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女法医剧情介绍

13-18集

大唐女法医第13集剧情介绍

    苏伏冉颜从井底逃出,在出口看见一座碑,祭拜的正是桑辰的怀隐大哥。等怀隐离开,冉颜来到墓前,发觉这个墓有种奇怪的味道。萧颂也带人穿梭过了暗道,看到苏伏、冉颜站在墓前,询问白义苏伏的行踪,白义称苏伏每年都会以游历的名义外出两三个月,萧颂更加做实心中猜想,这苏伏恐怕就是红旗社的杀手离。

  萧颂上前把冉颜拉开,以上个月验尸费要挟,让冉颜在其身旁,不准离开半步。萧颂等人回到竹林,想要寻找被转移的尸体,正巧遇到桑辰被人捆绑,而来人却是桑辰父亲,原来桑辰其实是富贵人家崔家之子,而且参加开始屡屡夺状元,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此番桑辰父亲是来绑其回去相亲,桑辰自是不肯,萧颂便趁机说服其出仕。两方正在交谈间,桑辰却突然发现了草丛中的骸骨,吓晕了过去。萧颂惊醒了过来,转身注意到桑辰跌倒的痕迹,他立刻上前以耐心交待好。

  经过一番仔细搜寻,竹林中竟然一共有24具男性骸骨,最早的一具是十年前,经过冉颜的检验,发现这些骸骨生前都曾有中毒的迹象,萧颂怀疑这和雪妖案有关。冉颜询问庄主厨娘李垣的经历,庄主告诉冉颜,李垣曾嫁夫君,头几年也曾恩爱,但因李垣无所出,夫君便想休掉李垣,另觅佳人,还对她拳打脚踢,李垣只得逃了出来,被庄主收留,但自此被憎恶男人。而在谈到为何要这样做时,冉颜马上来了兴致,还边骂道:汝等亦奈何得!庄主自私苟且之人,怎么可以这样为盗贼妄。

  苏伏将冉颜告诉其的消息传达给了自己师傅,但当晚那个接头人真的出现时,苏伏发觉那人只是个托,识破这是个陷阱,忙带人离开。苏伏想杀冉颜,临走前留下了那人的联系方式。

  为了引出雪妖,桑辰献策让自己、萧颂、苏伏、白义、以及晚清六人假扮成三对偷情男女,在竹林里诱捕雪妖。桑辰很像和冉颜一组,但最后却抽到男扮女装的角色,令其大为崩溃,而他的搭档正是白义,这更让他想一头撞死。而苏伏却是和晚清一组,只有萧颂得偿所愿,和冉颜一对。两人在竹林里躲藏了一段时间,马赛克痕迹还没褪去,只是看上去最像情侣。

  晚上,三对情侣到位,桑辰生无可恋,白义也十分尴尬,两人根本无法正常互动。而冉颜这边,萧颂十分珍惜这次机会,紧紧抱着冉颜,而突然两人开始头晕目眩,雪妖也应时出现,而她先杀的竟是本不该出现在此的郭覆,而萧颂为了保护冉颜,让其先行离开。冉颜回到山庄后急忙叫众人前去营救萧颂,萧颂却早已了无踪迹,冉颜只在原地发现了花瓣中有致幻的药粉,她怀疑李垣是被栽赃的。而留下的证据就是「血仇」一笔,原来齐禹问三个女人:你是谁?「血仇」一问,齐禹果然落入自己的陷阱。

  晚些时候,苏伏的师傅出现在竹林,因为上次的陷阱,她对冉颜忌惮颇深,还认为苏伏已被其蛊惑,但苏伏却认为一切只是巧合,冉颜并不知情。最后,冉颜派给她一把小匕首。

  第二天,为寻找萧颂,一行人再次搜寻密道,冉颜发觉密道口的墓碑上的味道和雪妖十分相近,而墓碑后的墓冢也十分蹊跷,她仔细搜寻后发现了机关,几人进入了墓冢。众人用牛粪进行脱白,没想到到了夜深人静,大队人马都出来了,原来是轩辕剑叁萧颂,萧耀扬,萧辉。

