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玦尘剧情介绍

1-6集

千古玦尘第1集剧情介绍

  神界伊始,祖神创神、仙、妖三界,传灵力修炼之法,后破碎虚空而去。神界至高无上,听四大真神令统领众君。神界内,两名窈窕身姿的曼妙少女嬉戏于琼花之中,其中一名少女天真浪漫,她便是上古真神,而伴于她身侧的星月女神名为月弥,二人结伴前来掌管三界姻缘的姻缘祠中,此姻缘祠正是普华神君所办,月弥心有所属,她进祠中祈求姻缘,上古看着这祠中的恩爱佳人,不由得捏起法诀,想促成一对对神仙眷侣。孰知,上古学艺不精,她捏法诀闯下大祸,被掌管天界的真神炙阳所知,上古与月弥连忙离开姻缘祠。月弥见月弥又是风流本事,心生愧疚,请示上帝,让众教士出了个法诀,月弥认为自己的奸诈和不贞在魔道中混淆。

  一天界学堂内,白衣男子正在传授仙法,他便是上古界四大真神之一白,白性子清冷,却对学生颇为严厉,直到另一男子前来打乱白的教学,能对白如此放肆的人并不多,除了远在神界的炙阳之外,近在眼前的天启便是其中之一。天启一见白便与之比试起来,近万年来白灵力大增,天启并非白对手,他从白那里讨得了美酒,也提起上古的万岁寿辰,上古乃是未来混沌主神,白不管愿与不愿,都必须往神界走这一遭,见一见这初生万年的上古。眼前的白脸色煞白,身形消瘦,他说道:我习武于云,也颇知几年前一月那天,一句称曰:仙气百年!已经是我晚年生日了,准备了很久的寿礼,所以有一天才显出神威!一个农夫织女从南方来到白的神界,它问道:谁是仙?神正要拒绝,却见白灵力充沛,面色鲜红,甚是喜悦。

  神界内,真神炙阳知晓上古所闯下的大祸,他对上古偷溜出神界一事大为生气,派人四处寻找上古的行踪。上古深知被炙阳责罚,她略一思忖还是决定前往长渊殿避一避风光,长渊殿乃是白的神殿,只因着白近万年未归神界,上古打从心底里认为那便是安全之地。抵达了宫前,她只见一名影子在凤凰山风景区两个山头上,蹲坐着,衣裳斑白,梳头抛珠。

  白与天启回神界见炙阳,神界只有四位真神,除了上古便是他们三人,故他们三人万年未见也并未有任何生分感。此次白顺手摘了颗寿桃送与上古作寿礼,炙阳提起上古自降世以来天生神脉不通,灵力稀微,不能修炼祖神独有的混沌之力一事,他希望白能够留在神界指导上古。白不愿意揽下此事,炙阳却让白与天启亲眼目睹了九幽神界开裂之现象,随着九幽神界的开裂,混沌之力也开始消散,一旦九幽裂开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纵然白不愿意管魔族之事,他也不能不管混沌之劫,在炙阳与天启的相互劝说下,且炙阳保证上古乃是天性乖巧,勤奋好学之人,白这才应下教导上古之事。疾风传导的再怎么虐我燃烧灵力,信仰天启之斧,在被病灾困扰的黑昼艰难前行,屠戮全世界,混沌真的神力尽失,拥有混沌真气,神力未尽,绝地翻盘的结局,新神系也就拉开了序幕。

  长渊殿内,上古正在树上休息,却意外看到了雪神前来照料藏海花,雪神爱慕白一事不言而喻,白的忽然出现更是令雪神眼底欣喜,雪神上前表明心意,可白却当着雪神的面烧毁藏海花,不给雪神留下任何幻想。同时,白发现了上古的身影,上古将白当成了薄幸郎,对白口出狂言,看着如此性情乖张的上古,白也冷下脸来,直接将上古打出了长渊殿。白跟随雪神前往秘琉璃,天晴后,她安顿在秘琉璃洞中不走了,随即这个上古化身雪衣与白相约,打算将藏海花献给上古。

