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相思 第二季剧情介绍

1-6集

长相思 第二季第1集剧情介绍

  在紫金宫的大明殿中,玱玹与小夭共饮佳酿,庆祝玱玹登基成为西炎王。在这欢庆的时刻,小夭将玱玹昨夜赠予的若木花归还给他。她知晓这朵花的特殊意义,它是四叔母生前留给玱玹的,意在让他将花赠给真正心爱的人。小夭谦虚地表示,自己不敢收下这份情意。玱玹心中暗自叹息,他的心意已决,这朵花正是送给了他的挚爱。然而,小夭并未理解这层含义,她一直把玱玹当作亲兄长,对他的爱恋浑然不觉。玱玹未能明言,只是深表感激,而小夭则认为他们如同一体,无需言谢。

  馨悦对玱玹情有独钟,她是无可争议的王后人选,但她的爱意似乎并未得到玱玹的回应。她写信给玱玹,连续七天都杳无音信,心中不免忐忑不安。与此同时,她耳闻宫中婢女私语,议论王后宝座的归属尚未定论。馨悦的丫鬟见状,严厉训斥了这些婢女,她为自己的小姐担忧,因为玱玹对馨悦的态度越发冷淡,而皓翎忆则时常围绕在玱玹的身边,令馨悦深感不安。

  玱玹即位后,虽然留在中原,但西炎城乃真正的都城。大臣们纷纷建议迁都,议论纷纭,意见不一。玱玹认为迁都事关重大,需要慎重考虑。朝会结束后,曋淑惠在宫中准备了丰盛的宴席,邀请玱玹共进晚餐。然而,得知馨悦也在场,玱玹以政务繁忙为由,婉拒了这一邀请。馨悦得知此事后,心情大为低落。

  玱玹前往祖父的宫门外,见到皓翎忆和小夭正在与外公愉快地下棋,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这种幸福感,是他守护天下的意义所在。玱玹向祖父透露,打算纳商羊氏的女子为妃,此言一出,皓翎忆心中失落,而小夭则支持哥哥的决定。皓翎忆醉酒后,向祖父吐露心声,表达了对玱玹的深情,希望得到祖父的帮助。祖父答应了她,皓翎忆因此感到欣慰。

  五王等人反对迁都,希望老西炎王能出面支持他们。然而老西炎王以身体不适为由,婉拒了他们的请求。为了安抚不愿迁都的西炎族人,玱玹决定娶商羊氏的女子为妃。馨悦得知这一消息后,感到既伤心又愤怒,她决定从小夭身上下手。于是,她邀请小夭和皓翎忆一同外出游玩。在游玩过程中,小夭不慎将甘松香撒到地上,涂山璟见状前去帮忙,表示可以重新装一份,但小夭婉拒了。

  小夭心情沉重,独自一人前往赌场寻找慰藉。涂山璟在一旁暗中观察,不敢显露身形。此时,相柳也来到了赌场,他向小夭提出挑战,赌局的输家需回答赢家一个问题。首局小夭败下阵来,相柳询问她心中所爱之人,小夭巧妙地回避了这一问题。第二局,小夭扭转乾坤,胜出后她反问相柳,若再有机会选择,他是否还会走同一条路。相柳坚定地回答,他会,因为这条路上他遇到了重要的人。小夭误以为他指的是义父,感到失望,便匆匆离开。相柳追上前,口是心非地恭喜小夭订婚,小夭心中满是失落,她告诉相柳,一旦成婚,便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为他制药,她还想解除两人之间的蛊。相柳心中苦涩,但仍然答应了小夭的请求。

长相思 第二季第2集剧情介绍

  在玱玹的亲自下厨的盛宴上,他为大臣们烹饪了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西炎菜肴,饭桌之上,他真挚地阐述了自己决定迁都的理由。大臣们被他的真诚所打动,原本坚定的立场开始动摇,他们开始支持玱玹的决定。五王听到这个消息,决定采取最后的抵抗,他希望能够联合那些不同意迁都的老西炎族,回到西炎,自立为王。

  相柳对小夭承诺解除她身上的蛊虫,但他提出一个条件,希望能和她共进一顿饭。小夭答应了他的请求,然而,他们刚坐下,就遇见了涂山璟和离戎昶。离戎昶一坐下,便开始了他的说教,他希望皓翎玖瑶能够放下对防风邶的执念,转而考虑他的兄弟涂山璟。然而,皓翎玖瑶对离戎昶贬低相柳的言辞感到十分不满,她毅然打断了他的话,并坦言自己已经与赤水丰隆订下了婚约。