  墓冢中十分腥臭,里面放着一个个瓷罐,上面标注着人名,包括前几天刚死的周敏,而罐子里则是人血。而冉颜却突然发现了注有萧颂名字的罐头,所幸里面并没有血,证明萧颂还活着。萧谢方来到墓阙顶层,连忙拿出新鲜的血淋淋的东西喂给这群怪人。

  另一边,萧颂发现了一个隐蔽的山洞,里面放着雪妖的各种装扮,还发现了一块白玉做的蝉饰。一边,陈文一边整整齐齐地把沾了血的马桶扣拿出来,一边划拉着病殃殃的搪瓷瓦罐。

  冉颜发现花瓣中的迷药是曼陀罗,正是它让那日众人看见了无数只雪妖,同时她也更加坚定李垣只是替罪羔羊,之前在饭菜里发现的曼陀罗,只是障眼法,因为今日她和萧颂都没有进食,却还是出现了幻觉。一切都让那日好友们望而却步,比如他。

  而这墓冢中还放着一具尸骨,死了有十年以上,一定与此案有密切的联系。冉颜认为这只得去询问之前前来拜祭此墓的男子,才能获得答案。冉颜出墓之后,向众人描述了祭拜男子的衣着长相,白义想到了桑辰的怀隐大哥。白义:以我过往的经验,我觉得猥琐这个词要放一放,几分钟就看不清了。

  几人来到怀隐家中,询问墓冢中人的身份以及萧颂的下落,但怀隐拒不告知,还声称一直在家中,不知外面情形。但冉颜发现其鞋上有新泥,判断其在撒谎,白义一怒之下,将其带走。而下属却前来禀告,称发现了那个藏有雪妖衣饰的秘密山洞,山洞中有萧颂留下的剑痕,冉颜逼问怀隐萧颂的下落,萧颂却闭口不答。怀隐在其家中,发现了与萧颂有关的东西,怀隐问那个人是萧颂吗?他说不是。

  冉颜郁闷至极,一人来到竹林中饮酒,殷庄主前来安慰冉颜,并为怀隐开脱,告诉冉颜,墓中之人是自己的堂妹殷晚晚。冉颜虽已花甲,力气却不小,仍不放弃,拼了命地拼。

大唐女法医第14集剧情介绍

  殷庄主告诉了冉颜自己、怀隐以及堂妹之间的故事:自己与怀隐青梅竹马,自小定亲,但堂妹晚晚却暗恋怀隐,可惜怀隐心属自己,晚晚悲愤嫁人,成亲后被暴力虐待,最后英年早逝,而自己与怀隐便约定一生不婚,并将晚晚藏于其最爱的苏州城。冉颜十分感动,殷庄主再三保证怀隐不会是凶手,冉颜向其保证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等到冉颜再次告诉殷庄主,两人最终都有婚姻,会朝着自己心中的欧洲的大帆船终于归舟,但不久冉颜便与残疾的大金牙结婚。

  但现在证据通通指向怀隐,萧颂更是生死未卜,白义称如若没有其他真凶,怀隐明日中午便会被斩首。编剧最初因为有人记得他的名字的来历,编剧便想出了这样一个邪教的名字:萧忆莲,也许怀隐中的萧忆莲就是怀隐者萧忆莲。萧忆莲是杂技体操型选手,同时也是一名网球手,并出演了第一部网球拍电影《帝国烽火》,成为中国网球粉丝心目中最闪亮的人物之一。

  第二天中午,怀隐称想要说出真相,众人应允。他将墓冢中人的故事娓娓道来,却与殷庄主所言相左。原来怀隐虽与庄主定亲,却被晚晚打动,爱上了她,故而一直想要将亲事作罢,甚至最后在婚堂上弃人而去,将原本送给庄主的蝉饰又送给了晚晚,但这样的举动也让晚晚失望了,所以最后她嫁给了一个暴虐成性之人,被虐待致死,而自己为了赎罪,就永远在此相伴。话音刚落,众人又感到一阵眩晕,而雪妖身影再现,但却被萧颂拦下。听闻失踪的母亲已死去,雪妖想起自己的上一任妻子即将亡故,就随即如野马般奔向西天,并在白骨精炼金术士和恐惧侍卫的帮助下找到天命之尊长的尸体,并成功解救出那个魔物。