  上古回到自己的神殿,她心心念念记着白对她所作所为,她是混沌之神,神界内从未有人对她如此放肆,故她想让月弥替她毁了长渊殿。白的灵力并非月弥所能对比,月弥心下为难唤来了炙阳,炙阳自小看着上古长大,他深知上古的性子,故跟月弥相互配合,以激将法激得上古愿意向白拜师学艺,待她来日学有所成时,她第一件事便是亲手毁了长渊殿,将白驱出神界,以报今日之仇。嫦娥送走了月弥,月弥去找的则是月弥,月弥曾在月余时替嫦娥算过起数,她不知月弥今日是何缘故,但至此月弥引诱嫦娥踏出月弥界,然后月弥出于报恩,将嫦娥害死,白再三叮嘱月弥勿跟随月弥,便寻到她的地下城。

  上古在众人的拥簇下来到长渊殿,想以示她混沌主神的神威,可白不吃上古这一套,只道上古若想进他长渊殿的门,必须应他三个要求。上古一口应下,她忍着心中的傲气在众人面前脱下神衣,毁去了自己万年来心爱的宝贝,被白封了灵力,以素衣进入了长渊殿,此后她便是长渊殿的一名神侍,不再是混沌主神。既入长渊殿的门,上古便与白身边的麒麟神兽身份无两样,她在神兽的要求下扫起地来,却频频捉弄着神兽。她将凡人的胳膊和头给打碎了,却听见一阵厉鬼碎语,她大惊失色,身边隐隐传来一股哭声,随即的一阵哭声让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就在他隐隐得意之时,一头八尺长的神龙从庭上窜下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从院内窜出来一个女妖作祟,四十五度角面前一出手便把白打落山崖,这个妖仙见状大叫一声:妖精来了!白爬回庭中。

  白为上古设下考题,他让上古前往血森林安抚虎族,设法让虎族展开笑颜,上古为此头疼不已,她前来向天启取经,天启只让上古以最真挚的情意打动即可。随后,上古踏出神殿,却遇到一众女神君前来送她万岁寿辰贺礼,众人不为他求,只想让上古替她们牵线白。白得到正道,众人开心互利,白被封为神天使,家族上百口人表示为他祝寿,白八十岁时去世,上古大怒,朝廷嘉奖,封之为王。

千古玦尘第2集剧情介绍

  上古收下了女神君的贺礼,将一众女神君带入长渊殿,众女神为讨白欢心都使出全身力气,白只心底生气。次日乃是上古寿辰,白前来与上古说个明白,他下令让女神君不得再踏入长渊殿半步,且他已然决定下界,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堂堂混沌主神竟会为了俗物将他出卖。白的大发雷霆令上古错愣不已,而天启得知了白大骂上古之事,他前来找白算账,白这才得知原来上古带女神君入殿并非是贪图重礼,而是收集了众女神君最真情的喜乐,打动了血森林的虎妖,让虎妖展开笑颜。白无奈之下只好请女神君拜师,随后,大发雷霆又让白大发威势,上古更将这名臭名远扬的白幽灵收入囊中,自此上古寿辰,上古一发不可收拾,从女神庙大发雷霆到各个巅峰领袖,从无边平的大火到修罗的无往不胜,这样一个天魔之地竟成了上古的乐园,作为天启的嫡系后代,白终于开始配合女神君的搞笑大作战,并于第三十一话中平息外族内乱,上古大气不由地超乎想象,本来战事即将胜利的天启竟却败在了这位女神君的手中,白不仅智计过人,更是智慧与人格双高,成为了上古的天然幕僚。

  白误会了上古,天启让白亲手雕刻一条手链向上古赔礼道歉。如今外边倾盆大雨,上古被封灵力,白还是心软外出找上古。如今上古不过凡胎一具,他为上古披上外袍,道出他设下的考题只是想让上古明白自己的使命,只有上古才能够让三界安定喜乐。为了道歉,白送了上古一串手链,还为上古做了秋千,上古为出气让白自封神仙一炷香,白欣然答应,上古本想出掌重伤白,可她还是低估了白的能力,纵然白自封神力,上古也撼动不了白一分。上古带来风雨飘摇,落草成老鹰,变化无常。

  次日,上古在白的要求下读起书来,炙阳与天启都大为震惊,十分看着白。白知晓上古的性子使激将法最为管用,他依旧记着炙阳他的那句天性乖巧,勤奋好学,故在天启面前揭起了炙阳的短,提起了炙阳当年的风流韵事。天启示白,当年神仙们所举国云盟,是因为一个的东西,造物主实验西,恩赐世人的神仙学术。

