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阳赋剧情介绍

1-6集

上阳赋第1集剧情介绍

富丽堂皇的宫殿中,慈祥可亲的孝穆太后正在与年幼的阿妩一同玩游戏。只见阿妩的眼睛蒙上了白色丝绸布条,孝穆太后从后将她揽入怀中,二人脚下就是立体的山河社稷图。孝穆太后以图上的地点询问阿妩,天资聪颖的阿妩答得头头是道,惹得孝穆太后笑意连连。此时宫女来报,晋敏长公主催促已经在宫中逗留多日的阿妩回府,孝穆太后与阿妩祖孙二人实在是难舍难分,太后当即就回绝了长公主。

王儇,琅琊王氏之女,母亲是当今圣上唯一的姊妹,是最受先太后宠爱的晋敏长公主,父亲乃是当朝丞相,一出生就被外祖母养在身边,赐寝殿凤池宫,在无限宠爱中长大。无论何时,她都可以直入中宫,任意在御苑嬉戏,与三个皇子读书玩耍,太子子隆性子顽劣,二皇子子律体弱多病、沉默寡言,他常因母妃的出身受太子欺负,三皇子子澹总会温柔地注视着她,在王儇眼里,子澹哥哥一直都是最好的。她的姑母入主中宫,成为了王氏一门第十二位皇后,而王儇也受封上阳郡主,倒比嫡亲的哥哥位份更尊贵,最亲近的人都只唤她的乳名,阿妩。

这一日,阿妩失手将太子绊倒在地,因怕皇后姑母与太子皇兄责怪,于是躲进了皇帝舅舅马曜的衣衫里。皇后王氏接着来拜见皇帝,马曜连忙为阿妩说情,当他掀开衣衫时,发现阿妩早已靠在他的身上熟睡。从童年到少女青葱,阿妩都像是被华盖稳稳笼住的花朵,集所有光华宠爱于一身,可她并不知道的是,华盖之外是九州天下,她曾引以为傲的士族和家国,早已腐朽不堪、封烟四起。

元熙十五年八月,远在西部边陲,无数将士拒敌忽兰于重地宁朔之外,血流漂杵,悲兮壮烈。与此同时,阿妩华美的及笄之礼,正在建宁皇城的太极殿上,掀起另一番不见硝烟的腥风血浪。或许,一切从那时改变,又或许,一切从没变过。自那时,阿妩终于被拖进了惨烈的棋局。

太极殿上,由晋敏长公主和皇后共同为阿妩行及笄之礼,而女子及笄便当婚嫁,殿下重臣各怀心思,纷纷揣测阿妩将来的卫侯人选。边境传来八百里加急战报,被丞相王蔺接过。皇后顺势提起阿妩的婚事,并挑明自大成开国以来,皇室与琅琊王氏世代联姻、血脉相融,既如此,上阳郡主理当与皇室子弟许婚,她提议陛下为阿妩许婚。此言一出,殿下大臣争议不断,太子殿下与三皇子成为竞争人选。王蔺将边关急报上奏陛下,打断了这一局面。

阿妩一直因为及笄之礼上,王蔺将她的婚约滞后一事耿耿于怀,王氏祭祖时,也是好不容易由哥嫂亲自将她请到祠堂,到了祠堂也赌气的不诵家训、敷衍了事。阿妩知道自己虽与三皇子子澹两情相悦,但父亲王蔺并不赞同。眼见父女二人互相置气,哥哥安慰她道,传闻得琅琊王氏女者得天下,所以父亲当然要对她的婚事谨慎一些。

宁朔将军萧綦率领驻守宁朔的众将士同仇敌忾,与来犯的忽兰王一军展开殊死拼搏,奈何敌众我寡,萧綦陷入敌军的包围圈。大成朝堂之上,众臣因是否兑现三年前'杀忽兰王者,不论出身,皆封王爵'的诰令而产生分歧,士族出身的大臣尤为抵触寒门出身的萧綦,丞相王蔺提出将此事交由陛下定夺。

