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云台剧情介绍

1-6集

燕云台第1集剧情介绍

  统和二十七年,幽州燕云台,世宗皇帝耶律阮不顾祖制,册立南人女子甄皇后为后,他向所有人展现了他效仿汉制的决心,却没有意识到旧权贵对改革的反对,那场被血色浸染的祭祀礼搅动了所有人的命运。

  十八年后,草原上一片富饶,处处充满着欢声笑语,一豆蔻年华女子骄傲自信立于草原上,她是北府宰相萧思温与燕国长公主的幼女,名为萧燕燕。她深得家中父母及二位姐姐的宠爱,故性子热情乐观,对所有的事情都执着热情,不轻易放弃。为证明女子未必不如男,她同追求者六院部耶律虎古之子磨鲁古较量起来,只见草原上萧燕燕身轻如燕,她以巧制磨鲁古的一身蛮力,将磨鲁古重重摔到在地,赢得了众人的欢呼声。

  辽幽军兵营,长乐宫使韩匡嗣之子韩德正正在训练士兵,他浓眉如墨,俊朗非凡,立于场上看着士兵制服新的军马。这时,一匹失控的军马疯狂朝着韩德让奔来,韩德让身手不凡地驯服这匹军马,见这匹军马身子乌黑,四蹄呈白色,好似乌云压着山下的残雪,故将这匹马取名为'乌云盖雪',同军马而来的还有一封信,信中人是他上京好友耶律贤,耶律贤希望他能速回上京,韩德让不由得忆起幼时被磨鲁古一行人欺负,还是耶律贤为他出头,成为他唯一的朋友。

  萧燕燕在街上遇到了韩德让,她看中了韩德让的马,故使了小计谋,不顾韩德让的劝说,硬生生要以十两银子买下这匹烈马。韩德让再三提醒萧燕燕,萧燕燕自认草原上还没有她驾驭不了的马,故毫不犹豫翻身上马背。马儿性烈,萧燕燕压根就驾驭不了这匹马,她骑着马沿途乱冲,硬生生冲到了法场,被人当作劫法场之徒,幸亏韩德让及时赶到,他护住了萧燕燕,萧燕燕也亮出自己的腰牌及身份,从监斩官的手中救下了韩德让。

  二人从法场离开,韩德让归还十两金,不愿意卖马,萧燕燕执意买下这匹马,她以自己非凡的判断力判断出韩德让是南边的守卫军,他此次是擅自进京。听完萧燕燕的话,韩德让哑然一笑,也将烈马让给了萧燕燕。

  草原上,萧思温次女萧乌骨里跟一群名门之女玩猜谜游戏,赌的就是金钗首饰,可一名女子输了却不愿意交出金钗,乌骨里上前和那名女子抢成一团,萧思温长女萧胡辇这时前来阻止,她先让乌骨里归还金钗,再以萧府的学识渊博令众人心服口服,为萧府赢回脸面。

  韩德让前来见耶律贤,二人阔别多年紧紧相拥在一起,十分珍惜彼此的情意。当年,耶律景兵变夺取了耶律贤父亲的皇位,耶律贤这么多年一直忍辱负重,为的就是复仇这一天,如今韩德让回来了,有了韩德让相助,他的大仇也即将得报。为了复仇,射柳大赛夺冠,拿到郎君军统领,就有机会接受权力中枢。若要夺回王位,耶律贤必须得到后族的支持,他将一块玉佩拿出,准备在射柳大赛之前先见一个人。

  萧家三姐妹在树边祭祀树,萧燕燕向姐妹们介绍自己十两金买来的宝马,也同样提起不久后的射柳大赛,有意在大赛上大放光彩。随后姐妹三人开始绑彩带祈愿,乌骨里自是祈求姻缘美满,但萧燕燕最终却放弃祈祷,她希望女子不依靠别人,她要像述律太后一样勇敢生活。这次的射柳大赛多人虎视眈眈,耶律李胡府里,皇太叔耶律李胡多次嘱咐儿子耶律喜隐要拔得射柳大赛的头筹,这是他们夺取兵权的重要一步,同时他还有意拉拢萧思温,让萧思温在春捺钵期间助他一臂之力。

