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上海剧情介绍

1-6集

月上海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少女任雨筝和母亲肖静月由福建乡下来到大上海,与分别了十年的父亲任耀荣团聚,同时庆贺其昌福钱庄开张之喜。耀荣此时早已安排好贴身跟班、与雨筝从小一起长大的陈林生带着雨筝欣赏上海滩的风光。雨筝对上海的一切都感到兴奋,一阵人潮把雨筝和林生分开了,雨筝被人推到了一个月份牌小姐选举的舞台处,评判员竟把冠军颁了给雨筝,本来已稳拿冠军的时家大小姐时品一因为雨筝的突然出现而没有得到期盼已久的桂冠,大发小姐脾气。时家大少爷时希蒙正在排演毕业大戏《罗密欧与朱丽叶》,却被妹妹时品一的到来搅得无法继续下去,品一还笑话哥哥的好朋友,隆禄钱庄的少爷俞先瑞扮演朱丽叶的样子实在好笑,一场排演只好草草收场。雨筝要去圣约翰大学探望以往的一位老师,刚好遇到他们在表演话剧,而剧中'女主角'先瑞却迟迟未回,雨筝被硬推上台演朱丽叶,和演罗密欧的希蒙第一次相遇,两个年轻人都被深深吸引住,结果演出非常成功。而希蒙的妹妹品一看见雨筝的演出,更是恼恨不已。演出完毕后,几名同学叫希蒙快去搭救先瑞,希蒙只得急忙而去,连和雨筝互相认识的机会都错过了。原来先瑞在书寓中为了搭救一名小先生柳若涵,和一个恶霸吵起来,先瑞连话剧演出都错过了。希蒙来到,竟出钱包了柳若涵一年,说完希蒙便带先瑞离开了,若涵欲出来多谢恩人,但连希蒙半边面也没有见过。希蒙和先瑞赶回学校,但已不见了雨筝下落,希蒙怅然若失。

月上海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昌福钱庄开张之日,耀荣在家设宴请来各界名流,源丰银行董事长时效勋夫妇也带着宝贝女儿时品一前来祝贺。雨筝为来宾们弹奏钢琴曲时,这时一把色士风的乐音也加了进来,乃是希蒙在吹奏色士风,两人合奏了美妙的一曲,这一对有年轻人有机会再见了。希蒙和雨筝走到花园中喁喁细语,品一却要想办法捉弄雨筝,谁知却被林生识破,受了捉弄。希蒙和雨筝的感情却得到双方家长的祝福,尤其耀荣和效勋,他们都希望结合两家的力量,在上海组成最大的财团,这当中只有隆禄钱庄的俞鹤廷心里不安,因为任家和时家结合后,他便远远落后两家人之后,这时商家李纪夫来找鹤廷,希望两人合作,以抗衡任、时两家的结合。希蒙和雨筝开始了二人的恋情,一向依赖希蒙的先瑞,因为失去朋友的扶持,常常寄情在书寓之中,和那些小先生和歌妓混在一起。希蒙和雨筝两人决定先行定婚,谁知就在双方家长见面之时,时母叶美仪见到任母肖静月之时,竟一言不发怒然而去。

月上海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叶美仪见到任母肖静月之时,竟一言不发怒然而去。静月则痛哭离开现场,留下的效勋也不知道该如何诉说这一切,也只得转身离开,希蒙和雨筝二人如掉入一场混乱的噩梦之中,二人都回去责问双方家长,但静月的答复除了哭之外,便只是继续痛哭,希蒙则只听到父母在房间中争吵再争吵。而李纪夫和俞鹤廷当然也不放过机会,在巿场中制造了两家不和的谣言,另一方面,时效勋最后屈服在美仪之下,决定解除和耀融的合作,令任陷入破产的困境。耀融为此带着手枪亲自上门去找时效勋,要和他当面说个明白,但是时家对待来访的耀融和林生十分冷淡,林生更和时家下人吵了起来,被时家下人挡在门外,只留下时效勋和任耀荣二人留在书房中,突然一声枪声响起来,林生冲入房间,只见任耀荣手执手枪,倒卧在血泊之中,而时效勋则呆呆站在尸体旁。

月上海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消息立刻传回任家去,静月也病重倒下。想不到在爱情上挫败的雨筝,一下子又丧失了父亲。在警方的调查下,他们接受了时效勋的说法,枪是任耀荣带去的,在争执之时,手枪走火,任耀荣死在枪下。雨筝和林生当然不能接受这个答案,她对时效勋作出控诉,就是希蒙想细心解释,也得不到雨筝的谅解。但希蒙并没有放弃希望,他仍然想从父亲口中得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主动去找雨筝,希望雨筝可以接受自己的解释,但是雨筝的反应是冷淡之外,更加上林生的极力阻挠,雨筝和希蒙已经成为陌路人一样。

雨筝父亲一死,雨筝也受尽了人间的冷暖,昌源钱庄的生意一落千丈,连往日的老朋友们也都不肯伸出援助之手,只得宣告破产,连房产也被收回,一家人落得穷途潦倒的地步。静月打发了所有下人,只留下林生执意要留下来照顾母女二人,要与她们相依为命。

月上海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雨筝两母女和林生搬到闸北的平民房屋,对于来到上海的一切憧憬,都变成了噩梦。林生为了维持雨筝母女的生活,终于在码头上找到一份苦力的工作。雨筝也准备一边上学一边找份工作,但屡屡碰壁,一家人过得十分艰苦。效勋给希蒙一张船票,叫希蒙尽早到英国留学。眼看自己离开上海的日期已经越来越近,希蒙下了决心再去找雨筝,希望能和雨筝离开上海,两人远走到英国去,再不理家人的一切,希蒙留下船票,表示会在船上等候雨筝。雨筝内心中也是充满了激烈的斗争,

希蒙呆呆在船上等候雨筝,不见雨筝到来,最后只见来送行的乃是先瑞,希蒙只有黯然上路,但仍然吩咐了先瑞,要在生活上帮忙照顾雨筝,这是他唯一可以做到的。

月上海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林生在码头拼命工作,希望能得到雨筝的爱情,但静月却让雨筝和她结为兄妹,让林生很是痛苦,暗下决心要出人头地,让母女二人重新过上好的生活。一次偶然的机会中,林生搭救了来码头帮父亲工作的先瑞,然后又在码头工人中制造内讧,为俞家做了一件大事,林生希望可以得到鹤廷的赏识,在他手下工作。鹤廷也十分欣赏他,想让林生到他的赌场为他做事。静月突然病倒,林生和雨筝为医疗费一筹莫展。雨筝到当铺去典当东西时遇到品一,品一对她的冷嘲热讽,把雨筝说得一文不值,表示如果雨筝要钱,她可以给她,但却要雨筝跪下来求她,雨筝种种都忍受了,实在忍不了要向品一下跪,最后都没有跪下,拒绝了品一的侮辱,毅然离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