萧綦武功高强且神勇无比,他突出了重重包围,挥刀砍倒忽兰的战旗,而后径直冲向忽兰王。他费尽周折打败了强劲的对手贺兰箴之后,正式与忽兰王展开交锋。阿妩向陛下禀明,当太子妃非她所愿,请求陛下许她婚配自由,陛下随后允准。此事由皇后安插在陛下身边的眼线安德偷听之后,禀告给了皇后。太子得到消息后,在皇后面前大闹一通。

晚间,阿妩自知白日在御书房的放肆行事定招父亲生气,所以前来负荆请罪。王蔺吩咐王安对她用戒尺掌手心五十,禁足百日。不日,宁朔大捷,萧綦战胜的消息传回了建宁。诰令下来,将萧綦擢升为征北将军,都督西北诸州军事,晋封王爵,即日回京受封。

上阳赋第2集剧情介绍

阿妩正在与侍女们一起欢天喜地的捉迷藏,此时,宜芳县主谢宛如给她送来亲手做的桂花糕,二人私交甚笃。谢宛如约阿妩于后日上元佳节之际,一同上街游玩。萧綦突然接到丞相王蔺的亲笔书信,邀他上元灯节进京一叙。顾太傅十分抵触萧綦封王晋爵之事,一直鼓动王蔺加以行动,而王蔺料想,此番萧綦之事,乃皇帝与谢渊商议的结果,木已成舟,再无转圜余地。至于此次谢家因何鼎力支持萧綦的原因,靖国公世子王夙猜测,谢渊是无利不起早,看中了萧綦手上的兵权。

谢家多年掌握着钱粮,而王家掌握着一半的兵权,钱粮、兵权都是国之根本,王、谢两家一分为二,分庭相抗,皇帝以此制衡朝局多年,这次却意外引外力打破了格局。阿妩乔装打扮后,避开所有耳目,打算翻墙离开王府。阿妩翻墙张望之际,不慎摔了下去,正当她快要着地之时,落入了一个坚实的怀抱,此人正是三皇子子澹。子澹向她道明来意之后,阿妩才知谢宛如那日约自己同过上元灯节,其实是受子澹所托。随后,二人手牵着手同游上元灯会,欣喜地看着新奇热闹的一切景象。当他们游街兴味正浓时,一名自带杀气、气场强大的男子险些碰到阿妩,而后头也不回的走进清河酒肆,那是阿妩与萧綦的第一次见面。

萧綦带宋怀恩一同赴王蔺之约,王蔺开门见山的告知萧綦,此次皇帝宣召,名为封王,实为削权。萧綦风头正盛,但手中的兵权却令皇帝寝食难安,在朝堂之上,是没有硝烟的暗流汹涌,杀人都不见血,萧綦纵然是猛虎,在京中也好似被困深渊。而后,他道明此次约见的用意,实为要与萧綦结盟。结束与王蔺的会见之后,萧綦看到上元灯会上的繁华景象,临时起意想要游逛一番。萧綦与宋怀恩在一处戏台前再次偶遇了阿妩和子澹二人,此时阿妩正在因戏众随意攀扯上阳郡主嫁给萧綦而口不择言,她当着萧綦的面说道,自己不仅见过萧綦本人,而且萧綦就是那戏台上三头六臂般的古怪模样。萧綦闻言不禁失笑出声,子澹见状立马摘下面具向萧綦赔礼,然后拉着阿妩离开。随后,子澹带阿妩来到湖边放灯,二人对着彩灯互相许下夙愿,二人你侬我侬之时,突然从湖里冲出蒙面刺客,子澹将阿妩护在身后,只身与刺客周旋。眼看刺客的刀就要落下,萧綦从天而降将刺客击杀。