  听到这个消息,离戎昶恍然大悟,原来她竟是身份尊贵的皓翎王姬,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陷入了沉默。这时,一旁的老伯突然唱起了一首悠扬的民谣,歌声中充满了对赤宸的怀念与敬仰。离戎昶见状,连忙出言阻止,生怕这歌声会勾起什么不愉快的回忆。然而,皓翎玖瑶却表示,自己出了这个门就会将这一切忘怀。她不愿再纠缠于过去的恩怨,只想珍惜眼前的人。

  随后,她与相柳一同离去。相柳告诉她,那位老伯其实是离戎昶的大伯,曾是赤宸麾下的英勇将军,他的胳膊就是在那场激烈的冀州之战中失去的。皓翎玖瑶听后,心中不禁涌起一股复杂的情感。她深知历史的沉重与战争的残酷,也明白老伯心中的苦楚。她叮嘱相柳要小心行事,不要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而相柳则温柔地回应她,让她也多关心关心自己,不要总是为别人操心。

  两人相视一笑,携手走出了房门,迎接着未来的挑战与未知。皓翎玖瑶凝视着相柳,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确定,问他是否觉得自己不应嫁给赤水丰隆。相柳轻轻摇头,表示自己并无此意。皓翎玖瑶眼神闪烁,试探性地追问,若不嫁赤水丰隆,那她应嫁何人?相柳沉默片刻,没有正面回答。皓翎玖瑶自顾自地说,不管是谁,这个人绝不能有家室,也不能与自己的哥哥为敌。这时,远处传来皓翎忆的呼唤声,相柳苦涩一笑,转身落寞地离去。

  朝堂之上,大臣们都被西炎玱玹说服,无一人前往五王的宴会。迁都之事顺利进行,五王无奈顺从,最终决定告老还乡,回到西炎城。馨悦前来探望西炎玱玹,玱玹念及未来可能还需借助其家族力量,所以没有冷落她。

  老西炎王希望玱玹能招降相柳,玱玹派相柳的朋友前去劝说,但相柳毅然拒绝。相柳随后去见独臂老伯,老伯询问他身上的蛊是否是小夭所种,相柳坦然承认。老伯劝他们尽快前往百黎族找巫王解蛊,相柳疑惑百黎人性情古怪,怎会为外族人解蛊。老伯透露,只要巫王见到小夭,定会答应。相柳察觉到异样,追问小夭与赤宸的关系。老伯沉默片刻,只说他们立场不同,没有希望,千万别像大将军那样,真心相许却最终在战场上决一死战。相柳震惊又失落,苦涩地摇头,让老伯放心,相柳知道小夭心里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他拿起酒瓶,借酒消愁。

  小夭近日足不出户,对一切事物都失去了兴趣。玱玹察觉到她的变化,前来关心。小夭坦言自己总是想起在清水镇和朝云殿的日子,怀念那些美好的时光。她不想沉湎于过去,但又控制不住地想念十七。她讨厌自己现在的软弱无能。玱玹心疼地安慰她,希望有人能抚平涂山璟带给她的伤痛,让她相信自己被重视、被珍惜、被宠爱。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舍弃的。小夭苦笑,表示自己从小倒霉到大,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敢奢望。玱玹温柔地安抚她,心中却后悔不已。他早知今日她会因涂山璟哭泣,当初无论如何都不会给他接近小夭的机会。现如今,看着难过的小夭,他憎恨涂山璟,同时又恨自己。

长相思 第二季第3集剧情介绍

  月色朦胧,涂山璟独坐于房中,沉浸在深深的沉思之中,璟心中的疑惑如同翻涌的江河,无法平息。静夜,他的婢女,轻轻推开房门,她的眼角带着晶莹的泪痕,嘴角却强颜欢笑,提醒他早些休息。然而璟的目光却被静夜眼角的泪痕所吸引,他询问静夜的痛苦源头,才记起今日乃是大嫂蓝枚的忌日。

  涂山璟回忆起静夜、蓝枚、绿苁、兰香四人的过往,她们曾经是同窗共枕,共享酸甜苦辣,互诉心声的好姐妹。然而命运的残酷,让她们各奔东西,蓝枚和绿苁嫁给了大少主,静夜和兰香则成了涂山璟的伴侣。如今,蓝枚和绿苁已经去世,兰香离去,只剩下静夜一人孤寂地面对这个世界。涂山璟并未意识到绿苁也已离世,静夜告诉他,绿苁因为蓝枚的去世而自责,郁郁寡欢,最后病逝于故乡。

