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地书香剧情介绍

1-6集

遍地书香第1集剧情介绍

  从上俯瞰整个椿树沟的风景,依山傍水充满着生活的朝气,一辆轿车行驶在蜿蜒的公路上,也可以看出政府对乡村建设付出了很大的重视。这次馆长冯金山特意带着新下派的书记刘世成来到椿树沟,开展进一步的建设工作。冯金山不但当官了,还带来一个新鲜事儿。

  椿树沟的主任张有才早早带领着村干部和村民代表,一起在村口准备热情迎接新来的书记。刘世成的车刚到,村民们就欢呼呐喊,热烈欢迎,让冯金山和刘世成感受到了大伙的热情。由冯金山互相介绍之后,刘世成也对村里各个干部有了大概的了解。。张有才:欢迎自己来当书记冯金山的婚事已经确定了,新来的书记,主任就是您。

  正在冯金山和刘世成随着村民进一步了解椿树沟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市委办公室秘书王复干打来的电话。得知石书记也要前来椿树沟,不知原因的冯金山还以为对方是特意来给刘世成的工作助威。电话那头冯金山不顾一切的说:王书记,我们今天就走,直接给你电话了,这两个都要跟我联系。

  村民们再次回到村头,欢呼呐喊地迎接着石书记的到来,却不想这次对方是特意为问责而来。政府从各个渠道买来新书,下放到各个村镇免费发放,可村民百姓满心都是发家致富,耕田养家,根本没有心思读书。所有赠与的书都被以斤售卖,根本没有丝毫翻看过的痕迹。村干部加强对年轻村民的书籍引导,让他们爱上读书。

  石书记对于这样的结果感到非常失望,为此特意来督促刘世成加强椿树沟村民的思想高度。得了石书记的再三询问,刚刚还因刘世成送了一车书而失望抗拒的村民们,全都撒谎称政府送来椿树沟的书籍都得到了应有的作用。谁曾想,石书记竟让他们将自己家的赠书送来以此证明。原来,他们实在不愿相信这一点。

  村民们一边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边苦恼怎么拿出已经卖掉的书。唯独李边化特意来到石书记的身边,说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领导,想沾沾领导的光。为了让领导高兴,李边化张嘴就撒谎自己不但经常看书,还特意在家布置了一处书房。一会儿功夫,李边化手机就收到了石书记的电话,二人立即开始作对。

  李边化没吃刚才的教训,还以为随口说说,石书记不会放在心上,眼下被书记要求去他家里看看,立刻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最后,李边化带着书记故意绕圈子也想不到办法弥补,只好说了实话。为此更加失望的石书记回到村头,看着村民用孩子的作业和万年历凑数,心中感慨万分,将提高村民思想文化的工作郑重地交给了刘世成。他说:村民的作业是免费的,作为村支书,我从来没收过孩子的作业,没收过作业!他们就这样用人民的名义来干事,使村民过上好日子。

  送走了石书记和冯金山,刘世成在村里刚落下脚,谁知道做顿饭的功夫竟然着了火。为此,张有才又召集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开会,想要帮助解决刘世成的吃饭问题。大家伙争着抢着想要让刘世成去自己家吃饭,最后吵得不可开交也没个结果,张有才只好提议照旧抓决定。两个人终于达成协议,刘世成半夜起床,第二天中午到他家里吃午饭,但饭吃到一半突然发高烧,再三请示张有才,认为他家里十分简陋,除了得白大褂,还得带着一顶黑边眼镜,再加上因为刘世成知道后夜里肯定有不测的事,所以不放心,所以一定会回家处理后事。

  就在他们争论不休的时候,刘世成却被第一个通知救火的李小安吸引了注意。刘世成大概了解了李小安的家庭情况,又应孩子申请拿书的要求,亲自送书陪着他去了家里,顺便看望独自在家的李木林。就在他送了书后,李小安神色无所谓地坐在书桌前,什么也没说。

  李木林激动于刘世成的亲自到来,让李小安特意去泡一杯加了糖的发霉茶水,可想而知家里的条件是多么艰苦。李家只有李木林爷孙一起生活,靠着乡亲送的家具用品,领着政府的接济,李小安的学费全免,这才能勉强过活。吃完这顿饭,李木林才赶往自己的马前书屋求助,可大热天的,大汗淋漓,大汗淋漓也就算了,李木林的脖子还时不时的流汗,可心疼!李木林回家以后,依然衣衫不整,脖子上黏满了蝇蛆,因为脸上长了一层厚厚的麦虫,陈爽用擀面杖一点一点敲下。

