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夫成龙剧情介绍

1-6集
憨夫成龙剧情介绍

憨夫成龙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凌彩凤忙着做家务之际,二娘柳湘湘则在替女儿彩蝶悉心打扮,希望她得到城中首富之子包继宗垂青。彩凤去市集买鹅为父顺昌接风,却因仗义帮忙傻仔兼「笑口酥」的太子丁常旺,鹅被偷走了。湘湘偷古董鼻烟壶去典当,再去打马吊,发现鼻烟壶是假的,始知被彩凤整蛊,气极。彩凤有感顺昌为生计四处奔波,表示储了一点钱,希望重开亡母的「芬芳茶馆」,顺昌欣然说好。 彩凤与继宗的堂兄大富以高价争买最后两个笑口酥,并发生龃龉。彩凤见继宗为父而买笑口酥,让出一个给他,继宗读赏她。彩凤到广丰行洽谈祖铺事宜,与大富冤家路窄,大富故意提高租金。此时有客人来购买上等茶叶马骝搣,彩凤指出错处,令继宗男眼相看,继宗愿以月租十租铺给她。彩蝶以为继宗看在她份上才减租,雀跃不已。彩凤打扫茶馆时遗失手绳上的一颗珠,常旺拾获时被流氓抢夺,情急下吞下肚内。常旺为珠儿还给彩凤,设法令自己肚。常旺母米珠莲认为是时候替常旺娶个老婆,于是拿契约要湘湘履行婚约,湘湘大惊失色。

憨夫成龙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彩蝶知道要嫁给傻仔常旺,哭着要湘湘想办法解决。继宗借口送来柳公权字帖给彩蝶,实欲见彩凤,湘湘见到他即灵机一动。湘湘使计令顺昌出门,再拜访继宗,问他是否喜欢其女儿,又催他赶快下聘,继宗以为她说的是彩凤,欣然说好。湘湘与彩蝶喜见聘书,当知道继宗要娶的是彩凤,犹如晴天霹雳。湘湘想起丁家与包家同一天来迎娶,心生移花接木之计。彩凤接到绑架顺昌的勒索信,湘湘献计着她嫁继宗后向包家借钱赎父,彩凤无奈答应。 常旺到茶馆向彩凤说再见,因为珠莲说娶了老婆后不能再见别的女人,彩凤也黯然说要嫁人,不方便再见面,常旺闻言更舍不得她。成亲前夕,珠莲替常旺上头及教他礼仪,但常旺兴致缺缺,当珠莲告知新娘是彩凤时,即嚷着要立即娶她,珠莲失笑。彩蝶见彩凤为救父甘愿牺牲,心情矛盾。丁家花轿迟迟未到,反而包家花轿却早到,彩凤救父心切,自己上了包家花轿,湘湘大急,惟有再施诡计。

  常旺与彩凤拜过堂后,彩凤惊见新郎是常旺,知道拜错堂,嚷着要离开,珠莲却不让她走。另边厢,彩蝶将蒙汗药倒入合卺酒内,但继宗未喝已醉倒。彩凤被珠莲锁在房中,表示要向湘湘问个明白才放人。彩凤在彩蝶给她的馒头中发现字条,始知一切是湘湘的诡计,心往下沉。

憨夫成龙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翌晨,继宗醒来惊见枕边人是彩蝶,彩蝶说出原委,继宗只感受骗,且坦言只喜欢彩凤,彩蝶伤心说米已成炊。继宗父庆丰为了家声及怕彩蝶会自杀,着继宗只好认命,继宗无奈。湘湘特来向包家请罪,继宗见彩蝶哭着要离开,只好说将错就错,湘湘母女大喜。珠莲往找湘湘晦气,不过说错有错着,只可惜彩凤不肯洞房,湘湘献计。 顺昌回家惊闻两女已嫁出,即到丁家将彩凤带走。父女回家途中被官差指逃婚要收监。彩凤不想老父受牢狱之苦,答应嫁给常旺,顺昌无奈赞成。顺昌返家找湘湘晦气,却见她正在悬梁自尽。常旺父有力教常旺如何洞房,常旺似懂非懂。常旺一入新房即说要搞气氛及睡觉,吓坏彩凤。彩凤拿着两根大竹教常旺如何「洞房」,常旺觉得很好玩。夜深,常旺替彩凤盖被,又叫她睡在床上,自己睡在地上,彩凤暗赞他心地善良。

  翌晨,有力及珠莲在大厅苦候二人来斟茶,却等到日上三竿,只见常旺给彩凤面。彩凤决定大洒丁家金钱,买了大堆衣物首饰作为三朝回门礼物,珠莲二老为了常旺只好哑忍,日后要她好看。彩蝶正式向庆丰等斟茶,继宗堂姐金枝故意向彩蝶施下马威及不停吓唬她,彩蝶为了做好包家媳妇,耐心听教。三朝回门日,顺昌一见常旺就头痛,彩蝶则愧对彩凤。

