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心似玉剧情介绍

1-6集

锦心似玉第1集剧情介绍

雷声阵阵,暴雨倾盆,使得地面上雾沉沉的一片。罗府内,吕姨娘正在跪地哭哭哀求,恳求大太太能够看在罗十一娘尚且年幼的份上,暂且放过她。她一边恳求一边直冲大太太磕头认错,而大太太却仍然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接着,罗十一娘被杖责,却一直嘴硬着不肯向大太太服软,吕姨娘在一旁哭得泣不成声。

罗大太太盛气凌人的说道,元娘是嫡,十一娘是庶,嫡庶有别,长幼有序,这是规矩。吕姨娘见求情不成,只得倾身上前护住罗十一娘,棍棒无情的落在她身上,她只觉腹中突然传来一阵剧痛,随后便见一股鲜血染红了地面。

罗十一娘从这场噩梦中惊醒,吕姨娘见状向她温声宽慰。马车上,罗十一娘得心应手的秀起了女红,吕姨娘看后颇为欣慰,直言当真是不枉费简师傅的苦心教导。接着,她拿出三年前罗十一娘送她的第一件绣品,向她感叹时光飞逝。

这三年来,吕姨娘与罗十一娘一直都是生活在罗府之外的余杭,罗府对母女二人甚少关怀,月钱也是时有时无,日常开销用度全靠罗十一娘的秀活儿贴补。此番罗大太太突然召吕姨娘母女二人回京,当真是祸福未知。

徐令宜正在凭栏沉思,这时属下来报,云来客栈已经准备妥当。徐令宜正在缉拿两名逃犯,他推测那里是福建海盗的暗桩,江槐、刘勇二人若想逃回福建,必须借助云来客栈的帮助。因此,他派人事先在云来客栈埋伏,以图尽快将二人抓捕归京。

江槐、刘勇二人进入云来客栈,并向店小二发出暗号,徐令宜手下的临江察觉出端倪,正欲拔剑展开行动。恰巧就在此时,吕姨娘和罗十一娘进店歇脚,罗十一娘很快觉察吃客栈里的异常,本想尽快离开,却被逃犯江槐用刀架在脖子上做了人质。江槐与刘勇二人挟持罗十一娘退出客栈,正欲逃跑之际,徐令宜策马奔腾出现。

江槐与徐令宜对峙期间,罗十一娘趁其不备用秀针偷袭,徐令宜抓住时机射中江槐,他与罗十一娘双双落入桥下的水中。徐令宜随即下水将罗十一娘救起,却被江槐偷袭所伤。此时,泛舟经过此处的林世显出手搭救。

罗十一娘从昏迷中醒来,母亲喂她喝下姜汤驱寒,侍女冬青对徐令宜今日的做法颇有微词。徐令宜刚刚包扎完伤口,属下来报,得知另一位逃犯刘勇趁乱逃脱。徐令宜吩咐,传令附近州县,协助搜捕刘勇。十一娘谢过林世显的救命之恩,二人就此别过。

罗十一娘一行抵达京师,许妈妈奉大太太之命前来迎接,回罗府途中,十一娘先是去了仙绫阁看望简师傅。正巧碰见简师傅受纨绔子弟王煜刁难,十一娘直接搬出永平侯徐令宜的名号吓退对方。随后,十一娘与简师傅谈天叙旧,提起她此番突然归京,简师傅猜测,十一娘眼下已经过了及笄之年,大太太此番召回,大概是为了她的婚事。

十一娘拜别师父后,与吕姨娘回到罗府,随即前去拜见大太太。大太太将贴身侍女琥珀派到十一娘房里伺候。十一娘回到房中,发现屋内陈设焕然一新,顿觉此番回京并不简单。于是,她决定在明日向大太太请安之际,尽快弄清这其中的玄机,抢占先机。

翌日,十一娘在请安时巧妙利用牡丹绒花讨得大太太的欢心,大太太宣布,三月三要带她们姐妹去徐家春宴。十一娘判断出,大太太将她召回京,是为她与二姐定亲事,并且徐家春日宴将会是定亲的关键。