  萧温思将信件烧毁,他多次嘱咐府中三女在春捺钵期间不得随意外出,包括射柳大赛也不得参加。之后,韩德让代耶律贤来见萧思温,韩德让在院中撞见了萧燕燕,萧燕燕误以为韩德让是来要马的,她对韩德让大呼小叫,韩德让嘴角勾起,将十两金归还给了萧燕燕。韩德前来见萧思温,他拿出了耶律贤的那块玉佩,萧思温不由得回忆起当年那场祭祀礼,当年耶律阮执意推行汉制,屋质加以劝说,耶律阮却一意孤行这才有了祥古山之变。二人谈话谈至一半,萧燕燕闯了进来,将韩德让拉了出来,她愿意归还烈马,但希望韩德让能够让她等射柳大赛后再归还。韩德让见萧燕燕如此喜爱这匹马,他嘴角带笑将乌云盖雪让给了萧燕燕,并嘱咐萧燕燕要记得他今日是为了讨马而上的萧府。


燕云台第2集剧情介绍

萧燕燕回家问起萧思温关于祥古山之事,萧思温闻言色变,让萧燕燕不要胡乱猜测。萧家二女听到动静前来,萧燕燕还在争取着参加射柳大赛一事,萧思温脸上已有几分愠气,乌骨里连忙带走萧燕燕。萧胡辇知道韩德正的到来原因,她问起萧思温的打算,一边是天下苍生,一边是太祖系三支争权夺位,萧思温难以抉择,生怕稍有不慎萧氏后族会迎来灭顶之灾。与天下苍生相比,萧氏后族算不得什么,萧思温一番考量后还是让萧胡辇找机会归还玉佩给韩德正,他愿意跟玉佩的主人见面。

  射柳大赛上,一位位身手矫捷的好男儿都陆续上场,萧思温之侄萧达凛、先帝辽世宗三子耶律只没、仲父房耶律休哥、李胡家的耶律喜隐、辽穆宗之弟耶律敌烈、磨鲁古都进入决赛。而萧燕燕看到韩德让不由得脸上一喜,认为韩德让十分厉害,而乌骨里则一边为太祖系的达凛呐喊加油,一边感慨于耶律喜隐的英武。看台上,耶律璟和其弟罨撒葛闲聊,得知耶律贤称病未来射柳大会,罨撒葛打算之后探望侄儿。而看到射柳决赛榜单上有李胡家的耶律喜隐,耶律璟心生忧虑,罨撒葛却认为皇叔一家已无争权之心。

  比赛开始,磨鲁古却迟迟不到,萧燕燕身骑乌云盖雪,拿着磨鲁古的腰牌进了赛场,与剩下六位男儿相互比拼。比赛热烈非凡,接二连三都有人落马退出比赛,就连达凛也落马退赛,耶律喜隐同样落马,只剩下萧燕燕跟韩德让争着头名。耶律喜隐虽落马,还是从中动了手脚,他射向萧燕燕的马,萧燕燕险些落马,幸亏韩德让扶了萧燕燕一马,萧燕燕虽未落马,可韩德让还是先一步拿到了柳枝,成为本场的夺冠者。

  萧燕燕输了比赛却不心服口服,韩德让提醒萧燕燕赶紧离开,这是欺君之罪,萧燕燕却不愿意离开。二人被主上召见,韩德让得主上亲自配刀,封为郎君右统帅,而萧燕燕却因磨鲁古的出现而被当成刺客。萧思温连忙上前护住萧燕燕,萧家二女也连忙引咎其自责,希望主上能放过萧燕燕在。主上本是十分忌惮萧燕燕的欺君犯上,可萧燕燕却坦荡起身,她提起自己一番想为大辽效忠的心,令主上刮目相看,当场赐酒,而主上身边的罨撒葛却对萧胡辇另眼相看,亲自上前扶起萧胡辇。