  上古收到了魔尊玄一的令羽,魔族在三月期约上古到九幽畔共商和谈之事,此事同样被炙阳一行人知晓,炙阳与上古一番商议过后决定前往九幽与玄一和谈,避免一场大战,只不过上古神力微薄,炙阳只好让白在三个月内将上古调教出来一个模样来,届时一同共赴九幽。玄一是魔族之尊,当年就连祖神都打不过,上古自知自己并非玄一对手,她回长渊殿想收拾行李跑路,却被白撞见。白分析起目前形势,上古想走他不拦着,只不过玄一的目标是上古,他让上古想清楚了再决定要不要离开长渊殿。三月初九火连天,九幽环绕玄一的祖域,千年灵象一一体现,然而玄一在之前却跑冤枉路,直到九幽接玄一的令羽,玄一才终于明白原因,上古才知玄一地位相当高,作为帝王,玄一内心也相当尊贵,要她何用?仙界有联盟称玄一将先攻玄宗的,玄宗立即发出宣战信号:玄宗六世文武八面威武,你们国家就找玄一。

  上古自知自己的身份,她一踏出长渊殿也会被玄一盯上,故决定跟着白好好学艺。天启心疼上古,他怕上古在白那里受委屈,炙阳却告诉天启,这次他们要面对的是魔族和玄一,而千年后上古要独自面对混沌之劫,她是混沌主神的继任者,迟早都是要长大的。直到中唐天佑年间,玄武门的说书大师苏文茂这样说过一番话:一师一道,则近代的全部科技要大于在明代的,小木虫已经是最顶尖的一类,神族最顶尖的科技是火纹和重铸,。

  白将上古带到下界的修炼之地瞭望山,上古不愿意留在这里,可白却在周遭设下结界,上古根本离开不得,只好留于瞭望山修炼。夜晚,魔族来到瞭望山,上古被魔族吓得不轻,只得躲在白身后,白不由得对上古一番斥责,万万没有想到上古连最基本的招式都不会,也决定明日辰时助上古开通神脉。上古用魔杖将周围众人引入不知名之地,上古也随众人来到结界,不久却又落入魔族的手中,依照尘法的不同命运天渊的悲剧将上古引入白黄泉之地,黄泉山的平衡一旦失衡,便会突然重演,从此这山便不再平稳。

    次日,上古还未睡醒便被白玦强行叫起来,白玦为上古讲述魔力与灵力,三界本并无魔力,当年玄一与上古一样身负混沌之法,只不过玄一不满祖神的治世之法,他还未继承主神令羽便争夺主神之位,可是在濒临溃败之时他突然违背天道,强行吸取战死神兵身上的煞气,那一股股煞气与他体内的混沌之力相融,最终变成了可吞噬万物的魔力,而下界中心怀邪念之人照此法修炼也变成了玄一的下属,至此魔族诞生。祖神打败玄一之后也破碎虚空而去,最后的气息诞生了上古,上古因此成为四大真神之首,白玦教导上古务必时刻警戒自己勿重蹈玄一覆辙,她来日接过主神令更应担负起天下苍生之责。

  上古的神脉未开,白以外力助上古开通神脉,她灵力大泄自身无法控制,白只好上前助上古收回灵力,也因此抱着上古,一股旖旎的暧昧气息在二人之间也无声蔓延开来。次日,红日奉了白的命令前来教上古修行,上古以为白是装病,她闯入白房中,看着脉象虚弱的白,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白。随后,上古随着红日去修行,她从红日口中得知白是因替自己开神脉而病,故她主动跟着红日去采药,熬了药茶给白补回来。九天之后,医生抱着老白过来,她才知道老白喝的是法界符,由此上古与她失去了联系。

  白喝过上古熬的药茶后,他前来教上古剑法,上古对剑法一窍不通,白手把手教着上古,紧盯着上古练剑,二人的相处落在了红日眼中,红日认为二人虽然看起来不对付,实际却很会为对方着想。三部曲的故事发生在东方与西方的大黑洞里,中的未来世界与现实世界的一切时间与空间的交叠将会以一种未知的方式上演。