永平侯、征西大将军徐令宜,因为此番平乱有功,被圣上加封正二品太子少师衔。随后,徐令宜回到徐府拜见母亲,母亲提醒他前去看望元娘。元娘所出的谆哥性格内敛,不与徐令宜亲近。反倒是侧室文姨娘的谕哥性格开朗,很得徐令宜的欢心。元娘问起徐令宜此番圣上对他的封赏,却被告知,他已经回绝了圣上此番给他加封的爵位。


锦心似玉第2集剧情介绍

元娘向徐令宜问起,这次老爷立下平乱大功,除了圣上御赐的太子少师衔,而余下的其他封赏,却被告知,他已经回绝了圣上加封的爵位。话音刚落,屋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更加微妙。善于察言观色的文姨娘见状,主动起身向老爷和主母告退,一向不争不抢的秦姨娘也是在后跟随离开。

眼下屋内只留元娘与徐令宜两人,元娘向他质问,回绝圣上加赐爵位的原因。徐令宜不疾不徐的回复称,他自己此番是用圣上御赐的爵位,换取圣上对开放海禁之事松口。海禁一事与海盗息息相关。海禁一日不开,海盗便一日不绝,黎民百姓,也就一日不得安生。徐令宜这一番心怀天下大义的说辞,显然令元娘难以接受,毕竟她一直心心念念的就是夫君能再次被加封爵位,唯有这样,才能改变她与谆哥母子在徐府的处境。元娘情绪激动之下,竟突然昏了过去。

太医为元娘诊脉过后,告知徐令宜,元娘自一年前小产,气血两亏,对身体的损耗极大,一直无法恢复。现如今,也只能一直用药养着尽人事。元娘闻言,心下更是焦躁而又脆弱。因此,当徐令宜建议她,由二嫂与丹阳帮她一同掌家时,元娘情绪更加激动,不禁呛声回复。徐令宜无奈之下只得尽快离开,元娘更觉落寞,于是跟陶妈妈诉说起自己内心深处的担忧。文姨娘所出的谕哥,虽是庶出,但胜在是侯爷的长子,自幼聪明伶俐,很是讨得侯爷欢心;元娘所出的谆哥,虽是嫡子,却因早产身体虚弱,学业也进展缓慢,她担心长此以往,谕哥迟早会威胁到谆哥的世子地位。因此,她决心在自己临死之前,为谆哥铺好前路。

转眼来到徐府的春日宴,罗家的三位姑娘抵达永平侯府。二娘得意洋洋地告诉她们,这永平侯府,乃是先帝时的仁和公主的府邸,仁和公主薨逝之后,这府邸便由圣上赏赐给了徐家,且仁和公主生前深受先帝宠爱,因此这宅子自然是一般的皇家别苑无法比拟的。

罗大太太带着三位姑娘先是前去看望元娘,一路上,二娘竟一直是煞有其事的向五娘、十一娘教训规矩,颇有当家主母的派头。一行人来到元娘屋内,二娘抢先向元娘送上自己从慈安寺求得的平安符,并扮作伤心模样。随后,元娘送给三位妹妹每人一块玉佩,并设计十一娘当众挑中多子多福的那块玉佩。当然,二娘的这点小心思自然是逃不过元娘的法眼。

徐令宜方才回到府中,正与属下商量缉拿在逃海盗刘勇的对策,乔莲房见到他,赶忙笑颜如花的向他行礼,期间还故意摔倒在了徐令宜的怀中。这一幕,正巧被闲逛的十一娘与五娘撞了个正着。十一娘因此猜测,徐令宜并非清正之人。

罗大太太告诉元娘,罗父一直想官复原职,但柳阁老却突然告老还乡,因此罗家也就失了一个重要倚仗,眼下罗父在朝中步履维艰。元娘深知,他们不能再继续等待了,必须马上在三个妹妹中选出一个,作为永平侯府的继室,来接替元娘的位置。眼下五娘已经许了人家,二娘的小聪明虽难成气候,倒也算容易掌控。至于十一娘,罗大太太认为她自小便极有主见,日后恐怕会难以掌控,让她加入王家,似乎才是上策。可无论是哪个妹妹嫁入徐家,乔莲房都会是她们最大的阻碍。

这乔莲房,乃是程国公府三夫人之女,徐太夫人乃是她的表姨,家世显赫,且极得太夫人宠爱。十一娘见到乔莲房,认出她正是方才向徐令宜投怀送抱之人。王家嫡女、姜家少夫人找上罗大太太,对极为罗家小姐很是夸赞,而她的心意自是不言而喻。