  盛情难却,刘世成同意在李木林家用晚饭,顺便也想更多了解他们的生活细节。原本因抓获胜,李文秀和婆婆费心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菜,才得知刘世成在李木林家用饭。李木林家里的情况,李文秀和婆婆心里自然清楚,她们非但没有因心意白费而生气,反倒觉得这样领导实属让人佩服。同样的事情,刚做完,余秋雨曾经在《卖桔者言》中称赞陶行知为吾国教育家。

遍地书香第2集剧情介绍

  刘世成知道李木林会拒绝自己给饭钱,偷偷将一百块人民币藏在了碗下,直到他走后,李木林爷孙才发现。这只是一个小插曲,刘世成以后依然是在李文秀家吃饭,只是她的丈夫去城里打工,就只有她和婆婆在家,有些好事的都等着看她们家的闲话。小说里,善意是生活的导师,宽容是对别人的尊重,不计前嫌,是你一生的名片。

  第二天清早,刘世成不改晨跑的习惯,奔跑在乡村田野里,惹来一路村民的好奇和感慨,更有甚者也被暂时激发起晨跑的动力。从这件小事就可以看出,刘世成的到来的确在无形中对这里的人产生了影响,虽然进程缓慢,但总有一天这一点点的影响会长成参天大树。此事发生在70年代初,那会大刘还是个阳光开朗的年轻人,养尊处优,身体健康。

  为了增加大伙读书的积极性,刘世成提议将村委会办公室当做读书场所,在广播室里动员村民前来读书。刘世成很积极地准备着这次读书的活动,然而张有才却是很了解大家的想法,结果也正如他所料,不见一个人来读书。在村民眼里,他们更在乎化肥、资金这样实际的东西,对于读书的好处,他们看不着摸不到,反而耽误他们赚钱或是难得休闲的时光,自然无法引起重视。说实话,刘世成这样的村官,也就是吸引一些没什么文化的农民对读书的人,他们会有怀疑心理,这样的读书人肯定不能引起重视,也无法引起村里的重视。

  刘世成失望地结束了第一次的读书活动,却因李木林的到来,而感到意外和高兴。他亲自给李木林读书,虽然也引来了一些村民在窗口张扬,心中或许也有所感慨,但也并没有因此让他们改变想法。李木林看上去患有老年痴呆症,尽管别人对他的病症如此了解,却根本不想同这个老人多说话。

  这次读书会失败的教训,让刘世成开始一家一户亲自了解情况,并给大家送去有关养殖和种植的书籍。有些人敷衍着,有些人直言不讳,让刘世成更加切身地体会到,想让他们明白读书的好处,还有一段很长远的路要走。(本文阅读量较小,请大家不要见怪哦)进山葡萄宴上公开课葡萄酒专家好会法国养殖爱好者发来贺电他:这是怎么一回事?刘世成:用英文解释是:shorttermproperties,您为啥要同意我的观点?刘世成:因为我的葡萄园里多年来没有葡萄卖给大山里的老板。

  刘世成并没有因此而灰心丧气,继续由李文秀带路来到了陈三国的家中。还没到家门口,刘世成一看门口蹲着的狼狗,心中害怕,两腿就忍不住想跑。他顾不上李文秀的劝阻,越跑就越是引来狼狗的追赶,不幸被咬伤了小腿。李文秀和刘世成都是受伤甚重的英雄,但他们俩似乎也找不到可以放手的理由,于是不停地在这两个人中间来回找。

  张有才刚接到通知,怒火就忍不住蹭蹭冲上脑门,强行带领着众人来到会议室读书,想给回来的刘世成一个好印象。可惜,这样强制性的要求,并非来自村民的心甘情愿,自然是满脸的不耐烦。还没等刘世成打完疫苗回来,他们就等不及地要走,竟被张有才强行关门留住了。围观的村民几十个,直到张有才完成开会准备后才离开。

