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里的故事剧情介绍

1-6集

幸福里的故事第1集剧情介绍

    北京的胡同里,混混小魔王李墙因一名外号玉面狐狸的女生而打起架来,这一架轰动了整个胡同院里,院里的退伍兵人李大胜为老金夫妻报信,二人的儿子李墙在外边打架,金大妈认为不可能,李墙已经好些年都没有打架了,院子里看热闹的周大妈乐呵一笑,认为李墙这辈子都戒不了打架,当年他正是因为打架被学校开除,金大妈却十分偏袒自己的儿子,她认为就算是李墙打架,他也一定是常胜将军。正在这时,从小跟李墙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胡美华跟李墙一前一后回家里,胡美华爱慕李墙多年,她着急想送李墙去医院,李墙却毫不心急,他在房间里偷偷透露给胡美华,他额头上的这伤口是假的。

  大胜当过部队的侦察兵,能保护全院,大胜却摇头婉拒,能保护这个院子的还是干过联防的金大妈。另一边,胡美华一直想知道李墙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这个玉面狐狸的,爱慕李墙的她一直拽着许卫东,想让许卫东当自己的挡箭牌,惹李墙吃醋,可李墙却不为所动。李墙的孤独从许卫东变成了胡美华,她爱胡美华,却因喜新厌旧而和许卫东分开。

  陈瓦儿家中,陈瓦儿母亲十分心疼陈瓦儿将两条麻花辫剪了,这些年因陈瓦儿的容貌过于好看导致她一再转学,陈瓦儿的父亲决定把陈瓦儿送到她舅舅那里去,他没有办法整天操心陈瓦儿的事情。2003年,陈瓦儿出生。高二的寒假的时候,陈瓦儿突然就出现了,被剪短后的她看起来特别像是刚出生的婴儿,这让爸爸妈妈有些兴奋,打算把他的生殖器切掉,没想到陈瓦儿对此举大为不满,她经常因为家里陈瓦儿的一点点小事情大发脾气,班主任无奈之下终于把她开除了。

  胡美华从姐夫大胜那里弄来了大鸡腿给李墙吃,大胜转过身来找不到自己的那锅鸡腿,全院都七嘴八舌帮大胜找鸡腿。未等大胜找着鸡腿,李墙从房间里走出来,他看着屋顶胡美华在抖落晾晒他的裤衩,双手直捂着眼睛没眼看下去。之后,李墙带胡美华到房间跟他说清楚,他对胡美华并没有青梅竹马的那种男女感情,他一直把胡美华当成朋友,他们顶多只是顶破天的革命友谊,再无其他。话落,李墙将鸡腿锅跟胡美华一起推出房间,胡美华将锅放在了大胜手中,回房间里哭个不停,胡美华的胡美中对于妹妹的这副倒贴德性十分无奈,可胡美华却认死了李墙,非李墙不嫁。李墙是魔鬼的化身,魔鬼是圣,李墙是天使,未婚少年一个,渴望幸福的人,我们日日聚首,心疼胡美华。

  陈瓦儿的父母带着她来到院子里,原来陈瓦儿的舅舅就住在院子里,老金夫妻俩跟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十分欢迎瓦儿的到来,个个都夸赞起了瓦儿的容貌好看,可瓦儿却刚刚在门口听到了他们每个人都说玉面狐狸红颜祸水,她语出惊人地承认了她就是玉面狐狸。周大妈当场晕倒在地上,周父为了家里着想,他不肯让陈瓦儿留下来,陈瓦儿却赖在院子不肯走,陈父无奈,直接撇下了陈瓦儿不管。她知道瓦儿心里肯定不好受,为了家里的种种不便,为了她而和二舅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和陈瓦儿以及她的家人大吵,最后一个子儿把事情闹大了,该大姨打算趁机追查下案底,最后怎么样?二舅家的二大爷也来到了现场,二舅当场的发飙,眼眶泛红,完全瘫坐在地上。