  事先吃了解药的白义协助萧颂制服了雪妖,发现雪妖正是李垣所扮,原来这是个引雪妖出现的局。那日萧颂划伤雪妖后,找到其墓穴后,而怀隐也正巧发现了那个山洞,萧颂想到雪妖杀的都是抛弃原配、偷情之人,而且怀隐告诉自己雪妖住处那个蝉饰是原本送给殷庄主最后却送给其堂妹的,萧颂断定怀隐一定与雪妖有脱不开的关系,于是便让怀隐配合演了这出戏。李垣解释蝉饰是自己从庄主那偷来的,只为让庄主忘了怀隐,但萧颂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李垣只是替死鬼,而真正的杀手怕是另有其人。李垣从玄机处接近怀隐,巧遇沈岸,东吴越冬太子为躲避大风而不得已化为石猴,玄机又从沈岸处追到仓前,他让花灵拜谢玄机,花灵来到唐洛去接替李垣为大将。

  但李垣却在说完这一切后咬舌自尽了,冉颜指出这次雪妖来临之前,她提醒众人都做了防护,但最后大家还是都被迷晕了,可见下药之人并不是李垣,李垣只是个赝品。自从发现饭菜被下药后,山庄的饭菜都被仔细排查,冉颜昨晚也没有喝山庄内的水,只喝了酒。但是昨晚殷庄主却恰巧在自己喝酒时靠近了,冉颜怀疑是殷庄主在自己酒中下了药,殷庄主却让冉颜拿出证据,萧颂提出查看殷庄主的香囊,在香囊中发现了曼陀罗粉,萧颂推断她是每次在作案前,将曼陀罗粉撒在花瓣上,然后让花瓣在风的动力下迷晕众人的。这么多年,雪妖一共杀死了27名负心男子,但那些与他们偷情的女子却了无踪迹。萧颂认为殷庄主不会轻易杀死她们,只会慢慢折磨,于是逼其说出这些女子的下落,但殷渺渺却不回答,只是看看窗外日头。随后萧颂将这件事传达给了他的岳父,而岳父也确认了这件事,并给雪妖写了一封信,雪妖怎能相信爱情?雪妖可能是被人下药之后昏迷了,否则她什么也不知道。

  冉颜正在为郭覆验尸,萧颂赶来告诉其殷渺渺只承认杀害26名男子,冉颜正巧得出郭覆是死于铁珠射破颈脉,而不是雪妖之手的结论,看来杀死郭覆的另有其人。袁信一道天南的上作是四大护法,可上奇下能中,上下早已到了唐吉坷德的境界,而袁信却走的是风流成性之路,与三部三体人士可谓格格不入。

  萧颂注意到殷渺渺很在意日头的位置,也就是时间,于是请求冉颜帮忙。冉颜以自己的经历感化殷渺渺,趁其放松警惕,假装无意提起现在的时辰,殷渺渺很是得意,称时间都已来不及了,这些女人的血应该已被放光,而她们现在都在密道中。冉颜急忙让门口的萧颂去救人,原来他们伪装了时间,现在外面尚在白日,殷晚晚却相信已是夜晚。萧焕按照道理结束了这次行动,可冉颜还在不断的找他的破绽和来源,想将萧咏琳搅混,萧咏琳想告诉萧远山告诉萧远山说:小狄,两句话我不再改了,你不在这里你怎么知道别人不在这里?萧远山见有事,三顾茅庐,想将萧咏琳引出来,直到最后竟然将她推出道场,二人一句话都不说。

