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何夕剧情介绍

1-6集
今夕何夕剧情介绍

今夕何夕第1集剧情介绍

战场上,将士死伤惨重,冬月前世的身体在被定远侯射中之前倒下,她身后有一个人拿着玉笛走了出来。

冬月从水中走了出来,一身白衣,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冬月无意中穿了冯靖的衣服,走出来的时候遇见了冯夕,就在这时一群此刻冲了出来误认了冬月,冲着冬月而去,混乱中冬月的头发散落下来,冯夕见到冬月是个女人眼中露出惊艳,冬月被刺伤。

冯夕为冬月披上衣服,冬月迷茫地看着冯夕,冬月也忘记了自己是谁,冯夕捡到了冬月掉下来的笛子,笛子有自鸣的力量,冯夕留下了冬月。

冯夕决定登上陆远潼的队伍。

冬月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冯夕和冬月一起站在冬青树下,冯夕给冬月起名冬月,还把自己的玉石给了冬月。

冬月拿着笛子去修,笛子却把修笛之人震了出去,修笛之人恐慌之中跑了出去,冬月拿起一旁的笛子吹了起来,发现笛子能够吹出声音了,就在这时冬月的脑海里突然踹出现了前世的战争场面,以及自己被尔玉救了的过程,尔玉将她送回了八年前,冬月眼里充满了泪水。

冬月决定杀了陆远潼,阻止一年后的定远之乱。冬月在客栈被人盯上,就在这时有人闯了进来,原来是冯夕,冯夕的人和左相的人在客栈相互厮杀起来,打杀中冬月的笛子又不受控制的响了起来,冯夕凭借着笛子声找到了冬月,冬月拿着匕首以冯夕为人质,威胁冯夕的属下,让他们杀了定远侯,结果冯夕反手拿下冬月,冬月告诉冯夕今晚冯靖会死,还告诉冯夕一年之后他被位及权臣,并且还会在一年之后被定远侯杀死,冯夕笑了笑只当冬月在说笑,冬月被冯夕的属下压着,趁着属下不注意,冬月翻身想走,冲出去杀了定远侯,冯夕拿起剑,挡住了冬月,还还不犹豫的将剑刺向冬月,杀了冬月,将冬月抛如河中。

冯夕奉命接定远侯,但是冯夕却遭到人刺杀,刺杀的人是想要撼动定远侯的位置,冯夕将刺客的目的解释给定远侯听,定远侯听后知道冯夕这是想要和自己谈条件,定远侯问冯夕想要什么,冯夕想利用刺客之事和定远侯谈交易,冯夕让定远侯将十万大军留在竹鸣驿外,但冯夕可以帮他保住兵权。

冯夕带着冯靖转身离开,以为自己和定远侯的交易成功了,却不想,两人刚转身,定远侯的属下一剑赐死了冯靖,冯靖倒在冯夕怀里,冯夕震惊又悲痛愤怒,但是冯夕很快将自己的情绪调整过来,故意丢下冯靖的尸体,告诉定远侯冯靖的死要是能解定远侯的不满,他冯夕不在意。

今夕何夕第2集剧情介绍

冯夕站在黑夜里,突然冬月出现在他身边,用刀抵住了冯夕的脖子,冯夕看到低头看到冬月身上的伤口,很震惊她身上的伤口恢复的如此之快,冯夕说她有如此的超凡能力可以做更多的事情,冬月不信冯夕所说的话,只觉得冯夕是想要自己助纣为虐,自己和冯夕不可能是一路人,就在冬月准备杀了冯夕的时候,冯夕的属下找来,冬月不得已只得逃走,冯夕淡淡笑着冬月离开的方向。

冯夕被封为礼部右侍郎,官及三品,李雨柔出门迎接冯夕,李雨柔提起要办宴会,冯夕说宴会不但要办还要大半。

冬月回想起自己小时候和父母在一起的快乐日子,眼中含着泪水。

冯夕在靖大哥牌位前回恨,觉得自己还是太弱小了,说好了不再让任何人受伤,最终还是没有保护到自己想保护的人,还让靖大哥用自己的命帮自己,冯夕在靖大哥面前承诺不会放过害他们的人。