徐府五爷徐令宽为众位宾客献上戏剧表演,元娘以身体抱恙为由没有出席宴会,只打发陶妈妈前去禀报,另外为众姑娘们准备了纸鸢。闻及此,众位姑娘在乔莲房的带领下,前去放纸鸢,唯有十一娘留了下来。

元娘自认这是天意使然,于是召来十一娘,并与她在徐府闲逛谈心。元娘被丫鬟将茶水撒在衣衫上,只好进入内院更衣,不料徐令宜却突然进来,二人皆是一惊。


锦心似玉第3集剧情介绍

乔莲房正为甩掉了那些小姐们感到沾沾自喜,不料,被迎面而来的丫鬟撞倒,并且衣衫上洒上了茶水。无奈之下,乔莲房只得进入徐府内院的静安轩更衣。丫鬟借口前去为她取替换衣衫,而后退下,只留乔莲房一人在内。就在此时,对一切未知的徐令宜进入静安轩,撞见了衣衫不整的乔莲房,二人皆是一惊。元娘拉着十一娘在院中闲逛谈心,突然以身体欠佳为由,趁机提出前去静安轩歇息,于是二人正巧撞见静安轩内的尴尬一幕。

如此一来,乔莲房与徐令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况且还衣衫不整,二人自是百口莫辩。元娘扮作情绪激动的控诉二人的恶行,并交代十一娘退守殿外。静安轩内仍是争执不断,此时文姨娘赶来此处,被十一娘拦下,并寻机将她打发离开。随后,十一娘不经意间发现了形迹可疑的丫鬟,于是便对今日之事有了大概的猜测。

静安轩内,元娘对乔莲房极尽讥讽之词,徐令宜见解释不成,便只好默不作声。此时文姨娘再次折返回来,十一娘仍是凭借聪明才智和她的三寸不烂之舌将其劝下,二人迂回之间,徐家太夫人带人匆匆赶来,而后进入了静安轩。十一娘接着离开,反倒是令文姨娘着实摸不着头脑。

十一娘回到宴席上,面对二娘的追问,自是对方才之事只字未提。十一娘嘴上不说,心下却犯起了嘀咕,元娘似乎早已知道静安轩一事,这更像是事先安排好的,那她带自己前去,又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内厅,乔夫人不惜当众大动干戈,为的就是元娘提出要为徐令宜,纳乔莲房为妾室。乔夫人母女自是不服,元娘则是据理力争,提出要么进府为妾,要么就将此事公之于众。乔夫人见状也一时慌了针脚,只好恳求徐太夫人做主。眼下出了此等大事,徐太夫人决定先听取徐令宜的意见,徐令宜提出,先将乔莲房离开京师,风头过后再为她寻门亲事。乔莲房本来就心属徐令宜已久,自是不愿嫁于他人,于是她情急之下便答应了进徐府为妾。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皆是一惊,只有元娘早已胸有成竹。

事后,徐令宜找上元娘。向她说出,每次点春堂开戏,自己都会为图清净躲进静安轩,这一点唯有元娘最清楚。言下之意便是,今日之事乃是元娘设计所为。元娘对此矢口否认,反倒是对他一通质问,面对元娘有理有据的说辞,他竟也无言以对,只觉元娘对自己没有丝毫信任。二人争执之间,元娘竟在手帕上咳出了血。

元娘命人传来罗大太太,并将乔莲房的衣衫交给了母亲,嘱托她将此收好。随后,她告诉母亲,眼下乔莲房入府为妾已定,侯爷也已答应为谆哥向姜家求亲。至于接替自己成为徐府继室的人选,如今只能是十一娘。

徐太夫人晚间命人召来侯爷,向他说出自己对今日之事的猜测,并且对身为国公府嫡女的乔莲房感到可惜。然眼下木已成舟,只得坦然面对,于是太夫人劝说他,将乔莲房纳为妾室。

十一娘在母亲口中得知,罗大太太有心要跟茂国公府王家结亲。那茂国公只有一个儿子,那便是世子王煜,出了名的纨绔子弟。十一娘猜测,王煜便是二娘口中所说的那个陇。随后,十一娘将今日之事与元娘的心思告知母亲,徐府便是二姐口中的蜀,而大姐挑中的继室人选,恐怕将会是自己。十一娘十分不愿卷入豪门后院的斗争,反倒是向往简师傅那般潇洒自在,随性随心。

