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归西窗月剧情介绍

1-6集

雁归西窗月第1集剧情介绍

  母亲带着谢小满姐弟坐车去吴江府,母亲让谢小满死了回渔阳里的心骂她不开窍。谢小满反驳他们家四口人就靠渔阳里三十亩地养活,谢敬居然狠心夺走,简直就是土匪。谢小满不满说卖地就卖地去吴江府也不问问她,还说要上什么义学,她渔阳里的课业还没完成呢。母亲说反正这地已经卖给她大伯了,这吴江府也来了,这吴江府谢小满不待也得待学不上也得上。父亲在城门口等他们,弟弟和母亲看见了父亲非常高兴的抱到一起关心他。谢小满用手摸摸他的头:来,我去了。

  严伯阳让人去找蛐蛐赵巾帼,赵孝谦躺在躺椅上用书盖着脸说就在门脚底下,让他们小心点,钟子砚坐在旁边没说话。郡王府管家良吉拿来地契对赵孝谦说之前他帮了谢敬一把,谢敬把渔阳里的三十亩地拿来孝敬他,府里的书房一直没人打扫府里丫头一个识字的都没有问赵孝谦要不要招一个。钟子砚问赵孝谦汴都连发十三封家书他是怎么想的,赵孝谦没说话就听门边的严伯阳大喊巾帼跑出去了,赵孝谦睁开眼睛把书扔了拿着笼子就追出去了。郎瑛知道父亲是叫赵孝谦一起去联合对付太平,赵孝谦很信任她,提醒子琴把每年的报表都做完了,后来赵孝谦说父亲脑子不好,小太平怕孙子,他不会和子琴走了。

  谢小满一家人走在路上,突然前面来了很多人,谢小满和家人被挤散了。谢小满在街上找着家人后退的时候踩死了赵巾帼,赵孝谦看见了抓住了她,谢小满一脚踩在他的脚背上,她转身快步离开,她身上的收据掉落在地,赵孝谦还想追上去被钟子砚拦下,收据被赵孝谦捡到了。赵孝谦是谢小满的舅舅,谢小满在家庭宴席上见到了赵孝谦。

  第二天,谢小满姐弟去到学院刚好碰上大考,先生下来看见谢小满的考卷对她印象不太好了,觉得她净想着投机取巧旁门左道,他知道她们来读书的目的,先生让谢小满考完试后到六君子斋。赵孝谦三人去六君子斋烧试卷,不巧在门外碰到了被先生叫了六君子斋的谢小满,谢小满闻到了烧焦的味道,进去一看试卷被烧着了赶紧扑火。先生回来了看到这场景非常生气地训斥谢小满,谢小满想解释但是并不知道那三人的名字无从说起。最后六君子斋成了谢小满不得不去的那家伙。

  谢小满在静女阁门口看见了那三人,她便追了过去。两位同学从赵孝谦等人门前经过谈起六君子斋走水的事情,他们得知烧的大部分是静女阁的试卷而鹿鸣阁的倒是保留下了许多。谢小满知道是他放的火问出了他的名字是赵孝谦并问他要回收据,可是却听他说收据被他烧了非常生气。跳舞直指蒋大尉的册子丢了而他说父亲没受伤也不知道会不会失手。

  谢小满出了书院发现苏家的车走了她只得自己走路回去,她的家人已经到谢敬家里了,父亲起身解释可能是迷路了。谢小满到的时候父母赶紧出声训斥她让她给老太太跪下,谢小满肯定不愿意呀,出声道出大伯苛待他们的事实,这一连串的话让老太太非常不高兴。谢敬在听到谢小满的道谢后,一个人独自走回来,而谢敬已经经过谢大伯家了。

  谢小满看着父亲淋雨离开的背影非常心疼,她觉得去郡王府应聘赚钱,于是谢小满在郡王府里干起了活。谢小满问起谢敬给郡王府赠地的事,她跟良吉说起了这件事,良吉理解都是苦难人让她只要把账面抹平了,答应帮她留着三十亩桑田。谢小满告诉良吉,她就读的初中,是谢敬为数不多的帮他家儿子申请到奖学金的机会。

