敌后武工队剧情介绍

1-6集
敌后武工队剧情介绍

敌后武工队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1942年日军五一大扫荡后。冀中平原的抗日力量遭到严重破坏。乡村处处都有尸骨,人民生活备受摧残,每天都承受着汉奸与日寇的蹂躏。

  这一天,中闾镇警察所的几个伪警察,在所长苟润田带领下,又窜到蔡村,名为搜捕八路,实为勒索钱财,小队长刘魁胜无意中发现了一户人家的后墙有一尺高的尿迹,按照本地乡俗。男人向来是当街撒尿。 不敢上街去撒尿的男人只能是怕暴露身份的八路,所以刘魁胜断定这一户人家就是掩护八路军的堡垒户,他报告了苟润田,苟润田虽然不以为然,倒也愿意把这个当作勒索的砝码,于是到处搜查,刘魁胜凭借自己的细心和嗅觉,居然发现了一个隐藏很好的地洞蛤蟆蹲,而更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蛤蟆蹲里竟然有重要人物,沧州地区的妇联主任汪霞,和擦着雪花膏的区教育专员马鸣。

  苟润田喜出望外,他要将这户人家全部带回警察所审问,刘魁胜却举起大枪将他们一家五口一一击毙,他告诉苟润田,这叫杀一儆百,看看村里还有谁敢当堡垒户,苟润田没有多说,可是回到警察所后就开始大骂刘魁胜,乡里乡亲的,怎么能说杀就杀了?总要留条后路才好,何况这户人家是堡垒户,抓到警察所里去,八路一定会拿钱来赎,五口人可以捞着不少钱哪。刘魁胜不以为然,表面却恭恭敬敬连连答应。

  与此同时,八路军侦察员魏强被组织上派到冀中平原,寻找五一大扫荡后被日军打散的队伍,组建敌后武装工作队,在敌人的心脏地带展开活动,打击敌人的气焰,支援太行山根据地的反扫荡斗争。魏强从团政委杨子曾那里,接受了具体任务,得知自己首先要找到联系人汪霞。

  沧州火车站,日军山本渡联队驻守沧州的新任司令松田受到了前任司令以及当地汉奸、士绅的欢迎,尤其让他高兴的是,沧州日军宪兵队队长佐藤,是和他一起入伍参军的川崎老乡。

  魏强只身一人,怀揣一只驳壳枪,越过重重封锁线,眼中是满目疮痍的平原。魏强赶到接头村庄,发现堡垒户已经被灭门,遭遇了留守在这里的伪警察,同时得知汪霞马鸣被捕的消息。魏强先是把自己说成是走亲戚跑江湖的,然后看准时机拔枪制服了伪警察。院子中的另一个伪警察在窗口准备偷袭魏强,被来抢枪的江湖草莽李东山一枪击毙。二人相识,李东山打听魏强的身份。魏强在一个荒村停下来准备喝口井水时,李东山阻止,因为井中浸泡了被日寇杀害的村民尸体,喝不得了。魏强说服李东山陪自己去救同志,说好了事成之后送他两支驳壳枪。

  松田在视察平原,他眼中的平原是美丽平静的,因为沧州区委随着马鸣和汪霞的被捕已经全军覆没,现在是可以开始开发和统治这块土地的时候了。松田与佐藤把酒言欢,松田不喜欢佐藤费心搞来的日本清酒,而更青睐中国酒。佐藤和松田入伍之时都没有军方的背景,完全靠实力才有了现在的位置,所以聊起来也很投机,当松田提出要以华制华,选择合适人选,领导那支警备队时,佐藤提到了原国民党军官梁邦,不过此人已经解甲归田,恐怕不容易收服。

  刘魁胜抓到汪霞马鸣的功劳却被自己的结义大哥,外号哈巴狗的苟润田吞没了。苟润田请来侯扒皮庆功,三个拜把子兄弟聚首。侯扒皮谈起了老松田颁布法令,执行新国民运动的好处,哈巴狗大开眼界,原来一举一动都是生钱的法子,不仅连连叫好,刘魁胜却不上心,关心的还是警备队的人事变动───原来,上千人的警备队成立有些日子了,可是警备队长这个职务却一直空缺着。苟润田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赶紧改变口气,说是在替侯二哥打算,侯二哥要是上去了,兄弟也会跟着沾光。

