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坝一家人剧情介绍

19-24集

阿坝一家人第19集剧情介绍

  杨耀州鞋子里还垫着依娜亲手绣的鞋垫,他不肯吃东西,埋头写喜帖,说还要挨家挨户送喜帖。杨父作为副州长,不得不去主持大局。康初来电话说晓龙的孩子和妻子遇难了,杨母让杨父要是去卧龙记得看看晓龙。杨丽州又打电话来,让杨父帮忙找找李同在哪里,他们的路段塌房了杨丽州联系不上李同。听到这个消息,杨父和杨母都很着急,这时杨建州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杨格没了。小芳见自己的儿子也在家里。

  杨耀州行尸走肉一般回到旅游局开会,因为地震,很多同事都受了伤,也有人永远都回不来了。郝局长说这段时间是大家最关键的时刻,既然忘不了悲伤,索性牢记这悲伤,把悲痛化为前进的力量,也要牢记他们的责任。杨耀州萎靡不振,这次地震给全州造成了严重的损失,郝局长说这是杨耀州第一次经历人的生死应该多给他一点时间。但杨父却看得到有多少基层干部为了阿坝州丧生,杨耀州又有什么理由颓废下去。地震到底有多大,一个都不能看,哈哈。

  杨母很担心杨耀州,但这个坎只有他自己能迈过去,她相信杨耀州可以走出来,他是生长在阿坝州天空下的雄鹰,他还有父母,还有哥哥姐姐,那么多的人都爱着他,依娜也在天上看着他。杨母打算去一趟四姑娘山,为地震中的遇难者祈福,让杨耀州陪她去一趟。杨母带着杨耀州来到四姑娘山,祈福散心,他们幸运地看到了幺姑娘,杨耀州有些颓废,他们傻呵呵地修路建学校,可老天爷轻轻动下手指头,他们所有的努力就都毁了。但杨母不这么认为,这么多年杨父经历了这么多苦难就是不认输,人的生命短暂,活着的人应该为死去的亲人好好活着。杨耀州如拨云见雾一般,明白了杨母带他来的良苦用心。天亮,杨母原路返回了。杨耀州就这样出现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面前,他年纪不小了,对白马藏族的印象还停留在八岁吧,大家都不想其记忆太过于破烂,这次他们同人抬轿的戏码不如在北京,普通人家,演得动听,让人耳目一新。

  杨父看到杨耀州颓废的样子心疼又心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失去了爱人,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痛苦。这次地震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但这就是现实,杨父希望杨耀州越是这个时候越要把大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他不能选择退缩,更不能一直沉沦下去。在这个关键时刻,谁扰乱军心扰乱了抗震救灾,他就是罪人!依娜走了,但他也不希望杨耀州这么继续下去。一天之内,杨父失去了一个孙子,一个儿媳妇,一个女婿下落不明,他又何尝不难过,他本以为杨耀州能在背后撑他一把,可惜还是他看错了。当年,陈老把自己托付给杨耀州,只为把杨耀州带出阴霾,换来杨耀州当上了高位。

  杨丽州带着李晓飞买完菜回家,李晓飞嚷嚷着要吃薯片,杨丽州情绪崩溃时,李同灰头土脸地回来了。看到李同的那一刻,杨丽州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下了。李同和杨丽州来给杨父报平安,李同说因为塌房有几位同事遇难了,他想去遇难同事家看一看。吃过饭后,李同特意安慰了杨建州。杨丽州问李晓飞:像你这样的科室主任,李晓飞一定不会排斥。

  杨耀州看到李同平安回来很开心,李同也听说了依娜的事情,杨耀州说离开的人只要把她放进心里,她就永远活着。李同要设计新的公路,既然谁都算不准地震什么时候来,那就去面对它。李同拉着杨耀州说他决定因地制宜,设计隧道,杨耀州很认可。很多东西,只能是等着,经历很多很多的困难,才会发现,不是你一个人就能消化的。

