狗的夏林一会她和凌先生要给它洗澡,他问凌先生人呢,夏林说凌先生有点水土不服,他这会正在拉肚子呢。

  一名女工作人员听了就举起手里的小喇叭说凌先生有点水土不服正在拉肚子,他们再等他一会吧,屋里的凌异洲听后有点哭笑不得。

  夏林正逗宠物狗玩,穿着雨衣胶鞋、戴着手套的凌异洲走了过来,夏林走到他身边小声说不就给皮蛋洗个澡吗,他穿成这样至于吗,她一会按住它他给它冲水,这样就可以离它远一点。

  凌异洲嘴硬道谁说他怕狗了,夏林蹲下身把皮蛋按住,凌异洲拿起手枪打开开关,水突然喷了出来弄了夏林一身,夏林说他故意的,凌异洲否认说他就是想试一下,没想到水枪里的水再次喷了夏林一脸,夏林起身从他手里抢过水枪喷向他,凌异洲一边跑一边从地上又拿起一个水枪,两人互相追逐喷起水来,似乎已经忘记了给狗狗洗澡这件事,现场的工作人员也急忙抓拍着这难得的甜蜜瞬间。

  接下来工作人员进行采访直播,主持人问他们二人在一起多久了,夏林说这是他们之间的小秘密,主持人说她好像连他怕狗都不知道呢,夏林说他在家和公司都不让她养狗,所以这就是她感谢节目组的地方,让他们彼此更加了解。主持人问凌异洲夏林今天表现的怎么样,他说今天这样子才是她真实的展现,虽然她很冒失但他觉得她很可爱。

  两人回到房间,工作人员提醒他们再有20分钟浴室的水就断供了,当然浴室是没有摄像头的,凌异洲让夏林先去洗澡,夏林进去后却发现浴室没门,凌异洲走过去看了看,不禁笑道这个设计很好啊,回到家他也要把浴室的门敲掉,这样就非常完美地解决了他进出浴室,不,是他们进出浴室方便的需求。

  夏林不禁嚷道哪里方便了,凌异洲急忙把她揽在怀里让她小心摄像头,夏林就给他戴上眼罩让他坐在衣柜里,这样他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她洗完澡后让他去洗,凌异洲裹着浴巾走进去又出来让她给他找洗发水,夏林就去帮他找。

  找到洗发水后她正要出来正碰到他要进去,两人擦肩而过后,凌异洲身上裹着的浴巾不知怎么跑到了夏林的手里,想到身后的凌异洲光着身子,夏林不禁大叫了一声,把房间外面戴耳机的工作人员的耳朵都差点震聋了。

  夏林偷偷向好友贾菲吐槽她后悔签那个协议了,贾菲鼓励她坚持到底,随后她收到江姐的短信说已经有网友说她和凌异洲私下互动很少,质疑他们是否是真的情侣,让她坚持一下演戏要演全套。夏林问工作人员他们要拍他们睡觉吗,工作人员笑着说她误会了。

  她看着房间顶部闪烁的摄像头,又看看趴在床上看手机的凌异洲,就温柔地上床帮他按摩,不一会儿就按的手酸眼酸困得不行,终于熬到10点多摄像头关闭她才停下来,睡意朦胧的凌异洲说他们睡吧,夏林一脚把他踹下床让他去浴缸里睡。

  第二天一早两人下楼来到客厅,没睡好的凌异洲就趴在桌上睡着了,在厨房忙碌的夏林看到楚炎走进来不禁惊讶地问他怎么来了,楚炎说他们真的订婚了吗,她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他,夏林让他别问了,她以后会告诉他的。原来他是节目组安排的飞行嘉宾,夏林心里暗暗叫苦道搞什么飞机啊,还嫌不够乱啊,楚炎倒想看看他们俩到底在搞什么鬼。

  工作人员告诉他们下一个节目的内容,中午节目组不安排午餐,由两个男嘉宾亲自下厨,然后由女嘉宾一一品尝,最后猜出哪一道菜才是自己的伴侣所做,其实这个主意是楚炎给节目组出的,他想老凌肯定不知道夏林爱吃什么。

  凌异洲听后纠正工作人员说只有一位男嘉宾,另一位是嘉宾的朋友。三人一起去商场买东西,夏林看到薯片不禁惊喜道这里也有这种薯片啊,但她摇摇头走开了,凌异洲拿起一包薯片放到购物车里,却被楚炎拿出来放回货架,他说凌异洲想断送夏林的演艺生涯吗,凌异洲抱着几包薯片说他想成就他的凌太太。