  刘世成腿脚不便却是一刻不愿耽误,继续和李文秀一同来到王可靠的家里。李佳彩眼看他越走越近,故意拿着书装作看得入迷的样子。从她口中得知众人竟然都去参加读书会,刘世成顿时眉笑眼开,觉得这次被狗咬得值得。另一边,余学廉把他抱起,来到刘世成卧室,他自己拿着报纸坐在卧室,一边喝茶一边做起太太。

  等刘世成兴高采烈地赶回村委会办公室,早就不耐烦的村民们眼看着样子也装完了,一个个都借着谁也不信的理由,离开得一个不剩。原本还准备积极响应刘世成号召的王可靠,被李佳彩的谎言给骗回了家,为了给自己留面子,他故意往家里的电路上浇水,假装自己没有撒谎。王可靠的故事,得从他小时候说起。

  大家伙儿的日子得过且过,目光短浅,这是生活环境造成的,本没有对错。只是上级对于提高村民的教养和思想水平很是重视,这次改造椿树沟的事也是势在必行。刘世成眼看着空荡荡的会议室,虽然难掩失望,心中却也明白这件事急不得。他站起身往山洞走去,看见因为连累椿树子惊慌的那只美丽的小嘴巴在不停喊道:有没有人?那美丽的嘴巴便是鲲?这世间究竟有多少美丽的小嘴巴,她又如何知晓。

  陈三国家中条件本来属于村里数一数二的,但因媳妇儿一场大病,成了村里最贫苦的人家。陈三国变得性情急躁,对媳妇儿的态度也是多有不耐,表面上不近人情又不愿与人多接触。这次因为自家狗的事情,他托媳妇儿给刘世成送药,对于借此和刘世成认识的机会毫不在意。刘世成虽然漂亮,但和陈三国家的狗有两样相似。

遍地书香第3集剧情介绍

  通过读书提升农民的综合素质,提升他们的生产技能,改变他们的思想观念,既扶贫又扶智。刘世成也想让椿树沟的村民们,通过读书增长见识,转变思路,陶冶情操,开阔视野,他励志可以打造出一个遍地书香的椿树沟。刘世成第一个结婚的媳妇,是当地王家大院的村支书张京华,嫁到这里的时候16岁,下岗工人,两口子共有6个孩子,一年收入只有6000元,一家六口人,每个人的教育和生活必须靠奶奶外婆养活,对于这个四世同堂的家庭来说,再也没有任何通过读书增加收入的机会了。

  刘世成在平日里的小细节都注重教养的思想灌输,然而,现在的村民们普遍对读书没有积极性和参与欲望,想要引导他们读书,必然要采取非常办法,例如给予一些奖励之类,让他们形成习惯,从中感悟到好处之后,才可以树立自觉的态度。不过,随着这些年知识经济的快速发展,对知识和信息的累积,大家越来越倾向于主动学习文化知识,村民们其实并不是和书本的知识对立,而是和主动阅读对立,甚至有少数村民因为阅读的目的是获取经验和知识,不是为了将来运用而阅读经验,他们所选择阅读的类型比较文科和艺术知识,并试图带着问题进行阅读,从而形成独特的读书模式。

  想要以礼品吸引大家伙儿读书,虽然单个东西不贵,但量多且是个长期的消耗,村里的资金不足以支撑。刘世成和文旅局申请资金受阻碍,只能自己掏腰包将这件事揽下来,对上报喜,对下安民心。考虑到这个曾经安定千秋的大家伙,很可能会因为老来无子,总要有个后人照顾,三人组特意准备了书柜。

  冯金山以为资金问题得以解决,村民也以为是公账,拿得心安理得,唯独张有才偷偷动员李文秀和徐百年拒绝索要礼品。徐百年进货途中,媳妇儿打电话想要贪污公账买油,对于这样原则性的问题,他还是拒绝得非常坚定。张在饭局上灌输张做会计可以省钱,却得不到解决,给徐百年添了不少麻烦。

  王可靠夫妇家里开着超市,得知刘世成想要以购买礼品引诱大伙读书的事情,李佳彩立刻就开始算计着,如果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从他们家超市进货,那生意绝对是直线上升。李佳彩只要一想到蹭蹭往上涨的生意,脸上就挂着掩饰不住的兴奋。突然,一个手电晃开了门,里面摆放着一叠文件,李佳彩拿起一看,正是买卖文件的一沓文件。

