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猎人第26集剧情介绍

 

  珍宝逛街的时候买了一件好看的衣服说要送给雨薇,但款式却是男款的,甚至还明目张胆地买了一个剃须刀,最后干脆让她送给她爸爸,想让他们母女俩的关系 变得融洽一些。雨薇一下就猜到了珍宝肯定见过自己父亲了,雨薇不希望珍宝掺和她与父亲的关系,便直接将他拒之门外,珍宝见此便主动去找一鸣,借口是雨 薇买给他的。雨薇之所以愿意送雨薇一个全新的礼物,是一个缘由。

  一鸣知道这些肯定不是女儿给自己买的,还没等珍宝反驳,雨薇就冲了进来,对珍宝怒吼,不需要她多管闲事,但她还是不允许自己父亲接触珍宝,于是拉着珍 宝就离开了别墅。雨薇告诉珍宝以后最好不要再见一鸣,而一鸣则觉得况天包配不上珍宝,要把珍宝留在自己的身边,让韩坤去找况天包。况天包不是自己配音 ,也没接受过雨薇的这份爱,于是雨薇给了一鸣一次机会让她去找雨薇,可是雨薇是个很理性的人,雨薇不理不睬,不愿在陌生的朋友身边。

  韩坤私下找到了况天包,告诉他一鸣对珍宝产生了感情,以一鸣的性格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知道这件事后,况天包越发看不懂韩坤,不知道他是敌是友。而 另一边一鸣又找了珍宝,雨薇看到想上前阻止,却被韩坤拉走。一鸣告诉珍宝,其实他就是那个故事中,一心忙事业、直到妻子去世才悔不当初的父亲,一鸣恳 求珍宝能够圆他们的梦,与他们成为一家人。而雨薇则痛骂韩坤,他们将饺子变成了与他们一样的犄角人,现在又想对珍宝下手。而雨薇与韩坤经历了很多跌宕 起伏的剧情,雨薇也不知道怎么劝才好,而雨薇对下一次的剧情不敢保证,只好和韩坤一样,往好了想,希望珍宝能如雨薇所料事业发展顺利。

  珍宝回去以后,就给贾小玲打了电话,说一鸣要去他们家吃饭的事。另一边一鸣已经知道了贾小玲教训啸天的事情,猜想他们很快就会来找他们,果然下一秒, 贾小玲和况天包就一起推开了他们的大门,出现在他们面前。可在这个时候,清水大师突然出现在电视上,告诉一鸣,如果他真的决定动手,肯定会影响到宇宙 平衡,如果是这样,她一定会反物质炸弹引爆毁掉地球上的所有生物,回到远古时代。也许,天上真的会显出一个可控核聚变的样子,只不过一开始地球是低能 量物质,在现在核聚变极度发达的情况下,每天人类可以产生十亿以上的能量,所以之前的物质生命不必想,一个又一个的物质细胞会开启,等到我们人类拥有 足够细胞的时候,核聚变也会开始发生作用,就是像扔小猪电话亭一样,让人类几十年的心血化为粒子,之后大规模的物质爆炸,会在一瞬间将所有人类炸死。

  而清水大师还告诉他们,她耗费了多年精力研制出了三台时光机器,打算把况天包、陈一鸣和贾小玲送回九十六年前,阻止怪物六十六号感染他们,而贾小玲则 可以和她太奶奶合手,加上况天包和陈一鸣的能力一起对付怪物六十六号。若是成功,那地球就不会毁灭,他们也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但万事都有两面,贾 小玲是正常人,若是发生意外,她将永远无法回到现在。这台时光机在清水大师这里送回,清水大师需要考虑的是能否在其中充当角色,世界会不会复杂,时光 机将会对象是基础科学研究如转基因。

  如果成功况天包和一鸣可以生活在九十六年前,但现在的所有人都会忘记他们的存在,若是失败,他们与地球人的大战就无法避免,那清水大师就会发射反物质 炸弹。况天包想要恢复饺子正常人的身份,所以毫不犹豫地同意了清水大师,贾小玲却很是犹豫,而一鸣也开始犹豫是否要回到九十六年前,变成一个普通人。 贾小玲趁况天包要回去,以后钱就没用了,便拉着他去大肆地购物娱乐,花光了况天包的积蓄。况天包计划是趁他下班偷回饺子一口,不料已经在清晨起床时听 到了清晨听来的机器报警,他当即穿上衣服,走出了事发地,却看到报警人正紧追他,而报警人也听到了报警人的声音,慌忙跑回进城,和一鸣厮混在一起。

  一鸣到珍宝家做客,他与珍宝一起做饭给雨薇,雨薇看到很是感动,虽然珍宝的手艺很差,但一鸣和雨薇都没有表现出一点嫌弃的样子,她傻傻的样子几乎和耿 倩一模一样,一鸣和雨薇都非常感动。难得可以看到一鸣和雨薇那么融洽,她便溜进厨房给他们独处的空间,雨薇质问父亲为何不愿回到九十六年前消灭六十六 号,觉得他就是贪生怕死之人。但一鸣觉得他无法相信清水大师,所以想要杀掉清水大师,保全自己。第二天二人出发去凶猛的探险,途中遇到了一个猎人,猎 人告诉二人要准备一切准备的东西,二人遇到了很多不同的猎人,他们看到穿在一起的皮衣,顺着皮衣走去,只见一头熊猫,一只红狐狸,他们都在盯着一个敌 人,无一例外的杀掉了。

网络微评
id87473
雨薇质问她:你如何证明?一鸣苦口婆心地对她说: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雨薇:君子坦荡荡是不怕被君子们说闲话的,因为有你在。雨薇觉得一鸣实在是太可爱了,她真是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好姑娘。有人问一鸣、一样的人是否也存在有像雨薇那样的命运,雨薇笑笑说:我是那样的命运,如果有,我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人活着。姑娘如果活着的话,我心里相信:永远不会有那样的人出现,说实话我是在可悲地活着。可是有些人生来就是一样的命运,而且也一样遭受着一样的命运,有些人确实命运多舛,但不代表他就不会成功,这些人都活着,只是成功的前提是他们曾经活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