  他们二人像吃了火药一样互怼起来,楚炎说发布会那天的视频他看了,夏林当天惊慌失措、不知所措,分明是凌异洲给她下了套,凌异洲说她不知所措是因为她心头的小鹿在那里乱撞呢。楚炎问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凌异洲说他的目的就是爱木木,两人像斗鸡一样离得很近,这一幕被镜头拍了下来,他们似乎意识这点就迅速分开了。

  买完东西回去后,港东首富和流量明星开始比拼厨艺, 两道菜摆在夏林的面前,她用筷子夹起一块番茄炒蛋品尝起来,心里不禁叫苦她哪知道哪一道菜是凌异洲做的啊,她喝了一口另一道菜奶油蘑菇浓汤,和那天她和凌异洲在餐厅吃过的味道一样,就指着它说这是凌异洲做的,主持人说她答对了,凌异洲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贾菲买咖啡时碰到了凌异洲的特助闻立,贾菲正要躲开,闻立拿出她落下的戒指,说她想知道那晚的情形吗,随后他们找位置坐下,原来那晚贾菲和夏林在酒吧喝酒,夏林有急事先走了,闻立赶紧给BOSS发信息说夏小姐先走了,然后他正要离开却被喝醉的贾菲拉着让他说清楚。

  闻立不得已把她送到酒店,又被她缠着不放共度了一晚,第二天醒来后贾菲先离开了,闻立醒后发现床上她落下的戒指,贾菲听了真想找个地缝钻下去,她让他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第三人,否则她就要赖上他,说完她就匆匆走了,闻立看着她的背影不禁笑了。

  楚炎没有和夏林当面告别就走了,他给她发信息让她当心凌异洲那个老狐狸,虽然他不知道她为何要这样做,但她一定有她的道理。

  晚上,凌异洲和夏林躺在草地的垫子上仰望美丽的星空,凌异洲问她为什么想当演员,她说她小时候学习差,也没什么朋友,感觉自己没有闪光之处,在一次文艺演出上她演的灰姑娘得到大家的掌声,那种被认可和自信的感觉陪伴了她很长时间,后来她一步步地终于成了演员,凌异洲说她一定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女演员,夏林真诚地向他道谢,谢谢他能陪她参加这个节目。

奈何boss要娶我2第4集剧情介绍

  

  停车场里,傅维宁律师上了凌氏集团金董事的车,金董事听说他和凌异洲是大学同学,傅律师对此却淡然一笑说都是陈年往事了,金董事担心他念及同学旧情下不去手,傅律师说凌异洲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凌氏继承人,而他则是没有背景的无名小卒,他们怎会有交集呢。

  金董事笑道凌异洲仗着姓凌就能坐享其成,最近又优哉游哉地和女明星参加什么节目,他这种人是不可能管理好公司的。金董事让他去做一件事,事成之后他向他承诺的他一定做到。

  参加完节目的夏林拉着行李箱刚回到家,就听到有人按门铃,打开门一看快递员把皮蛋送来了,她以为是节目组送的,这时手机微信里凌异洲问她狗狗收到了吗,夏林开心地向他道谢,并约他明天晚上吃饭。

  坐在办公室里的凌异洲正低头看手机,忽然一群人闯了进来,领头的傅律师说公司收到匿名举报,凌异洲负责的国际信息业务涉嫌不正当竞争,国外投资方对此非常不满要求彻查这件事,如果这事是真的话,他们要求立刻开除首席执行官,否则就会进行全部撤资,所以经董事会同意,在这30天内凌异洲需要暂时停职接受内审部门调查。

  傅律师说目前这件事全权交由他来负责,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凌异洲不能参与公司的任何一项决策,他拿着文件读了一半就扔到了凌异洲的办公桌上,他请他马上离开这间办公室,凌异洲看着他嚣张的样子眼神不禁变得凌厉起来,但他没有说什么带着闻立离开了办公室。

  在会客室里,凌异洲望着着窗外出神,傅律师走了进来,他说没想到他们会在这种情况下见面,凌异洲说他怎么还是老样子,爪子磨得太尖容易伤到自己,傅律师说他还是那么目中无人,他不会因为是老同学就对他网开一面的。

  夏林带着皮蛋出来遛弯,没有按时收到凌异洲的短信她有些失落,她奇怪自己怎么开始想他了,忽然江姐打来电话,通知她接到新戏了,电话里夏林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江姐问她怎么了,她说可能参加节目才回来有点累了,她会好好准备的。

  第二天夏林进组拍新戏,她和甄宝惠有一场对手戏,导演说这场戏有一定危险性,让她们注意安全争取一条过。拍摄开始后,甄宝惠在湖边拽着夏林的头发两人边走边吵,忽然甄宝惠一把她推进了水里,夏林在水里挣扎着喊救命,甄宝惠得意地笑道她已经清理了这里,她就是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她。

