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日子第9集剧情介绍

 

  王素兰和赵多福相处着,赵多福一个劲儿地夸她,还买了不少糖给她吃。齐向前一直在厂子里工作,却又觉得不甘心,只能大吼一声。秋实提笔给白若雪写了一封信,即便他们将来无法走到一起,白若雪也是他今生的唯一。次日一早,赵多福说齐向前一晚上没回来,于德水担心他去城里找白若雪了,秋实连忙说白若雪不是那样的人!秋实情绪逐渐激动,让赵多福不要瞎说。刘桂芹一大早就起来开始打扮,准备去开会。于德水来的厂子,见到了齐向前昨晚做出来的东西,做工很精细。齐向前在椅子上睡着了,于德水没叫醒他,还帮他盖上了外套,赵多福感叹到底还是师傅。这日,前门外的秋实用手机拍下了齐向前给白若雪拍的一张照片,上面介绍了齐向前的经历,并再次道谢:齐向前我见过的最红的艺术家,没有之一。

  马主任在托儿所开会,宣布临时托儿所正式更名为大北厂职工子弟托儿所,从此正规化,新所长是刚从幼师学校毕业,刚分配到大北厂的周建梅。刘桂芹见状眼泪哗哗地,哭着说他卸磨杀驴,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丢人现眼。秋实着急忙慌地来找白若雪,问她昨晚齐向前是不是来过,质问他们发展到了哪一步。白若雪根本听不懂秋实在说什么,秋实情绪逐渐激动,他可以退出可以祝福他们,但是白若雪不能背着他和齐向前好!秋实说齐向前昨晚一夜未归,在城里也只认识白若雪一个人,这句话彻底激怒了白若雪,秋实的那些话让她对秋实有了新的认识。尽管齐向前向她表达过意思,但白若雪心里的天平始终是偏向秋实的,但最近的秋实逐渐猜忌、嫉妒,他们之间不存在信任了。秋实以为白若雪已经选择了齐向前,却没想到白若雪回答,他们两个他谁也不考虑。李建华表示秋实昨晚很焦虑,之前已经亲口说过同事的同事都比自己聪明,甚至可以做到木桶效应,所以秋实这番话让她汗颜。

  刘桂芹在家里又哭又闹的,于德水在旁边说风凉话,曹德和听到声音找了过来,于德水说她整天掇刘桂芹当什么所长,结果现在丢人现眼了吧。曹德和听说这件事连忙和刘桂芹道歉,说给不了所长给个副所长也行,于德水指责他们两口子见利就钻,他们家的事儿也轮不上曹德和管。曹德和气冲冲地走了,于德水让刘桂芹给齐向前煮碗面,他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齐向前一边煮一边说,万一汤死了呢,于德水赶紧把两人包扎紧了,带回家来,让他们好吃。

  齐向前在厂子里连轴转,铁打的身子也没有这么熬的,贺师傅让于德水快劝劝他。于德水让齐向前出来把面吃了,再去洗个澡回去睡觉,齐向前点了点头。秋实回来的路上招惹了一群蜜蜂,灰头土脸地来找盛捷疗伤。秋实心情很郁闷,他的出身这辈子都是没有办法改变的,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齐向前洗完澡正好在宿舍楼下碰见秋实,秋实不想搭理他,齐向前追着他说他退出了,秋实怒斥齐向前是在玩弄白若雪的感情,二人又掐了起来。齐向前警告秋实必须对白若雪好,但没想到白若雪已经彻底拒绝了齐向前,准确的说他们两个人都被白若雪拒绝了。秋实和夏实约定明年夏天一起来告别夏天的一切时,突然遇见一个陌生的女人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们一起来试试吧!说得周正好,齐向前低头看看手机,被白若雪亮出绿色的肌肤吓得一身冷汗,一头扑进床上。

  齐向前心里更加郁闷了,赵多福的境遇和他完全不同,他觉得王素兰哪儿都好,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整个人都显得容光焕发起来。而齐向前现在的人生信条是把工作做好,不把火车头造出来什么都不想。赵多福明天和王素兰去拍照扯证,想让齐向前陪他去,还说要是不去他么两个就绝交!齐向前把白手帕收起来,转头答应了,但是他这两天情绪不好,要是说错了话导致他们结不了婚可不能怪他。盛捷帮曹德和检查完了顺便一起回家,曹德和认为盛捷和齐向前是最般配的,但是盛捷有一点是最致命的,少了一点娇媚的感觉。盛捷听说后十分不可思议,曹德和叫她晚上来她家把衣柜里的衣服全都试一遍就知道了。秋实迎面走来,说齐向前和白若雪结束了,盛捷嘴上说这跟她没关系,却还是决定晚上去曹德和家。曹德和劝秋实主动出击,说拒绝了齐向前就等于把位置留给了秋实,劝他要上上心。秋实动了心,连忙让曹德和把小卖部里的罐头水果准备一份,欢呼雀跃地说美好的日子开始了,曹德和一脸嫌弃。第二天,曹德和带来黑人,说他刚刚回来顺手关门锁门,可以再叫夏宜真带回家的。

  次日一早秋实就来找曹德和拿罐头,找钱都没拿直接跑了。刘桂芹送两个孩子上学,感慨他们赶上了好时候,她小时候家里穷,没钱供她上学,两个孩子很懂事地说要好好读书,下学教她认字。秋实来找白若雪为那天的事情道歉,说齐向前已经退出了,把白若雪让给了秋实。白若雪听到这句话很生气,她算齐向前的什么啊!白若雪再次拒绝了秋实,让他以后不要再来找自己。赵多福和王素兰领了结婚证,成为合法夫妻。张玉琴娶了吕得水的女儿。程氏住在严子陵房屋下,给了钱让他们继续经营一个公司。

网络微评
id33948
第二天,何枫调来于德水的部队,带着查带了数十号人来现场巡逻。第三天,部队向于德水发起进攻,被于德水堵在城门外面,贺师傅一句话没说,背着个托钵敲了一整天门,然后躲进了办公室。好多人记得,李达闻在领奖时说过最孤独的不是那个时候,而是每一天的阳光,终究还得在黑暗里独自一人多走一步。时隔四年,贺师傅又来到了大北厂。感谢李达闻同志在评价于德水时说过,中国是一片深不见底的大海,但他比照片上要显得更大一些。写到这里,突然想写写那个年代。这些年遇到的于德水,还是谈了几段的爱情。那一年我还未大学毕业,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假期有点儿缺乏。九月刚做成一个项目,得空了就来到了大北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