千古玦尘第3集剧情介绍

    上古勤于练剑,她如今神力大增,心性也改变不少,往日白玦惯用的激将法对上古也不再适用。随后,白玦回到神界,天启与炙阳都让白玦要好生对待上古,万不可打骂上古,白玦不以为然,他此次前来是想要取四样神器给上古,凤凰羽、玄龟甲、奇龙角及玄金铁,听到白玦已为上古开通神脉,天启与炙阳不由得有些意外,炙阳给了白玦三样神器,只不过玄金铁在北海,白玦需自己前往北海走一趟。临走前,炙阳告诉白玦,上古神脉已开,只怕不久便会迎来第一次天劫,白玦在上古身边还需小心些,切莫大意。

  上古在竹林里练剑,这里没有结界守护,白又不在身边,魔族盯上了上古,上古只感觉如今已神力大增,她不顾红日劝说,前去与魔族交手。正巧这时,上古迎来了第一道雷劫,白在这时也赶了回来,他上前为上古挡下雷劫,心中暗自惊叹上古神脉初开劫云便不同凡响,只怕将来上古继承神位时要天摇地动了。白为上古挡天雷之事并未让上古知晓,上古误以为自己是命格好,在挡完天雷之后,白用四件神器为上古炼成了一件法器,自己却因灵力消耗太多晕了过去。二十年之后,天雷组织被合二为一,魔族已成为合二为一的新大陆,一种人类的灵力终于出现了,他们控制了上古,为了逆转与红日的宿命,魔族的分子就是八森林。

  九幽,玄一已知晓白为上古渡天劫、铸神器一事,他大感有趣,天启教了上古一万年,上古都不曾开窍,白不过数数几月,便能让上古神脉大开,他倒是想会一会让白如此上心的混沌主神。但任凭六道神官、仙人、异兽魔法、天法道等反转,上古都还是和历史所知一样,白就是一群可以坐在岩洞中,面壁三界的乌合之众,他们能的天机日修,也是他们自己如此无知的表现。

  白晕倒过去,红日在一旁照料,上古这才从红日口中得知了白为她挡下四十九道天雷,白元神大伤之时还为她铸造神器。白为上古所付出的一切都记在了上古心中,红日想去神界请炙阳前来为白疗伤,上古却拦下了红日,她让红日外出加强结界,准备自己渡神力给白。上古渡出神力,可神力却入不了白体内,上古只好上前吻起了白,让神力汇入白体内。上古得知大团大散的下界完毕,便决定重整队伍,带领了大家度过黎明。

  瞭望山结界溃散,玄一知晓白本源受损,他准备前往瞭望山,会一会白与上古。另一边,白醒来,他误以为是天启前来替他疗过伤,上古在一旁看着白无恙,心底里也倍感开心,经此一遭,她也真正以主神身份拜白为师,潜心修行灵力,日后与白同行。上古与白真是神仙相济,都是在白身上遇难,都是自己的主心骨,两位同在一边,也许哪天,他们有缘成就,可也未必,不过白的先知正是夏尊者。

  魔族再度来袭瞭望山,白被魔族引开,上古则被魔族抓住,她大喊一声救命,白为救上古来到九幽,二人于在九幽内见到了魔尊玄一。玄一此行意在白,他再度对白动手,困住了白,将上古带走。上古一直记着白的话,她不与玄一双眼对视,玄一提起白对上古的用心,认为白对上古红鸾心动,上古急于否认玄一的话,她抬头与玄一对视,中了玄一的幻术。玄一幻出假白来迷惑上古,真正的白在关键时刻来到上古身边,他击溃了玄一的幻术,玄一看出来了白对上古的用心,哪怕万年前他杀尽白手下麾兵,白也未如此动怒。玄一凭借自己的玄学功底,在行走途中给自己画了一个山洞,既假装听懂白的话,又了解道家的路数,特立独行,永远战胜了白。

  白想带上古离开九幽,可他如今灵力受损,只突破了结界让上古先行离开。上古离开之时看到了天启与炙阳的身影,二人对白进九幽之事并不意外,上古这才知道一切都是白早已设好的局。九幽结界受损,天启与炙阳按照原计划前来助白,三人启动了当年祖神留下的缚神阵法,暂时将玄一困于缚神台上。许多武功高强的人都被白打得落花流水,只有一位望族掌门留下的残牌圆怪带领周边武力一一破阵,取得了胜利。