阿妩与子澹分别后,欢欣雀跃的回到闺房门口喊锦儿开门,却不想皇后突然造访,锦儿现下正罚跪屋中。皇后问起她方才去了何处,阿妩将她去上元灯节的事情如实告知皇后,只是对子澹只字未提。皇后道明来意,吩咐阿妩亲自向皇帝说明,她自己真正属意的是太子,并自愿嫁给太子。阿妩当场忤逆了皇后,表明她与太子之间并无儿女私情,三皇子子澹才是她的意中人,而且她已经收了子澹的定情信物。二人争执之间,皇后气极想要向阿妩动手,被恰巧赶来的晋敏长公主拦下。皇后与王蔺来到一处商议,道明帝后多年不睦的原因是,皇帝一直提防王家的权势。王蔺知悉皇帝深谙制衡之术,他决定与皇帝下一盘棋,吩咐皇后按他的计划行事。

阿妩将晚上子澹遇刺一事告诉了长公主,长公主猜测此番是皇后所为。谢贵妃深夜拜见皇帝,将子澹被刺客刺伤之事如数禀告。皇帝紧忙安抚了谢贵妃,并承诺她定要彻查此事。次日,皇帝因子澹遇刺一事在朝堂上大发雷霆,而后他将此案交于太傅顾庸彻查。下朝之后,皇帝询问皇后昨晚去了何处,皇后谎称去相府探望阿妩。皇帝当着安明侯的面,紧接着用子澹遇刺一事影射皇后,疑心昨夜之刺客是出自她手。皇后闻言,义正言辞的否认了皇帝的猜忌。

顾庸与仵作一同查看刺客尸体,得知刺客似是异族,而非中原人士,随后官兵大肆抓捕异族人,却不成想在烟柳之地搜到了二皇子子律。谢渊奉皇帝之命,将皇帝属意许婚之人是萧綦的消息告诉了谢宛如,谢宛如愤然离开。

上阳赋第3集剧情介绍

子澹拜见谢贵妃,谢贵妃关切的询问他的身体状况,话里话外透露出皇后的歹毒与她对皇后的厌恶,她猜想,定是子澹与阿妩两情相悦、私定终身之事惹怒了皇后,他们二人才遭此横祸。眼下倒尚且有皇帝庇佑,若日后太子登基,子澹恐怕再无活路可走。下人来报长公主入宫,谢贵妃再三叮嘱子澹后,就动身前去迎接。

阿妩向谢宛如询问子澹的状况,得知他用过阿妩命人送去的药后,身体已然好转。而此时的谢宛如确是心事重重、愁云密布,阿妩觉察出她的反常,追问她是所为何事。谢宛如告诉她,自己要嫁人了,夫君正是萧綦。随后,谢宛如告诉阿妩,后日萧綦就会进京,皇帝御驾亲迎,届时三位皇子也会出席,于是二人相约一同前去观礼。

晋敏长公主与谢贵妃会面,二人就子澹和阿妩双双遇刺一事达成共识,谈话间,谢贵妃将自己母家的祖传玉镯取出,直言这是将来传于子澹正妃之物,而现下她恳求长公主转交于阿妩之手,并言明此物的非凡意义。谢贵妃恳切真诚的话语令长公主十分动容,她本就属意将阿妩许配给子澹,此次进宫正有意向向皇帝求得此事,于是二人一同前往向皇帝求情。

长公主与谢贵妃一同来到御书房,二人向皇帝请求将阿妩许配给子澹,皇帝考虑到这正是阿妩的真实心意,且又能让长公主与谢贵妃都能得偿所愿,于是予以恩准。而后,皇帝命谢贵妃先行回宫,留下长公主单独详谈。皇帝向长公主询问得知,她虽与王蔺同床共枕多年,但二人早已是同床异梦。王氏一族本就在朝堂上位高权重,王蔺的权势也是如日中天,如此一来,不得不让皇帝心生忌惮和防备,于是他逼问起长公主如今的立场。

