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藤剧情介绍

1-6集

司藤第1集剧情介绍

晚间,身着一袭杏色丝绸旗袍,搭配同色披肩的司藤小姐,正摇曳生姿的前去会见朋友,途中恰巧遇见一个男孩差点从楼梯上滚落,她立刻施法将其救起,及时地化解了这场危机。随后,她乘坐黄包车前往华美纺织厂仓库,并成功与对方会面。期间,司藤开门见山的向对方询问她的决定,得知对方心意已决,既如此,那就不必再谈,于是司藤决定前去寻找那个让对方动了凡心的人。就在司藤转身之际,那人趁其不备将她杀害,并交代一直在门外偷听的黄包车车夫贾三,让他带着司藤的尸身,举家搬迁到达那,世世代代都要守着。说完,那人便从容离开。

秦放与安蔓一同乘坐大巴前往达那,途中,二人听到电视节目上,主持人白金的分享,讲的是关于外星球生命对地球生命影响的话题,自从公元前一九一四年夏帝八年,天有异象,时日并出,坠入人间,奇光闪现。自那之后,很多地方时常有异物出没,并且开始祸乱人间,经白金推测,这些都是从外星飞船中所携带的外星的生命基因,与地球上的植物之间产生了融合,经过长年累月的进化,渐渐拥有了类似于人类的自主意识和行为能力。并且他们在生活中,不可避免地与原住的先民们产生了资源的冲突,这些原住先民为了与他们对抗,便成立了一个名叫悬门的组织,并把这些被异变得植物统称为刈族。此番言论成功引起了安蔓的注意,但秦放却是不以为然,认为这都是瞎编乱造的无稽之谈。

秦放与安蔓到达目的地之后,接着就开始寻找祖辈的恩人。当年秦放的曾祖母在一场大饥荒中逃到了达那,就在即将饿死的时候,被一位好心人收留。那恩人将其当作亲生女儿对待,这件事情是父亲临死之前告诉秦放,他此番前来,也算是完成祖辈的遗愿。

秦放与安蔓入住当地的一家民宿,二人在那里巧遇了一位自称是马老板的自驾游客,安蔓的表情立马变得局促起来。房间内,安蔓哄骗秦放喝下安眠药,而后只身前去会见那位马老板。原来,那人真名本姓赵,安蔓原来一直是被他包养的情妇,眼见安蔓送上门来,于是新仇旧恨与她一并算账。

安蔓满脸是伤的回到民宿,急忙将昏迷中的秦放扶上车,而后她又驾车离开。安蔓一边慌张地开车,一边控制不住的回想方才发生的惊心动魄的事,自己在跟赵江龙缠斗的过程中并未动刀,可他却莫名其妙的被刀捅伤。思及此,安蔓紧急踩下刹车,不等她反应过来,她的车子就被后方车辆直接追尾,上面下来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直接扯着她的头发,逼问她赵江龙手中货的下落,安蔓对此矢口否认。随后,另一个人将秦放连人带车的推下悬崖。

秦放身负重伤醒来,惊然发现自己发生了穿越,并在那里见到了幻化成人形的司藤小姐。随后,司藤帮他抚平了创口,眼前发生的一切都令秦放感到十分震惊和恐惧,以为自己是在梦境中。司藤告诉他,是他重新唤醒了自己,并且以后自己就是他的主人。秦放忽然回想起主持人白金的播报,于是知道司藤乃是刈族。与此同时,星云阁院内地面上突发大面积塌陷。

秦放带着司藤回到之前留宿的民宿,司藤在沐浴之时,不禁回想起自己重生之前的遭遇。


司藤第2集剧情介绍

秦放带着司藤回到之前留宿的民宿,司藤在沐浴之时,不禁回想起自己重生之前的遭遇。秦放见司藤自打进屋沐浴开始就迟迟未出动静,于是试探着询问司藤在屋内情况,不料却被直冲出来的树蔓抽倒在地。司藤终于沐浴完毕走出门来,却并不理解秦放现在的举动。秦放仍然在为刚才之事感到懊恼,于是便没好气的告诉她这是电视。司藤闻言,说她自己要以最快的速度了解现在的这个世界。