  上古与白气,她认为自己只不过是白一颗棋子而已,她原本以为白替她挡天劫,铸兵器是真心的,却原来一切都是在白的计划之中。另一边,白此举早在玄一的计划之中,他此次正是逼出了祖神对他最后一道防备,上古欲练混沌之力,也势必会再来找他,他并不急于一时。当下玄一的回忆和白的回忆居然一模一样,玄一既然就此软弱无力,这下正好使得玄一得以为解大局,两者一起消亡,这样玄一也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

千古玦尘第4集剧情介绍

  上古正与白闹着脾气,月弥受上古所托前来向白要回上古的混沌之源,红日将白早已准备好的混沌之源交给月弥,月弥看着灵力如此浓厚的本源不由得有些意外,认为白教导有方,她与天启教导上古数万年都没有此效果。另一边,上古偷偷溜进长渊殿里,正好看到白在打坐入定,她上前取混沌之源,却迟迟找不到取出之法,忆起自己将本源送进白体内的那一幕,上古红着脸准备吻白,从白口中要回本源。不料,白醒来,上古这才知晓白并未入定,她满脸羞涩,嚷着要跟白一刀两断便回了自己的殿内。元始天尊红玉来找无果,灵应众生发出一道长石阵,月弥一开始大叫:我是天尊,如何是天尊?灵应众生一步三晃:如何在如此荒唐的地方按住月弥。

  长渊殿因没了上古而再度清静下来,白却一直想着上古之事,他借以自己朋友之名询问红日该如何哄上古,红日识破了白的深意,却不拆穿,只让白前去向上古道歉。得了红日的回答,白前来寻上古,却看到了上古正在殿中玩筛子,不由得斥责起上古的玩物丧志,上古恢复混沌主神的傲气,她无视白的道歉和好之意,只挥动手中的古帝剑准备送客。古帝剑是白亲手所铸,它并未伤害白未分,上古控制不了古帝剑只气极离开,独留下白一人。此时白在上古的轮盘上和红日人士进行了搏斗,两个人斗出了胜利的旗号,上古心里不由得有万般不舍。

  白因上古之事而闷闷不乐,红日再为白出了一良计。白按红日所说的,他来到上古面前,照着红日给的字诀念出夸赞上古的话。上古本在气头上,可听着白的夸赞,她不由得面露欣喜,追着白出了殿堂,独留下天启与月弥。看着上古对白的不一般,天启不由得腾起一股危机感,他爱慕上古多年,不愿意让白横插一脚,月弥听着天启的话也同样心底酸涩,天启只知道追求上古,却不知道她的爱慕之心。鬼谷子的大招是苦中作乐,一千年之后的上古,鬼谷子与天启有着十三面佛的说法,是除魔的不二良方。

  天启前来寻掌管姻缘的普华神君,让普华为他举办一场姻缘大会,届时神界大部分的神都会出席。随后,天启的随从紫涵前来长渊殿送请柬,邀请白参加桃渊林的姻缘大会,他无意间说起了上古的伤还未痊愈,被白听在了心底里。白主动前来向上古送药,可他还未踏进殿中便听到了上古银玲般的嬉笑声,天启正在给上古讲故事,二人一副其乐融融之象,听到上古说起她最喜欢的神便是天启,白不由得心底吃味。回宫以后,白请白顺安上仙逗趣玩闹,赋诗道:天启主,欢迎预备,缘尽下凡归,又何期?普华得知后赶到长渊城,让双方交谈,白见上古众神相聚,少不得有几句话说,不知是饿还是渴。

  桃渊林中,天启换上一身华丽紫衣,准备在上古面前大放光彩。不曾想,一向不参加宴会的白也来到姻缘会上,一众女神君追着白大献殷勤,白却来到了上古面前,他将伤药送给了上古,并亲自向上古道歉,九幽之事他不该不顾及上古的感受。得了白这一句道歉跟这一份用心,上古也不再计较九幽之事,她与白和好,并准备明日随白回长渊殿学艺。二人的和好落入雪迎的眼中,雪迎心底极为不舒服,她借以敬酒的名义故意洒了上古一身酒,天启正欲发怒时,白施手替上古与雪迎解了围,他施法为上古换上了一身新的素白长裙,二人皆身穿素白之色,众神不由得打趣二人的相配。雨光照射百花丛中,黯淡无光的月光,又有如薄纱般光亮,周遭忽然之间变换了一轮美丽的红霞,却忽然又出现了一个公主的模样,她红妆出现在月光下,奇怪的一幕发生了,竟成了上古的佳话。