  涂山璟回想起蓝枚的离世,那是一场震惊整个府邸的灾难。他记得,在母亲的丧礼上,蓝枚曾偷偷对他说,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然而在他们再次见面之前,蓝枚就去世了。涂山璟思考着那年的大事,母亲的病逝,以及自己的子嗣的出生。然而他对子嗣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于是决定第二天赶回青丘,进行滴血验亲。

  涂山璟取得了儿子涂山瑱的血液,进行了滴血验亲,然而结果却不能确定他们的关系。他们是至亲,但是是父子、兄弟还是子侄,这个无法验证。这个结果让涂山璟的心中更加的迷茫,他的疑惑如同翻江倒海,无法平息。

  在玱玹选王后的时候,玱玹一直想要让小夭做自己的王后,但是他不想强迫小夭。他尊重小夭的选择,希望她能够自由自在的生活。然而,在和小夭还有爷爷商量此事时,爷爷认为馨悦是王后的最佳人选,因为只有和辰荣族联姻,才能够将西炎发展壮大。

  爷爷是从大局来考量的,他知道现在西炎为王,需要中原氏族的支持,只有血脉交融,才能够稳固西炎的江山,所以馨悦是最适合王后的人选。然而小夭却不同意,她的反对让玱玹有些开心,他本以为小夭和自己心意相通,没想到她竟然是为了阿念。小夭知道阿念一直喜欢玱玹,她不希望阿念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伤。

  玱玹看着小夭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他知道自己成为帝王,就必须承受所有的责任和压力。他告诉小夭,十三个月后,他会派人去接她回来,甚至他自己亲自前往也可以。然而小夭却告诉他,她会自己找路回来,不用他担心。看着小夭离去的背影,玱玹的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悲伤。

  馨悦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王后,她期待着能够母仪天下,得到爱情的滋润。然而她的期待却成了泡影,大婚之夜,玱玹宁可在凤凰林散步,也没有到馨悦的寝宫。馨悦知道这是玱玹故意的,她大怒,想要扔掉玱玹的那些赏赐,然而丫鬟的劝阻让她放弃了这个念头。她不能让后宫里的其他女人看自己的笑话,她必须坚强,必须要赢。

长相思 第二季第4集剧情介绍

  在瀛洲的一家药铺中,小夭和阿念并肩经营。相柳走进药铺,似乎是为了取药,但实际上,他是为了见一眼小夭。小夭的心情低落,丸药未能如期制作完成。相柳听到小夭心情不好,内心充满了担忧,但他却不愿将自己的情感表露出来,他强调自己只是希望小夭不要因为心情影响到自己的病情。

  小夭坐在琴前,相柳却表示可以不弹。然后,相柳在小夭面前展示了自己的琴技。自从小夭离开之后,玱玹一直给小夭写信,但是小夭觉得他们应该保持距离,为了避免引起麻烦,决定不回复玱玹的信。然而,第二天,玱玹亲自来找小夭,小夭被吓了一跳,不小心用刀划伤了手,玱玹紧张地为小夭处理伤口。

  小夭认为玱玹的行为太过冒失,自古以来,王不见王,作为一国之君的玱玹怎么能私自跑到他国。然而,玱玹思念小夭,希望小夭能尽快回到西炎,于是亲自前来。玱玹表示只要小夭在哪,他就在哪,如果小夭想留在市井,那他也愿意放弃西炎王的身份。最后,小夭只能让步,决定跟着玱玹回去,但她明确告诉玱玹,这并非她心甘情愿的选择。

  回到西炎后,小夭被玱玹安排住在小月顶,因为小夭的爷爷就住在这里,他不喜欢紫金宫,玱玹猜测小夭也应该希望和爷爷住的近一些。小夭一直闷闷不乐,玱玹耐心地哄她开心,因为他没有选择,但又想让小夭留在身边,只能这样做。两人一起坐在秋千上,玱玹告诉小夭以后不要再想离开他了,因为无论她去哪里,他都能将她找回来。

  爷爷回来看到小夭回来非常开心,但看到玱玹还在这里,有些生气,他让玱玹赶紧回紫金宫,虽然有潇潇帮他遮掩,但后宫的女人们并不是傻子。第二天,馨悦带人来看望爷爷,顺便想见见小夭,小夭面见王后依然不忘礼节,馨悦希望他们能像以前那样相处,但小夭觉得在外人面前,他们还是要守住基本的礼节。