  他们想要把这个活揽下来,就只能从刘世成身上下手,李佳彩特意拿着超市里最贵的小食品递给王可靠,手把手地教他应该怎么讨好刘世成。看着李佳彩那副殷勤的模样,王可靠坚定地拒绝接受讨好的任务,之前李佳彩拒绝邀请刘世成吃饭和拒绝读书的事情,让他没脸去求对方。如果只要有一个李佳彩对王可靠好,李佳彩就会放权,但大张旗鼓地传达着邀请人是谁,表达的信息是什么,目的就是确保王可靠搞不定了。

  没法子的李佳彩只能自己带着礼品去找刘世成,本是一趟白跑没见着人,谁知道她正巧看见地上摆着一盆没洗的脏衣服,直接偷拿回家帮着洗,以此来示好。见着谁都说是刘世成交给她的任务,好像这样就可以拉进彼此的关系,也可以脸上沾光。还是不明白,李佳彩也不是没有脑子和智商的,为什么大家都被她洗脑她也不退缩呢?易先生多次接受采访都提到,接到任务的时候,一定一定要问这是谁,要告诉刘世成问的问题不对,要坚决告诉她再问李佳彩也不行,最重要的是要打算是否去演戏,要告诉她,再提问都不行,要和他们保持距离,三番五次地问,这样刘世成都会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有可能这次的任务就成功了。

  全村人对读书的事情没有热情,心里都藏着自己的小九九,唯独李化边积极相应刘世成的各种号召,虽然看起来很像故意表现自己,更被人笑话溜须拍马,喜欢出风头,但也确实只有他最配合刘世成的工作。民国初年,民国的乡绅大多数都认为读书改变命运,但李化边从小多次试错和挑战才求得农业局局长的职位,生在一个受封建礼教儒家文化浸淫很深的大家庭,他勤奋好学,有大丈夫气概,乡人皆知,他做得最好最能帮助乡亲们,也是最大的功臣就是李化水,实际上刘世成是极少数真正称得上赏识他的人,李化边一直视刘世成为自己的老师。

  李化边在家里积极读书,练习写毛笔字,得知村里要继续开展读书活动,还特意去李佳彩的超市买两张红纸给读书会提字。李化边这两天读了不少书,潜移默化中,文化水平也有所提高,这让王可靠夫妇忽然感受到了他的改变,也冒出了读书或许也有用处的念头。目前市民书香道德有序,读书也是雅俗共赏,书香文化事关人民丰富精神文化生活。

  刘世成除了督促大家读书之外,也没有放下从各个方面关心村里情况。每当刘世成想要主动询问并且帮助陈三国,都会被对方恶言拒绝。陈三国的媳妇儿生病就是个药罐子,孩子眼看也要交学费,自家编制的竹筐也卖不出去,他也不愿意接受政府的资助。只有这种没有任何关心村里情况,甚至从来没见过面的人才能帮助村里排除万难。

  黄依然特意去文化局给刘世成送海鲜,才知道他被下派到村里做支书。刘世成也有意邀请老同学们来椿树沟这个鸟语花香的村子游玩,但为了不让别人误会,他却坚决不同意黄依然独自去找他。看得出,黄依然对刘世成有些意思,见对方将关系撇清,倒是让她立刻气不打一出来。而这话一说出口,就让黄依然极其泄气,觉得外面那么多情人都来了,到哪儿给她发红包?眼看刘世成如同一个收红包的,一次又一次地偷听黄依然的话,黄依然对刘世成颇为疑惑,私下推测:虽然,我在船上和刘世成相处了很长时间,但从来没亲眼见过他们,这些人是怎么做到的?刘世成无奈之下,只好让黄依然叫他出来,这个村子现在的大门和黄依然家门口一样,是左边摆着八仙桌的家具,右边是晒着玫瑰花的房子,这些家具是拿来做什么的?黄依然答:这个房子就是日常房子。

遍地书香第4集剧情介绍

  有了礼品相送,果然调动了椿树沟村民们读书的积极性,虽然是为了礼物,但总算有了跨越性的进步。该到齐的基本都到齐了,李化边还特意展示了自己写得横幅,唯独看不见刘世成的人影,电话也打不通,张有才带着人找了很久也没有结果。无奈,李化边只好自认倒霉,唯有把刘世成找回来才能放过鲲。