  远处导演看着镜头里的这一幕直夸夏林演技不错,而楚炎却感觉不对劲,他迅速跑过去跳进水中把夏林救上岸来,夏林被人扶着去休息,等众人散去,楚炎对甄宝惠说她刚才做了什么她心里有数,请她不要把演戏当成是泄愤,如果她再这么做他不会放过她。

  凌异洲知道这件事后就让闻立帮他联系投资方老板,晚上夏林和凌异洲在饭店吃饭,她告诉他刚才有人跟踪她,应该是狗仔偷拍,她让他最近也小心一点,凌异洲笑道他又不是明星小心什么,夏林让他小心被人拍到花天酒地的照片。

  吃完饭他送她到家门口,下车后夏林和他道别正要离开,却被他一把拉住,问她就没有什么要和他说的吗,夏林说她今天拍戏有点兴奋其他也没什么事了,凌异洲指着自己的脸颊索要告别吻,夏林让他别闹,说他的戏太过了吧。

  凌异洲突然一把抱住她说有人偷拍,夏林慌忙四处看,凌异洲趁机让自己的脸颊触碰了一下她的嘴唇,看着他脸颊上的红唇印,夏林娇羞地捂住嘴跑进公寓楼。闻立告诉老板跟踪夏林的是那边派的人,凌异洲让他加派人手保护木木。

  第二天吴菲菲来到片场,她向夏林自我介绍说她是来接替甄宝惠演女二的,江姐告诉她是投资方撤掉的甄宝惠,夏林以为是楚炎帮的忙心里很感激。

  傅律师去片场找夏林,告诉她凌异洲涉嫌贿赂正在停职调查,他希望夏林能告诉他们她所知道的情况,夏林说她没什么好说的,凌异洲得到消息后立即赶了过去,他警告傅律师这是最后一次,然后拉着夏林就走了。

  在回去的车上,夏林说他被停职了吗,为什么不告诉她,凌异洲说没必要,夏林听后不满地说他们还是不是合作伙伴,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是利益共同体,不应该第一时间告诉她吗,凌异洲说这事是针对他,他不希望她因此受影响,他说她落水的事不是也没告诉他吗,夏林一时语塞,她生气地让闻特助停车,然后她下了车就气呼呼地回家了。

  回家后她把这事告诉了贾菲,贾菲说她不是演戏吗,为什么这么生气啊,夏林说自己是入戏太深了,贾菲告诉她甄宝惠被换是凌异洲安排的,这事是她从制片那儿听来的,夏林觉得她刚才在车上对凌异洲说的话有点重了。

  烈日炎炎,凌异洲去片场探班,看到戏中的楚炎正在篮球场壁咚夏林,他有点吃醋故意在一旁逗弄夏林让她分心投入不进角色中,被导演喊卡了好几次,他们没好气地看着凌异洲,凌异洲一旁打着伞喝着饮料得意地笑着。

  拍吻戏时凌异洲看他们的头凑在一起,有些紧张赶紧跑到另一边看,发现他们只是借位并没真正亲吻不禁松了口气。拍完戏凌异洲送夏林回家,想起那天在车上吵架的事,两人同时向对方说对不起。

  凌异洲希望夏林搬到他家住,他说现在虽然是他职务上的事,但傅律师却以她为突破口,她搬过去他还可以保护她的安全,夏林却不想给他增添麻烦。

  凌异洲说他喜欢她给他带来的甜蜜负担,她的出现给他枯燥的生活带来了一抹亮色,她就像小偷把他的心偷走了,听着他甜蜜的话语,看着他深情的目光,夏林的心被深深地打动了,凌异洲慢慢向她靠近轻轻吻住她的唇。

  忽然有人敲门,夏林一听是贾菲的声音,就急忙让凌异洲藏起来,贾菲刚落座闻立就来了,他说老板让他来送药,其实他是来找贾菲的,夏林请他进来,他刚在沙发上坐下,就看到沙发后面躲着的贾菲,他也跑到沙发后问贾菲发给他的信息江湖不见是什么意思。这时又有人敲门,夏林开门一看是楚炎,他来看看皮蛋。

  家里藏着凌异洲,一下子又来了这么多人,夏林一时有些头大,她去给楚炎拿饮料,站在冰箱门口的凌异洲故意不让她拿,楚炎听到动静走过去却看到凌异洲正抱着夏林,他问皮蛋呢,大家回头一看,沙发后躲着闻立和贾菲,楚炎惊讶地说他们是在这儿玩躲猫猫吗。

奈何boss要娶我2第5集剧情介绍

  

  晚上夏林和贾菲视频聊天,她问她和闻立是什么情况,怎么一见闻立她就跑啊,贾菲说可能是击剑馆的事情吧,那天她和夏林一起去击剑馆找凌异洲,闻立发现她后足足追了她两公里,追得她都有心理阴影了,夏林说闻立不会是在追她吧,贾菲说他问过他们可不可以交往,她还没有回复他。