  为了保证完成任务,魏强与李东山二人又化装成特务,去辛家大院找大少爷辛凤鸣,此人真实身份是区大队的宣传干事,结果开门的是一个形迹可疑的老管家。魏强找不到辛家别的人,闹着要搜院子,结果老管家居然狠命偷袭,好容易被魏强制服,魏强也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但由于魏强不知道现在的街头暗号,对方还是不肯露底,魏强只能率李东山离去。其实这个老管家名叫赵庆田,也是区大队的老资格,此时的辛凤鸣和区大队的贾正正藏身在屋子里的炕洞下。

  魏强走了后,贾正几人商量,大家觉得很可能是太行山来人了,决定先救汪霞马鸣,再准备与新来的同志接头。

敌后武工队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中闾镇警察所的大牢里,哈巴狗在连夜突审汪霞和马鸣,以求速战速决。

  审讯时,严刑拷打并没有让马鸣屈服,但隔壁女囚的惨叫却令他心惊,他脱口而出的'放了她',让一旁记录的刘魁胜看出了马脚。但他并未当即点破,而是等哈巴狗走后,再次审问马鸣。这次,他利用马鸣对汪霞关注的心理,以汪霞安危相逼,成功地逼迫他写下变节自白书。他还嘱咐马鸣不要再向别人坦白求饶,因为警察所里也许有八路的人。其实,这回刘魁胜是留了个心眼,准备绕开哈巴狗,直接到日本人面前去表功。

  公路上,几个伪军被伏击,贾正、辛风鸣和赵庆田换装成伪军,骑马上路。路上,一辆日本鬼子的卡车风驰电掣的经过他们,车上的两个日本军官,其实是魏强和李东山。

  贾正等人冒充伪军来警察所提人,哈巴狗觉得与昨日的电话通知不符,心生疑窦,他虽然不敢明着顶,却让刘魁胜去悄悄打电话核实,不肯轻易把人交出来,电话死活打不通,可是局面越来越僵,这时,外面闯进来了魏强太君和李东山太君。他们先发后至,是因为去割断了附近的电话线。

  进门之后,李东山先给哈巴狗后给辛凤鸣一顿大耳光,哈巴狗不敢出声,可是,精通日语的辛凤鸣开始口若悬河,李东山那三脚猫的日语哪里支撑得住,只好一个一个耳光抡过去撑场面。哈巴狗吓破胆,不顾刘魁胜阻拦,连忙提出汪霞马鸣交给这暴躁的太君。

  大家正在以乱裹乱的往出走,刘魁胜森然拦住去路,因为细心的他去外面检查车辆,发现两位太君的汽车玻璃上有弹洞,座席上也有血污。魏强当机立断,开枪发难,贾正等人此刻才分清敌我,抖擞精神加入战斗,掩护汪霞马鸣上车。最后哈巴狗逃生,刘魁胜负伤,魏强等人胜利脱身。

  该接头的接上了头,该上路的也准备上路,魏强依约送了李东山两只驳壳枪,不过是刚才从警察所里缴获的。李东山也留恋这群刚认识的兄弟,可是不愿意受八路的纪律束缚,宁愿大家江湖再见。

  马鸣和汪霞获救,沧州地区的政治工作又有了进展。同经患难,两个人的革命友谊也更加不同。不过马鸣很担心自己在中闾镇警察所的自白书会暴露,尤其是他向汪霞试探,在相同的情况下汪霞会不会也做出这样的选择时,汪霞斩钉截铁地表示玉碎之念,马鸣更为自白书的事忧心忡忡了。

  哈巴狗吃了空前的哑巴亏,生怕日本人知道要他的好看,所以命令刘魁胜回家养伤,而且要守口如瓶,等风声过了再回警察所来,然后向上级报告他玩忽职守跑了犯人,已经被革职查办了。刘魁胜回到自家的地主大院,对老爹刘茂林说,看来我跟我这大哥不能在一个锅里舀食了,我要另寻出路。

  刘茂林心疼儿子,为他的前程而行贿,按着中国官场的规矩,瞒着儿子给佐藤送去了金条。佐藤的宪兵队没有中国人,于是他介绍刘魁胜到松田手下的警备队供职。刘茂林看儿子没有立刻谋到差事,以为是自己的礼物没送到家,立刻又把金条送到了松田那里。