  因为爷爷下地了,不在小月顶,所以馨悦见过小夭之后就准备离开了。在这里,她看到了一棵凤凰树,想起了大婚之夜玱玹去凤凰林的事情,小夭解释说凤凰树和秋千都是玱玹儿时的回忆。馨悦只觉得心头有些堵,冷冷地说了一句'陛下念旧',然后便离开了。

  涂山璟想要找回之前的记忆,他和防风意有肌肤之亲那晚的记忆。他想知道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但是回溯过去严重的话,会伤害到心脉性命。昨日之日不可追,过往之人不可留,所以离戎大伯不同意涂山璟找回记忆。但是涂山璟非常执着,纵使搭上性命,他也要试一试,离戎大伯最后同意了。

  离戎大伯拿出了光阴盏,以涂山璟的发为灯芯,以他的血为灯油,以他的命为灯火。涂山璟毫不犹豫,为了小夭他宁愿放弃生命也要查清楚真相,因为他的心太小,小到只能装下小夭一个人。经过一番操作,涂山璟只剩下半条命了,需要好好修养,但他只记起来,是防风意变成小夭的样子勾引自己,但后来的事情他就想不起来了。

  小夭答应了丰隆的求婚,决定和他尽快晚婚,小夭的决定让玱玹十分伤心。丰隆离开之后,玱玹一直让小夭好好思考,他想要说出对小夭的心意,但是被爷爷阻拦了,爷爷让玱玹放手,不要因为自己的情感,伤害到更多人。

长相思 第二季第5集剧情介绍

  在那个最为关键的瞬间,小夭与赤水丰隆的婚礼在紧张而庄重的气氛中进行着。涂山璟躲在暗处,眼泪悄然滑落,心中的痛苦如同刀割,无法言说。然而,就在新郎新娘即将拜堂成亲的那一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破裂了现场的宁静。相柳如同疾风骤雨一般闯入,他的请求直接而坚决,让小夭放弃这场婚礼。

  小夭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和挣扎,但最终她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要求相柳立即离开。然而,相柳并未放弃,他的语气沉重而坚定,提醒小夭,是否还记得自己曾经立下的誓言。这句话如同晴天霹雳,让小夭的脸色瞬间苍白,她痛苦地闭上眼睛,仿佛回到了那个誓言成真的瞬间。

  相柳见状,再次恳求小夭跟他离开,承诺会保护她免受一切伤害。然而,小夭却质问相柳,为何要以这种近乎侮辱的方式介入她的生活,让她陷入两难的境地。相柳沉默不语,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他深知自己的行为可能给小夭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但他更无法眼睁睁看着她步入自己认为的错误婚姻。

  最终,相柳只是再次坚定地要求小夭跟他走,语气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决绝。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小夭终于做出了决定。她满怀歉意地向赤水丰隆道歉,然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跟随相柳离开。赤水丰隆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与伤心,但他还是强忍着泪水,挥手示意手下放他们离去。

  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大陆,西炎的玱玹得知后暗自窃喜,而辰荣馨悦则愤怒不已,她无法理解为何会有人如此大胆地破坏一场精心筹备的婚礼。相柳凝视着小夭,眼中满是复杂的情绪,他担心自己破坏了小夭的婚礼,她会恨自己。

  小夭苦笑,眼中闪过一丝疲惫:'恨或不恨,又能如何?我与他之间,本就有未了的情债。'她转而询问相柳,何时得知她的婚讯。相柳回答,是在她决定离开皓翎之前,便已知晓。小夭闻言,情绪激动起来,她质问相柳:'你明明有足够的时间去阻止这一切,为何偏偏选择在婚礼上,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你让赤水氏、辰荣氏与我结下不解之仇,更让皓翎国威受损,让我名誉扫地,成为大荒的笑柄。你为何要如此待我?'