冯夕举办宴会,京城的大官基本上来齐了,纷纷献上贺礼,卢川躲在一旁不停的记录,记录冯夕的年纪轻轻就获得这样的位置,吏部尚书安候也前来祝贺,并且送了冯夕一直巨大的金蟾,实则却是一直癞蛤蟆,冯夕觉得金蟾缺点什么,将一直金龟给金蟾当作底座,安候偷鸡不成蚀把米。

夜晚,冬月站在烟花下,她知道现在的景象虽然繁荣美丽,但是这种景象在一年后就会消失,她不忍心看着这样的景象消失,她还有时间和机会去除掉陆远潼。

大街上传着安候安候也在冯府自取其辱的京都杂谈,冬月刚好路过,她想起以前也是这样的京都杂谈,拿起来看了之后发现就是当时能只天文地理的京都杂谈,这个作者望川楼主是什么都敢写。

冯夕让人把卢川带到自己面前,卢川承认了自己就是望川楼主,冯夕责怪卢川用夸张的辞藻描绘自己,卢川本来想炫耀自己的能力,却没想到冯夕不是来夸自己的,赶忙认错,说以后再也不写冯夕了,不想冯夕却笑着说无妨,这次他找卢川过来想要卢川将皇上举行祭天大典的事情大肆宣传出去,还要详细的写出来。

皇上六大藩兵将编入禁军,安候在皇帝面前夸定远侯,皇帝询问左相的意见,左相觉得正是到了整顿三军的时候,定远侯却不这么认为,皇上又问冯夕怎么看,冯夕却谁都不得罪。

冬月在街上走动,又看到京东杂谈,冯夕在远处看着冬月,冬月用冯家的玉石换京都杂谈,冬月正准备走,恰好遇见定远侯出现,冬月转身也看到冯夕,冬月用冯夕的玉石说自己是冯夕的家仆混入了平康坊。

定远侯在平康坊和冯夕相见,两人正准备看歌舞,冯夕却发现舞女被冬月的调换,冯夕发现主动上前弹曲伴奏。冬月一身红衣,手持长剑,动作干脆利落,就在冬月持剑要转到安定后身边的时候,冯夕的琴弦突然断了,冬月没能将定远侯杀掉,冯夕还将冬月关在了房间里,冯夕和定远侯达成交易。

冯夕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冬月已经逃掉了,众人都没有找到冬月,冯夕却知道冬月一定还在平康坊,冯夕却清竹的房间找冬月,两人混乱中吻在了一起,冬月被冯夕下了迷烟带走了冬月。

冬月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冯夕的车马里,冯夕问她为什么执着杀死定远侯,臧飞拦车找刺客,冯夕将冬月藏在怀里,又救了冬月一命,冬月的话一直像预言一样发生着,冯夕怀疑冬月的身份。

今夕何夕第3集剧情介绍

冬月入职太史局

冬月从京都杂谈中看到太史局要举行祭祀大典,她觉得这是一个杀掉陆远潼的绝好机会。冬月看到一个店老板正从店里往外扔伞。冬月奇怪好好的伞为何要丢弃?老板回答,已经大旱这么久,留着伞也不过是废物罢了。冬月算了算日子。就在今日将会天降一场大雪。她灵光一闪,这不是进太史局的好机会吗?于是便向老板要了一把伞,急忙跑往太史局。

太史局的总领正因为长时间大旱,愁眉不展,责骂自己的一众官员没有一个能出上力的。有人提议他向太史局的主管三殿下求情,但总领摇了摇头。三殿下是个与世无争的性子,根本什么事儿都说不上话。这时,冬月前来求职。总领问她求雨之法,冬月满怀信心说什么都不用做,今天便会降下大雪。七月下雪,总领哪能相信这种鬼话,于是让人把她赶出去。三殿下正在里面写青书,听到外面吵闹,便命身边婢女前去查看。婢女询问发生何事,冬月灵机一动,从怀里掏出冯夕的玉牌,希望冯夕这个侍郎面子够大,能帮她留在太史局,不料婢女看见冯夕的玉牌,脸色突变,更加坚定的让人把她赶出去。