雁归西窗月第2集剧情介绍

  赵孝谦来找谢小满拿出收据威胁她,不准她去告发他烧试卷偷试卷的事。谢小满问李师兄春日宴的事,李师兄说春日宴上虽有评等诗词的惯例,但是她刚来也没时间准备让她想说什么便说什么就好。谢小满来到鹿鸣阁找到赵孝谦的位置想要找收据却翻到了剑穗认出那是巨鹿郡王的,赵孝谦从门口进来大声让她放下东西,两人拉扯的时候扯坏了剑穗,赵孝谦非常生气找出收据当着谢小满的面撕了,谢小满捡了碎纸离开。很多同学说这个细节抄袭,小鹿不否认,赵孝谦是很好很博学而且也很有修养,可是为什么第一章这么多人在喷这个细节而不是警徽词呢。

  谢小满坐在树下拼碎纸,钟子砚过来告诉谢小满剑穗是赵孝谦兄长遗物,他们兄弟情感深重,赵孝谦兄长去世后他便来吴江府养病,一养就是四年,这些遗物对赵孝谦来说比天还重,今天的事情钟子砚希望她不要在意,钟子砚说若是收据对她很重要,明日郡王府会找人来修好。赵孝谦听后,露出一脸的熟悉与亲切,他向谢小满道了声好,谢小满道你就收了吧,谢小满想想他们兄弟的事情,谢小满道谢大哥今日终于出现了,谢小满一想说谢爷去世了,赵孝谦变了,原来谢大哥去世前夕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处理,周老爷子刚好也要参加会议,周老爷子要谢大哥去处理这个工作,会议一结束赵孝谦就回到吴江并且去了吴江灵山村,会议结束周老爷子就回到灵山村住在谢大哥家里,赵孝谦今天终于盼来了朋友们,谢小满到时候还能见到这个帅帅的朋友,赵孝谦想赵孝谦今天的朋友肯定很感谢谢小满对他的信任,谢小满今天还会回来参加会议,谢小满今天最后一件事就是和赵孝谦参加会议。

  明姑又不等谢小满,她只好自己走回去,在路上碰见了父亲,父亲带她去吃东西把肉都夹给了她。学堂里谢如英故意针对谢小满,让谢小满去伙房取点心,谢小满去伙房被人泼了一身的粉还被关在里面。春日宴学院里非常热闹,明姑听见了谢如英让谢小满去伙房,看她这么久没回来有些担心地四处张望询问。明姑没找到谢小满便问到了谢如英,谢如英并没有理会她,明姑听到有人说徐监院把他们的成绩评绩拿去跟爹娘说了,原来是她误会了谢小满。谢如英要把钱款都留给少城的保姆,明姑正在外地的一家饭店中工作,经过谢如英帮忙,她得知少城的保姆在外地刚刚生完宝宝,生孩子十分得力,便心软了。

  谢小满坐在地上想起了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明姑找到了伙房把她放出去了还给了她手帕擦脸。春日宴开始了先生点名,谢小满来迟被先生训斥,李师兄站起来为她说话并带她洗干净。赵孝谦来找山长坦白试卷是他烧的,其实山长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没查。山长跟赵孝谦说他父亲希望他会汴都入太学,赵孝谦说他知道如果山长想说就说吧。山长问赵孝谦希望他说吗,昔日官家请他入宫为赵孝谦和赵孝讲学,他记得那时赵孝谦虽然顽劣却可将《大学》通篇背出,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今大了也有了迷途。赵孝谦转身对山长笑了笑,没说话便走了。倒有一个周进正放学的声音出现,赵孝谦骑着牛奔过来,他在马上略有点惊讶,但我们是为你回来的呀,是你要替我们教书,赵孝谦说我这是要去不认识那么多文人的地方隐居,于是赵孝谦便说了他的事情。

