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嫁惹君心第17集剧情介绍

 

    沐儿答应留下来传授丽妃琴艺,但是要求华一百把师伯音的琴还给自己。华一百对此也很为难,不过他答应沐儿如果留下来,自己一定会向皇上和太后求情,让他们把琴赏赐给她。龙跃今天诸事不顺,回去后就找龙飞算账。龙飞还觉得自己委屈不已,自己连沐儿的面都没有见过,怎么会给她透露。龙腾回家后把龙飞扶起来,问龙跃到底是怎么回事,明明是自己管不住沐儿,最后却拿龙飞出气。龙跃自然不会承认,说龙腾还没有给他们找个大嫂,根本就没有资格管他们。龙腾还是认为沐儿的事情是龙跃做错了,真正需要反省的应该是他自己,他什么时候会因为一个女人变得这么心浮气躁。龙跃说起今天去六艺坊的事情,让龙腾帮助他查查着六艺坊背后的势力,龙腾答应了,也承诺会尽力照顾沐儿的。

  晚上,龙跃坐在窗边想起和沐儿经历的点点滴滴,忍不住的自言自语,沐儿到底给自己施了什么魔法,让他这么心不由己。凤舞去居家找沐儿,问她真的不 回龙家了么。沐儿说龙跃已经休妻了,自己自然不会回去。凤舞一看就知道沐儿是在说谎话,沐儿知道瞒不过她,说自己知道进宫危险重重,她不想连累龙跃和 龙家,这样对大家都好。


只见沐儿在盥洗室翻白眼,小沐儿抬头打量一下,惊讶的发现沐儿竟然只穿着内裤,围巾脱得离沐儿身上太 远了,沐儿所穿的内裤十分的个性,沐儿裤腿长,还穿着连体泳衣。

  丁珊珊得知沐儿进宫后马上去找龙跃,龙跃说自己还要筹备太后的寿宴,让她赶紧回去准备寿礼。丁珊珊自然不相信,龙跃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皇家的生意一 直都要自己贴钱去办的,以前龙跃总是找了各种借口推脱,现在居然为了沐儿改变自己的原则。丁珊珊被自己的发现气的不行,龙跃直接越过她走了。龙跃去宫 里质问沐儿为何要不辞而别,为何又要这么着急进宫。沐儿说这些与龙跃都没有关系了,她是自由的,再说龙跃已经说出了要休妻的话。龙跃知道沐儿是想要拿 回师伯音的琴,可是自己也可以向皇上请旨,这宫中的事情哪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轻松和容易。沐儿现在什么都听不进去,直接绕过龙跃上了车,这让龙跃心中着 急不已。经过几路回来,龙跃最终还是没有走出祁王府。

  舒若 晨在宫中遇到龙腾,可是龙腾冷冰冰的直接无视她。舒若晨对此非常难过,于是去找龙腾问清楚,龙腾说之前是自己没有注意分寸,险些坏了舒若晨的 名声。舒若晨想不到龙腾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问他是否真心的,今天自己舒贵妃召唤自己就是为了进宫的事情,龙腾却让她注意影响。沐儿躲在暗处听到了两 人的对话,却不想被舒若晨看到了。舒若晨想要叫住沐儿,正巧丽妃叫沐儿教她弹琴,舒若晨只好离开。丽妃向沐儿抱怨音司府的琴师教授不认真,导致自己一 首曲子怎么都学不会。沐儿听后查看了丽妃的手指,又带着她玩了一下午套花绳的游戏,先让丽妃放松下来,丽妃果然轻松的弹出了一段。丽妃高兴的让沐儿好 好的辅佐自己在太后的寿宴上大放异彩,沐儿答应一定尽力而为。但舒若晨听到三个字娜娜,心里不安,很想问一问。舒若晨一曲弹完,舒若晨迫不及 待的走出了,心里有一丝的失落,舒若晨却浑然不觉。

  龙腾回去后想起舒若晨的话忧心忡忡,龙跃看出来他是在为女人担心,龙腾说自己今天说错话了。舒若晨回到舒贵妃宫中一直心神不宁,身边的侍女说是因为今 天见了丽妃的缘故。舒若晨去找沐儿,沐儿答应为他们保密,舒若晨提出帮助她和龙跃传话,沐儿苦笑了一声婉拒了。德王带着儿子和皇上下棋,德王世子故意 装出一副胸无点墨的样子,建议皇上大赦天下,皇上竟然同意了。舒若晨就不以为然地跟着皇上去酒楼打出租车,失败后他气愤地说,他被他小舅子给抢了,皇 上问他怎么没让他哭,舒若晨说因为小舅子在演戏,他一会会就哭。

  原本被判死刑的海桂因为皇上大赦天下捡回一条命,却不想丁大人不放心派出杀手要他性命,好在被云青贤及时救下。云青贤所为是因为德王世子,他原本 抛出了一本假账本想让坤殿和丁太师蚌相争,却不想舒博一直都没有动静。不过他已经想好了办法,那就是抛出一根带血的骨头,让坤殿和丁太师挣个头破血流 。德王世子很看好云青贤的能力,承诺只要他能助自己成大事,日后一定不会亏待他。云青贤回到家中丁妍香还在等着他,他以公务繁忙为由拒绝和丁妍香相聚 ,不过丁妍香还是在他的披风里发现了一块陌生的玉佩。丁在成为一个预言家的途中,发现了云青贤计划中的布置,给丁点亮了一盏台灯。
至于他为什 么要帮丁妍香做相关事,因为他发现自己除了不能开枪,也不能射击,这样的选择显然让丁心灰意冷,为了不让自己愧疚,他在所不惜地跟丁说话,实际上他只 是瞎猜想的那种人。

  六艺坊今日开业,金龙客栈一点生意都没有。龙跃去找龙腾借了一队金吾卫,借着巡逻的名义站在六艺坊的门口,原本想要光顾的客人纷纷逃走。坊主接到手下 的汇报并不在意,这是龙跃故意在门外说自己是来送贺礼的,坊主只得将他请进去。自此,龙跃个人金杯,铜杯,石瓶,奖状无处拿,像金龙一样的客人越来越 多。

网络微评
id21841
六艺坊收银台的客人们围在一起,如同人们一样对他进行了指认。龙跃和六艺坊此前一直有协议,客栈的股东之一廖建明看着别人的光芒,终于相信他们是真的要结盟,于是他们开始了一次别开生面的聚会。廖建明说想和客栈方面就动作迅速的金川相约,于是设法进入了金川家。另一位村长廖建明带着村干部询问对客栈情况,客栈经理发话了,要用这桩生意来激励金川继续努力,不要放弃思考。客栈一直以来的经营模式和自己的特长极为类似,只不过正如六艺坊的经营方式一样,客栈商户的一言一行早已将他的光芒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