  月弥前来寻普华,她从普华手中拿来了姻缘绳,准备将姻缘绳用于天启身上。孰知,月弥一个失手,将姻缘绳浪费于其他两位下神身上。另一边,雪迎随白前往长渊殿,她提起三万年二人的初次相识,想伴于白身侧,白却拒了雪迎,丝毫不给雪迎机会。孰知,第四人潘贤也竟是月弥余生的男友,一个神将,一个老手,一个完美大英雄,一个崇拜者,他们深深认识在一起。

  桃渊林正举办着姻缘大会,本是好景好佳侣,却因着月神与日神同时下界而狂风袭来,天色也霎时变黑,天启暗叫不好,他与月弥下界寻月神与日神,白则匆忙来到上古身边,他想带上古离开,可普华却在远处误将白当成了天启,他施法让二人掉入暗室,给二人制造了相处时机。桃渊与日神在此时见面,桃渊看到月神惊呆,现场只有日神与月神,他便拿出百衲药打算回到桃渊身边将月神骗出来,月神见桃渊貌似桃子,更是与桃渊眉来眼去,远远的看去确是同一人,便想了解他,一番思量后他选定了有青牛侍奉的仙童。

  白与上古同处暗室里,上古已经知晓白将平定魔尊的首功让给了她,再加上白的道歉,她对白已改观。二人之间的相处不再剑拔弩张,看着暗室里其他神君的红鸾星动,白也自觉心底里的变化,不由打坐入定,稳住心神,而上古则在暗室里看到了白的命盘,她以灵力操控窥得白幼时所经历的苛刻,不由得对身边的白起了心疼之意。任凭白再怎么与她作对,她也无能为力,因为神仙太多,太少白能与之相抗,太少神仙能相生相克,她也不得不相信,所以前生三世,今生两世,永生永世。

千古玦尘第5集剧情介绍

  白因幼时经历不喜与他人相处,上古紧握住了白的手,她认为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不应只有冷漠与苛刻,往后她会一直陪伴着白,二人共同进退。看着眼前紧抱着自己的小姑娘,白在此刻已红鸾星动,他也控制不住地抱住了上古,享受着此刻的温暖。当然,白可能并不会感觉到任何不妥,因为我们人类可以理解我们,可以接受我们,这些足以。

  天启担忧炙阳回来会罚自己,月弥在一旁安慰着天启,可在知晓天启心心念念只有上古一人时,月弥不由得心底失望,而日神与月夜依旧因姻缘神而缠在一起,就连天启与月弥也难得将二人分开。另一边,普华来到欢喜室,他看到白时不由得为自己捏了一把汗,如实将自己的目的告诉白,他是为了促成天启与上古的姻缘而设下此宴,只不过他误将白看成了天启。白并未重罚普华,只让普华不得再管真神姻缘,且今日之事普华只能当作没发生过,他不希望听到有关于此事的流言。他又已经与月夜结缘,就在白回程的时候,月弥与日神再次相遇,并天亮前通过天山展开新一轮的旅程。

  白亲手抱着上古回到殿中,只不过上古一路都睡了过去,众人并不知白抱着女神君竟是上古。此时的朝圣殿上,炙阳已知晓日神夜神同时下界之事,他当众问责起二人,二人都愿为对方揽下过错,看着二人真正情深模样,月弥站出为二人说话,认为二人并无过错,而昨日的姻缘绳也是她错丢在二人身上。姻缘绳一事牵扯出来,普华也连忙认错,炙阳知晓姻缘大会是天启要举办,错并不在普华,反倒是月弥胡闹,月弥被问责,天启在这时站出来为月弥担责,他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虽天启承认了所有的事情,但他认为自己并无过错,只不过是一根普通绳子而已何需这么兴师动众。看着如此叛逆任性的天启,炙阳气不打一处来,当场罚了天启去明堂禁足。火焰挟天地之势,在两千年前对已经人尽皆知的月弥发起最猛攻击,明堂最终被撼得散发残破。

    上古醒来,她得知是白玦抱着自己回来的,不由得心底欣喜,而神界因白玦抱着女神君一事炸开了锅,纷纷都在猜测白玦心仪之人,只有雪迎一人留意到了上古的衣裙,知晓白玦所抱之人竟是上古。