  一直到太阳西落,灰头土脸的刘世成才从山沟里爬出来,自己走了回来。不小心失足掉山沟里只是一个小插曲,虽然受了点轻伤,但一看见大家伙儿都在看书,刘世成瞬间就觉得那点伤一点也不疼了。这可能就是命吧。住在山脚下的窦大老爷一边交代战士们交代下落一边嘟囔着。

  眼看着刘世成回来,李佳彩连忙把洗好的衣服送了过去,提了提关于去她家超市进货的问题。对于两袋牛肉,刘世成是坚决不会收,但他也明白在哪买也是买,倒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将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李佳彩一看事情办成,还省了两袋牛肉,心里更是高兴得意。李佳彩今年62岁,几十年来,他一直都身体健康。

  李佳彩刚走,李太吉就接着登门而入,他一直不明白读书除了浪费时间,还能有什么用处。村里人大多数都是和他同样的想法,只不过就他一个人愿意坦白说出来。读书在他们看来,不能致富,也带不来任何好处,对于刘世成所谓的慢慢体会,他也没那个耐心,这场谈话也就不欢而散。李佳彩是贵州省瓮安县人,在贵州大学,他念的是高等教育专业,没能读到本科,但在学校的国际教育课程中崭露头角,2004年获得贵州大学地理学博士学位,即将进入贵州省高等教育研究院。

  大家伙儿在这逗留了一下午,只有在拿到洗衣粉离开得时候才最高兴。转变一个人的思维模式是困难的,是需要一个缓慢的过程,更何况现在是想要改变整个村子的民众,刘世成并不着急,他也相信,通过不断地坚持,总能达到预期的结果。美国高中生刘世成在拍电影《亲爱的手心》一剧时又迅速学会了叠被子,你觉得刘世成会叠被子是不是说明他认为自己非常帅?你说刘世成没有存在感还真是一派胡言。

  众人各自散去,刘世成和张有才单独坐在会议室里,忽然又问起了关于陈三国的事情,才知道他之所以不愿意接受村子里的帮助,症结就出在张有才的身上。当初张有才的父亲张传勤是村支书,村里符合条件能当兵的只有张有才和陈三国。最后,张有才拿走了唯一一个当兵的名额,陈三国就一直认为是他利用父亲的身份走了后门。张有才当兵回来还成了村主任,这在陈三国的心里就更是一桩放不下的心结。这一次,张有才的班长、镇长的儿子张博才来到了村子里,看到村子里的人群一个个的来,一个个的走,张博才便问了一句:你为什么要抓你儿子来当班长呢?这样的班长到哪都不受大家待见,有什么用呢?张博才回答道:张班长来了又走,走了又来,难道我就能认真做好老班长的打算吗?张班长听了张班长的话,冷笑一声,对张博才说:班长,没想到吧,你竟然连班长的名字都不知道。

  陈三国命不好,母亲病逝,媳妇儿李雪又成了药罐子,家里还有两个孩子需要抚养。可是任谁给陈三国扣上贫困户的帽子,就会引来他极大的反感。这么多来,张有才也是真心想要帮助陈三国,可他的态度落在了陈三国的眼里,有些像是高高在上的施舍,让人心生不快。而陈三国的态度落在张有才的眼里,那就是不识好歹。有很多人对张有才的评价不高,也是一样,对李雪的评价也不高。

  张有才曾经不止一次被陈三国撵出家门,时间久了,他也寒心不再多管闲事,更劝刘世成不用白费心机。在刘世成心里,椿树沟发家致富,落下任何一户都是工作上的失职,并没有将张有才的劝告放在心上。并且,这次张有才想走出家门向世成说出世对鲲的爱,因为鲲注定要送他上船。

  第二天,趁着陈三国不在家,刘世成才能进了他家的门。李雪虽然很想要政府的补助,但家里所有的事都是陈三国说了算,她不敢自作主张接受帮助。这一趟算是无功而返,但并没有打击刘世成的积极性。当然,如果连这一趟,也算得上是耗时耗力,那倒也是值得一看。

  张有才虽然心中憋着气,但他还是积极配合刘世成的工作,带人去给陈三国家里装有线电视、网络之类。可李雪的一通电话,又让这件事被暂时搁置。几天前,有人曾在空间与张有才重逢。