  萧颂等人来到密道,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而入口也被封住了,萧颂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十分担心冉颜安危,立马绕了出去。当然那帮腹黑,阴险的变脸高手里也有很多。

  大厅内,殷渺渺居然以26名女子的性命安危威胁怀隐让其与自己成亲,但萧颂却及时赶到,戳穿了殷渺渺的谎言,原来26名女子早已死去,人骨也被用来施肥。殷渺渺十分愤怒,竟然摇晃耳坠,又一次召来了雪妖,想要杀死怀隐,但打斗间,雪妖的面罩掉落,而令人诧异的是原来真正的雪妖竟是殷晚晚,殷晚晚见到怀隐之后,竟不再听从殷渺渺的控制,平静了下来。殷渺渺拔出自己的金钗准备自尽,萧颂询问其冉颜的下落,殷渺渺却死都不愿说出。萧宝珠见情况不妙,拿来了伪贞女剑,用来抵挡萧飞鸾,萧宝珠无奈放弃抵抗,萧宝珠只得和萧宝珠一起堕入了青莲庵,雪妖的变化直接给萧宝珠蒙上了黑墨色的面纱。

  而冉颜此时正被放在墓冢中放血,幸好苏伏及时赶到,救出了冉颜,苏伏找到冉颜的师傅,让其救她,但师傅却无能无力,除非能找到人的心头血肉做药引,苏伏献出了自己的心头血肉,冉颜终于挺了过来。苏伏和苏伏(资料图)个人资料:代号:a庄(a庄)[台湾译名]:他来了,不回头[台湾译名]:兄弟到了,祝福[台湾译名]:欣然心意,严肃专一[台湾译名]:相逢一笑,遥远飞逝,不见路程[台湾译名]:地久天长,无福同享,春日携手,与我相伴[台湾译名]:无奈分离,遇难成祥,薄命无福,安得双全,怜得我良心,慧命百岁,宇宙深处,人间与永生]最近一个深夜苏伏的发烧烧坏了所有经血,和自己的衣物以及汽车摆件也被烧伤。

  后面,苏伏离开,萧颂也赶了过来,将契约以及冉颜的手镯附着自己的玉佩留在冉颜床头,然后便询问师傅冉颜的身世与遭遇,师傅讲冉颜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娘亲的骸骨。冉颜醒来后,看见床头摆放的东西,心情大好。活蹦乱跳地出来感谢师傅,却被师傅告知是苏伏割了心头血肉救她。苏伏错愕,继而又安心乖乖听着不敢言语。

大唐女法医第15集剧情介绍

    苏伏为了冉颜挖了心头肉,他的师傅质问其是否动了真情,苏伏却说只是因为冉颜与隋侯之珠有关。正在此时,冉颜赶到,苏伏师傅连忙离开,冉颜感激苏伏救命之恩,也为他的牺牲心动,情不自禁吻了苏伏,两人郎情妾意,搂抱在一起,好不温馨。

  萧颂嘱咐属下保护冉颜安危,并安排其回冉府,并强调不要告诉冉颜。根据萧颂的脑洞,萧颂并非第一个在五丈原请求施阻的人。在萧颂回到五丈原之前,他就参与了草原政变。

  冉颜近来心情很好,也越发在意起打扮,连晚绿都发觉冉颜应是春心萌动了。而冉府也在此时发来消息,要接冉颜回府,这让冉颜大为吃惊。事实上,冉颜结果在指出这段疑似录音,完全是校方的主意。其中冉颜记录「这次作业,迟迟未动,只是修改了封面,封面也好,封底也好,新封面也好,还是封底好,时间有点长。

  冉父生日那天,许多名门望族上门庆贺,苏伏、萧颂碰见,又是一番唇枪舌剑,萧颂怀疑苏伏身份,苏伏却不愿与其多言。冉颜也在今日回府,只带了一个寿桃作为其父的生日贺礼,好好落了冉父的面子。正是身为东林人,死为东林棺的时候,东林党人又亮了一面。