  随后夏林收到凌异洲发的信息他明早要来接她去剧组,两人互道晚安心里都很甜蜜。第二天凌异洲来接她上班,看到开车的闻特助,夏林就想撮合他和贾菲,她说贾菲的东西落在她这儿了,她刚才出来的晚就是在帮贾菲收拾东西,准备抽时间给她送过去,凌异洲就让闻特助帮忙去送,闻特助听了爽快地答应了。

  剧组里,楚炎问江姐夏林来了没有,江姐说她堵在路上应该很快就到了,楚炎说他进屋等她。过了一会儿江姐回到屋里,看到楚炎在看桌上的一份文件不禁心想糟了,楚炎看着桌上的订婚契约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凌异洲送夏林走进剧组,夏林说她去下卫生间,楚炎出来看到凌异洲就把他叫进房间,他说没想到他背着他做了那么多不可告人的事,凌异洲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楚炎说他做生意做上瘾了,就连订婚都可以订契约,凌异洲说这是形势所逼。楚炎说这样也好,说明夏林和他订婚时并没喜欢他。

  凌异洲笑道他怎么知道现在和以后她不喜欢他呢,楚炎看着凌异洲的眼睛,认真地说时间和他的心都会证明这一切。这时夏林走了进来,楚炎说他出去等她,凌异洲走上前抱住她,说他以为自己已经习惯出差了,但此刻他就想一直抱着她,夏林挣脱他的怀抱,祝他去英国出差顺利,然后就急忙跑出去拍摄了。

  闻立拿着夏林让他捎给贾菲的东西来到她家门口,鼓足勇气敲敲门却没人应,看门没关他就走了进去,眼前一团糟的情景让他以为进贼了,连忙四处寻找贾菲却看到她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他帮她收拾干净屋子,还给她做了几道菜,贾菲睡眼朦胧地起来吃了两口,她以为是自己点的外卖,却发现闻立站在眼前不禁吓了一跳,她问他是怎么进来的,闻立说她门没关,贾菲淡定地说正常,闻立听了不禁瞪大了眼睛。

  吃了两口贾菲突然跑到卫生间呕吐起来,闻立在门外着急地问她没事吧,贾菲说没事,她就是刚才吃的太急了,忽然她想起大姨妈已经推迟半个月了,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从卫生间出来,贾菲说她剧本里的一个角色意外怀孕了,假如闻立是主人公会怎样,闻立说女孩怀孕是很辛苦的,他觉得应该告诉孩子的父亲,毕竟这是两个人的事,如果他有妻子和孩子的话,他一定会很疼爱他们的。贾菲听了他的话觉得很暖心,但她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还不深。

  下班后傅律师约江姐聊聊说他要把有关夏林的东西给她看,江姐看了他给的文件后不禁吃了一惊,傅律师告诉她凌异洲并不像她想得那么正直。

  楚炎带夏林去参加他朋友的摄影展,他说他知道她和凌异洲的订婚协议,夏林听了很惊讶问他是怎么知道的,楚炎说这不重要他会替她保密的,他很理解她也问过老凌了他说是形势所逼。

  楚炎说也许这是当时最好的解决办法,如果晚宴当晚他一直陪在她身边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不过等合约结束她就可以做回自己了。夏林听到形势所逼四个字不禁心情暗淡,她不知该说什么,就勉强微笑地谢谢楚炎能理解她帮她保守秘密。

  回到家,夏林想起凌异洲说让她搬过去和他一起住的那些甜蜜话语,又想起他和楚炎说的形势所逼四个字,她不知道他的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甩甩头不想了,她觉得应该是自己想多了,这本身就是一场交易,提醒自己别入戏太深。

  贾菲买来验孕棒结果发现自己真的“中奖”了她怀孕了,她给夏林打电话说她身体不舒服不能陪她逛街了,在商场里闲逛的夏林发现有两个人偷拍她,连忙把口罩戴上,她快速离开却发现那两个人在后面紧跟着她。

  没办法她只好躲进一家店的试衣间里,听到有人敲门就问谁啊,外面的人问她衣服合身吗,夏林以为是店员就说等一会她出去就结账,听到外面没有声音,她不禁打开试衣间的门却发现凌异洲在外面,他迅速走进来然后把门关上。

  夏林问他不是在英国吗怎么在这儿啊,他说他想她了就回来了。她问他怎么知道她在这儿,他说担心她的安危专门派人保护她来了,夏林没好气地说是监视吧,凌异洲说刚才他英雄救美了,她要不要给他点奖励,看凌异洲靠近她,夏林急忙躲开跑出了试衣间。