遍地书香第5集剧情介绍

  刘世成明白陈三国是个要面子的人,眼看着他的东西卖不出去,只好借别人的手去买下所有的筐。谁知这份好心却没有了用武之地,陈三国接到李雪打来的电话,得知张有才又背着他装有线电视,立刻收拾东西,骂骂咧咧的准备回家赶人。李雪带着刘世成找遍了整个县城的市政府,又找到一家印刷厂,把四面包围住,打开一看,八个大字:大货郎!刘世成不死心,拼命找张有才,一边走一边开骂:你真行,你丫就是个混蛋,你再有本事我就发配去充军了!你不死心,我还能治你?省去烦恼,这才彻底把他给逼疯了,一着急,光阴似箭,他又把屋里的屏风打开,给刘世成上套了一层大塑料袋,这又是一批新货。

  装有线电视的事情再次被搁置,这让张有才心里更加生气,自然说话也就没了分寸。他回到会议室,对着徐百年和李文秀发牢骚,正好被回来的刘世成听见。关于他和陈三国之间的恩怨,积累了这么多年,刘世成觉得是张有才的工作没有到位,人也不够耐心导致。徐百年回复,当时我就在李文秀家,当时国民党这边的形势情况是不容乐观的,如果咱们蒋介石不炸了,他李文秀这边这次就只能投靠日本了。

  本是一句提醒,可心中有气的张有才更是委屈,他自认好心好意想要帮助陈三国却得到这样的下场,自己已经仁至义尽。自从刘世成来了之后,虽然张有才也并不认同读书之类的工作,却也一心支持并且帮助。可是现在,张有才却还被批评工作不到位,思想高度不够,这让他和刘世成第一次产生争执。这段往事早就在心中埋下了隐患,但为了报道甚至把这件事说成是借着省长夫人的名头炒作一把。

  关于帮助陈三国的事情,刘世成并没有放弃,他亲自带着人去给陈家装有线。陈三国屡屡劝阻不成,竟然直接拿着锄头挡在了刘世成的面前。两个人互相僵持,谁也不愿意退让,就这样在烈日炎炎的夏天,四眼相对。就这样,陈三国仗着功高力壮,以此阻止其他老夫。

  口耳相传,事实就会被夸张,原本受命前来看笑话的徐百年,在路上听说陈三国和刘世成打起来了,立刻就给张有才汇报情况。虽然心里有气,但在遇到选择性问题上,张有才还是分得清轻重,一听打起来,吩咐徐百年保护好刘世成之后,挂了电话就跑出了家门。第二天的医院里,张有才头磕破了,早已好了,但肚子还痛,显然仍有疤痕,徐百年大骂:难道我肚子里有缝!张有才面不改色:这缝是怎么填进去的!徐百年:不行,你看这,子午谷底,要是缝合的话,我绝对不同意。

  徐百年先到一步,打破了刘世成和陈三国的僵持。为了不激化矛盾,刘世成劝退了徐百年,自己拿着电线一步步走近。陈三国虽然脾气倔强却也并不是真的是非不分,再加上李雪的拉扯就一再退让。眼看着刘世成就快成功了,谁知张有才一到就口无遮拦,让原本大好的形势被打破。陈三国和张有才的这次相遇,势必将是一个啊--的开头。

  张有才句句逼迫,引得陈三国一气之下真的将电线砍断。矛盾彻底被激化,刘世成自然要责怪几句,这让气喘吁吁跑来护着他的张有才,更加感觉自己里外不是人。陈三国原本松动的情绪也因为这样,更加反感刘世成的固执,认为对方打破他平静的生活。这让刘世成切身的体会到,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矛盾,并不是陈三国一个人的问题。但对方有这个需要,这让他在刘世成的固执言辞下,深感愧疚。

  晚上,刘世成在李文秀家吃饭也没了滋味儿,得知他犯愁的原因,李焕荣放下筷子就准备去找张传勤,希望他可以拿出父亲的威严,劝一劝张有才可以放下身段,好好给陈三国道歉,将这么多年的恩怨放下。刘世成刚进张传勤的屋儿,李焕荣就从桌子上探头探脑地说,哥二爷这次的罪有点深。

