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婚姻剧情介绍

1-6集
所谓婚姻剧情介绍

所谓婚姻第1集剧情介绍

大公司副总经理伍德与报社编辑单云是大学同学,结婚十年仍相亲相爱,幸福得让人羡慕,被同学,同事和朋友当成幸福婚姻的典范。当单云陶醉在幸福之中时,伍德却出现在另一家庭,对孟菲菲关怀备至,悉心呵护。 游弋于两个家庭的伍德,对单云一如既往得关心体贴的同时,也对孟菲菲宠爱有佳。 单云的大学同学兼好友郝欣茹,原本在另一家报社工作,因不堪上司的性骚扰,更不甘平庸生活,毅然决定辞职下海创办广告公司,这一选择完全不被丈夫张凯理解和支持。在向张凯借钱未遂后,四处觅集款项。却受到一家公司老总的公然猥亵,还因为耽误了婆母的生日宴会与丈夫吵得不可开交。本想回家跟丈夫倾诉自己委屈的郝欣茹,没想到回家却受到丈夫的百般刁难。郝欣茹气急,离家出走。

所谓婚姻第2集剧情介绍

一日,伍德告诉单云自己要出差去石家庄,需借单云车,却接孟菲菲与孩子外出游玩。没想到郝欣茹公司的地址正好和孟菲菲在一个小区。郝欣茹恳求张凯陪同自己验收装修,购置家具,张凯却以陪孩子为由拒绝郝欣茹。郝欣茹无奈,独自一人来到办公新小区,发现单云车停在自己小区楼下,误以为单云来看自己新办公地点。正在陪林楚看房子的单云,听说自己车在郝欣茹公司楼下,万分吃惊,怀疑车被盗。遂与林楚匆匆赶到,却发现自己车完好无损,给伍德打电话又关机。单云既担心自己车丢,又怀疑伍德出事,心情万分矛盾。伍德毫不知情,陪雨梦过生日,一家人其乐融融。不想在孟菲菲送走伍德时,伍德与孟菲菲和雨梦亲密的场景被单云尽收眼底。单云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受到沉重的打击。 郝欣茹把单云和伍德约到一起,想伍德给单云一个解释,不想伍德闪烁其词,郝欣茹离开时告诉伍德单云看见伍德跟一个女人和孩子在一起。伍德震惊。回来却发现单云不见,焦急万分。

所谓婚姻第3集剧情介绍

伍德着急地四处寻找,却找不到单云,只有找来好朋友郝欣茹帮忙。在郝欣茹的提醒下,在一小酒吧找到了已经喝得烂醉的单云,伍德心痛万分。回家后,看见折磨自己的单云,憔悴,痛苦,无助,想跟单云解释清楚。伍德告诉单云那个孩子跟他没有血缘关系,是帮朋友照顾,单云无法相信,对伍德提出,做亲子鉴定,伍德却说另有隐情,现在不方便说,希望单云相信他。单云无法相信伍德苍白无力的解释,却又下不了决心离婚,夫妻俩陷入冷战。单云报社业绩不好,面临问题,报社总编找到单云,希望单云能从伍德公司拉来赞助,建立一个合作项目,帮助报社度过难关,单云陷入两难。郝欣茹公司逐步进入正轨,不想为家里琐事分心,遂提出请一保姆,不想被张凯拒绝,还狠狠数落郝欣茹一翻。夫妻俩唇枪舌剑,一轮争辩。郝欣茹替单云不平,想帮朋友找到谁是第三者,对路过小区的单身少妇疑神疑鬼,令人哭笑不得。单云另一个好友林楚,某医院副主任医师,曾经有过一段不美满的婚姻。在寻觅中遇见黎子恒,两人感情渐入佳境。

所谓婚姻第4集剧情介绍

单云一方面跟伍德继续冷战,对伍德家人跟以前一样关心照顾。在单云的帮助下,伍德三嫂康复出院。单云因为送三歌三嫂,报社编辑出了差错,总编得知是单云犯错后,虽然没有责怪,却又提出与伍德公司合作之事,让正处于冷战期的单云左右为难。伍德因为单云的怀疑,渐渐少去孟菲菲家,可又担心孟的身体,仍时常打电话嘘长问短。郝欣茹公司步入正轨,应酬却越来越多。为了请客户吃饭,耽搁了儿子闹闹家长会,张凯得知后异常愤怒,到郝欣茹公司大闹一场转身离去。郝欣茹张凯面临新的危机。伍德对单云悉心呵护,一心想挽回这段几乎崩溃的感情,单云却因为伍德对孩子问题解释牵强,不能原谅伍德的所做所为。与伍德分居。伍德在一次次试图解释无效下,睡进了客厅。一日,单云无奈下提出报社问题,伍德抓住这个契机,努力讨好单云。这对昔日的佳人。能和好如初吗?单云真的能从内心深处原谅伍德的背叛吗?忘记她所看到的一切吗?林楚却因为黎子恒的细心和体贴,渐渐喜欢上这位有修养风貌青年。在父母和男友的要求下,决定带黎见其父母。

所谓婚姻第5集剧情介绍

伍德为了跟单云改进关系,一次次刻意的讨好单云。想通过帮单云做家务等事情来拉近伍德和单云的关系。单云却对伍德置若罔闻。伍德认真地擦鱼缸,却换来单云一句,你现在擦有什么用,脏的是里边的水。伍德的忍耐达到极限,他觉得并没有做对不起单云的事情,他跟孟菲菲本就清白。一度暴发,跟单云大吵一架,委屈的单云,伤上加伤,把伍德推倒在地,转身离去。伍德一人在家无所事事,周末清早独自来到酒吧喝闷酒,遇见多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的苏艾,苏艾正巧在找工作,伍德顺势把苏艾介绍到郝欣茹公司。黎子恒见过林家家长,林父林母对黎子恒非常喜欢,一家人其乐融融。当晚,黎子恒邀请林楚到其家作客,可是关键时刻,林楚因为心理阴影紧张,一把推开黎子恒,不顾黎子恒的挽留,转身离去。一段感情就这样结束,林楚面对自己的恐惧和爱人,该如何选择?

所谓婚姻第6集剧情介绍

云在郝欣茹的劝导和伍德的百般解释下,渐渐相信了伍德的清白。决定跟伍德言归于好。可是,就当他给伍德打电话时,却听见伍德的电话里传来小孩的哭闹声,单云从感情边缘又跌到谷地,伍德辛苦换来的单云的一次回头,没想到却这样轻易瓦解。在单云的心里,家庭是最重要的环节,她觉得伍德的谎言,是一种最大的背叛,怎么能一边跟自己保证清白的同时,却出现在对方家里。单云承受不了严重的打击,留下遗书,伤心离去。在恍惚中,来到他们新婚时曾居住过的幸福小房子。单云的大学同学兼好友郝欣茹发现情况不对,通知伍德以及林楚,大家先后赶到。幸而单云并未自杀,只是不想再在家里住,要搬到原来的小房子里去。伍德怎么解释都于事无补,被单云赶了出去。郝欣茹听说伍德又去了那边,气急败坏的追问伍德,让委屈的伍德十分难堪。杨医生又告诉伍德,孟菲菲病情有所好转,但是状态不好,别接近她,让伍德左右为难。郝欣茹又忘记了自己与儿子的约会,本来是道歉的一顿晚饭,却变成了张凯另一次发火的导火线。一番争吵,张凯不顾单云的挽留,带走了闹闹。令单云十分内疚。

网络微评