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陵山剿匪记剧情介绍

1-6集

武陵山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解放军某部营长石忠奉命回乡,执行运粮任务,恰逢龚滩区民主政府成立,铁匠龚炳根当上了区长。龚滩区绅士三代元老冉文通满脸堆笑向新政府贺喜,并表示要积极捐粮捐物,支援解放军南下。解放军运粮的队伍,遭到土匪袭击,一批战士和群众不幸遇难,元凶是龙头山匪首陈子铨,可他却有意放风,报出了白水洞匪首黑鹰的字号。石忠闻讯率队赶来时,陈子铨等已逃之夭夭,因匪情不明,石忠及时制止了报仇心切的战士贸然追击的行为。老谋深算的'假善人'冉文通闻讯后拍手称快 ,并派人给盘踞在冉家塘芭蕉洞的匪首大儿子冉大兴传去口信,冉大兴星夜下山,匪首冉文通向儿子面授机宜……石忠到家乡当年住过的地方去寻访,到处已是断墙残垣,邻居告诉他,父亲冤死在国民党的监狱里,哥哥和当年的恋人、父亲收留的义女秀芸已下落不明。白水洞的匪首黑鹰原来就是石忠的胞兄石良,当年他在战场上杀了不抗日的上司而遭通缉,回到家来一气之下杀死杀父仇人龙师长,因而被逼上梁山到白水洞落草为寇。他听说有人冒他的名袭击解放军运粮队后非常气愤,并已猜出十有八九是陈子铨干的。他可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恶气,他和二匪首野豹在研究对策,如何报复陈子铨。夜晚,龚滩区公所遭土匪袭击,龚炳根领着另外两名战士赶回来时,土匪已逃跑。面对着一具具尸体,龚炳根悲痛万分。现场留下一个字条,自称作案者是龙头山的陈子铨。面对如此猖獗的匪案,战士们义愤填膺,决心向敌人讨还血债。

武陵山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因匪情不明,石忠强忍悲愤,决定暂时不带队伍进驻龚滩。奉西南军区首长的指示,酉阳军分区决定组建一支精干的便衣剿匪大队,由石忠任大队长。石忠在军区挑选了一批得力的战士,有身经百战的侦察排长秦乐天,侦察员陈毛牛、李奇、吴小兵等,还有老地下工作者、曾打入原国民党军队的副官余庆。根据余庆提供的线索,石忠等抓获了土匪支队长'涨头疯'。石忠与余庆研究,决定派余庆深入虎穴打入陈子铨匪部,并有意放'涨头疯'归山。'涨头疯'果然不负众望,把余庆带到了龙头山匪营。

武陵山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涨头疯'把余庆引上了龙头山,陈子铨和夫人张笑凤设宴接风,并委任他为参谋长。石忠和战友们经过对地形和匪情的研究后,决定到龚滩区进一步化装侦察。龙头山匪首陈子铨听说有人冒他的名夜袭龚滩,便要找黑鹰算账,在阴险狡诈的夫人张笑凤的劝说下改变主意,决定先派'涨头疯'下山探个究竟。西南服务团的新战士裴萱和杨立人被分配到龚滩区政府工作,两位新兵为了锻炼自己,自作主张不要县里人带路,自行前往龚滩,途中不辨真伪误入土匪圈套,被押到龚滩。白水洞二匪首野豹来到冉文通家表示,如果是陈子铨真的冒黑鹰的名抢解放军的粮,决不善罢干休,一定找他算账。而冉文通却阴险地告诉野豹,现在共同的敌人是解放军,大敌当前,不要自相残杀。化装侦察的石忠等人来到龚滩区,发现'涨头疯'等匪徒绑架裴萱、杨立人并向群众进行反动宣传,情况紧急,不得不打乱了既定的侦察计划,石忠等率战士们和匪徒展开了激战。关键时刻,石忠挥枪击毙'涨头疯',救下了裴萱,如噩梦中醒来的裴萱瘫倒在石忠怀里,流下了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的热泪……

武陵山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冉文通派二儿子冉二兴给陈子铨送信,请他下月十五到冉府共商'大计'——如何对付解放军和新生的民主政权。石忠发现冉文通与土匪有密切关系后,果断决定表面上带队离开龚滩,暗中入住冉家大院。冉文通无可奈何,表面笑脸相迎,暗地里搞阴谋诡计,企图迫使石忠等自行离去。龙头山土匪血洗高谷等几个区政府,杀害了区委书记刘视山,反动气焰十分嚣张。阴历十五临近,离土匪们聚会的日子不远了,可解放军丝毫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冉文通心急如焚,心生一计,决定把二儿媳妇金玉抛出去,施展一出'美人计'。

武陵山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冉文通指使二儿媳金玉诬陷解放军战士陈毛牛,并借题发挥,搞得满城风雨,石忠明察秋毫,使冉文通白费心机。张笑凤为考验余庆,有意派阿香和余庆进城执行公务,途中阿香用色相勾引余庆,余庆不允。她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拔枪相对,要余庆老实交代。余庆火眼金睛,巧妙应对阿香的软硬兼施,不但取得了阿香的信任,而且又把侦察土匪活动的情报送到了秘密联络点——许二嫂处。石忠接到余庆的情报,决定采用欲擒故纵之计,主动撤离冉府,撤离龚滩区。不可一世的陈子铨准备借冉家'十五'聚会之机,干掉黑鹰,狡猾的张笑凤极力劝阻。凶神恶煞般的陈子铨率队开进龚滩镇。

武陵山剿匪记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陈子铨命人把百姓抓来。他发现黑鹰还没有到,洋洋自得地以为黑鹰不敢到龚滩来见他,谁想话音未落传来两声枪响,黑鹰出现在他的眼前,并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壳,使陈子铨显得非常难堪。在冉文通的极力劝阻下,双方言归于好,冉文通在酒桌上不断煽动大家的情绪,要枪口一致对外,联合起来打解放军,冉大兴也从芭蕉洞下来,加盟其中。冉文通等人的情绪助长了陈子铨的嚣张气焰,他准备在龚滩长久驻扎下去,并扬言要把司令部搬到山下来……而黑鹰相对比较冷静,他主张井水不犯河水,表示如果共产党能够给他留条出路,他是不会惹是生非的,次日凌晨,他便悄悄离开了龚滩镇,返回白水洞。第二天,陈子铨率众匪在龚滩区抢修工事,准备和解放军决一雌雄。当晚石忠率便衣剿匪大队在二营的配合下,包围了龚滩镇。半夜,对镇上的土匪发起了围剿,土匪们狼狈逃窜。陈子铨认为冉文通有通共之嫌,一气之下挥抢将冉文通击毙,而他自己也被石忠当场击毙。冉大兴、冉二兴被当场活捉,而地下工作者余庆则巧妙地使用了金蝉脱壳之计逃出龚滩区,回到了龙头山,并把陈子铨被解放军打死的消息报告了张笑凤。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