阿坝一家人第20集剧情介绍

  杨耀州精神抖擞地回到了旅游局,郝局长见状便放心了很多。杨耀州看了多吉彭措和罗宏基做出来的措施,这段时间多亏他们帮自己顶着,不然工作进度又拖延,杨耀州把他们看成自己的左膀右臂。杨耀州建议把羌寨放在修复首批名单,他打算去实地调研一下,郝局长表示支持他。羌寨百姓被安置在安全的地方,依娜的妈妈孤孤单单地坐在帐篷里发呆,杨耀州来见她,并叫了她一声妈,毕竟她答应过依娜要好好照顾她。依娜妈妈因为依娜的离世悲痛不已,杨耀州也是,但依娜曾说希望羌寨变人都想来的地方,还想给妈妈开一个饭馆,这些愿望他们一定都会实现的。杨耀州同时安排亲子活动,大家努力地向着希望做出大贡献的羌寨学习。

  下雨了,村民们很是慌乱,追着杨耀州问他们以后该怎么办。杨耀州连忙表示地震刚刚过去,房子有风险,党和政府会帮他们评估受损情况,重建家园,熬过这段苦日子,他们的日子一定会越过越好的!小娟来家里了,见到杨母便跪下说是她害死了杨格,杨母连忙把她扶起来,杨格的死不怨任何人,作为母亲她想让孩子有好的前程也没什么,何况杨格没了小娟比他们更难受。杨母说,杨家的大门永远向小娟敞开,她让小娟住在杨丽州房间,可小娟觉得自己没脸见杨父。小娟去招待所住了,杨建州来给她送饭菜,都是小娟喜欢吃的菜。小娟因为过去发生的事情很懊恼,也学会了珍惜眼前的幸福,她突然抱住杨建州道歉,她以为自己是为了杨格好,没想到她却害了他。杨建州说,自己现在不再往前走了,一切都过去了,以后要让小娟恢复自信,每天好好学习。

  杨建州回到家见杨父还没睡,杨建州明天要汇报灾后景区重建方案,他想从木格梁子出发带动全州会议重建,杨父很期待他的方案。次日,郝局长开会,杨父担任重建组长,郝局长担任副组长,杨建州的方案也获得了肯定,只是州里的财政捉襟见肘。对口支援的兄弟省份明天就会来考察,希望杨耀州和他们在一起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功效。那么杨建州会跟着谁走,选举会在谁会场举行?带着这些疑问,记者采访了杨建州。

  杨父当年没有和杨建州小娟说一声就让他们下岗了,其实心里也很愧疚,趁着小娟回来了杨父说了自己的想法,希望他们原谅自己,也欢迎小娟回到杨家。小娟以前觉得杨建州在家没什么存在感,连带着杨父他们也不在乎她,没想到杨父一直都想着他们,是她太自私了,也很感谢杨父杨母能够重新接纳她。次日,杨耀州去接对口支援的团队,没想到夏柔也来了,还是以博士的身份加入了专家团队。夏柔是见过阿坝州在地震之前的样子,地震后她第一时间给杨耀州打了电话,但都没有打通,后来给家里打电话听到杨母说他平安无事才放心,那两天她明天都守在电视面前看地震的新闻,不管她身在何处,在面临灾难时中国人始终是心连心的。她刚到杨家时的情况基本和现在差不多,但在杨耀州回来之后,反而觉得前两天看得到他,才觉得像最近才看到的。

  杨耀州连忙给杨母打电话问她夏柔是不是在地震后打过电话,杨母有些没办法面对夏柔,杨耀州告诉她夏柔来参加灾后重建的团队了。六年前夏柔第一次来阿坝州,看到这里的美景也很激动。前两年夏父说夏柔在国外找了一个男朋友,不过夏柔和他去年分手了,不是她太挑剔,实在是观念上有太大的分歧。夏柔问起杨耀州,杨耀州没来得及答话就被打断了。夏柔的导师催她赶快回去,担心她影响自己的发展。杨耀州第一次来到贝加尔湖畔的地震灾区地震灾区,是中国第一支关押核武人员的震后救援队,也是世界上第一支人道救援队。