  老松田大为恼怒,他传唤刘魁胜。刘茂林以为是金条起了作用,刘魁胜以为是忠心被鉴察,结果老松田对他是一番贬损训斥,刘魁胜彻底灰心。

  老松田埋怨了佐藤,佐藤表露出自己对黄金的喜爱,他快到退伍的年龄了,准备带着黄金回川崎买土地当农民了。在宪兵队后院,他都开辟了一块土地种庄稼,对中国的白菜尤其喜欢,因为日本的种没有这么好,他已经搜集了很多中国的菜籽了。

  马鸣向武工队要求,以牙还牙,火烧中闾镇警察所,他本想借机烧毁自白书,可是魏强认为武工队不如暗杀松田的副手,负责清乡工作的宪兵队长佐藤更为有利,可以有力地打击日军的清乡行动。马鸣与魏强争执起来,但大家一致同意了魏强的想法,马鸣对魏强记恨起来。

  贾正觉得马鸣政策水平高,两个人都不习惯和不喜欢魏强身上流露出的游击作风。

敌后武工队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武工队制定了详尽的刺杀计划,谁知在他们动手前的一瞬间,佐藤就被击毙在宪兵队后院的菜地里。这是继几个汉奸被刺杀后第一个日本人,而且还是大官,几日之内,县城里嚷嚷遍了,动手的是一位白衣大侠,他已经杀了几个汉奸,都是眉心一枪。

  贾正他们醒悟到此人一定是区大队的神枪手刘太生,他曾经是专门负责除奸任务的长枪队的一员,这支队伍当年威名赫赫,而刘太生却因为违反政策被八路军开除了。当时,组织上要争取一个手上有血债的伪军头目反正,可是刘太生不甘心让对方如此逍遥,私自处决了此人。

  魏强要找到这个神枪手,拉他加入武工队,贾正却不同意,认为这样没有组织纪律性的人,不应该再回到革命队伍中来。

  松田对佐藤的死很是伤心,亲自包扎他的尸体。整理他的遗物,把菜籽和金条都托人带回去。

  魏强命令众人密切注意刘太生的动向,他揣测出刘太生要刺杀的下一个目标是老松田。果然,在刘太生被新上任的宪兵队长坂本反设埋伏,险遭不测的时候,武工队出手相助。刘太生加入了队伍。

  少壮派日军上尉坂本被派来接替死去的佐藤,走马上任来当宪兵队长。他亲自制定了诱捕刺客的计划,虽然失败了,但总算显示了威力。他很看不起前任那种农民作风,认为帝国军人被暗杀在菜地是奇耻大辱,所以铲平了佐藤的菜园子,然后大刀阔斧地整顿宪兵队。

  松田派人去请梁邦出山,但是遭到了婉拒,他另行诡计,要挟梁邦的弟弟梁原去日本当劳工。

  梁邦面对在灯下读书的弟弟,面对母亲和母亲让他照顾好梁原的期望,梁邦在月下痛苦思考,烦闷中在院中展开拳脚,来到湖边痛苦不已。他决定答应松田,担任警备队的教官,但条件是一定要瞒着母亲。

  刘魁胜为了巴结侯扒皮,告诉他刺杀佐藤的人是刘太生,他的爷爷住在刘家营村。日军据点的军曹一撮毛带着侯扒皮去抓刘太生,在刘太生爷爷的痛斥下,一撮毛杀死了刘太生的爷爷。

  刘太生痛不欲生,决心复仇,思想正统的贾正觉得我们应该把帐记在日本帝国主义身上,只要坚持斗争就是给老人家复仇。但魏强毫不犹豫,率大家抄近路截住了一撮毛的军车。刘太生横马道中,打死了那个特征明显的军曹'一撮毛'。

敌后武工队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刘魁胜听说梁邦就任了警备队长的职务,自己的期望终于落了空。一蹶不振的他知道自己还是只能走大哥哈巴狗的门路,可是哈巴狗记恨他擅自去走老松田的路子,所以对他闭门不见,刘魁胜只能趁着结义二哥侯扒皮给他爹老侯扒皮祝寿的机会,着意巴结。可是,最后刘魁胜看到不该发生的一幕,侯扒皮不仁不义的调戏着自己的大嫂,哈巴狗从上海滩四马路赎出来的大美人'二姑娘'。二姑娘知道自己男人不敢跟侯扒皮翻脸,只能忍辱负重让对方占些便宜。