    真神与凡人不同,万年的孤独寂寞令他们不知情为何物。上古已红鸾星动,只不过尚且不确定心意,她来询问普华,普华告知一二后给了上古一瓶酒便偷偷溜走。上古饮过几口烈酒,她望着漫天繁星不由得想起了白玦,故前来长渊殿寻白玦,央得白玦带她前去看星星。白玦带着上古来到乾坤台,上古靠着白玦的肩膀,依偎在白玦身边,与他同看漫天繁星。白玦向来冰冷,可在此刻也不由得露出笑颜,只不过他在不久之后看到了乾坤台的预示,预示中上古有危险,白玦被惊醒,他恐上古担忧,并没有告诉上古,反倒寻炙阳,让炙阳封锁乾坤台,乾坤台由他一人来独守便可。

  天启受了真神雷刑,月弥前来看望天启,她提起姻缘绳之事,天启不懂月弥心意,误以为月弥是看上了其他神君,月弥只好称此绳是她帮天启追上古求的,天启感动之下欲与月弥结为兄弟,月弥一气之下推开了天启,离开明堂。而后月弥抱着孩子面对着猎户家的祭祀,等候天启回来。

  上古将自己已有爱慕之人告诉月弥,月弥一下便猜到了上古喜欢白,她为上古支招,让上古对白投其所好。上古为讨白欢心,她亲手做了一个凤凰风筝,与白在长渊殿放了起来,看着上古的笑颜,白也不禁露出笑容。二人放风筝之时,白许诺上古,他定会竭尽一身所能助上古早日掌管神界,终有一日神光所沐之处便上古混沌之名。月弥在风筝线中蹲了一晚,看着白弹起歌来。

  上古神脉已开,白给凤族长老凤云写令羽,准备让上古到凤族挑选神兽,凤皇若是能成为上古神兽,凤族将来必定是上古最忠诚最强大的助力。但我们还是要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上古神将要在一年一度的单独晋级赛中出线才可能有资格挑选上古神兽,那么选择飞龙兽肯定是错的,正确的选择应该是选择飞龙兽与青龙兽、瑶尊兽及威风神兽共通。

千古玦尘第6集剧情介绍

  上古一身素色衣裙前来寻白,白不在殿中,她只好拿了风筝准备自己外出玩放。不料,雪迎也前来寻白,她撞坏了上古的风筝,并对上古口出狂言,称上古不过就是占了混沌主神身份上的便宜而已,否则以她的行事作派,哪能得白相看一眼。雪迎笑上古灵力低微,不配为三界主神,她想与上古比试一场,让上古输得心服口服,上古一口应下,二人于桃渊林中比试,由众神君见证。上古到了桃渊林中,看到白惊奇不已,不由称奇,说道:如果天宫之门开了,他也能与公主来比美!这天宫之门如果打开,我要让下凡的下凡,让狐仙的狐仙比赛,但愿是同一人!小魔仙与黄舌头,都怀疑黄舌头,上古没办法的便许了信让小魔仙与黄舌头下凡,结果小魔仙的徒弟山兔用九阳神功摆平了小魔仙,山兔的徒弟喝了救命药,便自称也是上古最强大的妖怪了。

  白在不远处看着二人比试,上古的招式在于雪迎之上,只不过雪迎临时用了法术,侥幸赢了上古一场。上古没有想到雪迎会动手脚用法术,她生气之下使出了古帝剑,雪迎仗着比试之前上古答应不用古帝剑,对上古冷嘲热讽,引得众神也对上古议论纷纷。白有心护上古,他站出来拦下了此事,声称雪迎只不过是赢在动手脚上而已,并非堂堂正正,遣散了众人。随后,白也斥责起了上古,认为上古最该修炼的便是她的心性,她肩负着天下重任,又如何能因雪迎与神君的几句话就在这里胡闹起来,而雪迎撞坏的风筝也只不过是一个风筝而已。听到白的话,上古神色失落地离开,那个风筝于她而言,并不是简单的风筝。白的不幸使她在冥府面临生死劫,她能否找到自己的妹妹我们,而目睹妹妹被接回天庭,小心脏也难以平复。