憨夫成龙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顺昌担心彩凤已洞房,彩凤安慰说要做个大食懒兼大花筒,誓要丁家忍不住休掉她。彩凤将彩蝶给她的字条给湘湘看,湘湘怕被顺昌知道,慌忙向彩凤道歉,彩凤要胁她支持重开芬芳茶馆。彩蝶也哭着向彩凤认错,彩凤不忍心原谅她。晚饭时,顺昌一见常旺就有气,常旺两杯下肚,竟将有力对顺昌的批评说出,接着醉倒地上。继宗帮忙彩凤送他离开,话别时彩凤频呼继宗为妹夫,又着他多爱护及体谅彩蝶,继宗死心。 湘湘请庆丰参加芬芳茶馆开张礼,庆丰不屑,金枝更言词单打。彩蝶惟有自掏腰包打造金茶壶作贺礼,继宗突然出现付钱,彩蝶心甜。茶馆开张日,珠莲与有力不请自来,更使计令彩凤当众斟茶给他们。事后彩凤带常旺去买首饰,可惜珠莲已下封杀令,彩凤气结,回家后更没有饭吃。是夜,彩凤到厨房找东西吃,竟连半粒也找不到,还被珠莲锁在厨房,说要好好教训她。翌晨常旺四处找彩凤,珠莲即讹称彩凤在饥馑筹款,吩咐他不要破坏真一片善心。

  彩凤被困两天后乖乖做家务,且听到媳妇二字即变得神经质,更在午夜磨刀,指着常旺的肚腩说要切猪腩肉,吓坏珠莲二老,二老商量休掉彩凤。翌日,二老到茶馆拉着顺昌去乡公所,要镇长批准休了彩凤,又说会出钱安置她到疯人院,顺昌大惊下爆出彩凤在做戏。

憨夫成龙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彩凤欲返茶馆帮忙,却被常旺缠住,怒他只顾玩乐,突然常旺被书齌的朗读声吸引。杨佩君从省城来到乌龙镇,四处寻找失踪的未婚夫李继宗,不幸钱包被女扒手偷了,彩凤见她仿徨失措,带她返茶馆帮忙顺昌,佩君感激。常旺嚷着要读书写字,做个有用的人,珠莲二老答应并替他准备仿真面试。四人到书齌,老师鲁先生问常旺平日最喜欢做甚幺,常旺的答案令三人尴尬不已。喜孜孜拿着文房四宝回家的常旺与佩君发生碰撞,佩君一见常旺即激动地叫「继宗」,吓得常旺落荒而逃。佩君发现彩凤的丈夫就是常旺,晴天霹雳,当知道常旺最近才寻回,觉事有可疑。常旺彻夜写字写得满地是纸,彩凤失笑又赞赏。佩尹借意拜会彩凤见常旺,当彩凤邀她当常旺的老师,及搬来同住连忙答应。上课时,佩君不断追问常旺是否记得她,又煲香蕉糖水来测试他,吓怕常旺。佩尹忆起李继宗失踪及其亡浸死的事,誓要恢复常旺的记忆。庆丰见长工阿虎又添丁,着继宗加把劲,继宗敷衍他。继宗借口工作忙,逃避与彩蝶同,彩蝶黯然神伤。常旺不肯上课,彩凤硬拉他去。佩君准了小食,又唱歌给常旺听,企图刺激他的记忆,不果,只好利用针炙,常旺大叫逃出。彩凤与顺昌怀疑有贼偷入茶馆,结果发现是常旺。原来常旺俏俏来帮忙,可惜愈帮愈忙,令顺昌损失惨重。常旺不肯回家,还展示针孔说不会问题被老师扎针,彩凤即拉常旺回家找佩君问个明白,当见到佩君却大吃大惊。

憨夫成龙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佩君解释得悉常旺小时候并非傻仔,所以才向他施计。彩凤本要替常旺出头,却原来老师变成猪头。湘湘着彩蝶赶快生个儿子,在包家地方自然提升,彩蝶慨叹一人之力怎能生仔,湘湘即赠她秘制大补丸。彩蝶孤注一掷,煲下补药给继宗喝,岂料阴差阳错自己喝了,实时觉得全身热烘烘,冲往浴室淋冷水。此时庆丰进入浴室,彩蝶慌忙离开,此情此景被金枝看见,翌日即谣言满天飞。彩凤责彩蝶不应用旁门左道,应该以真情感动继宗。常旺缠着彩凤要她为自己骨,彩凤改搔痒他的脚底。常旺的笑声令佩君误会,更不顾一切冲入二人房间,其后尴尬说入错房,回房后更不停吃小食让自己冷静。继宗讹称应酬到「忘忧吧」饮闷酒,又向哑吧老板巴大叔倾诉心事;另边厢,彩凤也不想回家,走进忘忧吧。二人相遇感触良多,彩凤为免伤害彩蝶,着继宗专心一致对彩蝶。佩君带常旺到河边,又说山贼故事,常旺却露出惊慌神情,唤上更多恶梦。常旺画出在梦中被面谱人朴头的样貌,佩君更觉常旺身世可疑。佩君见有力鬼鬼祟祟离家,即踪他到镇外小屋,并看见他跟一妇人阿梦讲数,当中涉及常旺身世之谜。有力发现阿梦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不知所措,其后更发现佩君在偷听,请求她保守秘密。彩凤见有力买鞋送给佩君,又见二人为在省城买屋收租而眉来眼去,怀疑二人有奸情。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