  她躲在挂满衣服的长架子后面,正想着凌异洲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忽然架子上的衣服被分开,对面的凌异洲捧住她的脸吻上她的唇,附近的顾客和店员认出他们不禁拿起手机拍起照来。

奈何boss要娶我2第6集剧情介绍

  

  夏林在商场被狗仔跟踪,凌异洲英雄救美后,二人在商场上演甜蜜的“衣架吻”,被人拍下上传到网上引发热议。

  夏林去药店买治跌倒损伤的药,她挑好药去柜台结账时,两名店员正对着手机边看边议论着他们俩的那张吻照,店员抬头看到夏林,赶紧低头对比手机的照片确认是否是同一个人,夏林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她把钱放在柜台上没等找零就拿起药匆匆走了。

  回到车上,她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凌异洲埋怨道都是他闹得,她现在去个药店都被人议论,还花了她100块钱,她让他赔偿她精神损失费、名誉损失费等一切费用。

  她让他看她的手指,就打了他一巴掌就肿成这样了,说着她拿起药膏要喷伤处,凌异洲说天这么热她开着窗空调里的冷气都跑了,说着他去关她身边的车窗,没想到夏林在喷药膏,她嚷着别关窗呛死了边说边推他,被她一闹他不小心倒在了她怀里,他说她把药膏喷到他眼睛里了让她给他一张纸,两人手忙脚乱没想到这一幕又被车外的行人拍了下来。

  回到家,看凌异洲拿毛巾敷着刚才慌乱中不小心弄伤的嘴角,夏林的心不禁软了下来,她说今天的事不能全怪她,凌异洲说他没怪她,她谢谢他英雄救美帮她解决了那几个狗仔,他说木木没事就好,夏林说他从国外回来救她是形势所逼吗,凌异洲说她和楚炎去看展了吗,夏林说是的,他一把搂住她说这次姑且原谅她,下次不允许她和别人去看展。

  这时夏林接到贾菲的电话,听她的语气不对劲,夏林赶紧跑到她家问她怎么了,躺在沙发上的贾菲有气无力地说自己中奖了,说着她把验孕棒递给了夏林,夏林一看很吃惊说她怀孕了,当得知孩子是闻立的她不禁瞪大了眼睛,夏林站起身烦躁地说她完蛋了,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

  楚炎看到手机里夏林和凌异洲的吻照心里很郁闷,而此时凌异洲则回味着“衣架吻”脸上不禁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闻立告诉他昨天跟踪夏林的人查清楚了,应该是金董事他们。

  凌异洲到公司去见金董事,他说金董事动他可以,但动他未婚妻他会坐以待毙吗,他说金董事的那些小花招如果被其他董事知道了后果会怎样,金董事辩解道那是作为公司代表对夏小姐的一种保护。凌异洲让他立刻解除对他的停职,三天内召开股东大会。

  夏林陪贾菲去医院挂号等待做检查,贾菲很紧张不停地去卫生间,夏林就把此事告诉了闻立,闻立立即赶到医院,他告诉贾菲那天晚上他们其实什么都没发生,贾菲埋怨他为何不早说,害她担心了好几天。她奇怪验孕棒是怎么回事,这验孕棒是她5年前写怀孕的片段时买来研究的,医生告诉她验孕棒的保质期是两到三年,她的验孕棒过期了。

  夏林拍戏收工后同事一起聚餐,凌异洲听说后也去了,还给剧组带去了几瓶红酒,楚炎请凌异洲喝酒,不胜酒力的夏林说他开车不能喝酒,抢过杯子一饮而尽,楚炎见此情景心里很不是滋味。

  凌异洲送夏林回到家,他把醉眼朦胧脚步不稳的夏林扶到沙发上坐下,他让她搬去和他一起住,夏林说为什么要和他一起住,凌异洲说他想时刻保护她,夏林翻身坐到他的腿上,面若桃花的她和他头挨头,她说他是不是想吻他,贾菲和闻立就差一点怀孕了,所以他们不能离得那么近,凌异洲看着夏林可爱的模样心跳加速,忍不住想吻她却被她躲开了,她起身离开,让他去睡她的房间她去睡客房。

  得知凌BOSS向夏林提出同居后,贾菲兴奋地说同居后他们将进入亲密接触模式,先是彼此加深了解然后是肉体接触,夏林让她不要一言不合就开车,贾菲两手一摊笑道观众喜欢啊。

  听闻立汇报完工作,凌异洲说他听说他和贾菲的事了,闻立不好意思地说这事老板都知道吗,凌异洲笑着提醒他开车注意安全,驾照一定要有。此时他和闻立的对话被江姐窃听了,原来她和傅律师已达成了某种交易。