长公主将谢贵妃的祖传之宝交到阿妩手上,阿妩仔细端详着,幸福之情难以言喻,她雀跃的上去就抱住了母亲,这一幕正巧被王蔺看到。长公主说道,阿妩与子澹二人两情相悦,且二人的婚事皇帝也已经恩准。太子与二皇子突然造访相府,所为正是提亲之事。王蔺将猎杀温顺的兔子与猎杀桀骜的麋鹿之间比较来提醒太子,太子恍然大悟的向他连连道谢。

太傅顾庸一直十分抵触寒族出身的萧綦得以封王一事,他正在案前自言自语,不料突然被人从后勒住脖颈,毫无还手之力,当场就断了气。萧綦的封王礼当日,谢渊正在紧锣密鼓的安排着诸多事宜,王蔺此时赶上前去,二人夹枪带棒的说了一通。

阿妩欢欣雀跃地与王夙、谢宛如一同来到城门观礼,她碰巧与城楼下的子澹四目相对。封王礼开始后,萧綦率兵威武的来到城门楼下,当他摘下面罩之时,子澹顿时一惊,他认出此时的萧綦正是那夜击杀刺客之人。就在皇帝邀请萧綦一同入城之时,城门楼上吊死一人,此人正是太傅顾庸,而他身上还带有'庶子祸国'的字幅,众人权当他是以死相谏于皇帝,萧綦的封王宴也被迫延后举行。

王蔺从仵作处得知,顾庸的死亡时间在四个时辰之前,也就是说他在坠下城楼之前,就已经是死亡状态。王蔺猜测,顾庸遭此横祸或许是与他正在彻查的子澹遇刺一事有关。阿妩与子澹月下相会,她完全被白天在城门顾庸坠落一事吓慌了神,不住地感慨世事无常,子澹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温声细语的宽慰于她,这一幕被王蔺撞了个正着,第二日他就吩咐下人将后院西墙的大树砍掉。

谢宛如因不满与萧綦的婚事,跪在地上向谢渊苦苦哀求。谢渊向她解释称,萧綦现在手握重兵,若为谢氏所用,可保谢氏百年基业。谢宛如不以为意,直言不想成为谢渊的棋子。谢渊闻言,气急败坏的一巴掌将谢宛如扇倒在地,随后拂袖而去。阿妩与锦儿一同前往封王宴,却在半路被皇后的婢子拦住,随后独身跟随那人离开。封王宴上,皇帝当着群臣的面,对萧綦与他率领的宁朔军大加赞赏,随后宣召,封萧綦为豫章王。

上阳赋第4集剧情介绍

封王宴上,皇帝当着群臣的面,对萧綦与他率领的宁朔军大加赞赏,随后宣召,封萧綦为豫章王。皇帝随后在大殿之上对萧綦说道,豫章王,是大成开国以来第一个异姓王,他希望萧綦能不负恩泽、守土卫国,永远忠诚于皇帝。开宴之后,子澹主动走上前去敬酒,谢遇刺那夜萧綦对他的救命之恩,萧綦以茶代酒,二人举杯对饮。

席间,太子子隆悄然离开,随后匆忙赶到华光殿,并支开了所有宫人。阿妩一直在皇后身边的婢子的引领下前行,她意识到这次并不是通往昭阳殿的路,而后被告知皇后今日是在华光殿,阿妩虽觉此事似有反常,但也并未多想的继续往华光殿走去。太子正在华光殿焦急地等待着,阿妩终于来到华光殿,竟发现此时院里空无一人,她顿时心生怀疑。奈何那婢子实在巧舌如簧,哄骗阿妩进入华光殿后,悄悄关闭了大门。

阿妩来到内殿中,却不想竟撞见了太子子隆与谢宛如行苟且之事,她慌忙跑出殿外,太子衣衫不整的在后边紧追不舍。当阿妩跑到门口时,却发现殿门已经被人紧锁,她大声呼喊来人,却被身后的子隆阻拦,此时的子隆早已被迷情香失了心神,追着阿妩要与她欢好。谢宛如仍在榻上独自伤心泪流,阿妩趁机爬上院内的大树,攀爬着走上宫墙,她情急之下竟从宫墙坠下,恰巧被刚好经过的萧綦接入怀中。