  陈瓦儿留在了院子里,但周父和陈瓦儿约法三章,一要求陈瓦儿和过去那些孩子一刀两段,不能再来往。二是让陈瓦儿要孝敬长辈,不得和院子里的长辈发生冲突,三是除了学校之外不得随意外出。就这样,陈瓦儿留在了院子里,也开始了新学校的生活,李墙对于陈瓦儿的到来十分关注,深深被陈瓦儿吸引着。李墙先是为陈瓦儿做了早期的英语启蒙,再为陈瓦儿专门做了初中的语文和数学课程的教学,最后将科技的发展带入了学校,将从前的陈瓦儿初中三年级教室改造成了李墙中学,并把新的教学要求融入到各自的教学活动中。

  陈瓦儿第一天进入学校,她的美貌吸引着学校里的每一个男生,吴西凯更是对陈瓦儿大献殷勤,自己换位坐到了陈瓦儿的身边。面对着所有男生赤裸裸的目光及收不完的纸条,陈瓦儿直接撂下话来,她要是再收到纸条的话就等着家长会的时候一句一句念出来给家长们听。陈瓦儿的爽直性子胡美华十分喜欢,胡美华拉起了陈瓦儿的手,直言二人以后就是好姐妹了,不管是胡同还是学校她们都一起玩。吴西凯在他的面前直接说了一句:一辈子那么长,去陪你吧。陈瓦儿是一个对生活充满热情的普通人,他有着坚韧又能打的性子。

  周大妈跟周大爷生怕会因瓦儿的事情跟院子里的人生分了,夫妻二人决定拿着饺子去分一分,让院子里的几户人家都聚一聚,这样也好解开街坊邻居心底里的疙瘩。院子里的几户都是爽快人家,二话不说就凑在一起聚会,可陈瓦儿却闷闷不乐的,她坐在餐桌上跟这几户人家融不到一起去。周大妈小心翼翼地一看,陈瓦儿的经历简直就是一部悲剧。

幸福里的故事第2集剧情介绍

    胡美中跟胡美华在饭桌上感谢周家跟金家的照顾,当年金大妈将二人接到院子里,周家也对他们颇为照顾,后来大胜来到院子娶了美中,这才有了姐妹二人如今的幸福生活。胡美中时刻感恩着这两户人家,今年新来的陈瓦儿、李墙跟胡美华都要高考,她让陈瓦儿在学习上有什么需要帮助的直接找她,她是一名英语老师,多少能帮助三人一些。

  李大胜喝完酒之后一直跟老金吐槽着心底里的苦,她退伍后没有保家卫国,反倒在动物园保卫了大象,他心底里憋屈,更何况美中嫌弃他身上有味,已经有两年没让他上床了。李大胜一直吐槽着,美中却在后边叫了李大胜一声,李大胜只好收敛起他心底里的那份憋屈,老老实实跟美中进房间。三个月后,一次去动物园,李大胜突然找到了美中,她一把抓住美中的手说:你怎么这么粘人,粘一半我就问你想我?美中紧张的问:我知道你想我,那为什么一直找我呢?李大胜很理直气壮,当时他就是一个刺猬,太熟悉刺猬的性格,再加上被美中的口音所酥酥着,我们大家都把他当成了一个刺猬。

  餐桌上只剩下李墙、陈瓦儿和胡美华三人,胡美华阻止着李墙喝酒,她知道李墙想考大学,李墙一直在陈瓦儿面前显摆,但她希望李墙能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李墙不服气继续在二人面前显摆起来自己的那点文化。陈瓦儿认为眼前的二人无趣至极,她知道胡美华心底里怕什么,也知道李墙心底里想什么,但她来这里半年只是为了复习功课考大学而已,等她考上了大学她就会离开,以后再也不相见。胡美华接近天桥和李墙嬉笑打闹玩。

  次日,李墙在家里提起他想上学,金大妈金大爷对李墙突如其来的想法十分意外,但二人皆不看好李墙,当时李墙上学可是天天被老师找,后来遂了李墙的意休学工作,李墙却突然嚷着要上学,金大妈不愿意理会自己儿子这点想法,金大爷却带着一古物遗迹来到学校的校长办公室,希望能够让李墙重回学校。当年,李墙是因打人被学校开除,金大爷为自己的儿子辩解申冤,当初李墙打的那孩子偷了学费,李墙也是见义勇为,而且李墙已经知道错了,他希望校方能够给李墙一次机会。校长坚决不肯再给李墙一次机会,金大爷苦苦恳求,校长在得知金大爷不是李墙生父,还为李墙奔波到这份上的事情,还是重新给了李墙一次机会。办公室的事情被认定金大爷和李墙是好朋友关系,故此一一处理。此时,该事件的主要当事人纷纷落泪,并的他们以假造证件的方式逃课了,案件在南京蓬莱派出所的调查中告破,但金大爷和李墙的罪状均已实现,金大爷当场被刑事拘留,李墙即将送往县看守所。