  吴平等人带专家来到木格梁子,他没想到这么多年夏柔还能回来。好好的寨子成了现在的样子,其实吴平特别心疼。老巴叔见到夏柔很开心,他家里的受损情况不是很严重,杨耀州说夏柔是专家,就是来帮他们重建房子的,让他不用担心。老巴叔想了想,突然说先不修了,杨耀州和夏柔很纳闷。老巴叔不想修房子,虽然儿子儿媳妇在外面打工挣了点钱,可年头他把房子修过一次了,那些专家修房子得多贵,他想着弄点木板木桩自己修,吴平也很无奈。吴平只好回去。夏柔一家子人很听话,吴平用他带来的黄花梨调的灯泡和浴霸,一个月工资就这样回来了。

  杨耀州给夏柔拿来旅游局规划科的建议,希望对夏柔有帮助。夏柔给依娜带了些东西,正找她家帐篷时老巴叔告诉她,依娜在地震时为了救孩子们走了。夏柔抹了抹眼泪,来到依娜妈妈帐篷前。依娜妈妈提起依娜哭得很伤心,夏柔也同样心疼,她早已经把依娜当成了妹妹,更是直接跪在依娜妈妈面前说,虽然依娜走了,但她会替依娜照顾她,给她养老送终。夏柔连着叫了好几声妈妈,依娜妈妈抱着她流泪。3月16日,3月18日3月18日,3月18日3月18日,相隔了许久,3月17日,杨耀州、夏柔两位代表接受了《瞭望东方周刊》采访。

阿坝一家人第21集剧情介绍

  杨耀州拿着一颗苹果来到依娜墓前,夏柔也来了,在她墓前放了一束花。夏柔告诉依娜,她会代替依娜照顾孝敬她妈妈。杨耀州想告诉夏柔自己和依娜的事情,没想到夏柔已经知道了,这次她会尽自己所能为羌寨建设一个更舒适的家,不让依娜的悲剧再次发生。回去的路上,杨耀州坐到夏柔面前认为应该听听百姓的意见,但夏柔很自信,设计方案的时候也会把杨耀州的想法柔和进去。夏柔的设计方案获得了专家团队的一致认可,但他们的方案和旅游局相差很大,杨耀州决定去找他们谈一谈。大家都觉得杨耀州的设计更加贴近羌寨,比较准确一些。

  杨耀州说他们没办法执行夏柔的方案,把房屋推倒重建,但夏柔认为羌寨的生活条件根本不宜居,杨耀州认为她太不了解羌寨了,木格梁子羌寨有两千年历史,大部分的房子都经受了考验,这也是州里和老百姓的意见,但夏柔坚持要除旧革新。杨耀州没有急于下结论,希望他们再好好想一想。夏柔来找杨耀州打算从头到尾地说一说自己的方案,杨耀州却提起了他从羌寨卖苹果的事情,运输成本实在是太高了,阿坝州的旅游规划也不可能改成托斯卡纳风的欧洲风格。重建工作要和阿坝州全域旅游相匹配,也要保证民族特色。夏柔最终妥协,打算听一听杨建州的想法。杨耀州告诉杨耀州,他们的方案既没有存在分歧,也不存在攻击,从理论上来说,羌寨不可能因为夏柔这个人才而被砍除。

  夏柔拒绝了国外建筑事务所的面试,留下来没日没夜地忙方案,做完了便急着要杨耀州的反馈。这次的方案杨耀州没有意见,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提交方案了。羌寨百姓在帐篷里逐渐没了信心,老巴叔带头自己修房子,瓦拉拦都拦不住。夏柔担心自己的方案被否定,杨耀州安慰她就算领导们有意见,他们一起修改就好了。唐听完杨耀州和夏柔的方案,认为修复方案可以执行,但重建要等州里财政起来。当年的问题又来了,又是钱的问题,杨耀州也很头疼,他打算回趟羌寨,给乡亲们一个交代。高楼林立间,当地妇女热火朝天地练习着枪法,阿囊是这些坚强的农妇。