  谢小满自己根据书籍自己做了一个一样的剑穗拿到郡王府,她跟良吉说日后府中的织娘来了按照这个重新修补便可。谢小满给了良吉一本册子,那是她整理的什么书该放哪里她都写在上面了,日后府中购进新书告知她就可以了她写在空白的地方,不过有好多书她看不懂不知道是哪一类,她就统一写到最后一列了。谢小满刚走赵孝谦等人就来书房了,被告知是新来的书房女使做的剑穗,他便追了出去,他去找她正巧看到她在换衣服愣了一会便出去了。她惊问为什么那个介倒在血泊之中答道,我却一直握着他手,可见我一直握着,他只有离开后才会放得很开,这样他才会永远停留在失去我的那一刻,他才会回来。

  白鹿书院和吴江府学又蹴鞠赛,吴江府学的人到白鹿书院插白旗,赵孝谦则带人到吴江府学射白旗。赵孝谦让良吉吩咐谢小满今日来他家做工,严伯阳不知道这件事便问他。寒食节的时候有蹴鞠赛,男子蹴鞠女子要为他们准备点心,有助胜之意还有借着点心暗诉芳心之意。大概类似于王勃的滕王阁序,当时梁陈张一派不还传,好像争得都不干净。

雁归西窗月第3集剧情介绍

    谢小满弟弟被人欺负,他来找谢小满让她下学送他回家。谢小满问李师兄喜欢吃什么点心,李师兄说喜欢当年她娘做的栗子饼。谢小满几人女生提着食盒去看男生蹴鞠,谢如英让她过去问郡王爷喜欢吃什么口味。明姑也帮谢小满说话,薛娘子出声维护谢如英,明姑让薛娘子别惺惺作态嚼舌根都嚼到她父亲那里去了,小娘子之间吵个架都能扣了她们家的丝绸官文,谢小满听到这里出声说自己去。谢小满朝男生走过去,赵孝谦一脚踢飞蹴鞠,蹴鞠砸到了谢小满的头,谢小满被砸晕在地。谢小满在床上醒过来猛地起身撞到了赵孝谦的头,两个冤家斗起嘴来,谢小满最后也没问出来他喜欢什么口味的点心。

  沈琰等人看到赵孝谦他们射在吴江府的白旗,他带着人决定去给赵孝谦等人报复回去,他准备了巴豆粉准备下到了谢小满的点心里。谢小满做完点心已经下学了,她这才想起弟弟在等她,弟弟被人说他是村莽是屠户,他拿出官印解释,徐戍看见了过去赶走了他们。谢小满出来看见徐戍抢弟弟手上的官印,威胁谢小满把巴豆粉下在赵孝谦的餐食里。谢小满只好拿出斧头和盆闷在吴江府的白旗中,二人同仇敌,处着一副好人似的模样。

  谢小满去郡王府做工的时候,赵孝谦让她留下在郡王府吃饭,之前看到她太瘦了一直给她夹菜,谢小满因为徐戍让她下巴豆粉的事吃饭的时候心不在焉的。从良吉那里知道丢了官令后果很严重,第二天她决定按照徐戍的要求下巴豆粉。眼看着赵孝谦就要吃下了,谢小满不忍一把拍掉了他手里的饼,远处的徐戍也看见了十分可惜。谢小满在赵孝谦生气之前赶紧拿出另一盘饼干,赵孝谦吃了一口说还真挺好吃的。由于赵孝谦没有吃下巴豆粉,白鹿书院成功赢得了上半场的比赛。在这里中南海的卢家角球场可谓是大开眼界。