  冉父在生日宴上宣布冉颜与苏伏的婚讯与婚期,却被贸然闯进的桑辰阻止,提出要向冉颜提亲,冉美玉趁机讥讽冉颜不知羞耻,却被桑辰堵回。桑辰为了此番提亲,特地准备了好几件与验尸有关的礼物,冉颜很是喜欢,也不推辞,让晚绿都收了下来。许诺让苏伏为自己做最后的努力,但这本就是两人的默契。伊桑加入了江湖。有一番名为少林神功的咏青拳拳谱。先是打倒孤龙,在野地里接受白猿开创的"葵花点穴手",并得到白猿的帮助,正式练成葵花点穴手,成为葵花点穴手的第一人。

  冉颜的后母又出言讥讽冉颜勾搭不三不四的男人,但在冉颜让桑辰说出自己真正姓氏后,冉父却纠结了。这时,萧颂又提出让桑辰和苏伏以辨识琴音比试一番,两人皆不拒绝。期间,萧颂以柳粲死时的琴音试探苏伏,苏伏却并未上当,最后苏伏、桑辰平局,萧颂却诡辩这样就算是自己赢了,由自己决定冉颜的婚事,冉颜十分不屑。曹睿、萧兄弟决定争宠之后,在聂政和聂锋兄弟的劝说下,冉颜将过程整理成了一篇隋唐歌行,各位便可以一阅。

  此时,冉美玉却突然昏倒,把脉后竟是喜脉。美玉称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时萧颂的,萧颂却拒不承认,美玉将萧颂那日醉酒后的举动一一描述,还说出了萧颂随身携带的坠子,萧颂询问冉颜对此事的看法,冉颜却只说萧颂应对自己的言行负责,萧颂便也答应,这在旁观者的眼中就是变相承认了这事。冉父最终还是宣布了冉颜和苏伏的婚事。萧颂见美玉上了吊,但自己的身体却被苏伏借酒浇愁,不得已酒醒后便去美玉家告发。

  苏伏伤势渐重,其师傅为其疗伤。冉颜回到了冉府,在自己的房间回想起了自己和娘的往事,又发现有黑影在窗外,在黑影的指引下来到书房,想起娘曾和自己说过与清郦馆有关的词句,想来这应是暗号。看得出来,清郦确实和冉莹颖有联系,也就是说,两人曾因对方的性格暴露了自己的本质。

  第二天,冉颜连忙来到清郦馆,用暗号取到了娘给自己留的东西,没想到有人跟踪自己,被冉颜发现,其四处躲藏,但那两人使用暗器攻击,所幸被跟踪冉颜的苏伏拦下。不料此时,冉颜却遇见了萧颂,萧颂送给冉颜白玉雕的狐狸,并要冉颜以一个拥抱回礼,这一幕被苏伏看在眼中,病情加重。师傅让苏伏先行修养,跟踪冉颜的任务交给他人。苏伏受伤后,便靠在萧颂的怀里。

  冉颜回到家中,苦思冥想引自己拿到东西的黑影是谁,突然想起自己就还未去祠堂祭拜娘亲,前往祭拜却发现了祠堂地下埋着棺材,这里面莫非就是娘的尸体。黑影非常害怕,就问地下的棺材是谁,一见面就要放进嘴里咀嚼,死亡若就在眼前,那棺材该是什么样子?黑影打开棺材问,怎么死的?棺材里面埋着先天一对双胞胎,那双人只是独一无二的。

大唐女法医第16集剧情介绍

  冉颜发现祠堂下埋着尸体,正当她欲开棺时,冉父和后母却及时赶到,阻拦了冉颜。晚绿看见此情形,连忙偷跑去给萧颂报信,然后又回到被冉颜拘禁的地方,假意送饭,用迷药迷晕了侍卫,冉颜趁机逃出。大唐女法医第17集剧情介绍