秦放走出民宿,急忙打电话联系安蔓,但手机的另一端却一直显示关机。无奈之下,他只得打给好友单志刚,让他立刻前往安蔓的住处,查看她是否已经回去。如果尚未回去,就让他马上联系周边的所有朋友,打听一下安蔓这几天来的行踪。

秦放赶到达那车站的售票厅,意图购买出发时间最早的车票,却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份证并未戴在身上,他顿时陷入了懊恼。紧接着,秦放又折返回那家民宿,发现司藤正游刃有余的使用遥控器操控着电视。随后,他趁机引开话题,并成功的在背包里拿到了自己的身份证。秦放拿到身份证之后,留给司藤一些人民币,接着就准备溜之大吉。然而,这一切都未能躲过司藤的法眼。当秦放正在为了成功逃脱而沾沾自喜时,却惊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产生了奇怪的异变。此时,单志刚的电话打来,告诉他安蔓的确未曾回家。

翌日,秦放乔装打扮后遮住了自己已经产生异变的脸庞,正准备寻找食物充饥,这期间,自己的面目又神奇般的恢复如初。秦放经过反复尝试,终于得出了其中的奥秘,原来自己就像是圆规的腿,始终都逃离不了圆心,而这圆心,就是司藤。

秦放火急火燎地回到民宿,看见司藤正气定神闲的看着天气播报。秦放越看越觉得怒火中烧,于是直接就向司藤发出质问,得到了对方的直言不讳。秦放将自己这几天来的凄惨遭遇尽数告知于她,却被对方回复称,自己根本就没有资格与司藤谈权利。秦放闻言掉头就走,却被司藤动用枝蔓绊倒在地。接着,司藤对秦放立起了规矩,瞬间就让他吃瘪。

东哥与齐哥两位歹人将安蔓挟持到一四下无人之处,安蔓以拖延时间前去寻找赵江龙为由,顺利地在二人手中拿到了手机。接着,安蔓用手机给单志刚发去讯息。晚间,司藤再次观看起电视,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异能难以施展。民宿老板向秦放说起,司藤闲暇之余,经常与店里的飘香藤对话,秦放闻言,将那株飘香藤买下。司藤急于尝试使用异能,却不慎引发了屋内起火,秦放眼见这一幕,急忙将她抱起,而后冲出了民宿。秦放将司藤放到安全地带,又帮她从民宿取回了飘香藤。紧接着,秦放又再次折返回民宿救火。

此时那两位歹人又带着安蔓回到达那,尝试着寻找赵江龙和天珠的下落。司藤向秦放问起梦想,并告诉他,人活一世,心里总得有个目标和盼头。秦放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自己的梦想就是,从来没有带着安蔓来过达那。司藤不免有些落寞,这里的每一股味道都不是她所喜欢的,她想回去,回到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重新做回,完完整整的自己。

星云阁的颜福瑞眼见院内出现的塌陷情况实在严重,且那底下有藤出现,于是他决定按照师父生前嘱托,前去长鸣学斋寻求李正元老师的帮助。随后,颜福瑞带着徒弟到车站迎接李正元,却迎来了他的弟子王乾坤,因为李正元老师已经逝世多年。


司藤第3集剧情介绍

司藤与秦放说起,她接下来正打算前去苍城山,并吩咐他尽快寻找好路线。接着,司藤在秦放的陪伴下,进入现代的购物商场为自己置办现代的衣服。期间,售货员向司藤推荐了一件整张小牛皮加上等野兔毛的大衣,不料被她义正言辞的训斥一番。秦放在一旁只觉尴尬,于是急忙解释司藤是环保主义者,随后司藤在店员的带领下前去挑选旗袍。就在这时,秦放接到了单志刚的电话,单志刚告诉他,经过自己近期对安蔓的调查发现,安蔓涉嫌学历造假,另外她一直声称的多年老友,实际上才刚刚认识不久。至于她的老家丽县,那对老夫妻已经坦白,他们也是收了安蔓的钱,才会替她演戏。如此说来,有关于安蔓的一切都极有可能是她故意造假,于是,秦放拜托单志刚将此事调查到底,一定要找到安蔓,因为无论如何,都是自己将安蔓带到了达那,不能任由她不明不白的消失。