  杨父大晚上还在忙工作,他担心杨耀州是因为依娜,才想把木格梁子建起来的。杨耀州和夏柔见到乡亲们各自修起了房子有些失落,夏柔的脸色更是难看,她不理解大家为什么要这么做。吴平请他们到家里讲述了来龙去脉,帐篷条件实在是太差了,杨耀州更是一走一个月,大家总不能在帐篷里等他们消息吧。吴平想带头把重建的设施拆掉,吴大嫂强烈反对,吴平表明态度寨子里不管是谁家,重建的设施都要重修,他相信杨耀州。夏柔没办法兼顾,不然只会变得不伦不类。大家都很是烦恼。夏柔向杨父说明了来龙去脉,大家都很热心,完全不顾杨耀州的感受。

  老巴叔见杨耀州和夏柔回来了,让他们来家里吃饭,顺便看看新修好的房子,夏柔忍不住了,老巴叔这属于私搭乱建,他连招呼都不打一个把房子建成了这样。夏柔情绪越来越激动,老巴叔必须要把新建的部分拆掉,不然她没办法重建,老巴叔态度也很强硬,坚决不肯答应自己的房子被拆掉。晚上,夏柔给文物局打了电话。次日,吴平便接到电话说夏柔给文物局汇报了老巴叔家的事情,让村委会督促重建,杨耀州说这件事包在他身上了。吴平希望杨耀州理解乡亲们,也很想知道羌寨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到当地的局报案,并详细查看了火烧的房子。

  老巴叔觉得夏柔告状有些忘恩负义,夏柔很委屈,老巴叔对她的好她时时刻刻都记在心里,但是私搭乱建这件事情老巴叔如果不拆,一定会后悔一辈子的。杨耀州连忙从中调和替夏柔说话,如果夏柔设计的方案实现了,羌寨该有多漂亮啊。瓦拉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说吴平和吴大嫂吵起来了。吴平坚持听杨耀州的话,但吴大嫂因为他的腿伤才四处借钱修好了这房子。吴平也很伤心,他知道吴大嫂的良苦用心,但今天他必须带头把房子拆了,不然大家都不会拆的。村民们不明白,他们修的都是自家的房子,究竟碍着谁了。吴平苦口婆心地劝说,他们不能补好自己的小家而不顾大家,他们有责任给游客一个原汁原味的羌寨。赶来参加这个会的人都面面相觑,纷纷在看对方的脸色。

  吴平带头当众把自家私搭乱建的地方拆了,但老巴叔还是不愿意,杨耀州给他们看了夏柔的设计图纸,这是他们修复以后的木格梁子羌寨,有新平台,新广场。为这些古建筑平清理排障,那是一次非常好的回顾,那里的地基之沉稳,以至于经常看到关于地基沉稳和回迁时侯的理解的论述。

阿坝一家人第22集剧情介绍

    杨耀州和夏柔给吴平、老巴叔看了他们的规划图,这次先修复后扩建,是为了让大家生活在更舒适的环境里,还会新建仿羌寨建筑,以后的游客会越来越多的。但目前私搭乱建的部分大家不愿意拆,杨耀州说他们只能考虑去其他寨子推广这个方案,木格梁子刚起来的旅游业就要倒退了。老巴叔动摇了,但是担心修建房子要钱,他儿子和儿媳妇出去打工也难,他为了修房子把家底也拿出来了,还背了一身债。夏柔说国家有帮扶政策和优惠贷款政策,党和政府会全力帮助我们。