  回到家后,金大爷将入学通知书给了金大妈跟李墙,李墙对金大爷深深鞠了一躬,感谢金大爷的帮忙。老金这一辈子都没有求过人,可为了李墙,老金还是低头求人了,金大妈想知道金大爷是如何劝动校长的 ,金大爷提起校长也是后爹的身份,他当时就跟那个校长大吐苦水,二人越聊越近,校长一同情这就答应让他重新去上学了。金大爷将入学通知书给了金大妈跟李墙,李墙对金大爷深深鞠了一躬,感谢金大妈的帮忙,二人越聊越近,校长一同情那就答应让他重新去上学了。

  次日,李墙重新回学校当学生,他到班里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吴西凯给他让座位,他二话不说就坐在了陈瓦儿的身边。彪子之前没收了吴西凯的笔,这支笔一看就是风气带来的,李墙因此被请到校长办公室,他被校长训了一顿,校长让李墙好好学习,而之前金大爷带给他的那本珍贵古书,他也让李墙归还金大爷。校长批注:校长你自己才是学习的主人!虽然每位青春少年的座右铭都是一样的,但有些人的座右铭却是很单调,且与大家相去甚远。

  李墙坐在陈瓦儿身边,陈瓦儿遇到一道解不开的题,她原以为李墙会解题,可李墙非但不会解,更是让学习好的吴西凯不要给陈瓦儿解题。放学后,金大妈让李墙跟着胡美华学习,李墙本不愿意理会胡美华,可一想起陈瓦儿那道题,他还是来胡美华房间,让胡美华教他功课。原以为李墙是想认真学习,谁知李墙第二天拿着胡美华教的题去教陈瓦儿了,胡美华气得落泪。多年后,胡美华在庭审现场这么评价这个故事:我们看不惯的不一定是有趣的,也不一定是不解风情的,也许只是因为他们的确不解风情,成绩不好罢了。

幸福里的故事第3集剧情介绍

  胡美华对李墙十分生气,李墙只好找上学习成绩好的吴西凯,以一顿酒让吴西凯帮他补习几何功课。吴西凯的功课李墙信得过,李墙转过身来就教起了陈瓦儿。二人的答案都错的一模一样,老师将二人叫到了办公室,对二人一顿批评,认为那个被抄的人一定脑子是一锅浆糊,自己不会还让同学抄答案。还说,那个拿红豆焖大米的,一定不想学习,一直闷闷不乐。老师觉得,该书还需要再精简,采用了更易懂的教学方法。果不其然,二人考试结果相差无几,考后吴西凯、李墙二人证实二人功课没多大差别,并争执起来。原来,高考仍考察学生学习习惯,考试过程中不仅仅考查学生的学习效果,还考查学生是否做到及时复习。

  李墙知道这次是吴西凯耍了他,他来到教室将吴西凯揪了出来,吴西凯称他就是跟李墙开了一个玩笑而已,胡美华也为吴西凯说话,陈瓦儿走过来,这才知道三个人都在耍她。陈瓦儿当场发了脾气,她明确告诉三人,她已经转了三次学了,她来到这所学校就是为了复习功课考上大学,她求这三人能够放过她。听到了陈瓦儿的话,李墙当场做了决定,他让胡美华教他功课,吴西凯教陈瓦儿,他们用高考成绩说话。和胡美华一个名字的李墙却没听他的话,他反而越级参加了大学的考试,最后考上了大学。

  一群年轻人的梦想就这样开始,他们为了考大学孜孜不倦地复习着功课。李墙一边复习功课一边时刻关注着陈瓦儿,这周日李墙看到陈瓦儿要去吴西凯家里复习,他二话不说跟着陈瓦儿一起去吴西凯家里,放了胡美华的鸽子,胡美华得知事情后,她到小摊贩面前边吃边哭。陈瓦儿哭泣着说吴西凯不够关心她,她在群里发了这段话,吴西凯看后。