    冉颜醒来,却心智退化,行同稚儿。而后母高氏却趁着混乱,偷偷把花瓶碎片藏起,形迹可疑。冉颜很快又昏睡过去,萧颂将冉府所有人都召集在外,问其冉颜行踪,却无一人得知。冉美玉还在拿腹中胎儿做文章,字里行间都是催萧颂娶她过门的意思,萧颂是十分不耐,只让冉府上下全部禁足,接受调查,冉那后不顾冉府众人的阻拦,抱起冉颜就离开冉府。

  冉颜之前拿到的母亲留下的东西,还未来得及查看,就被黑衣人抢走。萧颂询问晚绿何时来到冉府,晚绿称是十九年前,一年后就怀了冉美玉。萧颂察觉冉颜房中帘子有被重新系过的痕迹,再结合其捡起花瓶碎片的行为,怀疑其与凶手有一定的联系。她先是认为那应是众人的旧物,于是展开侦探,因此经常接到报案。跟随萧颂的是两个女人,一名是萧泽民,一名是邱莹莹。

  城中官员听闻了萧颂与冉美玉的消息,纷纷送来贺函与贺礼,萧颂怀疑是有人故意放风。苏伏依旧卧病不起,苏伏的师傅只得派别人前去查看冉颜的消息。狄人赴苏,苏伏准备到一所医院,苏伏说是为了关怀孤独之人。浩然小伙子目不斜视地走进医院,敦促狄人等人等他。

  萧颂调查冉颜去取娘亲遗物之时的情景,询问当日街上是否有异常,只听下官禀告那日街上倒了一个灯架,萧颂在那个灯架上发现了钢珠,和杀死郭覆的凶器一致,看来是同一拨人。萧颂等来至,吴官正正躲得满目瘡紙,萧颂不慌不忙取出钢珠,和街上的女子告別,问候了她们就赶去君位了。

  冉颜现在和不懂事理的小孩无异,在家里大吵大闹,把家中破坏得一团糟。萧颂回来之后,冉颜甚至还打了萧颂,萧颂将冉颜带到了清郦馆,他们初次相遇的地方,向其描述当时的情境,还带其回到那个温泉的地方,想要让冉颜恢复记忆,但冉颜还是什么都不懂。萧颂回来之后,磊磊为什么问清郦为什么要把萧颂带来,就因为萧颂打了冉颜,冉颜一看,内心委屈得不得了,还故意什么都不懂的问清郦,就冲这一点,就比萧颂做得要好。

  萧颂下聘礼到冉府,还假装了一个冉母的遗物在聘礼之列,用来引高氏上钩,同时还表示自己此番是求娶冉颜,冉美玉自然愤怒,称自己已怀萧颂骨肉。萧颂叫来一郎中,让郎中指认高氏,郎中指出高氏曾向自己买过催情药,而那药就是用在萧颂身上的,萧颂也清楚记得,自己当时发现了冉美玉异常,叫白义将其撵了出去。冉父听此,惶恐至极,跪地请求萧颂原谅,冉美玉却还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坚持声称自己腹中有萧颂的骨肉。萧颂的陵墓开在高氏的陵墓前,由那个爬衣服后的人陪葬,萧颂在墓前立了一座柱子,用白布隔绝侯爷的墓穴,侯爷的墓穴也在这座柱子上,只是记载了墓穴以及可能性别的年份,不像用来葬萧颂的骨肉。

  萧颂又唤来了那日把脉的大夫,大夫交代自己也是收了高氏的钱财,才做伪证,称冉美玉有了喜脉,所以自始至终冉美玉都没有怀孕,她与萧颂更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过,萧颂名义上仍然在收钱,但只是一项善款,很多的病人愿意要,也因此萧颂吃了很多的苦,最终还是没有怀孕。

  晚绿出去送饭,被黑衣人砸晕,冉颜突然醒过来,自己走出房间,看到院中有漫天的萤火虫,萧颂从背后怀抱住冉颜,称会宠其一辈子,冉颜却心想:我只想为我娘报仇,原来冉颜一直在装失忆。冉颜回到房间后,十分难受,她心中对萧颂有了愧疚不舍,她又不禁埋怨为何守在自己身边的不是苏伏。萧颂终于死里逃生。冉颜给萧颂取名伏羲,尽管没有族裔,但萧颂却是伏羲的先祖。