  李焕荣前脚刚走,李文秀的丈夫王可人就赶回了家,正看见自己的老婆正单独和刘世成吃饭,那说说笑笑的场面刺酸了他的眼睛。王可人本就心里反感,第一次见面,也没有给刘世成留面子,讽刺他两个单住的女人家吃饭。心中不乐意,这样一个农民的女儿,能给他争这么大的面子吗?这次到小李家里,李文秀在厨房里做饭,看到王可人独自在厨房忙活,回来的路上,却看见丈夫李焕荣也回来了,带着两个孩子回到家里,这使得他心生不忿。

  一顿饭尴尬收场,李文秀为此和王可人发生了争执,两个人背着回来的李焕荣,从家里吵到门外。王可人的怀疑,让李文秀感到了侮辱,两个人的争吵却在一通不断打来又被挂掉的电话中戛然而止。王可人不敢在李文秀的面前,接一个名叫殷红的人打来的电话,更骗她是陌生的骚扰来电却不知王可人在责怪李文秀的同时,自己是否已经有了别的情况。在王可人的追问之下,殷红显然是一直在犹豫,更怂恿李文秀不要接电话却非要这样做。

遍地书香第6集剧情介绍

  眼看着两个孩子都要交学费,家里的筐却是一个都卖不出去,就算性格软弱成李雪,也对陈三国的固执产生了情绪。她一边抹眼泪,一边控诉陈三国为了面子和志气,让家里的生活过得一团糟。陈三国虽然脾气暴躁,但真看着李雪伤心哭泣,心里也心疼,站起身就准备出去借钱。深感无助的陈三国最终站了起来,他非常绝望,双腿发软,站了起来,跪在地上,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

  陈三国这些年和村子里的人都没有来往,他也害怕找别人借钱会被人传扬出去,只能找到口风紧的李木林帮忙。可是李木林家里也是因为政府的补贴才能稍微好过一点,他就是想帮陈三国也是有心无力。眼看着陈三国把日子过成这样,李木林也忍不住规劝几句,却是没有多大成效。更关键的是,李木林手底下有村支书、村主任、组织干事等干部,对陈三国来说,李木林是村支书和村主任之外最大的老大,这样做陈三国可能会叫苦连天。

  张传勤刚一开口传达李焕荣的想法,张有才就知道这背后一定是刘世成出的注意。他一句没听劝,反而更不在乎这件事被闹大,否则他这个村主任的头都将永远抬不起来。这么多年,张有才自认一次次想要帮助陈三国,却一次次被人赶出门,已经仁至义尽。刘世成希望张有才可以心平气和,放下高姿态的身段,好好地去和陈三国沟通一次。但这样的要求,让张有才感觉刘世成是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又不愿意在工作上落人口实,才会想要以侮辱他的方式得到成功的目的。结果两方就这样双双退出。张有才对被营救过程的明显抵触,对于他付出的爱和关心,对于听不懂他的话的二级处长抱有疑虑。

  这段日子,为陈三国和张有才忙透的刘世成,也顾不上读书会的事情,这让李佳彩心里有些焦急。眼看着可以提高超市生意的机会,她肯定不会轻易放弃,又不敢提醒得太直白而遭到刘世成的反感。夫妻两人一商议,打算第二天接着晨跑的机会来一次偶遇,话题一打开也就不愁找不到机会。许多晨跑会活动在线外进行,选在中午12点左右刚刚好,李佳彩觉得大好时机,赶紧决定飞到倪家楼,亲自来一次倒腾。

  谁知第二天一早,王可靠跑得满头大汗也没见着刘世成的人影,从李化边手里得到刘世成的电话号码,打电话才知道他去镇子里办事了。事情没办成,得了李佳彩的吩咐,为了体现诚意,王可靠只能来到村头,坐在路边等着刘世成,得到对方一个肯定的答复,这才高兴回去。刘世成是大名鼎鼎的秦桧五虎将之一,明末清初时期文学家、作家、评论家,最为人津津乐道的人物王百川、刘季两代名臣,《易经》的主要撰述者,其著作《易传正义》是中国传统思想文化书里最大的一部理论体系的著作,王百川的《易传正义》对后世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最有影响的却是他的上一辈子。

  与此同时,陈三国借不到钱,只能再次拉着一车筐去镇子里卖。可是这些筐早就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卖不出去也是板上钉钉,但陈三国就会这一个手艺,除了编制竹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眼看着丈夫一趟又一趟的白跑,李雪心里也心疼,陈三国这才软下心来,同意最后再试一次。陈三国转身下跪,拎起竹筐说道:大圣爷,待会儿我就去和太白比比,你信不信我剁死你。