  上半场比赛结束,谢小满去找徐戍拿回官令,可是之前谢小满挥掉饼干的那一幕被他看见了,他自然不肯把官令还给她,两人争吵间,被赵孝谦看见了。赵孝谦一来徐戍结结巴巴的,在他的威逼下赶紧乖乖的把腰牌还给谢小满。赵孝谦得知谢小满刚刚是给他下巴豆粉,非常生气的离开了。下半场比赛开始了,赵孝谦带着情绪上场没向球门踢反倒朝沈琰踢砸中了沈琰好几次,因此下半场吴江府学赢了。比完赛之后,赵孝谦接受惩罚,赵孝谦带头两个学院的蹴鞠队的人打了起来。打了一架后,赵孝谦让官家良吉收拾东西回汴都。官家良吉为了给官是收拾东西准备回到汴都,赵孝谦不肯,并只说自己是淮安的。

  谢小满想去给赵孝谦道歉,路上看到苏味被撞倒在地桃花酥也掉在地上脏了,小满过去帮她捡起来并用自己的食盒帮她装桃花酥替她送给钟子砚。谢小满过去敲门,石登儿开门出来,从他那里知道赵孝谦非常生气在屋里发脾气砸东西不肯见人,她将食盒交给石登儿让他转交给钟子砚就说是学院里的一位小娘子送的,并让石登儿带句话这次是她不对她知道错了,但是请他不要辞退她她还想要继续做工。石登儿忘记谢小满说的人了,一位她说的是赵公子恍然大悟。石登儿把东西给了赵孝谦,赵孝谦误以为谢小满给他示爱,他决定不搬了。他首先谢小满可能是他在学院里认识的。

雁归西窗月第4集剧情介绍

  赵孝谦拿着桃花酥去赵毛看,跟赵毛说着话,没注意看没想到桃花酥居然被赵毛吃完了,他非常气恼罚它去拉磨。李师兄去找宴娘,宴娘问他什么时候参加春,她知道他清高不喜官场无心仕途,可是他不参加春凭什么帮她拜摆脱妓籍。李师兄拉着宴娘的手说脱籍之事并非只有入仕才可以解决,让她放心总会有办法的。吃了个春,宴娘忽然回来了,赵毛忽然没说话,只是死盯着宴娘。

  清明假前的最后一节课,清明过后会有重新一轮的考试,先生让他们做好准备。赵孝谦三人来了,先生很惊讶不是说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赵孝谦说这不是爱跟他下棋嘛。学生们入座,赵孝谦坐到了谢小满对面与她下棋。上次静女阁的考卷保存了下来,杨山长担心他们有出乱子,便决定让他们靠策论,静女阁的学子可以选择性的参加。这两天行周会在府里帮忙补习策论,赵孝谦邀她一起去补习。前年开始,阿琨、钟立风都打算把盛世繁花搬出国,赵孝谦在出国之前就给他们说明了,国内最美最美的花,非绽放于盛世繁花莫属。

  谢小满来郡王府做工也有一些时日了,总不能一直打零工,良吉提议他们签个协议,日后七日她择四日来,他按月给她结,谢小满欣然签下协议。几人一起补习,钟子砚站着讲,几人坐着听各有各的心思。赵孝谦给谢小满泡了一杯茶,谢小满没想到他还会茶道,其他人离开后,两人说了好一会话。听说明天太平楼有人论道,赵孝谦约谢小满一起去,她答应了。明天正午太平楼的客人经常在后台发信息,谢小满还留在那里。

  谢小满出去与明姑坐马车回去,打开食盒看到食盒里面有一张纸条上面写在明日申时太平楼见,附桃花酥很好吃,谢小满和明姑都以为是钟子砚给明姑的纸条。明姑想要去赴约,让谢小满帮忙扮蚕女,谢小满答应了,她让明姑第二天去了替她道个歉。钟子砚跟赵孝谦说论道的人已经安排好了,明要去见他娘就不陪赵孝谦去太平楼了。谢小满就去找太平楼,太平楼看到谢小满都想笑,谢小满说你们娘家没人吗?谢小满笑了笑说没见过这人,别人都笑一笑,谢小满就开始热议了:这丫头出去闹什么呢?明日申时太平楼见,谢小满再也按捺不住了,她问谢小满:这张纸条写了什么?谢小满说:明日申时太平楼见,谢小满当场将纸条戳破,原来谢小满跟在她屁股后面不敢上去,担心碰上难为情的。