  第二天,刘魁胜趁着哈巴狗不在,提着点心盒子去看二姑娘,一番溜须拍马没有讨得来半个笑脸,最后人家逐客的时候,刘魁胜提到昨天侯府的事情,几句暖心的话让二姑娘掉了眼泪,她主动提出帮刘魁胜在哈巴狗面前美言几句。

  天亮的时候,魏强带回来一口袋金条,这是他从火车站日本人开的票房里抢来的,因为他知道,票房要每月定期将日本商号的货款折成黄金,送往省城。贾正等都不以为然,魏强却找来汪霞,做了安排,一部分上交根据地,一部分用做政府资金,还有一部分,委托可靠的人,给被俘虏后关在医院治疗的八路军高级将领等重伤员补养身体。当魏强得知贾正他们刚才去刷写了抗日标语后,非常不安,立刻带着众人赶往中闾镇,却来晚了一步,写有标语的那户人家已经被日本人杀光烧光了。贾正很是悔恨。

  二姑娘的枕边风对哈巴狗果然有用,他举荐刘魁胜去了一个靠近铁路线的关键炮楼,那里的伪军队长王一瓶是一个见酒就没命的粗人,是警备队教官梁邦的远房亲戚。对刘魁胜还算不错,可是刘魁胜到任之后,警觉的意识到这个炮楼似乎已经与八路有联系了。

  坂本是个穷凶极恶的法西斯分子,他听说新任的警备队教官梁邦有一身功夫,在当地很有名,就要求比试,梁邦拒绝再三,因为他不想让中华绝技流入番邦,也不愿让中华绝技在自己手上蒙羞。

  坂本下令沧州的各武术门派每日都要派人来宪兵队,陪着他练武,沧州城内天天都有人在他的手下受伤。

  坂本得知县城医院里有八路军伤员,命令停止对他们的治疗,全部押入宪兵队,要通过酷刑来榨取情报。

  杨子曾化装来武工队交代任务,全部伤员必须在第二天凌晨救出。武工队兵分两路,一面潜入医院,一面半道打劫了鬼子车队的尾车进入了戒备森严的医院,在宪兵队囚车冲进医院大门的一刻,通过下水道运走了那些伤员。

  伤员们被汪霞他们组织人力,安排在各个堡垒户中隐藏起来,暴跳如雷的坂本命令展开大搜捕。

  武工队采取声东击西的办法引开敌人,但是毕竟不是久留之地,必须早日通过铁路,把伤员们送到太行山去。他们和汪霞商议,寻找能够穿越铁路的办法,汪霞提出做王一瓶的工作,向他借路。

  汪霞找到王一瓶的老婆做工作,王一瓶的老婆答应劝说王一瓶帮助八路,她安排王一瓶和魏强见面,本来就对八路没太深敌意的王一瓶,在武工队的耐心争取之下有所动摇,在约定的晚上,换上自己的几个亲信,让武工队送伤员过了封锁线。

  但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据点里的刘魁胜看出破绽,寻机报告,坂本下令抓了王一瓶,追查幕后指示人。

  王一瓶的老婆找到汪霞要老公,汪霞一边劝解,一边积极争取救人,从紧张的政府经费中拿出钱来为王一瓶活动,不过收效甚微,他们托着去活动的人回来汇报,说王一瓶已经被关进了宪兵队,坂本亲自审讯,那里全是日本人,金条根本送不进去。

  马鸣建议不要再理睬此事,反正伤员已经安全转移了。汪霞有些犹豫,魏强却毫不犹豫地把此事承担下来,认为事关我方威信,不能不管。

  魏强潜入沧州,找到一家轮到去宪兵队陪练拳脚的武行,要求以身相代前去比武。准备了解情况,再寻解救之道,队员们都劝他放弃这个'自投罗网'的计划,魏强不为所动,强大的信心和无畏的决心,打动了汪霞,马鸣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

  看到松田器重梁邦,刘魁胜决定打击他。因为梁邦是瞒着自己的母亲投靠伪军的。这是个可以利用的机会,他让王一瓶的老婆去找梁邦的妈,还让她特意带上族长一起去,因为老太太好面子,有外人在场,不会推辞的。