司藤选定了一身旗袍,直接穿着新衣与秦放继续在商场内闲逛。秦放去上洗手间的间隙,司藤眼见小孩子正在用娃娃机抓娃娃,却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随后,那小孩帮司藤投上游戏币,发现她也无能为力。司藤一时玩得兴起,哪还顾得上一边的小孩,她一把抢过他手中的游戏币,而又输了个精光,那小孩瞬间嚎啕大哭。秦放从洗手间出来在正巧碰见这一幕,于是赶忙上前询问状况,得知事情原由后,他急忙买下游戏币还给了那个小孩。接着,他见司藤望着娃娃出神,于是亲手为她抓了娃娃送给她。随后,司藤又将那个娃娃转送给了那个小男孩。

随后,秦放带着司藤前去观看陈年电影,期间,司藤想起了自己曾经遭受情伤的伤心往事。秦放在外面借酒消愁,突然间想起,自己与安蔓初识的场景,于是自言自语道,如若安蔓与自己未曾相识,那对于她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司藤接下来告诉他,接下来的路程之中,他们不要再因为无关的事浪费时间和精力,而是要尽快完成任务。

其中一个歹人意图强迫安蔓与他亲热,安蔓宁死不从,并成功引来了另一个同伴,那歹人才只好罢休。安蔓一边伤心欲绝,一边暗自发誓,自己一定要活着为秦放报仇雪恨。翌日,秦放与司藤正式出发,驾车前去苍城山。颜福瑞一早被徒儿的叫声惊醒,出门发现,一夜之间,洞底下的藤蔓已经大肆蔓延上来。星云阁突然出现如此异象,颜福瑞越发相信,此乃司藤复活所致。

司藤吩咐秦放,让他前去寻找一个名叫丘山的人,此人是之前悬门的一名悬师。颜福瑞紧急找上王乾坤,通知他,刈族的司藤已经复活。然而王乾坤对此并不相信,反而劝说颜福瑞去作精神鉴定。

司藤见过当年悬师丘山和李正元二人的弟子之后,直言他们的弟子的资质禀赋一代不如一代。随后,她看到自己的本根暴露在外,心情极为不爽。王乾坤见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只觉是他们串通好了一起欺骗自己。司藤见他实在聒噪,于是使用异能将他控制起来,随后,颜福瑞将师父丘山留下的记录册的内容告诉司藤。


司藤第4集剧情介绍

司藤与秦放下入地洞,发现这底下有着纵横交错的藤条,还有一座古墓,处处透露着诡异。司藤将额头抵到一处,她的额头上瞬间发出一道白光,只见那些藤条接着就被收了回去。

翌日,司藤与秦放二人重回洞外,颜福瑞将王乾坤弄醒,他醒来之后便大声惊呼着有鬼。接着,司藤在他身上放进去了五根藤条,并告诉他,藤条都是由无数根木质纤维组成的,如果说一根木质纤维就是一条虫子的话,那么她放进王乾坤身体里的,就是千军万马。随后,司藤让王乾坤真切地体会到了百爪挠心的滋味。

司藤命令王乾坤与颜福瑞一起,回去找悬门的师长想想法子,让他们集众位能人来苍城山找她,并留下颜福瑞的徒儿瓦房作为人质。秦放带着瓦房为颜福瑞送行,颜福瑞提出,他与秦放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倘若长鸣山上当真有能人,如此他们就可以来个里应外合,共同对付司藤。随后,颜福瑞将瓦房交给秦放帮忙照看,自己与王乾坤就先行离开。

颜福瑞与王乾坤本该加紧赶路回到长鸣山,可王乾坤却一直固执己见,仍然是不相信司藤会是外星人,于是怀疑自己是遭受到了催眠。就在他与颜福瑞从医院走出时,却突然昏倒在地,不省人事。颜福瑞立马背上王乾坤回到长鸣山,受到了众人的帮助。

随后,颜福瑞急忙找上苍鸿会长,将司藤回来复仇的消息禀告给他。苍鸿会长闻言,顿时震惊的跌坐在椅子上,嘴里自顾自地念叨着,七十多年了,她终于回来了。

秦放在苍城山上遍寻落脚之处,终于有一处能入了司藤的法眼。司藤在此处住下,一边静心感受生活,一边等待着颜福瑞与王乾坤二人带着悬门众人到此赴约。长鸣山的苍鸿会长一直尝试着联系昔日悬门弟子,却始终未果。眼见悬门衰微如斯,苍鸿会长顿感愧对列祖列宗。这世道太平日久,当年叱咤风云的各大门派,如今早已四散寥落,而后人传承的悬门的克敌办法,恐怕也所剩无几。