  主上警惕心强,他认为身边有着无数个想要谋杀他的人。如今太祖系三支都想要将皇位取而代之,主上来到耶律贤府中,耶律贤本是跟韩德正在议事,韩德让听到主上的到来连忙躲至一边。当年主上叛乱夺宫后,在祖宗牌位前承诺抚养耶律贤、视只没和胡古典为己出,抚养他们成人。虽然这么多年耶律贤一直以体弱示人,可主上一直都没有对耶律贤放松警惕,他以送药之名让耶律贤弟弟只没亲手为耶律贤送上毒药,耶律贤服了毒药,主上这才放心离开,可韩德让在暗处不慎掉落一卷书卷,引来了主上的猜疑,幸亏韩德让的父亲韩匡嗣从中周旋,这才让二人躲过一劫。主上离开后,韩德让提起只没是先皇子嗣一事,耶律贤并没有将只没的真实身份道出,他认为如今并不是时候,他们如今还需要忍气吞声。

  捺钵的跳月大会是众年轻女子最期盼之事,韩德让身为郎君统领,他奉命巡查各营账,侍奉主上婢女安只被主上的乱杀人及疯狂猜疑吓到,她慌忙跑出外边,让耶律只没早日救她出来。跳月大会上,耶律喜隐想起自己父亲的叮嘱,他要拉拢萧思温就必须靠近萧家三女,故他对萧胡辇施以甜言蜜语,萧胡辇却无动于衷,甚至暗示他因为射柳大会上耶律喜隐的卑鄙手段而看不上他。


燕云台第3集剧情介绍

耶律喜隐被萧胡辇拒绝,转过头却来了一个乌骨里,乌骨里看中了耶律喜隐的英武,耶律喜隐的甜言蜜语张口就来,他对乌骨里施糖衣炮弹,为乌骨里戴上了他刚刚未送得出手的耳环,并邀请乌骨里一同共舞,乌骨里脸上满是小女儿家的娇羞之色。

  萧胡辇将玉佩交给了韩德让,十分意外韩德让会辅佐耶律贤,韩德让坦诚因为耶律贤会推行汉制改革,振兴大辽,那是耶律贤的选择。如今,选择辅佐耶律贤就是他的选择。萧胡辇钦佩韩德让的选择,同时转告了父亲的话,将玉佩也交还韩德让。另一边,国医肖古前来觐见主上,主上提起肖古之前进贡的香料,他自从停了香料之后便噩梦连连,香料虽然原难采摘,可主上却要求肖古早日进贡香料。

  萧燕燕前来跟韩德让比武,韩德让笑着应下,二人上前比试,过招之间韩德让不慎吻住了萧燕燕柔软的唇瓣,二人四目相对,就连一边的达凛跟休哥都不可思议。韩德让连忙向萧燕燕道歉,萧燕燕只眼神略带娇羞地跑开。这事被乌骨里知道,乌骨里连忙前来跟萧燕燕打听,姐妹二人在房间里小打小闹,萧胡辇却稳重成熟在另一边跟萧思温谈话,萧思温让萧胡辇务必管好两个妹妹。而后萧思温得知耶律喜隐表白长女被拒之事,虽赞同长女看法,但也心疼长女照顾妹妹辛苦,让胡辇也多为自己考虑。

  耶律贤随驾捺钵,他得知萧思温愿意见他,故让韩德让从中周旋设谋,好让耶律贤前来见萧思温一面。萧思温见到耶律贤,不由得忆起耶律阮,当年先王正如同耶律贤一般野心勃勃,只是他们当年太过年轻,并未察觉到分割之乱。耶律贤此次是前来说服萧思温助他一臂之力,他想走先帝之路效仿汉制。看到耶律贤的成熟稳重,萧思温决定助耶律贤一臂之力。虽然韩德让设谋周全,可耶律贤的行踪还是被太平王罨撒葛知道,太平王率马队前往后族营账,韩德让先让萧胡辇设法拦住太平王,他独自前来通知耶律贤。

  耶律贤跟韩德让离开后族营账,太平王率马队追去,草原上的萧燕燕看到韩德让有麻烦,她放了马匹助二人分散逃开。之后,萧燕燕找到了落单的耶律贤,她看着耶律贤这副柔弱模样,并不识得耶律贤身份的她好心将耶律贤送到了王账,她有些意外耶律贤住在王账,耶律贤只称他是约了朋友在王账这边见面,并没有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韩德让在后族营账中找不到耶律贤,他心底里颇有几分焦急,在得知萧燕燕将耶律贤送到了王账后,韩德让心底大松一口气,也许诺给萧燕燕一个人情。