  第二天,谢小满扮作蚕女,赵孝谦早早的就到了太平楼,明姑也在赶往太平楼的路上。明姑看到了钟子砚一家人悄悄的听他们说话,明姑听见钟子砚妹妹说要吃乳糕便让丫鬟去买了给钟蕴。明姑在钟子砚家人面前夸钟子砚送走了他娘和他妹妹,明姑说她知道他这么多年过得不容易,他寒窗苦读这么多年就是为了让他娘过得好一点,她也知道他做伴读一定不舒服。钟子砚打断明姑的话,说与她有何干系帘窥壁听令人不齿,今天的事他就不计较了,让他日后不要揣测他。明姑从钟子砚那里得知那封信是郡王爷写给小满的,她转身生气的往回走。谢小满气的咬牙切齿,开了门便进屋找,小满话也没说完就关门出去了。

  赵孝谦在太平楼等谢小满却迟迟没等来她,被人告知谢小满今日应该不会来了还没出门呢,赵孝谦气冲冲的去了苏府。常大人带着李师兄来到苏府,李师兄看见了谢小满与她说了几句话,被赵孝谦看见了他更加的生气了。赵孝谦打断了谢小满气冲冲的将她带走了,李师兄向常大人借兵马围了郡王府。郡王府里,谢小满不肯向赵孝谦低头服软。赵孝谦得知府邸被人围住了,便吩咐钟子砚去带兵进城,两方人马对峙。白承灿到了谢小满不肯出来的地方,向谢小满借兵马,一番扯皮后,赵孝谦抱着谢小满的腿大哭一场。

雁归西窗月第5集剧情介绍

  赵孝谦出来了李师兄问他是以什么名义扣下谢小满,赵孝谦拿出签订的私契,李师兄再没法管了。李师兄决定自己留下说明日一早送小满回府,常大人等人便离开了。谢小满还是不认错,今日对她舅舅来说很重要,他是郡王爷有权利而她是一介布衣百姓说不了什么,既然他毁了她的清誉,她说她憎恶他不尊重别人自以为是肆意践踏别人的尊严,日后她会好好做工,但是他们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赵孝谦更加的生气罚她到追远堂跪着,谢小满气冲冲的离开,钟子砚追上去。钟子砚向谢小满说起了赵孝谦小时候的事,当年官家无子他五岁的时候就和哥哥一起被接到了宫中,名为养子实为东宫,七岁那年他哥哥去世于东宫,他守着哥哥的尸体一天一夜才被宫人发现,后来官家有了如今的东宫,他在宫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他被送出了宫,家中兄妹并不和睦受父母忌惮冷落,他来吴江府只是为了躲开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钟子砚希望谢小满不要见怪,谢小满内心有些动容,但是怎能因为自己的苦处去为难别人。当晚宋玉死心塌地献血死去了。

  母亲得知了这件事来找谢小满算账了,母亲让她别读书了,回家呆着准备结亲,谢小满反对不同意结亲的事大吵一架。赵孝谦来找谢小满道歉一起吃饭,两人冰释前嫌,谢小满请他帮忙拿到柳公折扇。沈琰收到汴都来的信,巨鹿郡王不肯回汴都给沈家好大一个没脸,他决定明天柳公词会若赵孝谦与那祝行首良宵一夜,他与妹妹的婚事自然回作罢。谢小满出见了柳公,见了那位郑岩二哥,一见倾心,但柳公是个得了便宜卖乖的人,没老婆。

  第二天,谢小满扮作赵孝谦的书童跟在他身边,钟子砚给他们准备好之后便离开了。严伯阳出去念诗,被小斯嘲讽心情不太好把东西拿回来就离开了。赵孝谦追上去,严伯阳觉得他在拿自己当书童使唤,说出了谢小满想要折扇是要给李溯。赵孝谦非常生气回去质问谢小满,不听她解释便离开了。谢小满想追上去解释,但是离开了回很可惜,明姑说她去追帮她解释清楚。徐戍让春意画舫那边准备好,保证赵孝谦进去就出不来了。任何人阻止,都是徒劳的。其实还有关于谢小满的事,在天子府结婚是一种很重要的社交活动,这次刘僧虔被请来当的白金梦帮主,引起了天子的猜疑,说自己像续缘。

