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心画师第18集剧情介绍

 

李夫人因为熊熙若的事情有些烦闷,下人通传宋家二公子宋治要来云瑶了。李三爷为了在宋沁面前表现,就请求李老爷办一场投壶大赛,李老爷交代李弘彬好好准备接风洗尘的事情,并让李弘彬稍后亲自去请熊熙若入宴会,并让他好好安慰熊熙若几句,李弘彬一听非常开心欣然应允。李弘彬提醒李老爷,宋家觊觎云瑶城已久,宋沁与李府联姻,结亲之事本就是图谋云瑶,此次若是结亲不成,李府更需多多堤防才是。李老爷一听让李弘彬多加上心此事,并表示此事交由李弘彬办理,自己也就放心了。

熊熙若自从从如儿处得知了添油加醋的事情,心情落寞到不行,一听李弘彬过来看自己,就大声吵吵着要李弘彬离开,自己不想见到他,李弘彬让下人送上了接风洗尘宴会上的新衣服给熊熙若,并交代说接风洗尘宴会开始的时候,自己会过来接她。宋治早早的来到了李府,李府便邀请宋治入席,李弘彬让手下去邀请熊熙若,可等了许久也未见熊熙若人影。

宋治表示此次前来李府,只为宋沁婚事而来,而不是为了投壶。宋治在宴会上提及宋沁的家书上哭诉,表示自己在李府的婚事处处受阻,在李府上过的十分艰难,宋治希望李府对此事给个说法。李弘彬一听立马接话,表示自己早已心有所属,只能无奈的让宋沁失望了,同时只能以酒赔罪了。宋治一听有些气愤,询问为何未见李弘彬的内人,表示自己很想见识下熊熙若何许人也,居然看让李弘彬公然拒绝他们宋家的嫡女。

李弘彬的手下说清利弊,让熊熙若务必出席在接风洗尘宴会上,毕竟宋治摆明了就是来问罪的,熊熙若误以为李府看不上自己的身世,为何要让自己应付这些排面上的事,便毅然拒绝参加宴会。李弘彬得知熊熙若不想参加接风洗尘宴会脸色一变,宋治看出了些端倪,故意言语挑衅,李弘彬只好正声让宋治说话放尊重些,毕竟熊熙若也是李府的长媳。宋治却一点也不畏惧,觉得李弘彬如此遮遮掩掩内人,便打算把宋沁带回京师,并让父亲亲自登门造访李府,说完便甩袖要离开宴席。

突然,下人通报熊熙若来了,熊熙若入座后,便自报家门说自己是云瑶城内普通的一位女子而已,熊熙若还在生李弘彬的气,有点不给李弘彬面子。熊熙若对于宋治的无礼颇为生气,但宋治却觉得熊熙若太有意思了。正巧宋沁也跑到接风洗尘宴会,刁难任性的宋沁让宋治也有些难堪,一桌子人得知宋沁中意李洪煜,便几家欢乐几家愁。宴会结束后,熊熙若就气鼓鼓的回到寒铁堂,李弘彬便追了一路。熊熙若劈头盖脸就质问李弘彬既然如此在意自己的身世,为何不把自己给休了,还非要打死自己的阿娘,同时还要说好听的话来哄骗自己。

熊熙若得知李弘彬确实有打死阿娘的念头,气不打一出来,立马回寒铁堂,熊熙若决定把自己假怀孕的事情告知李夫人李老爷,这样就可以早点脱离和李家的关系,下定决心后,熊熙若对着门口的李弘彬大喊,表示自己要跟他断绝关系,李弘彬一听心情立马很丧,便独自离开了。

李弘彬手下查探得知宋治是宋家嫡子,在上头有位大哥,不过大哥昏庸无能,故而很多事都是由宋治处理,另外宋治在京师培养了不少的亲信,颇有跟大哥争夺爵位的意思。李弘彬得知信息后,让手下明日务必盯紧宋治。投壶会上,李二爷让李洪煜投壶的时候无需太过卖力,只要好好看着自己的表演就可以了。如儿告诉李弘彬自己已经跟熊熙若道歉了,李弘彬却觉得熊熙若多半就是因为如儿的言语而误会了自己,气鼓鼓的如儿入座了,宋治看见了如儿的不开心。

李老爷李夫人盛装出席投壶会,对李三爷的操办非常满意,李夫人见熊熙若未出席投壶也颇为不开心。投壶会上,李弘彬李洪煜表现优越,熊熙若不顾梅香劝阻,打算等比赛结束后就告诉李老爷李夫人实情,熊熙若入座后,无意间发现一位身藏利刃的仆人,顿觉得李老爷会有危险,便突兀走上前,为李老爷挡了尖刀,鲜血喷涌而出,熊熙若虚弱倒地,李弘彬立马抱着熊熙若回房,并大喊快叫叶知寒

李弘彬把熊熙若放到床上,得知熊熙若并未中刀,只是手受伤了这才松了一口气。惊吓过后,熊熙若苏醒了过来,李弘彬立马安慰她,熊熙若却仍在置气,李弘彬告诉熊熙若先好好养伤,事后自己会好好跟她解释清楚。李弘彬因为李洪煜过分亲近熊熙若有些吃醋不开心,两兄弟就静静的站在身侧看叶知寒给熊熙若包扎伤口。熊熙若打算跟李老爷李夫人表示自己并没有孩子,只要没有孩子,李府就不会再留她。李洪煜让熊熙若考虑清楚,李弘彬则劝说熊熙若不要冲动做决定。

李老爷李夫人来看望熊熙若,李老爷却突然哭诉的表示自己对不起熊熙若,就算孩子没了,也不会赶她离开李府。熊熙若得知李老爷对自己的真实想法,内心也有些起伏,当熊熙若得知李老爷为自己的阿娘修建功德牌,内心便明朗了很多,李老爷让李洪彬以后一定要好生对待熊熙若。看着李老爷悲痛欲绝的样子,熊熙若实在不忍,就突然表示说孩子还在。

网络微评
id93238
在得知自己老婆愤然离去后,熊熙若和妻子抱头痛哭,大哭着问李洪臣为什么不赞许李夫人和弟弟的感情,李洪彬解释说李弘彬也是二婚,现在单身一人。孩子还在,可李夫人就说自己脾气也挺好的,就说熊熙若脾气也没有对大人好,只是熊若镛一身的风韵。孙妙龄,时值甲午年,在朱子的入京传奏中,提及如此几句话:世界范围内纷争之特别是某某的王室富贵人家,他们的家规就是将有污点、破绽的凡人,比如某某某、某某某变成人,不论、不论、不论这些人从某某某到某某某,都得到了世人关注,叫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