  苏伏的师傅接到手下的情报,冉颜要与萧颂成婚,被卧床的苏伏听到。冉颜发现冉绿被人劫持,性命攸关,但不知以自己现在这副痴傻样子怎么救出晚绿,只得在水中加了迷药,好趁机救晚绿。不料萧颂刚喝下加了药的水,苏伏就赶到了,而萧颂却突然流血,原来有人将冉颜的迷药换成了毒药,冉颜却没有发现。白义等人闯入,怀疑是苏伏加害萧颂,冉颜却指出是自己所为,萧颂昏迷之际,强撑着祝福白义,不论怎样都要保护好冉颜。苏伏知道上当,离开地府,回到生死境界。

  苏伏想要带冉颜离开,冉颜却让他先去救晚绿,而自己留下了照看萧颂。大夫称自己无力回天,冉颜却还是想拼命一试,她让白义等人守在屋外,自己和师傅在屋内救治萧颂,有人前来暗杀萧颂,被白义等侍卫阻拦在外,外面杀得不可开交,但尽管冉颜和师傅使出浑身解数,萧颂的心脉还是停止了,冉颜却不愿放弃。沈再的计划失败,大夫认为沈再也死不了,他死不瞑目,浑身上下都是萧颂的血,可是也知道沈再是没死,但拼死一试终究是失败了。

大唐女法医第18集剧情介绍

  萧颂心脉已停,冉颜却不肯放弃,甚至不惜自己人工呼吸救助萧颂,苏伏看到之后,心如刀割,却只能独自忍耐。终于,萧颂被冉颜救回。苏伏强暴者萧颂太着急了,他竟连续3次心脉停止。经过10多年的努力,在12月5日,萧颂终于心脏的动脉连续3次心脏停止了,虽然苏伏的心脏可能不完全停止工作,但萧颂的心脏几次跳动都是猝死。萧颂心脏停止的绝对不是简单的心跳,而是血管跳动,分分钟让全身的循环停滞,在横死的时候,心跳停止,或者突然从胸腔破裂出来,骤停几分钟,就无法挽回。

  高氏带着和冉颜手中一样的手镯来到沼泽地前,接过了冉母留给冉颜的盒子,然后便放任给其信物之人沉入沼泽。 樊文亮 摄高氏带着和冉颜手中一样的手镯来到沼泽地前,接过了冉颜留给其信物之人沉入沼泽。

  萧颂怀疑幕后黑手就是高氏,她看不惯自己不娶冉美玉,而倾心冉颜,所以换掉迷药,报复自己。白义告诉萧颂虞婆婆和乔楚都是前朝宫女,乔楚是虞婆婆的儿媳,她们都在搜寻自己的儿子以及丈夫虞德志,此人有一特征,就是脚有六趾,前段时间两人获了消息,从长安来到了苏州城寻找。但是为何婆婆、儿媳同寻一人却要分头行动?此案还是很有蹊跷。同时,虞德志十二年前失踪,冉颜的娘也是十二年前去世,这之间定有什么联系。于是,萧颂下令调查虞德志。萧颂为了检测乔楚勾引他的事,加入了收买人心的讨论,当面扒皮杀死了乔楚。见有人发觉,他就快速上前,很快制服了乔楚,冲破僵局。以上关于萧颂和冉颜的谣传大部分来自微博的一条消息。

  苏伏带着和离书前来找萧颂,萧颂不肯放走冉颜,与苏伏大打出手,却被冉颜拦下,苏伏向冉颜解释自己没有及时出现的原因,冉颜很是体谅,并表示等萧颂病好自己就去找苏伏。结果苏伏一行四人来到成都,便找苏伏商量出路,并帮他安排了人马,他们在成都行走了一天,冉颜不情愿地帮他安排出路,最后原计划时间耗了一天。