  老巴叔的事情搞定了,杨耀州心里的大石头也落地了,夏柔明白老巴叔只是一时不服气,这件事情她也有责任,不应该一个电话打到文物局去。资金还没有,杨耀州决定去招商会试一试。杨父觉得杨耀州是因为私情才去特别照顾木格梁子的,郝局长却觉得他的感情用事用对地方,招商会有很多人想给他投资,但听说杨耀州一家都没有接受,他想通过成立旅游合作社的形式让老百姓入股,带动大家致富,杨耀州心里想的是老百姓,想的是阿坝州。他自己担保借钱的主意没有出路,他的虚假和里程碑也一样,现在杨耀州看不上他的钱了,他全家都没有什么钱。

  有人说地震后阿坝州的旅游业会下跌,杨父问杨耀州是怎么看的。杨耀州承认他至今都没有忘记依娜,但羌寨是阿坝州规划不可缺少的一部分,阿坝州的人是不会被击垮的。杨父听完很欣慰,是他误会了杨耀州。至于资金问题,杨耀州想要自助招商,杨父表示相信他,并且鼓励他,努力一定会有收获,不过,全国各地都会支援阿坝州的,杨耀州很开心。至于抗震,杨父不予置评,大家拭目以待。

  灾后重建工作展开,全国各地支援灾区,帮助大家重建美好家园。老巴叔向夏柔道了歉罚了酒,他做梦都没想到夏柔把羌寨的房子建设的这么漂亮,从今以后夏柔和杨耀州一样是他也是木格梁子的恩人了。杨建州和小娟打算重新开张了,并且把复婚的消息告诉了杨母,杨母开心极了。吃饭时,杨耀州还忙着工作,一个接一个的电话打来,杨母很无语,没想到杨耀州现在比杨父还忙。夏柔道午餐不吃,杨建州就在店里抱团,本想着杨建州向夏柔道歉,可是这么多年来无论夏滋是不是也曾经提过自己的牛羊肉什么的,但是却不怎么理杨建州。

  杨耀州和夏柔投身于羌寨建设中,2009年,新羌寨建成。杨耀州和夏柔看到焕然一新的木格梁子都很自豪,这两年夏柔打造了杉木岗藏寨,已经是阿坝州的名人了。老巴叔说杨耀州和夏柔如果不来就坚决不开门,二人这才会在这里遇到。老巴叔看到重新复原的房子内心喜悦溢于言表,感叹国家政策好。后天就是新羌寨开门喜迎游客的日子,杨耀州和老巴叔一起升起了一面国旗,家家户户也都升起了国旗。吴平向杨耀州和夏柔表示了感谢,如果没有他们,羌寨也不会有现在的发展。杨耀州也很感谢大家,是她们让他看到自己在阿坝州工作有多么荣耀,他会带领大家一起致富。陈勇刚刚经历了寨子里震撼人心的战斗,他被震撼了,连声感谢:这才是真正的中队,这才是真正的人民军队。

  夏柔问杨耀州具体要怎么改变旅游方式,杨耀州认为必须要利用羌族文化,最理解的当然是羌族百姓。吴大嫂说家里收拾好了,吴平非说不行,让杨耀州和夏柔来看看。吴平把羌族衣服都摆了出来,想让吴大嫂把羌族衣服穿上展示给游客,但吴大嫂想去卖苹果,所以才会把衣服摆出来的。瓦拉和依娜妈妈家都准备了很多,夏柔一直都很照顾依娜妈妈,还给饭店做推广,依娜妈妈很感谢她,杨耀州也是。看着眼前美好的一切,杨耀州有些失落,夏柔明白他在想依娜,多照顾依娜妈妈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了。杨耀州说起依娜以前担心他做着千篇一律的工作会无聊,但杨耀州明白他要做的事情有很多,可能一生都不够用。夏柔曾经也很笃定自己的未来,这两年反而有些犹豫了,国内处于高速发展阶段,可她的导师却一直在催她回去,希望她站在世界的舞台上。一如他担心的那样,阿巴这次旅行非常大胆,她发现自己旅行中认识的两个小伙伴都有着不同的发展。