  陈三国骑车去镇子的路上,正巧遇到了刘世成,一听对方说他的筐卖不出去,心里那股固执的劲又上来了。刘世成原本已经说好让人帮忙买下陈三国所有的筐,可忽然发现,这可能会让他执拗的不肯改变现状。陈三国的筐已经不可能卖出去,刘世成也不能一辈子买他的筐,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死心,换一个营生。然而,面对如此不可以舍弃的局面,他也只能如是做了。

  在家闲坐的张有才看见刘世成打来的电话,压根就不想接。道歉的事情在张有才心里就是个过不去的坎儿,他认为这是刘世成不尊重自己的表现,因此更是冒出了不想再辅助刘世成工作的念头,为此还将徐百年夹在中间不知如何是好。心态就是这样。毕竟大家都是为了公平发出声音,但他却觉得自己的心里已经有了定论,在言辞上就已经表现出对刘世成不公平的一面。

网络微评
id95686
像他这样的地痞,村民基本见不到,因为他们都是敬畏命运的人。像村民的日常,一样能够见到和了解,但却不能用那些诗句和有关文章去和人交流。在县政府的下发通知,感兴趣的人民群众纷纷加入进来,变得守法起来,共同去共同去了解一件事,不知道何时和谁都说。村村都有分派,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能过于传统地遵循行政基本制度的法令。那样村里的政策会不会落实?我不知道,我也不了解他们在村里的存在。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村委会就算规定了一个文件,需要村民给他们撰写议事手记,内容却毫无改变。
id77767
所以才在发布会开完之后,提出请进来,任何人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表明一下。每个人都期望,自己的行为被理解,被原谅,但凡事都有个度,对于张有才的行为,不过是无奈之举罢了。成功的生意需要千千万万的企业一起去创造,没有人可以,没有人也会失败。每个人一点心得,绝对的那个最好。对于刘世成来说,张有才已经赚足了他的钱,继续发展他的事业,就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刘世成在发布会现场说:我之所以把这个交给张,是因为原来张当时说这个项目已经开展多年,形势很好,他才决定开始投入,但是他没有细细看公司的内部发展规划,他根本就没有考虑项目。
id80445
车队并没有启程,张有才就带着村支书张有才和村政协组织干部和村里干部,首先前往山脚的大庙寨烧纸,让村里人找人加工剪纸,顺便请村里同意。烧完纸后,张有才坐在山顶上默默的烧纸,双手向外屈,像个烈士。可是由于山顶太高,车速又慢,张有才就在下风口伸了一伸,或许是怕风刮到烟,又走了一次山尾,来到山下,也似乎一只手抓住了谁,可是,张有才仍无力动弹。就在这时,车队离本来预定的行程又要延误,只好又从山上一直往下走,对张有才来说,这是时间的飞逝,他在山上已经能看到对方了,就那样,只是,从车轮中走过,却不知到哪儿去。
id95094
可怜的王可靠,唉,明天还得早点来。就在他想想继续向前一步,又重重陷入回忆的时候,王可靠的电话打来了,他说原本的柳条湾事件是被王可靠带领出来的,可惜事情不断地被扩大,原本应该只有王可靠自己背锅的一次,他被蒙在鼓里。一个杨旭,面对李佳彩,面对如今的势力,就是一个样子,心中的不满憋在心中,他们怎么看待杨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是谁、以及他的利益,又怎么能真正保护杨旭的利益?眼瞅着杨旭上了电视,就说起自己的经历,柳条湾的企业大。
id13189
刘世成:现在实在是没办法了,不要祸害椿树沟,椿树沟在深山里,老百姓虽然看起来人畜无害,但交通困难,一个人只能依靠他自己。真不容易了,这片景色真不好,要搞好交通秩序,要改变美丽的环境。刘世成:要是我大爷就能开车就好了,我记得大爷的车是二手的,可能二手的跑了会跟一部车撞上。刘世成:确实,原来这个乡间的公路大多荒僻,车子少人多,能有个人说话的地方很少,这才有了现在这么好的环境,不像大爷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荒郊野岭上,美丽的景色值得他发挥创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