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恋剧情介绍

1-6集

江湖绝恋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八月十五月圆时分。

  广州通城江边,一处水阁内灯火通明,广东水陆商会的会长欧震天全家正在为结拜兄弟马天放践行。两年多前,身为广东水运行业龙头的马天放因被查出替革命党私运军火而获罪入狱,欧震天顶力相救,终于使马天放获释,但马天放不仅身心俱损,甚至连基业都荡然无存,心灰意冷之下,他决定带着妻儿回去曲州老家。

  水阁里推杯换盏,随着酒醉的马天放饮干最后一杯酒,'砰'地推开窗户,瞬时,五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入水阁,此刻两位夫人已经中毒倒地,欧震天与马天放惊诧之下想联手对敌,马天放却胸口剧痛,嘴角见血,欧震天与黑衣人混战在一起。

  欧震天认出其中一人,并飞镖打伤此人。随即把女儿非雪扔出水阁,欧非雪驾驭坐骑,迎接掠出来的欧震天,受伤的黑衣人追出,马自舟救起欧非晴上了马车,向远处奔去,欧震天在马屁股上打上飞镖,只听一声枪响,欧非雪回头看到,欧震天脑门上一股血喷出,欧震天摔落马下,受惊的马驮着欧非雪消失在夜色中。

  与此同时,广州城里欧家大宅突然传出惊天的爆炸声,顿时火光冲天,欧家上下三十多口,全部葬身火海……

  现场只剩下受伤的黑衣人伏在欧震天的尸体上嚎啕大哭……

  天亮了,通城警察局探长司徒和调查此案,却不见蛛丝马迹。于是,欧震天夫妇和女儿的尸体被草草埋葬,一代枭雄只落得一杯黄土。从此欧震天和他的'天泰'字号在广东水陆两道一笔抹去。

  欧家出事的第二天,一行车队在观前街一处宅院前停下,原朝廷工部侍郎,后又任职于北洋政府的季博康季大人辞去官职,携眷返乡。季博康发现受伤的季安尘。

  不出一个月,一个新的字号'广元行'出现在通城,它背后的东主,正是季博康。

  十年后

  富水街是通城里票号、行会聚集的所在,季家广元行的货运和钱庄总号就分设在这条街的两头。季博康的妹妹季安尘是钱庄的当家人,她正在后面和账房总管钱爷对账,却听得前面枪声大作,两人立即赶了出去。

  季家货运总号里,二少爷季峰正在和大哥季岳通电话,突然贴身手下文杰跑来报告,有人打劫广元钱庄,挟持了柜台的人,季峰撂了电话,带着人飞跑过去。


江湖绝恋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此时的广元钱庄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五个劫匪扑向柜台时,柜台后的人就拉下了安全装置的手柄,各个出口和通向库房的暗门都落下了铁栅栏。但劫匪也打伤了几个柜台职员,劫持了从里面跑出来的钱爷,威胁要季安尘打开库房。双方形成对峙的局面。

  呼啸的警车把广元钱庄团团围住,季峰赶到,警察却不让他入内。季峰不管三七二十一拿着枪带着人就从后面的暗门往里闯,却被人反手扣住,卸掉手枪。来人正是通城警察局新上任的探长司徒雪,神探司徒和的女儿,她得知钱庄出事,飞速赶来指挥。司徒雪警告季峰,要他不要妨碍警察办事,气的季峰七窍生烟。

  司徒雪要季峰画出钱庄的结构图,正在大家研究地图时,匪徒提出让季家派人送进金库钥匙,并开枪打伤钱爷,以示警告。

  司徒雪装作季家秘书要进去,被匪徒拒绝,季岳拿过钥匙,拖着把椅子坐在了钱庄门前。季岳一番滔滔不绝的言论,说得劫匪晕头转向,终于答应先放走部分人质,唯独留下他与季安尘。

  抢到钱的劫匪开始逃窜,两个劫匪被击毙,一个负伤被抓,领头的泓哥和另一匪徒逃向前门。冲出前门的匪徒被警察击毙,突然人群里有人扔出一颗烟雾弹,鸿哥在烟雾弹的掩护下逃走。

