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女人剧情介绍

7-12集
关中女人剧情介绍

关中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7集

何中余请大夫为妻子开保胎药,并向大夫询问何妻怀的是男是女,大夫笑言自己又不是神仙,何中余认定金治国是信口胡说,回头定要在找他算帐,此时家丁来报,金家已经全家搬走了,不知去向。

西安城。无处落脚的金家人暂时借住在金保国同学家中,金郎中却不甘心寄人篱下的生活,想要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子开药铺。

悲愤的金治国流落到黄洲,泡在妓院里泄愤,又因无钱付帐遭到众妓女的羞辱。来逛窑子的土匪田山替金治国解了围。

一天,正在找房金郎中和金保国、荷花路过五味什字王开学家门前,看见如此豪华的宅院,金郎中羡慕不已,并起了邪念。无毒不丈夫,为了骗取王家的房子,金郎中不惜使用卑鄙的手段,他趁无人注意,哄骗王开学的女儿宝珠吃了下了毒的糖葫芦,宝珠中毒变成痴呆人。王开学找遍西安名医,却无人能医好宝珠的怪病。爱女心切的王开学贴出告示:谁人医好小女病情,任先生漫天要价。

金保国经过王家看到告示,想起前日金郎中的古怪行为,金保国怀疑此事与他有关。金郎中胜券在握,在酒馆里喜形于色,自我猜拳。

关中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8集

金保国断定宝珠的病一定是金郎中搞的鬼,回家质问金郎中。金郎中不肯认帐。

独耳王、田山和秃狼带着襁褓之中的田飘云率青龙山土匪在黄洲城附近截获了一批军火。为庆祝打劫成功,田山建议到窑子好好快活一番。

黄洲城妓院门口,田山在等独耳王,被曾在何家当过佣人的妓女凤一眼认出他就是当日假扮道士,抢走龙凤胎的人。田山等得不耐烦,决定先到金治国药铺走一趟。凤一路悄悄尾随至金治国的药铺后立即将此情况报告给了何雷鸣。

何雷鸣带人包围了金治国的药铺。田山拔出枪对准何雷鸣的同时,何雷鸣也用枪对准了他。刚刚赶到的独耳王将一个红头巾扎在田飘云的头上,将他高高举起。突然,田飘云大哭起来,吸引了何雷鸣的注意。何雷鸣走向独耳王,田山的枪响了,何雷鸣倒地之时也朝田山的头部开了枪。两人双双倒在血泊之中。

金郎中为宝珠治好病,王开学遵循自己的诺言要用重金酬谢金郎中,金郎中拒不接受。当王开学知道金郎中出来咋到,正苦于没有合适的地方开药铺,便执意要让出五大间房给金郎中。金郎中先是假意推辞,最终还是将房契小心地装入自己的口袋。

何中余独自端坐,面前放着何雷鸣的军装,何中余从中取出手套,默默戴在手上。

回到青龙寨,独而王辅佐田飘云当上青龙山大当家。

关中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9集

十八年后。

何中余升任黄洲城剿匪司令。城里鼓乐喧天,热闹非凡。

人群中,独耳王为田飘云举行成年礼,杀人见血,目标锁定何中余——独耳王复仇计划开始实施。田飘云大闹黄洲城。何妻替夫婿何中余挨了田飘云的枪子。厮杀中,田飘云幸得秃狼拼死相救,侥幸逃脱。

西安,五味堂,金郎中神药在手,生意兴隆。小豹子不喜读书,宁愿伴在金郎中左右唱药。

荷花给金保国送饭,金保国正为战事紧张,纺织厂的产品运不出去而愁眉不展。暗恋保国的宝珠亦来送饭,荷花无奈地走开。宝珠替保国出谋划策,逗保国开心。荷花在窗外听到两人的笑声,心里很不是滋味的离开。

西安城进步学生支持抗日。举行示威游行,如烟是其中积极活跃的学生骨干。荷花看到大批军警出动,担心如烟被抓,让小豹子去把如烟找回家。

街上游行队伍被前来镇压的军警冲散,如烟掩护同学逃跑,小豹子为救如烟受了伤。金兴龙在古董店给如烟买玉出来,也被裹到混乱的人群里,趁乱捡到一把手枪。

金郎中告诫荷花因为战乱时期,祸福难料,官府明令,凡有枪伤问诊必须上报。为了免祸,他决定凡是枪伤一律不治。五味堂贴出告示并封存'神仙膏'。

何中余重金悬赏捉拿'刺客',对黄洲城所有药铺实行封锁管制。

黄洲城的名医对何妻的枪伤束手无策。不得已,何中余厚着脸皮亲自登门'请'金治国为妻治病。金治国保住何妻性命,但他告诉何中余何妻之伤无法痊愈,且后患无穷,并嘲弄地告诉何中余金郎中手中的神药或可一试。但何中余和金治国心里都很清楚,两家结怨太深,金郎中是绝对不会施手援助的。

青龙山,秃狼伤势过重,危在旦夕。田飘云不听劝阻,铤而走险,将金治国用麻袋罩了起来。

关中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10集

田飘云用麻袋将金治国扛上青龙山。金治国虽对土匪的这种行径很恼怒,但念在当年田山帮过自己的份上愿意救秃狼一命。但秃狼伤势过中,金治国无能为力。他别有用心地指出西安五味堂找金郎中。田飘云自言如能生还,青龙山就欠金治国一个人情。