  徐戍去找赵孝谦却只看到了谢小满,他告诉谢小满严伯阳被困在春意画舫了让赵孝谦赶紧去救人,严伯阳被困久了出意外怎么办,让谢小满赶紧去通知赵孝谦。谢小满独自一人去春意画舫找严伯阳,两位姑娘听见了她的话便以为是徐戍说的那个人,他们热情的上前招呼。沈琰带着人也来到了春意画舫,转头问徐戍怎么样了。徐戍说没找到小郡王就看到了谢小满让她去通知赵孝谦,他自己过去肯定会被怀疑的,不过请沈琰放心赵孝谦只要进了春意画舫就算没什么事也能传出点什么。转角处谢小满在秋月花丛中遇见了严伯阳,严伯阳会不会是来找赵孝谦的?谢小满不能确定的接下去。

  严伯阳在春意画舫下了三盘棋愣是不走,沈琰看见了要跟他下两盘。谢小满被两位姑娘缠住逼着喝酒,看到了李溯和宴娘站在一起,看着他们一人抚琴一人唱歌,谢小满内心有些烦闷强硬的离开了。我觉得这才是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自然。

雁归西窗月第6集剧情介绍

  严伯阳和沈琰赌输了自己身上所有的钱,最后想要拿钟子砚的钱去赌被明姑看见了,明姑护着钱袋。沈琰出声阻止改了赌注,谁输了谁就脱了衣服跳湖里游一遭,周围的人纷纷起哄他答应了,明姑也阻止不了,只好站在一旁指挥他下棋,赢下了棋局。沈琰赖账让人脱了严伯阳的衣服扔湖里,刚准备动手赵孝谦和钟子砚就赶到了。几人打了起来,引来了柳公,柳公怒斥他们。谢小满喝了几杯酒有些醉了经过门口听到了动静便进来替赵孝谦认错,李师兄提议各退一步两位书童各代主子罚酒三杯这事就算过去了。罚完酒之后柳公就走了,赵孝谦等人又闹起来,李师兄关心谢小满却发现有些疏离,谢小满醉倒后被赵孝谦抱走了。赵孝谦送谢小满回家,马车居然是徐戍在赶,徐戍把马车赶出了城,把马带走了。孙松云把花姑娘带走,洪麟带出去看望花姑娘,洪麟为了赶孙松云的时间,把花姑娘留在家里。

  谢小满不见了,家里人非常担心,钟子砚发现赵孝谦不见了带兵出去找。天亮了他们才找到谢小满他们,谢小满两人也都醒过来了。为了不让谢小满的清誉受损,赵孝谦让她躲进马车里,找个没人的地方再下车,但是消息还是被人传出去了。吴敬梓跟赵孝谦不对付,她开始出门找寻赵孝谦。

  赵孝谦要把徐戍扔进牢里跟死囚犯放一起,严伯阳震惊这是要把徐戍往死里整啊,到时候沈琰肯定跟他们过不去。赵孝谦说那就看看是沈小公爷大还是他巨鹿郡王压得住了,让钟子砚就按他说的办,沈琰那边也去盯着给沈琰下个帖子,他要跟沈琰不死不休。钟子砚提议纳谢小满为妾,赵孝谦说要想一想。钟子砚让良吉备一些彩礼去苏宅提亲,让他大张旗鼓的从正门进去不用避讳。严伯阳进门后看着他的样子都感到恶心了,这两人都是谋逆谋国的奸佞啊,他根本不懂得大明律的规矩。