  相柳沉默以对,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苦涩。小夭见状,心中满是失望与无奈,她轻声叹息:'罢了,或许这就是我的宿命,注定要在风雨中飘摇。'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对相柳说道:'我累了,你走吧。'相柳默默点头,转身离去,留下小夭一人在原地,泪水无声滑落。

  不久后,老西炎王出人意料地出面,为小夭解除了与赤水丰隆的婚约。这一消息让小夭感到一丝解脱,但同时也让她对未来充满了迷茫。而西炎玱玹得知此事后,立刻派人寻找小夭的下落。在皓翎国内,大臣们对防风邶(相柳的化名)充满了敌意,他们担心他的存在会对皓翎国构成威胁,甚至有人提议让皓翎王处死他。

  然而,皓翎王却对防风邶抱有极大的欣赏之情,他不仅没有听从大臣们的建议,反而萌生了让防风邶迎娶小夭的念头。这一决定让小夭再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小夭忧虑地望着相柳,轻声问道:'防风邶犯下如此大错,他将来该如何自处?'相柳的回答决绝而冷酷:'他自然要以死来赎罪。'

  小夭听后,心如刀绞,她强忍泪水,愤然说道:'相柳与防风邶,你们竟是如此不同。待他日他真走到那一步,我绝不会为他流一滴泪。'相柳虽内心波澜起伏,却强作镇定,维持着表面的冷漠与疏离。两人之间,仅隔一扇门,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各自沉浸在无尽的哀伤之中。

  另一边,静夜手捧药碗,步入涂山璟的居所,见他伤势未愈却仍忙于公务,不禁心疼地劝道:'公子,您的身体要紧,还是先喝药吧。'涂山璟微笑婉拒,表示稍后再饮。静夜见他执意如此,心中焦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书信,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辰荣乱匪'的字样。她惊愕之余,不禁担忧起涂山璟的安危,劝他不要插手此事,以免引火上身。涂山璟却神色坚定,表示此事必须由他亲自处理,方能确保万无一失。静夜不解其意,追问缘由,涂山璟却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多言。

  而此时的小夭,虽已回到清水镇,但往昔的温馨与热闹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物是人非的凄凉与孤独。她无心外出,只愿与相柳借酒消愁。相柳见状,心生怜悯,便施展法术,试图探知她的真心话。他问她是否愿意嫁给赤水丰隆,小夭摇头否认;再问她是否愿意嫁给叶十七(涂山璟),她则点头应允。当相柳进一步追问她最想与谁共度一生时,小夭却陷入了沉默,头痛欲裂,无法作答。相柳见状,连忙收起法术,紧紧抱住昏迷的小夭,温柔地安慰道:'好好睡一觉吧,醒来后一切都会忘记。'

  次日清晨,小夭漫步于街头,偶遇昔日故人甜儿。她虽认出甜儿,却未敢相认,只是默默聆听。从甜儿口中,她得知老木、麻子、春桃等旧友均已离世,心中不免感伤。甜儿还提到,老木临终前叶十七曾回来探望,帮他了却心愿,让他含笑而终。此外,叶十七还时常回来探望他们,如同亲人一般。这些话语让小夭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也让她对叶十七的深情更加确信无疑。

  离戎昶急报小夭失踪,涂山璟却异常平静,只问丰隆近况。他赠物让离戎昶陪伴丰隆,自己则拒寻找小夭,之前涂山璟利用小夭心软,如今还她选择权,小狐狸伴其旁,涂山璟心念小夭,祈愿她平安。

长相思 第二季第6集剧情介绍

  在小夭与赤水丰隆即将步入婚礼的最重要时刻,涂山璟隐藏在暗处,泪水悄然滑落,心中如同刀割。就在新人即将拜堂成亲的时刻,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原本宁静的现场,相柳如疾风骤雨般闯入,直言不讳地请求小夭放弃这场婚礼。小夭眼神中闪过一丝挣扎,但最终她还是坚定地摇了摇头,要求相柳立刻离开。然而,相柳并没有放弃,他语气沉重地提醒小夭,是否还记得自己曾经立下的重誓。

  这句话像晴天霹雳,让小夭的脸色瞬间苍白,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回到了那个誓言成真的瞬间。相柳见状,再次恳求她随自己离开,承诺会保护她免受一切伤害。然而,小夭却质问相柳,为何要以这种近乎侮辱的方式介入她的生活,让她陷入两难的境地。相柳沉默不语,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他深知自己的行为可能给小夭带来无法弥补的伤害,但他更无法眼睁睁看着她步入自己认为的错误婚姻。

  最终,相柳只是再次坚定地要求小夭跟他走,语气中透露出不容置疑的决绝。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小夭终于做出了决定。她满怀歉意地向赤水丰隆道歉,然后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跟随相柳离开。赤水丰隆的脸上写满了失望与伤心,但他还是强忍着泪水,挥手示意手下放他们离去。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大陆,西炎的玱玹得知后暗自窃喜,而辰荣馨悦则愤怒不已,她无法理解为何会有人如此大胆地破坏一场精心筹备的婚礼。