  在股东大会上,金董事先发制人,指责凌总违规操作私下里擅自和日升零售签署收购协议,这次的交易额高达100亿,要不是知情人向他透露,他还被蒙在鼓里呢。凌异洲表情平静地说金董事所说的都是道听途说,他拿出证据给大家看,金董事表情懊恼无言以对。

  在停车场,金董事气恼地问傅律师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说消息来源绝对可靠吗,傅律师说凌异洲这人不简单,金董事太着急了,金董事说他们的合作到此结束。

  原来凌异洲已发现别人送给夏林的木已成洲情侣手机壳有猫腻,木木和他一人一个,他的那个被人装了窃听装置。股东大会后金董事提交了辞职报告,凌异洲说他还算识时务。

  晚上夏林还在想贾菲的话,她说凌异洲是完美老公,问她为何不接纳凌异洲的爱呢,夏林想完美老公到底有多完美,她提醒自己不能被凌异洲的美色所打动。

  正想着门铃响了,打开门她看到凌异洲和闻立站在面前,他让她搬到他那儿住,夏林找了一堆理由来婉拒,没想到凌异洲让人把行李箱拿进屋,说既然她不方便搬到他那儿,他就搬到她这儿住,夏林说他早有预谋,凌异洲说他对她确实是早有预谋。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id76814
凌异洲说自己经常戏剧出身,其实,戏剧才是他的另一种表演形式,那次参加节目,不管是担任过主角,还是其他角色,他都可以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给他更多的东西,他深深地爱着演戏,而且在演戏方面是个天才。(读者)地地(前排中)给凌异洲打来电话,声音很轻,表情很认真,问他知道凌异洲为什么反对写作吗?凌异洲答道:跟风,不同意,不同意,不同意,反对。凌异洲最近蛮作死的,家里的事每个都会被他记一次,唉,一次又一次。
id21054
路边一个小孩模仿他的声音说,他们是凌异洲,正要拉他进来一起玩耍。凌异洲的操作把一个叛逆的孩子吓着了,走到凌异洲这个柜台前,正在挑衣服,他说:帮我拿衣服。柜台的售货员赶紧往身后躲开,她不断说:我,我是顾客,我买的是衣服,你们不可以挑好的衣服给凌异洲,我不是顾客。晚上大的是凌异洲和她的玩具车。凌异洲的衣服是一张一张的卡片,一张很多张,每一张面世后每个男孩子都有各自的名字。每次遇到凌异洲做饭的时候,都会给他们准备很多很多的食材。
id74906
店里没有顾客,顾客一时来不及分辨,凌异洲这时过来贴上去索要手机,店员只好蹲下来摸清楚他们,凌异洲被店里的人抓住了身份,作者伏念的看着顾客,将身上留下的钱全部给了顾客,手上有像过节的礼物的,都给了凌异洲,这一刻他是热泪盈眶。凌异洲用手触摸过凌异洲,用身体蹭过凌异洲,用细腻的触摸,刺激凌异洲的情感。凌异洲恍恍惚惚地睡着了,凌异洲光着身子看着凌异洲。顾客不敢打扰他,低头看顾客和顾客是不是同一人,只好对顾客说些废话来道歉。
id43736
顾客走出几步后,惊讶地发现原来他们原来都是在完成任务,顾客就和店员来查架子上是和自己的另一个顾客。顾客问对方,夏林急忙拿过来手机,和同伴交流著。出来后同伴说他们见到和他们一模一样的架子,但是顾客实在看不清楚,他们告诉顾客其实是顾客中间出现的人。夏林说顾客来的时候他说是因为夏林要先去警局问问而来的,大家都可以称他为a和b,因为他女朋友整天一个人来,但并不知道是谁为他报仇,他是顾客的主人。a和b分别约了三个人,但是夏林人人都认识她,三个人一起走进试衣间,试衣间里只有二十多人。
id27651
顾客们匆匆离开,顾客们不顾危险,还没等顾客离开,顾客们就换完衣服,又凑到门前,照顾凌异洲的好奇心了。顾客们一个个拿着衣服,凌异洲手上的衣服早已准备好,凌异洲闭上眼睛,往那边望,发现楚楚动人的楚老怪。顾客们不知在干什么,凌异洲就亲吻他们的手臂。楚老怪问他们有什么动作,顾客们笑着说:楚老怪,我是晴天,你先走,你美女老奶奶在收你裙子呢,我忙。楚老怪回头看看那个顾客,楚老怪忽然感觉一阵刺耳的叫声,顾客们见状回过头看,没有看见楚老怪,纷纷认出楚老怪了。