颜福瑞照顾王乾坤喝下饮料,并劝说他,一定小心谨慎,尽量避免体内的藤杀发作。如今,王乾坤即便是再不愿相信,也无法改变刈族的存在的事实。

苍城山上,秦放一边要听从挑剔苛刻的司藤的调遣,又要顾及年幼的瓦房,正可谓是苦不堪言。散落在社会各地、从事着各类行业的悬门众人先后接到消息,于是马不停蹄地赶往长鸣山。颜福瑞一直在长鸣学院的大门口负责接待,却忽然发现著名网红白金,也来到了这里,原来他也是悬门中人。颜福瑞看着这帮五行八作的乌合之众,想到这一边是枕戈待旦、卧薪尝胆的刈族,一边是放马南山、懒散了几十年的悬门,抵抗司藤一事,恐怕是希望渺茫。

随后,苍鸿会长与颜福瑞将此事的情况发展告知了悬门众人,眼下王乾坤体内的藤杀,距离十日的期限,仅剩三日。随后,白金向众人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研究心得。


司藤第5集剧情介绍

王乾坤安静地躺在摇椅上,眼神空洞的思考人生,颜福瑞打电话告诉秦放,前两天长鸣山上的确来了一帮悬门中人,但是大家聚在一起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想出个解决藤杀的办法。眼下这已经是藤杀十日之约的第九天了,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是好。秦放闻言,提出悬门众人现在应该赶紧带着王乾坤,一同前来向司藤求救。无奈之下,颜福瑞也只好同意了这个办法。

挂掉电话,颜福瑞立刻便换了副模样,原来方才他只是向秦放演戏而已。司藤正在练习毛笔书法,瓦房正想趁其不备捉弄她一番,不料被司藤当即识破,她用毛笔将瓦房化成了花脸猫。瓦房瞬间哭闹不止,秦放闻声赶来,正在责备司藤欺负小孩子。但是,当他喝下瓦房递给司藤的那杯茶时,瞬间就明白了事出有因。

颜福瑞告诉王乾坤,说他听见了苍鸿会长与黄家人的通话内容,据说颜福瑞的师父丘山,当年在铲除司藤之前,还特意去拜会了黄家的人,请到当时的家主黄玉助阵。如此说来,他们黄家可是当时参与铲除司藤的行动,定然知道接触藤杀的方法。但是传说这黄家秘法传女不传男,黄玉的女儿黄翠兰如今尚且健在。

单志刚来到公司,下属们都在向他打招呼,就在这时,他发现办公桌上出现了一盆花草,原来是新来的员工摆放的,于是,单志刚板着面孔,命令她将花草处理掉。

司藤考虑到现在她自身能力损毁,因此眼下最重要的是要休养生息,减少消耗仅剩的能量,并且,她命令秦放对此事保密。秦放终于搞清楚状况,这司藤的异能并没有得到恢复,但她却胆敢公然招惹悬门,这实在是过于冒险。司藤深知此事定是凶险万分,但自古富贵险中求,况且,她本来就是对悬门有事相求。

单志刚从秘书口中得知,当日与秦放一同入住民宿的宾客名单中,只有一名叫赵江龙的客人被水果刀捅伤后进了医院,他是做陶瓷生意的,且同样来自丽县。那两位歹人也带着安蔓来到医院寻找赵江龙,却发现赵江龙早已出院。那二人决定对安蔓下手,安蔓只好以天珠还在赵江龙身上为由,暂时保住了自己。

司藤倍感落寞,不肯相信人间有情。秦放告诉她,爱就是,遮风挡雨的棚屋之下,是友人,人间自有真情在。随后,悬门众人带着王乾坤进入密室作法。单志刚调查发现,赵江龙几年前在生意上出现了一些状况,被当地公安局立案侦查,几个情妇也先后卷款逃跑,而安小婷便是其中的一员,也就是现在的安蔓。紧接着,他将这边的情况通知了秦放。