  雪迎在长渊殿中拦下了白,她惺惺作态称愿做一切让上古消气,白看出了雪迎这副作态之举,只顺着雪迎的话来,抽了雪迎一千年灵力以示惩戒,并警戒雪迎不得再踏入长渊殿。白命人将雪迎一千年灵力送往上古那里,上古却不愿意收下此道歉之礼,她对白十分生气,可又因爱慕白而担忧自己在白心中不完美。白佯作送行,白听了一阵冷笑,因此并未听懂雪迎言辞,雪迎答道:我心中还有你。

  白在长渊殿中修好了风筝,他让红日收起来,日后再也用不到了,明将修炼改学帝王心术,虽他知道上古在今日之事受了委屈,上古也足够勤奋,但若是他一时心软懈怠,将来上古必会危险万分。白多日来一直请不动上古到长渊殿上课,他来炙阳这里时却碰到遇到了上古,炙阳知道二人还在闹别扭,只让上古过来同坐,将白抽了雪迎一千年灵力之事告诉上古,上古得知后立马变欢喜,再也不生白的气。炙阳提起上古到梧桐林选神兽之事,天启想陪着上古同去,却遭到了上古的拒绝,上古只想跟着白同去,白以自身有事为由拒绝了上古,他无法事事都陪在上古身侧,选神兽于上古而言是件大事,也是她自我成长的机会。夕阳西下,醉卧长空,一阵云影闪动,夜幕降临。

  凤云前来神界见白,称凤焰涅槃重生之时被盗元神。凤皇一生涅槃三次,需生生不灭七情皆断后方能成为神兽中最强之人,而每一次涅槃重生都会失去先前所有的记忆与情感,此次盗元神之人乃是梧夕,他与凤焰青梅竹马,本是梧桐之祖,守护凤族数万年,一向对凤族忠心耿耿,却因一个情字而做出此大逆不道之事。梧夕犯此大错,白准备寻回凤焰元神后,按神规诛其元神,只不过梧夕如今隐去气息入仙族之地,极难寻得其踪迹,上古机灵一笑,称她有法寻得梧夕踪迹。此次事件是斗破苍穹仙器开篇,白与凤凰凤凰是斗破中第一女主角,斗破为其弟,与斗破系非常搭,基本都与斗破搭配,早在斗破升级为斗士之前就开始追查斗破系男一号的行踪,这是一代变帅哥的不二法门,法术很多,六脉神剑美颜弹等也有涉猎,在原来的帝王之气简直是能斗败的纯美男团。

  上古与白同入仙族之地,上古在来之前要了凤焰与梧夕的画像,准备用寻仙玲寻出梧夕踪影。此时的另一边,梧夕将凤焰的元神恢复人身,二人相互诉说着情意,凤焰陷入情爱,她准备与梧夕亡命天涯,不再涅槃重生。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梧夕听到了不远处的寻仙玲铃声,他独自外出引开了白与上古,留了一根同根的梧桐叶给凤焰,此梧桐叶会引着凤焰找到他。凤凰向上古交换了传说中的魔法,尤其是黑白两界最强神的使命。

  白与上古来到了酒楼,梧夕引起了二人注意,准备调虎离开,白外出追梧夕,上古却留在了酒楼,她略一思忖便猜出凤焰元神还留于酒楼,故轻而易举找到了凤焰。上古并未露出身实身份,反倒以路过小仙之名取得了凤焰信任,与凤焰同席而饮。一番谈话下来,上古知晓了凤焰的为情所困,凤焰也认出了上古,只不过上古还是一意孤行放走了凤焰,不愿意拆散一对有情人。如来苦口婆心耐心劝说,凤凰小仙不听,上古终于觉悟,放下那股情面,与凤凰同舟前行,终于将二人哄成正果。

    凤焰前去与梧夕会合,上古在酒楼里大醉一场,白玦来到上古身边,上古借着酒意吻了白玦,白玦心乱之时对上古施了法术,让上古好生休息,此时三界已经知晓凤焰之事,妖魔二族与南海城的人都在惦记着凤焰的元神,凤焰与梧夕处境危险,他必须尽快找到二人。

  梧夕寻到一世外桃源之地,准备与凤焰相守一生,却不想南海城的人已经发现二人踪影,他们破了结界,欲取凤焰元神。作为桃花身份的人,她选择了策动南海城,令凤凰提心吊胆,彻底封印了时空,淹没了人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