  太平王四处找着耶律贤的下落,他来到主上账中,发现了耶律贤已经在账中陪着主上。太平王有意提起今日耶律贤去见萧思温一事,耶律贤加以否认,主上也不想打草惊蛇,只让太平王不要再提及此事。就在耶律贤走后,主上让太平王彻查此事,明日他们便启程回京,若耶律贤有异心,太平王直接处置便可。

  耶律喜隐已经笼络了乌骨里的心,他对乌骨里许下诺言,在无际的草原上亲吻住了乌骨里。太平王一直想送萧胡辇一份礼物,胡辇并不是南人姑娘般喜爱丝绸,只让太平王先留着这份礼物,来日她想到再向太平王讨要。太平王一让胡辇有空多进宫,太平王的府门一直为胡辇开着,二让胡辇在这豆蔻年华要好好为自己打算,莫只忧心妹妹无顾自己。与此同时的另一边,韩德让跟萧燕燕同坐在草原上聊天,萧燕燕提起自己心中所想之事,她只愿自己有一天如述律皇后般聪明有作为。


燕云台第4集剧情介绍

韩德让与萧燕燕同坐于草原上,萧燕燕的一番话令韩德让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萧燕燕,心底里对萧燕燕大为改观。耶律贤手里拿着萧燕燕遗留的玉佩,感谢她对自己的帮助今日才能化险为夷,同时属下汇报玉佩乃是世宗皇帝赐给燕国长公主之物,由此,耶律贤猜出了燕燕乃是萧思温之女。捺钵结束,一行人启程回京,太平王在马车上试探起了耶律贤,幸得耶律贤巧妙避过,马车外却传来一阵轰动声,刺客来势汹汹,所有人都避之不及,主上更是让身边的婢女为他当人肉箭靶挡箭,而耶律贤为了取得主上的信任,他在关键时刻为主上挡了一刀。

  韩匡嗣为耶律贤处理伤口,耶律贤提起当时的情势,刺客不仅想杀了主上,也想杀了他,他当时不得已只好顺势而为,为主上挡了一刀。太祖系三支,一支是耶律贤,一支是主上,另一支便是李胡,想要同时除掉二人的也只有李胡。李胡知道事情败露后的危险性,主上一定会第一时间怀疑他,他让喜隐去向屋质大王求助,屋质大王虽已年老,但愿意庇护皇族年轻人,希望以此为喜隐获得一线生机。

  世宗妃萧蒲哥和萧啜里前来看望耶律贤,耶律贤将二人打发走后问起他的那块玉佩,那块玉佩不是别人之物,正是之前萧燕燕离开时落下的,耶律贤一直将它随身携带。贴身心腹婆儿拿出了那块玉佩,玉佩已碎成两半,正是因为有了这块玉佩的遮挡,这才让耶律贤免于一难。这时,韩德让前来看望耶律贤,他带来喜隐接近萧家女儿的消息,认为他们必须从中帮一把,若是因为喜隐而导致萧思温被主上猜疑,这对他们是大大不利之事。话落,耶律贤有意提起韩德让跟萧家女儿的亲近,他想知道韩德让是否心仪萧家女儿,韩德让只称大业未成,何以为家,他不愿意祸害任何好姑娘,反倒是耶律贤突然问起,韩德让心中意外疑惑,可耶律贤绝口不提他对萧燕燕的心思。

  耶律喜隐带着乌骨里前来找乌质大王,他前来求乌质大王的帮忙,乌质大王非但不见乌骨里,更是拒绝了耶律喜隐的请求。耶律喜隐无法,只好转而花言巧语让乌骨里去游说萧思温相助,乌骨里心思单纯,她答应了喜隐,萧思温却不愿意见乌骨里,也让乌骨里不得提起喜隐府里的事情。耶律喜隐回府后发现父亲以生病为由逃避刺杀之嫌疑,但是太平王直接以涉嫌行刺将王府封闭,更是直接揭穿耶律李胡妄想夺权的野心。

  主上在宫中喝得伶仃大醉,太平王一直陪在主上身边,主上提起他多年的恐慌与厌腻,有意将王位传给太平王。边关告急,南军袭河东,可主上却烂醉如泥,萧思温与虎古直呼荒唐,兵贵神速,他们若不及时应对,幽州危矣。太平王深知此事重要性,他二话不说下定决心,让人立即喝醉的主上送上马车,亲征边关,而他则必须留下来坐镇上京。