  相柳凝视着小夭,眼中满是复杂的情绪,他担心自己破坏了小夭的婚礼,她会恨自己。小夭苦笑,眼中闪过一丝疲惫:'恨或不恨,又能如何?我与他之间,本就有未了的情债。'她转而询问相柳,何时得知她的婚讯。相柳回答,是在她决定离开皓翎之前,便已知晓。小夭闻言,情绪激动起来,她质问相柳:'你明明有足够的时间去阻止这一切,为何偏偏选择在婚礼上,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你让赤水氏、辰荣氏与我结下不解之仇,更让皓翎国威受损,让我名誉扫地,成为大荒的笑柄。你为何要如此待我?'相柳沉默以对,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苦涩。

  小夭见状,心中满是失望与无奈,她轻声叹息:'罢了,或许这就是我的宿命,注定要在风雨中飘摇。'她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对相柳说道:'我累了,你走吧。'相柳默默点头,转身离去,留下小夭一人在原地,泪水无声滑落。不久后,老西炎王出人意料地出面,为小夭解除了与赤水丰隆的婚约。这一消息让小夭感到一丝解脱,但同时也让她对未来充满了迷茫。而西炎玱玹得知此事后,立刻派人寻找小夭的下落。

  在皓翎国内,大臣们对防风邶(相柳的化名)充满了敌意,他们担心他的存在会对皓翎国构成威胁,甚至有人提议让皓翎王处死他。然而,皓翎王却对防风邶抱有极大的欣赏之情,他不仅没有听从大臣们的建议,反而萌生了让防风邶迎娶小夭的念头。这一决定让小夭再次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小夭忧虑地望着相柳,轻声问道:'防风邶犯下如此大错,他将来该如何自处?'相柳的回答决绝而冷酷:'他自然要以死来赎罪。'小夭听后,心如刀绞,她强忍泪水,愤然说道:'相柳与防风邶,你们竟是如此不同。待他日他真走到那一步,我绝不会为他流一滴泪。'相柳虽内心波澜起伏,却强作镇定,维持着表面的冷漠与疏离。

  两人之间,仅隔一扇门,却仿佛隔着千山万水,各自沉浸在无尽的哀伤之中。另一边,静夜手捧药碗,步入涂山璟的居所,见他伤势未愈却仍忙于公务,不禁心疼地劝道:'公子,您的身体要紧,还是先喝药吧。'涂山璟微笑婉拒,表示稍后再饮。静夜见他执意如此,心中焦急,一把夺过他手中的书信,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辰荣乱匪'的字样。她惊愕之余,不禁担忧起涂山璟的安危,劝他不要插手此事,以免引火上身。涂山璟却神色坚定,表示此事必须由他亲自处理,方能确保万无一失。静夜不解其意,追问缘由,涂山璟却只是淡淡一笑,并未多言。

  而此时的小夭,虽已回到清水镇,但往昔的温馨与热闹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物是人非的凄凉与孤独。她无心外出,只愿与相柳借酒消愁。相柳见状,心生怜悯,便施展法术,试图探知她的真心话。他问她是否愿意嫁给赤水丰隆,小夭摇头否认;再问她是否愿意嫁给叶十七(涂山璟),她则点头应允。当相柳进一步追问她最想与谁共度一生时,小夭却陷入了沉默,头痛欲裂,无法作答。相柳见状,连忙收起法术,紧紧抱住昏迷的小夭,温柔地安慰道:'好好睡一觉吧,醒来后一切都会忘记。'

  次日清晨,小夭漫步于街头,偶遇昔日故人甜儿。她虽认出甜儿,却未敢相认,只是默默聆听。从甜儿口中,她得知老木、麻子、春桃等旧友均已离世,心中不免感伤。甜儿还提到,老木临终前叶十七曾回来探望,帮他了却心愿,让他含笑而终。此外,叶十七还时常回来探望他们,如同亲人一般。这些话语让小夭心中涌起一股暖流,也让她对叶十七的深情更加确信无疑。离戎昶急报小夭失踪,涂山璟却异常平静,只问丰隆近况。他赠物让离戎昶陪伴丰隆,自己则拒寻找小夭,之前涂山璟利用小夭心软,如今还她选择权,小狐狸伴其旁,涂山璟心念小夭,祈愿她平安。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