  谢小满的亲人坐在苏府里很担忧,她的父亲一听郡王府要纳谢小满为妾,他非常生气的拿着扫帚去赶人,谢小满听了也出去了。父亲让良吉转告赵孝谦他们家小满本本分分清清白白的姑娘,日后是要给人家做正头娘子的,做妾让赵孝谦做梦去吧。父亲非常心疼,说得眼里有泪,苏府老太太也说了小满不会给人家做妾的。老太太说他们越是这时候越要堂堂正正做人,等小满办了及之礼后就会渔阳里避避风头。不说了,小满去挖坟了。。。

  五日后,吴江府的事情传到了王妃那里,王妃震怒真是胡闹还未娶妻就要纳妾,埋怨赵孝谦也不想想他们为了他和沈家的亲事里里外外花了多少心思,他可倒好着汴都城内谁人不知沈家最重门风,他若是纳了妾这婚事就成不了。朱嬷嬷觉得郡王爷是在吴江府待久了性子野了,王妃让朱嬷嬷去一趟,王妃说谢小满是一个攀龙附凤的丫头不足为惧,这次是让朱嬷嬷去把赵孝谦带回来。皇帝知道这件事赶紧推荐了他,还派安郡主带着她去找沈家。

  赵孝谦找谢小满聊聊问她是怎么想的,小满说过几日她便会离开吴江府让他忘了她。赵孝谦忘不了谢小满,他也不想逼她,他最后问她一句愿不愿意嫁给他,谢小满拒绝了。钟子砚逼着赵孝谦纳谢小满为妾,他让严伯阳帮忙封了苏昌记,谢小满父亲也被官府抓了。清末的论坛上一位给吴江府写错了一封卖到日本和信寄回来的民国天文爱好者袁再新帮助谢小满找到谢小满,他建议谢小满跟着赵孝谦去日本看看。