  村民们准备明天迎接游客,杨耀州挨家挨户地看了看,给大家提出了一些建议。夏柔做出了一次重要的选择,心里觉得十分轻松,她打算留在国内发展。杨耀州明白夏柔的心情,这也是他当年拒绝夏柔的理由,但夏柔认为他刚才说的好意,反而会给她带来负担。不过今天能把这件事坦诚说开也挺好的,至少夏柔理解杨耀州的苦心。次日,木格梁子迎来了全新的一天,第一批游客来到了羌寨,为这里带来全新的希望。今天也是羌历新年,夏柔表示她也应该感谢杨耀州,如果不是他她不会走出自己的小天地,设计出崭新的羌寨。全新藏寨模型展示了羌寨的大体模型,展示了羌寨的发展历程,主体分为四个部分:寨门、横梁、碉楼和碉楼群。

阿坝一家人第23集剧情介绍

  杨耀州说阿坝州决定推广夏柔的方案,相信不久后受灾的寨子都会以崭新的面貌重生,吴平把州政府把木格梁子作为模范师范的奖状送给了夏柔,还有一份乡亲们给她的礼物。乡政府给夏柔下了聘书,希望她做个演讲给其他寨子做个参考,夏柔表示会尽力而为。夏柔说如果杨卫州在天之灵能看到一定会很欣慰,老巴叔已经和她说了,杨耀州是因为杨卫州的牺牲才会坚定的留在阿坝州,而她还以为杨耀州只是不爱自己了。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一个人,唐甘国,是陕西籍的会计,虽然从事的不是事务所,但他的脚踏实地、仁德给了我们启迪。

  电视上正在报道新羌寨,杨父和杨母看到杨耀州的成果很开心,杨建州和小娟来了,告诉了父母小娟怀孕的消息。夏柔睡不着出来散步,看见杨耀州房间的灯亮着便来找他,江苏和四川建筑院希望她去工作,夏柔还在犹豫,江苏是她的老家,但她觉得四川可能更需要自己,所以想要听听杨耀州的意见。杨耀州说夏柔为阿坝州做得已经够多了,他没有任何理由再要求夏柔留在四川。夏柔难掩失落,认为杨耀州用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搪塞她。杨耀州父亲和母亲在电话中都说没有离婚,但她却深信不疑,给夏柔洗脑。

  夏父和夏母见到羌寨重建的新闻很开心,打算去阿坝州看看夏柔的作品,让她到成都和他们汇合。杨耀州送夏柔去成都,却接到电话说依娜妈妈不太舒服让他回去看看,夏柔让他回去,她自己去车站可以的。依娜妈妈在餐馆干活的时候晕倒了,杨耀州很担心,让她以后别去饭店了,但依娜妈妈觉得羌寨忙得热火朝天的,她也不能闲着,而且杨耀州一直往自己这儿跑她也有些担忧,让他去做自己的工作就好,杨耀州能叫她一声妈,她已经非常满足了。依娜妈妈说他们不能活在过去,杨耀州应该去过新的生活。杨耀州回到甘孜州继续在搞新的工作,担任新的工程师。

  夏父和夏母决定在成都买房子养老,也很支持夏柔在成都工作,夏柔说她还需要再考虑考虑。次日,夏柔陪父母在周边玩乐,夏母提出在马尔康住一晚,明天再到红原。夏柔明白他们在想什么,表示她和杨耀州都有要忙的事情,不想去打扰他。路上,杨耀州打电话来邀请夏父和夏母一起吃饭,夏柔急急忙忙地拒绝,没想到夏母抢先一步答应了。杨耀州定了一家最地道的大排档和夏柔一家吃饭,说起木格梁子羌寨。夏父和夏母支开夏柔,和杨耀州谈了一次话,当初杨耀州和夏柔分手夏母一开始很生气,但后来也逐渐想开了,夏柔从来没有放下过杨耀州。杨耀州告诉他们自己和依娜的事情,他还没有完全放下依娜,暂时不想考虑这件事情。夏父和夏母有些尴尬,但也理解。杨耀州说,每次下雨杨耀州都在成都帮他遮雨,雨水很大,很晒,太晒了,还穿着布衣。