  乌骨里并不知喜隐对她只有利用之心,她深爱喜隐,趁着萧思温发兵边关时,在家偷了通关令符前来给了喜隐。二人当场被太平王抓住,太平王看到了北府的通关令牌,脸上颇有意外之色,乌骨里更是直言令牌是她带来的。乌骨里的天真令太平王摇头轻叹,她此举不仅是害了她自己,更是害了整个萧府,萧家联同李胡一同谋杀主上,这是株连九族之罪。

  太平王府送来一封信,信中提起了乌骨里偷边关令牌一事,萧胡辇看到信后眼底震惊,没有想到乌骨里会闯下如此滔天大祸,而萧燕燕明明撞见乌骨里出府,也没有拦下她,为此自责不已。



燕云台第5集剧情介绍

 喜隐在牢狱中诉说着他对乌骨里的真情真意,李胡知道乌骨里是如今唯一能救他们的人,故也夸起了乌骨里,将喜隐托付给了乌骨里。这时,太平王来到狱中,他带走了李胡,想让李胡招供,李胡冷笑出声,他不仅全盘招认,更是点明萧思温、韩匡嗣、虎古、屋质皆是一党,让其他几府也深陷刺杀一案中。虽然太平王不相信此话,但不得不以喜隐性命来威胁李胡。

  萧胡辇请休哥、达凛跟韩德让同来府中议事,得知李胡狱中诬陷各府,为得便是要么牵连众府之人陪葬,要么逼得所有人一同造反。审报已报往太平王府,也被太平王发往幽州。一行人最终决定先行截下太平王的密函,再前往幽州通知萧思温。萧燕燕提起乌云盖雪的神速,她主动请缨截密函,萧胡辇二话不说不同意,要求萧燕燕回房休息。萧燕燕哪里是个坐得住的人,她果断留下一封信,独自一人骑着乌云盖雪去截密函。萧胡辇得知消息后不由得责怪起萧燕燕,她心底担忧,韩德让二话不说决定去追萧燕燕。

  萧燕燕在驿馆看到送密函之人,她本想截下密函,却打草惊蛇,非但自己受伤,更是没有截到密函,幸亏是韩德让及时赶到,救下了萧燕燕。萧燕燕受伤,韩德让无心追密函,他先带着萧燕燕离开驿馆,在湖边帮她处理伤口,燕燕自责此事打草惊蛇,但韩德让肯定了萧燕燕当机立断的勇敢之举,只是江山社稷,争权夺位本就凶险颇多,原本就不是燕燕此等女孩该面对之事。

  随即两人决定前往幽州,等到了幽州再想办法。二人路宿野外,韩德让本想将唯一的帐篷让给萧燕燕,萧燕燕却要求韩德让跟她一起进帐篷取暖,二人同账而眠是件违礼德之事,可韩德让奈何不了萧燕燕,只好跟着萧燕燕同进帐篷。萧燕燕睡前问起韩德让的心仪对象,韩德让坦明告诉萧燕燕,他喜欢如同萧燕燕这般勇敢的女子,只希望萧燕燕要学会好好保护自己,日后不要再像这次一样冲动。

  萧胡辇为了乌骨里踏上太平王府,她为了乌骨里求太平王,哪怕是牺牲自己她也甘愿。可乌骨里纵使年幼,却拿着萧府令牌给喜隐,参与的更是谋逆大事,虽然太平王曾经答应给萧胡辇承诺,却也不包括谋逆之事。可乌骨里在狱中与喜隐发誓同生共死,以后为了喜隐或许也会与他们为敌。

  看着在自己面前失态落泪的胡辇,太平王心碎一地,他提起自己的生活,自原配王妃去世之后他已经一个人生活五年了,他想要胡辇做他的女人,希望胡辇能够将对乌骨里的真心分一半给他,只要胡辇愿意答应,他保证世上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太平王妃的亲人。为了让胡辇安心,太平王让胡辇见了乌骨里一面,胡辇心疼乌骨里,可乌骨里还被喜隐蒙蔽着,一直让胡辇救喜隐出去,胡辇恨铁不成钢,只生气走出牢房。离开太平王府时,太平王让胡辇认真考虑后再决定,他不希望胡辇后悔,胡辇只将自己母亲给的手镯送给了太平王。