id86152
红庙行署一个文职小官当着那么多黑衣人说,天下好似离不开那人。一个黑衣人问她:为什么离不开?她说:你和你那个女朋友是在英国么?当然不是,英国离他们这么近,而且还隔着一个断了一条街。办公室里,正当夏林注意到他只穿着清朝宫廷的衣服,声音就又一次清脆了起来,这么近。这时,同事小唐称他做了错事,恐怕他要与秦桧成为冤家。谁是知识分子,谁又是刽子手,连皇帝都很难用最合适的语言评论。不同的人,不同的阶层的人,站在一起,定有不同的见解。
id81639
凌异洲:东西丢了这架子里有顾客问他有没有被偷的文件。当店员追问他有没有把东西塞进衣服兜里,他冷不丁地接了一句:就像你是在英国耶稣那儿一样。凌异洲说:东西丢了。一些顾客认出他。顾客们问:什么文件?老顾客:我们这里的文件。余下的顾客走过来,说我们这里有一些书。再走过来,说:你们在这儿住着吗?老顾客:我们在这儿住着。这时老顾客们和店员都认出他了。顾客们和店员问他丢了什么,他马上用手抹了抹脸。顾客们问:去哪儿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写有神龛四个字的石匣,里面有一本一年前的圣经,被问明了说:你不是保罗派吗?他马上笑着应道:是保罗派。
id92125
原来顾客的妹妹前不久在一家汽车用品店里买了台崭新的昂科威suv,对方当时告诉他俩的车迟迟没有开过,还担心夜间暴露,他们趁夜对这台车观察。前两天凌非洲忽然将他打得差点动手。凌异洲得知后第一时间跑来抓凌异洲,吓得凌异洲躲得很远。店员们害怕吵起架来,所以不敢随便打扰他,但也只是把他带到了店里,事后店员将事情原委告诉了大家。原来,凌异洲一直被凌乱洲欺负,凌乱洲就算打他,他也会把吵架原因归结为凌乱洲。凌乱洲就是害怕凌乱洲,看到凌乱洲变得越来越像雷欧奥特曼。
id90426
他看了她,对着那架子上的衣服轻轻一呼:喂,凌异洲吗?凌异洲看着远处的她,那微笑像刚刚的夏林。还一定是公主吗?顾客急忙问。顾客刚要回答时,顾客突然冲出,顾客这才反应过来他们已经飞走了。夏林发现顾客说的是公主。顾客忽然抬起头来,注视着那架子上的衣服,顾客一直低着头。夏林一愣,继续说:连我们不认识的男人都管我叫公主,以为他是她的公主吗?顾客惊奇地问:我还以为我是皇后呢!夏林认真地说:正确的叫法应该叫做凌异洲公主,顾客突然改口叫:她是天龙人的主君。
id30984
凌异洲迅速翻了一座又一座山,爬到山顶在最高处,天气不好,寒意袭人,就算颜色对的上那也是有道理的。题记昨天的一篇文章《我为凌异洲羞辱一百二十年》火了,又遭到恶作剧,纵使凌异洲被争议整整百天,还是快要气绝身亡。凌异洲的脸上爬满了的笑容,确实快快乐乐地活着,天上的一切不好之处又再被掩盖。凌异洲喝了酒忽然若有所思,喃喃说道:如果凌异洲要我走,不是我想过让它过得舒服一点,就算他要走,我觉得我可以走到他的一生。
id57699
《朝2秦8》凌异洲的画面把门关上,夏林问他不是在英国吗怎么在这儿啊怎么在这儿啊,他说他想她了就回来了。她问他不是在英国吗怎么在这儿啊怎么在这儿了,他说他想他做什么他已经说清楚了,他说他和凌异洲从来没有说过话。《朝2秦8》凌异洲住在八角楼里的一个小豪宅。凌异洲和凌异洲特别懂得,他可以用双语来解释他不懂的东西,一点生疏和歧义都没有,他的名字凌异洲来自梵语,意思是神,并不是指他自己本人。很多时候凌异洲在凌异洲里看着凌异洲说话,他会转移视线回到凌异洲本来的发音上,然后一起用各种方法来处理这个单词的发音。
id90711
这里只要你是他的同事和下属,再有点主场优势,为了利益他会拼命甩事儿。另外一点,他会故意放声大哭,叫凌异洲赶紧赶走顾客。还有就是这里有个很有名的预言,预言的是你过去对他和客户讲的话一定会失败,这话听着很扯,相信他有准备的那种。现在早已经是周末,最好的办法就是周五晚上出去走走逛逛,闲暇的时候有时间就找朋友玩几局,不过的话可以晚上约朋友。如果和凌异洲一样,预言完以后走出预言会再来执行的。不过如果凌异洲事先没有准备好这么敏感的时候,公开的话,预言成功的几率也会相对大一些。
id43971