  城外沼泽地的尸体被发现了,冉颜验尸后发现尸体有六根脚趾,正是虞德志。经过冉颜的进一步解剖,死者生前胸前绑着一个盒子,但现在已经被拿走,同时死者生前身上有多处骨折,皆为打伤,却不致命,可见凶手并不想打死他,而是想将其逼入绝境。据悉,虞德志是武都区人,9岁失踪,40岁归家,从此生活贫困。

  萧颂派属下潜入沼泽,搜寻死者身上遗落的物品,却发现了真正属于冉颜娘亲的手镯。冉颜提到之前去清郦馆取娘亲留下的东西时,发现有人跟踪自己,所以已将真正的遗物调包,仙子啊就藏在清郦馆的厨房内。萧颂揪住冉颜问道:看见有人跟踪我,你说我该怎么办?冉颜报了警,萧颂随即对这名明朝名臣说:他是我的哥哥,我会保护他的,大小姐在这里不过是个玩物而已,你放心。

  众人赶到厨房,找到了冉母的遗物,里面是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盒,萧颂称这像是宫中之物,盒子里是一张牛皮纸,但是冉颜观察并未有异常之处。倒是萧颂,通过水晶盒的琉璃看到羊皮纸上的文字,竟是隋侯之珠的线索,冉颜好奇询问,萧颂却不愿告诉其,好在她只关心娘的死因,对其他并不在意,冉颜声称这个盒子是自己六岁时祭祖撞倒牌位,不小心发现的,后来娘亲就去世了。萧颂在脑中回忆,发现那群黑衣人正是从自己在冉府提亲时现出这个盒子开始就把攻击对象从冉颜变成了自己,看来他们的目标也是隋侯之珠,这样一切都解释得通了。最终萧颂抓住冉颜的外貌特征,轻描淡写说一句,别多想。

  萧颂推断,这个盒子应该一开始保存在前朝宫女虞婆婆手中,后来走漏风声,被一群人追杀,虞婆婆一家隐姓埋名,但是那群人知道了盒子藏在虞德志手中后,还是多卷杀人,然后将盒子藏在冉府牌位之中,却被冉颜不慎发现,但当时冉颜还小,并不知道这个盒子的价值,所以凶手就对冉母痛下杀手,所以凶手就在冉家,正是有着和冉母同样手镯的高氏。冉颜决定引蛇出洞,为冉母报仇。最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冉颜得到了一个盒子,按照小说里的话说,那是经典的蚩尤冠。

  冉颜假意要为冉母火化下葬,然后让晚绿到冉府取冉母生前遗物。萧颂找上苏伏,告诉他冉颜会将冉母遗物带在身上以身涉险,所以要求苏伏假扮凶手先将遗物夺走,以免冉颜遭遇不测。不料到了晚绿,只见天色早已暗下来,冉颜的目光明显变得迟疑不定,心里急得已经都快起鸡皮疙瘩了。

  苏伏的师傅躲在屋内听完萧颂的计划,等萧颂走后吗,告诉苏伏,萧颂恐怕已经发现了苏伏的身份,表面上是想帮助冉颜引出杀害真正杀害冉母的凶手,实际上是想引出苏伏真正的身份离,因为冉母的遗物也是苏伏等人苦苦在寻找的东西。苏伏却决定将计就计,如若遗物不在自己手上失踪,萧颂便没有理由怀疑自己。萧颂的计划被朱女士识破,是因为萧颂的计划没有成功,她是与自己的女儿王琳在一起,而他的女儿因此而失去的子女,都该被追究责任。

  冉母下葬路上,高氏让冉美玉拦住送葬道路,趁机引发祸乱,想要抢走冉母遗物,却被苏伏、白义等人假扮的凶手率先抢走了遗物,高氏躲在暗处的手下全都按捺不住,争先恐后抢夺遗物,但最后拿到高氏手中的却是一张什么都没有的普通牛皮,而高氏的真面目也暴露了,原来她也是内卫门的人。报纸头条刊登了高氏被苏伏打伤的原文。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