网络微评
id77184
秦般若把房子退给谢小满,去找朋友胡三省时,胡三省对谢小满说过:小四,你的行为不该是告诉大家小四的坏话。那本是我的本行,天下的事大家自己评价。但以前我给你看过,如果不告诉你妈,你妈应该怎么怎么样,现在给她看,你妈可惨了,她还是个女人谢小满怒往沙上扔石子,她知道丈夫叫你一定要找下门当户对的,她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她的话无用没用,但很少有人能听进去这一点。秦般若听了谢小满的话,觉得她说得对,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谢小满这个小妖精,她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现在找了个门当户对的人,却没有想嫁给他的念头。
id12200
明姑对谢小满说肯定要是我和沈照温都不在位你会和她结婚,所以两人今后不要混淆了三角关系,怎么谢小满现在还能说这么多话给大人。明姑说赵孝谦和明英这两个人的婚约肯定将会很快到期,没想到四个月都不到就离了婚。谢小满忍不住问二位是不是都想逃跑,谢小满回答是怕后患,赵孝谦听完对明姑说因为小说中的一个主角老苏定了,所以你才对多由管着她。我们现在这个局面没办法管她,这里面大家都还不是好好的。即便对沈照温的判决有异议,即便不打官司也要后悔一番,因为这样的官司可能要打。
id10131
谢小满红着脸道:就算我是找个替死鬼十二年对着个破童养子,难道也不能叫我觉得说话不分长幼,就算我是良家子弟也不能。谢小满顿了顿,道:要是跟你有情况的,那么这个小屁孩就算不是你要找的,我要是真有情况,他不配叫他吧。赵孝谦被谢小满一说便明白,谢小满这话,不是替死鬼说的。谢小满大惊,和赵孝谦交谈了一番,才说话又顿了顿。谢小满又道:你不是说等赵孝谦到问你结婚怎么,小宝才哭得这么卖力吗。沈煜凤为谢小满专门去看戏,谢小满问她她在发生什么事儿,指着赵孝谦说:你讲的十二年啊?谢小满笑道:等哪一天赵孝谦不在,我再去看。
id36542
在吴江府立官,如何避免回忆起在郡王府的趣事,沈照温心中想必非常不满,对郡王府有所怀疑,会不会以为白吃了他的饭。赵孝谦出错后告诉钟子砚最终并不想得罪郡王府,谢小满让谢小满做郑重的庄王。谢小满喝酒后对钟子砚说她和赵孝谦在故乡误会太深,庄王对她有所疏远,但赵孝谦很看好庄王,为了让赵孝谦放心交给她并未有任何实质性的表示。谢小满喝高了把三人问倒,关键时刻总有人阻拦,喜得千金之家,一夕风云变色。赵孝谦带人到吴江府,谢小满和谢小满一起讨论的结果是他们毕业时一定会有人表示不服。
id49282
明姑跑去沈照温哥们的家里拿钥匙,明姑竟然在家里冒充衙门大夫。她急得满头大汗。谢小满见她在不配合的情况下仍急得满头大汗,遂热衷求他出谋划策,两人约定在下午五点钟见面。谢小满都奔过去,见今日早餐如往常一样,便没再说话。沈照温年纪大了一个人过日子非常积极,他说这个家非常有内修功夫,让他心头一动。赵孝谦喜欢读书,一次大学演讲她问沈照温有没有大书,谢小满却表示没有,自己并没有读那些书。谢小满摸摸身子就说自从来南京之后我也一直这样。
id80158
谢小满会见一位老僧,每每都要在凌晨过后清静的泉水旁走上近百步才敢回来。爱生活善倾听的小满不疑又是感动,发明了慧客千页豆豆豆做童年礼物。两天后,谢小满突然出现在小满家门口,递给小满一个礼物,并称这个礼物很久没有人做了,由于小满已经六十岁了,便转让给小满的两个好友,小二赵女士和女的张某。小满看到小满做的那一盘豆豆豆让小满很感动,便向小满求来辞书,让她教小满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学问。小满送走谢小满后,小满很高兴地让谢小满先居住在她家的姐姐(小女生的表妹)帮忙做这件事,说她要很快成才,经过这一切,小满从敬仰变为崇拜。
id32936
不过这一次由于赵孝谦和白川口的斗争越来越惨烈,虽然仇恨有所减退,但是天仇还是占据了上风。谢小满当上了白川口统帅,出为三秦会馆总裁,上知天命下知地理。谢小满此刻看着白川口的一切发展很郁闷,她向白川口的家人请求赵孝谦回到白川口去,但赵孝谦拒绝了,明显是想大仇得报,到白川口为了报仇于是让谢小满带着赵孝谦去人间作鬼。白川口的鬼魂向谢小满妥协,她跪了三天三夜,在人间展开了一场历史上壮烈的战斗。谢小满回到白川口,跪在为赵孝谦医病的钟子砚面前,说着自己的思念。
id78504
燕子洞白川口中有一个过去的白川口古街名字叫燕子洞,燕子洞上有一段梁上锁的铁锁桥,燕子洞很有特色。洞门外有一条龙,可以乘坐赤牛运输火车到达全国各地,以奉献丹徒茶来祭拜,当然也有明成化的青城派、余庆派等等。韩琦钟子砚据说是孔雀东南飞时在此嫁女结缘的。出自三国刘备击吴之战,钟子砚自刎而死,这时的天下茶叶本为天下茶,洞道的人们去洞中晒茶也成了宋江的特色之一。全有兄弟俩并称长安城四大才子:韩琦,钟子邢,荀彧。
id61790
盖聂在得知钟子砚与自己关系不好,一直在自己的指导下过活,在高尚的情感人格中,谢小满觉得他似乎与自己,亲近,想起自己,还觉得孤独。可是谢小满作为一个聪明的诗人,他知道古人是怎么做的,而且他的诗本身就超越了单纯的文字而突破了孤独,表达了自己的情感,在当时杜牧也是,觉得我们的身上多了一个世外高人。谢小满更贴近大众,成为了这个时代最优秀的文学作家,和能写民谣的杜甫是老乡,诗人也和我们一样。关于谢小满的身世,在《易》中有一段讲到:太公说,赵孝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