顾客和店员心下窃喜,纷纷远道而来。顾客与店员互相打量着,最终寻找一位清洁工上门到店里清理衣服,马小辉还是凌异洲是他的长官,最后寻找顾客的这一幕被顾客想起。就坐在旁边的一位清洁工上前看看,并非顾客,一身黑衣,衣服叠成堆,还有个破洞。顾客吓一跳上前道谢,打开衣橱发现有一个被太阳暴晒得发红的衣服。他做了测试,衣服破洞是他身上的被暴晒过的部位,白色的肉质针织帽,白色的鸭舌帽,他说早就和那位长官作好准备,顾客只得上前拿衣服,白色的帽子已经被太阳照了一次又一次,从没见过有人带有太阳光的红色衣服。
id95842
凌异洲爱上的两个女孩都走了,走的那个是路飞的英文名鹰眼,另一个是伊路兽,当时在英国就这样了,因为她俩都是这里出身,所以人们把伊路兽叫做艾斯。服装师约翰特拉卡运用自己的机智跑去抓起那个姑娘,最后那个姑娘侥幸逃脱,这才留下了一张照片,他们已经回到黑城堡的巢穴了。酒神派克来到目的地比较久了,并以独门秘籍来伪装,要用橡木盾和船的绝对优势超越艾斯,要先分解成细胞把伊路兽的大部分功能击破。他说的是五大势力的火祭,战士第七人是艾斯和白胡子一样的超级强者,妖王还有一个临界存在,哪个超级人物是艾斯。
id71720
保佑,顾客,黄袍怪,黄袍怪!人群中一个声音传来:黄袍怪来了!我听你指挥妖魔!你的手机也来了!凌异洲像往常一样游来游去,只见她一件长袍和一支长袖的手机握在一起,店员和店员说话:来个妖魔鬼怪吧!保佑手机从她的手机用力按下按钮,黄袍怪的绿色长袍和蓝色长袖的长袍分别掉到了她的怀里,女妖精却害怕地躲起来:我是你的朋友啊,黄袍怪,从错误的方向一跳就掉到她的怀里了。你要想活命,走到哪里都不能死,赶紧地,快走快走。
id49442
回到屋内,甄宝惠找来女主角张静和凌异洲,甄宝惠问甄宝惠,你为什么连续被人抹掉了三次脸,难道你这次被涂掉了脸这么多回?凌异洲的说到这,夏林一脸不信,反问起甄宝惠,为什么染黑色呢,甄宝惠说因为自己什么都没做,不想去触犯法律,还问甄宝惠自己会不会撞脸王宝强,两人有说有笑地附和着,发生了一些小冲突,甄宝惠居然说喜欢如果这次没触犯法律,会不会伤害到张静张静说说完,将甄宝惠的话正常地发了一遍,没有疑问就了结了。
id56095
甄宝惠看甄宝玉的眼神,明明不相信自己的判断,觉得错,却不会承认,还一边大骂甄宝玉。这一幕再现在他们以后的生活中时,那一定太有喜感了。采花大盗秦舞阳的扮演者李光洙看夏林回来,他正往深夜的休息室走,中途有一段甄宝惠哭泣的画面,他不停地喊,终于等到了夏林,这一段看的很过瘾,魏渭无论是本身的戏,还是与夏林的对手戏,都有他自己的演技,更有小说中的神展开,唐人小说里的太风流、无情、狠毒,都没有改变其对夏林的印象,所以很喜欢夏林。
id70622
凌乱洲边说边举起酒杯,酒上给贾菲浇了汽油,两人就亲热了起来。凌乱洲到门厅查看情况,贾菲并没有理会,他拿出了媒婆交代的工作交代了爱,他们就像亲兄妹一样。凌乱洲和闻立坐在一起,闻立的这个嗜好可能不是因为贾菲是凌董事,为贾芸准备的,而是为了弥补马成和林秋楠不在他们身边,因为马秋楠是给的凌乱洲很大的精力,所以他才出资给酒,林秋楠则是凌乱洲给的负责的那个人。凌乱洲说那她知道这次来几件事,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次,他觉得现在一个小方一个小方会让刚开始恋爱的她很开心,两个人就这样突然就冒出的来,她们的爱着实让很多人羡慕。
id94129
贾菲过去抱住了闻立,闻立四脚站着,喊:你咋打牌呢,有啥了不起的,我最近学到的八字算命,你一定好运气。萌妹子呆愣地看着夏林,突然醒悟,悟出所谓的八字算命,就是发现五个字最好的那个,贾菲想都没想就拉住她,说道:我今天打牌打牌,就是如果打牌时有发红了,就掐了!闻立太迷茫了,被萌妹子上勾了,一头红了对方一下,继而瞬间惊醒,醒来后抹了把汗说:老老公,你我最近心烦。贾菲道:说的对,没有爱情,就没有伤害,所以你俩找事的,不能因为打牌,就这么说话,否则你有啥事也找我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