  老母让梁邦想办法,梁邦为难,因为虽是远房亲戚,可两家从来没有打过交道,毫无交情可言,为他去求日本人,他很不愿意,不过他又是个孝子,还是答应了下来。

  魏强按照计划顺利进入宪兵队,他一路仔细把警卫情况记在心中。坂本连日来已经被不堪一击的中国武师搞得没了兴致,所以迟迟也没有让魏强上场,这时梁邦来找坂本说情,坂本要求比武,以比武结果来决定王一瓶的生死,梁邦无奈只得答应,魏强看着梁邦施展的武功,神色异常。

  梁邦渐渐占了上风,这时,松田带着报信的刘魁胜来了,他制止了比武,坂本要依照比武结果释放王一瓶,松田却一刀劈死了王一瓶。


敌后武工队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刘魁胜对魏强有所怀疑。他去沧州调查,却发现根本没有这个门派,立刻意识到这个人有问题,他匆匆赶去向坂本报告,坂本却不以为意,对中国人的能力很不放在眼里。

  刘魁胜不死心,他再去找松田汇报此事,却得知松田委派了一个日本军曹进驻了据点,自己还是没有如愿入主炮楼成为小队长。刘魁胜再一次深深受挫。松田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野心勃勃的中国人,只是觉得饿虎比饱虎更可驾驭。

  刘魁胜此计未成,但是更加确信是梁邦受宠。他再使计策,另找人带礼物谢梁母,同时透露了梁邦投靠伪军的事情。梁母大怒,痛斥儿子。梁邦于是假装离开伪军,平息了母亲的怒火。

  刘魁胜跑去找苟润田借酒消愁,向二姑娘倾吐自己的远大理想,二姑娘对他的看法也有所好转。

  松田笼络人心,将一批军火拨给梁邦,由他壮大队伍。梁邦却无心整治军队,他招来各小队的队长,让他们把军火领走。

  侯扒皮采取手段,或威胁或赌博或施美人计,甚至心毒手很地冒充八路打黑枪,相继把其它几个小队分得的军火,大部分都弄到了自己手中。他让老侯扒皮去找人,兜售军火,不管是黑道白道八路国军,只要有钱,他就敢卖。

  松田下达了征集粮食的命令,苟润田连日为此奔波,已经几日都没有回家了,刘魁胜拿了些肉和酒给二姑娘送去,说是苟润田今天要回来吃饭,结果苟润田自然没有回来,刘魁胜灌醉二姑娘,与她有了染───但是他的目的却是要依靠二姑娘,实现自己的目标───然后又做出忠烈的样子,将压满子弹的手枪交给二姑娘,要以死谢罪,二姑娘没有怪他,只说今天的事不能让苟润田知道,不然小命不保。

  王一瓶死后,他的老婆无依无靠,汪霞主动去接近她,劝慰她,在生活上也帮助她,终于赢得了她的好感。

  八路军也下达了征集粮食的命令,汪霞和马鸣一直为这事奔忙,在蔡村,上级决定将走南闯北八面玲珑的蔡世贵争取过来,作为我方的地下村长。蔡世贵当然不肯答应,而是推荐了村中第一大户周大拿,并且毛遂自荐去做周大拿的工作,让他当村长,并带头交公粮。

  结果,蔡世贵找到周大拿,就是人精找上了人精。周大拿心里明镜似的,根本不肯就范。蔡世贵回头就找武工队告状,谎称周大拿污蔑武工队是秋后蚂蚱兔子尾巴,兴高采烈地领着魏强他们去收拾周大拿。等到周大拿家,闻听他已经出门。蔡世贵再三挽留武工队守候周大拿。这一夜周大拿都没回来,因为他早已得到消息,进城躲起来了。

  蔡世贵找不到周大拿,汪霞又拿当村长的事情考验他的觉悟,此计不成,别的计策又没想出来,他干脆在魏强面前撒泼。一向向往进步的女儿蔡灵芝见到父亲这样不进步,很是恼怒。她告诉魏强,自己愿意出面处理交公粮的事情,愿意给八路当村长。这下可把蔡世贵吓倒了。自己宠爱的女儿怎么着也不能出来做这样有风险的事情啊。万般无奈,他暗自骂着周大拿,哭丧着脸答应了魏强下达的筹集公粮的任务,并且出任村长。魏强安慰蔡村长,只是让他暗地出面联络,并不会让他冒多大的危险,如有需要,武工队会及时赶到,进行协调。