  杨建州做了一桌子好菜和家人一起吃饭,杨耀州因为在州里开会姗姗来迟,他已经调整为旅游局副局长,还要去红原挂职两年当副县长。红原是草地,条件艰苦,和杨耀州之前的工作环境不太一样,但他已经做好了准备。杨父主动敬了杨父一杯,说他辛苦了,原来杨父正式卸任副州长,退休了。明天杨耀州要出发了,杨父嘱咐他到了红原要多为百姓做事,现在他肩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杨耀州希望杨父给他一些建议,杨父说他应该真情实感地去和当地牧民交朋友,从零开始。红原风景区和杨耀州的公园是一个地方,杨耀州刚上任,就办了一个感人的公益短跑活动,希望更多的人能够多关注红原,让更多的人感受红原的文化和气息。

  次日,杨耀州骑着摩托赶往红原,看到一辆车兴奋地冲向草原惊动了牦牛,杨耀州急忙大声制止,但车上的人完全没有听到一样还在兴奋地欢呼。杨耀州骑着摩托帮牧民赶牛,牧民因为那些人惊动了自己的牛很生气,挥舞着鞭子把他们赶走了,转过头还说杨耀州不应该自作多情,牛受了惊会攻击他的。不过牧民还是很感谢杨耀州的,非要拉着他喝酒,聊天时,杨耀州得知现在牦牛不怎么值钱了,乡政府还不允许放牛了。杨耀州用藏语和对方交谈,得知他的名字叫桑吉。赵乡长赵琴来接杨耀州。赵琴说目前不是旅游的问题,而是如何说服牧民们定居的问题,她觉得杨耀州来挂职做好牧民定居的事情已经很好了,至于旅游的事情还没影呢。杨耀州来这里还要和困难户结对子,赵琴说这里反对定居还是困难户的刺头只有一家。杨耀州带着牧民去找杨国华,开玩笑要求杨耀州不要找借口不帮她什么忙,因为她看过杨耀州来乡政府的照片,确实乡政府的人在她接任乡政府工作后仍然正常工作。

阿坝一家人第24集剧情介绍

  赵琴和杨耀州在帐篷外等待,阿妈拉要起身回去,赵琴连忙去扶,阿妈拉却推开了他。杨耀州扶着阿妈拉回去,说现在有红外线取暖仪可以在晚上晒太阳。阿妈拉的儿子就是桑吉,他回来看到杨耀州和赵琴在一起懒得理会,得知他是副县长觉得他和赵琴是一伙的,也不肯去定居。杨耀州耐心和他沟通,但桑吉从小和爷爷父亲一起放牧,阿妈拉还要晒太阳。杨耀州说有红外线取暖仪,不过需要有电才能用,桑吉却觉得他相用这个逼他去定居点。赵琴和杨耀州说桑吉脾气倔不肯听劝,到现在也没有对象,桑吉很生气地把他们赶走了。赵琴劝杨耀州别费劲了,杨耀州却执意要和桑吉结对子。赵琴说明天要在定居点开会,明天的内容很重要,桑吉死活不肯去,还埋怨赵琴让他吃了不少亏。桑吉还不容易才答应去开会,赵琴脸都气绿了。赵琴和桑吉也回到帐篷里继续和桑吉斗法,但桑吉从小娇生惯养,不听劝。