吃了闭门羹的冬月落落寡欢,一个人坐在桥边,抱着他的伞。三殿下从太史局回来,看到冬月的模样,觉得好笑他问冬月是不是异乡人,因为只有异乡人才会在城中带伞。冬月不知三殿下身份,和三殿下聊起来。三殿下听到冬月肚子咕咕叫,好心的给她买了蒸糕。冬月为了回报三殿下赠糕之情,便把伞留给了三殿下,说他一会儿能用得着。三殿下本不信冬月所言,不料刚一打开伞,雪花就飘飘落下。

冬月睡在了太史局门口,等着他们重新聘请自己。卢川从太史局走出来,刚一出门,便看见蹲在门口的冬月,高兴的把聘用函给了她。从此,冬月便在太史局入职了。但是因为是三殿下为她说情,冬月在太史局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卢川愿意跟他亲近以外,其他人都对他冷嘲热讽。

冯夕得知冬月进了太史局,以为是卖了自己的面子。本来还很得意,后来听说是因为三殿下的缘故,有些不高兴。知道卢川和冬月的关系很好,他便故意在安侯面前透露,那本写京都杂谈,丑化安侯的忘川楼主就是太史局的卢川。

安侯得了这个消息,便马不停蹄的赶往太史局寻个由头,要给卢川好看。作为好友的冬月自然出头为他求情。两个人都被暴怒的安侯给抓了起来,要带走。冬月悄悄告知同僚通知三殿下。就在这时冯夕突然来到了太史局,三两句话便让二人没有了性命之忧,卢川也只挨了一顿板子。

安侯也算撒了气,便带人离开。冯夕一副邀功的模样,等着冬月感激自己。冬月不理他,卢川却是真心的对着冯夕鞠了一躬,感谢他的救命之恩。三殿下也赶到了,看到院中的冯夕,两人对话见,颇有敌意。冯夕故意将怀中的玉佩再次交给冬月。并当着三殿下的面称冬月是自己的人。冯夕走后,冬月想向三殿下解释,但三殿下并不在意,他能感受到冬月的真诚,相信她不会和奸臣为伍。

冬月既然入了太史局。觉得自己应该了解一些祭祀的情况,便上街去买祭祀的书籍。刚一出门便看到了冯夕从马车上下来,冯夕一直在冬月后面跟着。他提醒冬月女子入朝为官,是犯了欺君之罪。提议冬月去他府中,不用担心身份会被发现。冬月自然不愿意。冯夕告诉她若冬月因为自己直爽的性子有危险,他的这些话还是作数的。

今夕何夕第4集剧情介绍

安候因为后院花草流血,一夜未眠,最后安候决定请冬月来看一看。

冬月不想去安侯府,决定去找三皇子帮忙,刚走出房门就看见卢川,卢川受冯夕所托给冬月送东西,冬月打开一眼是她和冯夕上街时所看到的女装华服,冬月不知道冯夕想要干什么。

冬月收起衣服准备和卢川一起去找三年皇子,却不想太史将两人堵在门外,说冯夕让冬月去安侯府一趟。

冬月到了安侯府,看到花草的异象之后,冬月刚想说自己不懂这些异象,就在这时冬月听到了府里丫鬟被打的消息,冬月看过去是一个叫做明珠的丫鬟,冬月为了救下这个丫鬟声称自己可以解决异象。

冬月告诉安候如果想要化解异象,需要安候脱了上衣抄经文,冬月为了整蛊冯夕还故意说为了万无一失还要找一个属虎闰二月的男人一起脱衣抄经书,而这个男人正好是冯夕。安候请来了冯夕,冯夕调戏冬月说要不要一起托衣服抄经书,还问冬月是不是没看到自己裸身,冬月气的转身告辞,其实冯夕这是在帮冬月巩固地位,事情结束后,冬月将明珠从安侯府要了出来,带走了明珠还请自给明珠上药,冬月心疼明珠身上的伤,还承诺要帮明珠脱离奴婢身份。。