  汪霞在村子里的减租减息工作,因为周大拿的阻挠而进展缓慢,魏率领武工队直接去给周大拿做思想工作。周大拿阳奉阴违,结果魏强就能做到三日三登门,让出尔反尔的周大拿彻底崩溃,终于服服帖帖,汪霞也是十分感激。

  梁邦回家和母亲说起了魏强,这个人是他们梁家的世仇,一次比武,梁邦的父亲暗算了他,导致魏母守寡,带着儿子远走他乡,现在,飞刀老魏的后人来了,梁母让梁邦千万小心此人。

  二姑娘来炮楼找刘魁胜,自从那夜之后,刘魁胜刻意深居简出,连苟润田要他去喝酒,他都不肯出面,引得二姑娘却忍不住来找他,从此二姑娘情陷刘魁胜的情网,刘魁胜让二姑娘督促苟润田,为他自己的事情奔走。

  二姑娘果然去找苟润田为刘魁胜说情,多疑的苟润田却发现其中有问题,二姑娘也是爽快,早把刘魁胜千叮咛万嘱咐的不可说出真相的话忘到一边了,直承其事,苟润田恼怒异常,提枪就去找刘魁胜,刘魁胜却没想到这个结果,避而不见,只留下二姑娘跟苟润田寻死觅活。

  苟润田找到侯扒皮,让他出面招刘魁胜喝酒,准备在酒桌上干掉他,侯扒皮追问原因,苟润田却死活不说,只是拿出钱来让侯扒皮帮忙。侯扒皮答应下来,苟润田走后,刘魁胜从里屋出来,说只要如此继续几次,定可以从苟润田那里捞到好处,侯扒皮哈哈大笑,点破了刘魁胜和二姑娘的事,并明确提出要二姑娘来睡一晚上,否则,就只认大哥不认三弟。

  刘魁胜答应下来。可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和二姑娘说,二姑娘知道原委,很是伤心,她没有想到刘魁胜竟然是这样的人。刘魁胜祭起苦肉计的法宝,单枪匹马去见苟润田,被殴打,二姑娘心疼,她以死相拼护住刘魁胜。

敌后武工队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侯扒皮告诉苟润田,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坏了兄弟义气,刘魁胜纵有不是,也都只好揭过不提,苟润田看到有侯扒皮撑腰,拿刘魁胜没有办法。

  武工队帮助汪霞等人,在各村筹集公粮,抢收麦子。武工队在魏强的带领下,声东击西,故布疑阵,引得伪军疲于奔命,这边蔡村长率领百姓,顺利将麦子收割。苟润田不是省油的灯,他不仅认定抢割麦子是有组织的行动,而且初步怀疑组织者就是两面三刀哭天抢地的蔡村长。

  刘魁胜得知了侯扒皮伪造花名册,领取军火倒卖的事,去向松田报告,松田责成梁邦调查,侯扒皮事先得到了消息,火速从苟润田那里调集人员武器,做了弥补,没有获罪,不过他却恨透了告密的人,发誓要找到这个人碎尸万段。结果,他经过调查,发现只有刘魁胜有机会同时接触这几方面的机密。

  松田逐渐收缩各据点的日军数量,放权给警备队,侯扒皮投桃报李,积极活动,终于将苟润田调到了警备队,担任蔡村据点的头头,原以为能顺利提拔的刘魁胜再受打击,还得强颜欢笑地组织酒宴,接受了苟润田的领导。侯扒皮则在酒宴之后,明确跟苟润田表示,自己怀疑刘魁胜是暗中陷害他的人,他希望与苟润田捐弃前嫌,一起对付这位野心勃勃的小老弟。

  武工队让贪心的老侯扒皮投了武工队征集的粮食,老侯扒皮急忙把粮食送到了侯扒皮的炮楼,但没想到武工队院藏在粮食里,端了炮楼。但粮食却失踪了,魏强望着被扒开的墙洞,很是纳闷。

  由于各个武工队和各级政府的努力,敌人的夺粮计划受到了挫折,松田召集所有伪军进行了训斥,并责令他们加强清乡,把坚壁在民间的粮食找出来───总不能让皇军饿肚子,那些百姓既然愿意帮助八路,就让他们自己饿肚子吧

