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十三宗剧情介绍第11集

 

《软弱》 

 1990年春,童家戏班子的女儿——23岁心地善良的农村姑娘童玲为了改换门庭,拒绝了师兄张武的追求,嫁给了邻村的瓦匠赵长林。苦难的日子开始了。

童玲第一胎生了女儿,赵长林一家失望至极。长林父母以分家为由,把儿子、儿媳轰到摇摇欲附的老房子里,长林心里有气迁怒于童玲,第一次动手打了她。软弱的童玲唯有自怨自艾。第二胎终于盼来了儿子,却也被巨额的罚款耗光了积蓄,小家庭的日子过得异常拮据。

月子里的一天,赵长林以换液化汽为名拿家中仅有的四十块钱喝酒赌博,输个精光才回家来,童玲埋怨几句,长林挥拳便打。从此,酗酒、财博,打老婆成了赵长林的家常便饭,童玲的日子越发艰难。为了维持日常用度,她不得不隔三岔五回娘家的戏班子唱戏挣钱。

盖房子成了童玲生活中唯一的希望。她从娘家借了钱打下地基,从此省吃俭用,一门心思扑在盖房上。不料这时风波又起:只因童玲挑剔瓷砖的颜色,赵长林狠狠地打了她,童玲一气之下逃回娘家。好心的张武劝童玲离婚,童玲不肯,觉得唯有认命才是做女人的本份、直到公婆大闹娘家,童玲被迫回到婆家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软弱铸成了大错。赵父召开家族会议,逼迫长林与童玲离婚,童玲忍无可忍,为自己据理力争,长林父母从此越发嫌恶童玲。

一场大雨把老房彻底摧毁,童玲无奈,只得搬回婆家去住。

一次去县城买化肥,童玲巧遇张武和他的未婚妻,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喜欢张武的,可惜为时已晚,心中悔恨不已。

1999年春,新房即将封顶,童玲满心欢喜,以为苦日子熬到头了。不料这事引起了赵父的嫉妒,他以自己也要盖房为由,向两个儿子各要一千块钱。长林赌气把家里所有钱都给了父亲,童玲稍有微词就挨了丈夫的毒打,童玲吃打不过,深夜出逃,在荒凉的野外捱过了一个漫长的风雪之夜。

住回娘家的童玲终于打定了离婚的主意。赵长林来了,他凶神恶煞地点着衣柜,威胁童家父母兄弟交出童玲。童玲从此恶梦缠身,精神几近崩溃。

不几天,赵长林带着汽油和刀子又来滋事,童家父兄忍无可忍,一起动手把他捆在树上,赵长林破口大骂,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童玲忍无可忍,把汽油浇在长林身上,掏出打火机向他凑近……望着被熊熊烈火吞噬的丈夫,童玲一下子轻松了,她明白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她只希望自己受尽磨难的灵魂将在这温暖明亮的火焰中得到永生……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