  韩德让跟萧燕燕来到幽州,二人刚踏进幽州便听到了主上饮酒作乐,为了找药让许多无辜士兵枉死的消息。密函并未截下,韩德让跟萧燕燕先来见过萧思温跟匡嗣,二人将事情告知,匡嗣让韩德让住于好友李继忠家中,萧燕燕二话不说也要跟过去住,萧思温奈何不了幼女,又得知李继忠家有一女李思,也只好任由着她跟韩德让住过去。韩德让带着燕燕来到李继忠家,并介绍李思和萧燕燕相识,李思见到燕燕受伤且衣服破损,主动要帮燕燕重新处理伤口。两人借着伤口聊到韩德让曾经受伤被李思悉心照顾,萧燕燕因此吃醋不已。


燕云台第6集剧情介绍

  李思爱慕韩德让,李家夫人也喜爱韩德让,有意将二人的婚事定下。李思前来寻韩德让,韩德让还要进宫拜托她照顾燕燕,萧燕燕在门外听到李思跟韩德让提起婚事,未等韩德让回答,萧燕燕独自跑开,韩德让连忙上前追去。韩德让找不到萧燕燕,萧燕燕在路上遇到了草芥人命的肖古,她跟踪且潜进肖古的住处,萧燕燕本想杀了肖古,可一听到主上请肖古进宫,她计从心来,将肖古绑在一处,自己则冒充肖古进宫。萧燕燕进宫途中遇到街上寻找自己的韩德让,于是让属下将身上耳环带给韩德让,让他心中有数。

  萧燕燕想进宫偷密函,可密函未到手,主上已经醒来,萧燕燕只好匆忙离开,而这时的肖古早已经醒来,她决定进宫揭穿萧燕燕的真面目。而萧思温和韩匡嗣正庆幸南主退兵,商议日后大辽要加强兵力一事,得知韩德让传来消息萧燕燕前往宫中偷密函了,两人速速决定进宫。宫中,萧思温跟韩匡嗣本想拦下那封密函,可主上却当着二人的面拆开密函,知道了李胡谋逆一事。二人心底大惊,恐逃不过今日一劫,可太平王却在信中未提及萧家一事,令二人大松一口气。

  未曾想,主上头疼难忍召见起了萧燕燕冒充的肖古,萧思温本已幽州大事想打发国医肖古离开,反倒让主上察觉到'肖古'的异样,萧燕燕只好以言语激着主上,言及得到新的神谕,主上因杀心太重,无辜冤死的魂魄缠身,报应已到,病情再难治愈。主上杀心大起,让人对肖古处死刑。屋里一片混乱,主上晕倒过去,韩德让连忙带着萧燕燕离开,只要萧燕燕出宫便安全,恰好这时的肖古进宫,韩德让将萧燕燕藏于偏房,并将真正的肖古绳之以法,萧思温下令对肖古处以乱马踩踏之刑。

  萧思温让韩德让带着萧燕燕先离开幽州,韩德让前来带萧燕燕走,也跟萧燕燕坦白自己的爱慕之意,他跟李家小姐只有世交,并未有其他感情。随后,二人表明心意后便同登燕云台,看着烽火连天的幽州,讲述着燕云台的来历,萧燕燕做好了一辈子跟韩德让在一起的准备,想要陪着韩德让同守幽州十六州。

  韩匡嗣为苏醒过来的主上诊治,并为其开药治理。主上经历了肖古的事情后重新对匡嗣拾起信任,并封匡嗣为燕王。韩德让对于太平王瞒下乌骨里跟喜隐的事情十分意外,他也琢磨不透太平王的想法。将事情抛至一边,韩德让跟父亲提起了自己想在大业成后迎娶燕燕,燕燕是后族之女,虽然二人身份并不匹配,可韩德让还是想再争取一次。

  韩德让前来李府接萧燕燕回家,燕燕宣誓主权牵着德让的手转身离开,李思眼见如此黯然神伤。路上韩德让指责燕燕的吃醋举动,燕燕虽然气愤但也被德让告白的话语轻松哄好。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