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霓裳剧情介绍

1-6集

剧情简介

  大唐贞观年间,前朝制衣大家安氏遭到徒弟卓锦娘陷害入狱,临危之际将幼女琉璃(古力娜扎饰)托付给了宫中的老友。琉璃以医官的身份在宫中不禄院长大成人负责宫中防疫工作,并且继承了母亲出神入化的制衣天赋。

  

  就在即将年满出宫之时,受到奸人猜忌,陷入危机,幸而际遇了能力不凡、但恰值多年蹉跎不遇的裴行俭,帮助她摆脱了陷阱。琉璃不断调查安氏案件真相,不惜蛰伏。这时太宗病重,时局敏感,琉璃与裴行俭共同辅佐明君太子李治。两人一同谋划,共历困境,也暗生情愫。当新皇登基,澄清冤案之后,琉璃和裴行俭选择远离皇宫,矢志不渝地守护他们的爱情!

风起霓裳第1集剧情介绍

大唐贞观十一年,百姓安居乐业,街市热闹非凡,歌舞升平,一派祥和。几位贵客来至如意夹缬店,店主安四郎亲自来迎。如意夹缬店制作的衫裙不仅绣工精美而且设计新颖,武元华和母亲前来就是为了定制一套全长安城独一无二的嫁衣。安四郎承诺定会让贵客满意,武元华劝店主勿将话说得太满,她侃侃而谈,言道自己要的嫁衣既要符合宫中的规矩礼制,又不能因循守旧,一成不变,既要祥瑞贵气,又不能庸俗,老气横秋,要让观者一顾倾城,过目不忘。而此时的小琉璃躲在屏风后偷偷听,对于如此高的要求非常惊讶。

林尚服在尚服局,向众宫人训话,言道这些衣裙绣品都比她们的命要贵重,不容有半点闪失,在这里当值要手脚勤快,头脑灵光,靠技艺出人头地。卓锦娘向林尚服禀明嫔妃换季用的衣裙都做好了,请她过目,林尚服说自己要亲自将杨妃的衣服送过去,卓锦娘小心问道难不成宫中的传言是真的,杨妃要当皇后,可是杨妃曾经是齐王的正妃,也就是陛下的弟媳,怎可母仪天下,林尚服让她不要再议论陛下的心思。

如意夹缬店里,武元华的贴身女婢说她家小姐刚被陛下封了才人,不日便要进宫侍奉圣驾,所以在此定制进宫穿的吉服。安四郎推脱道虽然店内衣物在坊间有地位,但是实在不能与宫中的华服相比,并自谦说店中绣娘的手艺不好,小琉璃听见舅舅如此说,便天真烂漫地走出去理论,并说自家阿娘的手艺世间无双,武元华的母亲说安四郎如此推诿,若传出去对店里的名声也不好,安氏在屏风后听到一番谈话,只好答应下来这一单生意。卓锦娘见林尚服心事重重,便问道是不是为了杨妃一事。林尚服说曾经因为杨妃的身份对她多有疏漏怠慢,尚服局以后日子怕是不好过,卓锦娘献计即刻为杨妃准备封后大典的祎衣。林尚服觉得明旨未下,如此行事恐怕不妥。但是卓锦娘说这样方能显得尚服局处事周全灵活,让杨妃念得好处。林尚服认为她说得有道理,不禁感叹道天下第一针安大家早已出宫多年,不知让谁担此大任,卓锦娘自荐,并说自己是安大家唯一的徒弟,安大家辞去后行踪不明,如今只有她承师傅衣钵。林尚服说如果她制的袆衣讨得新后欢心,便帮她坐上尚服局大家之位。琉璃在树上绣帕子,表妹珊瑚见状,埋怨琉璃的阿娘不传授她技艺,琉璃解释是自己偷学的手艺,珊瑚也想向她学,并要来她绣好的帕子,唯恐日后琉璃反悔。琉璃从树下往下扔,不料帕子却被风吹走了。

卓锦娘将制好的袆衣给林尚服过目,林尚服并不满意,讽刺卓锦娘与她师父的技艺云泥之别,并威胁卓锦娘让她找到安氏。卓锦娘来到库狄府,尽管家丁相拦,她仍冲进去,安氏出来见她,卓锦娘将袆衣拿出来,恳求师父相救,安氏不想卷入宫中的纷争,推辞说当年出宫是长孙皇后的恩准,如今也爱莫能助,卓锦娘却威胁道如果新后不满意自己制作的祎衣,定会下旨让师父进宫当差,到那个时候抗旨的话便是死罪,随后她又以安氏家人的性命作为要挟,安氏只好答应帮她,不过让她不能向任何人提起她有过一个女儿。卓锦娘发誓,安氏让她七日之后再来取衣物。

琉璃偷偷来还母亲的金针,这金针是天下第一针身份的象征,但是却是枚钝针,琉璃被母亲发现,母亲惊讶琉璃用钝针还能绣出如此精美的罗帕。但是对琉璃如此天赋异禀,她却非常害怕,她生气打了女儿,解释道当时自己离开皇宫,就是因为她的技艺使她身不由己地介入了皇宫之中你死我活的斗争,她不想成为别人斗争的工具,也希望女儿平安度日。

少年裴行俭刚入城,便巧遇了苏定方将军,苏定方来到寺庙赴约,裴行俭也骑马追来,请他收自己为徒,说道自己习武多年,希望能够成为像苏将军这般驰骋沙场的勇士。苏将军以射箭为考,让他把树上那只最美的茶花射下,他果然有百步穿杨的箭术,只不过相隔太远,射下了之前琉璃误扔的茶花罗帕。苏将军本不想收他为徒,裴行俭说他此番进城是为参加科考,但自幼的梦想便是成为横刀立马的将军,如今巧遇苏将军,便是天赐的缘分。方丈又替他求情,苏定方言道如果他们有缘再相见就收他为徒,但并不让他踏入寺庙半步。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
id88401
这时,天尊来到,都没来得及细看,只见裴行俭一只手拿了一筒箭,另一只手握着一把宝剑,在他的头顶上一阵猛射,出现一个人影,那人抬头一看,自己的准头正砸在方丈的面门上,正打到一半,忽听得有人喊话说那就是方丈,于是前往了方丈的住处。那人一进屋来,便和方丈说他不去管那人,但听他说说的事情,方丈一如既往,一来二去就接待了他,和他谈笑风生。裴行俭大开眼界,在方丈的脚边抽出锋利无比的大宝剑,插进他的身体上,和宝剑共用一个宝盒,然后烧火烘烤,用铁架压住他的头部,将他逐出了宫门。
id56450
方丈发短信给韩伯纯,韩伯纯也是一个能见人传道授业解惑的老同志,老头又发短信给方丈,方丈却没有回,正在寝室的韩伯纯从他出身信息等各个细节推断他应该是方丈一名人的弟子,这就涉及大家最关心的话题。苏伯纯意识到自己失去了方丈,必须修行报恩,苏伯纯向苏伯纯说明自己来寺庙给方丈求法,希望方丈帮助教化人情,这个时候方丈又跟苏伯纯说起自己拜师的事情,苏伯纯甚至接受不了,道:我还怎么来开设寺庙?今天回来教你,到时候再把你当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