  当晚,得到消息的季博康从香港赶回广州,季峰诉说了事情的经过,季博康当即吩咐三件事:一、派人安抚钱爷家人,一切后事由季家承担。二、向各条道放出消息,有谁知道跟今天劫案有关的事,来知会季家一声,季家必有重赏。三、增派人手二十四小时看守季家的货仓、码头和库房。同时,自己则前去会见警察局的胡副局长。

  钱爷临终前交给季岳一块怀表,让他送给摆糖水摊的沈姑婆……

  司徒雪得到线报,发现逃跑的鸿哥藏身之处,司徒雪带队直奔城外破屋,刚到屋外就与埋伏在此的季岳等人相遇……

  突然院里传出枪响,司徒雪等人冲进一看,鸿哥已倒在血泊里,季峰还抓着他的衣服,被鸿哥带走的几十万现金却不翼而飞,季岳和季峰都被司徒雪以嫌疑犯的身份带回警察局。

  警车驶进警局,几人下车,突然有人来报说被关在牢里的王五死了……


江湖绝恋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司徒雪逼问看守,看守说季博康跟胡局长来看过犯人,司徒雪怀疑季家监守自盗。

  司徒雪气愤地要去找胡局长,却在走廊遇到正在争吵的邱队长和小洛,上前一问,司徒雪更是火不打一处来,原来,季家两位公子被胡局长下令放了,司徒雪追出警局,拦住季博康的车,司徒雪说她一定会查出幕后黑手。

  密室,黑衣蒙面女子带着现金到来,交给一个坐在阴影里的男子并说绝对查不出跟他们有关,男子笑着说,他就是要用季家的钱来搞垮季家。

  司徒雪就是当年欧家血案死里逃生的欧非雪,她被神探司徒和救下,并认作干女儿,送到英国念书,十年后在她的执意要求下,进入警局做了探长。

  季博康和季峰季岳谈起钱庄劫案,二人纷纷表示看法,季岳却比他看的更深一层,季博康对季岳的分析大加赞赏,并告诉季岳和季峰,广元钱庄的钱是有记号的,要季岳和季峰叫人留意。

  胡局长的五姨太家,突然收到一个黑包,露出满满的大额现钞,五姨太高兴地抓着钱不愿放下,胡局长却说,非常手段必有非常之事……

  广元行对面一家铺面在大兴土木,大家对其一无所知。

  季岳告诉沈姑婆钱爷死讯,并交给她怀表。

  黑夜,欧家废墟上一个驼背人在哭泣,突然一个闪电,照亮沈姑婆恐怖的脸。

  季安尘在祭台前点上三炷香,面无表情地盯着祭台上的牌位。

  季家为钱爷发丧,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在广元门口,遇到对面商行开业,舞狮的人群挡住发丧的队伍,天泰的招牌迎风摇摆,司徒雪惊愣地看着,季博康和季安尘也不由得愣住,这时,二楼阳台一位柔弱的漂亮少女非常得体的让底下的人给季家让路,队伍过去后,马自舟出现在女孩身边。混在人群中的沈姑婆看到楼上的女孩和天泰的招牌,惊讶得目瞪口呆。


江湖绝恋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司徒雪失魂落魄地跑回家,拿出自己珍藏的天泰小旗子,对小洛说,她怀疑今天出现的女孩是自己的妹妹……

  季岳帮季爷收拾东西,在本子里发现两张写着沈秀姑名字的银票,季岳想起怀表,认为沈秀姑应该就是沈姑婆,可当他给姑婆银票时,沈姑婆一口回绝,说自己的名字不叫沈秀姑……

  季博康命令季岳三天内回广元上班,三天后在广元见不到人就脱离父子关系。

  胡局长接到季博康电话,跟季博康说不认识什么马自舟,而五姨太粉艳红的客厅里,坐着的正是天泰楼上出现的那个年轻人,粉艳红称呼他为'少马爷',原来胡胖子家收到的一包现钞,正是此人所为。

  广元行里,季峰接待了来租一号码头仓库的马若岚,天泰的女当家,马自舟的妹妹……

  司徒雪带着小洛来到天泰行,指名要见当家人,可黄总管却说两位当家人都不在,但告诉司徒雪天泰的当家是马自舟时,司徒雪腾地站起来……

  马若岚对季峰用激将法租下季家仓库。

  少马爷很高兴,说现在可以正大光明地盯紧季家的一举一动。

  沈姑婆把糖水摊摆到了天泰对面,少马爷带着若岚喝绿豆沙,绿豆沙的味道和沈姑婆手上的疤痕让若岚感到很熟悉,可是她又想不清楚,沈姑婆的古怪和对若岚的关注引起少马爷的注意。

