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荐轩辕剧情介绍

25-30集
血荐轩辕剧情介绍

血荐轩辕分集剧情介绍第25集

张诚恐唐碧借助镇江镖局脉络藏身,遂下暗杀令,以成为锦衣卫的孟磊提着镇江镖局镖师的人头回来,张诚大感满意。孟磊返家,发现娉婷在其房中沐浴,并表示自己是礼物,若他不接受,下场只会落得转赠别人,孟磊仍不为所动,转身离开。倩娘与宇文峰投栈,宇文峰向她表示自己随一群杂耍艺人上京便可,倩娘悉心安排菜肴,并为他再奏一曲,其后,倩娘战战兢兢告知孟磊已被处斩,宇文峰激动之际,竟发现她已服毒。

司马义无意中发现倩娘正被埋葬,强行运功救她,不果,更被雷电击中倒地。宇文峰途经牛家村,忽闻唐碧的声音,惜未能与她相遇。唐碧夜祭孟磊,遇盲眼大师,并接受他开导。唐碧翌日往清心寺找大师,竟重遇在寺中超渡孟磊的宇文峰。火生指宇文峰的双眼只有秦淮能救,遂决定回京找寻她和铁山等人。

逍遥知道娉婷为张诚办事,知她要借锦衣卫来对付唐碧,劝她放手,娉婷拒绝。皇甫英调戏娉婷,孟磊看在眼里。皇甫英与孟磊奉命杀人,皇甫英乘机暗算孟磊,事后遭张诚痛骂。宇文峰帮忙做家务,却不慎将唐碧所珍藏的王怡头发弄散,唐碧感叹。唐碧坦言难以面对过往的日子,包括眼前人及自己,宇文峰指二人均需要时间适应。此时,锦衣卫寻至,二人愤力抵抗之际,司马义突然出现……

血荐轩辕分集剧情介绍第26集

凌峰随司马义至客栈,突闻熟悉的琴声,一怔。原来当日司马义拥倩娘尸首遭雷电击倒,倩娘因此死以复生,司马义遂以内功替她续命疗伤。倩娘表示是次要求司马义跟凌峰决战,为的是要他承诺不找张诚报仇而枉送命,凌峰为难。司马义劝凌峰放弃报仇,又指他的命是属于自己的,不容他送命给别人。凌峰回武当,无语对唐碧,唐碧却没有责难,凌峰慨叹身不由己。

唐碧劝秦淮放下对孟磊的思念,秦淮遂放开怀抱游山玩水,离开武当。凌峰在镇上买醉,火生上前表示唐碧二十年来的生存信念全为了凌峰及报仇,难得二人破镜重圆,劝他放开报仇之事,又指有他在唐碧身边,自己可安心与铁山离开。凌峰心结解开,喜孜孜返武当,却惊悉唐碧留书出走。

刍狗从逍遥口中,知娉婷已投靠锦衣卫,遂往找她,并誓言留下来保护她,娉婷却恶言相向,更不惜脱下衣服,逼他离开。刍狗买醉,听见皇甫英向部下笑说当日强暴娉婷的滋味,愤然将他杀死。娉婷得知刍狗杀了皇甫英,决收留他。秦淮怀疑自己误投黑店,伺机欲逃,却原来是八帮十二派的人马为逃避锦衣卫的追杀,才到此开客栈,秦淮遂着手医治众人。当晚,黑衣人来杀司徒鹰等人,欲杀秦淮时忽然停住。秦淮怀疑黑衣人是孟磊,决定返京求证……

血荐轩辕分集剧情介绍第27集

秦淮从逍遥口中得悉王怡为娉婷所杀,震惊地表示要告诉孟磊。娉婷见逍遥准备向盂磊告密,以为被出卖,强抢他手上的信时,将他刺死。娉婷跟踪秦淮到河边,秦淮惊闻她杀了逍遥,娉婷将秦淮按于水中溺毙,不料,正欲离开时,惊见孟磊经过,娉婷讹称锦衣卫追杀秦淮,与孟磊合力将秦淮救回上岸,孟磊发现秦淮还有脉搏,娉婷心惊。

娉婷见秦淮昏迷不醒,命刍狗上武当查探凌峰行踪的线索。刍狗上武当赫见司马义,转身逃走时被截。司马义追问原因,刍狗请他让自己走自己选择的路,司马义怒然断绝主仆关系,刍狗难过,叩头报答多年恩情。冯保与居正质问张诚利用锦衣卫刺杀刘总兵,公器私用,张诚矢口否认。张诚因孟磊执行任务时留下活口,险些丢官,指摘娉婷没好好监视他。

娉婷憋住闷气回府,却又被孟磊怪责在秦淮房中摆放鲜花,令她出红疹。孟磊经大夫解释后,始知错怪了她,再见娉婷为秦淮按摩,更感内疚。孟磊向娉婷道歉,娉婷乘机指二人同病相怜,暗示要跟他一起。娉婷扶着醉醺醺的孟磊回房,毅然脱下衣服上床。孟磊醒来发现跟娉婷发生关系,不安。娉婷却表示知道他心中只有王怡和秦淮,着他不必介怀。司马义心知倩娘对凌峰念念不忘,决定离开武当去找凌峰回来,让她安心……