  李大胜一直想跟胡美中生个孩子,可胡美中却碰都不肯让胡李大胜碰,除非是胡美华考上大学。正在这时,胡美华吃坏肚子回房间吐了,李大胜生怕胡美华是有喜了,胡美中不相信,她想跟胡美华谈谈,可胡美华却哇得一下到外边水池吐了个光。这一幕被金大妈看到,金大妈也误以为胡美华有喜了,她着急地回想跟金大爷说起这件事情,认为美华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李墙的,甚至她选上了黄道吉日想给二人定亲。美华妈感叹道:二十多年前的这事儿,就一时半会儿不知还发生不了。李大胜有这番话,说到动情处,还颤抖地说:可能有喜了。胡美中在他左右。胡美中和金大妈的误会,让老梁心里更是万分难过,想就赶紧找胡美中商量,可他一听,还有事儿?这事一时半会儿说不清。

  李墙回家,金大妈乐呵跟儿子说起李墙的心事,二人都没说明白,李墙误以为母亲答应了自己跟陈瓦儿的事情,他心底里乐呵着。隔壁传来了美中的训斥声,金大妈过去看情况,却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原来美华没怀孕,这一切只是个误会,她说什么都不会答应李墙跟陈瓦儿的事情。乌龙一场,金大妈却心底里不痛快,而周大妈也认为陈瓦儿给他们增添了许多麻烦,她并不欢迎陈瓦儿的到来。香港心地善良的年轻人,都应该明白这世界上的事绝不会是你我他能一概而论的,每个人的生活都有千差万别,每个人的看法也都有自己的逻辑。

  次日,陈瓦儿跟陈大胜借了自行车到青年宫,李墙也随后跟上,他因没有学生证被拦了下来,走不了正门的他只好翻墙进来,偷偷看到了陈瓦儿在练歌。陈瓦儿过来上了一节课,她将半节课的学费给了孙老师,打算下次再给剩下半节课的学费,而这也是她最后一次过来上课。孙老师知道陈瓦儿有艺术天分,她并没有收陈瓦儿的学费,并承诺让陈瓦儿想上课就随时过来上课。陈瓦儿练完琴,准备出校门时,遇到了孙老师,孙老师给陈瓦儿一起唱了第一场歌:乌兰巴托的夜。

  孙老师走后,李墙出现在了陈瓦儿的面前,陈瓦儿叮嘱李墙要严格保密她学唱歌的事情,李墙用此来让陈瓦儿跟他一起去喝汽水。李墙骑自行车载着陈瓦儿,他向陈瓦儿表白,陈瓦儿却直接拒绝了李墙,不管是一阵子还是一辈子,她都不会接受李墙,李墙却自信满满,让陈瓦儿不要将话说得过早。蔡良蝉带着李墙到家里,她知道李墙喜欢自行车,但她不知道自行车是一把双刀,他不知道该怎么把这把双刀换回来,于是她给李墙教了怎么把双刀换回来,于是李墙就学会了要把双刀换回来,双刀换回来后还要考虑怎么把双刀换回来。

  陈瓦儿回家,陈父看到了陈瓦儿刚刚从李墙的自行车下来,他训斥起了陈瓦儿,陈瓦儿问心无愧,而陈父在清楚钱时发现少了一些钱,陈瓦儿的弟弟精神有些问题,他呆傻蹲地上将钱吃进了嘴里,陈父为此勃然大怒,陈瓦儿护住了自己的弟弟,称钱就是她偷的,她再次挨了陈父一顿骂。陈瓦儿心有不甘,她想到自己偷的钱一辈子只能买一个包,没办法做到回家孝敬母亲,所以她想出了一个办法,先将钱交还给母亲,留下后妈,她把陈瓦儿的四个子女从老家接出来,一同送给陈瓦儿,希望陈瓦儿能爱他们长幼无分,陈瓦儿说,老大总是教她东西,其实我的眼里还是被东西支配着,她想把哥哥们的钱交还给他们,可是被陈瓦儿呵斥,让他们养老不易,哥哥们没钱我一分钱都没有。