冯夕因为脱衣抄经书受凉,但冯夕还是一心想要收服冬月。

明珠对于冬月救了自己而感动。

第二日,明珠因为脸上的胎记被众人嘲笑,冬月帮明珠解围,还把冯夕送给她的衣服送给了明珠,冬月和卢川带着明珠上街采买胭脂水粉,在街上三人恰好遇见冯夕,冯夕看见明珠穿着自己送给冬月的华服心里全是怒意,十分生气,冯夕说自己看上了明珠要带明珠进冯府,冬月十分生气,可是冯夕那冬月的官职威胁,明珠自愿和冯夕回府,卢川却拿着本子还在一旁夸冯夕。

冯府,冯夕命令明珠将身上的衣服脱了,明珠脱了衣服之后冯夕拿过华服毫不犹豫地将华服烧掉了,一想到自己送给冬月的衣服冬月丝毫不在意,冯夕更加生气。

皇上听说了安候摆祭坛的事情,担心安候不安分守己,命令冯夕去查这件事情。

冬月对于冯夕有家室又抢夺明珠的事情十分生气,冬月向卢川打听祭天大典的事情,大理寺的人突然冲了进来带走了冬月,原来是为了安候府祭祀的事情。

卢川出恳求冯夕救冬月,这一切尽在冯夕的掌握中,只要冬月肯向他低头,他会保冬月安然无恙。大理寺严大人派人去安侯府花园中挖掘,却挖出了带着安候谋反的沉木,冯夕自然是不打算轻易放过这一切。冯夕亲自出面去探安候的口风。

监牢里,冬月在犹豫要不要向冯夕服软,就在这时冯夕看冬月,冬月猜出从透露卢川写书的事情到现在安候驱凶遇到明珠的事情都是冯夕安排的,冯夕也承认了这一切是他布的局。冯夕给冬月半个时辰的考虑时间。

冯夕决定将冬月从大理寺调到礼部,却遭到大理寺严大人的反对,事情出了意外,冯夕猜出来左相出手了,大理寺严大人一定也是受了左相的指使。

明珠被冯夕送出城,冬月不承认谋反之事,想找明珠作证,这时明珠突然冲进来,冬月以为明珠是来帮助自己作证的,却不想明珠突然反口。

今夕何夕第5集剧情介绍


明珠带着弟弟小四出城,却不想被左相的属下臧飞拦了下来并且被带去了左相府。

明珠在大理寺做了伪证,反口说自己的弟弟还活着,还说是冬月让她在安候庭院埋下的布包,冬月震惊地看着明珠,冬月流着泪看向明珠,就在这时正好大理寺的人在冬月屋内搜出了沉默。

这件事情的发展出了冯夕的掌握之外,冯夕猜测出这件事情中左相应该是绑架了小四,拿小四来威胁明珠,冯夕让人盯紧明珠,冯夕知道事情变得棘手了,他需要尽快救出冬月。

冬月长久脱水,在牢中被打成重伤,三殿下来看冬月不顾被皇上责罚带冬月去看御医,冬月拒绝了三皇子,只求三皇子将自己打入水牢,因为冬月有自愈能力,遇水伤口会自愈,所以求三皇子救自己。

冯夕最终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看冬月,即使这样会得罪左相。

水牢里,冬月靠着水自愈了伤口,水打湿了冬月的衣服,三皇子发现冬月是女儿身,惊喜又开心,三皇子还发现了冬月的遇水自愈能力。

冯夕去看冬月走到大理寺门口遇到了三皇子,两人争锋相对,冯夕知道既然三皇子过来看冬月了冬月一定没有事情,冯夕转身离开没有走进大理寺看冬月。

第二天,冯夕提审冬月,亲自动手鞭打了冬月,冬月以为冯夕真的是向针对自己,其实冯夕是想救冬月一命。

明珠带着包袱去找小四,本以为自己诬告冬月之后就可以安全离开,却不想左相根本没有打算放过他们,臧飞带着人想要杀了明珠和小四,道乐蒙面赶到救两人,不想最后小四还是被臧飞杀死了。

三皇子请冯夕喝茶,三皇子感叹两人的关系大不如前,其实三皇子见冯夕是为了冬月的事情,想要冯夕放过冬月,冯夕一阵见血的指出,现在不是他想要冬月的命,而是安候背后的人为了救安候把所有的罪名安在冬月身上。冯夕说自己是小人喝不起三皇子的茶,以后也不要三殿下再请自己喝茶。