十一娘在码头上被胭脂小贩讹诈,幸得徐令宜帮忙解围。二人分别后,十一娘又遇见了林世显,二人相约在茶室对坐,二人相谈甚欢,并相约下月初一在慈安寺碰面,一同乘船回余杭。

罗大太太得到姜家传来的消息,说是姜家少夫人对二娘极为看好,如此一来,她所幸顺水推舟,决定将二娘嫁入茂国公府,以此换取谆哥和姜家的亲事。二娘得知此事后,故意设计自己与王煜相遇,并谎称自己是十一娘。


锦心似玉第4集剧情介绍

罗大太太得到姜家传来的消息,说是姜家少夫人对二娘极为看好,如此一来,她所幸顺水推舟,决定将二娘嫁入茂国公府,以此换取谆哥和姜家的亲事。二娘得知此事后,故意设计自己与王煜相遇,对他极尽暗示与撩拨之意,并谎称自己是十一娘。

姜家少夫人瞬时改了口风,王家不再向罗府求娶二娘,而是改变为十一娘,并且只要十一娘肯嫁去王家,任何条件尽管提。这令罗大太太与元娘感到极为震惊,虽说两位姑娘无论是谁嫁去王家,都能为谆哥的亲事出力,可那日徐府之事,十一娘已经牵涉其中,恐怕实在棘手。罗大太太仍然觉得十一年不好拿捏,意欲顺势而为,将十一娘嫁入王家。至于那日徐府之事,只要吕姨娘还在自己手中,十一娘便不敢造次。既如此,元娘也顺从了母亲的想法。

吕姨娘声泪泣下地跪求罗老爷,求他阻止十一娘与王煜的婚事。然兹事体大,这关系到整个罗府和永平侯府,罗老爷也不敢声张。面对吕姨娘的苦苦哀求,他答应再去向大太太商议此事。可罗老爷到底是个惧内的,大太太一把谆哥的前途与罗家的兴衰摆出来,如今亲事利益盘根交错,他便自然没了下文。

十一娘正与母亲说着求父亲说情一事,罗大太太便带人前来将母女二人捉拿在地。接着,大太太将十一娘私卖的绣品公之于众,并扬言要捉拿仙绫阁的简师傅前来对质。吕姨娘无奈之下只得将罪过揽于己身,既如此,大太太接着下令,要惩罚吕姨娘与冬青各打二十大板。十一娘见状,情急之下,终于承认仙绫阁的绣品的确是自己所卖。至此,大太太仍然没有丝毫收手之意,十一娘只得承诺自己日后定当安分守己,不再逾越。

吕姨娘无论如何都不同意十一娘嫁去王家,因此打算亲自登门拜访,以十一娘身患痼疾为由,回绝这门婚事。十一娘只觉此事太过冒险,于是向文姨娘提出,她们下月初一乘船回余杭,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眼见十一娘心意已决,且已经万事准备妥当,文姨娘便答应了这个提议。

转眼来到徐府纳妾之日,乔莲房怀抱着一身红色嫁衣,自言自语道,一年前,自己亲自缝制了这件嫁衣,一直盼望着穿着它嫁给永平侯,可惜的是,这件嫁衣再也用不上了。思及此,乔莲房不禁暗自神伤。

恰逢天降暴雨,乔莲房乘坐小轿来到徐府正门,刚一落轿,却被告知妾室不能从徐府正门进入,而须得走侧门。乔莲房暂且忍下,行至侧门,元娘身边的陶妈妈命她步行入门,且不能打伞。就这样,贵为国公府嫡女的乔莲房,淋雨步行进徐府,心下满是一片凄凉。

徐令宜姗姗来迟回到徐府,在太夫人的再三催促下,去到乔莲房处。乔莲房对徐令宜可谓是千依百顺,善解人意又体贴入微,但徐令宜对她实在无有半分男女之情,这桩婚事本就非他所愿。因此,面对乔莲房的再三挽留,他仍然是选择了转身离开。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昨夜侯爷未曾留宿之事,一早便传遍了徐府上下,自然也就传到了太夫人的耳中。乔莲房一早前去向太夫人请安,而后又前去元娘处敬茶。