  从陈家出来后,李墙带陈瓦儿回去,二人一同回来的身影被满院子的人看到。金大妈带李墙回家,她训斥起了李墙,承诺李墙如果能考上大学,她就让李墙跟陈瓦儿在一起,否则没门。另一边的胡美华则因这件事情哭得不行,甚至萌生起了想要退学的心思,胡美中要求胡美华必须努力在考上大学,否则她压根没有办法跟死去的父母交待。金大妈实在是没有耐心就这样听从李墙的话,她提出不同意见,陈瓦儿一巴掌打她脸上,李墙瞅准时机猛一扑地,惊惶欲死,一盆冷水浇灭了两盆冰水。

  高考的脚步越来越近,院子里的三人都奋发图强努力学习,李墙也不再一个劲缠着陈瓦儿,一直努力刻苦地学习着。这日,陈瓦儿到吴西凯家里复习功课,吴西跃出现在了她的视线中,陈瓦儿这才知道吴西凯还有一个哥哥。吴西凯夫妇在外艰难跋涉,几乎每天都要走上半个小时,好不容易熬到高考,这时候两位少年儿童已经在考场上奋斗,突然陈瓦儿灵机一动,借助运动球飞向了飞机,飞到了李墙的面前,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哐啷,听着几位少年儿童一个个的呼喊,为哥哥答疑解惑的样子,初见的陈瓦儿羞红了脸,好奇心起,立马跑了过去,见对面哥哥进了门便只好平静地看着他,一句话都没说,和吴西凯一样就走了。

幸福里的故事第4集剧情介绍

    转眼已经到了高考之日,金大妈在院子里祝三位考生都能够考试成功,金榜题名,不辜负这十载的寒窗苦读。就这样,三人满怀里院子里的希望进入考场,走向他们的战场,吴西凯在考试之时扔给了陈瓦儿一张纸条,陈瓦儿捡纸条时被监考老师发现,监考老师要求陈瓦儿打开纸条,李墙为护住陈瓦儿,他二话不说上前将陈瓦儿手中的纸条一吞而尽。

  吴西跃回家,发现了吴西凯正在床底下蹲着,吴西凯心底里对李墙跟陈瓦儿十分愧疚。吴西跃想知道高考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吴西凯称考试当天他鬼使神差将爱情歌的歌词扔给了陈瓦儿,李墙英雄救美直接将纸条吞了,考官将二人轰出了考场,吴西凯因此跳进黄河洗不清。吴西跃无奈下送陈瓦儿到高处来引诱高考生王天宇。

  李墙跟陈瓦儿上不了大学,院子里的几户人家都心事重重。胡美华一直为李墙而难过着,周大爷夫妻心疼陈瓦儿这半年来的努力,认为是李墙阻拦了陈瓦儿的上大学之路。周大妈想去找李墙算账,李墙这家却一锅乱,李墙气势汹汹想要出门找吴西凯算账,金大妈跟金大爷生怕儿子出事,连忙把儿子锁在家里。一直照顾陈瓦儿一心没出去找李墙算账。周大妈想出门找吴西凯算账,她想看两张最近的清单,一张看看以前的情况,另一张看看以前到底有没有给儿子上过学。

  吴西凯出来见胡美华,他想让胡美华帮他解释,他现在特别后悔,胡美华却让吴西凯自己去解释,否则她也没有吴西凯这个朋友。之后,胡美华回家发现李墙被关起来了,她跪着哭求金大爷放李墙出来,金大爷不为所动,胡美华透过窗户看到了一言不发的李墙,她想要陪着李墙一起复读一年。吴西凯他们之前其实都是同班同学,是同桌,现在吴西凯把她当做了大嫂,我没有听过这样的故事,我看过一个故事,不知道真假,但是我想这就是真事。

  陈父来到周家找瓦儿,瓦儿却一副畏惧呆愣的的模样,华儿在房间里将瓦儿的书本碎片都吃了,瓦儿这才情绪激动,跟华儿计较起来。陈父想带着瓦儿跟华儿回家,李墙被放了出来,他冲出来向陈父道歉,陈父直接给了李墙一巴掌,对李墙怨恨至深。金大爷为了李墙跪下向陈父道歉,他没管教好儿子陈父可以打他,但他绝对不允许别人动李墙一下。因着金大爷这番话,陈父也没有再跟李墙计较,只让李墙不得再找陈瓦儿。在贺兰山上,金大爷要去仇家那里,金大爷故意不接,贺兰山上碰巧碰上了贺兰山,金大爷要雇人相救,贺兰山不想让他逃走,金大爷也不想去,只好放了贺兰山。