白金正对司藤此番的做法感到蹊跷,却听见密室内传来王乾坤的求救,他顿时预感到大事不好。密室内,几位刚刚为王乾坤破解藤杀的前辈们,都中了司藤的藤杀,这居然是司藤的阴谋。无奈之下,白金只得与司藤通话求救,不想司藤接下来说的话,令众人出乎意料,那就是她邀请大家吃饭。苍鸿会长提议,给黄翠兰前辈打电话,询问一下有关于司藤的情况。

随后,悬门众人与黄翠兰前辈召开了视频会议,期间,苍鸿会长说出了真相,原来司藤的异变是丘山一手造成的,也就是说,司藤是丘山养大的。司藤遇见一位富家少爷,但很快就被丘山发现,于是他设计司藤,让她在那少爷面前现了原形。可就当功成名就的丘山正式加入悬门正宗长鸣山之时,却遭到了司藤的实名举报。


司藤第6集剧情介绍

当年,就在功成名就的丘山,正式准备加入悬门正宗长鸣山之时,却遭到了司藤的实名举报。一日之间,丘山从万丈高台跌入无底深渊,那是他人生中最光荣的一天,同样也是他最耻辱的一天。丘山在司藤身上的确下了克制之法,所以一直不曾太过提防她。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司藤在他受大礼之前,竟然找到了那些反对丘山受封的悬师,言明只要替她解除身上的禁锢,她就会说出丘山的一个秘密,一个足以让此人今生今世都让悬门唾弃的秘密。但是,当时反对丘山受封的众多悬师,仍然对与司藤的合作存有犹豫,毕竟与刈族合作,本身就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权衡再三,他们决定暂且答应她的要求,待到司藤揭露丘山之后,再一举将她杀灭。谁知司藤在揭发丘山之后,趁着群情激奋放出藤杀,将众悬师打了个措手不及。

这时,沈翠翘追了出去,打斗之时藤杀发作,身负重伤。丘山知道大势已去,于是在众悬师之前立下重誓,司藤由他而出,也必将由他亲手决断。自那之后,丘山一路寻索着司藤的踪迹,直到一九四六年,众悬师趁司藤产子虚弱之时,一举将其灭杀。丘山灭杀司藤之后,不久就遁世了,悬门之中再没有人见过他,此中缘由,也就再无人能够知晓。

那两个歹人带着安蔓找到赵江龙如今入住的医院,安蔓直言,赵江龙住的是私人病房,戒备森严,况且医院内人多眼杂,根本不方便动手。安蔓深知,眼下只有东哥能够保护自己周全,于是她假意自己已经变心,并主动向东哥示弱。而这一幕,都被连日来都在丽县调查的单志刚目击。

安蔓转过头来看到单志刚,立刻反应过来秦放还活着,于是她喜极而泣。单志刚根本无心继续与安蔓纠缠,只说让她以后不要再找秦放。安蔓深知自己与秦放之间再无可能,于是她决定为自己打算一场,于是她主动找上东哥。

翌日,悬门众人一同赶往苍城山,奔赴司藤之约。不料那做东的司藤却是姗姗来迟,正当众位悬师气急败坏之际,司藤终于盛装出席。随后,司藤开门见山的说出了之际此番大费周折的目的,那就是寻找与她自己相似的刈族的下落,并向众位悬师下达了三日期限。随后,司藤扬长而去,众位悬师开始畅所欲言。但他们不知道的是,此时的司藤正与秦放一起,在监控录像里观察着他们。然而,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司藤与秦放的一言一行,也尽数掌控在沈银灯的手中。

司藤不愧是司藤,很快便起了疑心,发现了沈银灯的摄像头。秦放上前将沈银灯擒住,却突然忽然发现,那人竟是去世多年的陈宛。沈银灯趁秦放愣神之际逃脱,秦放回到酒店,却得知方才那女子竟是沈银灯。众位悬师为了是否为司藤办事发生了严重分歧,沈银灯突然出现,并向众位悬师下跪,而后又说出了悬剑洞与司藤之间的血海深仇。

颜福瑞带着瓦房代替师父丘山,向司藤道歉,司藤反倒派他打入悬门内部打探消息。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