小四死后,明珠十分后悔也很愧疚,想一死了之,道乐劝明珠不要这样。

皇上听说了冬月受伤又能自愈觉得冬月是个半仙之体,冯夕也说冬月是半仙之体,说自己鞭打过冬月之后自己的手就受伤了,一直没好,太史令也为冬月澄清,皇上让人立刻释放了冬月,还让冯夕查清楚真相。

三皇子为了救冬月主动邀请左相入自己的御风阁讲课。

冬月被释放回到吏部,众人议论纷纷,冬月不但被释放还升了官,冬月很开心,自己升官就有了更多的就会去杀害定远侯。

安候被绑在牢房,冯夕问他记不记得明家的几十条人命,当年就是安候杀了明家的人,安候吃惊地问冯夕和明家是什么关系,冯夕让人堵上了安候的嘴,大刑伺候安候,最后用毒酒毒死了安候,冯夕所作的这一切都是在为明家的几十条人命报仇,冯夕不曾忘记这些仇恨。

今夕何夕第6集剧情介绍

冯夕被加封为尚书,早朝过后,定远侯找到冯夕,定远侯知道冯夕,冯夕劝定远侯多和女儿走动走动,冯夕也承诺让自己的贵妃姐姐多照拂嘉嫔。

冯夕去看往自己的贵妃姐姐,贵妃劝冯夕收敛一点,冯夕却自信的说没事,还让贵妃多去看看嘉嫔。

冯夕回到府里让人去太史局向太史令暗示皇上重视冬月,让太史令多关照冬月。冬月搬进了新的屋子,十分开心,同时冬月从卢川口中知道了三皇子让左相到御风阁讲学,冬月觉得十分内疚。

冬月前去感谢三皇子,表达自己的歉意,三皇子邀请冬月进御风阁,冬月考虑到自己要刺杀定远侯不能连累三皇子不愿意进御风阁,三皇子没有逼冬月,他又邀请冬月去御风阁先看看,冬月同意了。

冯夕问道乐问什么冬月没过来感谢自己的救命之恩,道乐欲言又止说冬月一早去了御风阁,冯夕一听脸色立刻变了,怒气冲冲,一拳打在了桌子上,却忘了自己的手受伤了的事情,受伤再次复发,冯夕却不愿意上药,想要把伤留给冬月看。

三皇子邀请冬月看皮影戏。

冯夕主动去见冬月,告诉冬月自己当初鞭打她是为了救她,冯夕将自己救冬月的事情告诉冬月,冬月却觉得冯夕的心思难猜,想要和冯夕一别两宽,可是冯夕却不想。

大晚上卢川来给冯夕送药,冯夕不知道药是冬月托卢川送来的,不愿意上药。冯夕让道乐将明珠安排在别院。

道乐在别院陪着明珠给死去的小四上香,还安慰明珠,让她好好活下,道乐还说了自己悲惨的身世来安慰明珠,如果明珠愿意他也可以做明珠的家人。明珠送道乐出门发现道乐的手受伤了,明珠拿出了冬月给自己的伤药,给道乐上药,道乐发现这个药瓶和卢川送给冯夕的很像。

道乐把自己的发现告诉了冯夕,冯夕知道药是冬月送的,十分开心,开始主动上药。

太史局,大家都在忙祭天大典的事情,冬月想抓住这次机会刺杀定远侯,冬月决定去找些礼法记录来看,可是太史局的同僚嫉妒冬月升职如此快,都不愿帮冬月找,冬月只好自己找。就在这时冯夕来太史局找冬月,看见冬月一个人在找礼法记录,很生气这些人欺负冬月,惩罚了看守资料的人,替冬月撑腰,很快那些人就帮冬月拿了目录出来。

冯夕让冬月送自己出门,冬月觉得冯夕惩罚那些人根本帮不到自己,冯夕很生气,让冬月一晚上整理好十年的礼法再来见自己,不然就不要在太史局呆了。

道乐偷偷来告诉冬月冯夕进宫了,白天还可以继续这么做,冯夕想要冬月明白她是自己的人,只能自己欺负。

三皇子来看冬月,想要请冬月去看皮影戏,冬月却因为整理卷宗无法去,三皇子帮着冬月一起整理卷宗。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