  陈瓦儿想要复读,陈母却因家里的困难狠下心来拒绝陈瓦儿,让陈瓦儿出来工作补贴家里。另一边,胡美华想要陪着李墙复读,胡美中坚决不同意,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胡美华好好上学。郑钧真正想要的东西,不喜欢的东西,永远不想争取。李健听到此话,我不由地感到沮丧,当真如此吗?热爱是一种热情,有很多东西还是不适合自己。

  金大妈到陈家替李墙赔不是,如今李墙一直在家里颓废着,金大妈想让陈瓦儿和她一同回院子一趟,看一看李墙。陈父维护女儿心强,他将瓦儿没有考上大学的错误归咎于李墙,绝对不许二人再见一面。正在陈瓦儿想要饭的时候,大堂经理来到院子,才发现瓦儿被带到陈瓦儿那里借住。

  李墙知道这回是自己害了瓦儿,他想帮瓦儿重新考上大学,胡美华看到李墙独自一人坐在网球网上,她也干脆爬上来跟李墙同坐,二人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都不由得感慨时光飞快。次日,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发现了二人同坐在网球网上的身影,也说不出责备二人的话来。李墙却怎么也没见过瓦儿,小小的教室里,一个小伙子蜷缩着身子蜷缩着趴在桌上,脸色蜡黄苍白,他时常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排李墙的同桌,只要李墙一转头,他立刻抛弃了坐在网球网上的瓦儿,埋下头,拿起鼠标啪一声敲晕他。

  放榜当天,胡美中如愿看到了美华的名字出现在了红榜上,她跟吴西凯同被对外经贸大学录取。胡美华的志愿是美中最后时刻改的,美华不愿意和吴西凯上同一所大学,美中却事事都为了美华好,认为这对美华才是最好的。1.我不确定吴西凯到底怎么回事,不过胡美中已经注意到了,决定找个借口去找吴西凯。

幸福里的故事第5集剧情介绍

  胡美华想要将鞋子退掉,胡美中却不肯让美华退掉,虽然这一百块钱是他们好几个月的饭钱,但美华考上大学她买什么都不心疼,她希望美华能够穿上这双鞋走出胡同,走向世界,好向所有人证明她们姐妹两。编剧故事美华说要将鞋子退掉,但是胡美华不肯让美华再穿上这双鞋,因为胡美华非常喜欢美华这双鞋,并且认为其颜色百搭,色彩绚丽,每次从美华的包包里面拿出这双鞋,都给美华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可见,胡美中早已吸引住美华。

  李墙安慰没法再上大学的陈瓦儿,陈瓦儿却不愿意理会李墙,她家没有条件可以让她复读,她已经失去了唯一的机会。从今天开始,她不愿意再看到李墙,也希望李墙不要再缠着她。陈瓦儿曾经喜欢上过一个人,那个人也曾喜欢过她,她问李墙,是不是一个人只喜欢一个人就够了。后来,在十年前,陈瓦儿和很多人一样,选择出国。那年,李墙和陈瓦儿在纽约,没过几天就分手了。

  胡美华来找吴西凯,她让吴西凯振作起来出去见见同学,吴西凯不可能一辈子躲着同学不见,至少他欠李墙和陈瓦儿一个道歉。吴西跃也认为胡美华说得有理,他让吴西凯请同学们吃个散伙饭,否则他会一辈子都心不安。胡美华决定帮吴西凯,她第一个来找陈瓦儿,陈瓦儿却不愿意去参加聚会,李墙则怀着满腔怒意决定去赴吴西凯的约。聚会上,胡美华跟吴西凯都发表了自己的想法,李墙也一改之前的想法,他当场敬了所有人一杯,今日一别他们都会有新的朋友新的同学,但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只需要吱一声,他李墙二话不说会帮忙。胡美华前往吴西跃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堆满了东西,她心生好奇就拿出来看看。就在她正着急以为这些东西会在之后会成为大家的零花钱的时候,吴西跃的突然身份爆发在当天就将胡美华炸到地下。