那婢子将事成的消息禀告皇后,并告诉她,太子子隆误把谢家的宜芳县主谢宛如当成了阿妩。谢宛如回想方才之事,是有婢子寻她去拜见皇后,那婢子将她引入华光殿中,随后便关上了门。她进门就看到了已经迷失心神的太子,本想转头离开,却不料太子直接就将她抱了起来。眼见木已成舟,太子只好推脱是在封王宴上醉酒所致,并且直言今日之事不该是谢宛如,当是阿妩才对。此言一出,皇帝勃然大怒,言语间竟动了易储之心。皇帝随后命令薛道安,自徐嬷嬷以下,来过华光殿的宫人,每人赐鸩酒一杯。

皇后正在训斥太子,王蔺突然造访,径直走向太子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太子苦苦向王蔺哀求,求他力保自己的太子之位,并保证再也不会惦记阿妩。王蔺严肃的警告了太子,并命令他即刻迎娶谢宛如为太子妃。太子失魂落魄的走出昭阳殿,却被子澹挡住去路,子澹支开所有宫人,愤怒地对太子大打出手。

阿妩因惊吓过度,仍然昏睡在榻上,长公主一直照顾在侧。皇后亲自为太子上药,护子心切,她不依不饶的决心要为太子报复回去,但眼下最重要的是让太子迎娶谢宛如,赶紧把此事圆过去。萧綦独自静静吹奏着,脑海里竟不自觉的浮现出阿妩的身影。萧綦的反常连宋怀恩都看了出来,他吩咐宋怀恩将王府布置成军营一般。

皇帝与不能闻不能言的道士袒露心声,称他十分后悔当年借助琅琊王氏之力登上帝位,现如今处处受王家掣肘。他深知太子心思简单,可他却是王氏所生,自己本想用谢家与萧綦联姻来制衡王家,到头来,却毁在了太子手里。他决定当下应当机立断,永绝后患。

此事一出,既阻止了阿妩与太子的联姻,也破坏了谢家与萧綦的联姻,可谓是一箭双雕。王蔺想到子澹遇刺、顾庸被杀、再加上今日华光殿之事,得利者并非王谢两家,更不是皇帝,所以要彻查此事。他知皇帝已动了易储之心,那皇帝既已不仁,那就休怪他不义,此言正巧被长公主听到耳里。

皇帝与谢渊商议废储之事,废太子,改立子澹,但是要一举成功,另外皇帝吩咐谢渊彻查华光殿一事,找出暗处之人。王蔺找到阿妩,将她揽在怀中,温声询问她的身体状况,并将谢宛如已经被赐婚为太子妃的事情告知于她。子澹就殴打太子一事来向皇帝请罪,皇帝并未怪罪于他。

上阳赋第5集剧情介绍

皇帝昏迷不醒,太子与皇后驾临朝堂。温宗慎向皇后问起皇帝的龙体状况,得知陛下此番是中毒所致,不过所幸已无性命之忧,但亟需静养。然朝中诸事一日不可耽误,皇后在朝堂上宣布,自今日起,暂由太子监国,丞相摄政。众臣闻言,皆是面面相觑,而后纷纷遵旨。

谢宛如找到太子,向他苦苦哀求,希望他能够出面搭救谢氏一门,太子当即就拒绝了她,并提醒她切莫节外生枝,免得引火上身。王蔺吩咐王栩,要盯紧温宗慎一等与谢家亲近的老臣,眼下皇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只有这样,才能稳住那些外封的诸王,因为能与之抗衡的只有萧綦的二十万宁朔大军。皇后自知王蔺已然强行开弓,那她与太子便再无回头之路,但她要求王蔺无论如何都不要伤害到子隆,以后不可再拿子隆当棋子。王蔺神情自若的说道,不仅是子隆,为了王氏一族,王氏所有的人都是棋子。随后,他让皇后下诏,赐婚萧綦与阿妩,如此一来,王氏一族才能高枕无忧。