金兴龙偷钱为如烟买来玉佩,看见玉佩如烟想到自己被父母遗弃的身世,不免感到几分悲凉。小豹子与如烟同病相怜,但他觉得现在有这样一个家,有一个爱自己的母亲和不是同胞但胜似同胞的兄弟姐妹已是不幸中的大幸,很知足。

帐房失窃的钱确定是金兴龙所拿,荷花欲惩戒之,金兴龙不认错,反抱怨小豹子泄密。金郎中替金兴龙开脱,荷花怪金郎中当年不该说出如烟、小豹子是抱养的事实,导致金兴龙恃宠生骄。金郎中则认定亲疏有别,五味堂的家业终归是要传给金家的骨血的。金治国依然是荷花和金郎中都不愿触及的伤疤。

入夜,金保国迟迟不归,荷花坐立不安,不时望向窗外。保国房间的灯突然亮了,窗纸映出宝珠的倩影。

田飘云率几个土匪乔装打扮携秃狼潜入西安城,闯入五味堂向金郎中索要秘方,并谈言金治国告诉他们五味堂可以治好秃狼的病,金郎中重申:不治枪伤,见伤下药,一次一贴,规矩不能破。田飘云自残为秃狼换取了'神仙膏'。金郎中知道金治国在黄洲的消息后,心情忐忑,独自在祖宗牌位前祷告。

如烟,小豹子对田飘云的豪气很欣赏,金兴龙却不以为然,认为那是匹夫之勇。金兴龙向如烟和小豹子展示捡到的那把手枪。金兴龙学射击,笨拙的姿式遭到路过的田飘云的嘲笑。田飘云挑逗如烟,忍无可忍的金兴龙和小豹子与田飘云扭打起来。如烟用枪制止三人,她讥讽三人幼稚,有劲应该留着去打小日本。如烟的勇气让田飘云颇感意外,他走近如烟,夺下如烟手中的枪……

关中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11集

田飘云做了精彩的射击表演。并送给金兴龙一梭子子弹,三人对田飘云的来历满腹疑团。

金郎中为小豹子、金兴龙治伤。得知金兴龙搞到一把枪不但不生气反而认为这么大的家业应该有枪。金兴龙有了当兵的想法。

宝珠见到金郎中改口为'伯父',引发几个孩子的议论。大家都看出宝珠对保国'无微不至'的关心。

王开学欣赏保国工业救国的气度和远见,也了解女儿的心意,于是主动向金郎中提亲,金郎中自然欢喜,满口应允。虽然宝珠对保国的情感荷花早有所觉察,但知道此事后,还是不可避免的陷入痛苦。

荷花到纺织厂找保国,碰到宝珠。荷花借口是为了金兴龙的事找保国商量。金保国知道了金郎中允婚的事,对荷花表示自己是不会和宝珠结婚的,甘愿孑然一生,荷花心痛不已。荷花向金郎中表明心迹——要和保国结婚。遭到金郎中反对。

宝珠向金兴龙询问有关金治国的情况,勾起金兴龙压在心底许久的疑问。

金兴龙追问荷花父亲是否还活着?为何十八年不回家?现在在哪?荷花无言以对。

秃狼贴了神仙膏,伤势日渐好转。田飘云只身前往五味堂,再求神仙膏。荷花说秃狼的伤再用两帖神仙膏便无大碍了,她阻止田飘云自残,让他意思一下就好。如烟追上田飘云,送他止血药。

金郎中、王开学、金保国、宝珠正式谈论婚事。荷花阻婚,差点说出十八年前的秘密。金郎中被迫说出金治国还活着,人在黄洲的消息。

关中女人分集剧情介绍第12集

金郎中被迫向荷花说出金治国还活着的消息,并决定找回大儿子,让荷花死心。痛苦的荷花只得认命。金郎中选中小豹子与自己同去。

宝珠虽然同情荷花,但决不放弃自己的幸福。

黄洲城。金治国为金郎中诊脉(不认这个父亲),金治国诊出金郎中的'心'坏了,金郎中夸治国的医术有了长进。金郎中让小豹子认治国,但金治国态度冷漠令小豹子感到奇怪。

金郎中提出只要金治国跟他回家,就将秘方与五味堂传给金治国。金治国认为一生幸福全毁在金郎中手里,故对此嗤之以鼻。

金郎中以乡党名义请金治国吃饭。酒席间,趁金治国买酒之际,金郎中让小豹子对金治国假装哭诉家人对他的想念,他自己则先行离开。但金治国一眼就识破小豹子的表演。酒醉后的金治国带小豹子上了妓院,并说出小豹子的父亲被金郎中害死,埋在何家祖坟的真相。

小豹子怒发冲冠,拿着菜刀冲向旅馆质问金郎中自己父亲的事。金郎中威慑住了小豹子的举动,声称不要信醉鬼的话。心里矛盾的小豹子不知道该信谁的话,扔下菜刀,头也不回地跑了。小豹子挖开何家祖坟,在坟里,他发现一具白骨和刻在墓壁上的'金郎中害我'几个字。看见眼前的事实,气愤的小豹子在路上买到最坚韧的'庞记匕首',要为父亲报仇,杀死金郎中。

金郎中回到五味堂谎称与小豹子走散了,并且向金兴龙学习打枪。小豹子失踪,及金郎中的反常使荷花感到不安。荷花找保国商量小豹子的事。

宝珠感觉到保国在有意回避自己,怪罪在荷花身上。为了得到保国,宝珠不惜主动献身。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