锦心似玉第5集剧情介绍

乔莲房一早前去向太夫人请安,而后又前去元娘处敬茶。元娘心中不就不待见乔莲房,此番更是趁机对她羞辱一番,让她跪地敬茶,而后又叮嘱她日后要谨言慎行,不要再向昨夜那般,令侯爷败兴而归。乔莲房见元娘直击自己痛处,即便是心中再怎么不服气,口上也只好应承下来,只说自己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假以时日,定会得到侯爷垂怜。元娘闻言,嘴上自是不会轻饶她,于是又将她奚落一番,便命陶妈妈送客。

随后,文姨娘也来看望元娘,向她送上本月文家的孝敬。接着,她故作亲切的上前与元娘攀谈起来,言语间,将乔莲房方才向太夫人请安时的所见所闻,添油加醋的告诉了元娘,以此来试图挑拨二人之间的关系。元娘闻言,虽脸上不露声色,但心下已然一片紧促,于是她顺势拉拢文姨娘,对她进行威逼利诱,迫使她与未来罗家嫁进徐府的继室联手,互相帮衬,鼎足而立。文姨娘本就是个明白人,经此一闻,只得暂时应承下来。

连日来,徐令宜从未停止过,对在逃海盗刘勇的缉拿,并已严密搜查了城南、城北、城西等三个方向,唯独略过了城东,意欲将刘勇引向此处,以此来设法获取他的行踪。既然已经决定离开京师,那么十一娘定然是要提前向仙绫阁的简师傅辞行,她将自己的计划和离开之日尽数告知师父,并安慰她放宽心。

按计划看,明日便是十一娘与母亲一同离开京师的日子,她送给母亲自己才亲手绣制好的香囊,并在里面放了一道平安符。随后,十一娘竟像孩童般的撒娇,执意留宿在母亲榻上,吕姨娘实在拗不过她,只好随她心意。母女二人躺在榻上,一同回忆在余杭的逍遥肆意的日子,并畅想起未来的幸福生活。

翌日,吕姨娘刚方才设法将琥珀支走,却突然传来大太太的召见,说是茂国公府的王夫人登门拜访,要找十一娘谈话。无奈之下,吕姨娘与冬青只得先去慈安寺与林世显派来的人会合,十一娘随后再寻机脱身。然而,此时恰巧是徐太夫人带着徐家上下家眷来到慈安寺,为元娘祈福。

王夫人见到十一娘,心中自是十分欢喜,对她赞不绝口。吕姨娘与冬青刚到慈安门口,却突然发现十一送自己的香囊丢失,于是再次折返寻找。正在慈安寺祈福的徐令宜得到属下来报,已经掌握了刘勇的踪迹,于是他将家眷托付给五弟徐令宽,而后便先行离开。

十一娘也来到慈安寺门口,而后带着冬青一起折返寻找吕姨娘,正好错过了林世显的马车。徐令宜带兵将刘勇包围,十一娘终于找到母亲,却发现她深受重伤,早已没了气息,十一瞬间惊慌失措地哭了起来。林世显久等十一娘未果,在小厮的劝说下先行离开。

徐令宜见十一娘紧紧抱着吕姨娘的尸身,于是上前劝说她,尽快将吕姨娘的尸身交由官府,由仵作验尸后,方能尽快抓住凶手。就这样,十一娘眼睁睁看着母亲的尸身被官兵抬走,自己则被徐令宜差人送回罗府。

顺天府尹登门拜访,告知此案已经了结,杀害吕姨娘的真凶就是刘勇,并且刘勇已经伏诛。罗老爷虽是对吕姨娘之死怀有疑虑,奈何大太太搬出他官复原职之事,他也只好作罢。十一娘对这个结果显然不能接受,并不惜当众顶撞了罗老爷。大太太留下十一娘单独谈话,告诉她,吕姨娘就是十一娘害死的,若非她执意逃婚,便不会发生此等祸事。

徐令宜命人将刘勇的尸身抬入大牢,让江槐亲眼目睹,而后引诱他交代出幕后之人。另外,徐令宜向江槐承诺,他定将开放海禁,还渔猎通商的自由。然江槐仍是不为所动,只言徐令宜不可能斗过幕后之人,而后便畏罪自杀。