血荐轩辕分集剧情介绍第28集

张诚为试探居正是否装病,借传圣旨到太傅府,居正遂命徐爵拖延时间。居正不支晕倒之际,一黑衣人运功替他输真气。张诚以圣旨威吓徐爵,逼居正现身接旨,居正此时精神奕奕出现,张诚大失所望。居正布局引出匿藏府中的凌峰,游说他合作铲除张诚,带罪立功,凌峰坦言只是利用东厂线眼寻找唐碧,居正再晓以大义,凌峰却不为所动。

徐爵有感居正时日无多,突向张诚投诚,张诚着他以实质行动明志。孟磊请娉婷代为照顾秦淮,娉婷暗喜。徐爵调走侍卫让孟磊入屋行刺居正,幸凌峰及时出现。凌峰挑起孟磊面具,惊见爱子仍在生。凌峰质问徐爵调走侍卫及帮助刺客逃走,居心何在,徐爵笑答良禽择木而栖。冯保向万历报告居正受袭一事,徐爵力证凌峰是刺客。

凌峰追问孟磊苟且偷生背后的原因,更指张诚是陷害唐门的元凶,且杀居正会为害社稷,孟磊指不再理会上一代的恩怨,凌峰痛心爱子助纣为虐,说会请继光的戚家军回京保护居正。孟磊见父后,心中忐忑,向昏迷中的秦淮倾诉。凌峰到军营说服继光入京保护居正,继光却不敢轻信凌峰的一面之辞。娉婷向张诚报告凌峰往找继光,张诚本不相信,后闻继光已拔旗起营,面色一变。万历趁居正养病期间,着张诚陪自己游玩,享受片刻自由……

血荐轩辕分集剧情介绍第29集

秦淮从逍遥口中得悉王怡为娉婷所杀,震惊地表示要告诉孟磊。娉婷见逍遥准备向盂磊告密,以为被出卖,强抢他手上的信时,将他刺死。娉婷跟踪秦淮到河边,秦淮惊闻她杀了逍遥,娉婷将秦淮按于水中溺毙,不料,正欲离开时,惊见孟磊经过,娉婷讹称锦衣卫追杀秦淮,与孟磊合力将秦淮救回上岸,孟磊发现秦淮还有脉搏,娉婷心惊。

娉婷见秦淮昏迷不醒,命刍狗上武当查探凌峰行踪的线索。刍狗上武当赫见司马义,转身逃走时被截。司马义追问原因,刍狗请他让自己走自己选择的路,司马义怒然断绝主仆关系,刍狗难过,叩头报答多年恩情。冯保与居正质问张诚利用锦衣卫刺杀刘总兵,公器私用,张诚矢口否认。张诚因孟磊执行任务时留下活口,险些丢官,指摘娉婷没好好监视他。

娉婷憋住闷气回府,却又被孟磊怪责在秦淮房中摆放鲜花,令她出红疹。孟磊经大夫解释后,始知错怪了她,再见娉婷为秦淮按摩,更感内疚。孟磊向娉婷道歉,娉婷乘机指二人同病相怜,暗示要跟他一起。娉婷扶着醉醺醺的孟磊回房,毅然脱下衣服上床。孟磊醒来发现跟娉婷发生关系,不安。娉婷却表示知道他心中只有王怡和秦淮,着他不必介怀。司马义心知倩娘对凌峰念念不忘,决定离开武当去找凌峰回来,让她安心……

血荐轩辕分集剧情介绍第30集

张诚为试探居正是否装病,借传圣旨到太傅府,居正遂命徐爵拖延时间。居正不支晕倒之际,一黑衣人运功替他输真气。张诚以圣旨威吓徐爵,逼居正现身接旨,居正此时精神奕奕出现,张诚大失所望。居正布局引出匿藏府中的凌峰,游说他合作铲除张诚,带罪立功,凌峰坦言只是利用东厂线眼寻找唐碧,居正再晓以大义,凌峰却不为所动。

徐爵有感居正时日无多,突向张诚投诚,张诚着他以实质行动明志。孟磊请娉婷代为照顾秦淮,娉婷暗喜。徐爵调走侍卫让孟磊入屋行刺居正,幸凌峰及时出现。凌峰挑起孟磊面具,惊见爱子仍在生。凌峰质问徐爵调走侍卫及帮助刺客逃走,居心何在,徐爵笑答良禽择木而栖。冯保向万历报告居正受袭一事,徐爵力证凌峰是刺客。

凌峰追问孟磊苟且偷生背后的原因,更指张诚是陷害唐门的元凶,且杀居正会为害社稷,孟磊指不再理会上一代的恩怨,凌峰痛心爱子助纣为虐,说会请继光的戚家军回京保护居正。孟磊见父后,心中忐忑,向昏迷中的秦淮倾诉。凌峰到军营说服继光入京保护居正,继光却不敢轻信凌峰的一面之辞。娉婷向张诚报告凌峰往找继光,张诚本不相信,后闻继光已拔旗起营,面色一变。万历趁居正养病期间,着张诚陪自己游玩,享受片刻自由……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