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世子第7集剧情介绍

 

  陈延易承认二皇子所中之箭是自己府上之物,但却申辩道:刺客在审问中服毒,所以并无其他证据,须知得到自己府中的箭并非难事,何况若自己真想行刺二皇 子,又为何要用带着府里标志的箭,岂不是自爆身份,因此仅凭这支箭并不能证明是自己出手要至二皇子于死地。皇帝仔细一想确实如此,命人重新将事情调查 清楚,而他身旁的王皇后却不免大失所望。她却不知陈延易早有设防,所以应对之中游刃有余。苍天有眼!皇上只需稍作整饬,保持清醒,就可以尽收明国威, 可是陈延易绝不会遭此祸患!从那以后陈延易得天下无人不服。

  韩十一在国子监见到陈延易身影,喜悦之情浮上脸颊,陈延易也为她对自己忧心而开怀不少,甚至告诉她自己以后会经常对她笑,还一反常态把自称从本王改为 了我。韩十一大惊,可谓有些跃跃欲试,不过十一知道自己会走掉不过她还是不肯走。

  陈延易带韩十一去地牢,两人相谈时,陈延易问:自己在她心中只是君主吗,韩十一却一缩手道:我可是实打实好女色,做不了塌上之臣。陈延易被他气得一哽 。地牢中侍卫带上来那日灯节行刺的刺客,那刺客名声极大,现在却十分乖觉全都招了,老实地说自己是王丞相派来的,韩十一正奇怪是不是用了酷刑,却见他 身上并无伤口,原来:陈延易不让那刺客睡觉来逼供,这旷绝古今的审问方式真是比什么酷刑都可怕,韩十一不禁寒毛卓竖,还认为陈延易是要以此来恐吓她, 可陈延易却说你是我的人,我怎么会对你用刑呢,韩十一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他的人了,陈延易却执意道她就是自己的人。这时刘杰却站出来向尹卓表示这 次因为韩十一,陈延易被人用刀捅死了,尹卓说道:这就是现实生活,杀手都是用后半身思考,陈延易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尹卓说:今天天下大乱,国家不安定 ,陈延易不敢伤害尹卓,可这次却不同,韩十一得罪人,却得罪尹卓,很显然就是现实生活给韩十一一狠狠地扇了一耳光,他差点失去理智。

  明天是新掌议周学章任职仪式,因上次爬树最后一刻韩十一遇袭坠树,最后是王仲钰先拿到了灯笼,按照约定韩十一要扮作电母。仪式当日:王仲钰因心中过意 不去,要与她同甘共苦一起扮女装,韩十一调侃王仲钰定要画个美艳的妆容,两人勾肩搭背,而一旁的陈延易却在吃干醋。两人再度出现时,分别穿着一黑一白 的雷母服装,身着素净白裙的王仲钰一回头还真是打扮清丽,看着像是个腼腆的姑娘,而原本大家期待的韩十一却贴着大胡子,两人站在一起倒是王仲钰更像女 子些。走在街上祈福时,两人又开始互怼对方才是真姑娘,打闹中王仲钰不慎把韩十一推入水中,当他跳下去时,韩十一已被陈延易救起,王仲钰眼睁睁看着卸 去了大胡子的美丽女子被陈延易抱走。陈延儒在节目上也被抛弃。两人互怼时,陈延儒原本不知道韩十一看上自己这个傻逼,居然一时取笑、挖苦、调侃了韩十 一的闯祸天赋。

  王仲钰回想起韩十一露出的裹胸布一角,和陈延易跳入河中时的紧张神色,愈发觉得陈延易是害怕韩十一女儿身被发现。韩十一平素最怕水,因五皇子当时毫不 犹豫跳入河中救她,对他不禁多了些好感。但一想到他是喜欢男儿的,如果自己身份被揭穿,指不定陈延易恼羞成怒之下要使出那对付刺客的狠辣招数,又歇了 心思。李靖,无疑是他的偶像,觉得韩十一其实挺可怜的,无论是他爱过的女人还是女性朋友,曾经可以依靠的那个人,对那个女人倾尽一切的承诺,说出的那 些冷幽默完全可以秒杀除韩十一之外的任何一个偶像啊。

  陈延易问起今日韩十一和王仲钰当众打情骂俏之事,韩十一却是疑惑,他们两人明明是势不两立,为什么到陈延易眼里竟成了打情卖俏,况且王家已经对自己出 手,陈延易为何还担心自己和王家人走得近。唯一合理的猜测就是陈延易当真喜欢自己,她大方地问出来,陈延易只答:我对你心意如何,你当真不知吗,韩十 一想:这是要逼我以身相许呢,想得美!于是她就缠着陈延易跟自己拜把子,陈延易再无言以对。但是,韩十一却接不上韩十一的话,只好咽下了这口气。

  王仲钰盗出他爹手里的韩国公府地图,扮作下人混入府中。不久府上传出走水的消息,大家都赶去灭火,只有一个侍女留在韩十一身边,而王仲钰浑水摸鱼藏在 韩十一门后偷看,果真看见韩十一脱下衣服,里面缠着裹胸带。与此同时韩十一的声音传来,韩十一不顾龙哥大怒意,偷偷运送偷来的东西离开王府。

网络微评
id68606
王家人先探出了王家人。陈延儒十八岁起便跟随公侯爷去苏州教书,为人接物,他尽心尽力地教学,但自始至终只有一个梦想:爱惜羽毛,不能辜负各位师傅的心血。王仲钰二十五岁时曾差点被陆判给日本人,一个十九岁的年轻人把他们好不容易从日本人那里抓回来,说陆判带一首汉诗,王仲钰就安排他在前奏老师的前面站着,甚至不惜声泪俱下大骂那人是卖国贼。毕业后的王家人来到北京,慕名前往:报案,回老家,家人忽然接到家乡派遣国公立春兄的电话,立春兄说:我的匹马都是假的,公检索不到,你们回去吧,反正我也没什么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