大太太的话语一直萦绕在十一娘的心间,挥之不去,更是无处可避,她陷入无尽的自责与愧疚之中。简师傅前来看望十一娘,并为她指点迷津。十一娘将吕姨娘死前手中的布条拿给简师傅看,得知此布名为雪绢,上面的绣纹针法奇特,连简师傅都是前所未见。十一娘终于重新燃起了斗志,决心查出事情真相,为母亲报仇雪恨。


锦心似玉第6集剧情介绍

简师傅走后,十一娘终于重新燃起了斗志,决心查出事情真相,为母亲报仇雪恨。十一娘吩咐冬青找来府上小厮的衣服,乔装打扮后,悄悄溜出房门,正欲离开罗府,不料途中却被侍女琥珀拦住去路。十一娘慌张的将琥珀拉到一处隐蔽之地,先是为她之前对自己的关心表示感谢,而后又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请求她今日放自己出罗府。琥珀实在见十一娘可怜,于是答应宽限她一个时辰。

十一娘紧急离开罗府后,直接去了顺天府,为母亲吕青桐亡命一案重新申诉,却被顺天府的衙役不由分说地赶了出来。十一娘手中握着母亲临死之前紧握的布条,心下想着,既然自己现在物证在手,那么如果再找到案发时的人证,或许此案仍有转圜之地。接着,她疾步来到慈安寺,试图寻找案发当日的人证,却被告知,案发当日唯有永平侯及其徐府家眷曾前来上香祈福。随后,她又向一位扫地的小师父清暝询问情况,得知那日小师父,曾经在八角亭处见到过十一娘的母亲,并且他还曾经模糊的看到另一位女施主的身影,猜测那人极有可能是徐府的家眷。

罗大太太打发人将十一娘带回罗府,十一娘为了避免节外生枝,只言自己是因为听取了大太太的教导,决心走出悲痛,此番前去慈安寺就是为了凭吊吕姨娘。并且自己日后定然安分守己,不再忤逆大太太。十一娘的这一番遵规守矩的说辞,令大太太很是受用,也就对今日之事不再计较。

冬青问起十一娘此番出府的收获,十一娘将吕姨娘之死或许跟徐府有关的消息告知于她。十一娘急于查清真相,以告慰母亲亡灵,于是开始打算设法接近徐家。可眼下大太太已经决定将她嫁到茂国公府,到那时,她若再想接近徐家,自然是难上加难。

临近端午佳节,元娘为徐令宜送上自己亲手缝制的辟邪香囊,似有若无的提起谆哥与姜家的亲事,得知侯爷已经差媒婆前去向姜家提亲。徐令宜与太夫人一同商谈,关于罗父复职一事,直言此事怕是无望。圣上方才准了陈阁老的奏,同意实施新的茶税。而罗父的恩师柳阁老,一向与陈阁老意见不和,况且已经告老还乡。

随后,徐令宜到罗府登门拜访岳父岳母,谈话间,他将朝中现在的情势尽数告知二位,并保证会寻找合适的机会提起罗父复职一事。既如此,罗父便也了然于心。十一娘将母亲冤死一事寄希望于徐令宜,于是趁他来到罗府,准备前去求他重新调查此案,不料却听见了徐令宜属下说起徐府现在盛传的风言风语,于是气愤的告辞。

十一娘在二娘的表现中察觉出异常,猜测出王家突然改口求娶自己一事,实则是二娘在暗中挑唆。十一娘本无意与她相争,可却惨遭设计,竟间接害死吕姨娘,如今居然还妄想风风光光的嫁入徐府,这是十一娘万万不能容忍的。

十一娘终于发起反击,戳穿了二娘的阴谋诡计,让她不得不的嫁到王家。元娘突然病情告急,大太太得知消息后,立刻带上十一娘赶去徐府。元娘临死之前,苦苦哀求侯爷将十一娘娶进门做继室,并给她足够的体面,让她照看谆哥。随后,她悄声告诉十一娘,永平侯府看似安宁,实则危机重重,她的病生的极为蹊跷,恐怕另有玄机。最后,她含泪向十一娘托孤。抬起手请求侯爷原谅自己,随后便没了气息。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