  侯扒皮带人蒙面血洗了某村的地主,全家灭门后,抢走了存粮,当然,他也没忘了为自己狠狠留下了那些抢来的财宝。

  连续几个村子的地主家被抢粮之后,各村地主们联合起来,推举周大拿出面找到汪霞,要求根据地政府设法惩戒凶手。马鸣和汪霞一起,连夜走访村庄,却在路上与哈巴狗他们的抢粮队伍遭遇,马鸣他们边打边退,脱离危险后,汪霞发现马鸣因为掩护自己而受了伤,马鸣简单地包扎一下,带伤去做劝说工作,总算安抚了周边村庄人心惶惶的百姓。

  武工队得知了消息,察看了被伪装成八路抢粮食的现场,觉得事态严重,必须抓到真凶,挽回影响。

  武工队将队员分散在周围的几个村子的地主家,刘太生和辛风鸣被分配在蔡村,埋伏在蔡村长家,辛风鸣对有文化的蔡灵芝很有好感,常帮助她学习,而刘太生却警惕地守望着,他的神秘感吸引了涉世未深的蔡灵芝。

  在太行山,马鸣深深思念汪霞,借汇报工作和学习心得为由,飞鸿不断。汪霞把信拿给魏强看,希望与他分享太行山根据地飞速建设的喜悦。

  刘魁胜从二姑娘那里得知,最近哈巴狗昼伏夜出,行踪可疑,他来到哈巴狗的据点拜望,却发现聚集起来的粮食上带着某地主家的印记,心中有了打算。

  侯扒皮摸进蔡村,与刘太生等交火,周围的武工队员闻枪声而鼓噪集结,一时间火把如林,群情激愤,侯扒皮眼见会败露而匆忙退走。

  蔡村的人认出了现场留下的一辆抢粮的大车,这是哈巴狗的炮楼征调的,魏强等人因此分析出,这是哈巴狗为了完成自己的指标而冒名来抢的,武工队员们定下了一个借刀杀人之计,派村长们向梁邦做了报告。

  梁邦听说哈巴狗的粮食都被骗走了,带人来到哈巴狗的炮楼检查,却发现松田带着宪兵队已经先到一步了,而哈巴狗也早已被绑了起来。

  哈巴狗一口咬定自己因为还没有征集到足够的粮食,所以还没有上缴,与抢粮血案无关。老松田抓起了哈巴狗的手下,要从他们嘴里掏出实情,而且特意挑选刘魁胜来审讯。

  刘魁胜先去找了哈巴狗询问真相,哈巴狗对自己兄弟依然是不吐实话。刘魁胜连夜入驻审讯室,整日整夜的熬在那里,累得自己都昏厥过一次,终于做到了不动大刑却让对方彻底崩溃,供认了实情。松田从刘魁胜那里得悉了这个让他恼怒的实情。哈巴狗被关进县城监狱。

  二姑娘来探监,哈巴狗让她去找侯扒皮求救。二姑娘想找刘魁胜,被哈巴狗严词拒绝。

  武工队得知哈巴狗被抓起来,立刻通过汪霞,联络四方百姓和地主到沧州请愿,要求惩罚凶手,伸张正义,坂本来向松田请示是否要杀了哈巴狗,松田老谋深算,说要拿他的命,换另一个人的真心。

  二姑娘硬着头皮去求侯扒皮,侯扒皮此刻也正自身难保,生怕因此引出自己的不是来,所以敷衍塞责。

  二姑娘回到家门口,刘魁胜等在那里,问她为什么没想到跟自己来打个商量?二姑娘坦言哈巴狗曾说刘魁胜看重自己的前程,不会冒风险营救自己。刘魁胜则激扬表示,从结拜之日,大哥其实就错看了我,如今我就要用自己的前程来换取大哥的性命,博一个义薄云天。刘魁胜真的来找松田求情。结果,松田告诉刘魁胜自己就在等他来说这一句话,你现在可以带你的大哥出去了。那一刻,刘魁胜油然而生士为知己者死的心情。

  第二天清晨,松田在大门口看见肃然等候的刘魁胜,人家要向太君献上一条对付八路军武工队的奇计,组建'夜袭队'。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