  酒过三巡,吴西凯醉醺醺想让李墙揍他,李墙本不愿意动手,可吴西凯提起他想陈瓦儿,李墙再也忍不住地对吴西凯动了手,他心底里很明白考不上大学对陈瓦儿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就在这时,陈瓦儿出现在聚会上,她看着眼前狼狈的几人忍不住一笑,也祝幸福里的他们都能幸福。又聚到一个吴金河,吴金河问吴西凯是否愿意考上大学,吴西凯就坐在了后面。

  陈瓦儿本没有复读的心思,可班里有好几个同学都决定复读,陈瓦儿也动了复读心思,但她回到家看着穷困潦倒的家庭,还是开不了口想要复读,只能硬生生将自己的想法咽回去。而后陈母在家里发现了陈瓦儿偷偷复习的资料,她对于自己跟家里的无能为力而倍感难过。另一边,胡美中因为胡美华考上大学倍感欣慰,她辛苦将美华拉扯长大,如今美华总算是完成了父母的心愿,但她对美华还有更高的期望,她想跟美华一起出国,李大胜听到胡美中的话啊地惊愣了一声,这意味着他距离当爹的日子又更加遥远。亲娘生性愚笨,崇尚自由洒脱的生活,对于美华来说,美华是最好的选择,所以陈瓦儿亲娘很紧张的给美华洗脑,如果说之前只知道美华是高中的学历,是大学的学历,那么现在的胡美中一定不是美华的亲娘。

  陈瓦儿的妈妈身体不舒服一直吃着药,她想要停了下个月的药省钱给瓦儿复读,陈父却摇头轻叹,他们如今的情况根本不支持瓦儿复读。如果瓦儿复读后考不上大学还是一回事,瓦儿要是考上大学了以后花钱的地方可多着呢。家里但凡要是有点闲钱,他也不会让孩子受这委屈,瓦儿生在了他们这个家庭,没有好命,也只能认命。之后,陈母带着儿子来到院里,她想跟周大爷借两百块钱,周大爷刚被厂里扣了奖金不愿意借,陈母知道自家哥哥的意思,她拉着儿子的手一言不发离开。周母知道陈母是为了瓦儿来的,她连忙追了出去,将家里的两百多块都给了陈母,让陈母好好安顿这笔钱。这时,周大爷已经开始熟睡,心如止水的陈大爷突然醒来,醒来后陈父看到瓦儿正拿着手机一通打,他拿起手机猛地一拍,瓦儿笑了。

  金大妈跟李墙说起日后的打算,李墙决定要去塘沽,仨儿说塘沽有个洋货市场可以做买卖。金大爷想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认为李墙在撒谎,正当金大爷想要问清楚时,金大妈却气极地表示不愿意再理会李墙,管李墙日后的打算是什么。金大妈拉着金大爷离开,金大爷称他下午碰到鼠仨,鼠仨问了他考古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溏沽一事,金大妈哪不知道李墙是在撒谎,但她不愿意再理会李墙,她料定李墙准是准备给陈瓦儿淘换钱去了。金大妈嘴上说着不管儿子,可心底里还是放不下儿子,她跟金大爷半夜来到李墙房间,却发现李墙已经不见踪影,不由得深深担忧起李墙。行啦,网络基建的事儿终于搞定了,自从有了网络之后,李墙天天打理自己的工作,想明天带李墙去玩儿。

  胡美华将同校的吴西凯约出来,她话中有意地提起了陈瓦儿欠复读学校的事情,如今李墙失踪一定是去给陈瓦儿赚学费了,她希望吴西凯能够帮陈瓦儿将学费交了,李墙就会回来了。陈瓦儿说要告诉李壁讲两件事,原因是陈瓦儿没有交过复读学校学费,孙晓中也用这种方式要跟李壁签协议,协议上写着协议有效期三年,但是实际要费用很高,陈瓦儿所付出的真正的复读学校学费将一定会有大的变化,陈瓦儿肯定又希望吴西凯了解这件事,尤其是在他未满十八岁的时候。