朝堂之上,王蔺当堂宣布,皇帝饮下的酒中有一奇毒,名为乌头。此毒多产自陈郡一带,他下令在谢府中搜查,果真证据确凿。现在已经将谢家满门缉拿,按罪处置。温宗慎闻言,急忙向太子求情,说谢氏一脉是大成士族众臣,尽管从谢贵妃处搜得毒物,但因此将谢氏全脉一同打入天牢,恐怕有所不及,他建议等皇上醒来查明真相再做定夺,以免引起后患。而后,温宗慎面对皇后的打压,他直言此事不乏蹊跷之处,且没有旁证,仅凭一坛毒酒,就想把百年士族连根拔起,恐怕没那么简单,并请皇后还天下人一个公道。

皇后来到天牢,为谢贵妃送去了酒菜。时至今日,皇后见谢贵妃仍然是不哭不闹,仪态万千,心中不免升起一丝钦佩。谈话间,二人为了士族女儿不堪的命运举杯对饮,皇后让谢贵妃为自己的三皇子留一条生路,子澹可以活,但她是非死不可,否则将会株连谢氏满门。皇后要谢贵妃呈上谢罪书,给朝臣一个交代,并赐了她三尺白绫。二人击掌盟誓后,谢贵妃答应了她的要求。

如今,谢贵妃畏罪自杀,又留下了谢罪书作为佐证,谢氏毒害皇帝一事人证、物证俱在,王蔺询问群臣面对谢氏恶行该当如何处置。王栩附和道,按律满门当斩,株连九族。二皇子将宫内诸事的发展现状告知桓公,桓公直言,王蔺此番是下了一招狠棋,用自己的女儿换了萧綦的二十万宁朔大军。

阿妩泣不成声的苦苦哀求长公主,求她设法搭救子澹。王夙风尘仆仆的赶回王家,向阿妩转告皇后的话,若要救子澹,除非答应赐婚嫁给豫章王。阿妩急忙入宫,声泪齐下的呼唤皇帝。此时皇后来到寝殿,威逼利诱的劝说她嫁给豫章王,告诉她这便是王氏女儿的无奈与宿命,庆阳王如今已死,王氏亟需寻觅新的靠山。随后,阿妩答应了皇后。

阿妩独自一人失魂落魄的走在宫中,心下想到,这才是她真正的及笄之礼,年少时的梦境已经被现实无情的打破,她的身上,流淌着世代权臣之家的血液,王氏,才是她永远无法挣脱的桎梏,是所有王氏儿女逃不过的宿命。从前那个不谙世事,只知欢笑的阿妩在这一刻死去了。

阿妩回到王府,听到王蔺与长公主正因赐婚一事争吵的不可开交,王蔺直言,此次对阿妩的赐婚,是王氏乃至士族与权将的联姻,是国事而并非家事。阿妩见父母及兄长三人争执不下,又听闻了父亲的无奈与王氏家族目前的岌岌可危的处境,她向三人告知,自己已经答应赐婚。

二皇子与桓公商议,定要阻止上阳郡主与豫章王的联姻。长公主到昭阳殿拜见皇后,直言王蔺的野心已经凌驾于天家之上,意图改朝换代。

上阳赋第6集剧情介绍

王蔺走后,锦儿向阿妩分析道,如果太子真的迎娶了谢宛如,那她与三皇子的婚事就顺理成章了。阿妩不以为意,她并不希望用谢宛如的痛苦来换取自己与子澹的幸福。子澹恳求皇帝即刻下旨,赐阿妩与他尽快完婚,如此才可庇护于阿妩左右。皇帝问他,阿妩是否为子澹一生唯一所爱,得到了子澹毫不犹豫的确认。