  季博康和季安尘说怀疑现在天泰的当家是马天放,并且是为了当年欧震天留下的财产而来。

  季岳几次到沈姑婆的糖水摊找她都没找到,邻居说她可能病了季岳也就没在意。

  季岳在酒吧装醉骗出了'季家银票'的出处,并要季峰陪同去查。

  妓院,百花楼,季岳死拉活拽地把季峰拉了进来。季峰哪里到过这种地方,季岳却泰然自若,他点名要芙蓉。老鸨却说芙蓉被胡局长叫去了,并说最近芙蓉和胡局长很近乎。


江湖绝恋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夜晚的天泰行,一个黑影潜入,来偷账本,突然少马爷带着人出现,不料被黑衣人逃掉。少马爷秘密地与一个人通电话说'鱼已经咬钩了'。

  深夜的欧家废墟,隐隐传来低低的哭声……

  季家军火仓库里,季博康与周将军的手下刘参谋密谈。要送军火支援周将军。货舱外面,马自舟的人一直在偷偷窥视……

  季博康责问季峰一号码头的事,并严令季峰以后任何与天泰有关的事情都必须告诉他。季岳开始到广元上班,他说出胡局长与钱庄劫款的事。季博康说肯定是有人贿赂他的。

  季家码头,一号仓库内季博康与周将军的手下刘参谋密谈,两个人检查枪支。季博康支持周将军,帮周将军利用英国人的关系走私军火。

  送刘参谋的车刚出码头,碰见了马自舟的手下,豪哥注意的看着这辆车,但是车帘严严实实的,什么都没看见。

  沈姑婆在街上与马若岚相认,马若岚却什么都不记得。

  季岳把钱的事情告诉了司徒雪,司徒雪开始继续暗查此事。

  若岚告诉马自舟街上发生的事情,马自舟立刻紧张起来,叫来瑛姐……

  黑夜,沈姑婆把一包东西藏到床下,突然门被风吹开,沈姑婆关上门一回头,惊恐地看到一个白衣女子……

  几个小孩玩耍中发现了沈姑婆的尸体。司徒雪等人赶到现场……

江湖绝恋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若岚从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床边放着一堆血衣,少马爷赶来,若岚说自己梦里杀了人。

  现场有证人说昨晚看见一个男的从沈姑婆家里走出来,司徒雪把证人带到警局画素描画像,画像出来所有人大吃一惊,此人正是季岳。

  少马爷给瑛姐一个耳光,责备她将血衣放在若岚房间,瑛姐说是钟先生让她这么做的。

  季峰在仓库用计查看天泰货物,豪哥怒视季峰离去的背影。季峰得出天泰租用一号码头就是为了监视季家,季博康称赞他终于学会凡事多想一层。

  司徒雪将季岳抓回警局,通过审问发现沈姑婆的名字,司徒雪跑到停尸间确认了沈姑婆原来就是十年前自己家里专伺候娘的佣人。

  季博康和季峰找到胡局长,和司徒雪与小洛对质,在季博康的担保下,季岳被保释出来,但是在没破案之前季岳不得离开通城半步。

  少马爷找钟先生去理论为什么要把血衣放到若岚的房间,钟先生说若岚不过是一个棋子,就是要利用她,逼迫当年参与事件的人现身。少马爷说原本我们的用意只是搞垮季家,夺下通城所有的货运渠道。可是现在?钟先生说,马若岚现在病的很严重,正好可以借口复仇,把绊脚石一个一个除去。

  从警局回到家后,季博康担心最近频频出事,要季岳搬回季家,季岳拒绝了。又让季峰去查清楚天泰的货物问题。

  季岳约司徒雪在三合楼谈沈姑婆被杀案的一些细节问题。

  季峰夜潜一号码头,不料天泰早已将货物清空。

  季岳陪同司徒雪再次来到沈姑婆家里,继续探讨来杀沈姑婆的不是为了图财,沈姑婆舌头被割下,身上多处刀伤,是被折磨致死。此时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季安尘和季博康说,怀疑沈姑婆的死与天泰有关系,季博康说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腥风血雨呢。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