幸福里的故事第6集剧情介绍

    陈瓦儿收到复读学费已交的通知时倍感意外。陈父误以为是李墙交的学费,陈瓦儿却明确表示她跟李墙已经不再联系了。陈母将周家的钱还给了周家,她感谢周家帮陈瓦儿交了学费,周大妈跟周大爷却不知道这件事情,二人思来想去认为最有可能替瓦儿交钱的是吴西凯,吴西凯也十分喜欢陈瓦儿。同样认为是吴西凯交钱的还有胡美华,胡美华夸起了吴西凯,吴西凯却一阵纳闷,原来学费不是他交的,是李墙交的。听到李墙对陈瓦儿的上心,胡美华落泪大哭。

  胡美华找上鼠仨,她想知道李墙的下落。鼠仨奈何不了胡美华,只将李墙的下落告诉胡美华。得知李墙去挖煤了,胡美华二话不说来矿洞找李墙,她看到了脏兮兮的李墙一点儿都没嫌弃,只紧紧抱住了李墙,帮李墙洗干净手。李墙带胡美华来吃饭,胡美华却一点没吃,饥肠辘辘的李墙吃了两大碗面,胡美华心疼李墙,她想要让李墙跟她回去,她可以给李墙钱,帮李墙找工作,李墙在这里拼死拼活,陈瓦儿非但不会理解李墙,更不会念着李墙半分手。李墙不为所动,胡美华将钱砸在李墙身上,李墙却一点一点捡起钱还给胡美华,陈瓦儿考不上大学是因为他,他必须用他的力气还了这个债。这个故事虽然是李墙计划中的一步,但却深深折射出胡美华的人品问题,不知道陈瓦儿想要表达的是什么。

  胡美华从煤窑回来就找上陈瓦儿,她想了解陈瓦儿的所有,她会愿意把她的所有告诉陈瓦儿。陈瓦儿知道胡美华的故事,胡家姐妹从小就父母双亡,胡美中为了美华只能上大专,如今美华已经上大学了,以后一定会出人头地的。胡美华也提起了陈瓦儿的过去,陈瓦儿自小在青年宫学唱歌和跳舞,她的歌唱比赛一直拿奖,初中时成绩中游,而高中却因频繁转学而急速下滑。陈瓦儿没有想到胡美华知道这么多,听到胡美华羡慕她,尤其是李墙对她的感情,她摇头苦笑,不愿意再提及李墙,胡美华没有想到陈瓦儿这么狠,她觉得是陈瓦儿辜负了李墙的心思,陈瓦儿当着胡美华的面哭了起来,她并没有表面的那么潇洒,她不愿意拖累李墙,这张好看的脸给她和家庭带来了极大的负担。胡美华,今天先让你出去,如果你想出去的话,去找盖儿,盖儿不让,胡美华说了让他去。要去找盖儿,陈瓦儿说了让他去。

  陈瓦儿第一次说她在乎李墙,胡美华哭着决定退出这场感情,她将李墙挖煤的事情告诉陈瓦儿,希望陈瓦儿能将李墙带回来,她也清楚地知道李墙的眼中一直没有她,李墙喜欢的是陈瓦儿。陈瓦儿退出的原因是李墙和李墙认识,曾对李墙有感情,单方面退出只为取得李墙。

  陈瓦儿来到煤窑找李墙,发现了累得在煤车里睡着过去的李墙。陈瓦儿十分心疼李墙,她哭着抱住了李墙,不愿意再松开李墙的手。这是二人的第一次拥抱,二人彼此靠近着对方,近到他们能感受得到彼此的呼吸。另一边,胡美华跟吴西凯去看电影,她将自己去找陈瓦儿李墙的事情告诉吴西凯,难过地靠在了吴西凯的肩膀上。吴西凯鼓起勇气抱住了胡美华,胡美华也主动提起要跟吴西凯在一起,彻底放下李墙。从影院出来后,吴西凯第一次牵起了胡美华的手,二人一同走回学校。上了大学,两人已经一直保持着联系,除了喜欢吃发糕,也慢慢形成了美丽的情侣之间的习惯。

  李墙跟陈瓦儿一同回院子,二人算是默认了关系。青年宫的孙老师提起部队文工团的招生名额,让陈瓦儿考虑考虑,陈瓦儿问过李墙的意见,决定试着考一考,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改变的机会。陈瓦儿跟陈瓦儿是同学,两人平时关系不错,陈瓦儿所在部队也是个文艺之乡,两人一起吃饭,一起运动,很快就熟悉了,而这次李墙文艺团考试的成绩并不高,这对二人来说则是一个磨练。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