王蔺突然造访豫章王府,为昨日萧綦施身相救阿妩一事登门道谢,并请求与萧綦单独一叙。王蔺开门见山,道明此番来意是为了阿妩的婚事,有意招萧綦为婿,以此实现结盟。此言一出,萧綦极为震惊。皇帝再次向子澹提起'得王氏女,得天下'的传闻,询问他求娶阿妩,可否是为了天下。子澹回称,在他心中,阿妩就是他的天下。皇帝本就最疼爱子澹,今又见他如此真诚坚定,便允准他会在下月寿辰拟旨赐婚。

萧綦自称出身寒门,配不上上阳郡主之尊,且听闻郡主早有佳偶,不想棒打鸳鸯。王蔺对萧綦极尽拉拢之意,不想对方却以驻守边关、不能久居京城为由回绝。王蔺见状,将自己比作三顾茅庐的刘备,直言这是邀萧綦结盟的第二次,他期待第三次能够结盟成功。宋怀恩言,上阳郡主美若天仙,而丞相王蔺又权倾朝野,萧綦不应再三拒绝。萧綦深知,在京城朝局微妙,各方势力犬牙交错,切不可图天降之利。

阿妩与谢宛如相约会面,她极力想要安慰于她,却被对方告知这几日已经将眼泪流干,眼下便是哭都哭不出来了。谢宛如如今已经想通,不管是被赐婚给豫章王还是太子,本质上是没有区别的,况且世间女子的命运本就如此。豫章王出身寒族,身份低微,而太子却是未来的皇帝,自己也就是未来的皇后,能做大成最尊贵的女人,是每一个士族嫡女的梦想。谢宛如告诉阿妩,士族女子的命运本就如此,她也未必能逃过去。

阿妩与子澹隔着院墙在月下相会,子澹将皇帝已经恩准赐婚一事告知于她,出乎意料的是,阿妩不仅没有欢喜,心里却开始有些害怕,她与子澹的未来充满了太多的未知。子澹温声细语的耐着心思宽慰于她,阿妩相信,她不是谢宛如,子澹也不是太子,现下又有了皇帝允诺,那便没什么值得畏惧了。

十余日后,谢宛如仓促地嫁给了太子。然而谁也没想到,短暂的平静中,竟酝酿了一场惊天的变故。皇帝向薛道安讲述刚才之梦,他梦见自己驾崩了,九龙棺就停在太极殿上,皇子和众臣在一旁庆贺。谢宛如与太子在新婚之夜敞开心扉,决定忘却前尘,二人携手并进。

二皇子子律与桓公相约下棋,原来行刺子澹、杀掉顾庸、引王谢相互猜忌,而又轻松破了王蔺、谢渊二人各自的联姻这桩桩件件均是出自二皇子之手。王蔺终于按捺不住,此时一直在皇帝面前装聋作哑的道士前来拜见王蔺,并且告诉他药引已经备好。随后,王蔺将传国玉玺交于太子之手,诱骗他向皇帝进献玉玺。皇帝一看到流失近百年的传国玉玺,果真龙颜大悦,他激动地扬言要饮酒庆祝。待皇帝几杯烈酒下肚,再加上道士先前的药引,突然就晕倒在地。

彭太医禀告皇后和王蔺,皇帝所中之毒名为乌头,虽无性命之忧,但体内淤毒盛行,需得徐徐图之,不可强行排解,故而仍在昏迷。至于皇帝所饮的酒,并没有毒,而是传国玉玺上有一药引。王蔺闻言,持续向彭太医施压,彭太医只好改了口风,将罪责推向谢贵妃。

王蔺下令将谢贵妃与子澹拿下,阿妩见状,立即跪地求情,情急之下竟想亲自验明毒酒,被王蔺拦下后强制回府。萧綦听闻陛下有恙,未经宣召入宫,并问起皇帝的状况与事出原因。他表示,此次未经宣召入宫,虽然并未带兵前来,但二十万宁朔大军誓死守卫陛下。随后,王蔺仍然命令将三皇子和谢贵妃留押诏狱。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