    次日,赵琴和杨耀州召集乡亲们开会,杨耀州说话桑吉总是和他唱反调,杨耀州表示月牙湾美景的价值不是卖几头牛换回来的,他建议大家把牦牛价钱搞上去,草原上的环境也好了,也可以开饭馆民宿,只要大家答应定居,可以给大家修房款。杨耀州耐心讲道理,说县里已经批准月牙湾成为禁牧区域,希望大家不要去放牧,桑吉带头闹事带大家离开,杨耀州急得立了军令状,只要大家愿意签定居协议并且按照他们说的做两年后收入翻一番,如果没有的话他自掏腰包给大家赔钱。乡亲们被杨耀州的话打动了,终于有人带头签了居民协议。赵琴有些替杨耀州担心,要是两年后他们的收入没有翻番该怎么办,不过杨耀州对未来很有信心。

  杨耀州不明白桑吉为什么对他们干部有这么大的意见,桑吉一开始不愿意说,然后拉着他跑到一旁说三年前赵琴来到瓦麦香工作很积极,要带他们致富,桑吉就贷款买了十几头牦牛,但是那年他都抢不到草原放牧了,后来定点放牧桑吉因为阿妈拉的关系很不方便,第二年草原遇到了大雪灾,赵琴没和他说家里的牛一大半被冻死了。赵琴听到这些话很委屈,雪灾来临前她一家一户的通知,桑吉不在指定地点放牧她该怎么通知,后来她更是把大半年工资都赔给了桑吉。桑吉却和赵琴误会重重,横竖都是他有理,也不相信他们是不是全心全意为他们着想,何况他们连骑马都不会。杨耀州和桑吉商量,只要他会骑马定居的事情就可以商量,他在最野的马匹上待了一分钟,最后直接摔了下来,桑吉这才答应来定居点住一天。我读过一本中医书籍,书名是肾经,有一章讲到肾主骨。

  桑吉拉着阿妈拉去定居点住一天,还埋怨杨耀州比赵琴狡猾,说下次要和他赌马术。路上,二人遇到了来旅游的夏柔,夏柔还帮桑吉母子拍了合影。夏柔感叹这里风景好是放牧的天堂,桑吉埋怨新来的杨耀州狡猾,夏柔一听就知道这个人是杨耀州。桑吉听说夏柔认识杨耀州,拜托她帮忙和杨耀州说说话,他们牧民真的不喜欢定居。杨耀州带着夏柔去了定居点,杨耀州正在搭帐篷给弄塌了,夏柔见状大笑。夏柔看到杨耀州有点脱胎换骨的意思,她回到省设计院还没什么新项目,所以来这里采风,顺便看看杨耀州的工作怎么样了。桑吉在夏柔家坐下,坐姿像极了某建筑师,可是夏柔家的装修还是开了挂一样,夏天很热,桑吉怕桑吉不知道这里的风景如何。

  桑吉在定居点郁闷,还说他在草原上的马术水平是数一数二的,拉珍很感兴趣希望他给自己表演马术,桑吉让拉珍帮自己属牛就给她表演。阿妈拉自责自己的腿拖累了桑吉,他那么喜欢骑马却不能出去表演了,阿妈拉很喜欢拉珍,也看得出拉珍对桑吉有意思,桑吉却没放在心上。拉珍数完了牛,桑吉反而反悔不表演了。夏柔和杨耀州在远处看风景,桑吉以为杨耀州想用美人计让他定居,杨耀州很无语。赵琴听说夏柔是做建筑设计的,所以邀请她帮忙研究一下这里的牧民新村设计,夏柔答应了。赵琴拿出一幅作品让赵琴看一看。

  不过夏柔并不赞同牧民定居的计划,牧民从来都是自由自在,禁牧对于牧民来说也很离谱,他们做的事情强行改变了牧民的生活方式,她认为这个计划不应该存在。杨耀州认为夏柔对这边不熟悉,她应该走入牧民的生活。夏柔和杨耀州再次起了争执,杨耀州说他在阿坝州工作了十几年,他很了解牧民的生活。杨耀州让夏柔回乡政府等他,赵琴看得出来夏柔不支持他们做牧民新村叹了口气。杨耀州可能是觉得赵琴对这边也不熟悉,也不好意思说出口。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